词语大全 > 1215年

1215年

宋宁宗嘉定八年,金宣宗三年,西夏神宗李遵顼光定五年,大理段智祥天开十一年,蒲鲜万奴天泰元年。乙亥猪年);耶律留哥元统三年;越南建嘉五年;日本建保三年

公元1215年,南宋宁宗嘉定八年

金宣宗三年

西夏神宗李遵顼光定五年

大理段智祥天开十一年

蒲鲜万奴天泰元年

宁宗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嘉定八年(金贞佑三年,蒙古太祖十年,公元1215年)

春,正月,乙丑,金命山东安抚使布萨安贞等讨红袄贼刘二祖。

辛未,以师禹为嗣秀王。师禹,师揆弟也。

丁亥,金北京宣差提控完颜实?,杀宣抚使兼留守鄂屯襄,推乌库哩音达珲为帅。实?为宣抚使所杀。

丁丑,金右副元帅富察齐锦以通州降于蒙古,舒穆噜明安命复其职,置之麾下,遂驻军于中都南建春宫。

乙丑,金太子守忠卒,谥庄献。

夏人攻金环州,二月,辛卯,刺史乌库哩延寿等击却之。

丙午,知枢密院雷孝友罢。

金尚书省以南迁后,吏部秋冬置选南京,春夏置选中都,赴调者不便,请并选于南京;从之。

丁未,金布萨安贞遣提控赫舍哩约赫德,破巨蒙等四及破马耳山,杀红袄贼四千馀,遂会宿州兵同攻大沫;贼千馀逆战,骑兵击之,尽殪。提控穆延夺其北门以入,别军取贼水寨,诸军继进,杀贼五千馀。刘二祖被创,擒斩之。杨安儿馀党李思温等保大、小角子山,金兵击破之。

安儿妹妙真,号四娘子,勇悍善骑射,贼党刘福等奉之,称为姑姑,众尚数万,掠食磨旗山。李全率众附之,妙真与之通,遂以为夫。

蒙古穆呼哩遣部将史天祥等进攻北京,乌库哩音达珲举城降。穆呼哩怒其降缓,欲坑其众。舒穆噜额森谏曰:“北京为辽西重镇,当抚之以慰人望,奈何坑之?”穆呼哩乃止。以音达珲权北京留守,乌页尔权兵马都元帅。

金兴中府元帅石天应降于蒙古,蒙古以为兴中府尹。

三月,辛巳,应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何致,坐妄造事端,荧惑众听,配广西牢城。

癸未,安定郡王伯卒。

己丑,金禁州县置刃于杖以决罪人。

金中都久被围,右丞相、都元帅承晖,以右丞穆延尽忠久在军旅,委以腹心,而己总持大纲,期于保完都成。及富察齐锦叛,中都益急,金主遣左监军永锡、左都监乌库哩庆寿将兵三万九千,御史中丞李英运粮大名,行省富珠哩德裕调遣继发,以救中都。承晖遣间使奉矾书奏曰:“齐锦既降,城中莫有固志,臣虽以死守之,岂能持久!伏念一失中都,辽东、河朔皆非我有。诸军倍道来援,犹冀有济。”永锡军至涿州之旋风寨,与蒙古兵遇而溃。李英收清、沧义军数万以进,遇蒙古兵于霸州。英驭众素无纪律,又值被酒,遂大败,尽失其所运粮,英死,士卒歼焉。庆寿军闻之,亦溃归。由是中都孤立,内外不通。

夏,四月,癸卯,诏中外臣民直言时政得失。

金用山东西路宣抚副使完颜弼言,招大沫渠贼孙邦佐、张汝以五品职,下诏湔洗其罪。汝寻谋复叛,为弼所杀。

金平章珠赫?果勒齐居中专政,忌承晖成功,诸将又皆顾望,虽屡遣援兵,而终无一人至中都者。

先是完颜素兰自中都计议军事回,上书求见,乞屏左右。金主召至近侍局,给纸答刂,令书所欲言。书未及半,金主出御便殿见之,悉去左右,惟近侍局直长赵和仲在焉。素兰言:“臣闻兴衰治乱,有国之常,在所用之人何如耳。用得其人,虽衰乱尚可扶持;一或非才,则治安亦乱矣。向者军之变,中都帅府自足剿灭,朝廷措置乖方,遂不可制。臣自外风闻皆平章果勒齐之意。”金主曰:“何以知之?”素兰因陈其交结状,金主颔之。素兰又曰:“果勒齐本无勋劳,亦无公望,向以畏死故,擅诛赫舍哩执中,盖出无聊耳。一旦得志,妒贤能,树奸党,窃弄国权,自作威福。去年,都下书生樊知一者,诣果勒齐,言军不可信,恐终作乱,遂以刀杖决杀之,自是无复敢言军国利害者。昔东海时,执中跋扈无上,天下知之而不敢言,独台臣乌库哩德升、张行信弹劾其恶,东海不察,卒被其祸。今果勒齐之奸过于执中远矣,台谏当言责,迫于凶威,噤不敢言。然内外臣庶,见其恣横,莫不扼腕切齿,欲以刃,陛下何惜而不去之耶?”金主曰:“此大事,汝敢及之,甚善。”素兰请召还承晖。金主曰:“都下事殷,丞相恐不可辍。朕徐思之。”素兰出,金主复戒曰:“今日与朕对者,止汝二人,慎无泄也!”寻令素兰再任监察御史。

蒙古舒穆噜明安攻金之万宁宫,克之,取富昌、丰宜二关,拔固安,中都危在旦夕。承晖与穆延尽忠会议,期同死社稷。尽忠不从,承晖怒,即起还第。然兵柄既皆属尽忠,承晖无如之何,乃辞家庙,召左司郎中赵思文,谓之曰:“事势至此,惟有一死以报国家!”五月,庚申,承晖作遗表,付尚书省令史师安石书之,皆论国家大计及果勒齐奸状,且谢不能终保都城之罪,从容若平日。尽出财物,召家人,随年劳多寡分给之。举家号泣,承晖神色泰然,方与安石举白引满曰:“承晖于《五经》皆经师授,谨守而力行之,不为虚文。”既被酒,取笔与安石诀,最后倒写二字,投笔曰:“遽尔谬误,得非神志乱耶?”谓安石曰:“子行矣!”安石出门,闻哭声,则已仰药死矣。家人匆匆瘗庭中。

是日暮,凡在中都妃嫔,闻尽忠将南奔,皆束装至通玄门。尽忠绐之曰:“我当先出,为诸妃启途。”乃与爱妾及所亲者先出城,不复反顾。蒙古兵入城,户部尚书任天宠、知大兴府高霖皆及于难,宫室为乱兵所焚。及明安至,官属、父老出迎,明安曰:“负固不服,以至此极,非汝等罪,守者之责也。”悉令安业。时蒙古主避暑桓州,闻中都破,遣使劳明安等,悉辇其府库之实北去。于是金祖宗神御及诸妃嫔皆沦没。尽忠行至中山,谓所亲曰:“若与诸妃偕来,我辈岂得至此!”

安石奉承晖遗表至汴,赠承晖尚书令、广平郡王,谥忠肃。尽忠旋亦至,金主释其罪不问,仍以为平章政事

蒙古以舒穆噜明安为太傅,封邵国公,兼管蒙古、汉军兵马都元帅。明安旋以疾卒。

蒙古主访求辽旧族,得金左右司员外郎耶律楚材,召谓之曰:“辽、金世仇,朕为汝雪之。”对曰:“臣父祖尝委贽事之,既为之臣,敢仇君耶!”蒙古主异其言,处之左右。楚材身长八尺,美须宏声,都木达王托云八世孙,尚书右丞履之子也。

辛未,金立皇孙铿为皇太孙。

癸酉,金进士葛城刘炳条便宜十事:“一曰任诸王以镇社稷。臣观往岁王师,屡战屡衄。承平日久,人不知兵,将帅非材,既无靖难之谋,又无效死之节,外托持重之名,内为自安之计,择骁果以自随,委疲懦以临阵,阵势稍动,望尘先奔,士卒从而大溃;朝廷不加诘问,辄为益兵,是以法度日紊,土地日蹙。自大驾南巡,远近益无固志,任河北者以为不幸,逡巡退避,莫之敢前。臣愿陛下择诸王之英明者,总监天下之兵,北驻重镇,移檄远近,则四方闻风者皆将自奋。二曰结人心以固基本。今艰危之后,易于为惠,愿宽其赋役,信其号令,凡事不便者一切停罢。三曰广收人才以备国用。备岁寒者必求貂狐,适长涂者必蓄骐骥;河南、陕西有操行为民望者,稍擢用之,阴系天下之心。四曰选守令以安百姓。今众庶已敝,官吏贪暴昏乱,与奸为市,公有斗粟之赋,私有万钱之求,远近嚣嚣,无所控告;自今非才器过人、政迹卓异者,不可任此职。五曰褒忠义以励臣节。忠义之士,奋身效命,有司略不加省,弃职者顾以恩贷,死事者反不见录,天下何所慕惮而不为自安之计耶!六曰务农力本以广蓄积。此当今之要务也。七曰崇节俭以省财用。今海内虚耗,纾生民之急,无大于此者。八曰去冗食以助军费。九曰修军政以习守战。十曰修城池以备守御。”金主虽异其言而不能用,以补御史台令史。

秋,七月,戊午朔,蒙古取金济源县。

辛酉,以郑昭先参知政事,礼部尚书曾从龙签书枢密院事

成忠郎李珙,投匦为杨巨源讼冤。壬戌,诏四川立巨源庙,名曰褒忠,赠官,录其后。

庚辰,诏皇帝更名思正,皇侄均更名贵和。

金主闻河北讥察官要求民财始听渡河者,民避兵至或饿死、自溺,命御史台体访之。

丙子,金尚书省奏给皇太孙岁赐钱,金主不从,曰:“襁褓儿安所用之!”

甲申,金改交钞名“贞佑宝券”。

自泰和以来,交钞日多而轻,乃更作二十贯至百贯、二百贯、千贯,谓之大钞。初虽稍重,未几益轻而愈滞,市邑视为无益之物。富家内困藏镪之限,外敝交钞屡更,皆至窘败,谓之“坐化”。商人往往舟运贸易于江、淮、钱多入宋。至是改名而弊如故。

金工部下开封市白牯,取皮治御用鞠仗,器物局副使珠赫?筠寿,以其家所有鞠仗以进,因奏曰:“中都食尽,远弃庙社,陛下当坐薪悬胆之日,奈何以球鞠细物,动摇民间,使屠宰耕牛以供不急之用”非所以示百姓也。”金主不怿。旋出筠寿为桥西提控。

红罗山寨主杜秀降于蒙古,以秀为锦州节度使。

蒙古主驻军鱼儿泺,遣格巴图帅万骑自西夏趋京兆,以攻金潼关,不能下,乃由留山小路趋汝州,遇山涧,辄以铁枪相锁,连接为桥以渡,遂赴汴京。金主急召花帽军于山东,蒙古兵至杏花营,距汴京二十里,花帽军击败之。蒙古兵还兵陕州,适河冰合,遂渡而北,金人转守关辅。时蒙古兵所向皆下,金人遣使求和。蒙古主欲许之,谓萨木哈曰:“辟如围场中鹿,吾已取之矣,独馀一兔,盍遂舍之!”萨木哈耻于无功,不从,遣伊实里谓金主曰:“若欲议和,以河北、山东未下诸城来献,及去帝号称臣,当封汝为河南王。”议遂不成。

八月,戊子朔,金以陕西统军使完颜哈达签书枢密院事

己丑,赐谥曰宣。

庚子,全主虑平阳城大,兵食不足,议弃之,宰执不可。乃以太常卿侯挚为参知政事,行中书省于河北东、西两路。

蒙古以史天倪南伐,授右副都元帅,赐金虎符。遂取金平州,经略使奇珠降。

蒙古穆呼哩遣史进道等攻广宁府,降之。

是月,兰州盗程彦晖求内附,四川制置使董居谊却之。

九月,乙亥,申严两浙围田之禁。

金穆延尽忠与果勒齐不相能,而果勒齐恃近侍局为内援,尽忠患之,乘间言于金主,请以完颜素兰为近侍局。金主曰:“近侍局例注本局人及宫中出身,杂以它流,恐或不和。”尽忠曰:“若给使左右,可止注本局人;既令预政,固宜慎选。”金主曰:“何谓预政?”尽忠曰:“中外之事,得议论访察,即为预政矣。”金主曰:“自世宗、章宗朝许察外事,非自朕始也。如请谒、营私,拟除不当,台谏不职,非近侍体察,何由知之?”参知政事乌库哩德升曰:“固当慎选其人。”金主曰:“朕于庶官,曷尝不慎!有外似可用而实无才力者,视之若忠孝而包藏悖逆者,富察齐锦以刺史立功,骤升显贵,辄怀异志;富鲜万努委以辽东,乃复肆乱;知人之难如此,朕敢轻乎?”德升曰:“比来访察开决河堤,水损田禾,覆之皆不实。”金主曰:“朕自今不敢问若辈,外间事皆不知,朕干何事,但终日默坐,听汝等所为矣。方朕有过,汝等不谏,今乃面讦,此岂为臣之义哉?”未几,或告尽忠谋逆,下狱,诛之。德升旋出为集义军节度使。尽忠之弃中都也,金主释不诛,至是乃以论近侍局获罪。以后近侍局益横,中外蔽隔,以至于亡。

红袄贼周元儿陷金深、祁二州,束鹿、安平、无极等县,真定帅府以计破之,斩元儿及其党五百馀人。

杨安儿、刘二祖败后,河北残破,干戈相寻,红袄贼馀党往往复相团聚。金军虽时有斩获,不能除也,大概皆李全国用安、时青之徒焉。

是秋,蒙古取金城邑凡八百六十有二。

冬,十月,江东计度转运副使真德秀朝辞,言曰:“金自南迁,其势日蹙,蒙古、西夏,东出潼关,深入许、郑,攻围都邑,游骑布满山东,而金以河南数州之地,抗西北方张之师,加以群盗纵横,叛者四起,危急如此。臣谨案图史,女真叛辽在政和甲午,其灭辽也在宣和己巳。而犯中原即于是年之冬。今日天下之势,何以异政、宣之时!陛下亦宜以政、宣为鉴。臣观蒙古之在今日,无异昔日女真方兴之时,一旦与我为邻,亦必祖述女真已行之故智。盖女真尝以燕城归我矣,今独不能还吾河南之地以观吾之所处乎?受之则享虚名而召实祸,不受则彼得以陵寝为词,仗大义以见攻。女真尝与吾通好矣,今独不能卑辞遣使以观吾之所启乎?从之则要索无厌,不从则彼得藉口以开衅端,不可不预图所以应之也。”因以五不可为献:“一曰宗社之耻不可忘,二曰比邻之盗不可轻,三曰幸安之谋不可恃,四曰导谀之言不可听,五曰至公之论不可忽。”反覆极言,帝不能用。

金以衍圣公孔元措太常博士。或言宣圣坟庙在曲阜,宜遣之奉祀,金主以元措圣人之后,山东寇盗纵横,恐罹其害,是使之奉祀而反绝之也,故有是命。

夏人攻金保安、延安,陷临洮。

金宣抚使富鲜万努据辽东,僭称天王,国号大真,改元天泰。

十一月,丙辰朔,封伯泽为安定郡王。

夏人攻金绥德及熟羊寨,皆为守将所败。

蒙古兵徇金彰德府,知府图们色埒死之。

蒙古史天祥攻金兴州,擒节度使赵守玉。

耶律琉格破东京。

克特格娶万努之妻李仙娥,琉格不直之,有隙。既而耶斯布等劝琉格称帝,琉格曰:“向者吾与案陈那衍盟,愿附大蒙古国,削平疆守,倘食其言而自为东帝,是逆天也。”众请愈力,琉格称疾不出,潜与其子薛奉金币九十车入觐于蒙古。蒙古主曰:“汉人先讷款者先引见。”太傅阿哈曰:“刘伯林纳款最先。”帝曰:“伯林虽先,然迫于重围而来,未若琉格仗义效顺也,其先琉格。”既见,蒙古主大悦,因问:“旧何官?”对曰:“辽王。”命赐金虎符,仍辽王。又问:“户籍几何””对曰:“六十馀万。”蒙古主曰:“可发三千人为质,朕发蒙古三百人往取之。”琉格遣奇努等与俱,且命拘系克特格以来。克特格惧,与耶斯布等绐其众曰琉格已死,遂以其众叛,杀所遣三百人,唯三人逃归。

十二月,乙酉朔,金徙朔州民屯岚、石、隰、吉、绛、解等州。

壬辰,金泰康县民刘全、时温、东平府民李宁谋反,伏诛。

乙巳,蒙古兵徇金大名府。

癸丑,金皇太孙鉴卒,谥冲怀。

蒙古以张鲸总北京十提控兵,从夺呼兰萨里必南伐。鲸怀反侧,穆呼哩觉之,令舒穆噜额森监其军。至平州,鲸称疾不进,额森执而杀之。鲸弟致,杀长史,据锦州,自称瀛王,改元兴隆,下平、滦、瑞、利、义、懿、广宁等州。穆呼哩率先锋蒙古布哈、权帅乌页尔等军讨之。

是岁,两浙、江东西路旱、蝗。

1215年9月22日,蒙元帝国的开国皇帝忽必烈出生。

1215年,活佛赤宸本在西藏孔嘉之地出生。

1215年秋,张行简去世。张行简聪明好学,幼年时经常听父亲讲授经史,长大后 更是博通经史,才华出众。金大定十九年( 公元ll79年),考中状元,任翰林文学。

明庵荣西于1215年圆寂,荣西和尚,冈山备中人。自小从父学佛,十四岁从睿山出家,学习台密二教。一一六八年入中国宋朝,历于天台、育王诸山,带回天台章疏二十余部。一一八七年第二次入宋(中国),参于虚庵怀敞(黄龙七代孙),嗣承临济正宗的法脉,回日本后,大振禅风于当时。

自然灾变

宋嘉定八年(公元1215年)江苏与安徽“五月,大燠,百泉皆竭,行都斛米百钱,江淮水数十钱,渴死者甚价”。

长白山天池火山于公元1215年发生一次大规模爆炸式喷发。

耶律楚材降蒙

1215年契丹族人,辽皇族后裔耶律楚材降蒙古,随成吉思汗西征,占卜星象及行医。拖雷监国和窝阔台即位后,日益受重用。1218年耶律楚材随成吉思汗从军参政,官至中书令(宰相)。

金北京军乱

三年(1215)、蒙古太祖十年正月,蒙古木华黎军攻北京(今内蒙宁城西大名城),金北京宣抚使兼留守奥屯襄领兵二十万拒战。金兵战败,死伤八万余人。奥屯襄据城坚守,城中食尽,部下契丹军出降,金兵大乱。北京宣差提控完颜习烈杀奥屯襄,推乌古论寅答虎为帅。不久,完颜习烈为其部下所杀,宜宗降诏赦免乱军,战乱才平息。

蒲察七斤以通州降蒙

贞二年(1214)、蒙古太祖九年蒙金议和,不久金宣宗南迁,成吉思汗获悉大怒,认为“既和而迁,是有疑心而不释”。当时值金虬军来降,于是成吉思汗遣三摸合拔都鲁与金朝降将石抹明安和王楫率军南下。贞三年(1215)正月,蒙军进抵通州(今北京通县),金右副元帅蒲察七斤举城投降,蒙军进逼中都(今北京)。

蒲鲜万奴叛金

蒲鲜万奴,初为尚厩局使。泰和六年(1206),以右翼都统从攻南宋,被提升为咸平招讨使。宣宗贞二年(1214)十一月,为辽东宣抚使,统军四十万征讨耶律留哥,战败逃回东京(今辽宁辽阳)。贞三年(1215)正月,蒲鲜万奴据东京叛金,相继占领咸平、沈、澄诸州。十月,蒲鲜万奴在辽东自立为天王,国号大真,建元天泰。贞四年 (1216)、蒙古成吉思汗十一年十月,蒙古木华黎军攻陷锦州(今辽宁),蒲鲜万奴降蒙,以其子帖哥入质。后又叛蒙自立,称“东夏国王”。所建东夏国,其疆域北达混同江(今东流松花江),南至高丽(今朝鲜),东临海,西至今张广才岭一带。至元太宗五年(1233)九月,为蒙古军所灭。

乌古论寅答虎以北京降蒙

贞三年 (1215)、蒙古太祖十年二月,蒙古木华黎遣部将史天祥等进攻北京(今内蒙宁城西大名城)。金乌古论寅答虎举城投降,木华黎怒其迟迟才降,欲坑杀其众。部下石抹也先谏言:北京为辽西重镇,当抚之以慰人望。木华黎乃止。后任命寅答虎为北京留守。

金令诸色人迁官依女真例

贞三年(1215)二月,户部侍郎奥屯阿虎上言,称诸色人迁官本与女真人一体,而有司妄加分别,造成上下相疑。于是宣宗诏诫有司,自今诸色人迁官,皆依女真人例;否则,以违制论。

金改交钞名“贞宝券”

章宗泰和(1201- 1208)以后,交钞发放过多而急遽贬值,于是更造二十至一百贯、二百贯、一千贯,称为大钞。由于一再贬值,大钞仍被视为弃物。富室收藏银钱既有数额之限,而又困于交钞屡变,纷纷破产,时人称之为“坐化”。当时商人多为舟运贸易于江淮,故金钱多流入宋境。宣宗贞三年(1215)七月,改交钞名为“贞宝券”。民间通行宝券,每贯仅值数钱,不及赏造券工墨之费,积弊益深。

金求和于蒙古未成

贞三年(1215)、蒙古太祖十年七月,金帝遣使向蒙古求和,成吉思汗打算许和,但部将撒没喝不同意。于是遣乙职里赴金提出条件;献河北、山东未克诸城,金主去帝号称臣,许封为河南王,方许议和。金帝不从,因而和议未成。

英国制定《大宪章》

1215年,国王约翰拒绝承认教会指定的主教,和教会发生严重冲突。1215年初春,在坎特伯雷大主教兰顿的领导下,贵族武装起来讨伐国王。理由是:国王没有履行自己保护臣民利益的义务,却要求得到比契约规定的更多的权力。1215年6月15日,由英国国王与贵族们签订的《大宪章》。这张书写在羊皮纸卷上的文件在历史上第一次限制了封建君主的权力,日后成为了英国君主立宪制的法律基石。1215年6月21日,英国国会成立。

德皇被废黜

1215年,德国皇帝奥托四世被教皇废除教籍,并被诸侯废黜。

第四次拉特朗公会议召开

1215年,教皇英诺森三世主持召开第四次拉特朗公会议,确定基督教圣礼为圣餐和洗礼。

拉特朗第四届大公会议是教会历史上第十二届大公会议,由中世纪最伟大的教宗依诺森三世所召开,1215年11月30日在拉特朗宫举行。在教会史上它一直被认为是脱利腾大公会议之前最重要的大公会议中的一届,因此又称作“大拉特朗会议”。

1215年第四届拉特兰宗教大会严禁神职人员为世俗法庭主持神判,该法令基本上相当于废除神判,因为除微不足道的例外,神判的举行需伴之以宗教仪式,教士退出后,神判难以进行。此外,这次会议还谴责了决斗,到13世纪末决斗在欧洲开始逐渐衰落,但路易十四时又盛极一时。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