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202年

1202年

1202年,是13世纪初。中国农历纪年为壬戌年,当时是南宋时期,年号为嘉泰二年。

大事

1、1202年(嘉泰二年),鄞县人傅行筒中进士第一名。

2、1202年,答兰捏木儿格思战役,铁木真灭塔塔尔部。

3、第四次十字军东征(1202年1204年)由教皇英诺森三世发动。目的本是要攻占穆斯林所控制的埃及,作日后行动的基地。十字军主要由法国和意大利贵族组成,在没有足够的金钱付给威尼斯人以便渡海到埃及的情况下,十字军按威尼斯贵族将领的建议去攻打扎拉城(现克罗地亚的札达尔)。并利用拜占庭院内的纠纷转而攻打君士坦丁堡,在抢劫和破坏后血腥屠城三天。大战过后,威尼斯占去拜占庭帝国八分之三的领土(包括爱琴海,亚得里亚海沿岸许多港口和克里特岛)。而十字军则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建立了拉丁帝国和两个附庸于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国的国家,分别是雅典公国和亚该亚公国。

4、英格兰国王约翰王出兵解救被侄子也是王位竞争者布列塔尼公爵亚瑟一世围困在米拉博城堡的母后阿基坦的埃莉诺,俘获亚瑟和亚瑟的姐姐布列塔尼的埃莉诺

5、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结束8年后(1212年),传说有30,000名儿童组成了一支儿童十字军(Children's Crusade,也称童子军)。不过现在学界普遍认为这支队伍实际上并不是由儿童,而是由流浪汉组成的。这些人基本上没有人成功到达圣地,其中有一些人没能回家而被贩卖为奴。

6、宋弛“伪学逆党”之禁

庆元年间,韩胄专权,实行”“伪学逆党”之禁,统治集团公开分裂,致使议论纷纭不止。五年(1199)底,韩胄用言者建议,姑与党禁中“洗濯自新者”祠禄,学禁有松弛的倾向。六年(1200)八月,党禁的积极推行者京镗去世。韩胄也渐有意更张前事,北伐建功。嘉泰二年(1202)二月九日,韩胄接受张孝伯、陈景思等人之言,决定弛“伪学逆党”之禁。因此,赵汝愚追复资政殿学士,党人在世者也先后复官。

7、铁木真攻灭鞑靼

金国北方的鞑靼(塔塔儿)与蒙古部长期为仇。蒙古鸡儿年(1201),鞑靼人参加了札答兰部札木合为首的联军,与蒙古那颜部铁木真和克烈部王罕交战,结果失败。铁木真乘胜攻击,于狗几年(1202)秋,在答兰捏木儿格思(今内蒙哈拉哈河支流讷墨儿根河)与鞑靼等四部对阵。铁木真部号令严明,攻灭了鞑靼等部。

宋以韩胄旧吏苏师旦为枢密院都承旨。弛伪学党禁。加韩胄太师。胄多擢用主张恢复之士。以商贾贩史籍入金境为借口,禁私史。修《庆元条法事类》成(传本不全)。立贵妃杨氏为皇后。蒙古族领袖奇渥温铁木真击败乃蛮,受金封为“察兀图鲁”(招讨使)。

出生

秦九韶1202年出生秦九韶(1202年-1261年),字道古,中国南宋末年数学家,出生于鲁郡(今山东滋阳、曲阜一带),18岁时在乡里为义兵首,早年又曾从隐君子学数术,后因父亲秦季(yǒu/)往四川做官,即随父迁徙,后也认为是普州安岳(今四川资阳市安岳县)人。

南宋理宗淳四年(1244年)八月,秦九劭在建康府(今江苏江宁县)做官(通直郎),十一月因母去世离任。淳七年(1247年)九月,在浙江湖州完成了《数书九章》十八卷。宝二年(1254年)出任沿江制置司参议,宝六年(1258年)出任琼州守,南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年)出任梅州太守,翌年卒于梅州。

史天泽(1202年-1275年),元朝初期武将。字润甫,永清(今河北永清)人,史天倪弟。天倪死后,袭为都元帅,收复真定(今河北正定),击败金朝大将武仙,杀红袄军将领彭义斌。1224年,为真定等五路万户。后参加围汴破蔡战役。金亡,又参加攻宋战争。中统二年(1261年),任中书右丞相,是元朝最早的汉人丞相;同年,跟随忽必烈征阿里不哥。三年,领兵镇压叛乱。围攻济南四个月,攻破城后杀至元四年(1267年),改中书左丞相。十年,与阿术等破樊城。十一年,与伯颜自襄阳水陆并进,大举伐宋,任统帅,中途因病还真定而死。

完颜忒邻(1202年-1203年)是金章宗完颜的六儿子,母亲为元妃李师儿,封为葛王,早殇,死时虚岁仅两岁。

宁宗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嘉泰二年(金泰和二年,公元1202年)

春,正月,乙卯,金始朝献于衍庆宫。

癸亥,以苏师旦兼枢密院都承旨。初,韩胄为平江兵马钤辖时,师旦以刀笔吏事之,胄爱其辨慧。帝登极,窜姓名于邸吏士内,遂以随龙恩得官。至是权势日甚。

丁卯,陈自强等上《高宗实录》。

侍御史林采、右正言施康年上疏曰:“臣闻习伪者,名教之戮人;欺君者,臣子之大罪。欺与伪,实人材风俗之所深患,不可不察也。苟有人焉,方伪习之炽则从之,及伪习之衰则攻之,彼自以为媒身干进之计,而不知堕于欺君之罪。臣尝谓由庆元初迄今,人之趋向,一归于正,谨守而堤防之,权在二三执政大臣,其次在给、舍,又其次在台谏。设使朝廷未知其人,有所除授,给、舍不缴驳,台谏不论列,百执事从而指其人,声其罪,可也。今乃不然,徒肆诸空言,遂使当世哗然指攻,伪为钓取爵禄之资,凡投匦而上书,陛辞而进说,召见而赐对,其论一本于此。望下臣此章,播告中外,继自今,专事忠恪,毋肆欺谩,不惟可以昭圣朝公正之心,抑亦可以杜伪习淆敌之患。”

时禁学之祸,虽本韩胄欲去异己以快所私,然实京镗创谋。及镗死,胄亦厌前事之纷纭,欲稍更张以消中外之议,且欲开边,而往时废退之人,又有以复仇之说进者,故言官遂有此疏。

癸酉,金归德军节度副使韩琛,以强市民布帛,削一官,罢之。

甲戌,金主如建春宫。时金主将幸长乐川,刑部尚书李愈谏曰:“方今戌卒贫弱,百姓骚然,三叉尤近北陲,恒防外患。兼闻泰和宫在两山间,地势狭隘,雨潦遄集,固不若北宫池台之胜,优游闲暇也。”金主不从。

二月,甲申,弛伪学、伪党禁。

张孝伯韩胄已厌前事,因谓之曰:“不弛党禁,恐后不免报复之祸。”籍田令陈景思,韩胄之姻也,亦谓胄当勿为已甚,胄从之。于是赵汝愚追复资政殿学士。党人见在者,徐谊刘光祖陈傅良章颖薛叔似叶适、曾三聘、项安世、范仲黼、黄颢、詹体仁游仲鸿等诸人,皆先后复官自便。又削荐牍中“不系伪学”一节,俾勿复有言。

丁亥,修《高宗正史》、《宝训》。

戊子,颁《治县十二事》,以风厉县令。

癸巳,禁私史。有商人私持起居郎熊克《中兴小纪》及《九朝通略》等书欲渡淮,盱眙军以闻,遂命诸道郡邑书坊所鬻书,凡事干国体者,悉令毁弃。言者因请取礼部员外郎李焘《续通鉴长编》、知龙州《东都事略》、监都盐仓李丙《丁未隶》及通家语录、家传等书下史房考订,或有裨于公议者存留;从之。

戊戌,金初制内侍寄禄官。

乙巳,金主还宫。

三月,辛亥,诏:“宰执各举可守边郡者二三人。”

甲寅,金初制宫院司都监、同监各一人。

己未,初命提刑以五月按部理囚。

己巳,诏:“诸路帅臣、总领、监司,举任将帅者,与本军主帅列上之。”

自渡江以来,员多阙少。绍兴末,寺监丞、簿、学官、大理司直、枢密院编修官,始皆有待次者。乾道中,东南郡守率待阙五六年,蜀中亦三四年,由是朝士罕肯丐外,而势要之人多攘阙者。淳熙中,诏存留州郡十五阙,庆元初又增为三十阙,然庙堂牵于丐请,率多借用。夏,四月,辛卯,言者请以嘉兴府、处、台、衢、严、信、池、袁、抚、江、潮、漳、泰、温、徽州十五阙,令中书再行注籍,专待职事官,馀如有经营留阙之人,令给舍缴驳,台谏论奏;从之。

己亥,金定迁三品官法,复扑买河泺法。

辛丑,金主谕御史台:“诸诉事于台,当以实上闻,不得辄称察知。”

癸卯,金主如万宁宫。李愈复谏曰:“北部侵我旧疆,千有馀里。不谋雪耻,复欲北幸,一旦有警,臣恐丞相襄、枢密副使安国等不足恃也。况皇嗣未立,群心无定,岂可远事逸游哉!”金主异其言。

是月,复太学混补法。

先是太学补弟子员,每三岁科举后,差官锁院,凡四方举人皆得就试,取合格者补入之,谓之混补。淳熙后,朝义以就试者多,欲为之限制,乃立待补之法。诸路漕司及州军皆以解试终场人数为准,每百人取六人,许赴补试,率以开院后十日揭榜。然远方士人多不就试,则为它人取其公据代之,冒滥兹甚;庆元中,罢之。至是复行混补,就试者至三万七千馀人,分六场十八日引试云。

五月,甲辰朔,日有食之。

戊申,金主如泰和宫。

辛亥,金初荐薪于太庙。

壬戌,金谕有司曰:“金井纳巴,不过二三日留,朕之所止,一凉厦足矣,若加修治,徒费人力。其篱不急之处,用围幕可也。”

甲子,金更泰和宫曰庆宁,长乐川曰云龙。

己巳,赐礼部进士傅行简以下四百九十七人及第、出身。

金敕御史台:“京师拜庙及巡幸所过州县,止令洒扫,不得以黄土覆道,违者纠之。”

六月,己卯,行都火。

壬午,浚逝西运河。

辛卯,禁都民以火说相惊者。

金谕尚书省:“诸路禾稼及雨多寡,令州郡以闻。”

秋,七月,乙卯,金朝献于衍庆宫。

癸亥,以旱释诸路杖以下囚。

己巳,命有司举行宽恤之政;庚午,复推广之。

八月,丙子,以吏部尚书袁说友同知枢密院事。

癸未,建宝谟阁,以藏《光宗御集》。

己丑,作寿慈宫,请太皇太后还内。

丙申,金有司奏凤凰见于磁州武安县鼓山石圣台。

甲午,谢深甫等上《庆元条法事类》。

丁酉,金主还宫。皇上特哩生,李元妃所生也。群臣上表贺。金主宴群臣于神龙殿,遣官报谢太庙、山陵、太清宫、北岳、长白山。

九月,己酉,帝朝于寿慈宫。

甲寅,金遣拱卫直都指挥使完颜瑭、侍讲学士张行简来使。金主戒瑭曰:“卿过界勿饮酒,每事听于行简。”谓行简曰:“宋人行礼,好事末节,苟有非是,不可不正。旧例所有,不可不知。”又曰:“颇闻前奉使者过淮,每至中流,即以分界争渡船,此殊非礼,卿自戒舟人,且语宋使曰:‘两国和好久矣,不宜争细故,伤大体。’丁宁谕之,使悉此意也。”

壬戌,奉安光宗皇帝、慈懿皇后神御于景灵宫、万寿观

丙寅,嗣秀王伯圭薨;追封崇王,谥宪靖。

金皇子特哩弥月,金主将加封三等国号,无惬意者。金主念世宗在位最久,年最高,初封葛王,庚午,封特哩为葛五。

是秋,诏监司、帅臣就送还人之官,以省将迎之费也。时黄人杰自隆州守除夔州路提刑,已解官矣,得此旨,遂檄隆州再索送还人,而夔之迓使已至,遂两用之。其奉行失指如此。

冬,十月,壬申,诏诸州起兵总领所财赋,以通判为主管官。

乙亥,上太皇太后尊号曰寿成惠圣慈佑太皇太后。

是月,追复朱熹焕章阁待制,致仕。

十一月,甲辰,金更定国运为土,腊用辰。

金以西京留守崇洗为枢密使。

乙巳,重修吏部七司法。

庚戌,以陈自强知枢密院事,前同知枢密院事许及之参知政事。

庚午,命赃吏毋便予祠。时言者论臣僚赃累巨万,具载章疏,投闲数月,便得祠禄,请自今皆须三年,故有是命。

十二月,癸酉,金以皇子特哩日,放僧、道度牒三千,设醮于元真观,为特哩祈福。丁丑,金主御庆和殿浴皇子,诏百官用元旦礼仪,进酒称贺,五品以上进礼物。

金翰林修撰王庭筠卒。金主知其贫,诏有司赙钱给丧事。制诗赐其家,其引云:“王遵古,朕之故人也。乃子庭筠,又以才选,直禁林者首尾十年,今兹云亡,玉堂、东观,无复斯人矣。”

甲申,立贵妃杨氏为皇后。

自恭淑皇后崩,贵妃与曹美人俱有宠,韩胄以后颇涉书史知古今,性警敏,任权术,而曹美人柔顺,劝帝立曹氏。帝不从,竟立后,后由是怨胄。

韩胄太师。

胄渐收罗知名之士,又意在开边,士大夫之好言恢复者,亦多见擢用。然政府、枢密、台谏、侍从多其私人,而苏师旦、周筠以吏胥厮役预闻国政,权势熏灼,不为正论所与。

庚寅,大阅。

闰月,丁未,诏:“讲官陈经义有当开释者,许依读官例,随事开陈。”

司空襄,以报谢祀嵩岳,庚戌,还次芝田之府,以疾薨,谥武昭。襄明每,才武过人,金主待之厚,故所至有功。其驻军临潢也,有以伪书遗西京留守图克坦镒,欲构以罪;书闻,金主还畀襄,其相信如此,既而果获为伪书者。在政府,练习故事,简重能决,器局宽大,人多称之。

癸丑,金初命监察御史,非特旨不许举官。

己卯,以福建观察使?严为威武军节度使,封卫国公

周必大少傅、观文殿大学士。

金主以交钞事,令户部尚书孙铎、侍郎张复亨议于内殿。复亨以三合同钞可行。铎言:“民间销多,宜收敛。院务课程及诸窠名钱,须要全收交钞。秋夏税本色外,尽令折钞,不拘旧例。农民知之,迤渐重钞。比来州县抑配行市买钞,无益,徒扰之耳。请罢诸处钞局,惟省库仍旧。小钞无限路分,可令通行。”金主令速行之。自是而后,国虚民贫,经用不足,专以交钞愚百姓,而法又不常,世宗之业衰焉。

是岁,蒙古部长特特穆津击奈曼,败之。

特穆津之十世祖勃端察尔,生有异征,数传之后,遂长诸部;金人置东北招讨使以统辖之。至伊苏克依,并吞诸部落,势益盛大,后追谥烈祖神元皇帝。

初,伊苏克依之妻谔楞生子,手握凝血如赤石,伊苏克依异之,将卜名,特者至其地,遂以特穆津名之。

族人泰楚特部,号最强,旧与伊苏克依相善,后生嫌隙,绝不与通。及伊苏克依卒,特穆津幼,泰楚特率众来攻,特穆津大集诸部兵,分十三翼,与战,破走之。时泰楚特诸部,多苦其主非法,见特穆津宽仁,时赐人以裘马,心悦之,往往慕义求降。

特穆津有弟奇尔固岱、哈萨尔,骁勇善射,摧锋陷阵,不避艰险。特穆津曰:“有奇尔固岱之力,哈萨尔之射,可以取天下矣。”又有齐拉衮、博勒呼、博尔济、穆呼哩,俱侍左右,以忠勇称,号“都尔木库楚克”,犹言“四杰”也。

会塔塔尔部背金约,金主遣丞相襄帅兵逐之,北走。特穆津闻之,发近兵自鄂端河合击,破之,以功授特穆津为“察衮图鲁”,犹言“招讨使”也。

先是特?部长托哩汗,受金封,爵为王,所称为“汪罕”者也。托哩汗多杀戮昆弟,其叔父奇尔举兵攻之,托哩汗以百馀骑奔蒙古。伊苏克依亲将兵逐奇尔走四夏,复夺部众归。托哩汗德之。后复为奈曼所败,托哩汗出奔而复归,中道粮绝,困乏殊甚。特穆津以父交好,遣人往招托哩汗,安置军中,赈给之,遂会于图乌喇河上,尊之为父。托哩汗因此部众稍集,欲复奈曼之仇,乞援于特穆津;乃命博尔济、穆呼哩、博勒呼、齐拉衮四将助之,大败奈曼,尽夺所掠以归托哩汗。已而特穆津与弟哈萨尔伐奈曼,大败之,尽杀其诸将族众,积尸以为京观,奈曼之势遂弱。

时泰楚特犹强,特穆津会托哩汗,大战于鄂诺河上,败走之,斩获无算。

是岁,奈曼又会诸部众来侵。特穆津与托哩汗倚阿兰塞为壁,大战于徒伊坛之野。奈曼使神巫祭风雪,欲因其势进攻。既而反风,逆击其阵,奈曼军不能战,欲引还,雪满沟涧,特穆津勒兵乘之,奈曼大败。是时萨穆哈部起兵援奈曼,闻其败,即还。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