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97年

1197年

1197年,丁巳年(蛇年);西夏天庆四年;金承安二年;西辽天禧二十年;南宋庆元三年。

浙江省杭州市天竺山有著名三寺,时称“天竺三寺”(通称上天竺寺、中天竺寺、下天竺寺),均系杭州古代名刹。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年)改名为“天竺教寺”,评定为教寺“五山之首”。

三清殿重建于南宋淳熙六年(1197年),是苏州仅存的一座南宋殿堂建筑,也是全国最大最古老的道观殿堂之一。设计者是当时著名画家赵伯驹之弟赵伯肃。殿是重檐歇山式,屋面坡度平缓,出檐较深,斗拱疏朗宏大,特别是内部月亮式梁架上檐内槽斗拱的上昂做法,宏大雄伟的三清殿保持着南宋的建筑特色,在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瓜达葡萄牙北部城镇。位于埃什特雷拉山脉的东北坡。海拔1,056米,为葡萄牙地势最高的城镇。 介绍 人口1.5万。城建于1197年。工业有皮革、冶金与酿酒等部门。有中世纪哥特式教堂、城堡等。

南宋名僧“吴崇岳”。南宋宁宗庆元三年(丁巳1197年),杭州灵隐寺“奉旨”来任了一位住持方丈。这位方丈俗家姓吴,法名“崇岳”,以籍贯为号而称为“松源崇岳”。

(公元1197年)秋,成吉思汗远征蔑儿乞惕部,在哈迪黑里黑山附近之木鲁彻薛兀勒地击溃蔑儿乞惕人。蔑儿乞惕部首领脱黑脱阿再次逃往贝加尔湖东岸之巴儿忽真。成吉思汗把从蔑儿乞惕部缴来的蒙古包、食物、马匹等所有战利品全送给了脱斡邻勒。公元1198年,脱斡邻勒再次登上了克列亦惕部汗位。

保加利亚君主彼得二世阿森, (1186年-1197年)

乳峰(1197年一l266年) 法名德仁,字仲山,号乳峰老人,为金末元初少林寺著名禅师。据《少林乳峰仁公禅师塔志》载,乳峰山西潞州人,俗姓张,少年出家,26岁受具足戒后,四方游学讲法,不到30岁即被称为“大法师”。后闻曹洞宗师万松行秀在洪慈传法,皈依其门下。出山后初住南宫洪济寺,又住南宫庆吁寺、东原灵泉寺,元初到少林寺任住持。

王柏(1197年-1274年),字会之,婺州金举人。生于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年)。从何基学习。景定五年(1264年),王柏任丽泽书院讲席。卒于度宗咸淳十年(1274年)。谥文宪。著有《诗疑》、《书疑》等,已佚。明朝时由王迪裒集为《王文宪公文集》二十卷。

亨利六世,德意志国王、西西里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勃艮第女伯爵比阿特丽斯之次子,1190被选为德意志国王,娶西西里国王罗杰二世之女康斯坦丝。1191年由教皇塞莱斯廷三世为其加冕为帝,1194年出征西西里,加冕西西里国王。

1166年7月29日亨利二世出生,Champagne(Henry II of Champagne)(1197年逝世)

宁宗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庆元二年(金承安二年,公元1197年)

春,正月,丁酉,金主如安州春水。

壬寅,知枢密院郑侨罢。癸卯,以谢深甫枢密院事。

诏朱熹仍依前官,与祠。

丁酉,金主还都。

二月,己酉,右丞相京镗等上《神宗玉牒》、《高宗实录》。

丙寅,诏以昭庆军承宣使、内侍省押班王德谦为节度使。德谦,帝邸内侍也,于是骤见擢用。中书舍人吴宗旦,事德谦甚谨,夜,辄易服谒之。德谦乃荐宗旦为刑部侍郎、直学士院。宗旦为德谦草制,引天宝、同光故事为比。制出,参知政事何澹不押制书;右谏议大夫刘德秀率台谏交章言其不可;丁卯,京镗复以为言;遂寝其命。于是德谦除在外宫观,吏部尚书给事中许及之奏驳之;台谏请窜斥德谦,帝未许。殿中侍御中姚愈,劾宗旦交结德谦;辛未,宗旦夺三官,癸酉,送南康军居住。

是月,金命袭封衍圣公孔元措世袭兼曲阜令。

三月,壬午,金命户部尚书温行六部尚书抚州

庚寅,金主幸西园,阅军器。

癸巳,金平章政事乌凌阿愿罢。

丙申,窜内侍王德谦。临安府劾德谦为人求官,赃以巨万计,服食拟乘舆。狱未成,诏降德谦团练使,抚州居住。权中书舍人高文虎请改为安置。帝从之。然狱卒不竟。

丁酉,金以参知政事裔代左丞相襄行省于北京。

庚子,禁浙西围田。

壬寅,诏:“自今有司奏谳死罪不当者,论如律。”

夏,四月,丙午,封武功郎不?去为嗣濮王。

甲子,金尚书省奏:“比岁北边调度颇多,请降僧道空名度牒,以助军需。”从之。

癸酉,金亲王宣敕始用女真字。

五月,甲戌朔,金言谓宰臣曰:“比以军需,随路赋调,司县不度缓急,促期征敛,使民费及数倍,胥吏又来之以侵暴,其令提刑司究察之。”

丙子,金主集官吏于尚书省,谕曰:“今纪纲不立,官吏弛慢,迁延苟简,习以成弊。职官多以吉善求名,计得自安,国家何赖焉!至于徇情卖法,省部令史尤甚,尚书省其戒谕之。”

丁丑,金北京行省参知政事裔移驻临潢府。

庚辰,金升抚州为镇宁军。

丁亥,金丞相襄诣临潢府。

金召知大名府赫舍哩执中签书枢密院事,从丞相襄征伐。执中不欲行,奏曰:“臣与襄有隙,且杀臣矣。”金主恶其言不逊,事下有司,既而赦之。执中本名呼沙呼,阿苏之裔孙也。

己丑,金皇子洪辉生。命礼部尚书张?报祀高。

六月,戊申,金以澄州刺史王遵古为翰林直学士,仍敕无与撰述,入直则奏闻,或霖雨免入直,以遵古年老,且尝侍讲读也。

戊辰,须淳熙宽恤诏令。

闰月,甲戌,内出铜器付尚书省毁之。申严私铸器之禁。

甲午,朝散大夫刘三杰,免丧入见,论“今日之忧有二:有边境之忧,有伪学之忧。边境之忧,有大臣以任其责,臣未敢轻论。若夫伪学之忧,姑未论其远,请以三十馀年以来而论之:其始有者,谈性理之学,言一出口,嘘枯吹生,人争趋之,可以获利,虽欲为义,而学之者已为利矣。又有朱熹者,专于为利,借《大学》、《中庸》以文其奸而行其计,下一拜则以为颜、闵,得一语即以为孔、孟,获利愈广,而肆无忌惮,然犹未有在上有势者为之主盟。已而周必大为右相,欲与左丞相王淮相倾而夺之柄,知此曹敢为无顾忌大言而能变乱黑白也,遂诱而置之朝列,卒藉其力倾去王淮,而此曹愈得志矣。其后留正之来,虽明知此曹之非,顾势已成,无可奈何,反藉其党与心腹。至赵汝愚。则素怀不轨之心,非此曹莫与共事,而此曹变知汝愚之心也,垂涎利禄,甘为鹰犬以觊幸非望,故或驾姗笑君父之说于邻国,或为三女一鱼之符以惑众庶,扇妖造怪,不可胜数,盖前日为伪学,至此变而为逆党矣。赖陛下圣明,去之之早,此宗庙社稷无疆之福。然今此曹潜形匿影,日夜伺隙。雨稍愆,则喜见颜色;闻敌国侵扰之报,则移过于吾之君父。如此鬼蜮,百方害人,防之不至,必受其祸。臣谓今日之策,惟当销之而已。其习伪深而附逆因者,自知罪不容诛,终不肯为国家用;其它能革心易虑,则勿遂废斥,使之去伪从正,以销今日之忧。”

疏入,韩胄大喜,即日除三杰右正言。留正邵州居住。

是夏,大溪山岛民作乱。

大溪山者,广东海中岛也。提举茶盐徐安国,遣人入岛捕私盐,岛民不安,啸聚千馀人,入海为盗,揭榜疏安国之罪,掠商旅,杀平民。经略使雷氵众,素与安国有隙,至是安国乞遣兵讨之,不即发兵,而以安国生事闻于朝。未几,氵众、安国俱罢。

秋,七月,壬寅朔,金主幸天庆观,建普天大醮,禁屠宰,七日无奏刑,百司权停决罚。

庚午,监察御史沈继祖,录淹囚四百馀条来上,诏进二官。

八月,庚辰,以军器临钱之望为秘阁修撰、知广州。

金敕计议官所进奏帖可直言利害,勿用浮词。

辛巳,金主以边事未宁,集六品以上官于尚书省,问攻守之策。凡中外臣僚,不以职位高下,或有方略材武,或长于调度,各举三五人以备选用,期五日封章以进。议者凡八十四人,言攻者五,言守者四十六,且攻且守者三十三,召对睿思殿,论难久之。

金北部复叛,参知政事裔战败。丙戌,以丞相襄为左副元帅莅师。裔旋罢。

金右丞胥持国,席龙擅政,多结党援。御史台劾右司谏张复亨,右拾遗张嘉贞,同知安丰军节度使事赵枢,同知定海军节度使事张光庭,户部主事高元甫,刑部员外郎张岩叟,尚书省令史傅汝梅、张翰、裴元、郭郛,皆趋走权门,人戏谓“胥门十哲”。复亨、嘉贞尤卑佞苟进,不称谏职,俱宜黜罢。奏可。于是持国致仕,嘉贞等皆补外。

左丞瓜勒佳衡罢,以参知政事董师中为左丞,以左宣徽使膏为右丞,以户部尚书杨伯通参知政事。

庚寅,金枢密使唐古贡致仕。寻以襄为枢密使、平章政事

辛卯,钱之望遣兵入大溪山,尽杀岛民。

九月,壬寅,以四川旱,蠲民赋。

金遣官分诣上京、东京、北京、咸平、临潢、西京等路招募汉军,不足则签补之。时北京民方艰食,枢密使襄出籴仓粟以济之。或以兵食方阙为言,襄曰:“乌有民足而兵不足者!”卒行之,民皆悦服。

癸丑,金以上京留守钮祜禄额特喇为平章政事

辛酉,金以枢密使襄知大兴府事;胥持国为枢密副使、权参知政事,行省于北京。

它日,金主与翰林修撰路铎董师中张万公优劣,铎曰:“师中附胥持国进,持国小人,不宜典军马。以臣度之,不惟不允人望,亦必不能服军心。若回日复相,必乱天下。”金主曰:“人臣进退人难,人君进退人易,朕岂以此人复为相耶?”持国旋卒于军

是日,诏:“监司、帅守荐举改官,勿用伪学之人。”

冬,十月,庚午朔,金初设讲议所官六员,共议钱谷,以中都转运使孙铎户部侍郎高汝砺等为之。

庚辰,金尚书省奏:“高丽国牒报,其主以老疾,令母弟权国事。”

十一月,辛丑,加谥孝宗曰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

太皇太后吴氏崩于寿慈宫,年八十三。遗诰:“太上皇帝疾未痊,宜于宫中承重;皇帝服齐衰五月。”

后实以辛卯崩,时郊祀期迫,或谓韩胄曰:“上亲郊,不可不成礼,且有司所费既夥,奈何已之?”胄入其言。”甲辰,祀圜丘。乙巳,始发丧,诏服期年。及胄诛,以刘光祖言,乃改从本日。

十二月,己巳朔,金敕御史台纠察谄佞趋走有实迹者。

丙子,帝始御正殿。

己卯,金始铸承安宝货。

丁酉,知绵州王疏请置伪学之籍,仍自今曾受伪学举荐关陛及刑法廉吏自代之人,并令省部籍记姓名,与间慢差遣;从之。

于是伪学逆党得罪着籍者,宰执则有赵汝愚留正周必大王蔺四人,待制以上则有朱熹、徐谊彭龟年陈傅良薛叔似章颖楼钥林大中黄由、黄黻、何异孙逢吉十三人,馀官则有刘光祖吕祖俭叶适杨芳项安世李埴沈有开、曾三聘、游仲鸿吴猎李祥杨简、赵汝谠、赵汝谈陈岘、范仲黼、汪逵、孙元卿、袁燮陈武、田澹、黄度詹体仁蔡幼学、黄颢、周南、吴柔胜王厚之、孟浩、赵巩、白炎震等三十一人,武臣则有皇甫斌、危仲壬张致远三人,士人则有杨宏中、周端朝、张道、林仲麟、蒋傅、徐范蔡元定吕祖泰八人,共五十九人。

时黄由尚为吏部侍郎,言人主不可待天下以党与,不必置籍以示不广。殿中侍御史张岩劾由附阿,罢之。擢为利州路转运判官。

金高汝砺上言:“国家置谏臣以备侍从,盖欲周知时政以参得失,非徒使排行就列而已。故唐自凡中书、门下及三品以上入合,必遣谏官随之,俾与闻政事,冀其有所开说。今台省以下,遇朝奏事则一切回避,与诸侍卫之臣旅进旅退,殿廷论事,初莫得闻。及其已行,又不详其始末,遂事而谏,斯亦难矣。顾谏职为何如哉?若曰非材,择人可也,岂可置之言责而疏远若是?自今以往,有司奏事,谏官得以预闻,庶几少补。”从之。

李淑妃兄弟仁惠等干预朝政,监察御史姬端修上书乞远小人。金主遣仁惠传诏问端修:“小人谓谁?其以姓名对。”端修对曰:“小人者,李二惠兄弟。”仁惠不敢隐,具奏之,金主虽责仁惠兄弟而不能去。端修又刻签书枢密院事完颜匡,叠被眷遇,行院于抚州,不知自洁。转运使温,行六部事,主军中馈饷,屈意事匡,以马、币为献,及私以官钱佐匡宴会费。金主方委匡以边事,寝其奏。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