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90年

1190年

中国纪年

公元1190年,南宋绍熙元年,西夏乾二十一年;金明昌元年;西辽天禧十三年;南宋绍熙元年;越南天资嘉瑞五年;日本文治六年,建久元年。法国卢浮宫初建。英国人尼坎姆于1190年在欧洲首次提到磁极性和磁感应。英国人纳肯指出指南针可用于航海。大儒朱熹才把《大学》、《中庸》从《礼记》中提出来,再把《孟子》上升到“经部”,和《论语》汇集到一起,统一注解,作为一套书刊行问世,遂有“四书”之名。历史上著名的“十三翼之战”开始。公元1190年左右出现的印染业。

光宗循道宪仁明功茂德温文顺武圣哲慈孝皇帝绍熙元年(金明昌元年,公元1190年)

春,正月,丙辰朔,帝朝重华宫,奉上册宝。

金改元明昌。

金主朝于隆庆宫,以后每月四朝或五六朝。

丁巳,金诏诸王任外路者,许游猎五日,过此禁之;仍令戒约人从无扰民。

辛酉,金主谕尚书省曰:“宰执所以总持国家,不得受人馈遗。或遇生辰,受所献毋过万钱;若大功以上亲及二品以上官不禁。”

壬戌,金以知河中府事王蔚为尚书右丞,刑部尚书完颜守贞为参知政事。时金主新即政,颇锐意于治。尝问:“汉宣帝综核名实之道,其施行之实果如何?”守贞诵《枢机周密品式》,详备以对。金主曰:“行之果何始?”守贞对曰:“在陛下厉精无倦尔。”

甲子,金主如大房山;乙丑,谒兴陵、裕陵;丙寅,还都。

金上封事者言:“自古以农桑为本。今商贾之外,又有佛、老与它游食,浮费百倍,农岁不登,流殍相望,此末俗伤农者多故也。”戊辰,乃诏禁自披剃为僧道者。

壬申,再蠲临安府身丁钱三年。

己卯,金主如春水。

壬午,谏议大夫何澹,请置《绍熙会计录》。诏澹同户部尚书叶翥等检正都司稽考财赋出入之数以闻。

是月,起浙西提点刑狱瑞安陈傅良为吏部员外郎。

傅良自太学录去朝十四年,须发尽白,因轮对,言曰:“太祖垂裕后人,以爱惜民力为本。熙宁以来,用事者取太祖约束一切纷更之,诸路上供岁额,增于祥符一倍;崇宁重修上供格,颁之天下,率增至十数倍;其它杂敛,则熙宁以常平宽剩、禁军阙额之类,别项封桩而无额。上供起于元丰,经制起于宣和,总制、月桩起于绍兴,皆迄今为额,折帛、和买之类又不与焉。茶引尽归于都茶场,盐钞尽归于榷货务,秋苗斗斛十八九归于纲运,皆不在州县。州县无以供,则豪夺于民,于是取之斛面、折变科敷抑配、赃罚,而民困极矣。天命之永不永,在民力之宽不宽耳,岂不甚可畏哉!今天下之力竭于养兵,而莫甚于江上之军,都统司谓之御前军马,虽朝廷不得知;总领所谓之大军钱粮,虽版曹不得与。于是中外之势分而事权不一,施行不专,虽欲宽民,其道无繇。诚使都统司之兵与向者在制置司时无异,总领所之财与向者在转运司时无异,则内外为一体;内外一体,则宽民力可得而议矣。”

帝从容嘉纳,且劳之曰:“卿昔安在?朕思见久矣。”迁秘书少监兼实录院编修官、嘉王府赞读。

二月,丙申,金命诸王出猎毋越本境。

壬寅,金给有司寒食假五日,着为令。

甲辰,金主还都。

辛亥,殿中侍御史刘光祖言:“近世是非不明,则邪正互攻;公论不立,则私情交起。此固道之消长,时之否泰,而实国家之祸福,社稷之存亡系焉者也。本朝士大夫,学术最为近古,减平、景德之间,道臻皇极,治保太和,至于庆历、嘉佑盛矣。不幸而坏于熙、丰之邪说,疏弃正士,招徕小人。幸而元佑君子起而救之,末流大分,事故反覆。绍圣、元符之际,群凶得志,绝灭纲常。其论既胜,其势既成,崇、观而下,尚复何言!

“臣始至时,闻有讥贬道学之说,而实未睹朋党之分,中更外艰,去国六载,已忧两议之各甚,而恐一旦之交攻也,逮臣复来,其事果见。因恶道学,乃生朋党;因生朋党,乃罪忠谏。夫以忠谏为罪,其去绍圣几何?

“陛下即位之初,凡所进退,率用人言,初无好恶之私,而一岁之内,斥逐纷纷,以人臣之私意,累天日之清明。往往纳忠之言,谓为沽名之举;至于洁身以退,亦曰愤怼而然;欲激怒于至尊,必加之以讦讪。事势至此,循默成风,国家安赖?伏冀圣心豁然,永为皇极之主,使是非由此而定,邪正由此而别,公论由此而明,私意由此而熄,道学之议由此而消,朋党之迹由此而泯,和平之福由此而集,国家之事由此而理,则生灵之幸,社稷之福也。不然,相激而胜,辗转反覆,为祸无穷,臣实未知税驾之所。”

帝下其章。何澹见之,数日恍惚无措。

光祖又劾“户部尚书叶翥、中书舍人沈揆结近习以图进取。比年以来,士大夫不慕廉静而慕奔竞,不尊名节而尊爵位,不乐公正而喜软美,习以成风。良由老成零落殆尽,晚进议论无所据依,正论益衰,士风不竞。幸诏大臣,妙求人物,必朝野所共属,贤愚所同敬者一二十人,参错立朝,国势自壮。今日之患,在于不封植人才,台谏但有摧残,庙堂无所长养。臣处当言之地,岂以排击为能哉!”帝善之。

初,殿中侍御史阙,帝方严其选。一日,谓留正曰:“卿监、郎官中有一人焉,卿知之乎?”正沉思久之,曰:“得非刘光祖耶?”帝笑曰:“是久在朕心矣。”及居官,果称职。

先是淳熙中定《御史弹奏格》三百五条,至是光祖摘其有关于中外臣僚、握兵将帅、后戚、内侍与夫礼乐讹杂、风俗奢侈之事,凡二十条,请付下报行,令知谨恪;从之。光祖,阳安人也。

甲寅,金主如大房山;三月,乙卯朔,谒兴陵;丙辰,还都。

癸酉,金诏:“内外五品以上岁举廉能官一员,不举者坐蔽贤罪。”

乙亥,金初设应制及宏词科。

辛巳,金诏修曲阜孔子庙学。

夏,四月,乙丑,以伯圭为太保、嗣秀王,即湖州秀国立庙,奉神主。伯圭谦谨,不以近属自居,每入见,帝行家人礼,宴私隆洽。伯圭执臣礼愈恭,帝益爱重之。

丁未,殿中侍御史刘光祖罢。

初,何澹劾免周必大,光祖素与澹相厚善,尝过澹,澹曰:“近日之事,可谓犯不韪。”光祖曰:“周丞相岂无可论?第其门多佳士,不可并及其所荐者。”澹不听。时姜特立、谯熙载方用事,光祖屏人语澹曰:“曾、龙之事不可再。”澹曰:“得非姜、谯之谓乎?”光祖曰:“然。”既而澹引光祖入便阁,有数客在焉,视之,皆姜、谯之徒也,光祖始悔失言。至是澹同知贡举,光祖除台官,首上学术邪正之章。及奏名,光祖被旨入院拆号,澹曰:“近日风采一新。”光祖曰:“非立异也。但尝为大谏言者,今自言之耳。”既出,同院谓光祖曰:“何自然见君所上章,数日恍惚,饵定志丸,它可知也。”未几,谢深甫除右正言,而光祖以论吴端忤旨罢,澹迁御史中丞,议论自此分矣。自然,澹字也。

吴端者,旧以巫医为业,帝在潜邸时,端疗寿皇疾有功,李后德之。帝既受禅,擢合门宣赞舍人,又迁带御器械。澹三上疏论之,不报;给事中亦封还录黄,帝以御笔谕止之;澹、皆听命。光祖再上疏言:“小人逾分干请,而使给谏不得行其职,轻名器,亏纲纪,亵主权,是一举而两失。”帝命大臣谕止之,光祖言益力,帝不乐。先是光祖监拆号,差误士人试卷,既举觉,放罪矣;至是乃用前事,徙光祖为太府卿。求去不已,除潼川转运判官。

戊申,赐礼部进士余复以下五百三十七人及第、出身。从留正言,免进士廷射。

金馆陶主簿王庭筠,有才名。金主尝谓张汝霖曰:“王庭筠文艺颇佳,然语句不健,其人才高,亦不难改也。”是月,召试馆职中选。御史台言庭筠在馆陶尝犯赃罪,不当以馆职处之,遂罢。庭筠,熊岳人也。

五月,乙卯,前丞相赵雄,坐所举以贿败,降秩。

已未,出吴端为浙西马步军副总管。

丙寅,修楚州城。

丙子,金以祈雨,望祭岳镇海渎于北郊。

戊寅,金命内外官五品以上,任内举所知才能官一员以自代。壬午,以参知政事伊喇履为尚书右丞,御史大夫图克坦鉴为参知政事。尚书右丞襄罢。

秋,七月,癸丑,诏秀王诸孙并授南班。

甲寅,以参知政事,给事中胡晋臣签书枢密院事。

乙卯,以留正为左丞相,王蔺为枢密使。

癸酉,建秀王祠堂于临安以藏神御,如濮王故事。

八月,乙酉金,始设常平仓。

己丑,金以判大睦亲府事宗宁为平章政事。

戊戌,金主谕宰臣曰:“何以使民弃末而务本,以广储蓄?”令集百官议。户部尚书邓俨等曰:“今风俗侈靡,宜使服用、居室各有差等,抑昏丧过度之礼,禁追逐无名之费。”右丞伊喇履、参知政事完颜守贞曰:“人情见美则愿,若不节以制度,将见奢侈无极。民之贫乏,殆由此致。方今承平之际,正宜讲究此事,为经久法。”金主然之。

己亥,帝率群臣上《寿皇玉牒》、《日历》于重华宫。

己酉,诏造新历。

九月,丙辰,金以廉能擢北海县令张翱等十八人官。

己未,升剑州为隆庆府

壬戌,金主如秋山。冬,十月,丁亥,还都。

戊戌,金以有司言,登闻院、记注院勿有所隶。

丙午,诏:“内外军帅各荐所部有将才者。”

十一月,丁巳,金制:“诸职官让兄弟子侄者,从所请。”

壬戌,潼川转运判官王溉,撙节漕计,代输井户重额钱十六万缗,诏奖之。

戊辰,金主召礼部尚书、谏议大夫张?诣殿门,谕之曰:“朝廷可行之事,汝谏官、礼官即当辨析。小民之言有可采者,朕尚从之,况卿等乎?自今所议,毋但附合于尚书省。”

丙子,金主冬猎;己卯,次雄州。判真定府吴王永成、判武定军节度使随王永升来朝。

十二月,壬午,金免猎地今年税。

丙戌,枢密使王蔺罢。时帝厉精初政,蔺亦不存形迹,除自中出,未惬人心者辄留之,纳诸御坐,每事尽言无隐。然疾恶太甚,同列多忌之,竟为中丞何澹所论罢。

戊子,以知枢密院事;胡晋臣参知政事,仍同知枢密院事。

陈贾以静江守臣,将入奏;殿中侍御史林大中,极论其庸回无识,尝表里王淮,创为道学之目,阴废正人。傥许入奏,必再留中,善类闻之,纷然引去,非所以靖国。命遂寝。

己丑,金平章政事张汝霖卒。汝霖通敏习事,凡进言,必揣上微意,及朋附多人为说,故言似忠而不见忤。金主之初即位也,有司言改造殿庭诸陈设物,日用绣工一千二百人,二年毕事。金主以多费,欲辍造,汝霖曰:“此未为过侈,将来外国朝会,殿宇壮观,亦国体也。”其后奢用浸广,盖汝霖有以导之。

丁酉,金主还都。

甲辰,金以图克坦克宁为太师、尚书令,封淄王。

金大定初,户口才三百馀万,至二十七年,户口六百七十八万九千。是岁,户部奏户口六百九十三万九千。

大记事

法国卢浮宫初建。

阿尔巴尼亚建立独立的封建制公国。

领航员开始在天空阴暗时,用一碗水飘起一枚铁针,用天然磁石使铁针磁化,根据铁针偏转的方向来检查方向是否正确。英国人纳肯指出指南针可用于航海。

1190年左右,在法国诗人克雷蒂安德特洛亚的一首叙事诗中第一次提到圣杯。

英国人尼坎姆于1190年在欧洲首次提到磁极性和磁感应。

上座部佛教僧伽罗传入缅甸。

叭真建都于景兰(今景洪)。叭真确立了傣族社会的封建领主制。

巴黎塞纳左岸城墙由菲利浦奥古斯特(Phillipe-Auguste)于1190年下令修筑的。

中国

延福寺位于武义县桃溪镇陶村东的福平山旁,为后晋天福二年(937年)。僧宗一创建,原名福田寺,宋绍熙年间(1190年一1194年)赐名延福。

中国的南戏、杂剧大约在公元1190年(宋光宗绍熙元年、金章宗明昌元年)以后,逐步演变为较为完整的戏剧形式。

在南宋光宗绍熙元年(公元1190年),大儒朱熹才把《大学》、《中庸》从《礼记》中提出来,再把《孟子》上升到“经部”,和《论语》汇集到一起,统一注解,作为一套书刊行问世,遂有“四书”之名。

金华市的第一个状元是被认为是在公元1190年高中的一东阳人。

历史上著名的“十三翼之战”是铁木真(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各部时的一次重要战役,金明昌元年(1190年),铁木真的结拜兄弟札木合,因嫉恨铁木真的强大,联合泰赤乌等十三部共三万人,进攻铁木真。

黄裳作于1190年,原陈列在苏州南门文庙内的石刻全天星图,是世界上最著名、最古老的少数几座石刻星图之一,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学价值。

金代章宗皇帝(西元1190年至1208年)完颜曾在此筑台垂钓,“钓鱼台”因而得名。

燕京八景”八景之说始于金明昌年间(1190年)。

南宋著名文学家、慈善家刘宰,绍熙元年(1190年)登进士第。

天后妈祖南宋光宗绍熙(1190年)由“夫人”进爵为“妃”。

到南宋绍熙元年(公元1190年)正式定名为株洲。古时,当地多槠树,湘江过而多沙洲,故株洲又称槠洲。

宏佛塔位于宁夏贺兰县始建于西夏晚期(1190年-1227年)。

驻耶路撒冷的日耳曼族丢顿人所设立的“圣玛利亚医院骑士团”。

中国最早的布袋戏从南宋公元1190年就已经开始有记载并且逐渐兴盛。

上海松江区方塔园内的望仙桥,建于南宋绍熙年间(1190年)。

作家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一书出版。

西夏文字典《蕃汉合时掌中珠》一书出版。

金修《大金玄都宝藏》

金明昌元年(1190)正月,中都十方大天长观(旧址在今北京白云观西)提点观事孙明道奉诏参订道教典籍。孙明道随即分遣道士访求天下遗经,以原藏于观但已有残缺的宋《政和道藏》为底本,增补一千O七十四卷,诠次为六千四百五十五卷,取此《道藏经》降自道教上仙层处玄部玉京山之意,题名为《大金玄都宝藏》,历时不到二年即完成。该《道藏》印就后曾分赐各地宫观,但是经金末战乱,仅管州(今山西静乐)幸存,元初道士宋德方等即据之修刊元《道藏》。《大金玄都宝藏》经板已先于泰和二年(1202)毁于火灾。

黄裳献八图

宋绍熙元年(1190),南宋著名天文学家黄裳进献天文、地理等八图。黄(1147~1195),字文叔,曾担任皇太子嘉王赵扩的教师翊善(助理教师)。1195年赵扩登基,黄裳被任命为礼部尚书。现存苏州文庙的石刻天文图就是当时黄裳进献的八图之一。黄裳进献的天文图是世界上现存星数最多、时间最早的古代石刻星图,它反映了截止到宋代的天文学成就和中国传统的天文学体系特征,因而用来作天文教具非常直观。它星数多,星位准,清楚地显示了三垣二十八宿的划分,同时将星占的分野以及十二次和十二辰划分边明确标出,所以能用于传统天文学教学,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宋代天文学教育思想和教学方法的进步。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