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87年

1187年

1187年是农历丁未年(羊年);西夏十八年;金大定二十七年;西辽天禧十年;南宋淳熙十四年;越南天资嘉瑞二年;日本文治三年。

中国-金国在这年的全国人口为6789449户,44705086人。

拜占廷被迫承认已被吞并167年的保加利亚恢复独立。保加利亚第二帝国(1185年-1396年)建立。

6月19日金世宗下诏女真人免去曷懒路所进海葱。

7月4日赫淀战役,发生在巴勒斯坦太巴列湖附近,是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战役,史学家称这次战役是十字军东征失败的开端。

十字军东征,是西欧封建统治阶级为缓和国内矛盾,扩大势力,掠夺财富而发动的对地中海东岸各国的侵略战争。在反抗十字军东侵运动中,埃及涌现出卓越的军事统帅萨拉丁。1171年,萨拉丁在埃及建立了尤布王朝,立即把消灭在地中海东岸的十字军任务提上了议事日程。经过南征北伐,1185年,萨拉丁不仅控制了埃及、苏丹,而且把势力扩张到整个叙利亚、阿拉伯半岛和伊拉克的一部分,完成了从东、西、北三面包围十字军的战略部署。

1186年,拉丁小国的十字军头领中,最富于侵略的卡拉克城堡的首领沙提翁,再次破坏协议,强征过境税,劫掠来往商队,严重地影响埃及和叙利亚地区的贸易来往。沙提翁这一背信弃义行为,成了萨拉丁十字军发动“圣战”的导火线。

1187年,萨拉丁从各地调集2万军队,组成阿拉伯联军,发出了“真主伟大,把法兰克人赶出耶路撒冷去”的号召,揭开了“圣战”的序幕。

7月4日,阿拉伯联军和十字军主力在赫淀高地相遇。两军人数相近,势均力敌。整个高地,喊声震天动地,刀光剑影,杀气弥漫。由于萨拉丁指挥有方,诱敌陷入重围,伏兵四起,使敌人惊慌阵乱,一举消灭了十字军的主力,除少数骑士得以逃脱外,以沙提翁为首的将领全部被俘。萨拉丁亲自处决了作恶多端的沙提翁。这一仗打得十字军胆颤心惊,从此步步败绩,最后结束了十字军东侵的罪恶历史。

10月2日,萨拉丁以宽大条件,接受耶路撒冷基督教守军的投降。耶路撒冷自88年前落入十字军手中后,再次被穆斯林夺回。

刘克庄

(1187年1269年)初名灼,字潜夫,号后村居士,莆田城厢(今属福建)人。南宋爱国诗词家。生于宋朝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年),宋宁宗嘉定二年(1209年)以父荫入仕,任仕靖安主簿、真州录事,宋理宗宝庆元年(1225年)十月任建阳县知县,与宋慈友好[1]。因写《落梅》诗“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得罪权贵,废置十年。与翁卷、赵师秀、戴复古、敖陶孙等交往。

路易八世

(狮子)Louis VIII le Lion(1187年9月5日-1226年11月8日),法国卡佩王朝国王(1223年-1226年在位)。路易八世是法国国王腓力二世之子,母为埃诺的伊莎贝拉。1216年还是王子的路易响应英国贵族的请求去英格兰,联手反对无地王约翰(所谓“第一次男爵战争”)。他赢得了几次战役。约翰死后,路易又反对他的继承人亨利三世。但1217年,路易在多佛尔战役中失败。双方签订了兰贝思条约。路易放弃对英国王位的要求返回法国,并于1223年即法国王位。 路易八世即位后,继续奉行与英格兰敌对的政策。他陆续夺占普瓦图、利穆赞佩里格及其他英格兰王室在法国的领地。1224年,路易八世下令禁止英格兰商人在法国进行贸易。他在法国西南部所吞并的英国王室领地大多被转封给卡佩王朝的王族。 路易八世继续腓力二世授予城市以自治权的政策。1226年,路易八世组织了讨伐阿尔比派异端的十字军

宋高宗

赵构(1107年-1187年),字德基,南宋开国皇帝北宋皇帝宋徽宗第九子,宋钦宗之弟。曾被封为“康王”。

郭雍

南宋医学家。

梁克家

南宋左丞相。

玛维僧格

玛维僧格,于藏历第三绕迥之火羊年(1187年,宋淳熙十四年)示寂,时年六十二岁。

教宗额我略八世,又译格列高列八世、格雷戈里八世,国瑞八世(约1100年-1187年12月17日),原名Albert de Mora,1187年10月25日-1187年12月17日在位。

教宗乌尔巴诺三世

教宗乌尔巴诺三世,又译乌尔班三世、伍朋三世(卒于1187年10月19日),原名Uberto Crivelli,1185年11月25日1187年10月19日在位。

加利奇王公

即雅罗斯拉夫弗拉基米罗维奇奥斯莫梅斯尔(1153年-1187年在位)。雅罗斯拉夫奥斯莫梅斯尔是加利奇最著名的王公之一。

孝宗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淳熙十四年(金大定二十七年)

春,正月,丙午,真州运司乞展限收换铜钱,帝曰:“久相玩习,不成号令矣。”王淮等请令漕司措置,帝曰:“频降指挥,人亦不信。今且教措置,以观其后。”帝又曰:“贤者不待赏罚而自勤勉;至于中人,无赏罚不得。天下大抵皆中人耳。”

己酉,金以襄城令东平为应奉翰林文字。

入谢,金主谓宰臣曰:“此党怀英所荐耶?”对曰:“谏议黄久约亦尝荐之。”金主曰:“学士院比旧殊无人材,何也?”右丞张汝霖曰:“人材须作养;若令久任练习,自可得人。”

庚戌,金主如长春宫、春水。

二月,乙亥,金主还都。

乙卯,金改闵宗庙号曰熙宗。

庚辰,知福州贾选言:“福州濒海诸寨,皆系海道要害,今巡检乃有以官及杂流出身,或素不知兵,或年已垂老,缓急不可倚仗。请今后应沿海巡检,须武举或军功出身,年未五十,谙晓兵机行陈之人,方许注差。勘会先曾经海道捕贼立功诸会船水人,次注武举出身人;如无,即依见行法差注,止不注流外出身之人。”从之。

癸未,金以曲阳县置钱监,赐名利通。

丁亥,以枢密使周必大为右丞相。

时封事多言大臣异同,必大曰:“各尽所见,归于一是,岂可尚同!陛下复祖宗旧制,命三省覆奏则后行,正欲相维,非止奉行文字也。”

金御史台言:“自来尚河京府州县官,有坐视管内河防缺坏,略不介意者。请令沿河京府州县长贰官,皆于名衔加管句河防事。如规措有方,能御大患,或守护不谨,以致疏虞,随时闻奏,议赏罚。”金主从之。仍命每岁将泛之时,令工部官一员沿河检视,沿河府州之长贰皆提举河防事,县令、佐皆管句河防事。

戊子,以施师点知枢密院事。

丙申,金命;“罪人在禁,许亲属入视。”

三月,辛亥,金皇太孙受册,赦。

乙卯,金尚书省言:“孟家山金口闸,下视都城百四十馀尺,恐暴水为害,请闭之。”诏可。

庚申,陈居仁言:“祖宗加意斯民,见于役法,尤为详备。其后臣僚州郡申明冲改,浸失法意。请下敕令所,取祖宗免役旧法,并于户部取括绍兴十八年以后续指挥,本所官精加考核,其有与旧法抵牾,即行删去,修为一书,名曰《役法撮要》,候成,镂板颁天下。”从之。

夏,四月,壬午,赵伯请添差军中属官差遣,帝曰:“军中岂可添差,虚请给占!当时不合开端,遂使源源陈乞不已。除见任添差人许满今任,日后更不差人。”

丙戌,金以刑部尚书崇浩为参知政事。

戊子,赐礼部进士王容等四百三十五人及第、出身。翰林学士洪迈言:“《贡举令》赋限三百六十字,论限三百字。今经义、论策一道有至三千字,赋一篇几六百言。寸晷之下,唯务贪多,累牍连篇,何由精妙!宜俾各遵体格,以返浑淳。”

丙申,金主如金莲川。

辛丑,金中都地震。

五月,庚午,金主以所进御膳味不调适,使人问之。尚食局直长言:“臣闻老母病剧,私心愦乱,以此有失尝视。”金主嘉其孝,即令还家侍疾。

六月,戊寅,以久旱,颁画龙祈雨法。

金免中都、河北等路被河决水灾军民租税。

甲申,驾诣太子宫祈雨,次诣明庆寺。

丁亥,观文殿大学士、特进梁克家卒,谥文靖。

庚寅,临安火。

癸巳,王淮等以旱求罢。不许。

诏修炎帝陵,陵在衡州茶陵县,从衡州之请也。

己亥,省释两浙路罪囚。

秋,七月,丙午,太白经天。

诏曰:“政事不修,旱?为虐,可令侍从、台谏、两省、卿监郎官、馆职疏陈阙失及当今急务,毋有所隐。”己酉,诏监司条上州县弊事、民间疾苦。辛亥,避殿,减膳,彻乐。

壬子,金主秋猎。

癸丑,命检正都司看议群臣封事,有可行者以闻。

诏权减秀州经总制籴本钱半年。

何澹言省吏改易都司签拟文字,帝谓帝臣曰:“卿等可自以意问之,前后改易者何事?亦欲官吏各有所警。”

丙辰,命临安府捕蝗,募民输米赈济,除绍兴新产下户今年和市布帛二万八千匹。

辛酉,以江西、湖南饥,给度牒,籴米备赈。

戊辰,雨。命给、舍看详监司具到州县弊事。

八月,辛未,赐度牒百道,米四万馀石,备赈绍兴府饥。

王淮言:“石万等所造历,与《淳熙戊申历》差两朔。又,《淳熙历》十一月下弦在二十四日,恐历法有差。”帝曰:“朔岂可差!朔差,则所失多矣。可令礼部、太常寺、秘书省参定以闻。”

癸未,以留正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

丙戌,金主次双山;九月,己亥朔,还都。

己酉,金主谓宰臣曰:“朕今岁春水所过州县,其小官多干事,盖朕尝有赏擢,故皆勉力。以此见专任责罚,不如用赏之有激劝也。”

乙丑,罢增收水渠民田租。

冬,十月,辛未,以太上皇不豫,帝罢朝,视疾,赦。

乙亥,太上皇崩于德寿殿,遗诰太上皇后改称皇太后。帝号痛辟踊,谓王淮等曰:“晋孝武、魏孝文实行三年丧服,何妨听政!司马光《通鉴》所载甚详。”淮对曰:“晋武虽有此意,后来在宫中止用深衣练冠。”帝曰:“当时群臣不能顺其美,光所以议之。自我作古,何害!”

丙子,以韦璞等为金告哀使。

庚辰,金享于太庙。

辛巳,诏曰:“大行太上皇帝奄弃至养,朕当衰服三年,群臣自遵易月之令。有司讨论仪制以闻。”

尤袤据典礼,定大行太上皇庙号高宗,翰林学士洪迈独请号世祖。袤率礼官颜师鲁等奏曰:“宗庙之制,祖有功,宗有德。艺祖规创大业,为宋太祖;太宗混一区夏,为宋太宗。自真宗至钦宗,圣圣相传,庙制一定,万世不易。在礼,子为父屈,示有尊也。太上亲为徽宗子,子为祖,父为宗,失昭穆之序。议者不过以汉光武为比。光武以长沙王后,布衣崛起,不与哀、平相继,其称无嫌。太上中兴,虽同光武,然实继徽宗正统;以子继父,非光武比。将来庙在徽宗下而称祖,恐在天之灵有所不安。”诏群臣集议,袤上议如初,迈论遂屈,诏从其议。

乙酉,群臣五上表,请帝还内听政。丙戌,诏:“俟过小祥,勉从所请。”

戊子,帝衰,御素辇还内。以颜师鲁金国遗留国信使。

庚寅,金主谓宰臣曰:“朕观唐史,惟魏征善谏,所言皆国家大事,且得谏臣之体。近时台谏,唯指摘一二细碎事,姑以塞责,未尝有及国家大利害者。岂知而不言欤,无乃不知也?”

十一月,己亥,太上皇大祥,帝始以白布巾袍视事于延和殿,朔望诣德寿宫,则衰而杖。因诏皇太子参决庶务,侍读杨万里上书太子曰:“民无二王,国无二君,今陛下在上,又置参决,是国有二君也。自古未有国贰而不危者。盖国有贰,则天下向背之心生;向背之心生,则彼此之党立;彼此之党立,则谗间之言启;谗间之言启,则父子之隙开。开者不可复合,隙者不可复全。昔赵武灵王命其子何听朝而从旁观之,魏太武命其晃监国而自将于外,间隙一开,四父子皆及于祸。唐太宗使太子承乾监国,旋以罪废。国朝天禧亦尝行之,若非寇准王曾,几生大变。盖君父在上而太子监国,此古人不幸之事,非令典也。一履危机,悔将何及!”太子览之悚然。庚子,三辞参决,不许。

辛丑,帝诣德寿宫祭,百官释服。甲辰,群臣三上表,请御殿听政。诏:“俟过庙。”

甲寅,金诏:“河水泛滥,农夫被灾者与免差税一年。卫、怀、孟、郑四州塞河劳役,并免今年差税。”

十二月,庚午,大理寺奏狱空。

乙酉,制司言:“夔路大宁监四分盐,递年科在恭、涪等八州,委实扰民,请据运司措置,止就夔州以时变卖,诚为利便。”从之。

戊子,金禁女真人不得改称汉姓、学南人衣装,犯者抵罪。

金主在位久,熟悉天下事,思得贤才与图致治,而大臣皆依违苟且,无所建达。一日,谓宰臣曰:“古来宰相率不过三五年而退,罕有三二十年者。卿等将不举人,甚非朕意。”它日,又谓宰臣:“卿等老矣,殊无可以自代者乎?必待朕知而后进乎?”平章政事襄、右丞张汝霖对曰:“臣等苟有所知,岂敢不言,但无人耳!”金主曰:“《春秋》诸国分裂,土地褊小,皆称有贤,卿等不举而已!今朕自勉,庶几致治。至它日子孙,谁与共治者乎!”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