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79年

1179年

公元1179年,南宋淳熙六年;己亥年(猪年);西夏乾十年;大理盛德四年;金大定十九年;西辽天禧二年;越南贞符四年;日本治承三年。

孝宗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淳熙六年(金大定十九年)

春,正月,丁卯,金主如春水。

戊辰,赈淮东饥。

庚午,太社令叶大廉言:“内侍省遇有取索库务物,请依旧法,结合同凭由二本,一本付传宣使臣取索,一本令本省画时实封,差人置历付所取库务官勘验支供,仍将合同缴奏。”帝从之,曰:“此良法也。”

壬申,蠲夔州上供金银。

癸未,赵雄等请光州复置中渡榷场官,御前如有曾在榷场干事之人,可以差充监官。帝曰:“自来不曾遣人淮上购物,如淮白、北果之属,宫中并无之。刘度前守盱眙,尝献淮白,却而不受。近蒙太上赐得数尾,每进膳,即食一小段,可食半月。”雄曰:“陛下岂独奉养俭素!如珠玉、图画之珍,皆不得其门而入。”帝曰:“亦天性不好耳。”

甲申,内批:“登仕郎陈闻礼,系太上皇后侄女夫,特添差浙东安抚司干办公事。”赵雄等言:“在法,虽戚里,文臣未经铨试,武臣未经呈试,并不许陈乞添差。”帝曰:“岂可以戚里而废公法!今后有似此,须执奏。”

四川制置胡元质、夔路运判韩?奂奏:夔路之民最贫,而诸州科买上供金银绢三色,民力重困。所有大宁监盐课委有增羡。臣今与总领所及本路转运司公共措置,已将盐课攒剩之钱买金银,发纳总领所及茶马司,尽蠲免九州民间岁买之币外,有馀剩钱,可尽免今年夔路诸州一年今科民间买绢之数,馀钱又可与民间每岁贴助之费,民力可以少苏。”帝曰:“监司、郡守,兴利除害,实惠及民,要当如此。”并从之。赵雄曰:“韩?奂为漕臣,措置此钱以免科扰,宣力甚多。”帝曰:“不可不赏。”寻加?奂直秘阁。

是月,郴州贼陈峒等连破道州桂阳军诸县。集英殿修撰、知潭州王佐请发荆、鄂精兵三千,诏以本路兵进讨,命佐节制。

二月,己丑朔,幸佑圣观,即帝储宫也。皇太子从。帝御讲宫,顾瞻栋宇,初无改造,顾谓皇太子曰:“近日知《通鉴》已熟,别读何书?”对曰:“经、史并读。”帝曰:“先以经为主,史亦不可废。”

庚寅,参知政事钱良臣,以失举茹骧改官,自劾。诏:“良臣所奏,乃欲以身行法。国有常宪,朕不敢私,可镌三官。”

癸巳,诏:“户部侍郎陈岘,待制张宗元,新知秀州徐本中,饶州居住赵老,各降三官。”亦以保举茹骧也。

先是骧知湖州长兴县,侵盗官钱入己,事发,决台州编管,籍其家,故有是命。

甲午,太学博士高文虎,论前宰执、侍从带观文殿大学士至待制在外者,皆有论思献纳之责,帝曰:“此奏尤为得体,朕亦有听纳之益,且知州郡间民情。”丙申,诏:“前宰执、侍从带观文殿大学士至待制及大中大夫以上守郡、奉祠之人,今后如有所见,不时以闻。其责降官,不在此限。”

丁酉,殿前副都指挥使郭棣言:“每遇宣押打球或蒙赐酒,其诸军正额、额外统制官内,有于马上率尔奏事者,及赐酒之际,无指挥宣唤,辄诣榻前奏事,甚失臣子事君之礼。请自今后遇宣押,从本司押束。”从之。

癸卯,帝曰:“朕欲将见行条法,令敕令所分门编类,如律与《刑统》、敕、令、格、式及续降指挥,每事皆聚载一处,开卷则尽见之,庶使胥吏不得舞文。”赵雄等曰:“士大夫少有精于法者,临时检阅,多为吏辈所欺。若分门编类,则遇事悉见,吏不能欺。”乃诏敕令所,将见行敕、令、格、式,仿《吏部七司条法总类》,随事分门修纂,别为一书。若数事共条,即随门厘入,以《淳熙条法事类》为名。

丙午,诏:“逃军犯强盗者无拟贷。”

己酉,金主还都。

乙卯,诏:“自今归正官亲赴部授官,以革冒滥。”

金免去年被水旱民田租税。

吕祖谦诠择《圣宋文海》成编,奏御,赐名《文鉴》,并赐祖谦银绢。

三月,乙丑,金尚书省奏亏课院务官颜葵等六十八人,各合削官一阶,金主曰:“以承人主榷沽,此辽法也。法敝则当更张,唐、宋法有可行者则行之。”

丙寅,录岳飞赵鼎子孙,赐京秩。

己巳,金主与宰臣论史事。金主曰:“朕观前史多溢美。大抵史书载事贵实,不必浮词谄媚也。”

己巳,置广西义仓。

庚午,知镇江司马亻及言用石修砌湖闸门,浚海鲜河,使船有舣泊之所,帝曰:“司马亻及浚河修闸,惠利甚厚,可除宝文阁待制。”

丁丑,帝谕宰执曰:“诸路漕臣,职当计度,欲其计一道盈虚而经度之也。今则不然,于所部州郡,有馀者取之,不足者听之,逮其乏其,从而劾之,吾民已被其扰矣。朕今以手诏戒谕之,俾深思古谊,视所部为一家,周知其经费而通融其有无,廉察其能否而裁抑其耗蠹,庶乎郡邑宽而民力裕也。”赵雄等曰:“责任漕臣,尽于此矣。”于是出手诏以戒诸道转运,曰:“分道置台,寄耳目于尔漕臣,职在计度,欲计其一道盈虚而尽度之也。职在按察,欲其蚤正吏治,毋使至于病民。厥或异此,朕何赖焉!”命两浙转运司刻石,遍赐诸路漕臣。

辛未,金主谓宰臣曰:“奸邪之臣,欲有规求,往往私其党与,不肯明言,托以它事,阳不与而阴为之力。朕观古之奸人,当国家建储之时,恐其聪明,不利于己,往往以阴事破其议,惟择昏懦者立之,冀它日可弄权为功利也。如晋武欲立其弟,而奸臣沮之,竟立惠帝,以致丧乱,此其明验也。”

己卯,金制:“纠弹之官,如犯法而不举者,减犯人罪一等,关亲者许回避。”

金主谓宰臣曰:“人多奉释、老,意欲徼福,朕早年亦颇惑之,旋悟其非。且上天立君,使治下民,若盘乐怠忽,欲以侥幸祈福,难矣!果能爱养下民,上当天心,福必报之。”

乙酉,钱良臣言:“新除太府丞李峄,为臣妻之兄弟,恐外人疑臣私于亲戚,乞与外祠。”帝曰:“峄因论荐得擢,不由卿荐。卿既引嫌,可与近见阙知军差遣。”

是月,以高邮、通、泰等州去年田鼠为灾,赈之。

夏,四月,己丑朔,金赈西南路招讨司所部民。

丁酉,帝曰:“州郡间近日添差员数颇多。今后宗室、戚里、归正官等添差通判、职官等,每州各不得过一员,帅司参议官、诸属官等此。”

己酉,金升闵宗于太庙,加谥曰宏基缵武庄靖孝成皇帝。

金主将如金莲川,有司具办。薛王府掾绛人梁襄上疏极谏,其略曰:“金莲川在重山之北,气候殊异,仲夏降霜,一日之间,寒暑交至,与上京、中都不同,非圣躬将摄之所。凡奉养之具,无不远劳飞挽,其费数倍。至于顿舍之处,车骑填塞,主客不分,马牛风逸,臧获逋逃,夺攘蹂躏,未易禁止。公卿、百官、卫士,富者车帐仅容,贫者穴居露处,舆台隶,不免困踣,饥不得食,寒不得衣,一夫致疾,染及家人,夭殇无辜,何异刃杀!此特细故耳,更有大于此者。臣闻高城浚池,深居邃禁,帝王之篱也;壮士健马,坚甲利兵,帝王之爪牙也;今行宫之所,非有高殿广宇城池之固,是废其篱也。挂甲常坐之马,日暴雨蚀,臣知其必赢瘠;御侮待用之军,寒眠冷啖,臣知其必疲瘵;卫宫周庐,才容数人,一旦霖潦,衣甲弓刀,沾湿柔脆,岂堪为用!是失其爪牙也。秋杪将归,人已疲,马已弱矣,裹粮已空,褚衣已敝,犹且远幸松林,以从畋猎,行于不测之地,往来动逾数月。设烈风暴至,尘埃涨天,宿雾四塞,跬步不辨,以致翠华有崤陵之避,襄城之迷,百官狼狈于道途,卫士参错于队伍。所次之宫,草略尤甚,殿宇周垣,惟用毡。押宿之官,上番之士,终日驱驰,加之饥渴,已不胜倦,更使彻曙巡警,露坐不眠,精神有限,何以克堪!陛下悦以使人,劳而不怨,岂若不劳之为愈也!

“议者谓北幸之久,每岁随驾大小,前歌后舞而归,今之再出,宁遽有不可!臣愚以为患生于不测者多矣,狃于无虞,往而不止,臣甚惧焉。

“议者又谓前世守文之主,生长深宫,畏见风日,弯弓上马,皆所不能,志气销懦,筋力拘柔,临难战惧,束手就亡。陛下监其如此,不惮勤身,远幸金莲,至于松漠,名为坐夏打围,实欲服劳讲武。臣愚以为战不可忘,畋猎不可废,宴安鸩毒亦不可怀,事当适中,不可过当。今过防骄惰之患,先蹈万有一危之途,何异无病而服药也!况欲习武,不必度关,涿、易、雄、保、顺、蓟之境,地广且平,畋猎此时,谁曰不可?乞发如纶之旨,回北辕之车,安巡中都,不复北幸,则社稷无疆之休,天下莫大之愿也。”

金主纳之,遂为罢行。襄由是以直声闻。

王佐受命讨陈峒,念将校无可用者,惟流人冯湛以勇闻,乃许其湔雪,檄权湖南路兵马钤辖。选潭州厢禁军及忠义寨得八百人,命诸县屯兵悉听调发。佐以擅发自劾,诏弗问。

贼闻湛将至,即循归巢穴。转运使欲缓攻,佐以为贼巢在宜章,旁接三路七郡,林箐深阻,出入莫测,峒不诛,湖广忧未艾也,遂亲赴宜章,移湛屯何卑山。夜半,发兵分五路进,突入其隘口。贼仓卒出战,即溃走。进夺空风寨,斩峒等,郴州平。

大事

景山公园第三次拉特兰会议召开:

大公会议是由教宗亚历山大三世召开,于1179年3月5日至于9)在罗马拉特郎宫举行的教会史上的第十一届大公会议。该届大公会议对教宗的选举做出了一个新的规定,规定在未能得到全案通过的情况下当选者只要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数枢机的投票,便可成为合法的教宗,但候选人必须是年满30岁以上的非私生子。这项法令在教宗选举法上写下了非常重要的一页。

景山公园始建:

景山公园已有八百多年历史,始建于金大定十九年(公元1179年)。明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将拆除旧皇城的渣土和挖新紫禁城筒子河的泥土,堆积在元朝建筑迎春阁的旧址上,形成一座土山,取名“万岁山”。景山由此也就成为明大内皇宫北面的御园。明崇祯十七年间(公元1574年),李自成攻克内城,崇祯出玄武门登景山,自缢在山东侧一株槐树上,称之为“崇祯自缢处”。

巴黎大学创建巴黎大学:

法国高等教育历史悠久。拥有众多最古老的大学,如创建于1179年的巴黎大学,创建于1229年的图鲁兹大学,创建于1289年的蒙贝利埃大学。法国高等教育系统层次多样,具备各种适应社会、科学的发展需求和实现各种职业目标的教育系列,教育质量享誉世界。此外,高等学校中还拥有与众多著名科研中心相联合的重点实验室和庞大的科研队伍,许多研究成果令世界瞩目。

开发琼华岛:

公元1179年(金大定十九年),金代于此挖湖叠山,建造大宁离宫,湖名“西华潭”,岛称“琼华岛”(简称琼岛),并按神话传说“一池三仙山”的幻境,布局构筑。湖中除叠有琼岛(琼岛之巅建有宏伟的广寒殿),还筑有“圆坻”(即后来的团城)和犀台山,以象征海上的三座仙岛。环岛山石峥嵘,树木蓊郁,当时便有“琼岛春阴”之誉,为“燕京八景”之一。

直贡替寺建造了直贡替寺:

公元1179年直贡巴仁钦贝在墨竹工卡县直贡地方建造了直贡替寺,并在当时推行和完善了天葬制度。

关于天葬,藏传佛教认为,这是一种神秘的仪式。天藏颇有宗教意味,首先要点燃桑烟,铺上五彩的云路,恭请天母到天葬台,那尸体则作为供品,敬献诸神,最后还要祈祷赎去逝者在世时的罪孽,请诸神把亡者的灵魂带到天界。

金世宗建造北海:

北海公园是北京现存历史最悠久的皇家园林,也是世界上建园最早的皇城御园。“先有琼华岛,后有紫禁城”的民谚也足以说明这座皇家园林的悠久历史。

北海是金世宗于1179年仿照北宋汴梁城中的艮岳建造而成的。当时水中堆成的山岛称为琼华岛,山上的宫殿叫大宁宫,山上的太湖石就是从汴梁运来的。至今已经有八百余年的历史了。

辛弃疾作《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

宋孝宗淳熙六年(1179年),辛弃疾作《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 。从荆湖北路转运副使调任荆湖南路转运副使,友人王正之置酒为他饯行。

当时词人南渡已十七年了,他的抗击金军、恢复中原的主张,始终没有被南宋朝廷所采纳。他抗金杀敌收拾山河的志向一直无法实现,何况如今调任的湖南距离前线更远,他心中的忧烦感触不便直说,因此他写了这首词,来抒发胸中的郁闷和感慨。全词用比兴的手法表情达意。表面上是写美女伤春,峨眉见妒的怨恨,实际上寄寓着作者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愤慨及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深切关注。

逝世 格拉梯安努斯

意大利一所修道院附属学校的教会法教师格拉梯安努斯(Gratianus,约1179年去世)编纂的《格拉梯安努斯教令集》(也称《矛盾之教会法令调和集》),这部作品被认为是中世纪西欧的第一部法学著作。加上教会法教育活动以及神学法哲学体系的展开,逐步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教会法学体系。(30)在阿拉伯国家,从八世纪开始,随着人们对其基本法律渊源《古兰经》和《圣训》等的编辑、整理、注释活动的展开,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个教会法学家阶层,其著名者有哈尼法(699~767年)、马立克(约715~795年)、沙斐仪(767~820年)以及罕百勒(780~855年)等,出版了众多的教会法学著作,如马立克的《穆瓦塔圣训集》、沙斐仪的《法源论纲》等,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并形成了比较系统的注释教法学。

朱熹修复白鹿洞书院

白鹿洞书院位于庐山五老峰下。南唐于升元年间(937943)在此置田建庐山国学,聚众讲学。宋初沿称国学。咸平五年(1002),改称书院,后衰败。淳熙六年(1179),朱熹出知南康军(今江西星子),访求其遗址,奏请修复,并请得朝廷所赐”白鹿洞书院”敕额和监本九经。熹为之制定学规,聘请陆九渊等学者前往讲学,并陆续添置学田。此后,学生日众,书院规模不断扩大,影响日益增大。

赵雄等上《乾道孝宗会要》

淳熙六年(1179)七月,执政赵雄等进《乾道孝宗会要》一百五十八卷于朝。

《宋文鉴》编成

淳熙四年(1177),宋孝宗以临安(今浙江杭州)得江钿所编之《宋文海》,命临安府校正刊行。命下,学士周必大以为此书去取差谬,恐怕难以传后,不如委派馆职铨释,以成一代之书。孝宗于是命秘书郎吕祖谦校正,由临安府刊行。吕祖谦认为此书去取不当,名贤高文大册,尚多速落,应子增损,其时限当断自南渡以前。他尽取秘府及士大夫所藏宋代诸家文集,旁求传记及他书,崇雅黜浮,加以编类,共分六十一门,一百五十卷。六年正月,书成,吕祖谦进呈孝宗。四月,周必大撰成《文海序》。孝宗采纳其建议。赐书名为《皇朝文鉴》。后因近臣密奏此书所载臣僚奏议诋及祖宗政事,不可示之后世,孝宗乃命人更定增损数十篇。故此书迟迟未能刊行。

平清盛幽禁后白河法皇

平清盛幽禁后白河法皇,巩固平氏政权。

9月2日平重盛平清盛嫡长子。

平重盛(1138年(保延4年)-1179年9月2日(治承3年闰7月29日)),平安时代末期的武将、公卿。平清盛的嫡长子,母亲是高阶基章之女,同母弟为平基盛。最终的官位到从二位内大臣。因为住在六波罗小松第,所以又被称为小松公小松内大臣。此外由于他在自己的邸宅建有48个灯笼,又被称为“灯笼大臣”。在《平家物语》中被描写成温厚柔和、冷静沈著的理想化人物,是文武双全的人才,被清盛及一门赋予厚望。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