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64年

1164年

公元1164年,农历甲申年,猴年,南宋隆兴二年。

孝宗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隆兴二年(金大定四年)。

春,正月,丁亥朔,诏曰:“朕恭览乾德元年郊祀诏书,有云:‘务从省约,无至劳烦。’仰见事天之诚,爱民之仁。朕祗膺慈诏,嗣守皇祚,今岁冬日至,当郊见上帝,可令有司,除事神仪物、诸军赏给依旧制外,其乘舆服御及中外支费,并从省约。”

戊子,金罢路、府、州元日及万春节贡献。

金主谓侍臣曰:“秦王宗翰有功于国,何乃无嗣?”皆未知所对。金主曰:“朕尝闻宗翰西京,坑杀降者千人,得非其报耶?”

癸巳,帝谓侍臣曰:“近日士大夫奔竞之风少息否?”宰相汤思退等曰:“方欲措置。”帝曰:“卿等留意政事,当立纪纲,正法度,不可困于文书。”

金群臣再请上尊号,金主不许。

丙申,命虞允文调兵讨广西诸盗。

知潭州黄祖舜,言江、湖之间,私筹轻薄沙钱,请申严私铸之刑。户部契勘私铸毛钱及磨错翦凿并博易私钱行使,各有立定条法,下诸路提刑司,行下所部切严约束,从之。

丁酉,金主如安州春水。王寅,至安州,大雪。诏扈从人舍民家者,人日支钱一百与其主。

丙午,金布萨忠义复以书来。

庚戌,申严卿、监、郎官更出迭入之制。

辛亥,金主获头鹅,遣使荐山陵,自是岁以为常。

壬子,赈归正人。

是月,福建诸州地震。

二月,丁巳,金免安州今年赋役,凡扈从人尝止其家者亦复一年。庚午,还中都。

丙子,减文武官及百司吏郊赐之半。

庚辰,金以北京粟价踊贵,诏悉免今年课。

乙酉,胡自宿州还。

初,至金,金人以失信执之。帝闻被执,谓张浚曰:“和议不成,天也。自此事当归一矣。”既而布萨忠义以书进金主,金主览之,曰:“行人何罪!即遣还。边事令元帅府从宜措画。

三月,丙戌朔,诏张浚视师江淮。王之望等以币还。

初,汤思退恐和议不成,请以宗社大计奏禀上皇而后从事,帝曰:“金无礼如此,卿犹欲议和。今日敌势,非秦桧时比,卿议论,秦桧不若!”思退大骇,阴谋去浚,遂令之望等驿奏兵少粮乏,楼橹器械未备,又言委四万众以守泗州非计,帝惑之。会户部侍郎钱端礼言:“兵者凶器,愿以符离之溃为戒,早决国是,为社稷至计。”乃诏浚行视江淮。

时浚所招徕山东、淮北忠义之士,以实建康、镇江两军,凡万二千人;万弩营所招淮南壮士及江西群盗又万馀人,陈敏统之,以守泗州。凡要害之地,皆筑城堡,其可因水为险者皆积水为匮,增置江、淮战舰,诸军弓矢器械悉备。金人方屯重兵以胁和,声言刻日决战,乃浚重视师,淮北之来归者日不绝。浚以萧琦契丹望族,欲令尽领降众,且以檄谕契丹,约为应援,金人患之。吏部郎龚茂良言于浚曰:“本朝御敌,景德之胜,本于能断;靖康之祸,在于致疑。愿仰法景德之断,勿为靖康之疑。”浚深然之。

丁亥,诏荆襄、川陕帅臣严边备,毋先事妄举。

卢仲贤除名,械送郴州编管。

庚子,金中都地震。

壬寅,诏知光州皇甫倜毋招纳归正人。

金百官三请上尊号,不许。

夏,四月,丁巳,金平章政事完颜元宜罢,为东京留守,请还所赐甲第,从之。未几,致仕,死于家。

庚申,召还浚还朝。

戊辰,罢江淮都督府

甲戌,金出宫女二十一人。

丁丑,尚书右仆射、同平章事张浚罢。

左司谏陈良翰,侍御史周操,言浚忠勤,人望所属,不当使去国,皆坐罢。

癸未,言者论宰执徇欺之弊,命书置政事堂。

五月,丙申,误毋招纳归正人。

辛丑,诏刘宝量度泗州轻重取舍以闻。

贬江西总管邵宏渊,南安军安置,仍征其盗用库钱。

癸卯,金以旱,敕有司审冤狱,禁宫中音乐,放球场役夫。

乙巳,帝率群臣诣德寿宫贺天申节,始用乐。

壬子,金讨平斡罕馀党富苏合。

六月,甲寅朔,日有食之。

辛酉,以淫雨,诏州县理滞囚。

庚午,金初定五岳、四渎礼。

戊辰,太白昼见。

壬申,命虞允文弃唐、邓,允文不奉诏。

庚辰,金诏陕西元帅府议入蜀利害以闻。

丁丑,赈江东、两淮被水贫民。

秋,七月,乙酉,召虞允文还,以户部尚书韩仲通为湖北、京西制置使

丁亥,同知枢密院洪遵罢,寻落职。

壬辰,金故卫王襄妃及其子和尚,以妖妄伏诛。

庚子,太白经天。

金以左丞赫舍哩良弼为平章政事

诏:“内外文武官年七十不请致仕者,遇效毋得补。”

乙巳,命海、泗二州撤戍。

丁未,雨雹。

癸丑,以江东、浙西大水,诏廷臣言阙政急务。

八月,甲寅朔,帝以灾异,避殿,减膳。

戊午,金以参知政事完颜守道尚书左丞,大兴尹唐古安礼为参知政事。

壬申,金主谓宰臣曰:“卿每奏皆常事,凡治国安民及朝政不便于民者,未尝及也。如此,则宰相之任,谁不能之?”

己卯,金主如大房山;越二日,致祭于山陵。

庚辰,以资政殿大学士贺允中知枢密院事。

辛巳,判福州、魏国公张浚薨。

初,浚既去,朝廷遂决和议。浚犹上疏言尹穑奸邪,必误国事,且劝帝务学亲贤。或劝浚勿复以时事为言,浚曰:“君臣之义,无所逃于天地间。吾荷两朝厚恩,久居重任,今虽去国,惟日望上心感悟。苟有所见,安忍弗言!上如欲复用浚,浚当即日就道,不敢以老疾为辞,如若等言,是诚何心哉!”闻者耸然。

行次馀干,得疾,手书付二子、杓曰:“吾尝相国,不能恢复中原,雪祖宗之耻,即死,不当葬我先人墓左,葬我衡山下足矣。”数日而卒。赠太保。

浚不主和议,为时所重。所荐虞允文汪应辰王十朋刘珙等,皆为名臣。唯以故杀曲端,与李纲、赵鼎不协而又诋之,颇为公论所少。

壬午,汤思退奏遣宗正少卿魏杞如金议和。帝面谕杞曰:“今遣使,一正名,二退师,三减岁币,四不发归附人。”杞条陈十七事拟问对,帝随事画可。陛辞,奏曰:“臣将旨出疆,岂敢不勉!万一无厌,愿速加兵。”帝善之。

“窃观今日之势,和决不成。傥陛下毅然独断,追回使者魏杞、康等,绝请和之议以鼓战士,下哀痛之诏以收民心,如此,则有可贺者亦十:省数千亿之岁币,一也。专意武备,足食足兵,二也。无书名之耻,三也。无去大之辱,四也。无再拜之屈,五也。无称臣之忿,六也。无请降之祸,七也。无纳土之悲,八也。无衔璧、舆榇之酷,九也。无青衣行酒之惨,十也。

“去十吊而就十贺,利害较然,而陛下不悟。《春秋左氏》谓无勇者为妇人,今日举朝之士,皆妇人也。如以臣言为不然,乞赐流放窜殛,以为臣子出位犯分之戒。”

太学正兴国王质上疏曰:“陛下即位以来,慨然起乘时有为之志,而陈康伯叶义问汪澈在廷,陛下皆不以为才,于是先逐义问,次逐澈,独徘徊于康伯,不遽黜逐,而意终鄙之,遂决意用史浩;而浩亦不称陛下意,于是决用张浚;而浚又无成,于是决用汤思退,今思退专任国政之且数月,臣度其终无益于陛下。夫宰相之任一不称,则陛下之意一沮。前日康伯持陛下以和;和不成,浚持陛下以战;战不验,浚又持陛下以守;守既困,思退又持陛下以和。陛下亦尝深察和、战、守之事乎?李牧之在雁门,法主于守,守乃所以为战;祖逖之在河南,法主于战,战乃所以为和;羊祜之在襄阳,法主于和,和乃所以为守。是和战、守本殊涂而同归者也。今陛下之心志未定,规模未立,或告陛下金弱且亡,而吾兵甚振,陛下则勃然有勒燕然之志;或告陛下吾力不足恃而金人且来,陛下即委然有盟平凉之心;或告陛下吾不可进,金可入,陛下又蹇然有割鸿沟之意。臣今为陛下谋,会三者为一,天下恶有不定哉!”帝心以其言为然,而忌者共排之,以为年少好异,遂罢去。

九月,癸未,金主还都。

内侍李珂卒,赠节度使,谥靖恭。

右正言龚茂良谏曰:“中兴贤相如赵鼎,勋臣如韩世忠,皆未有谥。如朝廷举行,亦足少慰忠义之心,今施于珂为可惜。”甲申,罢珂赐谥。

乙酉,金主谓宰臣曰:“形势之家,亲识诉讼,请属道达,官吏往往屈法徇情,宜一切禁止。”

己丑,金主谓宰臣曰:“北京懿州、临潢等路,尝经契丹寇掠,平、蓟二州,近复蝗旱,百姓艰食,父母兄弟不能相保,多冒鬻为奴,朕甚悯之。可速遣使阅实其数,出内库物赎之。”

时江、浙水利,久不修讲,势家园田,堙塞流水,命诸州守臣按视以闻。于是知湖州郑作肃,知宣州许尹,知秀州姚宪,知常州刘唐稽,并乞开园田,浚港渎。甲午,诏湖州委朱夏卿,秀州委曾,平江府委陈弥作,常州江阴军委叶谦亨,宣州太平州委沈枢措置。

乙未,金主如鹰房,主者以鹰隼置内省堂上,金主怒曰:“此宰相厅事,岂置鹰隼处耶!”痛责其人,俾置他所。

丁酉,诏:“今后命官自盗枉法赃罪抵死,除籍没家财外,依祖宗旧制决配。”

辛丑。以王之望参知政事,即军中拜之。

以久雨,出内库白金四十万两,和籴以赈贫民。寻又诏发江西义仓米二十万石济之。

壬寅,建康诸军都统制兼淮西招抚使王彦帅师济江,屯昭关。

癸卯,命汤思退都督江淮东路军马,固辞不行。乙巳,复命杨存中为同都督,钱端礼吴芾并为都督府参赞军事,罢宣谕司。仍易国书以付魏杞

大事记

建于1164年1164年宋隆兴二年,贵池七月大水,浸城廓,坏庐舍,圩田、军垒,操舟行市者累日,人溺死甚众。

大定四年(公元1164年;宋隆兴二年),金世宗发兵南侵,号称“淮左名都”的扬州城遭逢战火,一批片凄清。“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南宋隆兴二年(1164年),孝宗携陈妃途径锦溪;陈妃深爱此间风光人情,不忍离去,后患病而亡;孝宗遂筑水冢,葬陈妃于湖中。现湖畔尚有孝宗下旨建造的莲池禅院等名胜。

在1164年12月,张浚北伐失败後,签订《隆兴和议》(又名《乾道和议》),张浚被杀把原本向金称臣改为叔侄关系,金为叔,宋为侄,金改诏表为国书,岁贡改为岁币,减少贡献,割让秦州及商州,维持疆界。绢贡献由二十五万减至二十万,岁币减至二十万银两。

出生 腓特烈五世(1164年7月16日-1169年底),由1167年起至1169年为士瓦本公爵

腓特烈五世是“红胡子”腓特烈一世和第二位夫人勃艮第的比阿特丽克丝生的长子,他出生于意大利的帕维亚腓特烈五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便被封为士瓦本公爵,他的父亲准备让他和英国的公主联姻,但是他五岁就夭折了。

他的弟弟亨利六世(1165年1197年)继承了神圣罗马帝国的帝位,另一个弟弟康拉德(1167年1191年),他改名为“腓特烈”这个霍亨斯陶芬家族传统的名字继承了士瓦本公国,他也被称为腓特烈六世。

史弥远(1164年-1233年)中国南宋中期权臣。孝宗时代宰相史浩之子。浙江鄞县人。

宋宁宗时任礼部侍郎,1206年、当时宰相韩胄,打破了干道和约,展开开禧北伐,为金人所败,金人以杀胄为谈和条件,故在宁宗授意下,主和的史弥远将他杀害,并主持与金人的谈和,1208年成为宰相,掌握南宋的实权。史弥远的政治地位过于突出,宋理宗的光芒亦被湮没,有“渊默十年无为”之说。

宁宗病危,因知晓皇子济国公对自己不满,他矫诏拥立宋理宗,也因此功,更加掌握大权,至到1233年去逝之前,他一直掌握南宋实权,死后虽理宗得以亲政,但其侄史嵩之仍居高位掌权,在他掌权二十六年期间,虽因金受蒙古威胁而能保持国家安定,但他排斥异己,贪污中饱,加重税负,使南宋政治国势渐衰。

逝世 张浚(1097年-1164年),字德远,号紫居士,汉州绵竹(今属四川)人。南宋抗金名将,唐朝名相张九龄弟张九皋的子孙,父张咸。

斯维亚托斯拉夫奥利戈维奇 Святослав Ольгович(?~1164年)古罗斯王公。他曾任诺夫哥罗德公爵(1136年~1138年,1139年~1141年);库尔斯克王公(1138年~1139年);别尔哥罗德王公(1141年);诺夫哥罗德-谢韦尔斯基公爵(1141年~1157年);切尔尼戈夫公爵(1154年~1155年;1157年~1164年)。

斯维亚托斯拉夫奥利戈维奇切尔尼戈夫王公奥列格斯维亚托斯拉维奇之子,基辅大公斯维亚托斯拉夫二世雅罗斯拉维奇之孙。1139年,他帮助其兄弗谢沃洛德二世奥利戈维奇取得基辅大公之位。

英国亨利二世通过克拉伦登宪法。

宋金和议成立

隆兴二年(1164)、金大定四年闰十一月,经过数年的战争和外交努力,宋金双方终于就和平条件达成一致意见。宋廷随即正式批准和约,并于十二月诏告天下。金则于次年(乾道元年)正月批准和约,诏告中外。其主要条款为:双方世为叔侄之国,宋帝正皇帝之称,不再向金称臣;改岁贡为岁币,宋每年予金银、绢各减至二十万两匹;宋放弃商(今陕西商县)、秦(今甘肃天水)、海、泗(今江苏盱眙北洪泽湖中)、唐(今河南唐河)、邓(河南邓县)诸州,两国疆界一如绍兴和议之旧;不遣返叛亡之人。按和约批准和最终成立的年代,后人或称其为隆兴和议,或称之为乾道之盟。和议成立后,宋金双方保持了四十年的和平关系。

十八里口之战

宋金战争重要战役这一。隆兴二年(1163)、金大定四年七月,宋因议和撤海州戍,命魏胜知楚州(今江苏淮安),负责守卫清河口。胜以沉船、巨石、大木堵塞十八里口和淮渡舟路,屯兵于淮渡南岸和运河之间。时和议未决,金军乘宋边备松懈,大举南下。十月辛巳,金军分道渡淮。徒单克宁军自清河南下,诈称运粮至泗州(今江苏盱眙北洪泽湖中),欲由清河口入淮。魏胜知其谋,欲发兵抵御。淮东安抚使都统制刘宝虑妨议和,不许。金军遂得以于十一月入淮,击败宋渡口守军和清河口援军,夺得十八里口。魏胜率诸军列阵与金人决战。自旦战至午后,双方胜负未决。会金援兵至,胜率军力战,遣人告急于刘宝。宝军驻楚州,距胜仅四十里,得报以为时值讲和,决无战事,自始至终未发一兵增援。胜军矢尽,援兵不至,兵败东撤。金军紧迫不舍,胜以步兵居前,骑兵殿后掩护。宋军退至淮阴(今江苏清江西南)东十八里,胜中箭坠马卒。魏胜既卒,金军乃乘胜取楚州、淮阴、盱眙、濠州(今安徽凤阳东)、滁州(今安徽滁县)、庐州(今安徽合肥)、和州(今安徽和县),兵锋直至长江北岸的六合。

宋开江浙堙塞流水之围

隆兴二年(1164)八月,宋孝宗因江浙水利不修,权势之家大肆围田,堙塞水道,下诏令诸州守臣按视以闻。于是知湖州郑作肃,知宣州(今安徽宣城)许尹,知秀州(今浙江嘉兴)姚宪,知常州刘唐稽均上奏乞开围田,浚港渎。九月,宋孝宗诏江东及浙西监司、守臣兴修农田水利。湖州委朱夏卿,秀州委曾,平江府(今江苏苏州)委陈弥作,常州、江阴委叶谦亨,宣州、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委沈枢措置,绍兴则由守臣与渐东常平司组织兴修。在宋政府的主持下,两浙、江东纷纷还田为湖,水利状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