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58年

1158年

公元1158年,南宋绍兴二十八年。讲述这一年的历史建筑、通鉴记载、本年年表和历史大事。

望江门是杭城古代东南部的城门,始建于南宋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名叫新门。因为它的东面有茅山河草桥,又名草桥门。宋末元初至元十三年(1276年),元兵进占杭城,望江门也毁于战火。元末至正十九年重建城垣,拓展东城三里,在此建门改永昌,因在此登城楼可远望钱塘江潮,于清康熙五年(1666年)改名望江。

高宗受命中兴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宪孝皇帝绍兴二十八年(金正隆三年,公元1158年)

春,正月,己巳,殿中侍御史王言殿前马步军三衙强刺平民为军,诏禁止。

先是殿前司阙额数千人,诏三衙分月招补,而所遣军士利其例物,往往驱掠市人以充数;民以樵采、鱼虾为业者,皆不敢入行在,至有招刺辇官者。自行在至衢、婺数州,道路之间,商旅不行,远近大扰。为帝言:“外郡寄招之兵,人材亦略可使,皆民间之无家可归者,出于所愿,但州县吝费,所招不多。今若以三衙招兵之资付之,宽为其限,何患不集!”帝谓大臣曰:“招军一事,士大夫往往以为不切事宜。殊不知圣人思患预防,若暗失军额,何以为先事之备!但当措置约束,毋令扰人足矣。”于是诏三司毋得遣人于外路招刺,违者统制以下官皆抵罪。

既而殿中侍御史叶义问亦奏其事,且言不当强提辇官,诏殿前司究治,乃吐浑押官潘胜所招也。权刑部侍郎陈正同等请决杖降资。叶义问言:“辇官最为亲近,比于足蹙路马之刍,万万不侔。今刑部官吏以轻刑处之,附下不恭,孰大于此!”诏正同罚铜十斤。

贺金正旦使孙道夫将还,金主使左宣徽使敬嗣晖谕之曰:“归白尔主,事我上国,多有不诚。今略举二事:尔民有逃入我境者,边吏皆即发还;我民有逃叛于尔境者,有司索之,往往托词不发,一也。尔于沿边盗买鞍马,以备战陈,二也。且马得人而后可用,如无其人,得马百万,亦奚以为?我亦岂能无备!且我不敢尔国则已,如欲取之,固非难事。我闻接纳叛亡,盗买鞍马,皆尔国杨太尉所为,常因俘获问知,其人无能为者也。”又曰:“闻秦桧已死,果否?”道夫对曰:“桧实死矣,陪臣亦桧所荐者。”又曰:“尔国比来行事,殊不如秦桧时,何也?”道夫曰:“容陪臣还国,一一具闻宋帝。”时金主日谋南伐,故设词以为兵端,而杂以它辞乱之。

金主尝召谏议大夫张仲轲,补阙马钦,校书郎田与信,直长迪实,入便殿侍坐。金主与仲轲论《汉书》,谓仲轲曰:“汉之封疆,不过七八千里,今我国幅员万里,可谓大矣。”仲轲曰:“本朝疆土虽大,而天下有四主:南有宋,东有高丽,西有夏。若能一之,乃为大耳。”金主曰:“宋人且何罪而伐之?”仲轲曰:“臣闻宋人买马、修器械,招纳山东叛亡,岂得为无罪!”金主曰:“向者尝为朕言,宋有刘贵妃者,姿质艳美,蜀之花蕊,吴之西施,所不及也。今一举而两得之,俗所谓因行掉手也。江南闻我举兵,必远窜耳。”钦、与信俱对曰:“海岛蛮越,臣等皆知道路,彼将安往!”钦又曰:“臣在宋时,尝帅军征蛮,所以知也。”金主谓迪实曰:“汝敢战乎?”对曰:“受恩日久,死亦何避!”金主曰:“汝料彼敢出兵否?彼若出兵,汝果能死敌乎?”迪实良久曰:“臣虽懦弱,亦将与之为敌耳。”金主曰:“彼将出兵何地?”曰:“不过淮上耳。”金主曰:“然则天赞我也。”既而曰:“朕举兵灭宋,不过二三年,然后讨平高丽、夏国,一统之后,论功迁秩,分赏将士,彼必忘劳矣。”

二月,丙申,同知枢密院事陈诚之知枢密院事。

先是诚之奏事,帝曰:“卿文人读书,乃知兵务如此之熟!”遂进用之。

乙巳,尚书工部侍郎兼侍讲兼直学士院王纶同知枢密事。

丙午,太常少卿孙道夫权尚书礼部侍郎,因道夫使金还,具奏金主所言也。

三月,辛酉朔,日有食之,阴云不见,宰相遂率百僚称贺。诏以日月薄蚀,乃上穹垂戒,而有司以阴云不见,欲集班拜表称贺,殊非朕寅畏天威之意,令毋得称贺。翼日,宰执共赞所降诏语,帝曰:“朕德薄,不足以格天,阴云蔽日,盖偶然耳。至于时雨滂霈,此乃可喜也。”

壬戌,起居郎刘章权尚书工部侍郎

丁丑,太尉、定江军节度使、鄂州驻答刂御前诸军都统制兼提领营田田师中开府仪同三司,以三省言师中除太尉已及八年,有捕贼功,当迁也。

戊寅,诏曰:“设官分职,民事为先。古者二千石位次九卿,公卿阙则选所表而用之。祖宗以来,郡守阙多选诸台省,至分遣朝行以治剧邑,非曾历亲民不得为清望官,重民事也。朕式稽古训,为官择人,今后侍从有阙,通选帅臣及第二任提刑资序曾任郎官以上者;卿、监郎官阙,选监司、郡守之有政绩者,并须治状昭着及有誉望之人。卿、监、郎官未历监司、郡守者,令更迭补外任;内官除词臣、台谏系朕亲擢,徐并须在职二年,方许迁除。庶内外适均,无轻重之偏,职业修举,有久任之效,以副朕重民事之意。”

戊子,追复故敷文阁直学士洪再复徽猷阁直学士,以其子起居舍人遵言复职未尽也;寻赐谥曰忠宣。

夏,四月,乙未,大理寺少卿杨揆权刑部侍郎司农卿汤允恭权尚书兵部侍郎

五月,辛未,改光州为蒋州光化军为通化军,光山县为期思县,避金太子名也。

金太子光瑛,年十二,善骑射,尝射,获之,金主以荐太庙。

戊寅,金国使骠骑上将军、殿前司都点检萧恭,副使中大夫、尚书工部侍郎魏子平,见于紫宸殿。

丙戌,金使萧恭魏子平入辞,置酒紫宸殿,以雨故,复就垂拱殿。

时金主决意南下,子平还,入谒,首问以南方事,且曰:“汝谓苏州与大名孰优?”子平曰:“不可比。”曰:“何谓也?”子平曰:“宫室、车马、衣服、饮食,人之所美也。江湖地卑湿,舟船以为居,鱼虾以为酿,夏服焦葛,犹不堪其热。以此言之,殆不侔矣。”金主不悦。

是月,金主召使部尚书李通翰林院学士承旨翟永固、左宣徽使敬嗣晖、翰林直学士韩汝嘉四人谋,欲再修汴京而徙居之,为南侵之计。通、嗣晖皆言此正合天时,金主喜。永固、汝嘉曰:“燕京甫成,帑藏已乏,民力未苏,岂可再营汴邑?江南通好,岁帑无阙,遽兴征伐,亦恐出师无名。”金主怒曰:“非汝所知!”麾之使去。既而召翰林应奉文字綦戬讲《汉书》,金主怒稍解。翼日,擢通尚书右丞,嗣晖参知政事。永固因请老,许之。

六月,癸巳,名眉州青神县中岩山龙潭慈姥神祠曰慈济。

是日,流星昼陨。

甲辰,枢密院都承旨陈正同,言诸路奏谳死囚,例多降配,非是,帝曰:“刑罚非务刻深,欲当其罪。若专姑息,废法用例,则人不知畏,非所以禁暴戢奸。可谕刑官,常令遵守成宪。”

秋,七月,己未,诏筑皇城东南之外城。

戊寅,起居舍人洪遵论铸钱利害,大略谓:“今钱宝少,多为错毁作器用,而南过海,北渡淮,所失至多。自罢提点官,复置属二员,无异监司,而铸钱殊未及额,亦宜多方措置。”帝谕大臣曰:“遵论颇有可采。前后铜禁,行之不严,殆成虚文。铜器虽民间所常用,然亦可以它物代之。今若自公卿贵戚之家,以身率之,一切不用,然后申严法禁,宜无不成者。”

己卯,帝出御府铜器千五百事送铸钱司,遂大敛民间铜器。其道、佛像及寺观钟磬之属并置籍,每斤收其算二十文;民间所用照子、带之类,则官鬻之。凡民间铜器,阴一月输官;限满不纳,十斤已上徒二年,赏钱三百千,许人告,自后犯者,私匠配钱监重役。其后得铜二百万斤。

庚辰,帝出御制《郊祀天地、宗庙乐章》十三首示辅臣。

壬午,国子祭酒周绾权尚书吏部侍郎,秘书少监曾几权礼部侍郎

八月,戊子朔,诏置国史院、修神宗、哲宗、徽宗三朝正史。

辛卯,权礼部侍郎孙道夫权工部侍郎。丙申,秘阁修撰、知绍兴府赵令权尚书户部侍郎

壬寅,尚书省勘会张浚已服阕,诏:“特进观文殿大学士、和国公张浚,落职,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依旧永州居住。”

丁卯,加封唐柳州刺史柳宗元为文惠昭灵侯。

辛亥,诏立愍节庙于顺昌县,以祠范旺。

甲寅夜,地震。

九月,戊寅,右迪功郎李耆言:“自经界之后,税重田轻,终所入且不足以供两税,今又配州县买铜,民力愈困。况江西州县,多用私钱,旧钱百,重十一两,新钱百,重五两有奇。若毁旧钱千,以铅锡杂之,则可铸二千五百,是以赣、吉等州,比屋私铸。一路且以万户言之,户日销千钱,是日毁万缗也。民既销钱而盗铸,官又抑民毁钱而更铸,得不偿失,徒弊百姓,费邦财。愿诏诸监,钱姑仍旧岁,计坑冶所入铜锡兴铸,诸路委提刑兼主其事,户部岁终课其殿最,则事省而民安矣。”

自户部提领铸钱,而分州县科买铜锡,民多毁钱为铜以应命,故耆言如此。诏提领铸钱司措置约束。

庚辰,中书舍人兼史馆修撰王刚中充龙图阁待制、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成都府。

先是权礼部侍郎孙道夫,言中外籍籍,皆谓金人有窥江、淮意,帝曰:“朕待之甚厚,彼以何名为兵端?”道夫曰:“兴兵岂问有名!愿陛下早为之图。”又言:“成都帅,陛下不可不择,宜求才可制置四川者二三人,常置之圣度。”帝云:“当储人以待缓急之用。”刚中亦言:“御敌最今日先务之急,盍先自择将帅,士卒,储备军械。加我数年,国势富强,彼请盟则为汉文帝,犯边则为唐太宗。”帝壮其言。会西蜀谋帅,宰执谓宜得文武威风识大体者,帝曰:“无逾王刚中矣。”遂有是命,又令道夫以蜀中利害语之。

辛巳,以士为昭化军节度使,嗣濮王。

冬,十月,丁亥朔,秘书少监沈介为贺大金正旦使,合门祗候宋直温副之;国子司业黄中为贺生辰使,合门祗候、办御前忠佐军头引见司李景夏副之。

戊子,左承议郎虞允文为秘书丞。

允文知渠州,地硗民贫,常赋之外,又行加敛,流江尤甚。允文奏罢之,凡六万五千馀缗。

初,帝作损斋,舁去玩好,置经史古书其中,以为燕坐之所,且为之记,权吏部尚书贺允中请以赐群臣。庚寅,帝谓宰执曰:“允中尝于经筵问朕所好之意,朕谓之曰:‘朕之所好,非世俗之所谓道也。若果能飞升,则秦皇、汉武当得之;若果能长生,则二君至今不死。朕惟治道贵清净,故恬淡寡欲,清心省事。所谓为道日损,期与一世之民同跻仁寿,如斯而已。’当降出碑本以赐卿等。朕又惟比年侈靡成风,如婚祭之类,至有用金、玉器者,此亦不可以不戒。”至是降诏谕中外如帝旨。

戊戌,诏:“尚书省凡事理不当者,许诣登闻检院投状类奏,览讫,付御史台理问。”

癸丑,故进士杨居中、执中,并特赠右承事郎。

二人,存中弟也,建宁之破死焉。至是存中乞以大礼所得亲属、门客二官为恤典,帝特命录之。

十一月,癸亥,金诏有司勤政安民。

己卯,日南至,合祀天地于南郊,赦天下。

礼部侍郎孙道夫言:“今合祭天地,奉祀宗庙,悉复承平旧典。加以辟道山,求遗书,修太学,育人材,文治既举,自此愿训敕将士,增修武备,以为不虞之戒。”又言:“仁宗景佑初,采古兵法及旧史成败,为《神武秘略》以赐边臣,训迪有方,故一时爪牙有古良将风。愿下文馆重加雠正,遍赐将帅,以继仁宗故事,岂无曹玮王德用、狄青之徒为时出乎!”时金人渝盟有端,而中外疑信未决。道夫独忧之,故数以武事为言。

癸未,金尚书左丞耶律安礼罢。参知政事李通以忧制起复如故。

己丑,诏出御前钱修葺睦亲宅及重建学宫殿宇凡一百七十一区。

十二月,丁未,诏:“才人刘氏进封婉仪。”

责授宁远军节度副使、彬州安置李光,复左朝奉大夫,任便居住。

壬子,金国贺正旦使正奉大夫工部尚书苏保衡,副使定远大将军、太子左卫率府率阿典谦入见。

乙卯,金以枢密副使张晖为尚书左丞,归德尹高召和式起为枢密副使。

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兴元府姚仲言:“兴元府、洋州诸县,各有以前保丁内选到人材少壮堪出战人,差充义士,臣已于数内摘拣到三千人,团结队伍,教习武艺,及欲于附近大安军、巴、蓬州差拨保丁,以备船运军粮。”从之。自朝廷与金约和罢兵,议者乃奏罢利路诸州义士。至是仲闻金有意败盟,欲为战守备,乃奏复之。

议者亦谓:“兴、洋旧有义士,皆骁勇可用,只是免身丁、差役之类,不费有司钱粮。望下本路帅司检昭旧来簿藉条例,依旧收充,以时教阅,无令州县别致骚扰,以备缓急使唤,此正古人寓兵于农之意。”奏可。

始,王庶立法,义士每丁蠲家业钱二百千,部辖使臣蠲六分科敛,及是诸县民间所馀家业不多,科买军粮草料苦于偏重。仲乃命视旧法,止蠲其半,部辖使臣三分之二,衣甲、兜鍪、神臂弓箭官给,其它应军中所用,皆自为之。军行,日支粮二升有半。每六十五人为队,管队二人,押拥队三人,旗首三人。县立三部,都、副部辖、管辖各一人。于是合五郡所籍,为二万一千七百馀人,惟兴、洋、大安久而不废。

金主欲都汴,而汴京大内失火,命左丞相张浩参知政事敬嗣晖营建南京宫室。浩从容奏曰:“往岁营治中都,天下乐然趋之。今民力未复而重劳之,恐不似前时之易成也。”不听,浩朝辞,金主问以用兵江南之利害,浩不敢正对,乃婉辞以谏,欲以讽止,曰:“臣观天意欲绝赵氏久矣。”金主愕然曰:“何以知之?”对曰:“赵构无子,树立疏属,其势必生变,可不烦用兵而服之。”金主虽喜其言而不能从。

浩等至汴,金主时使宦者梁来视工役,运一木之费至二千万,牵一车之力至五百人,宫殿之饰,遍傅黄金,而后间以五采,金屑飞空如落雪,一殿之费以亿万计。殿既成,指曰:“某处不如法式。”辄撤之更造,浩不能抗,与之钧礼。

金旧制,宦者惟掌掖庭宫闱,至金主篡位,始以宦者王光道为内藏库使,卫愈、梁安仁领内藏。金主尝曰:“人言宦者不可用,朕以为不然。后唐庄宗委张承业以事,竟立大功,此中岂无人乎?”最被委任,故尤骄恣。

是岁,夏始立通济监,铸钱。

大事记

日本:后白河天皇退位,二条天皇继位

保元元年1156年、鸟羽法皇驾崩,保元之乱立即发生。后白河天皇以武家平清盛、源义朝等击败崇德上皇突袭的军队,崇德上皇被流放到赞歧,支持他的武家源为义等被斩首。乱后后白河天皇尽力强化政权,推行保元新制和庄园整理等。保元3年(1158年)后白河天皇让位给守仁亲王(二条天皇)开始院政。以后二条天皇六条天皇高仓天皇安德天皇后鸟羽天皇5代都由后白河上皇院政所操控。

欧洲:腓特烈一世颁布采邑法令,要求所有接受采邑者为皇帝服兵役。

1158年腓特烈一世颁布所谓伦加利亚敕令,强行将伦巴第地区诸城市置于皇帝任命的市长管辖之下。这些城市中最强大的一个,米兰,拒绝服从命令,结果引起1158年腓特烈一世的入侵。

望江门是杭城古代东南部的城门,始建于南宋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名叫新门。因为它的东面有茅山河草桥,又名草桥门。

1158年 金正隆三年,是岁,金“诏毁辽宋所得古器”。

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除知荆门军。后知徽州、提举江东路常平茶盐兼提点刑狱,任内皆著政绩。后迁户部郎中、淮东总领、司农少卿、太常少卿兼权直学士院中书舍人,任内也为人称道。

出生

1158年城市崔与之(1158年-1239年),字正子,号菊坡,谥清献。广东增城人。

家境清贫,得友人之助入太学,南宋绍熙四年(1193年)中进士,擢广西提点刑狱,有政声。嘉定七年(1214年)升为直宝谟阁,代理扬州军政。嘉定十三年(1220年)升任为四川制置使,端平二年(1235年),任广东经略安抚使。嘉熙元年(1237年)二月,被任为右丞相,坚辞不受。隔年五月致仕归里。

崔与之词章造诣高,被尊为“粤词之祖”,为菊坡学派代表人物。从政数十年,以“无以财货杀子孙,无以政事杀民,无以学术杀天下后世”自警,一生不置产,不蓄妓,不收赠礼。嘉熙三年(1239年)十一月十一日病逝。

安-纳赛尔(An-Nasir、阿拉伯语: ,1158年-1225年)是一位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统治时期为1180年至1225年。安-纳赛尔被认为是阿拔斯王朝被蒙古帝国灭亡前,最后一位强势的统治者。

刘臣兴起义

绍兴二十八年(1158)六月,刘臣兴率众在闽、粤海上起义。宋知福州沈调、知广州苏简遣都巡检张佐、统领郑庆等率兵镇压。刘臣兴兵败被杀,起义失败。

金营建汴京宫室

正隆三年(1158)十一月,海陵王为南下灭宋,借口汴京大内失火,命左丞相张浩、参知政事敬嗣晖营建汴京(今河南开封)宫室。张浩等到南京后,海陵王又派宦官梁统监视工役。他们把宋朝原有宫室全部拆除,然后重建。工役气魄宏大,运一木之费达二千万,牵一车要五百人。宫殿遍饰黄金,间以五采,一殿之费以亿万计。殿修成后,梁统说某处不合法式,就得拆掉重建。经过此次修整,汴京焕然一新。

开山赵起义

正隆三年(1158),金山东沂州临沂人赵开山领导当地农民起义抗金。为表其决心,他把姓名倒置,自称开山赵。起义爆发后,队伍很快达到一万多人,先后攻占了密州(今山东诸城)、日照等地。后来,起义军发展到三十多万人,在淄、齐等州向金军发起猛攻。正隆六年(1161)十一月,义军与宋李宝所部会合,沉重地打击了南侵的金军。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