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55年

1155年

公元1155年,南宋绍兴二十五年,又称金贞元三年。

公元1155年,南宋绍兴二十五年

高宗受命中兴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宪孝皇帝绍兴二十五年(金贞元三年,公元1155年

春,正月,辛酉,金以判东京留守大托卜嘉为太傅、领三省事。

辛未,中侍大夫保宁承宣使、鄂州驻答刂御前军统制李道,落阶官,加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将士迁官者五千七百七十有二人,以收捕人杨再兴之劳也。

二月,壬午,金以左丞相昂为太尉、枢密使,以右丞相张浩为左丞相兼侍中,枢密使布萨思恭为右丞相兼中书令尚书左丞张中孚罢,以右丞张晖为平章政事参知政事刘萼为左丞,参知政事萧赜为右丞,吏部尚书蔡松年为参知政事。

乙未,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镇江府驻答刂御前诸军都统制刘宝为安庆军节度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建康府驻答刂御前诸军都统制王权为清远军节度使,皆以总戎十年故也。

金主御下严厉,亲王大臣,未尝假以颜色。会磁州僧法宝欲去,张浩、张晖欲留之,金主闻其事。三月,壬子,诏三品以上官上殿,责之曰:“闻卿等到寺,僧法宝正坐,卿等皆坐其侧,殊失大臣礼。”召法宝诘之,法宝战惧不知所为,金主曰:“长老当有定力,乃畏死耶?”杖法宝二百,浩、晖各二十。

乙卯,金以大房山云峰寺为山陵,建行宫其簏。

夏,四月,丁丑朔,金境昏雾四塞,日天光,凡十有七日。

甲申,安南入贡,诏广西帅臣差熟事近上使臣伴送赴行在。

乙未,参知政事施钜罢。

先是侍御史董德元右正言王珉,共劾钜罢。德元言:“臣闻国朝赵普有佐命之功,而卢多逊阴陷之;寇准有澶渊之功,而丁谓阴陷之。后来事体虽终归于正,当时不能无伤于国体。钜顷为小官,常与李光游,后为何铸引用,铸既被斥,钜尝忄央忄央。钜尝与一猾僧往还,及居府第,频以书简传人,不知所谋何事,深恐倾陷君子有如卢多逊、丁谓之所为。”珉劾钜慢易宗庙,与僧宗喜往来,共为奸谋,有不可测。钜再章求去,初罢为资政殿学士、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章再上,遂夺职。

丁亥,鄂州驻答刂御前诸军都统制田师中等言武冈军徭人已平,请于其所侵省地置一县,以新宁为名,从之。

己丑,右通直郎、通判广州刘景知台州。景,旦弟也。

时台州阙守,州人诣御史台举右朝请大夫、通判州事管镐。镐,师仁兄孙也。侍御史董德元奏:“罪人李光之子名孟津者,其继母乃镐之妹,故鼓率士民,举镐为知州,镐纵而不禁。请将镐先次放罢,以破其奸计,并议孟津鼓煽之罪。”辛卯,诏镐放罢,孟津绍兴府羁管。

李光之得罪也,其弟宽亦被罗织,除名勒停。长子孟传、中子孟醇皆侍行,死贬所。仲子孟坚以私史事对狱,掠治百馀日,除名,编管。孟津,其季也,至是亦抵罪,田园居第悉籍没,一家残破矣。

辛丑,敷文阁直学士王会复为尚书兵部侍郎

五月,丁未朔,日有食之。

癸丑,金南京大内火。

乙卯,金主命判大宗正事如上京,奉迁太祖、太宗梓宫。

乙丑,金主使正议大夫、守秘书监兼右谏议大夫李通广威将军、充群牧副使耶律隆,来贺天申节。

丙寅,金主如大房山,营山陵。

六月,庚辰,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兼权参知政事郑仲熊罢。

侍御史董德元言:“仲熊素行贪秽,众所共闻。旧在李光门下,赃污狼籍,密令侄时中与背驰之党日夕相通,招权纳货,几天虚日。近者沈长卿以谤讪被乡人讼送棘寺,而陈祖安最为长卿密交,仲熊令时中营救祖安,故言语文字,州县并为隐匿,及至棘寺,得以脱免。”右正言王珉言:“李光,误国之大奸也,仲熊未第时,尝托其门,光与之定交,沈长卿与光庶婢之子陈祖安为狎邪之友。如谤讪之事,仲熊特为救免,深恐启后来狂言妄语之弊。”德元等又言:“近日大金遣使庆贺生辰,南北敦好已久,陛下屡降诏旨,馆遇使客,务加周旋。仲熊既被旨押宴,对客蹇傲,略无和颜,酒行匆遽,顷刻而罢。误国之深,莫甚于此,请即行罢黜,屏之远方。”疏六上,仲熊亦求去,乃诏仲熊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职名依旧。

辛巳,尚书礼部侍郎兼权直学士院汤思退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丁亥,侍御史兼侍讲董德元试尚书吏部侍郎右正言兼侍讲王珉试礼部侍郎

丙戌,金主登宝昌门观角抵,百姓纵观。

乙未,金主命右丞相布萨思恭等奉迁山陵及迎永寿宫太后。

癸卯,诏改岳州为纯州,岳阳军为华容军。

先是左朝散郎姚岳言:“乱臣贼子侵叛,州郡不幸污染其间,则当与之惟新。今岳飞躬为叛乱以干天诛,湖、湘、汉、沔,皆其生时提封之地,而巴陵郡独为岳州,以叛臣故地,又与姓同,顾莫之或改。”事下本路诸司。于是直秘阁、知荆南府孙汝翼等言:“按《水经》,汨水西径罗县,与纯水合。罗县,即今巴陵郡是也。纯之为字,有纯臣之义焉,其言纯粹、纯白、纯常,皆静一不杂之义,足以洗叛臣之污。”故有是命。

岳尝为飞幕属,至是自谓非飞之客,且乞改州名,士论鄙之。

秋,七月,戊申,宰执进吴疏决文字。帝曰:“行在刑狱,皆已蕃充,外路须令宪臣躬诣州县,庶无冤滥。”

辛酉,金主如大房山,杖提举营造官吏部尚书耶律安礼等。

甲戌,静海军节度使、安南都护交趾郡王李天祚,进封南平王。

乙亥,金主还京。八月,壬午,复之大房山。甲申,启土,赐役夫人绢一匹;是日,还宫。

国子司业兼权直学士院沈虚中权兵部侍郎

大理卿张柄权刑部侍郎

丙戌,尚书吏部侍郎兼侍讲董德元参知政事。德元登第七年而执政,自吕蒙正以后所未有。

壬辰,权尚书刑部侍郎张柄充敷文阁待制、知潭州。柄,秦桧死党也。时张浚谪居永州,桧犹忌浚,故俾柄与王召锡共察之。

甲午,金遣平章政事萧玉迎祭祖宗梓宫于广宁

乙未,金增置教坊人数。

庚子,金主杖左宣徽使敬嗣晖、同知宣徽事乌居仁及尚食官。

九月,戊申,金平章政事张晖迎祭梓宫于宗州。

乙卯,金主谓宰臣及左司官曰:“朝廷之事,尤在慎密。昨授张中孚、赵庆袭官,除书未到,先已知之,皆汝等泄之也。敢复尔者,杀无赦。”

己未,金主如大房山;庚申,还宫。

丁卯,敷文阁直学士、提举佑神观秦埙试尚书礼部侍郎。

金主亲迎梓宫及皇太后于沙流河,命左右持杖二束,跽太后前曰:“亮不孝,久失温清,愿痛笞之,不然,不自安。”太后掖起之,曰:“凡民间有子克家犹爱之,况我有子如此。”叱持杖者退。

庚午,金主猎,亲射以荐梓宫。壬申,金主至自沙流河。

冬,十月,金太后至中都,居寿康宫。

己卯,金以梓宫至中都,以大安殿为丕承殿安置。

壬午,以礼部侍郎王珉为贺大金正旦使,合门宣赞舍人王汉臣副之;宗正丞郑楠为贺生辰使,合门宣赞舍人李大授副之。

金主命省部诸司便服治事,不奏死刑一月。

辛卯,尚书左仆射秦桧言:“衰老交侵,日就危忄,望许臣同男致仕,二孙埙、堪改差在外宫观。”帝赐诏曰:“卿比失调护,日冀勿药之喜,遽览封奏,深骇听闻。加意保摄,以遂平复,副朕所望。”

桧久擅大权,富贵已极,老病日侵,将除异己者,故使徐仿、张扶论赵汾、张祁交结,先捕汾下大理寺,拷掠无全肤,令汾自诬与特进永州居住张浚、责授建宁军节度副使、昌化军安置李光、责授果州团练副使致仕、新州安置胡寅谋大逆。凡一时贤士五十三人,桧所恶者皆与。狱方欲上,而桧已病不能书矣。

壬辰,少傅、观文殿大学士秦言:“父久病未安,乞谢事纳禄,望许臣守本官致仕,庶几父子俱退,追迹二疏。”帝赐诏曰:“朕方赖卿父子同心合谋,共安天下,岂可遽欲舍朕而去,效汉二疏哉!”癸巳,桧再请,诏答曰:“卿独运庙堂,再安社稷,朝廷恃以为轻重,天下赖以为安危。勿药之喜,中外所期;纳禄有陈,岂朕所望!”甲午,再奏:“臣已与臣父议定,盖是索志,乞同降处分。”诏曰:“宗社再安,卿与有力,方将同德之求,遽有纳禄之请,非朕所望,勿复有陈。”是时桧病已笃,而秘不以闻,但以满盈求退为请而已。

乙未,帝幸秦桧第问病。桧朝服拖绅,无一语,惟流涕淋浪,帝亦为之挥涕,就解红帕赐桧拭泪。奏请代居宰相为谁,帝曰:“此事卿不当与。”是夕,召权兵部侍郎兼权直学士院沈虚中草桧父子致仕制。

夜,遣其子礼部侍郎埙,与其党右司员外郎林一飞、宗正丞郑楠等见殿中侍御史徐仿、右正言张扶谋奏请除为宰相。

左朝奉郎、主管台州崇道观洪卒于南雄州,年六十八。

丙申,太师、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院使益国公秦桧,进封建康郡王,少傅、观文殿大学士、充万寿观使兼侍读、提举秘书省为少师,并致仕。诏:“已降制,其孙试尚书礼部侍郎兼实录院修撰埙,敷文阁待制、提举佑神观堪,并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埙仍充敷文阁直学士。”

初,桧病笃,招参知政事董德元、签书充枢密院事汤思退至卧内,以后事嘱之,且赠黄金各千两。德元以为若不受,则它时病愈,疑我二心,乃受之。思退以为桧多疑,它时病愈,必曰:“我以金试之,便待我以必死邪?”乃不敢受。帝闻之,以思退为非,桧党乃以思退兼权参知政事。

是夜,桧死,年六十六,遗表略曰:“愿陛下益固邻国之欢盟,深思宗社之大计,谨国是之摇动,杜邪党之窥觎。”

初,靖康末,桧在中司,以抗议请存赵氏,为金所执而去,天下高之。及归,骤用为相,力引一时仁贤如胡安国张焘之徒,布在台省,士大夫亟称之。未几,为吕颐浩朱胜非所排,遂不复用。桧以张浚与赵鼎有隙,因荐枢密使使浚,浚罢,鼎复相,诸执政尽逐而桧独留。既而与鼎并居宰相,卒倾鼎去之。金人渝盟,军民皆归咎于桧,桧傲然不肯退,又使王次翁奏留之。韩世忠张俊岳飞方持兵权,桧与张俊密约和议,而以兵权归张俊。飞既诛,世忠亦罢,俊居位不去,桧乃使江邈论罢之。由是中外大权尽归于桧,非桧亲党及昏庸谀佞者,则不得仕宦,忠正之士,多避山林间。绍兴十二年科举,谕考试官以其子为状元,二十四年科举,又令考试官以其孙埙为状元。彗星见,桧不退,频使臣寮州县奏祥瑞,以为桧秉政所致。帝见江左小安为桧力,任之不疑。桧因结内侍及医师王继先希微旨,动静必具知之,日进珍宝、珠玉、书画、奇玩、羡馀,帝宠眷无比,命中使陈腆、续瑾赐珍玩、酒食无虚日。两居相位,凡十九年,荐执政,必选无名誉柔佞易制者,不使预事,备员书姓名而已;其任将帅,必选驽才。初见财用不足,密谕江、浙监司暗增民税七八,故民力重困,饥死者众。又命察事卒数百游市间,闻言其奸恶者,即捕送大理狱杀之;上书言朝政者,例贬万里外。日使士人歌诵太平中兴圣治之美,士人稍有政声名誉者,必斥逐之,固宠市权,谏官略无敢言其非者。自刘光世薨,其健康园第并以赐桧,及张俊殁。其房地宅缗日二百千,其家献于国,桧尽得之。性阴险如崖阱,深阻不可测,喜赃吏,恶廉士,略不用祖宗法。每入省,已漏即出,文案壅滞皆不省。贪墨无厌,监司、帅守到阙,例要珍宝,必数万顷乃得差遣,及其赃污不法为民所讼,桧复力保之,故赃吏恣横,百姓愈困。腊月生日,州县献香送物为寿,岁数十万,其家富于左藏数倍。士大夫投书启者,皋、夔、稷、契以为不足比拟,必曰元圣,或曰圣相,至有请加桧九锡及置益国官属者。至于忘仇逆理,陷害忠良,阴沮宗资之议,其罪尤大。帝渐知桧跋扈,惮之,不敢发,至是首勒致仕,欲以次斥逐其党,而国热已不振矣。

丁酉,金大房山行宫成,名曰磐宁。

庚子,殿中侍御史崇政殿说书徐仿权尚书吏部侍郎

十一月,己巳朔,金奉梓宫发丕承殿。

戊申,右承事郎赵汾,特降二官,制曰:“汝大臣子,不自爱重,言者谓交通宗室,窥伺机事。朕于汝究其始末,亦既有状。从有司议,姑削二官,尚体宽恩,毋重后戾。”

金山陵礼成。

壬子,敷文阁直学士魏良臣参知政事。

甲寅,金诏:“内外大小官覃迁一重;贞元四年租税并与放免;军士久于屯戍不经替换者,人赐绢三匹,银三两。”群臣称贺。

乙卯,赐秦桧谥忠献。

丙辰,金燕百官于泰和殿。

丁巳,占城进奉使萨达麻等入见,贡沈笺等香万馀斤,乌里香五万五千馀斤,犀角、象牙、翠羽、玳瑁等,赐酒食殿门外。后三日,即怀远驿燕之。其后交趾,三佛齐使人,率如此例。时占城国王阳卜麻薨,其子邹时兰已嗣立,故遣人贡。

乙未,宗正丞、充金贺生辰使郑罢,权尚书吏部侍郎徐仿充金贺生辰使。

癸亥,冬至日,合祀天地于南郊,赦天下。

乙丑,左朝奉郎、主管台州崇道观、袁州居住洪,复敷文阁直学士。

谪英州九年,至是已卒。魏良臣等言在贬所病甚,欲复旧职宫观,任便居住,帝曰:“顷在敌中,屡有文字到朝廷,甚忠于国。中间以言语得罪,事理暧昧,可依所奏。”

丁卯,诏曰:“廷尉为天下平,而年来法寺惟探大臣旨意,轻重其罪,致民无所措手足,舞文弄法,莫此为甚。所冀端方之士,详核审复,一切以法而不以心,俾无冤滥,副朕丁宁之谕。”

庚午,诏:“近岁以来,士风浇薄,恃告讦为进取之计,致莫敢耳语族谈,深害风教。可戒饬在位及内外之臣,咸悉此意。有不悛者,令御史台弹奏,当置于法。”

右监门卫大将军、和州防御使士,和僖穆王宗朴孙,荣国公仲闵之子也。自秦桧当国,二王不袭封者十馀年,至是始命之。时令衿当封,而方坐累拘管,乃封令。安懿王曾孙五百五十有三人,得绍封者自士始。

直秘阁、两浙转运副使钟世明,守尚书右司员外郎兼权户部侍郎

辛未,三省枢密院言:“士大夫当修行义以敦风俗。倾者轻儇之子,辄发亲戚箱箧私书,讼于朝廷,遂兴大狱,因得美官。缘是相习成风,虽朋旧骨肉,亦相倾陷,取书牍于往来之间,录戏语于醉饱之后,况其间固有暖昧而傅致其罪者,薄恶之风,莫此为甚!愿令刑部开具其后告讦姓名,议加黜罚。庶几士风丕变,人知循省。”诏刑部开具,申省取旨。

十二月,甲戌朔,右正言张修言:“资政殿大学士郑亿年,以宰相子,身为近臣,不能捐躯报国,乃甘事逆臣刘豫。既还朝,大臣力为之地,高爵重禄,坐享累年。端明殿学士郑仲熊,与大臣连姻,不一二年致身右府,贿赂狼籍。”诏并落职,亿年南安军安置,仲熊依旧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

特进、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永州居住张浚,降授左朝请大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彬州居住。折彦质,降授左中大夫,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沅州居住。万俟,左中大夫、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南康军居住。段拂,并令任便居住。建宁军节度副使、昌化军安置李光,移郴州安置,光年八十矣。

庚辰,安丰军进?咸、白鱼,诏以“朕不欲以口腹劳人,可下本军,自今免进。”翼日,帝曰:“温州柑橘,福建荔枝,去年皆令罢进,独?咸、淮白,皆祖宗岁进之物,朕恐劳百姓,所以再降指挥住罢。”

壬午,刑部开具到前后告讦人:“右朝奉郎张常先任江西运判,告讦知洪州张宗元与张浚书并寿诗;右通直郎、直秘阁汪召锡,左从政郎莫汲,并告讦衢州寄居官赵令衿有谤讪言语;右朝散郎范洵,告讦和州教授卢傅霖作雪诗,称是怨望;左朝奉郎、提举两浙路市舶陆升之,告讦亲戚李孟坚将父光所作文籍告人及有讥谤语言;左从政郎、福建路安抚司干办公事王洧,任两浙转运使催纲日,告讦知常州黄敏行不法等事;追官勒停人前右通直郎、明州鄞县丞王肇,诬告程纬慢上无人臣之礼等语言;降授承信郎雍端行,任监潭州湘潭县酒税,告讦本县丞郑、主簿贾子展,因筵会酒后有嘲汕语言;福建进士郑炜,告吴元美讥谤等事。”帝曰:“此等须重与惩艾,近日如此行遣,相见人情欢悦,感召和气。”于是并除名勒停,常先送循州,召锡容州,汲化州,洵梅州,升之、炜雷州,洧南恩州,肇高州,端行宾州,并编管。洧,铁子。端行,蜀人,祖孝闻,崇宁举进士南省第一,坐上书诋斥废死。父子纯,建炎间为右职,隶赵哲军,哲诛,子纯亦编置,张俊怜之,复授端行一官,至是抵罪,后不知所终。

诏:“除名勒停前左朝请郎、荆门军编管人范彦挥,前左朝奉大夫、辰州编管人王,前右朝散大夫、夔州编管人元不伐,特勒停前右承议郎、徽州编管人苏思德,除名勒停前右承务郎、峡州编管人李孟坚,右承务郎、绍兴府羁管人李孟津,除名勒停前右承务郎、峡州编管人王之奇,前右承务郎、容州编管人王之旬,特勒停前右朝散大夫、鼎州编管人阎大钧,并放令逐便。”

甲申,右朝散郎周葵复直秘阁、知绍兴府

诏:“除名勒停前左朝请郎、处州编管人郎大受,前左从政郎、武冈军编管人芮晔,前右从政郎、万安军编管人杨炜,前左迪功郎、横州编管人郑,前右迪功郎、肇庆府编管人贾子展,并放令逐便,仍与复原官。”炜度海而卒。

乙酉,参知政事董德元罢,为资政殿学士、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

先是殿中侍御史汤鹏举言:“德元器能浅陋,徒以巧言令色取媚权贵,叨窃进取;既参大政,又以承乏得权宰执。兴利除害,岂能任其责乎?进贤退不肖,岂能任其怨乎?是真伴食备员者也。请将德元罢黜,以为贪进无耻之戒。”右正言张修言:“参知政事董德元,以猥琐之才,偶中巍科,大臣当轴,欲其附会,遂啖以要官。至如台谏,人主耳目之寄,尤非它官比,而德元为侍御史,与之交通,令人往来,传道密意,所喜者即骤进之,所怒者即挤排之,群小得计,相为党与,善类惴忄栗,若无所容,此实台谏附会,以至此极。近者圣诏初颁,在位之臣,敢不精白一心,仰承休德!如德元自宜告退,犹洋洋然不以为耻,处庙堂,举机政,士论切齿。若不急行罢斥,深虑有误国事。”鹏举又言:“去岁省闱,德元为参详官,于誊录处取号得秦埙卷子,对众曰:‘吾曹可以富贵矣!’今房中以得埙之试卷更自相庆,而德元对众又曰:‘此卷之高妙,魁等有馀。’近日又接引乡人之浮浪者,公然鼓噪于市肆中,乞朝廷除德元为相。宜早赐罢斥,以为谄奉权贵妄意进用之戒。”诏德元落职。

癸巳,责授果州团练副使、致仕胡寅为徽猷阁直学士,致仕。

甲午,以敷文阁待制沈该参知政事

该自蜀召还,入见。帝曰:“秦桧何忌卿之深?”该曰:“臣始用桧荐;及登从列,圣知益深,桧稍相猜。”帝笑曰:“然。”遂有是命。该首进曰:“朝廷机务至烦,所赖以同力协济者,惟二三执政。比岁大臣怙权,参、枢皆取充位,政事例不关决。宜特诏三省,务各尽诚以赞国事。”时上复亲庶政,躬揽权纲,首诏该及万俟还朝。已而二人共政,无所建明,益不厌人望云。

乙未,金主朝太后于寿宁宫。

丙申,吉阳军编管人胡铨,量移衡州。

丁酉,特进、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和国公张浚复观文殿大学士。

己亥,金国贺正旦使、奉国上将军、太子詹事耶律归一,副使左中大夫、行大理少卿马枫,见于紫宸殿。

特进、观文殿大学士、和国公张浚判洪州宝文阁学士张焘知建康府。浚以母忧不赴。

金太傅、领三省事大托卜嘉卒。

托卜嘉先世仕辽,代膺显秩。托卜嘉既降金,金人使伺察反侧,有闻必达,太祖以为忠。尝从栋摩取中、西两京,辽军二十万来战,栋摩使托卜嘉守营,托卡嘉坚请出战。或止之,托卜嘉曰:“丈夫不得一决胜负,尚何为!苟临陈不捷,虽死犹生也。”及战,栋摩军少却,托卜嘉率本部兵横击之,杀辽军数百人,由是显名。屡从南伐,累功至行台右丞相。构陷完颜杲,遂得金主意,胡金主擢用之。及卒。金主亲临哭之,命有司废务及禁乐三日。后赠太师、晋国王,谥杰忠。

是岁,金以西京留守葛王褒为东京留守。金主猜忌宗室,以褒恭慎畏己,忌刻之心颇懈,进封赵王

大事记

1155年,《读史管见》成书。胡寅因忤秦桧,被贬于新州(今广东新兴)。见《资治通鉴》事备而义少,乃作文以补,1155年成《读史管见》。全书共三十卷,论周秦至五代得失,颇为严刻。间有感于时事,对秦桧、蔡京之事,尤其深寓其意。

1155年,即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巴巴罗把弟弟康拉德封为“莱茵河畔的法尔茨公爵”。从彼时起,海德堡便成为古老的法尔茨王国的中心。

1155年,鲁木速丹国速丹速利迈之子开雷斯病死,其长子即位为开雷斯二世。他投靠拜占廷皇帝曼努尔,获得支持,被拜占廷皇帝任命为小亚突厥人总管,他随即平定小亚东部各地,击败亚美尼亚人,大力扩张势力,并将矛头指向拜占廷帝国的小亚西部。

出生

姜夔姜夔 (1155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饶州鄱阳(今江西鄱阳)人。南宋文学家,音乐家。终身布衣。往来鄂、赣、皖、苏、浙间,与诗人词家杨万里、范成大、辛弃疾等交游。庆元中,曾上书乞正太常雅乐,一生布衣,靠卖字和朋友接济为生。他多才多艺,精通音律,能自度曲,其词格律严密。其作品素以空灵含蓄著称。有《白石道人歌曲》。

平德子 (1155年-1214年1月25日)是平清盛的次女,高仓天皇的中宫,母亲是平时子。她是安德天皇的生母。后来被称为建礼门院,一般也多称她为建礼门院德子。1171年进入高仓天皇的后宫,1178年生下安德天皇。1181年高仓天皇退位后,院号宣下,从此被称为建礼门院。1183年,因源氏攻击平氏一门而离开京城,逃往西国。1185年,坛之浦之战时,与安德天皇一同跳海自杀,但是没有死去,被源氏一族捉到。战后被当做俘虏送回京城,之后出家,号“直如觉”。

阿方索八世 (1155年11月11日-1214年10月5日)卡斯蒂利亚国王(1158年1214年在位)。阿方索八世为桑乔三世之子,1158年父王去世后继承王位。在他成人前,卡斯蒂利亚多次受到纳瓦拉王国的干涉和侵扰。阿方索八世亲政后,即与阿拉贡结成同盟,这个卡斯蒂利亚-阿拉贡联盟成为未来统一的西班牙的雏形。1176年,阿方索八世与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之女埃利诺金雀花结婚。1212年,阿方索八世在纳瓦斯-德托罗萨战役中打败摩洛哥统帅纳赛尔。这是一次决定性的胜利,直接导致了阿尔摩哈王朝的衰亡。阿方索八世因此被称为西班牙历史上最伟大的基督教国王之一。

逝世 秦桧

秦桧 (1090年1155年),字会之,江宁(今南京)人。<##wiki-term##>宋徽宗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登第,补密州(今山东诸城)教授,曾任太学学正。北宋末年任御史中丞,与宋徽宗、钦宗一起被金人俘获。南归后,任礼部尚书,两任宰相,前后执政十九年。 宋体字的创建者,注:宋体字原为秦体字,因其政治迫害爱国英雄岳飞而改秦体字为宋体字。

李清照 (1084年1155年),杰出的女词人, 号易安居士,山东济南人,其父李格非是北宋著名的学者和散文家。北宋时金兵南侵,李清照夫妇逃至江南。夫死后,李清照浪迹杭州、绍兴一带。其主要词作均收在《淑玉词》中。

洪皓 1155年逝世,字光弼,宋饶州鄱阳(今江西波阳)人。宣和中,为秀州司录,岁涝民饥,他发廪赈济,又邀留浙东纲米以救济,人称“洪佛子”。建炎三年(1129),以徽猷阁待制,假礼部尚书使金,因不仕刘豫,被流放冷山,再徒燕京。拒受金人官职,屡次派人密奏金朝政情。留金十五年,而志节不失。还宋后,高宗称之为“苏武”,然与秦桧相忤,遂被贬至英州(今广东英德)九年。绍兴二十五年(1155)十一月,复敷文阁学土,徙袁州(今江西宜春),行至南雄州病卒,人皆叹惜。谥“忠宣”。皓生平博学强记,著有《松漠纪闻》、《鄱阳集》等。

秦桧卒

绍兴二十五年(1155)十月,宋丞相秦桧卒,年六十六。秦桧,字会之,宋江宁(今江苏南京)人。靖康末年,因倡请存赵氏,反对立张邦昌为帝,被金俘至北方,后为金纵归。绍兴元年(1131),被用为丞相。次年,因专主和议罢相。绍兴八年(1138),再次入为相。他结党营私,贪赃枉法,前后贬逐张浚、赵鼎等,收岳飞等人兵权,并杀岳飞,与宋高宗共同主持议和投降活动,订立”绍兴和约”。他两据相位,时达十九年之久,历封秦国公、魏国公,权势煊天,有时连高宗也无可奈何。桧病重临死,仍为其子秦谋相位,企图迫害张浚李光等五十三人。由于他卖国媚金,阴险卑鄙,无恶不作,时人皆称之为国贼。及其死,南宋军民土臣争相欢庆。一些大臣更是上章揭露他的罪恶。高宗被迫恢复了部分为桧所迫害官员的职位,贬斥秦桧党羽。但高宗因怕主战派抬头,否定和议,仍下诏宣称议和是自己的本意,还给秦桧加封申王,赐谥”忠献”。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