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54年

1154年

1154年,即公元1154年,也是中国纪年的南宋绍兴二十四年。

公元1154年,南宋绍兴二十四年

高宗受命中兴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宪孝皇帝绍兴二十四年(金贞元二年,公元1154年)

春,正月,甲寅朔,金主不豫,不视朝。

庚申,金尚书右丞萧裕,以谋反诛。

金主待裕甚厚,而裕自以专擅权势,虑金主疑己,又以金主嗜杀,恐及祸,乃与前真定尹萧冯嘉努、博州同知约索谋立亡辽豫王延禧之孙。遣人结西北路招讨使萧怀忠。怀忠依违其间,既而上变,金主使宰相问裕,裕即款伏。金主甚惊愕,犹未尽信,自引问之,裕曰:“大丈夫为事至此,又岂可讳!”金主曰:“汝何怨于朕而作此事?”裕曰:“陛下与唐古辨及臣约同生死,辨以强忍果敢致之死,臣皆知之,恐不得死,所以谋反,幸求苟免耳。太宗子孙无罪,皆死臣手,臣之死亦晚矣。”金主曰:“杀太宗诸子,岂独在汝,朕为国家计也。”又曰:“自来与汝相好,今令汝守祖墓。”裕固请死,金主遂以刀割左臂,取血涂裕面,谓之曰:“汝死之后,当知朕本无疑汝心。”裕曰:“久蒙陛下非常眷遇,自知错谬,虽悔何及?”金主哭送裕出门,杀之,并诛约索等。

癸酉,初诏郡国同以中秋日试举人。旧诸州皆自选日举士,故士子或有就数州取解者,至是禁之。

丙子,封婉容刘氏为贵妃。

二月,甲申朔,金以平章政事张浩为尚书右丞相。甲午,以尚书右丞萧玉平章政事,前河南路统军使张晖为尚书右丞,西北路招讨使萧怀忠为枢密副使。

三月,己未,诏:“太尉、御前诸军都统制杨政郊恩补,特依杨存中例于文资内安排。”

辛酉,帝御射殿,策试正奏名进士,策问诸生以师友之渊源,志所欣慕,行何修而无伪,心何治而克诚。进张孝祥为第一,以下三百五十六人及第至同出身。

壬申,鄂州驻答刂御前诸军都统制田师中奏武冈军人杨再兴已就擒。

刘旦之帅潭也,再兴既还建炎初所侵省地,至是八年,犹抄掠不已,师中遣前军统制李道讨之。帝览奏曰:“方国家闲暇之时,寇盗窃发,擒之足以靖民。可如所请,令槛赴行在。”时再兴已老,诸子惟正修聚人最多,颇奸猾,而正拱者最凶悍。于是再兴与正拱兄弟皆得,正修继就擒。

先是吉州盗胡邦宁攻劫郴、桂二州之间,破安仁县,提刑司遣士兵射士捕之,为所败,未敢进。

丙子,特奏名进士吕克成以下四百三十四人,武举进士等十六人,特奏名二人,授官有差。

丙戌,金主幸大兴府及都转运使司,荐含桃于衍庆宫。

夏,四月,己丑,帝诣景灵宫朝献。

乙巳,进士孔为右丞奉郎,袭封衍圣公。先是之父右宣教郎衍圣公卒,衢州守臣以闻,故有是命。

五月,癸丑朔,日有食之。

丁卯,金始置交钞库。

戊辰,中书门下省检正诸房公事施钜权尚书吏部侍郎

辛未,金主遣金吾卫上将军、工部尚书耶律安礼,正议大夫、尚书吏部侍郎许霏,来贺天申节。

金太原尹图克坦额埒楚克,自谓有佐命功,受铁券,凶很益甚,奴视僚属,动加楚。尝问休咎于人,誉者言其当有天命,额埒楚克喜,以语卜者王鼎。鼎上变,额埒楚克伏诛。金主复命其子乘传焚其骨,掷水中。

六月,癸已,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史才罢。

御史中丞魏师逊,劾才“受李光荐得改秩,迨今阴相交通,谋为国害,屡遗书问,不惮数千里之远,凡光所厚者悉与结托,包藏祸心,自为不靖。”右正言郑仲熊亦言:“李光曩知温州,孙仲鳌掌其表章,才用其荐书以改秩。及今得路,遂与仲鳌及光所厚者互相交结,密通光书于万里之外,盖欲阴连死党以摇国是,请亟行窜除。”才闻,乃再章求去。初命以旧职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师逊等再论,遂落职。

甲午,御史中丞兼侍讲魏师逊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寻兼权参知政事

甲辰,保宁承宣使、主管侍卫马军司公事成闵为庆远军节度使,以积阀迁也。

秋,七月,癸丑,安民靖难功臣、太师靖江、宁武、靖海军节度使、醴泉观使、清河郡王张俊薨于行在,年六十九。帝曰:“张俊遽亡。曩者张通古来,俊极宣力,与韩世忠等不同,恩数宜从优厚。”遂赐貂冠、朝服、刀剑,命内侍省押班张去为护葬事。

俊晚年主和议,与秦桧意合,帝厚眷之。其麾下将佐,若杨存中、田师中、王德、赵密、刘宝,皆建节钺,或至公师,幕府诸僚为侍从、帅守者甚众。

庚申,金初设盐钞香茶文引印造库使副。

乙亥,帝谓大臣曰:“莫公晟以丹州归顺及进马,可检拟取旨施行。”

先是公晟自宣和以来,屡为边患,岁调官军防守。至是直秘阁、知靖江府兼主管广西经略司公事吕愿中言:“公晟献马三十匹,且遣其部落七百馀人至靖江府,与经略司属官歃血而盟,诸蛮愿以二十七州、一百三十五县为本路羁縻,实为熙朝盛事。”丙子,帝谓大臣曰:“得丹州,非以广地,但徭人不作过,百姓安业可喜。”乃诏公晟以南丹州防御使致仕,其子延沈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使持节南丹州诸军事、南丹州刺史、知南丹州公事、武骑尉、其馀首领并推恩。愿中又画图进呈,帝曰:“且喜一方宁静。”秦桧曰:“陛下兼怀南北,定计休兵,小寇岂敢不服!”帝曰:“若非休兵,安能致此!”于是铸羁縻州县印一百六十二,给之。

先是贺金国正旦使施钜将归,金主使左宣徽使敬嗣晖问之曰:“宋国几科取士?”对曰:“诗赋、经义、策论兼行。”又曰:“秦桧作何官?年几何?”对曰:“桧为尚书左仆射、中书门下平章事,年六十五矣。”金主复使人谓之曰:“我闻秦桧贤,故问之。”桧阴挟金人为重,帝堕其术中,终不悟。

丙子,金参知政事耶律恕罢。

戊寅,帝幸张俊第临奠。诏:“俊侄右宣教郎子安第五人,各进一官,诸婿直徽猷阁韩彦朴、直秘阁刘尧勋、杨亻与,并进一官,升一职。”

八月,丙午,礼部拟定故太师、清河郡王张俊赠典,乞依韩世忠例。

先是帝谕秦桧曰:“武臣中无如张俊者,比韩世忠相去万万,赠典宜令有司检讨祖宗故事,务从优厚。”及是进呈,帝曰:“俊在明受间有兵八千,屯吴江,朱胜非降授指挥,与秦州差遣,俊不受。进兵破贼,实为有功,可与赠小国一字王。”于是封循王。自淳化以后,异姓不封真王,其追封自俊始。俊葬无锡县,比葬,自行朝至无锡,将相、州郡祭之者接迹,江左以为荣。后谥忠烈。

戊申,金以御史大夫高桢为司空,御史大夫如故。

九月,己未,金主击鞠于常武殿,令百姓纵观。

辛酉,金以吏部尚书萧赜为参知政事

癸亥,金主猎于近郊。

乙丑,大理寺丞环周言:“临安、平江、湖、秀四州,低下之田多为积水浸灌。盖缘溪山诸水,接连并归太湖,自太湖水分为二派,由松江入海,东北由诸浦注之江。其松江泄水,诸浦中惟白茅一浦最大,今为泥沙淤塞,每岁遇暑雨稍多,则东北一派,水必壅溢,遂至积浸,有伤农田。请令有司相视,于农隙开决白茅浦水道,俾水势分派流畅,实四州无穷之利。”诏转运司措置。

丁卯,金太师、领三省事图克坦恭卒。

乙亥,诏建天章等六阁。

冬,十月,庚辰朔,金广宁尹韩王亨见杀。

亨之赴广宁也,金主使罗卜藏为同知,使伺动静,且构成其罪。亨待之厚,罗卜藏不忍发,金主使人促之,罗卜藏乃诱亨之家奴言亨怨望,且欲刺金主,鞫之,不服。罗卜藏夜至囚所,使人蹴其阴,杀之。

亨材武似其父宗弼,击鞠为天下第一,马无良恶皆如意,持铁锤击野兽,洞中其腹,积为金主所忌,故不免。

国子司业沈虚中为贺金国正旦使,敦武郎张抡副之;尚书左司郎中张士襄为贺生辰使,合门宣赞舍人张说副之。

庚子,金左丞相致仁温都思忠起为太傅,领三省事。

十一月,甲寅,权尚书刑部侍郎韩仲通权刑部尚书,权户部侍郎徐宗说试兵部侍郎左正言兼崇政殿说书郑仲熊权吏部侍郎,直显谟阁、知临安府曹泳权户部侍郎兼权知临安府。时徐宗说久病,故以泳代之。

乙丑,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魏师逊仍旧职,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

殿中侍御史董德元劾师逊嗜利怀奸,不恤国事,师逊乃抗章求去,遂罢之。

丁卯,权尚书吏部侍郎施钜参知政事,权尚书吏部侍郎郑仲熊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

自秦桧专国,士大夫之有名望者,悉屏之远方。凡龌龊委靡不振之徒,一言契合,率由庶僚一二年即登政府,仍止除一厅,谓之伴拜。稍出一语,斥而去之,不异奴隶,皆褫其职名,阁其恩数,犹庶官云。故万俟罢至此十年,参预政事之臣才四人而已。

戊辰,少保、观文殿大学士、充万寿观使兼侍读、提举秘书省,加恩迁少傅,封嘉国公。

辛未,敷文阁待制、提举佑神观兼实录院修撰秦埙试尚书工部侍郎

是月,金初置惠民局

十二月,己卯朔,清远军节度使、侍卫亲军马军都虞候荆湖北路马步军副都总管王德薨于荆南府,赠检校少保。后谥威定。

乙酉,金以太傅温都思忠为太师,领三省事如故;平章政事张通古为司徒,平章政事如故。

丁亥,降授右朝奉郎勒停人王,追三官,依旧勒停,特除名,送辰州编管,以前知雷州与李光通书及差兵级应副使唤也。

郑仲熊之为谏官也,论光海外罪人,擅离受责之地,逃匿家。时坐与光通书,停官未叙。乃诏湖南、广西宪臣亲往捕光,押还地分,仍逮赴大理狱。既而究治,事皆虚,特有是命。

乙巳,金主使骠骑上将军、签书枢密院事白彦恭、中散大夫、守右谏议大夫、充翰林待制、同知制诰胡励,来贺来年正旦。

是岁,金主命诸从姊妹皆分属妃位。宗本之女出入贵妃位,宗望之女、宗磐之女孙出入昭妃位,宗弼、宗隽之女出入淑妃位。卧内遍设地衣,裸逐为戏。尝对其嬖幸张仲轲与妃嫔亵渎,仲轲但称死罪,不敢仰视。又尝令仲轲裸形以观之,侍臣往往令裸褫,虽图克坦贞亦不免。故事,凡宫人在外有夫者,皆听其出入,金主欲率意幸之,尽遣其夫往上京,妇人皆不听出。

又杂置伶人及唐古辨、乌达等之家奴,皆列宿卫,有侥幸至一品者。左右或无官职人,或以名呼之,即授以显职,金主谓其人曰:“尔复能名之乎?”尝置黄金礻因褥间,喜之者令自取之,其滥赐如此。

金济南君葛王褒妃乌凌阿氏,事舅姑孝谨,治家有叙,甚得妇道,金主使人召赴中都。妃念若身死济南,金主必杀葛王,或奉诏去济南而死,王可以免,谓王曰:“我当自勉,不可累大王也。”妃既离济南,从行者皆知妃必不肯见金主,防护甚谨。行至良乡,去中都七十里,防者稍缓,妃得间即自杀。金主犹疑褒教之,旋改褒为西京留守。

大事记

金雀花王朝(1154~1458年,Plantagenet,House of)是12~14世纪统治英国的封建王朝。1154年由亨利二世开创。王朝名称的由来,一说亨利二世的父亲安茹伯爵杰弗里经常在帽子上饰以金雀花枝,故有此名。除英国本土外 ,该王朝在法国的安茹诺曼底、布列塔尼等地拥有大量领土,史称安茹王朝。

出生

1154年葡萄牙国王桑乔一世出生。

刘过(1154年-1206年),字改之,号龙洲道人,南宋词人,与辛弃疾同时,词风亦相近,多有唱和之作。

孙应时(1154年1206年),字季和,号烛湖居士,南宋学者、诗人。浙江余姚人。年少时,师从陆九渊学习。干道八年(1172年),考入太学。淳熙二年(1175年)进士及第,授黄岩尉,“有德政”,为朱熹所器重,常与朱熹探讨学术,成为朱熹的学生。后担任遂安知县,庆元二年(1196年)四月至庆元五年六月,任常熟知县。

庆大升(1154年-1183年),朝鲜高丽王朝时期武人政权的第二位独裁者。1179年,年仅25岁的庆大升推翻郑仲夫夺得高丽武人政权大权。与郑仲夫不同,庆大升旨在改革使国家繁荣。1183年,庆大病故,年仅30岁。庆大升病故后,他的下属李义掌权。

木曾义仲(1154年 - 1184年),日本平安时代末期著名的武将,原名源义仲,出身名门河内源氏,源义贤的次子,源赖朝源义经为其堂兄弟。幼名“驹王丸”。木曾义仲在源平合战中大败当权的平氏一门,威震四方,人称“旭将军(或朝日将军)”,一度有君临天下之势。但由于年轻气盛,加以特殊的成长背景下所形成的骄傲粗暴性格,之后众叛亲离,迅速败亡。木曾义仲短暂的30年生涯充满了传奇性,崛起与灭亡的过程犹如一场壮丽的悲剧,是日本传统的悲剧英雄之一。

逝世

山西大同善化寺普贤阁,建与1154年南宋抗金名将、民族英雄郑刚中(1088年1154年),字亨仲,婺州金华人。生于宋哲宗元佑三年,卒于高宗绍兴二十四年,年六十七岁 。

许叔微(1079-1154年)  宋代医家字知可,真州(今属江苏)人。幼时家贫,加之父母双亡,遂发愤攻读经书,尤精于医学。常治难症怪症,每辞酬谢,尝精研伤寒之学,强调治伤寒端在辨识虚实寒热。后著《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伤寒九十论》等,对伤寒学有较发展,不仅继承张仲景之思想,且有所阐发。后又于晚年著《类证普济本事方》十卷,甚行于世。此外尚著有《仲景脉法三十六图》、《翼伤寒论》,均未见行世。尝官至集贤殿学士,故人称其“许学士”。

武冈杨再兴起事

杨再兴系宋武冈军(今湖南武冈)瑶人首领。建炎、绍兴年间,因不堪宋廷征敛,与儿子杨正修、杨正拱等率九十团峒瑶人起义,活动于武冈、全州(今广西),永州(今湖南零陵)、邵州(今湖南邵阳)等地。绍兴四年(1134),为湖南安抚使席益遣统制关锡所俘。父子遂投降,然时有反复。宋廷频频调兵镇压。绍兴二十四年(1154)三月,杨再兴父子被俘,七月,杨正拱、杨正修被杀,武冈瑶人起义失败。

张俊

绍兴二十四年(1154)七月,宋太师靖江、宁武、靖海军节度使、醴泉观使、清河郡王张俊卒于行在(今杭州),年六十九。张俊字伯英,宋成纪(今甘肃天水)人。建炎元年(1127),为御营司统制官。三年除夕,守明州城(今浙江宁波),获高桥之捷;旋以完颜宗弼(兀术)率援兵反扑,弃城而逃。绍兴初,任江淮招讨使,镇压各地义军,讨伐叛将李成。五年(1135),宣抚淮西,挫败伪齐刘猊的攻扰。十年(1140),其部将王德北上,克毫州(今安徽亳县),他引军还驻寿春(今安徽寿县)。次年,力赞和议,首请纳兵权,拜枢密使。因迎合高宗、秦桧旨意,排挤刘、参与谋害岳飞,备受宠遇,封清河郡王、拜太师。死后,高宗令厚葬,追封循毛。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