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17年

1117年

公元1117年是一个平年,农历丁酉年(鸡年);辽天庆七年;北宋政和七年;西夏雍宁四年;金天辅元年;越南会祥大庆八年;日本永久五年。

天辅(元年:1117年 - 末年:1123年)是金太祖的第二个年号。金太祖使用天会这个年号一共七年。

收国二年十二月初一(庚申朔日,公元1117年1月5日),谙班勃极烈完颜吴乞买及群臣为阿骨打上尊号称大圣皇帝,改阴历第二年(1117年)为天辅元年。

宋政和七年(1117年),宋徽宗批准了当时的明州知州楼异“废湖造田”的奏章,翌年广德湖即被垦为农田。此口一开,辖区内所有湖泊顿遭没顶之灾,鸡鸣湖也是废于此时。也就是说,是公元1117年之后几年的时间。北齐文宣帝高洋曾登寺俯瞰并州今太原城景。金天辅元年1117年寺毁于兵火,明嘉靖元年1522年重建。寺内建筑及其石雕佛像早已不存。寺前有燃灯石塔,高4.12米,平面六角形,下部束腰基座约及全高之半,塔身中空,内置灯室,三面开门,顶部排烟。塔身比例适度,造形秀美。虽历经1400多年风雨,依然如故,是中国已知最古的燃灯石塔。

蔡卞(1048年-1117年)字元度,蔡京之弟,王安石之婿。仙游人。熙宁三年(1069年)中进士。绍圣二年(1097年)拜尚书左丞。参与对元党人的清算。元符三年宋徽宗即位,罢蔡卞蔡京。越年,复被起用知大名府,擢知枢密院。后因为与蔡京政见相左,出知河南府。以书法圆健遒美闻名。有《楞严经偈语碑》存于泰山灵岩寺。还有《毛诗名物解》传世。

李之仪(1035年1117年),北宋词人。沧州无棣(今山东无棣)人。字端淑,号“姑溪居士”。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与苏轼,黄庭坚,秦观交往甚密。曾深陷新旧党争。作词主张学习晏殊,欧阳修,追求“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的意境。代表作《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著有《姑溪居士文集》 , 《姑溪词》 。

高俅官拜太尉

政和七年(1117)正月,殿前指挥使高俅除太尉。高俅原为翰林学士苏轼的小吏;工笔札,善蹴(踢球),后归附驸马都尉王诜。元符末,王诜枢密都承旨,与端王赵佶交厚。一日,令高俅送物至端王府,适值佶在园中蹴,即命俅共蹴,颇合佶意,于是俅被留在端王府供职。逐渐得到赵佶的宠信。佶登帝位后,更加优宠高俅,多次越级迁擢,至此,官拜太尉,擢为武臣阶官之首。

辽董庞儿起义

董庞儿,又名董才,易州涞水(今属河北)人。出身贫贱,为人沉勇果敢。辽天庆间,天祚帝的统治更加腐败黑暗,而自阿骨打举兵反辽后,为了抗击金兵,辽政府进一步横征暴敛,征兵征粮,压榨人民。为了反抗辽朝的残酷剥削与压迫,天庆七年(1117)二月,董庞儿在南京(今辽宁辽阳)地区率领干余人发动起义。起义队伍迅速发展到万余人,给辽朝统治以沉重打击。辽廷立即派西京留守萧乙薛、南京统军都监查刺领兵前去镇压。双方大战于易水。义军战败散退。三月,义军复聚,但在奉圣州(今河北涿鹿)又被辽军打败。此后,董庞儿率余部转战于云州(今山西大同)、应州(今山西应县)、武州(今山西武寨)、朔州(今山西朔县)等地。其间,曾与宋朝取得联系,表示愿助宋反辽。宋许以燕地王之,并赐名赵翊,董庞儿上表自号”扶宋破虏大将军董才”。最后,董庞儿归附了金朝。

宋封段和誉为大理国王

政和六年(1116),大理派遣使臣李紫琮、副使李伯祥至宋朝贡。宋徽宗诏令广州观察使黄毡、广东转运副使徐惕陪同赴京。大理使臣由广州北上,到鼎州(今湖南常德),参观了当地学校,瞻拜了孙子像,会见于学校学生。七年二月,到达京城开封,献上马三百八十匹,以及麝香、牛黄、细毡、碧轩山等贡物。宋徽宗在紫宸殿接见了大理使臣,封大理国主段和誉为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云南节度使、上柱国、大理国王。

宋派将校浮海辽东

政和间,金国苏州(今辽宁全县)汉人高药师、曹孝才及僧即荣等率其亲属二百余人渡海欲去高丽避乱,但所乘船被风刮到宋的驼基岛(在渤海湾上)他们向宋的地方官介绍了有关金、辽的情况。说自高永昌被女真杀害后,居住渤海的汉人纷纷聚众起事,辽已无力控制渤海.而金已占领了辽河以西的地方。宋知登州王师中将此事向朝廷作了报告。宋朝廷内本就有人主张与金结好,以对付辽。得此消息,徽宗大喜,召蔡京童贯等商议。京、贯建议派人以市马为名,前去探问虚实。政和七年(1117)七月,宋徽宗命王师中选派将校七人,各借以官职,携带市马的诏书,用平海指挥的兵船,与高药师等一起,浮海西去辽东。这一行人至金界,看见女真巡逻的兵士,吓得不敢向前,退回青州(今山东益都),为安抚崔直躬奏告朝廷。结果,这些人全都被编配至远恶州军

金大败辽怨军收降显乾等八州

为了防止金兵的进犯,辽天庆六年(1116)、金收国二年天祚帝命燕王耶律淳招募饥民为兵,名怨军,取报怨于金之意。七年,置怨军八营,布防于燕京(今北京)至阴凉河。其募自宜州(今吉林丹东市东)的称前宜、后宜;募自锦州(今辽宁)的称前锦、后锦;募自乾州(今辽宁北镇南)显州(今辽宁北镇北)的分别称为乾营,显营,又有乾显大营、岩州营,总共有二万八千余人。这年十二月,金将斡鲁左与知东京事斡论领兵大败屯驻于卫州蒺藜山(今辽宁阜新北)的辽军,怨军帅郭药师乘夜领兵袭击金军,被斡论击退,金兵乘胜攻下显州。随后,显州附近之辽乾、懿(今辽宁阜新北)等七州相继降金,全部为金所有。

宋徽宗册为教主道君皇帝

自林灵素为献媚讨好宋徽宗,称徽宗是上帝长子神霄玉清王下凡后,宋徽宗也就以此自居。政和七年(1117)四月,徽宗向道录院大臣公开宜称自己是昊天上帝长子大霄帝君,为了推行道教,请求上帝同意,下凡为人主。要道录院册他为教主道君皇帝。于是群臣及遭录院上表册徽宗为教主道君皇帝。

宋策试高丽进士

宋崇宁间,王俣继承为高丽国王后,派遣士子金端等五人入宋朝太学学习,宋特地为置博士负责教学。政和七年(1117)二月,宋徽宗亲御右文殿策试高丽进士。三月,赐高丽进士权适等四人上舍及第。这是宋朝专为高丽士人举行的唯一的一次进士考试。

林灵素设坛讲《道经》

在林灵素等道士的煽动下,宋徽宗迷信道教,并利用道士大肆宣传道教。政和七年(1117)二月,宋徽宗亲临上清宝宫,命林灵素讲《道经》。以后,林灵素每次讲《道经》,徽宗都坐在一旁用布幔围起来的帷幄中听讲,另命士庶也前来听讲。而林灵素则据高座,由人下拜请问,但所讲多胡编瞎吹,并时时夹入一些滑稽庸俗之语,以至上下哄笑,全失君臣之礼。

蔡卞逝世

蔡卞(1058-1117)京弟。熙宁三年(1070)进士,绍圣四年(1097)进拜尚书左丞。徽宗时加观文殿学士,检校少保,谥文正。旗绍述之说,多中伤善类。与兄京不和。绍兴中追贬其官。自少喜学书,初为颜行笔势飘逸,主角稍露,自成一家,亦长於大字,晚年高位,不倦书写,稍亲厚者,必自书简牍。所书圆健遒美,有兼人之力,而时以己意参之。盖有书笔,无书学者。 李邕曹娥真碑,传世甚少,卞尝於元间临摹,石在越,颇得李邕之神。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政和七年(辽天庆七年,金天辅元年)

春,正月,乙未,令:“天下道士,与免阶墀迎接衙府,宫观科配借索骚扰;郡官、监司相见,依长老法。”

庚子,以殿前都指挥使高俅为太尉。

甲寅,辽减厩马粟,分给诸局。

是月,金军攻辽春州,辽东北面诸军不战自溃。女古皮室四部及渤海人皆降于金;贝勒杲复陷泰州。

二月,癸亥,以大理国段和誉为云南节度使、大理国王。

甲子,诏通真先生林灵素于上清宝宫宣谕清华帝君降临事。

初,刘混康、虞仙姑、王老志、王仔昔,皆为帝所礼,然其神怪事多出自方士也。及灵素至,乃以事归之于帝,而曰己独佐之,每自号小吏佐治,故上下莫有攻其非者。然灵素实无术,徒敢为大言。是时帝兴道教将十年,独思未有一厌服群下者。灵素因希指造为清华帝君夜降宣和殿事,假帝诰天书云篆。帝乃会道士二千馀人于上清宝宫,俾灵素宣谕其事。左街道录傅希烈等,皆作记上之。

丁卯,御右文殿,策高丽进士。

辛未,诏天下:“天宁万寿观改为神霄玉清万寿宫,仍于殿上设长生大帝君、青华帝君圣像。”

乙亥,幸上清宝宫,命灵素讲道经。是每设大斋,费缗钱数万,谓之千道会,令士庶入殿听讲,帝为设幄其侧。灵素据高座,使人于下再拜请问。然所言无殊绝者,时杂以捷给嘲诙,以资笑。复令吏民诣宫受神霄秘,朝士之嗜进者亦靡然从之。

辽涞水县贼董庞儿聚众万馀,西京留宁萧伊苏、南京统军都监扎拉与战于易水,破之。

三月,庚寅,赐高丽祭器。高丽进士权适等四人,赐上舍及第。

乙未,以童贯领枢密院。

丙申,升鼎州为常德军节度。

壬子,御制《明堂上梁文》。

辽董庞儿之党复聚,萧伊苏复击破之。

夏,庚申,帝讽道录院曰:“朕乃昊天上帝元子,为大霄帝君,睹中华被金狄之教,焚指炼臂,舍身以求正觉,朕甚闵焉。遂哀恳上帝,愿为人主,令天下归于正道。帝允所请,令弟青华帝君权朕大霄之府。朕夙昔惊惧,尚虑我教所订未周,卿等可上表章,册朕为教主道君皇帝。”于是群臣及道录院上表册之,然止用于教门章疏,而不施于政事也。教主道君皇帝者,即长生大帝君,道教五宗之一,所谓神化之道,感降仙圣,不系教法之内者也。

辛酉,升温州为应道军节度,为林灵素也。

丙子,诏亲祀明堂。

五月,戊子朔,升庆州为庆阳军节度,渭州为平凉军节度。

己丑,诣玉清和阳宫,上地只徽号。诏曰:“王者父天母地,乃者只率万邦黎庶,强为之名,以玉册玉宝昭告上帝,而地祗未有称谓,谨上徽号曰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只,诣宫上宝册,仪礼一如上帝。”

辛卯,命蔡攸提举秘书省,并左右街道录院。

乙未,诏权罢宫室修造。

辛丑,祭地于方泽,降德音于诸路。

以监司州县共为奸贼,令廉访使者察奏,仍许民径赴尚书省陈诉。

癸卯,改玉清和阳宫为玉清神霄宫。

乙巳,辽主命围场隙地许民樵采。

丁未,诏:“应监司兼领措置起发花石。”

金主命:“自收宁江州以后,同姓为婚事,杖而离之。”

六月,戊午朔,以明堂成,进封蔡京为陈鲁国公。京辞两国不拜,诏官其亲属二人。

己未,童贯加检校少傅,梁师成为检校少保,宣和殿学士蔡攸、盛章、开封尹王革、显谟阁待制蔡、,各迁官有差,皆以明堂成推赏也。

乙亥,蔡京等上表请御明堂听朝,颁常视朔,诏答不允;表三上,乃从之。

辛巳,辽以同知枢密院事伊勒嘉为北院大王

壬午,诏禁巫觋。

丙戌,贵妃宋氏薨。

秋,七月,丁亥朔,令:“僧徒如有归心道门,愿改作披戴为道士者,许赴辅正亭陈诉,立赐度牒、紫衣。”

壬辰,熙河、环庆、泾原地震。

庚子,诏:“八宝内增定命宝,今后以九宝为首。”

癸卯,辽主猎于秋山。

自建隆初,女直尝由苏州泛海至登州卖马,故道虽存,久闭不通。至是金之苏州汉儿高药师、曹孝才及僧即荣等,率其亲属二百馀人,以大舟浮海,欲趋高丽避乱,是月,为风漂达宋界驼基岛,备言“女真既斩高永昌,渤海、汉儿群聚为盗,契丹不能制。女真攻契凡夺其地,已过辽河之西”。知登州王师中具奏其事,朝议固欲交金以图辽,闻之甚喜,乃召蔡京童贯等共议,即共奏:“国初时,女真常贡奉,而太宗屡诏市马女真,其后始绝。宜降诏,遵故事,以市物为名,就令访闻事体虚实。”乃诏师中选差将校七人,各借以官,用平海指挥兵船载高药师等,赍市马诏,泛海以往。

政和初,蔡京被召,帝戏语京子攸,谓须进土宜,遂得橄榄一小株,杂诸草木进之,当时以为珍。其后又有使臣王永从、士人俞,皆隶蔡攸,每花石至,动数十舟。盛章守苏州,及归,作开封尹,亦主进奉,然朱之纲为最。四年以后,东南郡守,二广市舶,率有应奉,多主蔡攸,至是则又有不待旨者。但进物至,计会诸阉人,阉人亦争取以献焉,天下乃大骚然矣。大率太湖,灵壁、慈溪、武康诸石,二浙花竹、杂木、海错,福建异花、荔子、龙眼、橄榄,海南椰实,湖湘木竹、文竹,江南诸果,登、莱、淄、沂海错、文石,二广,四川异花、奇果,贡大者赵海渡江,毁桥梁,凿城郭而置植之,皆生成,异味珍苞,率以健步捷走,虽万里,用四三日即达,色香未变也。蔡京因奏:“陛下无声色犬马之奉,所尚者山林竹石,乃人之弃物。但有司奉行过当,可即其浮滥而惩艾之。”乃作提举人船所,命巨阉邓文诰领焉。又诏监司、郡守等不许妄进,其系应奉者,独令蔡攸王永从、俞、陆渐、应安道六人听旨,它悉罢之,由是稍戢;未几,天下复争献如故。又增提举人船所,进奉花石,纲运所过,州县莫敢谁何,殆至劫掠,遂为大患。

八月,丙辰朔,宣和殿大学士蔡攸奏:“庄、列、亢桑、文子,皆着书以传后世。今《庄》、《列》之书已入国子学,而《亢桑子》、《文子》未闻颁行,乞取其书,精加雠定,列于国子之籍,与《庄》、《列》并行。”从之。

癸亥,诏明堂并祀五帝。

少保、太宰郑居中,以母忧去位。

居中与蔡京不相能,及居丧,京惧其起复,以居中王之婿,乃使蔡确子懋重理定策事以沮之。遂追封确清源郡王,御制碑文,立石墓前,而擢懋同知枢密院事,用居中诸子于朝。懋,即渭也。

丙寅,辽命都元帅秦晋王淳,赴沿边会四路兵马防秋。

金之拔保州也,高丽兵已在城中,金人入守。高丽王复使蒲马如金驾捷,且曰:“保州本吾旧地,愿以见还。”金主曰:“保州近尔边境,听尔自取。今乃勤我师徒,破敌城下,地何可得也!”

九月,戊子,诏:“湖北民力未舒,胡耳西道可罢进筑。”

辛卯,祀上帝于明堂,以神宗配享。赦天下。

乙未,特进、少宰刘正夫卒。

丙申,以御史中丞王安中为翰林学士。

安中之为中丞也,一日,请对,曰:“臣起诸生,蒙陛下亲擢,备员中执法,惧无以报。今臣所论,事关宗社,倘陛下少留听采,幸甚!”帝悚然。安中出袖中疏,所论乃蔡京也。帝曰:“诚如卿言。”安中即伏奏曰:“臣孤远一介,不自量力,辄论大臣。京老奸多智,必将为所中害,自此窜逐,无复再望清光矣。愿拜辞。”帝曰:“勿如此,当为卿罢京。”时蔡攸日夜出入禁中,尽率子弟见帝,泣且拜,帝曰:“中司文字如此,奈何?”攸等固恳:“陛下傥全臣宗,乞移安中一别差遣,则事自己矣。”帝恻然,许之。安中方草第三疏,翼日求对,中夜有扣门者曰:“适御笔,中丞除翰林学士,日下供职矣。”安中叹曰:“吾祸其在此乎!”自是京之势益盛。

丁酉,西蕃王子益麻党征降,见于紫宸殿。

癸丑,贵妃王氏薨。

辽主自燕至阴凉河,置怨军八营,募自宜州者曰前宜、后宜,自锦州者曰前锦、后锦,自乾、自显者曰乾、曰显。又有乾显大营二万八千馀人,屯卫州蒺藜山。

冬,十月,乙卯朔,御明堂平朔左个,以是月天运政治布告天下;又颁来岁岁运历数。

辽主至中京。

戊寅,中书侍郎侯蒙罢,蔡京恶之也。

辛巳,诏以来年正月一日祗受受命宝

时得于阗大玉,逾二尺,色如截肪,帝乃制为宝,文曰“范围天地,幽赞神明,保合太和,万寿无疆”,篆以虫鱼,制作之工,几于秦玺,号曰受命宝。帝甚重之,曰:“八宝者,国之神器;至于定命,乃我所自制也。”

十一月,庚寅,诏:“太师、鲁国公蔡京五日一朝,次赴都堂治事,恩礼宠数,并如旧制。”

辛卯,郑居中起复为太宰;以余深特进、少宰、中书侍郎白时中为中书侍郎。

壬辰,复置醴州。

丙申,太傅致仕何执中卒。赠太师、清源郡王,谥正献。

升石泉县为军。

十二月,甲寅朔,有星如月。

丁巳,以薛昂门下侍郎

甲子,金咸州都统乌楞古等败辽秦晋国王淳兵于蒺藜山。淳初遗乌楞古书议和,乌楞古告于金主,金主曰:“归我行萨喇及送阿苏等,则和议可成。”淳军蒺藜山,乌楞古及知东京事沃棱等进攻显州。辽怨军帅郭药师乘夜来袭,沃棱击走之。乌楞古遂与淳战,败走,乌楞古追至额勒锦陂,遂拔显州。于是,乾、懿、豪、徽、成、川、惠等州皆降于金。辽主下诏自责,遣伊勒希巴扎拉与大公鼎诸路募兵。

戊辰,诏天神降于坤宁殿,刻石以纪之。

庚午,以童贯领枢密院。

命户部侍郎孟揆于上清宝宫之东筑山,以象馀杭之凤皇山,号曰万岁,周十馀里。

辛未,御笔改《老子道德经》为《太上混元上德皇帝道德真经》。

丁丑,辽以西京留守萧伊苏为北府宰相。

癸未,以张商英为观文殿大学士。

是岁,大旱,帝以为念。侍御史黄葆光上疏言:“蔡京强悍自专,侈大过制,无君臣之分。郑居中余深,依违畏避,不能任天下之责,故致此灾。”不报,且欲再上章。京权势震赫,举朝结舌,葆光独出力攻之。京惧,中以它事,贬知昭州立山县。又使言官论其附会交结,泄漏密语,诏以章揭示朝堂,安置昭州。

王仔昔倨傲而戆,帝待以客礼,故遇宦者若僮奴,又欲群道士宗己。林灵素忌之,与宦者冯浩诬以言语怨望,下狱死。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