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14年

1114年

1114年是一个平年,农历甲午年(马年);辽天庆四年;北宋政和四年;西夏雍宁元年;越南会祥大庆五年;日本永久二年。

1114年是一个历史上的一个年份,发生了许许多多大事。1114年是中国历史上北宋徽宗政和四年(1114年),在北宋时期的年份之3内。

宜宾县的前身名叫“道”北宋徽宗政和四年(1114年)方改称为“宜宾”。

宜宾置县时间有两说:一说认为“秦曰赞道”,“道”相当于县级政权,置县当自秦始;一说认为:西汉置焚道县。北宋政和四年(1114年),赞道县改名宜宾县沿袭至今。

《水浒11年》第三章 1114年

对宋徽宗赵佶来说,一个军官的叛逃并不会影响他赏雪的心情。林冲的事他大概知道一些,也没有心思去问,一个既不会踢球又不懂书法的军官,就算落草为寇,对朝廷也没有多大影响。可是,另一个叛逃的军官却让他大伤脑筋。

安海港在北宋就成为泉州海外交通的一个重要港口,政和四年(1114年),也就是北宋徽宗政和四年(1114年),八月也开始建造昭惠庙。奉祀此神时,安平桥尚未建造。

公元1114年9月,金帝阿骨打命女真各部人马誓师来流水(今拉林河),开始了为期十年的伐辽征战。阿骨打天庆四年(公元1114年)十一月,以仅有的3700人的队伍,击败驻守在出河店的10万辽兵。郭知章对大兴土木,游山玩水的奢侈生活,也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微宗政和四年{公元1114年},郭知章逝世,享年76岁。

郭孝友(1086-1162年) 南宋龙泉(今江西省遂川县雩田镇城溪村)人。宋大观二年(1108年)初举,政和四年(1114年)再举,政和五年(1115年)进士第三名。是遂川历史上的第一个进入三鼎甲的探花

日本:永久二年(1114年),上野国司告源氏家臣侵夺财物,义国和源为义作为主人被检违非使厅的中御门宗忠召去问话。为义主张此人是义国的私臣,此事应由义国负责;而义国则主张此人是源氏的家臣,此事理应由当主为义负责。

欧洲:лк II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1082年-1139年2月18日)古罗斯王公,佩列亚斯拉夫王公(1114年-1132年),基辅大公(1132年-1139年),即亚罗波尔克二世。

英格兰国王亨利一世的女儿马蒂尔达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五世结婚。

张耒(1054年-1114年),字文潜,号柯山,祖籍亳州谯县(今安徽亳县),生于楚州淮阴(今江苏清江)。北宋诗人。早年游学于陈,学官苏辙重爱,从学于苏轼,苏轼说他的文章类似苏辙,汪洋澹泊。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任临淮主簿,元丰元年(1078年),为寿安尉。元丰七年(1084年),迁咸平丞,元初年(1086年)授秘书省正字,历秘书丞、著作郎,官至起居舍人。

绍圣三年(1096年),管勾明道宫。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谪监黄州酒税。元符二年(1099年),改监复州酒税。元符三年(1100年),苏辙北归,张耒闻讯作《寄子由二首》。徽宗时,通判黄州,知兖州,召为太常少卿,出知颍、汝二州,在颍州得知苏轼死讯,举哀行服。崇宁元年(1102年),被指为元佑党人,贬房州别驾,黄州安置,五年,归淮阴。晚年留居陈州。政和四年卒,年六十一。

其诗学白居易、张籍,如:〈田家〉、〈海州道中〉、〈输麦行〉多反映下层人民的生活以及自己的生活感受,风格平易晓畅。他与黄庭坚、秦观、晁补之三人一同被时人誉为“苏门四学士”。著作有《柯山集》五十卷、《拾遗》十二卷、《续拾遗》一卷。 《宋史》卷四四四有传。

笃子内亲王为日本第71代天皇后三条天皇之女四宫,生母皇后藤原茂子,祖母阳明门院。同母兄姐;聪子内亲王、贞仁亲王、俊子内亲王、佳子内亲王等。之后在宽治五年(1091年),以三十二岁之龄,入内成为侄子73代堀河天皇女御,两年后升为中宫,一生未曾生育。

史书上对于她的笃信佛法有段记载;“中宫笃信佛法,诵阿弥陀经四十馀年矣。至崩不怠,每日供养法华经,建证菩提院”这说明了笃子内亲王对佛法之虔诚。

鸟羽天皇朝永久二年(1114年)十月,笃子内亲王崩御,享年五十五岁。

斯维亚托斯拉夫弗拉基米罗维奇Святослав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1114年)斯摩棱斯克王公(?-1113年在位)。

斯维亚托斯拉夫弗拉基米罗维奇是著名的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的众多儿子之一,母亲是英格兰公主威塞克斯的盖莎。他大约在1097年得到斯摩棱斯克的公位。1113年,斯维亚托斯拉夫弗拉基米罗维奇的领地从斯摩棱斯克换到佩列亚斯拉夫尔。

斯维亚托斯拉夫弗拉基米罗维奇于1114年去世,遗体葬于圣米哈伊尔大教堂。

印度数学家婆什迦罗第二

宋置道阶

宋徽宗崇奉道教,道士得宠,政和三年(1113)以来先后赐王老志、程若虚等以”先生”、”处士”名号。四年(1114)正月初一,正式置道阶二十六等,有先生、处士等名,品秩相当于文官中的中大夫至将士郎,但不给随从,也不许申乞恩例。后来又必须首先攻占的军事重镇。金建国之后,阿骨打就曾攻打过黄龙府,兵临益州时,州人走保黄龙,阿骨打取其余民而归。收国元年(1115)、辽天庆五年八月初一,阿骨打在攻占了周围的宁江州(今吉林扶余东南小城子)、宾州(今吉林农安东北)、祥州(今吉林农安境内)、威州(今辽宁开原境内)后,再次率军进攻黄龙府,金军顺利渡过混同江后与辽军接战,金军奋不顾身,英勇作战,于九月初一日攻克黄龙府。黄龙府后来被金改名为隆州。

阿骨打建金反辽

1113年十月,女真联盟长乌雅束死,其弟阿骨打嗣位,称都勃极烈。女真族长期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白山黑水”(今长白山、黑龙江流域)间。战国时期被称作“肃慎”,后来名称几经变化,在辽朝统治下,确定其名称为“女真”。辽初,生女真有72个部落,过着游牧打猎生活。后来,其中的完颜部强大起来,乌古乃为首领时,使诸部归附于完颜部。阿骨打继位后,承前代富庶之余,兵势日益强盛,在他的领导下,女真族的历史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1114年九月,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耶律延禧(辽天祚帝)即位之后,契丹贵族对于生女真的压榨勒索愈来愈严重,并且经常对女真人加以侮辱,称为“打女真”。1115年正月,完颜阿骨打建立金国,他就是金太祖。七月,完颜阿骨打集诸部辖兵2500人,发动了反辽的战争。十月,首先攻下辽朝东北边防重镇黄龙府,又败辽兵于河店,所向无敌。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政和四年(辽天庆四年)

春,正月,戊寅朔,置道阶六字先生至额外鉴议品秩,比视中大夫至将仕郎,凡二十六等,并无请给人从及不许申乞恩例。

甲申,知秦州胡师文进中奉大夫,以讨论元圭推赏也。

辛丑,王老志加号观妙明真洞微先生。

甲辰,通判开府王景文,转奉直大夫,与知州差遣,仍赴召都堂,以元圭得之其家也。

是月,辽主如春水。

二月,丁巳,赐上舍生十七人及第。

癸亥,改井监为长宁军。

癸酉,皇长子桓冠。

三月,丙子朔,以淑妃王氏为贵妃

丁丑,诏:“诸路应小学生及百人处,并增差教谕一员。”

辛卯,诏:“诸路监司,每路通选宫观道士十人,遣发上京,赴左右街道录院讲习科道声赞规仪,候习熟遣还本处。”

夏,四月,庚戌,幸尚书省,以手诏训诫蔡京何执中、各官迁秩,吏赐帛有差。

癸丑,阅太学、辟雍诸生雅乐。

甲寅,尚书省言:“水磨茶场岁收钱约四百万贯以上,比旧已及三倍,不系省钱,别无支用,尚循旧例,只每季泛进,未有月进之数。今欲每月进五万贯,所收钱尚有馀,不至阙少。”诏依所奏,仍自今月为始。

甲子,改戎州为叙州。

五月,丙戌,初祭地只于方泽,以太祖配。降德音于天下。

辽主清暑于散水原。

六月,戊午,虑囚。

庚午,诏:“小学仿太学立三舍法。”

壬申,以广西溪洞地置隆、兑二州。

秋,七月,丁丑,置保寿粹和馆,以养宫人有疾者。

戊寅,焚苑东门所储药可以杀人者,仍禁勿得复贡。

甲午,明达皇后神主于别庙。

辽主好畋猎,怠于政事,每岁遣使市名鹰于海上,道出生女直,使者贪纵,征索无艺,女直厌苦之。乌雅舒尝以辽主不遣阿苏为辞,稍拒其市鹰使者。及阿古达节度使,相继遣普嘉努、实古讷等索阿苏,辽主终不许。实古讷归,具言辽主骄肆废弛之状。阿古达乃召其所属,告以伐辽之故,使备冲要,建城堡,修戎器,以听后命。辽主使侍御阿勒博往诘之,阿古达曰:“我,小国也,事大国不敢废礼。大国德泽不施,而逋逃是主,以此字小,能无望乎!若还阿苏,朝贡如故;苟不获已,岂能束手受制也!”阿勒博还,辽主始为备,命统军萧托卜嘉调诸军于宁江州。阿古达闻之,使布萨哈复索阿苏,实观其形势。布萨哈还,言辽兵多,不知其数。阿古达曰:“彼初调兵,岂能遽集如此!”复遣呼实布往。还,言唯四院统军司与宁江州军及渤海八百人耳。阿古达曰:“果如吾言。”谓诸将佐曰:“辽兵知我将举兵,集诸路军备我,我必先发制之,无为人制。”众皆曰:“善!”乃入见颇拉淑妻富察氏,告以伐辽事,富察氏曰:“汝嗣父兄立邦家,见可则行。吾老矣,无诒我忧,汝亦必不至是。”阿古达奉觞为寿,即奏富察氏率诸将出门,举觞东向,以辽人荒肆不归阿苏并已用兵之意祷于皇天后土。酹毕,富察氏命阿古达正坐,与僚属会酒,号令诸部,使博勒和征伊兰古噜讷之兵,执辽障鹰官。

八月,乙巳,改端明殿学士为延康殿学士,枢密直学士述古殿直学士

辛亥,诏:“诸路学校及三百人以上者,三分增一分,百人以上者,增一分之半。”

癸亥,定武臣横班,以五十员为额。

九月,辛卯,诏以辟雍大成殿名颁诸路州学。

九月,己亥,诏:“诸路兵应役京师者,并以十月朔遣归。”

是月,女直阿古达举兵伐辽,进军宁江州,次寥晦城。博勒和征兵后期,杖之,复遣督军诸路兵皆会于拉林水,得二千五百人。申告于天地曰:“世事辽国,恪修职贡,有功不省,而侵侮是加。今将问罪于辽,天地其鉴佑之!”遂命诸将传梃而誓曰:“汝等同心尽力,有功者,奴婢部曲为良,庶人官之;先有官者,叙进轻重视功。苟违誓言,身死梃下,家属无赦!”

师将至辽界,先使宗干督士卒夷堑,既度,遇渤海军攻左翼七穆昆,众少却,辽兵直抵中军。杲出战,哲垤先驱,阿古达曰:“战不可易也。”遣宗干止之。宗干驰出杲前,控止导骑哲垤之马,杲遂与遽还,辽兵从之。耶律色实坠马,辽人前救,阿古达射救者,毙,并射色实,中之。有骑突前,又射之,彻札洞胸。色实拔箭走,追射之,中其背,偾而死。宗干与数骑陷辽军中,阿古达救之,免胄战。或自旁射之,矢拂于颡,阿古达顾见射者,一矢而毙,谓将士曰:“尽敌而止!”众从之,勇气自倍。辽军大奔,蹂践死者十七八。

萨哈在别路,不及会战,阿古达使人以战胜告。萨哈遣其子宗翰完颜希尹来贺,且劝称帝,阿古达曰:“一战而胜,遂称大号,何示人浅也!”

至宁江洲,填堑攻城。宁江人自东门出,邀击,尽殪之。辽统军司以闻,辽主射鹿于庆州,略不介意,遣海州刺史高仙寿统渤海军应援而已。冬,十月,宁江州陷,防御使大药师努被获,阿古达阴纵之,使招谕辽人。遂引兵还,谒富察氏,以所获颁宗族耆老。

初,女直部民皆无徭役,壮者悉为兵,平居则渔畋射猎,有警则下令诸部之长,凡步骑之仗糗,皆自备焉。其部长曰贝勒,行兵则称曰明安、穆昆。明安犹千夫长,穆昆犹百夫长也。

辽主闻宁江州陷,召群臣议。汉人行宫副部署萧托斯和曰:“女直虽小,其人勇而善射。我兵久不练,若遇强敌,稍有不利,诸部离心,不可制矣。今莫若大发诸道兵以威厌之。”北院枢密使萧德勒岱曰:“如托斯和之谋,徒示弱耳。但发滑水兵,足以拒之。”乃以司空萧嗣先为东北路都统,萧托卜嘉副之,发契丹、奚军三千人,中京禁兵及土豪二千人,选诸路武勇二千馀人,屯出河店

乙巳,复置拱州。

十一月,辛巳,观妙明真洞微先生王老志卒。老志乞归,留之不得,寻卒,赐金以葬。

辽都统萧嗣先等将步骑诸军会于鸭子河北,阿古达帅众来御。未至鸭子河,会夜,阿古达方就枕,若有扶其首者三,寤而起,曰:“神明警我也。”即鸣鼓举燧而行。黎明,及河。辽人方坏陵道,阿古达先壮士千人击走之,因帅众继进,遂登岸,与辽兵遇于出河店。会大风起,尘埃蔽天,阿古达乘风奋击,辽兵溃。逐至斡论泺,杀获不可胜计,辽将士得免者十有七人。枢密萧奉先,惧兄嗣先得罪,辄奏:“东征溃军,所至劫掠,若不肆赦,恐聚为患。”辽主从之,嗣先但免官而已。于是诸军相谓曰:“战则有死无功,退则有生无罪。”故士无斗志,见敌辄溃。

壬辰,辽都统萧迪里等营于斡论泺,又为女直兵所袭,死者甚众。迪里亦坐免官。

辽人尝言女直兵满万则不可敌,至是始满万云。

十二月,己酉,以禁中神御殿成,减天下囚罪一等。

癸丑,定朝仪,奉直大夫以八十员为额。

乙卯,雪降,赐宴于葬京第。

己未,诏广南市舶司岁贡真珠、犀角、象齿。

环州定远大首领夏人李阿雅卜,以书遗其国统军梁多凌曰:“我居汉二十七年,每见粮草转输,例给空券。方春末秋初,士有饥色。若径捣定远,唾手可取。既得定远,则旁十馀城不劳而下矣。我储谷累岁,掘地藏之,大兵之来,斗粮无赍,可坐而饱也。”多凌遂以万人来迎。转运使任谅,先知其谋,募兵尽发窖谷。多凌围定远,失所藏,越七日,阿雅卜遂以其部万馀人归夏,夏筑臧底河城。诏童贯为陕西经略使以讨之。

辽宾、咸、祥三州及铁骊部俱降于女直。

铁州杨朴,尝仕辽为秘书郎,至是降于女直,说阿古达曰:“大王创兴师旅,当变家为国,图霸天下。比者诸部兵众皆归大王,今力可拔山填海,而不能革故鼎新,册帝号,封诸蕃,传檄响应千里。自是东接海隅,南连宋,西通夏,北安远国之民,建万世之基,兴帝王之社稷,行之有疑,祸如发矢,大王如何?”乌奇迈、萨哈等并以朴言为然,率官属劝进,愿以新岁元日上尊号,阿古达不许。普嘉努、宗翰等进曰:“今大功已建,若不称尊号,无以系天下心。”阿古达曰:“吾将思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