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03年

1103年

公元1103年从历史朝代上来分,还可以叫做癸未年(羊年);辽乾统三年;北宋崇宁二年;西夏贞观三年;大理天政元年;越南龙符三年;日本康和五年。

1、宋代杰出的军事将领、抗金名将岳飞诞生

2、为了中止王公内讧和共同抗击波洛韦茨人,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牵头召开了三次全罗斯王公大会(1097年、1100年和1103年),这是罗斯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在这些大会之后,他组织了几次深入草原的对波洛韦茨人的远征,结果彻底打败了他们,使罗斯暂时免于受到游牧民族的袭击。

3、北宋崇宁二年,中国李诫编成《营造法式》,1103年刊行。《营造法式》是中国第一本详细论述建筑工程做法的官方著作。对于古建筑研究,唐宋建筑的发展,考察宋及以后的建筑形制、工程装修做法、当时的施工组织管理,具有无可估量的作用。书中规范了各种建筑做法,详细规定了各种建筑施工设计、用料、结构、比例等方面的要求。

4、十字军占领西亚腓尼基古城,并建立城堡。

西亚腓尼基古城。遗址在今黎巴嫩的贝鲁特以北40千米处的朱拜勒。圣经时代此地名为杰贝勒。比布鲁斯是希腊语,意为书,因埃及纸草经此地传入爱琴海地区而得名。从1921年起在这里进行了发掘。一些学者认为比布鲁斯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且有连续居址的城市。

5、安济坊始建。

北宋元五年(公元1090年),文学家苏轼在杭州领导控制流行病时始建“病坊”,又名“安乐”。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政府将“安乐”接管并易名为“安济坊”,其后,各地均有安济坊之设。

6、宋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在各路设提举学事司,管理所属州县学校和教育行政,简称提学。

7、完颜乌雅束(1061年-1113年),字毛路完,金景祖完颜乌骨乃之孙,金世祖完颜劾里钵之长子,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兄。是女真族的酋长都勃极烈,1103年-1113年期间在位,他被後世追封为金康宗。

1、岳飞(1103~1142),字鹏举。相州汤阴(今属河南)人。南宋抗金名将,军事家,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民族英雄。北宋末年,曾从军抗辽。靖康元年(1126),复投军于赵构大元帅府抗金,因作战勇敢升秉义郎。后隶属副元帅宗泽,在黄河南北屡败金军。金军叹称:“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岳飞生性刚直,深沉宽厚,勤奋好学,苦练武功,曾求师于本地箭师周侗和枪手陈广,成为"一县无敌"。他还特别爱读《左氏春秋传》和孙、吴兵法。

2、三条氏家族著名人物三条公教(1103年-1160年)出生。

三条氏,藤原氏北家闲院流的嫡流。家格为清华家,家徽是唐菱花图案。家族分为大臣家的正亲町三条家,三条西家等许多分流。藤原公实的次男藤原实行为始祖(后来的三条实行)。

1、金厄瓦次程巴圆寂。

金厄瓦次程巴,于藏历第一绕迥之土虎年(1038年,宋宝元元年)诞生在后藏年区的昂拉岗地方。父名释迦多杰,母名利茂益西仲。幼时起名叫达察巴。金厄瓦从童年时代即对性空义有所悟解。他天资聪慧,对梵文也略通晓,尚能翻译。凡其它译师译来西藏的密教经典,他几乎都阅读过,他还仿照阿底峡尊者的聚莲塔,用诸宝造了许多聚莲塔。他先后在诺地学法6年,又在牛垄求学3年,收徒众多,向弟子主要传授噶当派教授,故开噶当派“教授”一派。博多瓦开教典派,与教授派成为噶当派的两个支派。他所著禅裙常用皮革补缀,因而众称皮裙大师。于藏历第二绕迥之水羊年(1103年,宋崇宁二年)谢世,时年66岁。

2、郑病逝。

郑,字正夫,原籍今江苏太仓,北宋水利专家。宋嘉二年(1057年)进士,熙宁三年(1070年),根据太湖下游青浦等地的水利情状,上《苏州水利书》,建议治理苏州一带水田,还提出“辩地形高下之殊,求古人蓄泄之迹”等“六得”,后又提出《治田利害大概》七条建议。书上,得到朝廷的赞赏。五年,任司农寺丞,提举兴修两浙水利。不久受讦去职,回太仓在大泗开辟圩岸、沟浍、场圃,大获农利。因又绘图献给政府,复任司农寺丞,升江东转运判官,后任温州知州,病逝于任所,后归葬太仓,墓今存,在太仓城区的山园内。著有《吴门水利书》四卷。在县境重固乡郏家桥(今名郏店),曾筑别业,地名由此而始。

3、石头怀志禅师(10391103年),南岳怀让派下第十四世法嗣,宋朝婺州金华人,俗姓吴。年幼的怀志就心怀出世之志,十四岁时礼拜智能院的宝称禅师为师父,从此在宝称座下参禅。二十二岁,经过严密的考功之后,终于披剃出家。后于1103年坐化于蒲团,世寿六十四岁(宋仁宗宝元二年至宋徽宗崇宁二年),戒腊四十三。

4、古挪威国王马格努斯三世(赤脚) 在位时间10年,于1103年逝世。

5、王觌(1036年-1103年)泰州如皋人。第进士。

《宋史》的作者在《王觌传》中是这样评价王觌:“觌清修简澹,人莫见其喜愠。持正论始终,再罹谴逐,不少变。”其意是王觌为官清正,淡泊名利,生活俭朴,举止严肃,不苟言笑,喜怒不形于色。绝不因遭受打击迫害而低头屈服,仍然坚持正义到底。1103年,王觌“无疾而卒,年六十八。” 王觌的著作有《谏疏》30卷,《奏议》30卷,《杂文》50卷,《内制》30卷。

宋收复湟州

崇宁二年(1103)六月,童贯、王厚率领宋军从熙州(今甘肃临洮)出发,分兵二路攻打元符二年(1009)被羌人占领的湟州(今青海乐都)。一路以驻守岷州(今甘肃岷县)宋将高永年为统制官,率兰、岷州通远军兵马二万出京玉关(今甘肃兰州西);一路由童贯、王厚亲自率领,出安乡关,围羌人多罗巴部于巴金城(今甘肃永清县西),杀死多罗巴二子,攻克巴金城。多罗巴逃归青唐城(今青海西宁市),童贯、王厚率军进至湟州城下。接着高永年率领的另一路兵马亦赶到。宋军连续作战,不等羌人援兵到,就一鼓作气,合兵攻下湟州。湟州收复,徽宗大喜,厚赏百官,进蔡京官三等,蔡卞以下二等,以王厚为威州团练使,知熙州,童贯转入内皇城使、果州刺史,仍任熙河兰会路勾当公事。

用王厚(王韶子)知河州,遣童贯监察院洮西军。童贯、王厚进兵复取湟州。铸当十钱及夹锡钱。荆湖、江、淮、两浙、福建七路茶,恢复禁榷官买,于产地置场,禁商人与园户私易,由官批引(许可证)给商人领茶贩卖。是年,辽生女真部节度使盈歌死(10531103)。侄乌雅束嗣。女真从乌古乃以来,两世四主,统一各部,奠定金朝立国基础。

郏逝世

水利家郏(10381103)。字正夫,太仓人。著有《吴门水利书》。

谢良佐逝世

学者谢良佐(10501103)。良佐字显道,上蔡(今属河南)人。二程弟子。

宋焚毁苏轼等人著作

崇宁二年(1103)四月,宋下令将苏洵、苏轼、苏辙、黄庭坚、张耒、晁补之、秦观、马渭的文集、范祖禹所著《唐鉴》范镇所撰《东斋纪事》、刘敛所著《诗话》及僧文莹所著的《湘山野录》等书的印板全部焚毁,禁止流传。

宋禁元学术

为了从思想上加强控制,防止元学术及政事在学校及社会上流传,影响人们的思想。宋徽宗、蔡京统治集团在焚毁苏轼等人著作的前后,又严令禁止传播元学术思想及政事。崇宁元年(1102)十二月,徽宗下令对所谓宣传邪说行、非议先圣之书与叙述元学术政事的书籍一律不能用来教授学生,违反者驱逐出学校。崇宁二年四月,徽崇又下诏禁止宣传元时曾任馆职的程颐的学术思想,对其著作令本路监司认真清查。程颐不得已迁居龙门,停止授徒讲学。这一年的十一月,徽宗又下令各地要认真检查举报以元学术政事聚徒传授者,一经发现,严肃处理,决不宽赦。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崇宁二年(辽乾统三年)

春,正月,辛巳朔,辽主如混同江。女直函萧哈里之首来献,辽主大喜,赐予加等。萧哈噜言于辽主,请修边备,枢密使耶律阿苏力沮之,时讥其以金卖国云。

乙酉,贬窜元符末台谏官于远州;任伯雨昌化军,陈廉州,龚象州,马涓澧州,陈佑归州,李深复州,张庭坚鼎州,并除名勒停,编管。江公望责授衡州司马,永州安置;邹浩除名勒停,昭州居住。已上并永不得收叙。王觌临江军居住,丰稷建州,陈次升建昌军,谢文邵武军,张舜民房州,亦皆除名勒停。蔡京、蔡卞怨任伯雨等之论己,检会其章疏以进,故有是贬。京之帅蜀也,张庭坚在其幕府,及入相,欲引以自助,庭坚不从,京恨之,至是亦除名编管。

知荆南府舒平辰、沅贼,复诚、徽二州,改诚为靖州,徽为莳竹县。曲赦荆湖两路。

己丑,诏许茅山道士刘混康修建道观,仍令直奏灾福,无得隐匿。混康有节行,颇为神宗所敬重,故帝礼信之。

壬辰,中书侍郎温益卒。益仕宦无片善可纪,至其狡谲傅会,盖天性也。

丁未,以蔡京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以知岢岚军王厚权发遣河州兼洮西沿边安抚司公事。

厚少从父韶兵间,畅习羌事。元佑弃河湟,厚疏陈不可,且诣政事堂言之。蔡京既治元佑弃地之罪,仍欲开边,故有是命。

戊申,辽主如春州。

二月,辛亥,安化蛮入寇,广西经略使程节败之。

壬子,遣官相度湖南、北地,取其材植,入供在京营造。

甲寅,尊元符皇后为皇太后,宫名崇恩。

辛酉,置殿中监。

庚午,初令陕西铸折十铜钱并夹锡钱,召募私铸人赴官充铸钱工匠,从蔡京奏也。

辽以武清县大水,弛其陂泽之禁。

癸酉,奉安哲宗御容于西京会圣宫及应天院。

丙子,置诸路茶场。茶自嘉佑通商,至熙宁中,李稷稍复榷法,而利复归于官。及是蔡京请荆湖、江、淮、两浙、福建七路,仍旧禁榷官买,即产茶州军随所置场,申商人、园户私易之禁。商人买茶,贮于笼,官为抽盘第叙收息讫,批引贩卖,岁入百万缗以进御。自此盗贩公行,民滋病矣。

戊寅,王厚言:“熙宁间,神宗以熙河边事委任先臣韶,当时中外臣僚,凡有议论熙河事者,蒙朝廷批送先臣看详可否,议论归一,无所摇夺。今朝廷措置一方边事,已究见利害本末。欲乞自今中外臣僚言涉青唐利害者,依熙宁故事,并附本路经略司及所委措置官看详。”从之。又诏:“入内供奉官童贯往来句当,仰本路经略、安抚、都总管司,公共协力济办。”

三月,乙酉,诏:“党人亲子弟毋得擅到阙下;其应缘趋附党人罢任,在外指射差遣,及得罪停替臣僚亦如之。”

辛卯,曾句玉龙观黄庭坚,除名勒停,送宜州编管,以湖北转运判官陈举奏庭坚撰《荆南承天院碑》,语涉谤讪也。

癸卯,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霍端友等五百三十八人。其尝上书在正等者升甲,邪等者黜之。

时李阶举礼部第一。阶,深之子,而陈之甥也。安忱对策,言使党人之子魁多士,无以示天下,遂夺阶出身而赐忱等。忱,兄也。又,黄定等十八人皆上书邪等,帝临轩召谓之曰:“卿等攻朕短可也,神宗、哲宗何负于卿等!”亦并黜之,皆从蔡京言也。

诏:“知河州王厚权管句熙河兰会路经略司职事。”

夏,四月,甲寅,诏侍从官各举所知二人。

丁卯,诏毁吕公着、司马光、吕大防、范纯仁、刘挚、范百禄、梁焘、王岩叟景灵西宫绘像。

己巳,童贯至熙州,传语劳军。

庚午,诏国子监印书赐诸州县学。

甲戌,王厚奏:“河南、河北诸羌,以大小隆赞争国之故,人心不宁,诸族酋豪,互有猜忌,遂更相侵掠杀戮,正所谓以夷狄攻夷狄,乃中国之利。臣见与童贯计议,乘此从长措置,候起发别具奏闻。”

乙亥,诏:“苏洵、苏轼、苏辙、黄庭坚、张耒、晁补之、秦观、马涓《文集》,范祖禹《唐鉴》、范镇《东斋记事》,刘分攵《诗话》,僧文莹《湘山野录》等印板,悉行焚毁。”

戊寅,以赵挺之为中书侍郎,张商英为尚书左丞,户部尚书吴居厚为尚书右丞,兵部尚书安同知枢密院事。

诏:“追夺王赠谥;王仲端、王仲并放罢,遗表恩例减半。追毁程熙出身以来文字,除名,其入山所着书,令本路监司觉察。”时臣僚上言:“神宗大渐,王不早请建储,密召高士充,欲成其奸谋。”又言:“程颐学术颇僻,素行谲怪,劝讲经筵,有轻视人主之意,议法太学,则专以变乱成宪为事。”故有是诏。范致虚又言:“颐以邪说行,惑乱众听,而尹、张绎为之羽翼,乞下河南尽逐学徒。”颐于是迁居龙门之南,止四方学者,曰:“尊所闻,行所知,可矣,不必及吾门也。”

五月,辛巳,以贤妃郑氏为淑妃。

丙戌,曾布以妻魏氏及子纡、缲等交通请求,受赂狼籍,责授廉州司户参军,仍旧衡州安置,纡永州编管,缲除名。

戊子,辽以猎人多亡,严以科禁。

甲午,诏颁梁安国等二十二人昨上书谤讪节文,降责有差。

乙巳,辽主清暑赤勒岭;丙午,谒庆陵。

辽西北招讨使萧德勒岱自恃后族,慢侮僚史,戍长耶律棠古不为屈,乃罢之。棠古讼于朝,不省。棠古性坦率,好别白黑,人有不善,必尽言无隐,时号“强棠古”。

六月,庚申,诏:“元符末上书进士,类多诋讪,令州郡遣入新学,依太学自讼斋法,候及一年能革心自新者,许将来应举;其不变者,当屏之远方。”

辛酉,王厚、童贯发熙州。初,厚与贯会诸将部分军事,诸将皆欲并兵直趋湟中。厚曰:“贼恃巴金、把拶之险,挟大河之阻,分兵死守以抗我师,若进战未克,青唐诸部之兵继至,夏贼必为之援,非小敌也。不若分兵为二,南道出安乡,冲其前;北道出京玉,捣其后。贼腹背受敌,势不能支,破之必矣。”贯犹未决。厚曰:“它日身到其地,计之熟矣,愿毋过疑。”遂以岷州将高永年为统制官,权知兰州姚师闵佐之,及管句招纳王端等率兰、岷州、通远军汉蕃兵马二万出京玉关,厚与贯亲领大军出安乡关,渡大河,上巴金岭。

癸亥,厚次河州;甲子,次安乡关。贯率李忠等以前军趋巴金城,旧名安川堡,在巴金岭上,多罗巴使其三子长曰阿令结、次曰厮铎麻令、次曰阿蒙率众拒守。城据冈阜,四面皆天堑,深不可测,道路险狭。我师至,望见城门不闭,偏将辛叔詹、安永国等争先入,贼出兵迎击,师少却。永国堕天堑死,叔詹等驰还,几为所败,会雨,各收军而止。翼日,乙丑,贼以大众背城而陈,埤间建旗鸣鼓;决战,复有疑兵据高阜,张两翼。会厚以军至,贼望见气沮。厚乘高,列大帅旗帜,遣人谕以恩信,开示祸福。数返,阿令结等不肯降,语益不逊,遂命诸将攻城。贼力战拒险,我军不能过天堑。厚亲至陈前,督强弩射之,贼稍却。别遣偏将邹胜率精骑由间道绕出其背,贼大惊。因鼓之,诸军四面奋击,杀阿令结、厮铎麻令于陈。阿蒙流矢中目贯脑,遁去;多罗巴率众来援,闻败,亦遁去。日未中,大破贼众,遂克其城,远近争降附。厚诛强悍首领数百人,入据城,遣高永年引兵万馀出京玉关。

丙寅,厚进军次瓦吹,旧名宁洮寨。永年等进据把拶、宗城。

阿蒙道遇其父多罗巴引众来援,告之曰:“兵大败,二兄皆死,我亦重伤,汉家已入巴金城矣!”父子相持恸哭,恐追骑及,偕驰而去。至??当城,所居附顺者张心白旗甚众,复惧见禽,逾城奔青唐。然馀党犹盛,王厚虑其或掎我军后,丁卯,大军留宁洮,厚与童贯率李忠等将轻骑二千馀人趋??当,破不顺部族,焚其巢穴,临大河据险,命忠等率众守之。厚即日还宁洮。

戊辰,进下陇朱黑城,城旧名安陇寨。

己巳,进至湟州。会高永年等军于城东坂上,诸将各率所部环城,遣人约降,其大首领丹波秃令结尽拘城中欲降者,据城不下。厚与童贯登城南山,视城中,尽见其战守之备,分遣诸将各守一面攻城。贼援兵自城北宗水桥上继至,势益张。日暮,诸将有言:“贼得援力生,我师攻战久已疲,请暂休士卒,徐图之。”厚谓贯曰:“大军深入至此,是为死地,不急破其城,青唐王子拥大众来援,据桥而守,未易以旬日胜也。形见势屈,将安归乎!诸将不以计取,顾欲自便,岂计之得邪!敢再言者斩!”于是诸将各用命。死士乘城,贼以石纵击,垂至堞而坠,奋复上者,不可胜数,鼓四合,昼夜不绝声,矢下如雨,城中负盾而立。庚午,别遣骁将王用率精骑出贼不意,乱宗水上流,击破援兵,绝其路,乘胜夺水寨。初,元符间,筑城宗水之北以护桥,至是贼据守之。有蕃将包厚缘城而上,枪击贼,引众逾入城,退保桥南。厚开其门,王用因以其众入据桥城,而战势犹未沮,遂火其桥,中夜如昼。诸将乘火光尽力攻城,城中不能支。大首领苏南抹令潜遣人缒城送款,请为内应,许之。是夜,王亨夺水门入,与其麾下登西城而呼曰:“得湟州矣!”诸军鼓噪而进。丹波秃令结以数十骑由西门遁去。辛未,黎明,大军入湟州。假高永年知州事,完其城而守之。前后招纳湟州境内漆令等族大首领七百五十人,管户十万。厚具捷书以闻。

初,湟州未克,青唐王子溪赊罗撒率众来援,过安儿峡,闻城已破,遂驻宗哥城,以丹波秃令结不能守,斩之以徇。时论者皆欲席卷而西,王厚与童贯及诸将议曰“湟州虽下,形势未固,新附之人,或持两端,青唐馀烬尚强,未肯望风束手,我师狃于新捷,其实已罢,若贪利深入,战有胜负,后患必生。岁将秋矣,塞外苦寒,正使遂得青唐,诸将未可兴筑。若不暴师劳费,则必自引而归,玩敌致寇,非万全之策。往年大军之举,事忽中变,正以此耳。湟州境内要害有三:其一曰??当,在州之南,前已城之矣。其二曰省章,在州之西,正为青唐往来咽喉之地,汉世谓之隍峡,唐人尝修阁道,刻石记其事,地极险阻,若不城之,异日出兵,贼必乘间断我归路。其三曰南宗寨,在州之北,距夏国卓罗右厢监军司百里而近,夏人交构诸羌,易生边患,今若城之,可以控制。况此三城正据鄯、湟腰背、控制之利,可断其首尾之患。厚在元符间,已尝建论,不从,竟致弃地之事,覆车之辙,何可复蹈!且三城既毕,湟境遂固,降者悉为吾用,地利可佐军储,形势所临,威声自远,益知招抚降众必多,此支解羌虏之术也。明年乘机一举,大功必成。”或谓厚曰:“朝廷之意,必欲亟定青唐,从而有功,必受重赏;违之且得罪。”厚曰:“忠臣之谊,知体国耳,遑它恤乎!”遂以是日甲戌移军趋省章东峡之西,得便地曰洒金平,建五百步城一座,后赐名曰绥远关。

大军驻关中,溪赊罗撒尚在宗哥,遣其大首领奔巴令阿昆等五辈持蕃书诣军门,请保渴驴岭以西而和,书辞每至益卑。时军中已定议保完湟境,来春进取,且欲懈贼斗志,使不为备,于是以便宜听所请,移书张示威信,贼中大震。

是月,中太一宫火。

秋,七月,己卯,以收复湟州,百官入贺。

辛巳,进蔡京官三等,蔡卞以下二等。

壬午,白虹贯日。

诏以王厚为威州团练使,知熙州;童贯转入内皇城使、果州刺史,依前熙河兰会路句当公事;赏复湟州功也。

甲申,降德音于熙河兰会路,减囚罪一等,流以下释之。

庚寅,曾肇责授濮州团练副使。

辛卯,诏:“上书进士见充三舍生者罢归。”

丁酉,诏:“自今戚里、宗属勿复为执政官,着为令。”

庚子,赐茅山道士刘混康号葆真观妙先生。

乙巳,吏部言程颐子端彦,见任鄢陵县尉,即系在京府界差遣,宜放罢,从之。因下诏:“责降人子弟毋得任在京及府界差遣。”

是月,辽中京雨雹伤稼。

八月,丁未朔,再论弃湟州罪,除许将已放罪、曾布已责廉州司户外,韩忠彦、安焘、范纯礼、蒋之奇各贬官,龚化州、张庭坚象州编管,陈次升循州、姚雄光州居住,钱景祥、秦希甫并勒停,李清臣身死,其子祉当时用事,送英州编管。又诏:“胡宗回顷帅熙州日,屡陈坚守鄯、湟之议,见落职罢任,可特与夏宝文阁待制、知秦州。”

戊申,御史中丞石豫、殿中侍御史朱绂、余深奏:“尚书左丞张商英,于元佑丁卯尝为河东守臣李昭叙作《嘉禾篇》,谓‘成王冲幼,周公居摄,诛伐谗慝,卒以天下听于周公,时则唐叔得嘉禾。推古验今,迹虽不同,理或胥近。’方是时,文彦博、司马光等来自洛郊,方掌机务,比之周公,可乎?逮元符之末,起邹浩于新州,商英草词曰:‘思得瑞士,司直在庭。’又曰:‘浩径行直情,无所顾避。’所谓浩之直情径行,果先帝之所取乎?先帝不取而商英取之,可乎?”诏:“张商英秉国机政,议论反复,台宪交章,岂容在列!可落职,知亳州。”臣僚因言商英作为谤书,肆行诬诋,宜更加诛责,置之元佑籍中。辛酉,诏以商英入元佑党籍,改知蕲州;寻罢职,提举灵仙观。

湟州既平,王厚奉诏措置河南生羌。其地在大河之南,连接河、岷,部族顽梗,厚以为若不先事抚存,据其要害,大军欲向鄯、廓,必相影助;或于熙河州界出没,为牵制之势,扰我心腹,共害甚大。乃留王端、王亨在湟州,与高永年等就近招纳宗哥、青唐一带部族,存抚新属羌人。甲子,大军由来宾城济河,南出来羌,拔当标城,又进至分水岭、平一公城,达南宗。癸酉,厚引军赴米川城,遇蕃贼三千馀骑,与战,破之,贼焚桥遁去。明日,厚修桥欲济,贼复来扼据津渡,厚及童贯几为流矢所伤。乙亥,来贺城陷,贼掠取财物,仍各散去。

九月,壬午,诏:“宗室不得与元佑奸党子孙及有服亲为婚姻,内已定未过礼者并改正。”

庚寅,诏:“上书邪等人,知县以上资序并与外祠,选人不得改官及为县令。”

壬辰,置医学。

癸巳,令天下郡皆建崇宁寺。

辛丑,改吏部选人七阶,曰承直郎、儒林郎、文林郎、从事郎、通仕郎、登仕郎、将仕郎,从刑部尚书邓洵武言也。旧制以职为阶官而以差遣为职,名实混淆,元丰虽定官制,此犹未正,故更名以革其弊。

臣僚上言:“近出使府界,陈州士人有以端礼门石刻元佑奸党姓名问臣者,其姓名虽尝行下,至于御笔刻石,则未尽知。近在畿甸且如此,况四远乎!乞特降睿旨,以御书刊石端礼门姓名下外路州军,于监司长吏厅立石刊记,以示万姓。”从之。

冬,十月,甲辰,辽主如中京。

王厚奉诏班师。甲寅,还至熙州,遣童贯领护大首领掌年杓拶遵厮鸡及酋长温彪赴阙。

己未,吐蕃贡于辽。

己巳,辽有事于观德殿。

丙子,郎阿章领河南部族寇来宾、循化等城,洮西安抚李忠统兵往救之。

是月,辽生女直部节度使英格卒,兄子乌雅舒袭节度使。初,诸部各有信牌,驰驿讯事。英格用阿古达议。擅置信牌者罪之。由是号令始一,兵力益强。

十一月,庚辰,诏:“以元佑学术政事聚徒传授者,委监司举察,必罚无赦。”

辛巳,诏:“元佑系籍人,通判资序以上,依新条与管句宫观;知县以下资序,与注监岳庙,并令在外投状指射差注。”

乙酉,江南西路提举常平韩宗直、知亳州孙载并放罢,臣僚论其尝附元佑奸党故也。

洮西安抚李忠,行至骨廷岭,距循化城尚五六里,与贼遇,三战三败,忠及诸将李士且、李叔詹、辛叔献皆为贼所伤,却奔怀羌城。是夕,忠死。

丙申,辽群臣加上辽主尊号曰惠文智武圣孝天祚皇帝。大赦。以宋魏国王和噶为太叔,皇子梁王达噜进封燕国王,以郑王淳为东京留守,进封越国王,各进一阶。

丁酉,以特里衮阿噜萨古为南院大王。

戊戌,以受尊号告庙。乙巳,谒太祖庙,追尊太祖之高祖庙号肃祖,曾祖庙号懿祖;诏监修国史耶律俨纂太祖、诸帝实录。

十二月,戊申,辽主如藕丝淀。

丁巳,诏:“臣僚姓名有与奸党人同者,并令改名。”从权开封府吴拭奏请也。时改名者五人,朱绂、李积中、王公彦、江潮、张铎。

癸亥,祧宣祖皇帝、昭宪皇后。

丙寅,诏:“六曹长贰岁考郎官治状,分三等以闻。”

癸酉,诏:“别建熙河兰会措置边事司,王厚措置边事,童贯同措置,仍兼领秦凤,得以节制兵将,应副兴发。”

辽以萧乌纳为临海军节度使。乌纳上书曰:“自萧哈里亡入女直,彼有轻朝廷心,宜益兵以备不虞。”不报。

初,辽主幸耶律达噶第,见国舅大父房之女萧氏,小字瑟瑟,悦之,匿宫中数月。皇太叔和噶劝辽主以礼选纳,至是立为文妃。

是岁,诸路蝗。

纂府蛮杨晟铜、融州杨晟天、邵州黄聪内附。

辽放进士马恭回等百三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