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101年

1101年

1101年从年代上分可算为辛巳年(蛇年);辽寿昌七年,乾统元年;北宋建中靖国元年;西夏贞观元年;大理开明五年;越南龙符元年;日本康和三年。

【世纪】12世纪

【年份】1101

【平年、闰年】平年

【朝代】北宋

建中靖国1101年)是宋徽宗赵佶年号北宋使用这个年号共1年。

辽道宗耶律洪基(1032年1101年),辽国第八位皇帝,辽兴宗的长子,契丹名查剌。

1101年,苏颂病逝,享年八十二岁。

明斯克王公(1101年~1119年)

有严(10211101年),字昙武,俗姓胡,临海人,生于宋天禧五年(1021年)。

马蒂尔达皇后拉丁语名:Matilda,萨克森语名:Maud或Maude (出生于1101年2月,1167年9月10日逝世于法国鲁昂)

北宋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追封邳彤为侯,后改封公

公元1101年(宋建中靖国元年)秋,黄庭坚重游西山,写有《松风阁》诗(原件为书法史珍品,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

桑园围修建于1101年至1125年,堤长14700丈,捍卫农田面积1500顷。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徽宗即位,召为谏议大夫,迁御史中丞,俄转工部尚书兼侍读、礼部尚书。

(辽天祚帝乾统元年,北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 1月4日,女真遣使贡辽。29日,铁利使者到混同江捺钵向辽廷进贡。2月12日,辽道宗死于混同江行宫,遗诏由燕国王耶律延禧继承帝位。同日,延禧奉遗 在道宗灵柩前即帝位。群臣上尊号曰“天祚皇帝”。

宋哲宗赵煦驾崩,太子赵佶即位,是为徽宗,年号建中靖国宋徽宗是历史上有名的风流天子和昏君。他以奸臣蔡京为宰相,并重用童贯王黼杨戬李彦高俅等奸官佞臣,使北宋的政治进入最黑暗、最腐朽的时期。

1101年8月24日,北宋文学家苏轼逝世。苏轼,字子瞻,一字和仲,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县)人,北宋大文豪。其散文,均成就极高,且善书法和绘画,是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也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被公认文学艺术造诣最杰出的大家之一。

宋徽宗即位,铸国号钱圣宋元宝、通宝。面文以篆、行二体书法价值为高,变化多样,铸工精美。小平钱中佳品迭现,书法造诣高超。

1101年是中国北宋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年,大量历史名人在此年逝世。以下对该年逝世的历史名人列举一二。

1、1101年8月24日,北宋文学家苏轼逝世。

苏轼北宋著名文学家、书画家。诗词开豪放一派,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少负才名,博通经史。宋嘉佑二年(1057年)进士,曾官礼部尚书,翰林学士等职。他一生坎坷,多次被贬官放逐。苏轼现存世的文学著作共有2700多首诗,300多首词,以及大量散文作品。最早的成名文章是嘉二年(1057年)应试时的《刑赏忠厚之至论》,最早的一批诗作是嘉四年与父亲和弟弟合编的《南行集》中的40多首诗,最早的词则写于熙宁五年(1072年)。诗文有《东坡七集》等。存世书迹有《答谢民师论文帖》、《祭黄几道文》、《前赤壁赋》、《黄州寒食诗帖》、《题西林壁》、《饮湖上初晴后雨》等。画迹有《枯木怪石图》、《竹石图》等。

2、历代先贤:王回病逝,享年53岁

王回(1048~1101年):字景深,仙游县折桂里汾庄(今榜头镇云庄村)人。宋庆历八年(1048年)生。宋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及第,授江陵府松滋县令。当地有用活人祭鬼的恶俗,百姓居无宁日,王回赴任后,禁止恶俗,对为首者绳之以法。后改任濠州鹿邑县令,政绩显著。一年后将调任他职时,鹿邑县百姓万人,将其政绩报州府及朝廷,请求让他留任。后因为其友邹浩辩护,哲宗盛怒,黜免王回的官职,并将其逮捕下狱。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徽宗即位,诏复王回旧职。后被提拔为监察御史,尚未上任病逝。

3、北宋天文学家、药物学家苏颂病逝。

苏颂(1020年1101年):字子容,福建泉州南安人。北宋天文学家、药物学家。其祖先在唐末随王潮入闽,世代为闽南望族。苏颂博学多才,为官清正,只因思想上因循守旧,在当时风云变幻的政治舞台上,很难有大作为。他在科学技术上的成绩,反倒远远胜过了他的政绩。

苏颂独力编著的《本草图经》,是一部承前启后的药物学巨著,是宋朝最完善最科学的医药书。书中绘制了大量的药物图形,加以文字说明,准确地记载了各种药物的产地、形态、性质、用途、采集季节、炼制方法、鉴别方法与配伍、禁忌等,图文并茂,使用准确方便,开了明代集大成医药学家李时珍《本草纲目》之先河。可惜封建统治阶级对科技发明不予重视,令此巨著在苏颂身后亡帙不传,其内容只能散见于后代诸家本草,其中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作了较多的保留和借鉴,但也未能窥其全貌。

水运仪象台

苏颂一生最大的贡献还在于复制水运仪象台,在天文与机械制造方面攀登了十一世纪的世界高峰。

水运仪象台”是东汉张衡所创制的天文仪器,可惜已失传。1088年,苏颂应用自己丰富的天文、数学、机械学知识,组织科学家韩公廉、周日严等,着手进行复制。他吸收了劳动人民使用水车、筒车、桔槔、凸轮等生产机械的经验,通过精密的理论计算及模型研制,终于在短短的两年内,于1090年复制成功,把天文观察、天象演示、自动报时集于一机,把汉、唐“水运仪象台”的功能与制作水平大大地提高了。

4、北宋永春岵山陈普足禅师圆寂。乡人刻沉香木像敬奉,号“清水祖师”。随着乡民迁居,分炉敬祀,现台湾有清水祖师庙60多座。东南亚华侨聚区如马来西亚槟城著名的“蛇庙”,也供奉清水祖师

5、辽道宗,名耶律洪基(公元1032~1101年),字涅邻,小字查刺。兴宗耶律宗真长子。兴宗病死后继位。在位46年,病死,终年70岁,葬于永福陵(今内蒙古自治区昭乌达盟巴林左旗西北部)。

辽天祚帝继位

辽寿昌七年(1101)正月辽道宗逝世后,由其孙耶律延禧继位,这就是辽天祚帝。耶律延禧字延宁,小字阿果,辽大康元年(1075)生,大安七年(1091)为总北南院枢密使事,加尚书令,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天祚帝即位后,当年二月改元乾统,以北府宰相萧兀纳为辽兴军节度使,南府宰相耶律斡特刺兼南院枢密使,耶律和鲁斡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称皇太叔。下令被耶律乙辛所诬陷者,恢复官爵,被籍没的出籍,被流放的放还,挖掘耶律乙辛等人之墓,剖棺戳尸,诛其子孙。其余党子孙,流放边疆,家属奴婢分赐给原受害之家。天祚帝还封其祖母懿德皇后及其父耶律为大孝顺圣皇帝。

宋徽宗亲政

宋元符三年(1110)七月初一,向太后下诏罢同听政。半年后,向太后病逝,宋徽宗正式亲理朝政。徽宗亲政之初,将新党、蹇序辰除名,放逐,罢免蔡京,而追复旧党文彦博司马光等三十三名元大臣官职,改元建中靖国,意欲调和熙丰与元党争。但不久任用曾布为相,以绍述为名,排斥打击元大臣,重开党争之祸。

宋徽宗起用蔡京

蔡京(10471126),字元长,兴化军仙游(今福建)人。熙宁三年(1070)进士。元初,司马光为相,尽废熙宁元丰新法,限期五天,恢复差役法。大臣们都认为时间太紧,无法完成。当时蔡京开封府,只有他如期在开封府所属各县改雇役为差役,深得司马光的赞赏。绍圣初,为相,又改差役为雇役蔡京随即一改原先的态度,为章出谋划策,重立雇役法。徽宗即位初,为御史所论,夺职提举洞霄宫,居住杭州。这时,倍受徽宗宠信的宦官童贯奉命去苏杭搜访书画工艺品。在杭期间,蔡京日夜陪伴童贯游远,讨得童贯的欢心。蔡京擅长书法绘画,童贯就将蔡京所书、画的屏幛、扇带等直接送往宫中。徽宗崇奉道教,童贯、蔡京又使人买通道士徐知常与宫中宦官、宫人,在徽宗面前讲蔡京的好话,放出空气,谓非拜蔡京为相不可。于是,徽宗有意起用蔡京建中靖国元年(1101)十二月,复蔡京为龙图阁直学士,知定州。这时右相曾布与左相韩忠彦意见不合,明争暗斗,曾布欲利用蔡京打击韩忠彦,向徽宗推荐蔡京。崇宁元年(1102)三月,蔡京被召入京,任翰林学士承旨,兼修国史。不到三个月,除尚书左丞。一月后,即崇宁元年七月,除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终于爬上了梦寐以求的宰相职位。

苏湖采石

建中靖国元年(1101),宋朝廷为修缮皇宫景灵西宫,有司派人到苏州、湖州采集太湖石四千六百多块。以后的东南花石纲之役,就是据此发展而成。

苏颂

建中靖国(1101)五月,苏颂(10201101)卒。苏颂字子容,泉州同安(今属福建)人,徙居润州丹徒(今江苏镇江)。庆历二年(1142)进士。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元七年(1092),拜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颂博学洽闻,于天文、历法、象数、算学、地学及植物学无所不通,是我国古代一位杰出的科学家.他曾与韩公廉等人吸取前人有关天文学方面的知识和齿轮传动技术上的成就,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座自动运转的天文钟水运仪象台,并撰写了《新仪象法要》一书,记述水运仪象台之结构与原理,对我国古代科技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范纯仁逝世

范纯仁(10271101),纯仁字尧夫,仲淹子。有《忠宣集》。

苏轼

绍圣初,为相后,打着熙宁元丰的旗号,打击迫害元旧臣。苏轼为人正直,熙宁间虽然反对王安石变法,但元初司马光全部废除新法时,他又表示不同意见,受到元旧党的疑忌排斥。这时却被一伙列为旧党,成为打击的对象。绍圣元年(1094)四月,新党以苏轼在起草制诰中讥刺先朝的罪名,将其自翰林侍读学士任上贬知英州(今广东英德)。接着在一个月内连续三次降官,贬为建昌军司马,惠州(今广东)安置。绍圣四年,再贬为琼州别驾,昌化军(今海南儋县北)安置。在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的恶劣自然环境和物质条件下,艰难而又顽强地生活了整整五年。元符三年(1100)向太后听政期间,宽赦元旧臣,苏轼亦被赦还北迁。在流放岭南七年中,苏轼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又由于在北归途中,转辗颠连,建中靖国元年(1101)六月,在金陵(今江苏南京)往常州的船上,不幸病倒,当年七月病逝于孙氏宅院,终年六十五岁。苏轼是继欧阳修北宋文坛领袖,其文纵横奔放,挥洒自如,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诗作丰富多彩,清新雄健。词作豪放清旷,又工书书画。一生著作宏富。一代文豪谢世,各方痛悼。吴越之民痛哭于市,太学生数百人自动聚集一起到佛舍莫祭。

西夏始立国学

西夏为了提倡汉学,于贞观元年(1101)宋建中靖国元年开始立国学。设置教授,招收学员三百人。还建立养贤务,提供国学的日常费用,保障学员们的生活。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建中靖国元年(辽寿昌七年,二月,改乾统元年)

春,正月,壬戌朔,有赤气起东北,亘西南,中函白气;将散,复有在旁。右正言任伯雨言:“正岁之始,而赤气起于暮夜。日为阳,夜为阴;东南为阳,西北为阴;朝廷为阳,宫禁为阴;中国为阳,夷狄为阴;君子为阳,小人为阴。此宫禁阴谋、下干上之证。渐冲西,正西散为白,而白主兵,此夷狄窃发之证也。天心仁爱,以灾异为警戒。愿陛下进忠良,黜邪佞,正名分,击奸恶,使小人无得生犯上之心,则灾异可变为休祥矣。”

癸亥,有星自西南入尾,其光烛地。

观文殿大学士、中太一宫使范纯仁卒,年七十五。

纯仁疾革,呼诸子,口占遗表,命门生李之仪次第之。大略劝帝清心寡欲,约己便民,绝朋党之论,察邪正之归,毋轻议边事,易逐言官。又辩明宣仁诬谤曰:’本权臣务快其私忿,非泰陵实谓之当然。”又云:“盖尝先天下而忧,期不负圣人之学,此先臣所以教子,而微臣所以事君者也。”诏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宣,书碑额曰“世济忠直之碑”。

纯仁性宽简,不以声色加人,义之所在,则挺不少屈。自为布衣至宰相,廉俭如一,所得奉赐,皆以广义庄,前后任子恩,多先疏族。尝言:“吾平生所学,得之忠恕二字,一生用不尽,以至立朝事君,接待僚友,亲睦宗族,未尝须臾离此也。”每戒子弟曰:“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虽有聪明,恕己则昏。苟能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亲族有请教者,纯仁曰:“唯俭可以助廉,唯恕可以成德。”其人书之坐隅。

辽主自去腊有疾,正旦,力疾御殿受贺。是日,如混同江。

甲戌,皇太后向氏崩于慈宁殿,遗诏尊皇太妃陈氏为皇太后。

是日,辽主殂于行宫,年七十,庙号道宗。遗诏燕国王延禧嗣位,北面枢密使耶律阿苏、知枢密院事耶律俨同受顾命。

道宗即位,求直言,访治道,劝农桑,兴学校,救灾恤患,粲然可观。及谤讪之令既行,告讦之赏日重,群邪并进,贼及骨肉,诸部浸叛,用兵无宁岁。唯一岁饭僧三十六万,一日而祝发者三千人,崇尚佛教,罔知国恤,辽亡征见矣。

延禧即位柩前,辽群臣上尊号曰天祚皇帝。

丁丑,易大行皇太后园为山陵,命曾布为山陵使。

己卯,令河、陕幕人入粟,免试注官。

二月,壬辰朔,辽改元乾统,大赦。诏:“为耶律伊逊所诬陷者,复其官爵,籍没者出之,流放者还之。”

丙申,雨雹。

己亥,汰秦、凤二路兵。

甲辰,始听政。

乙巳,出内库及诸路常平钱各百万,备河北边储。

辽主之为燕国王也,道宗以萧乌纳有保护功,命其辅导。乌纳数以直言忤旨,辽主初即位,即出乌纳为辽兴军节度使,加守太傅。

甲寅,诏贬知扬州林希和舒州,降知随州张商英为朝奉大夫,右司谏陈佑论其责轻,请重行降黜故也。

丁巳,诏:“潭州安置,责授雷州司户参军,员外置。”

先是左正言任伯雨疏曰:“章久窃朝柄,迷国罔上,毒流绅,乘先帝变故仓卒,辄逞异志。向使其计得行,将置陛下与皇太后于何地!若贷而不诛,则天下大义不明,大法不立矣。臣闻北使言:‘去年辽主方食,闻中国黜,放箸而起,称善者再,谓南朝错用此人。’北使又问:‘何为只若是行遣?’以此观之,不独国人皆曰可杀,虽敌国莫不以为可杀也。’章八上,未报。会台陈次升等复极论之,乃有是贬。

初,苏辙谪雷州,不许占官舍,遂僦民屋。又以为强夺民居,下州追民究治,以僦券甚明,乃止。至是问舍于民,民曰:“前苏公来,为章丞相几破我家,今不可也。”

初,之入相也,妻张氏病且死,属之曰:“君作相,幸无报怨。”既祥,语曰:“悼亡不堪,奈何?”曰:“与其悲伤无益,曷若念其临绝之语也!”无以对。

任伯雨又言蔡卞恶甚于,遂陈其大罪有六曰:“诬罔宣仁保佑之功,欲行追废,一也;凡绍圣以来窜逐臣僚,皆卞启而后行,二也;宫中厌胜事作,卞乞掖庭置狱,只遣内臣推治,皇后以是得罪,三也;编排元佑章疏,被罪者数千人,议自卞出,四也;激怒哲宗,致邹浩远谪,又请治其亲故送行之罪,五也;蹇序辰建看详诉理之义,迟疑未应,卞以二心之言胁之,即日置局,士大夫得罪者八百三十家,六也。卞阴狡险贼,恶机滔天,门生故吏,遍满中外,今虽薄责,犹如在朝,人人惴恐,不敢回心向善。朝廷邪正是非不得分别,驯致不已,奸人复进,天下安危,殆未可保也。”奏入,不省。

三月,癸亥,以知杭州吕惠卿为观文殿学士、提举洞霄宫。

甲子,始御紫宸殿。

乙丑,辽使来告哀,遣谢文上官均往吊祭,贺即位。

丁卯,辽主命有司以张孝杰家属分赐群臣。

甲戌,辽主召僧法颐放戒于内庭。

戊寅,以知无以军为着作佐郎、实录院检讨官。

壬午,以日当食,避殿,减膳,减天下囚罪一等,流以下释之。

辽殿直达尔旺哈,知辽主恶直言,心萧乌纳,乃诬告乌纳私借内府犀角。辽主命鞫之,乌纳奏曰:“臣在先期,诏许日取帑钱十万为私费,臣未尝妄取一钱,肯借犀角乎?”辽主愈怒,夺其太傅官,降宁边州刺史。自是辽廷诸臣益务为柔佞矣。

夏,四月,辛卯朔,日食不见。

甲午,上大行皇太后谥曰钦圣宪肃。乙未,追上钦圣皇太后曰钦慈。

丁酉,御殿,复膳。

壬寅,诏:“诸路疑狱当奏而不奏者科罪,不当奏而辄奏者勿坐。着为令。”

任伯雨初为右正言,半岁之间,凡上一百八疏。大臣畏其多言,俾权给事中,密谕以少默即为真,伯雨抗论愈力。时曾布欲和调元佑、绍圣之人,伯雨言:“人才固不当分党与,然自古未有君子小人杂然并进,可以致治者。盖君子易退,小人难退,二者并用,终于君子自去,小人犹留。唐德宗坐此致播迁之祸,建中乃其纪号,不可以不戒。”既而欲劾布,布觉之,徙为度支员外郎。

是月,辽地旱。

五月,辛酉朔,大雨雹,诏三省减吏号,节冗费。

丙寅,葬钦圣宪肃皇后及钦慈皇后于永裕陵。

庚辰,太子太保、赵郡公苏颂卒,年八十二。诏赠司空。颂器局闳远,礼法自持,虽贵,奉养如塞士。明于典故,朝廷有制作,必就而正焉。

丙戌,二后神主于太庙。

朝请郎梁宽言:“绍圣之初,奸臣特进,是时不唯朝士革面迎合,虽田舍书生,亦怀观望捭阖之术。举人毕渐,廷试对策,欲附会时流以规上第,其言语不顾轻重,有伤事体,传播四夷,所损不细。又如方天若对策,以不诛南窜大臣家属为恨,以不没元佑公相家资为惜。天若,闽中匹夫,于元佑大臣有何宿憾!特以蔡卞用事,欲复其平日私仇。天若者,卞之门人也,鹰犬效力,仆妾事人,其言何所不至!伏见将来科诏不远,欲乞下礼部司,每遇廷试,戒应举人立为法,无得狂妄,不答所问。有违此者,罪在考官,然后罢黜此流,所贵少厚风俗。”

辽主初立,即罢围场之禁。宋魏国王和噶请曰:“天子巡幸为大事,虽在,不可废也。”辽主以为然,复命有司从备巡幸。六月,庚寅朔,辽主如庆州。

戊戌,辽以南府审相额特勒兼南院枢密使。

庚子,辽上道宗尊谥曰仁圣大孝文皇帝,追谥懿德皇后为宣懿皇后。

壬寅,辽以宋魏国王和噶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甲辰,责右司谏陈佑通判滁州。佑累章劾曾布自山陵还不乞出外,且言:“山陵使从来号为凶相,治平中韩琦、元丰中不去,其后有臣子不忍言者。”又言:“布有当去者三:一,自山陵还;二,虞主不在,腰舆而行;三,不当先与属官推恩。”章皆留中,佑遂缴申三省。布乃不赴朝参,而有是命。

后两日,左谏议大夫陈次升对,有札子救佑,帝不省。而右司谏江公望复言之,帝曰:“佑欲逐曾布,引李清臣为相,如此何可容?”公望遽曰:“陛下临御以来,易三言官,逐七谏臣。今佑言宰相过失,自其职也,岂可便谓有它意哉!”

先是布甚恶清臣不附己,数使人谓公望,能一言清臣,即以谏议大夫相处,而公望所言乃如此,其后彭汝霖以论罢清臣得谏议大夫云。

乙巳,辽以北平郡王淳进封郑王。

丁未,北院枢密使阿苏加裕悦。

戊申,封向宗回为永阳郡王,向宗良为永嘉郡王。

辽以特里衮阿噜萨古、宰相耶律俨总山陵事。辛亥,葬仁圣大孝文皇帝、宣懿皇后于庆陵。

戊午,尚书右丞范纯礼,罢知颍昌府

纯礼浓毅刚正,曾布惮之,激驸马都尉王诜曰:“上欲除君承旨,范右丞不可。”诜怒。会诜馆辽使,纯礼主宴,诜诬其辄斥御名,遂黜之。

己未,班《斗杀情理轻重格》。

左司谏江公望上疏言:“自先帝有绍述之意,辅政非人,以媚于己为同,忠于君为异,借威以快私隙,使天下骚然,泰陵不得尽继述之美。元佑人才,皆出于熙、丰培养之馀,遭绍圣窜逐之后,存者无几矣。神考与元佑之臣,其先非有射钩斩袂之隙也,先帝信仇人而黜之。陛下若立元佑为名,必有元丰、绍圣为之对,有对而争兴,争则党复立矣。陛下改元诏旨,亦称思建皇极,端好恶以示人,本中和而立政,皇天后土,实闻斯言,今若渝之,奈皇天后土何!”

时内苑稍畜珍禽奇兽,公望力言非初政所宜,帝曰:“已纵遣之矣。”唯一白鹇,畜之久,帝以拄杖逐之,终不肯去,乃刻公望姓名于杖头以识其谏。会蔡王似府史相告,有不逊语,连及于王,公望乞勿以无根之言加诸至亲,遂罢知淮阳军。

秋,七月,壬戌,帝谓曾布:“人才在外有可用者,具名以进。”又问:“张商英亦可使否?”布曰:“陛下欲持平用中,破党人之论以调一天下,孰敢以为不然!然元佑、绍圣两党,皆不可偏用。臣窃闻江公望为陛下言,今日之事,左不可用轼、辙、右不可用京、卞,为其怀私挟怨,互相仇害也。愿陛下深思熟计,无使此两党得志,则天下无事。”帝颔之而已。

布弟翰林学士肇,引嫌出知陈州,尝以书责布曰:“兄与异趋,众所共知。绍圣、元符间,、卞有可以挤兄者,无所不为。今兄方得君,正当引用善人,扶助正道,以杜绝、卞复起之萌,而数月以来,端人吉士,相继去朝,所进用以为辅臣、从官、台谏者,皆尝事、卞之人。一旦势异今日,彼必首引、卞以为固位计,曾氏之祸,其可逃邪!比来主意已移,小人道长,异时、卞纵未至,一蔡京足以兼二人,思之可为塞心。”布不以为然,答肇书曰:“布自熙宁立朝,至今时事屡变,唯其不雷同熙、丰,故免元佑之贬斥;唯其不附会元佑,故免绍圣之中伤。其自处亦粗有义理,恐未至诒家族之祸也。”

癸未,准布、铁骊贡于辽。

丁卯,以着作郎为右司员外郎。力辞实录检讨官,从之。

丙戌,知枢密院事安焘罢。

旧制,内侍出使,以所得旨言于院,审实,乃得行。后多辄去,焘请按治之。都知阎守勤领它职,祈罢不以告,亦劾之;帝敕守勤诣焘谢。郝随得罪,或揣帝意且起用,欲援赦为阶,焘亦争之。以老避位,遂出知河南府。将行,上疏言:“东京党祸已萌,愿戒履霜之渐。”语尤激切。

丁亥,以蒋之奇知枢密院事,吏部尚书陆佃为尚书右丞,端明殿学士同知枢密院事。

八月,甲寅,以右司员外郎知泰州。

先是进言曰:“神宗有为之序,始于修政事,政事立而财用足,财用足而根本固,此国家万世之利,而今日所当继述者也。臣近缘都司职事,看详内降札子,裁减吏员冗费,以防加赋之渐,为民远虑,天下幸甚。然今日朝廷之计,正以乏财为患,西边虽已罢兵,费用不可卒补,遂至于耗根本之财,坏神考之政,加职之渐,兆于此矣。臣职事所及,理不可默,今撰到《国用须知》一本奏闻。”

又进《日录辨》曰:“臣去年五月十八日对紫宸殿,奏札子云:‘臣闻王安石《日录》七十馀卷,具载熙宁中奏对议论之语。此乃人臣私录之书,非朝廷之典也。自绍圣再修《神考实录》,史官请以此书降付史院。凡《日录》、《时政记》、《神宗御集》之所不载者,往往专据此书,追议刑赏予夺,宗庙之美,以归臣下。故臣愿诏史官别行删修,以成一代不刊之典。’其日蒙批付三省,后不闻施行。盖绍圣史官请以《日录》降付史院者,今为宰相故也,事之乖缪,无大于此者。臣因以所见撰成《日录辨》一篇,具状奏闻。”

是日,与左司员外郎朱彦周谒曾布于都堂,以书责布曰:“尊私史而厌宗庙,缘边费而坏先政,此阁下之过也。违神考之志,坏神考之事,在此二者,而阁下弥缝壅蔽,人未敢议。它日主上因此两事,以继述之指问于阁下,将何辞以对?阁下于有荐进之恩,不敢负,是以论吉凶之理,献先甲之言,冀有补于阁下。若阁下不察其心,拒而不受,则今日之言,谓之负恩可也。”布读书毕,争辨移时。色不变,徐起言曰:“适所论者国事,是非有公议,公未可遽失待士礼。”布矍然改容。又以《日录辨》、《国用须知》纳布而出。

明日,即以此二篇及所上布书具状申三省、御史台,乞敷奏弹劾,三省进呈,帝顾曾布曰:“如此报恩地邪?”布曰:“臣绍圣初,在史院不及两月,以元佑所修《实录》者,凡司马光《日记》、《杂录》,或得之传闻,或得之宾客;而王安石有《日录》,皆君臣对面反复之语,乞取付史院照对编修,此乃至公之论。其后绍圣重修《实录》乃、蔡卞,今提举史院乃韩忠彦。而谓臣尊私史,厌宗庙,不审何谓也。神宗理财,虽累岁用兵,而所至府库充积。元佑中非理耗散,又有出无入,故仓库为之一空。乃以臣坏三十年根本之计,恐未公也。”帝曰:“卿一向引,又欲除左右史,朕不可。今日如何?”布愧谢。而韩忠彦等言:“必欲去,当与一郡。”帝令责,忠彦及陆佃皆曰:“言诚过当,曾布却能容。”乃出知泰州。

布始欲附己,使人谕意,将大用之,语其子正汇曰:“吾与丞相议多不合,今乃欲以官相饵。吾有一书遗丞相,汝为我书之。”正汇再拜,愿得书。喜,旦持入省,甫就席,遽出书。布大怒,信宿,有海陵之命。中书舍人邹浩、右谏议大夫陈次升皆乞留,不从。

辽主谒庆陵。

九月,己巳,诏:“诸路转运、提举司及诸州、军有遗利可以讲求及冗员浮费当裁损着,详议以闻。”

壬申,辽主谒怀陵。

乙亥,辽主如藕丝淀。

冬,十月,壬辰,辽主谒乾陵。

癸巳,门下侍郎李清臣罢为资政殿大学士、知大名府。

甲辰,辽主上其考昭怀太子谥曰大孝顺圣皇帝,庙号顺宗;妣萧氏曰贞顺皇后。旋追赠萧岩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耶律萨喇、耶律托卜嘉并追封漆水郡王,萧苏萨、萧托卜嘉并追封兰陵君王,五人皆绘像宜福殿。又追赠萧和克龙虎卫上将军。先是耶律实埒以附太子流镇州,至是召为御史中丞。

辽主虽追尊顺宗,究莫知其瘗所,辽主亦不亟于求之,后遂不建陵寝。

十一月,庚申,以陆佃为尚书左丞,吏部尚书温益为尚书右丞。

益初知潭州,邹浩南迁过潭,暮,投宿村寺,益即遣州都监将数卒夜出城,逼使登舟,竟凌风绝江而去。它逐臣在其境内者,如范纯仁刘奉世韩川吕希纯、吕陶辈,率为所侵困,用事者悦之。

壬戌,以西蕃锡罗萨勒为西平军节度使、邈川首领。

辛未,出御制南郊亲祀乐章。

庚辰,祀天地于圜丘,赦天下。改彰信军为兴仁军,照德军为隆德军。改明年元曰崇宁,以曾布主绍述,从其请也。

壬午,三省奏事讫,曾布独留,进呈内降起居郎邓洵武所进《爱莫助之图》,其说以为陛下方绍述先志,群臣无助之者。其图如史书年表例,自宰相、执政、侍从、台谏、郎官、馆阁、学校分为七隔,每隔旁通,左曰绍述,右曰元佑。左序助绍述者,执政中唯温益一人,其馀每隔止三四人,如赵挺之范致虚王能甫、钱之属而已。右序举朝皆在其间,至百馀人。又于左序别立一项,小贴揭去。布密禀揭去臣僚姓名,帝曰:“洵武谓非相蔡京不可,以不与卿同,故去之。”布曰:“洵武所陈,既与臣所见不同,臣安敢与议。”明日,遂改付温益。益欣然奉行,乞籍记异论之人,于是帝决意用京矣。

十二月,戊子,辽以枢密副使张琳知枢密院事,翰林学士张奉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

辽知枢密院使越国公耶律俨徙封秦国公。

俨以谀佞得信任于道宗,及辽主即位,元妃之兄萧奉先为辽主所眷注,俨旧与奉先相结,益务为逢迎取媚,辽主又宠任之。尝与牛温舒有隙,各进所亲厚,朋党纷然。俨恃奉先为内主,温舒不能胜。

庚寅,以知洪州叶祖洽为宝文阁待制,代吕希纯知瀛州;吕希纯改知颍州。帝以河朔诸帅皆元佑人,欲尽易之,故希纯、祖洽有是命,皆曾布为请也。布初拟召祖洽为侍郎,帝许之;韩忠彦以为不可,乃止。

先是责降者皆得旨以赦恩牵复,唯、苏辙进呈不行。子援刺血上书,帝封援书付曾布,布欲留白,未果。已而于忧人曾诞长书抵布,并奏疏一通,所陈十事,其四言有功于国,责太重,当复收用,类皆狂妄语。是日,呈援书,帝颇称其孝,有怜之之意。布欲且与徙广南近里一州,帝许之。又以诞所陈事目进呈,帝曰:“须与勒停编管。”既而韩忠彦见之,怒,请除名,送湖南,从之。亦不复内徙。

左仆射韩忠彦与曾布异议,布数倾之。忠彦累乞罢相,不许。甲午,遂出居东府,有诏押入。

戊戌,提举洞霄宫蔡京,复龙图阁直学士,知定州。

供奉官童贯,开封人,性巧媚,善测人主微旨,先事顺承,以故得幸。乃使三吴,访书画奇巧,留杭累月,京与之游,不舍昼夜,凡所画屏障扇带之属,贯日以达禁中,且附言语论奏于帝所,由是属意用京。左阶道录徐知常,以符水出入元符皇后所,太学博士范致虚与之厚,因荐京才可相。知常入宫言之,已而宫妾、宦官合词誉之,遂起京知定州。

辛丑,以知随州张商英权户部侍郎,寻改吏部。

壬寅,知滁州范镗复职,知澶州。少府少监邢恕、光禄少卿吕嘉问、司农少卿路昌衡,并落分司,恕知随州,嘉问知蕲州,昌衡知滁州。放归田里人、蹇序辰,并散官,予祠。通议大夫林希,追复资政殿学士。寻又诏蔡卞复官,予祠。

乙巳,辽主诏:“先朝已行事不得陈告。”时方治耶律伊逊之党,其党多赂权贵以求宽免,辽主不悟,而下此诏。

丙午,奉安神宗神御于景灵西宫;丁未,诣宫行礼。

己酉,降德音于西京,减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

癸丑,诏:“亲子孙,许在外指射差遣,不得辄至京师及上章疏。”从曾布所请也。

秘书省正字陈师道,性孤介,与赵挺之为友婿,而素恶其人。适预郊祀,天寒甚,衣无绵,其妻就假于挺之家,师道问所从得,却去,不肯服,遂中寒疾,乙卯,卒。

是岁,以修奉景灵西宫,下苏、湖二州采太湖石四千六百枚。

河东地震,京畿蝗,两浙、湖南、福建旱。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