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98年

1098年

1098年,戊寅年(虎年);辽寿昌四年;北宋绍圣五年,元符元年;西夏永安元年;大理开明二年;越南会丰七年;日本承德二年。

皇帝:宋哲宗赵煦。圣 1094年四月-1098年五月; 元符 1098年六月-1100年。

经济与文化

哲宗绍圣年间(1094~1098年),因对付西夏,增加发行额达到188万余贯,由于两界发行,实际数加倍,于是通货膨胀加剧。

公元1098年,黄庭坚犯谏被贬谪为涪州别驾,朝廷为避亲嫌,又把他转而安置于戎州(北宋后改名为宜宾)。黄庭坚自此摆脱朝政,寄情于山水诗酒之中。其间黄庭坚创作了《安乐泉颂》,这是一篇诗化了的鉴赏酒质的评语。诗中赞美五粮液前身姚子雪曲酒“杯色增玉,白云生谷,清而不薄,厚而不浊,甘而不哕,辛而不蛰”。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访察岭南的湖南提举常平董必得知苏东坡住官舍后,派人将苏东坡逐出官舍,张中也因此丢了官。苏东坡只得在城南的槟榔树丛中买地建屋居住,在众黎族百姓的帮助下,五间茅屋建成了,他把屋子命名为“桄榔庵”。

建筑

作为少数民族政权,西夏推崇佛教,也是出于巩固政权的考虑。唐代安史之乱以后,西夏攻占了张掖并逐步全面占领了河西走廊。为了加强对河西的控制,西夏政权推行了一系列的汉化政策,其中包括兴建寺院、翻译佛经的活动。儋州东坡书院:位于海口市西线180公里的儋州市中和镇,离现儋州市政府所在地那大镇40多公里,是为纪念北宋大文豪、谪臣苏东坡而建于北宋(1098年),后经重修,明代(1549年)更为儋州东坡书院。890年前,苏东坡由幼子苏过陪伴,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流放生活。后人把他讲学、会友、寓居过的地方命名为东坡村、东坡田、东坡井、东坡路、东坡坐石,并建东坡居士塑像以示纪念。海南省儋州市中和镇东郊有一座始建于北宋元符元年(1098年)的“东坡书院”,是宋朝著名文学家苏轼被贬琼州儋耳时居住和讲学的地方,历代均有维修和扩建。

甘肃张掖市大佛寺:始建于西夏崇宗永安元年,就是公元1098年,它的名称几度更改,曾称作“迦叶如来寺”、“宝觉寺”、“弘仁寺”等,因寺内塑有著名的室内大卧佛,所以老百姓叫它“卧佛寺”、或“大佛寺”。

大明塔应为辽统和二十五年到寿昌四年(公元1007年1098年)间所建。大塔为八角形十三层密檐式实心砖塔,总高八十点二二米,基座直径三十六米,第一层大檐下塔身高近十一米。

医药

1082~1083年间,尚书左亟蒲传正看过书初稿后,要保荐唐氏做官,但唐氏拒而不受,继续修订增补自己的本草著作,约于1098年以后定稿。完成全书31卷,反映了宋代药物学的发展水平。

代表医家为宋代庞安时(1098年),他根据《内经》“尺寸俱弦者,少阳受病也。足少阳胆属木,弦者,细长如琴弦状。”与《伤寒论》中“脉弦细,头痛发热,属少阳,宜小柴胡汤”的联系,认为“少阳之证,口苦.咽干,目眩也。此三阳经皆病,未入于脏,可汗而解”,“少阳正得弦脉,体是小弦长脉也,多宜和表,鲜有汗证,”故“仲景少阳证,唯小柴胡乃和表药耳。”

军事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1099),十字军国家(Crusader States) (1098年-1291年) 是教皇乌尔班二世于1095年11月26日在克莱蒙(法国)召开的高级宗教会议上宣布的。约有10万人参加了这次东征。1097年,十字军由君士坦丁堡附近渡海进入小亚细亚,攻占塞尔柱人国都尼凯亚,1098年,又攻占埃德萨和安条克,建立起最初几个十字军国家埃德萨伯国和安条克公国。建筑

伦敦塔是最早的建筑之一,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风格。1078年,威廉一世在美丽的泰晤士河北岸开始建造伦敦塔,他死后,威廉二世子承父业,继续修造伦敦塔,直到1098年才将这座城堡建成。

宾根的赫德嘉,德国人,修院领袖、作家、神学家与作曲家。(1179年去世)

刘挚(公元10301098年),字莘老,北宋永静东光人。嘉佑四年中进士甲科。初任冀州南宫县令时,因政绩卓著,与信都令李冲、清河令黄莘被称为河朔三令。

哲宗宪元继道显德定功钦文睿武齐圣昭孝皇帝元符元年(辽寿昌四年)

春,正月,壬子,辽主如鱼儿泺。

戊午,以右谏议大夫安敦权国子祭酒。

丙寅,咸阳县民段义于河南乡刘银村修舍,得古玉印,有光照室,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上之。

己巳,辽徙准布贫民于山前。

甲戌,幸瑞圣园,观北郊斋宫。

二月,丙戌,白虹贯日。

壬辰,复罢翰林侍读、侍讲学士。

丙申,诏:“河北路转动副使吕升卿,提举荆湖南路常平等事董必,并为广南东、西路察访。”

蔡京等究治同文馆狱,卒不得其要领,乃更遣二人岭外,谋尽杀元佑流人。时朝廷犹未知刘挚梁焘之死;已而知之,二人并罢。

丁酉,嗣濮王宗佑卒,以其弟宗汉嗣。

戊申,知兰州王舜臣讨夏人于塞外。

筑兴平城。

三月,壬子,命三省、枢密院三岁一试刑法。

内辰,米脂砦成。

丁巳,五王外第成,赐名懿亲宅。

戊午,三省言究治前皇城使张士良辞服。

士良以御药院官给事宣仁圣烈皇后,与陈衍更直宫中,掌文书,其所从违某事,皆衍辄自予夺颁降,未尝以闻。间有臣僚奏请东朝还政者,衍匿其奏,置柜中,不以闻东朝,亦不以闻于帝。于是蔡京、安敦言:“司马光刘挚吕大防等,交通中人张茂则、梁惟简、陈衍之徒,猎取高位,尽变先帝成法。深惧陛下一日亲政,则必有欺君罔上之刑,乃回顾却虑,密为倾摇之计。于是疏隔两宫,及随龙内侍十人悉行放罢,以去陛下之腹心;废受遗顾命元臣,置以必死之地,先帝任事之臣,无一存者,以翦陛下之羽翼。大逆不道,死有馀责。陈衍罪在不赦,亦乞更赐审问,正以国法。”诏诛衍于崖州,徙士良羁管白州

初,章敦、蔡卞恐元佑旧臣一旦复起,日夜与邢恕谋所以排陷之者。既再追贬吕公着、司马光,又责吕大防刘挚、梁焘、范祖禹刘安世等过岭,意犹未慊,仍用黄履疏高士英状,追贬王圭,皆诬以图危上躬。其言浸及宣仁皇后,帝颇惑之。最后起同文狱,将悉诛元佑大臣;内结宦者郝随为助,专媒蘖垂帘时事。建言欲追废宣仁,自皇太后太妃皆力争之,帝感悟,焚其奏。随觇知之。密语敦、卞。明日,敦、卞再有言,帝怒曰:“卿等不欲朕入英宗庙乎!”敦、卞乃已。

张士良者,前窜雷州,敦、卞逮赴诏狱,欲使证宣仁废立。及士良至,以旧御药告,并列鼎镬刀锯置前,谓之曰:“言有即还旧官,言无则死。”士良仰天哭曰;“太皇太后不可诬,天地神何可欺也!乞就戮。”京、敦无如之何,但以陈衍罪状塞诏。宣仁废立之议,由是得息。

乙丑,诏蔡京等辨验段义所献玉印,京目为秦玺,遂名曰“天授传国受命宝。”

戊辰,吏部郎中方泽等坐私谒后族宴聚,罚金补外。

庚午,辽主如春州

帝幸申王府。辛未,幸端王府。甲戌,进封咸宁郡王俣为莘王,普宁郡王似为简王,祁国公为永宁郡王。

丙子,筑熙河通会关。

夏,四月,庚辰,安定郡王世开卒。

甲申,幸睿成宫及莘王、简王府。

丙戌,章敦等进《神宗帝纪》。

诏:“梁焘不许归葬,家属令昭州居住。”

壬辰,同知枢密院事林希罢知亳州,御史中丞邢恕罢知汝州。希既叛章敦,至是恕论希罪,敦因并去之。

丙申,建显谟阁,藏《神宗御集》。

丁酉,诏权礼部尚书蹇序辰兼侍读。

庚子,幸睿成宫。

辛丑,辽主以雨罢猎。

壬寅,学士院上《宝玺灵光翔鹤乐章》。

癸卯,诏学官增习两经。

五月,戊申朔,御大庆殿,受“天授传国受命宝”,行朝会礼。

己酉,班德音于天下,减囚罪一等,杖以下释之。

蔡京治同文狱毕,言刘挚等有司马昭之心,为同时之人所发,乞正典刑以及其子孙。三省进呈。辛亥,诏:“刘挚梁焘,据文及甫等所供语言,偶逐人皆亡,不及考验,明正典刑。挚、焘诸子并勒停,永不收叙,仍各令于元指定处居住。”

给事中徐铎为吏部侍郎

癸丑,以受宝恭谢景灵宫。

庚申,诏献宝人段义为右班殿直,赐绢二百匹。

癸酉,辽乌尔古德?勒部统军使诺延奏北边之捷。诺延为统军,边境以宁。其后部民乞留,辽主许再任。

甲戌,辽主驻萨里纳。

六月,戊寅朔,诏改元。

夏遣使求援于辽。

丙戌,遣官分诣延、泾原、河东、熙河按验所筑城砦。

丁亥,辽以辽兴军节度使尼哩为特里衮,以前知特里衮事耶律廓沙为南京统军使。

甲午,翰林学士承旨蔡京等上《常平、免役敕令格式》。

辽以参知政事牛温舒摄中京留守;既而部民诣阙请真授,从之。

壬寅,诏蹇序辰、安敦看详元佑诉理所陈述语言于先朝不顺者职位姓名,别具以闻。序辰初有是请,帝亦厌之。蔡卞劝章敦力使必行,故有是诏。自后缘诉理被祸者凡七八百人,序辰及敦实启之。

秋,七月,庚午,诏:“范祖禹移化州安置,刘安世梅州安置,王岩叟朱光庭诸子并勒停,永不收叙。”

辽主如黑岭。

壬申,京师地震。

时有请以王安石《三经义》发题试举人者,右正言晋陵邹浩言:“《三经义》者,所以训经,而其书非经也。以经造士,而以非经之题试之,甚非先帝专任经术之义。”乃止。

八月,丙子朔,熙河兰岷路复为熙河兰会路。□□□□□□□□□□。

丁亥,诏:“侍从中书舍人以上各举所知二人,权侍郎以上举一人,仍指言所堪职任。”

九月,丁未,以霖雨罢秋宴。

己酉,吏部尚书叶祖洽言:“王圭罪恶,比刘挚等最为暴着,今罪罚轻重不侔,何以慰天下公议!”诏:“圭诸子并勒停,永不收叙。”

庚戌,横州编管秦观,特除名,永不收叙,移送雷州。

丙辰,朝奉大夫充秘阁校理孔平仲,特落职,送吏部与合入差遣,坐党附元佑用事者非毁先朝所建立也。

丁巳,蹇序辰、安敦以诉理事入对。曾布言:“此事株连者众,恐失人心。昨朝廷指挥,令言有不顺者具名闻奏,中外皆以为平允,然恐议论者更有所加,愿圣意裁察。臣尝谓诉理之人,本无可罪。今刑部左右两曹,一主断狱,一主叙雪。盖自祖宗以来,凡得罪经断诉雪者,比比而有。但元佑用事之人,特置一司以张大其事,信为可罪,其诉雪者似不足深责。昔真宗践阼,有建议欲放天下欠负者,真宗云:‘先帝何以不放?’大臣言:‘先帝留此以遗陛下,以固结天下人心。’真宗欣然从之。盖人心不可失也。”帝深纳其言,而序辰及敦所陈已纷纷矣。

右正言邹浩言:“初旨但分两等,谓语及先帝并语言过差而已。而今所施行,混然莫辨,以其近似难分之迹,而典刑轻重,随以上下,是乃陛下之威福操柄下移于近臣,愿加省察,以为来事之鉴。”

壬戌,看详诉理所言:“郑侠上书谤讪朝政并王安国非毁安石等罪名,元佑初除雪不当。又,王A080、王进状内言父安国冤抑未除。”诏:“郑侠除名勒停,依旧送英州编管,永不量移。王A080罢京东转运判官,差监衡州盐酒税,王监江宁府粮料院。”

冬,十月,乙亥朔,辽主驻藕丝淀。

己卯,辽以南府宰相额特勒兼契丹行宫都部署,以傅导燕国王延禧。

先是南府有讼,各州府得就按之,其后非奉枢密檄,不得鞫问,以故讼者稽留。额特勒奏请如旧制,辽主从之。

甲午,昭州别驾、化州安置范祖禹卒。

祖禹平居恂恂,口不言人过;至遇事,别白是非,不少借隐。在迩英,献纳尤多。尝进《唐鉴》十二卷,深明唐三百年治乱,学者尊之,目为“唐鉴公”云。

乙未,诏武官试换文资。

丁酉,以河北、京东河溢,遣官赈恤。

己亥,诏:“朝散郎汪衍,瀛州防御推官余爽,并除官勒停,永不收叙;衍送昭州,爽送封州编管。”

先是蔡京荐爽,章敦恶之,具言:“元丰末,爽及衍各上书诋诬先朝;爽又元佑中曾上书乞宣仁归政,险诈反覆。”故有是命。

夏人寇平夏城,知渭州御之,获其勇将威明阿密、西寿监军穆尔塔布,斩俘甚众。捷至,帝为御紫宸殿受贺。

在泾原久,时夏人肆暴,边吏畏忄,上言:“夏人嗜利畏威,不有惩艾,边不得休息。宜稍取其土疆,如古削地之制,以固吾圉;然后诸路出兵,据其要害,不一再举,势将自蹙。”章敦与同宗,言多见采,由是创州一,城砦九,屡败夏人,而诸路亦多建城砦以逼夏。及平夏之败,夏人遂不复振。

庚子,中书省言:“元佑初,起居舍人邢恕上书言:‘王安石、吕惠卿用事,臣时得召对,先帝询及二人,臣具道发石之短、惠卿之奸,卒见排嫉。’又言:‘太皇太后躬亲听断,并用忠良,全去弊蠹,臣于此时首蒙擢右司员外郎职,为宰相属官,与闻政事,臣以谓千载之一时。’又言:‘韩维端谅名德,乃与司马光吕公着一等。’”诏:“邢恕特降授承议郎、知南安军。”

恕始罢中丞,以本官知汝州,居五月,改知应天府。章敦恐恕复用,乃检出恕所上书白帝曰;“邢恕蔡确一事外,无事不同元佑。”故特责之。

癸卯,驸马都尉张敦礼,坐元佑初上疏誉司马光,夺留后,授环卫官

诏:“秘阁校理、权知潞州欧阳,落职,送吏部与合入差遣。”坐朋附元佑权臣,每希进用也。

十一月,癸丑,三省言:“王巩、张保源,累上书议论朝政,表里奸臣,欲尽变先朝法度。”诏:“巩除名勒停,全州编管;保源特勒停,峡州居住。”

辛酉,夏复遣使求援于辽。

甲子,祀昊天上帝于圜丘,大赦,除元佑馀党及特旨行遣者,并与量移

十二月,丙子,知淮阳军叶涛,改管句崇禧观,以给事中范镗言其诉理之状,辞情不逊,侵黩先朝故也。

丁丑,以江、淮、荆、浙等路发运副使张商英为集贤殿修撰、江、淮、荆、浙等路发运使。

壬辰,辽为燕国王延禧行再生礼,曲赦三百里囚。

辽国舅详衮萧文知易州兼西南面安抚使。

高阳土沃民富,吏其邑者每黩于货。文始至,悉去旧弊,务农桑,崇礼教。属县有蝗,方议捕除,文曰:“蝗,天灾,捕之何益!”但反躬自责,蝗尽飞去,遗者亦不食苗,散在草莽,为乌鹊所食。时议以文可大用,迁唐古部节度使。高阳勒石颂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