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88年

1088年

1088年是一个闰年,是农历戊辰年(龙年);辽大安四年;北宋元三年;西夏天仪治平三年;越南广四年;日本宽治二年。它的第一天在星期日开始。以下为本年发生大事。

元恢复广惠仓制度

三年(1088)正月,著作佐郎兼宋哲宗皇帝的老师范祖禹上书朝廷,他认为自从祖宗创业开国以后,每每遇上下雪的时间,就要免除旅客住宿的费用,或者由官府买米买炭发放给贫困的老百姓,对于饥饿而死的城市市民,官府还负责集中收埋他们的尸体。而宋哲宗即位以后,对京城的城市市民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这是皇恩浩荡的最重要的表现。但是,从宋仁宗年间以前,全国各路都设有广惠仓以赈济孤寡之人或贫困不堪的老百姓,京城开封也设有东、西两所福田院收养老弱病残和年幼儿童。仁宗八年(1063)又在京城增设南北福田院,但每一所福田院只允许收养三百人。范祖禹建议在京城四所福田院的基础上把一些官府的废旧房屋收拾出来,安置城市贫民,不一定要限制具体人数,凡是贫民都可进入福田院,并按照以前的办法,命令京城市政管理机构千方百计救民于水火之中,如果市政官员能使更多的贫民生存下来,官府可适当考虑给他们加官晋级。如果贫民死伤多于以前的数量,对这些官员要进行一定的惩罚。同时,范祖禹还建议在全国各地恢复广惠仓制度,以赈济那些贫困的城市市民。宋哲宗完全接受了他的意见,于是发布诏令,在全国恢复广惠仓制度。

吕公著力救王觌

元三年(1088)五月,御史中丞胡宗愈被提拔为尚书右丞以后,谏议大夫王觌立即上书朝廷,弹劾胡宗愈,指责他在任御史中丞期间,贪赃枉法,结党营私,与苏轼、孔文仲等人互相勾结,排斥异己等等。太皇太后当即对王觌的奏章作了批示,认为王觌胡说八道,完全违背事实,不能担任执政大臣职务,可以考虑让王觌到外地去作官云云。这一指示传达以后,宰相吕公著立即上书表示反对这一意见,他说自己与王觌素不相识,而且在宋神宗和哲宗即位之后并未荐举过王觌,但自从王觌担任台谏官以来,他的所做所为最为稳妥,倘若因为王觌弹劾执政大臣便罢黜他的话,这样不得民心。因此,吕公著吕大防范纯仁太皇太后的指示截留下来,并未传达下去,他们希望太皇太后对王觌事件重新加以斟酌。其后几天,吕公著吕大防范纯仁等人又在太皇太后面前争论王觌事件,太皇太后质问他们说:胡宗愈何罪之有?更何况司马光、文彦博等人都曾荐举过他;吕公著回答说:胡宗愈在宋神宗时期的确在士大夫中颇有威信,但自从担任御史中丞以后,上书所论之事往往与大部分官僚的意见不合。尚书左丞刘挚在此时还是不遗余力地在太皇太后面前诋毁胡宗愈,太皇太后怒气冲冲,大声责问刘挚如果有人认为门下侍郎(指刘挚)乃是奸邪之人,你能心甘情愿吗?刘挚吓得魂不附体,急忙申辩,此时文彦博对太皇太后说,刘挚的话是正确的。但太皇太后依然不予理睬。第二天,吕公著又亲自上书太皇太后,认为自从哲宗皇帝即位以来,朝廷内外本来没有所谓朋党,士大夫之间仅仅有正直与邪恶之分,倘若陛下无故驱逐台谏官,将有损于陛下善于纳谏之名声,更何况文彦博,范纯仁、吕公著等都是先朝(宋神宗)的旧臣,完全是忠心耿耿地为国家事业着想的,希望陛下对我们的意见加以考虑。中书舍人曾肇封驳了对王觌进行处理的诏书,并进一步上书太皇太后替王觌鸣冤。但太皇太后根本没有听从吕公著等人的劝谏,因而王藐最后被贬为润州(今江苏镇州)知州。与此同时,胡宗愈也上书太皇太后,要求解除执政大臣的职务,委派自己为闲散的官员,但太皇太后亲自下诏安慰胡宗愈,并说自己根本未听他人的流盲蜚语,并要求胡宗愈不要辜负自己的希望。其后,监察御史杨康国和赵挺之、右正言刘安世又不断上书,要求太皇太后收回成命,但这些奏章并未送到太皇太后手中。此事便不了了之。

宋苏轼言天下人不便差役法

请命宰相比较差、雇两法利弊。因吕公著年老,拜司空、平章军国重事。以吕大防、范纯仁为宰相。苏颂主持造水运仪象台(天文钟)成。颂有《新仪象法要》,说明仪器构造,有图。宋在密州板桥(在今山东胶县)设市舶司。元初,汝窑(在汝州,今河南临汝)为宫廷烧造瓷器,极精。同时中原名窑尚有定窑(在今河北曲阳)、钧窑(在今河南禹县)等。

科举改革

司马光上书宋哲宗,指出科举考试应以举子品德为先决条件,然后是文学水平,而在文化考试中,儒经功底又应比文采更重要。至四年(1089)四月,宋哲宗改革了科举制度,设立经义、诗赋两科,废除宋神宗时期考试法律制度的内容。凡是考试诗赋科的进士,必须在《易》、《诗》、《书》、《周礼》、《春秋左传》、《札记》内选择一本经典熟读,第一次进士考试本经(即自选的一经)义两道,《论语》、《孟子》大义各一道,第二场考诗赋和律诗各一道,第三场考试为策论一道,第四场考试内容为子、史、时务策各两道。凡是专门考试经义的举子,必须学习两部以上儒家经典,同时政府规定《诗》、《礼记》、《周礼》、《左氏春秋》为大经,《书》、《易》、《公羊》、《谷梁》、《仪礼》为中经,学习《左氏春秋》的举子必须兼习《公羊》、《谷梁》、《书》,学习《周礼》的举子必须兼习《仪礼》或《易》,学习《礼记》、《诗》的举子必须兼习《书》,同时允许举子只学习两种大经,但不得只学习两种中经。考试时,第一场考本经义三道、《论语》大义一道,第二场考试本经义三道、《孟子》大义一道,第三场考试为论和策,与诗赋科一样。无论是诗赋科,还是经义科进士,专门学习儒经的举子,都按四场考试成绩的高低来决定是否录取。录取进士诗赋和经义科各占一半。以经义取定取舍,经义科兼习诗赋的举子按照诗赋成绩来决定,进士名次的高低参照策和论来决定。但是元科举改革后,举于大多考诗赋科,而考经义的举子微乎其微。因此各地纷纷上书,说两科名额各占一半不合理。于是宋哲宗又诏令经义科进士名额不得超过进士录取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1088年叛乱

发生于征服者威廉死后,涉及到他的两个儿子威廉鲁夫斯和罗贝尔柯索斯之间对英格兰王国诺曼底公国领土的划分。从1088年复活节前后开始,敌对行动持续了约3至6个月。

1087年,威廉临终之时希望通过决定他的儿子们如何继承他原有的诺曼底和新近征服的英格兰,来延续他庞大的专制统治。威廉的长子罗贝尔成为诺曼底公爵,次子威廉鲁夫斯成为英格兰国王。之后威廉就去世了。然而,对于在诺曼底和英格兰同时拥有土地的贵族和男爵,出现了一个对谁效忠的困难情形。编年史家奥尔德里克维塔利斯对这些诺曼巨头的记载:

我们要做什么?现在我们的国王死了,两个年轻人继承并猛然划分了英国和诺曼底的领地。我们如何能适当的效忠两位如此不同且疏远的统治者?如果我们效忠诺曼底公爵罗贝尔,我们将会得罪他的兄弟威廉,将会被他剥夺我们在英格兰的庞大收入和地产。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服从威廉国王,罗贝尔公爵将会剥夺我们在诺曼底继承的所有领地。 他们决定联合起来除掉年轻的国王威廉鲁夫斯,并将诺曼底和英格兰在一个国王,即罗贝尔公爵的统治下联合起来。叛乱者由征服者威廉同母异父的兄弟巴约的厄德和莫尔坦伯爵罗贝尔领导,两人中厄德更加强大并且是这场密谋的幕后领导。

叛乱者由英格兰最有实力的贵族们组成:在末日审判书中十个最大贵族领主,六个被认为在叛乱者之列。他们分布在各个地区,从厄德控制的肯特,到罗贝尔德莫布雷(Robert de Mowbray)控制的诺森伯兰,到罗杰比戈德(Roger Bigod)控制的诺福克,还有什鲁斯伯里的巨头蒙哥马利的罗杰。叛乱者设想的策略是罗贝尔从诺曼底投入一支入侵力量,与此同时厄德和叛乱的贵族在英格兰开始战斗。

随着1088年春天的到来,贵族们开始劫掠国王的土地和支持者的作战。然后他们整备自己的城堡,加强防御并贮存储备物资,并等待国王的反应。如果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回应出现,他们确信能通过劫掠附近地区,轻易的使王国陷入领地混乱,一种国王最终必须处理的局面。

鲁夫斯的回应是三方面的。首先他分化他的敌人,允诺站在他这一边的贵族将会得到他们想要的金钱和土地。第二他呼吁英国人作为一个整体,许诺给他们“这片土地上有史以来最好的法律。”这产生了一个积极效果,使得地方守军获得他们所需的支援去和叛乱者战斗。最后,他亲自攻击叛乱者。威廉围攻佩文西城堡六个星期并抓住了叛乱首领厄德

对于鲁夫斯还有意外的好运,罗贝尔从诺曼底派出的军队在海上遭遇恶劣天气而退回。同时鲁夫斯占领罗切斯特(Rochester)城堡,以及由于罗贝尔的失败传来,叛乱者被迫投降,叛乱结束。

那些保持了对威廉忠诚的贵族主张对叛乱贵族宽大处理。奥尔德里克维塔利斯记载,国王的演说:

……如果你对这些人(叛乱者)免除你的愤怒,并仁慈的留下他们,或者至少允许他们和平的离开,你会在未来许多的情况下享有他们的友谊和效忠的益处。可能伤害过你的人,以后会作为一名助手遵从你。 厄德,此前英格兰最富有的人,被剥夺了他的财产流放到诺曼底,同时他的兄弟莫尔坦的罗贝尔被允许留在英格兰并保有他的财产。在许诺了土地和金钱之后,蒙哥马利的罗杰离开叛乱者加入了国王一边。鲁夫斯注重实际,保留了那些他需要的贵族并除掉了对他构成威胁的贵族。

净源法师圆寂

净源,俗姓杨,泉州晋水人,故世称晋水大师。受具足戒后,从五台承迁学《华严经》。后从横海明潭学《华严经论》,又从长永学《园觉经》、《楞经》、《大乘起信论》,得其真传。一时成为贤宗大师,四方学宿,喻为义龙,海内外学者,负笈以从。先后住持泉州清凉寺、苏州报恩寺、杭州禅符寺。元三年(1088)圆寂,年七十七岁。其重要著作有《仁王经疏》、《佛遗教经论疏节要》、《法界观门助修记》等。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