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76年

1076年

1076年是一个闰年,是农历丙辰年(龙年);辽大康二年;北宋熙宁九年;西夏大安二年;大理上德元年;越南太宁五年,英武昭胜元年;日本承保三年。

神宗体元显道法古立宪帝德王功英文烈武钦仁圣孝皇帝熙宁九年(辽太康二年)

春,正月,己未,辽主如春水。

乙丑,雨水冰。

戊辰,交趾围邕州,知州苏缄悉力拒守,外援不至,城遂陷。缄曰:“吾义不死贼手!”亟还州廨,阖门,命其家三十六人皆先死,藏尸于坎,乃纵火自焚。城中人感缄之义,无一人从贼者。于是交人尽屠其民,凡五万八千馀口。

己卯,下溪州刺史彭师晏降。

使湖北提点刑狱李平招纳师晏誓下州峒蛮张景谓、彭德儒、向永胜、覃文猛、覃彦坝,各以其地归版籍,师晏遂降。诏遣师晏诣阙,授礼宾副使,官其下六十有四人。

辛巳,赠苏缄奉国军节度使,谥忠勇。以其子子元为西头供奉官、合门祗候,赐对便殿,帝曰:“昔唐张巡许远守睢阳,蔽江、淮,较之卿父,未为远过也。”

初,邕州将陷,缄愤沈起刘彝致寇,彝又坐视不救,欲上疏论之,属道梗不通,乃列二人罪状榜于市,冀达朝廷。至是治起、彝开衅之罪,贬起郢州团练副使、安置郢州;彝均州团练副使、安置随州

辽耶律伊逊既诬陷皇后,又欲害太子,乘间言于辽主曰:“帝与后如天地并位,中宫岂可旷也?”因盛称驸马都尉萧锡默之妹美而贤,辽主信之,纳于掖庭。锡默党于伊逊,故伊逊欲引为助。

二月,戊子,以宣徽南院使郭逵为安南行营经略招讨使副之;召李宪还。宪久在西北边,好论兵,王韶之开熙河,宪与有劳,故用宪。既而、宪议事不合,帝因问:“孰可代宪?”言:“逵老于边事,愿为裨赞。”帝从之。仍诏占城、真腊合击交趾

辽赈黄龙府饥。

己丑,宗噶尔首领果庄寇五牟谷,蕃官蔺毡讷支等邀击,大破之。

己亥,以出师罢春宴。

癸丑,辽以南京路饥,免租税一年。

乙卯,雨雹。

三月,辛酉朔,恤钦、廉、邕三州死事家,瘗战亡士;贼所蹂践,除其田征。

辛酉,辽太后萧氏殂,谥曰仁懿太后。太后慈惠端淑,凡正旦生辰,诸国贡币,悉赐贫瘠。初在滦河,亲督卫士平重元之乱,後梦重元曰:“臣骨在太子山北,不胜寒栗。”即命屋之。其慈闵类此。

丁卯,辽大赦。

甲戌,御集英殿,赐进士徐铎以下并明经诸科及第、出身、同学究出身总五百九十六人。铎,邵武人也。帝以详定官陈绎等取第一甲不精,并罚铜。

丁丑,以广西进士徐伯祥为右侍禁,钦、廉、白州巡检。

己卯,宗噶尔首领果庄复寇五牟谷,熙河钤辖韩存宝败之。

庚辰,复种谔礼宾副使、知岷州,韩绛再相,尝讼其前功故也。

夏,四月,戊戌,复广济河漕。

癸卯,诏:“广南亡没士卒及百姓为贼残破者,转运安抚司具实并议赈恤以闻。”

甲辰,降空名告身付安南行营,以招降赏功。诏诸路募武勇赴广西,赠广西死事将士官有差。

辛亥,茂州夷寇边,知成都府蔡延庆乞发陕西兵援茂州,候兵至,当自将以往。帝遣内侍押班王中正经制。诏延庆务在持重,毋得轻离成都。

甲寅,辽遣耶律孝纯以太后丧来告。帝发哀成服,辍视朝七日。

五月,丙辰朔,诏:“邕州沿边州峒首领来降者,周惠之。”

丙寅复分两浙为东、西路。明年,又合为一,以财赋不可分故也。

丁卯,城茂州。

壬申,诏:“安南诸军过岭有疾者,所至护治。”

庚辰,静州下首领董整白等来降。

六月,己丑,绵州都监王庆、崔昭用、刘、左侍禁张义援茂州,战死。

辛卯,诏:“滨海富民得养户,毋致为外夷所诱。”

甲午,辽葬仁懿太后于庆陵。

己亥,虑囚,降死罪一等,杖以下释之。

己亥,辽主驻特古里。辽护卫萧和克愤耶律伊逊恣行不法,尝伏于桥下,伺伊逊过,欲杀之。会暴雨,桥坏,不果;又欲杀之于猎所,为亲友所阻而止。廷臣侧目,莫敢言其奸者。北面林牙萧岩寿密言于辽主曰:“伊逊自泉太子预政,内怀疑惧,又与张孝杰相附会,数相过从,恐有阴谋,动摇太子,不可使居要地。”辽主悟,壬寅,出伊逊为中京留守。一时称辽主能纳忠言,同知南院宣徽使谐里、都林牙耶律庶箴及耶律孟简各以表贺。

辽仁懿太后山陵事未毕,耶律伊逊之党见伊逊外迁,恐辽主意移,亟劝立后,辽主从之。丁未,册萧氏为皇后,遂封后父祗候郎君迪里喇为赵王,后叔西北路招讨使伊哩额为辽西郡王,后兄汉人行宫都部署锡默为柳城郡王。伊逊既外迁,以参知政事杨遵勖知南院枢密使事,以北院枢密副使萧锡萨知北院枢密使事,以汉人行宫副部署刘诜参知政事。

己酉,南府宰相赵徽致仕。

秋,七月,丙辰,朱崖军黎贼黄婴入寇,诏广南西路严兵备之。

壬戌,城下溪州,赐名会溪城,戍以兵,隶辰州,出租赋如汉民。

癸亥,静州将杨文绪结蕃部谋叛,王中正斩之以徇。

戊辰,辽主如秋山,一日射鹿三十,宴从官,酒酣,命赋《云上于天诗》。命北府宰相耶律孝杰坐御榻旁,辽主诵《黍离诗》“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孝杰奏曰:“今天下太平,陛下何忧?富有四海,陛下何求?”辽主大悦。

癸酉,辽柳城郡王萧锡默卒。

是月,安南行营次桂州郭逵遣钤辖和斌等督水军涉海自东入,诸军自广西入。

八月,己丑,罢鬻祠庙。时司农寺令天下祠庙,许依坊场河渡募人承买,收取净利。应天府阏伯、微子庙亦在鬻中。判官刘挚叹曰:“一至于此!”往见判府张方平曰:“独不能为朝廷言之邪?”方平矍然,托挚为奏曰:“阏伯迁商丘,主祀大火,火为国家盛德所乘;微子开国于宋,亦本朝受命建号所因。又有双庙,乃唐张巡、许远,以孤城死贼,能大患者也。今若令承买,小人规利,冗亵渎慢,何所不为!岁收微经,实损国体。乞存此三庙,以称国家严恭典礼,追尚前烈之意。”疏上,帝震怒,批付司农曰:“慢神辱国,莫此为甚,可速止之!”于是天下祠庙皆得不鬻。

庚寅,辽主出猎,遇失其母,闵之,不射。

丁酉,禁北边民阑出谷粟。

九月,戊午,浚汴河。

辽以南京蝗,免明年租税。

丙寅,诏罢都大制置河北河防水利司。

己卯,诏恤岭南死事家,表将士墓。

己卯,辽主驻藉丝淀。

冬,十月,乙酉,太白昼见。

戊子,翰林学士、权御史中丞邓绾罢为兵部郎中、知虢州。壬辰,贬中书户房习学公事练亨甫为漳州军事判官。

初,王安石与吕惠卿互相倾陷,遣徐禧、王古等按华亭狱,不得惠卿罪,更使蹇周辅按之,狱久不决。安石子切责亨甫与吕嘉问,二人乃共谋取绾所列惠卿事,杂它书下制狱,安石不知也。堂吏遽告惠卿于陈,惠卿以状闻,且上书讼安石曰;“安石尽弃素学,而降尚纵横之末数以为奇术,以至谮胁持,蔽贤党奸,移怒行很,方命矫令,罔上恶君。凡此数恶,力行于年岁之间,莫不备具,虽古之失志倒行而逆施者,殆不如此。”帝以状示安石,安石谢无有。归以问,言其情,安石咎之。时已病疽弥年,坐此益忿恚,疽溃而卒;安石悲伤,求去愈切。绾虑安石去而己失势,乃力劝帝留安石,其言甚无顾忌。帝再三诘绾,绾以实告曰:“安石门人练亨甫为臣言。”帝令吴充以己意问安石,安石大骇,即上奏曰:“闻御史中丞邓绾尝为臣子营官及荐臣婿可用,又为臣求赐第京师。兼绾近举御史二人,寻却乞不施行。闻其一人彭汝砺者,尝与练亨甫相失,绾听亨甫游说,故乞别举。绾所为如此,岂可令执法在论思之地!亨甫亦不当留备宰属。”帝以绾操心颇僻,贼性奸回,论事荐人,不循分守,亨甫身备宰属,与言事民交通,故有是命。绾始以附安石得居言职,及惠卿之党欲倾安石,绾皆竭力劾奏之,亨甫亦由谄事以进,至是乃因安石言,相继罢斥。

乙未,诏东南诸路教阅新军。

辽耶律伊逊之出为中京留守也,泣谓人曰:“伊逊无过,因谗见出。”其党以其言闻于辽主,辽主悔之。会伊逊生日,辽主遣近臣耶律白斯本赐物为寿,伊逊因私属白上:“臣见奸人在朝,陛下孤危,身虽在外,窃用寒心。”白斯本还,以闻。辽主赐伊逊车,谕曰:“无虑弗用,行将召矣。”由是反疑萧岩寿,出为顺义军节度使。诏近臣议召伊逊事,北面官属无敢言者。契丹行宫都部署耶律萨喇曰:“萧岩寿言伊逊有罪,不可为枢臣,故陛下出之。今复召,恐天下生疑。”同知南院宣徽使谐里亦言不可复召。萨喇进谒者三,左右为之震悚,辽主卒不听。戊戌,召伊逊复为北院枢密使。

丙午,王安石罢。安石之再相也,多称疾求去。及子死,力请解机务。帝亦厌安石所为,乃罢为镇南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判江宁府。死时,年三十三。

枢密使、检校太傅吴充礼部侍郎、参知政事并守前官、同平章事。充子安持虽娶王安石女,而充心不善安石所为,数为帝言新法不便。帝察其中立无与,及安石罢,遂相之。

以资政殿学士、知成都府冯京知枢密院事。京与王安石同在中书,多异议,安石颇疑惮之,故尝因事移私书于吕惠卿曰:“无使齐年知。”京、安石俱生辛酉,故谓之齐年。及安石再相,惠卿出知陈州,悉发安石前后私书奏之,其一云“无使齐年知”,又其一云“无使上知”。帝以安石为欺而京不阿,故复用京。

十一月,乙卯,给广南东路空名告敕,募入钱助军。

辛酉,录魏征后。

甲戌,辽主欲观起居注,修注郎布延等不进,各杖二百,罢之。

耶律伊逊既复用,势益张,见耶律萨喇,让之曰:“与君无憾,何独异议?”萨喇正色曰:“此社稷事,何憾之有?”耶律庶箴私见伊逊而泣曰:“前者抗表,非庶箴之愿也。”伊逊怜而释之,出谐里为广利军节度使,谪耶律孟简巡磁窑关;未几,流萧岩寿于乌隗部,终身拘作。岩寿虽窜逐,恒以社稷为忧,时人为之语曰:“以狼牧羊,何能久长!”

乙亥,以安南行营将士疾疫,遣同知太常礼院王存褥南岳,遣中使建祈福道场。

己卯,洮东安抚司奏包顺等破果庄兵于多移谷。壬午,果庄寇岷州,种谔以轻兵袭击于铁城,败之。

是月,辽南京地震,民舍多坏。

十二月,丙戌,郭逵拔广源州,伪观察使刘纪降。

己丑,子佣生。

栋戬使果庄聚兵洮、岷,胁新附羌,多叛归之。甲午,遣内侍押班李宪乘驿往秦凤、熙河措置边事,诏诸将皆受节制。

御史中丞邓润甫、御史周尹、蔡承禧彭汝砺言:“自古不闻有中人为将帅者。唐明皇时,覃行章乱黔中,始以杨思勖为招讨使,唐之祸萌于此。代宗时,鱼朝恩几危社稷。宪宗用吐突承璀,卒以轻谋败事,得罪后世。陛下其忍袭唐故迹而忘天下之患乎?”又言:“果庄之患小,用宪之患大。宪功不成,其祸小;功成,其祸大。”章再上,弗听。

辽以左伊勒希巴萧托卜嘉为南院统军使。耶律伊逊以北面林牙耶律延格为耳目。延格狡佞而敏,凡有闻见,必举以告。伊逊爱而荐之,辽主亦以为贤,拜左伊勒希巴。

丁酉,诏:“岷州界经果庄兵燹者赐钱,胁从来归者释其罪。

癸卯,郭逵败交趾于富良江,获其伪太子洪真,李乾德遣人奉表诣军门降。初,举逵以自代,及逵至,辄与异。欲乘兵形未动,先抚辑两江峒丁,择壮勇,啖以利,使招徕携贰,堕其腹心,然后以大兵继之,逵不听;又欲使人赍榜入贼中招纳,逵又不听;遂令燕达先破广源,复还永平。以为广源间道距交州十二驿,趋利掩击,出其不意,川涂并进,三路致讨,势必分溃;固争,不能得。贼遂据富良江,列船数百,官军不得济。分遣将吏伐木治攻具,机石如雨,蛮舰皆坏。徐以罢卒致贼,设伏击之,斩首数千级。馘其渠酋,获洪真,贼穷蹙归命。时兵夫三十万人,冒暑涉瘴地,死者过半。至是大军距交州裁三十里,隔一水不得进。逵怍于玩寇,移疾先还,遂班师。

冷鸡朴诱山后生羌扰边。庚戌,诏:“有得冷鸡朴首者赏之。”玛尔戬请自效,众以为不可。李宪曰:“何伤乎!羌人天性畏服贵种。”听之往。玛尔戬盛装以出,诸羌耸视无斗志,宪师乘之,杀获万计,斩冷鸡朴。栋戬惧,即遣使奉贽效顺。加宪宣州观察使、入内副承旨。置威戎军

辽耶律伊逊请赐牧地,群牧林牙耶律寅吉奏曰:“今牧地褊,畜不蓄息,岂可分赐臣下!”辽主乃止。伊逊由是益嫉寅吉,除怀德军节度使,旋贬漠北马群太保,未几卒。

交趾邕州

自从沈起刘彝等人谋划讨伐交趾后,交趾先发制人,于熙宁九年(1076)正月,派遣大军包围邕州(今广西南宁),守将苏缄一面英勇抵抗,一面向刘彝求援。交趾包围邕州达四十二天,苏缄率全城军民,同仇敌忾,殊死抵抗,军民无水可饮,无粮可食,饿死者殊多,但刘彝沈起却见死不救,因此邕州陷落,交趾大肆屠杀军民达五万余人,拆毁邕州的城防工事。邕州陷落后,苏缄誓死不降,他先杀死自己的全家老小,然后放火自焚。其子苏子元率军到达邕州后,交趾已撤离了邕州,此后邕州人为苏缄建立庙宇,世代祭祀这位英雄。。宋神宗听说苏缄事迹后,停食一餐,并追赠苏缄高官,赐田十顷、京师甲第一所,并特许苏缄家属随心所欲挑选官职,其子苏子元也得到升迁。

范百常筑茂州城

茂州(今四川茂汶羌族自治县)原来统辖九个羁縻州,这些羁縻州都是蕃部占有,蕃部九州各自推举一人为州将,与茂州地方长官直接联系。但茂州在此之前没有城墙,仅栽种一些树木作为屏障。因而蕃部少数民族常夜间进入州城,掠夺民家牲口,还打劫城内居民,茂州地方长官不得不派州将前往赎回,当地老百姓深受其害。熙宁八年 (1075)李琪出任茂州知州后,上书朝廷,建议修筑茂州城墙,朝廷批准了他的意见。次年四月,大理寺丞范百常代替李琪职务,开始修筑茂州城墙。静州(今四川茂汶县境)州将杨文绪联合蕃部叛乱分子数百人围攻茂州,阻挠这一工程的进行。蕃部三番五次进攻茂州城,都以失败而告终,但蕃部骑兵却封锁了茂州城,城中居民也不敢轻易出城。茂州南有鸡宗关 (今四川茂汶南),通向永康军(今四川灌县),北有陇东,通向绵州(今四川绵阳),这些交通孔道均为蕃部占领,范百常召募敢死队抄小道到成都报信。成都方面得到消息后,知成都府蔡延庆迅速派遣绵州都监王庆、蜀州都监孙青等人率兵征讨茂州蛮,救援茂州,但孙青从结总关出发后不久,即被蕃部伏兵所败,士兵死亡颇多,孙青也战死。宋神宗不得不委派内侍押班王中正从陕西召募一千名士兵进讨茂州蕃部。其后,范歹常也因展拓州城,不能安抚蕃部而被贬官。

王中正平定茂州蛮

熙宁九年(1076)七月,茂州(今四川茂汶羌族自治县)所管辖羁縻州静州州将杨文绪联合蕃部焚烧农户庐舍,抢劫市户,围逼茂州城,并联合张仁贵发动叛乱。成都府路体量安抚边事王中正迅速发兵予以反击,生擒杨文绪、张仁贵等人。同年十一月,宋神宗命令王中正昭宣使刘昌祚为皇城使、狄泳为客省副使、王光祖为引进副使征讨茂州番部(藏族)。各路合兵一处,迅速攻破蕃部要塞鸡宗关,并乘胜前进,扫平蕃部许多族账,斩杀叛乱蕃部数千人。茂州蕃部各部被迫归顺宋朝。其后王中正又出其不意偷袭恭州得手,掩杀了许多蕃部叛乱分子,至此茂州蕃部才与王中正订立盟约,全部归顺宋朝。宋朝下令在茂州汶川县(今四川汶川)设置威戎(今四川理县北),以防范茂州蕃部的反叛。

程师孟河东淤田

熙宁九年(1076)八月,权判都水监程师孟上书盲事,建议在京东、京西实施河东路的淤田法,将这些地区的不毛之地变成膏腴之壤,而且河东路地区也还有大量荒地可以继续淤田,委派都水监官员前往淤田地区检查,配合当地农田水利司官员和州县官吏监督执行,如有可以淤田的地方,地方官将能淤田的数量上报中央,并记算出所耗费用的大体数目。宋神宗于是派遣都水监丞耿琬具体负责河东地区淤田事宜。

王安石第二次罢相

王安石辞去宰相职务,为镇南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江宁府事。

格列高利七世亨利四世废黜

亨利四世在布里克森召开集会宣布废黜格里高利七世,同年他开始对格里高利用兵。格里高利此时的境况非常不好。13个总主教背叛了他。罗马向亨利四世投降。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