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25年

1025年

1025年,乙丑年(牛年);契丹太平五年;北宋天圣三年;大理明通三年;越南顺天十六年;日本万寿二年。

1、1025年,博莱斯瓦夫一世(Boleslaus I,992~1025在位)加冕为波兰国王,波兰成为一个强大而统一的国家。

2、最早的汉文大藏经《开宝藏》,始刻于宋太祖开宝四年(971),越十三年告成。厥后五年,《开宝藏》传到朝鲜,高丽王随即据以复刻,大约于1025年完工,是为《高丽藏》的正藏。

3、《妙法莲华经》卷第四丙,其后题记“摄大定府文学庞可升书。同雕造孙寿益、权司衣、赵从业、弟从善雕。燕京檀州街显忠坊门南颊住冯家印造”,太平五年(1025年)八月十五日作记,刻印时间早于元代《诗歌篇》231年。”、“燕京”都指的是辽的南京,即今天的北京。辽时的燕京东面城墙在今宣武区菜市口西烂缦胡同,西面城墙在广外甘石桥;北面城墙在宣武门受水河胡同,南面城墙在白纸坊大街。方圆三十六里,划分为二十六坊,户口三十万。城内寺观众多,据说著名的有三十六座。雕印品上说的“仰山寺”在燕京城归厚坊。“圣寿寺”在昊天寺西北,寺之故基为辽统军邺王宅,开泰六年改为开泰寺。“檀州街”名称在唐幽州时即有,辽燕京仍沿用了旧名,显忠坊临近此街。“弘法寺”辽时已地位

显赫,到后来金代自山西解州运来的《赵城藏》经版贮藏该寺,声名更是大振。以上这些寺院均在辽燕京城内,其旧址都在今日的宣武区内。

4、长治黎城城隍庙:该庙始建于宋天圣三年(1025年)。城隍庙将门作楼,系三层重檐,故俗称三节楼。存建筑主要有门楼和正殿。门楼面阔三间,进深二间,属明代风格。台基呈长方形,长18米,宽12米台高2.35米。门楼正中横挂一匾,上书“群峰环翠”。屋顶形制为三层重檐歇山顶。正脊、吻兽、垂兽、戗脊兽、套兽,均为黄绿相间琉璃造。

侬智高(1025年1055年)是中国北宋中期广西广源州(今靖西、田东一带)壮族首领。

1、波列斯瓦夫一世(勇敢者) Bolesaw I Chrobry (约967年1025年)皮雅斯特王朝的第二位波兰大公(992年1025年)和第一位波兰国王(1025年在位)。大公梅什科一世之子。

2、薛颜,字彦同,生于五代后周广顺三年(953年),卒于宋天圣三年(1025年),河中府万泉(属山西万荣)人,是北宋前期一位干练贤能的官吏。

西羌之乱

天圣三年(1025)六月,知环州(今甘肃环县)崔继恩擅作主张,抑配边界地区归顺宋朝的熟户和买粮草,同时还派人进入这些熟户地区催督。而环州熟户根本不知道和买粮草的具体数量,负责催督的宋朝官员欺骗羌人,加倍征收。羌人稍不如意,他们便大打出手,因而羌人部落人心思乱。恰在此时,泾州(今甘肃泾川)蕃部首领厮铎论因犯罪逃亡后又回到了原籍,泾原路钤辖周文质与部署王谦、史崇信三人共同商议要诛杀厮铎论,于是羌人部落都疑惑不解,不得不铤而走险,互相传箭联合起来,掠夺宋朝边境地区。羌人包围了平远、定边、合道、石昌(今陕西通远境)等宋军驻扎的城寨,都监赵士隆、都指挥使杜澄等人殉难。周文质等人又擅自作主,准备武力镇压羌人的反抗斗争,因而羌族各部落群起响应,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宋朝军队,形成了严重的边境骚乱。宋朝政府派遣范雍为体量安抚使、曹仪为副使,才平定了羌人的反抗斗争。事态平息后,周文质等人被贬官并处以罚金。

宋废除贴射法

天圣三年(1025)十一月,孙爽等人上书朝廷说东南十三茶场堆积有未出售的茶叶达六百一十三万余斤。他们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实行贴射法后,商人专挑优质茶叶买,而劣质茶叶则全部堆积在官府的十三茶场中,商人不愿买这些茶叶。与此同时,种茶户由于每年不能向政府交纳固定的课利,而这些茶户往往又都是贫穷之人,因而不可能向国家纳税;一些奸商也以贴射为名,强买茶叶贩卖,侵夺了国家的利税收入。因而他们建议废除贴射法。这样执行仅仅一年多的贴射法由于弊端百出而被废除,依旧实行河北等地入中粮草的三税法。

吴植之狱

吴植原为新繁县尉(今四川新繁)宰相王钦若任西川安抚使时曾荐举过吴植,天圣三年(1025)七月,吴植身患重病。他担心丢了乌纱帽,就托殿中丞余谔送黄金二十两给宰相王钦若,请求朝廷同意他到外地作官。余谔尚未将黄金送到王钦若手中,吴植便迫不及待地派吏人到王钦若处打探消息,殊不知吏人嗓门较高,所问之事被旁人听见。王钦若知道掩盖不住了,就下令逮捕了吴植,送交开封府治罪,其后又移交到御史台。吴植开始矢口否认行贿之事,侍御史知杂事韩亿穷追不舍,找出了窝藏在余谔处的黄金,吴植伏法后被除名,王钦若也为此罢相。

赵德明求和

天圣三年(1025)七月,西羌之乱爆发后,宋朝政府派遣大军镇压羌人的反抗。由于宋军将领王怀信、周文质等人胆怯惧敌,他们所率领的大军驻扎大板寨后,逗留不前,贻误战机。一个月后,羌人又重新包围了定边、合道、石昌(今陕西通远境)等边寨,但在宋军勇将赵振的救援下,羌人未能攻破这些城寨。由于羌人部落抵挡不住宋军的攻势,不得不向西夏赵德明救援。但赵德明不仅按兵不动,还向宋朝请和。至此,西羌之乱才完全平息。

仁宗体天法道极功全德神文圣武睿哲明孝皇帝天圣三年(辽太平五年)

春,正月,乙酉,辽主如混同江。

戊子,辽遣宣徽南院使萧从顺等来贺长宁节,见于崇政殿,皇太后垂帘,置酒殿中以宴之,御史中丞薛奎馆伴。从顺欲请见,且言南使至北者皆见太后,而北使来独不得见。奎折之曰:“皇太后垂帘听政,虽本朝群臣亦未尝得见也。”从顺乃已。及辞,从顺有疾,命宰臣王曾押宴都亭驿。从顺问曾曰:“南朝每降使车,悉皆假摄,何也?”曾曰:“使者之任惟其人,不以官之高下。今二府八人,六常奉使,惟其人,不以官也。”从顺默然。既而从顺称疾留馆,不以时发,帝遣使问劳,挟太医诊视,相属于道。枢密使曹利用请一切罢之,乃引去。

二月,戊午,辽禁其境内服用明金及金钱绮,国亲当服者,奏而后用。

乙丑,权御史中丞薛奎,罢为集贤院学士、知并州,或谮奎漏禁中语也。既而秦州阙守,帝以奎屡官西边,习其土风,即改奎知秦州。秦州宿重兵,经费常不足,奎务俭约,教民水耕,谨商算,岁中廪粟积者三百万,征算衍者三十万,核民隐田数千顷,复得刍粟十馀万。

是月,辽主如鱼儿泺。

三月,丙子,徙知河南府陈尧佐知并州。每汾水涨,州人忧溺,尧佐为筑堤,植柳数万本,作柳溪亭,民赖其利。

壬辰,辽以左丞相张俭为武定军节度使,以殿前都点检萧都哩为契丹行宫都部署。

是月,辽主如长春河。鱼儿泺有声如雷,其水一夕越沙冈四十里,别为一陂。

夏,四月,壬子朔,诏恤刑狱。

是月,以龙图阁直学士、刑部郎中刘煜知河南府。煜世家河南,衣寇旧族。尝权发遣开封府事,独召见,太后问曰:“知卿名族,欲一见卿家谱,恐与吾同宗也。”煜曰:“不敢。”它日,数问之,煜无以对,因伪风眩,仆而出,乃免。

五月,庚寅,录系囚。

癸巳,幸御庄观刈麦,闻民舍机杼声,赐织妇茶帛。

辽主清暑永安山。以萧从顺为太子太师,吴叔达翰林学士,道士冯若谷加太子中允。命张俭移镇大同。

六月,癸酉,环、原州属羌叛,寇边,环庆都监赵士隆等死之。遣使者安抚陕西。

秋,七月,戊子,诏诸路转运使察举知州、同判不任事者。

壬寅,以前户部郎中夏竦起复知制诰。竦急于进取,喜任数术,世目为奸邪。尝上疏乞与修《真宗实录》,不报。既而丁母忧,潜至京师求起复,依中人张怀德为内助,而王钦若雅善竦,因左右之,故有是命。

辽主猎于平地松林

八月,辛亥,知益州薛田言:“本州解发举人,自张咏以来,例给馆券至京,今得三司移文,乃责吏人偿所给官物,恐非朝廷之意。”帝曰:“汉贡士皆郡国续食,今独不能行之远方邪?其令悉蠲之!”

戊午,夔州路提点刑狱盛京,言忠州盐井岁增课,奉节、巫山县营田户逃绝,里胥代纳户税,万州户纳谷税钱,皆为民害;诏悉除之。京,度之从兄也。

初,李谘等既条上茶法利害,论者犹争言其不便。辛未,命翰林侍读学士、知制诰夏竦等再加详定。

九月,庚辰朔,始遣使贺辽后正旦。

辽主驻南京。

己亥,辽始遣使来贺宋太后正旦。

冬,十月,乙卯,太白犯南斗。

辛酉,以翰林学士、礼部侍郎晏殊为枢密副使。

庚午,以宰臣王钦若译经使。唐译经使以宰相明释学者兼领之;宋初翻译经论,令朝官润文,及丁谓相,始置使;而钦若乃因译经僧法护等请为使,议者非之。

十一月,己卯朔,等言:“十三场茶积而未售者六百一十三万馀斤,盖许商人贴射,则善者皆入商人,其入官者皆粗恶不时,故人莫肯售。又,园户输岁课不足者,使如商人入息,而园户皆细民贫弱,力不能给,繁扰益甚。又,奸人倚贴射为名,强市盗贩,侵夺官利。其弊如此,不可不革。请罢贴射法,官复给本钱市茶,而商人入钱以售之。”于是茶法复坏。

庚子,辽主幸内果园宴,京民聚观。求进士得七十二人,命赋诗,第其工拙,以张昱等一十四人为太子校书郎,韩栾等五十八人为崇文馆校书郎。

王钦若既兼译经使,始赴传法院,感疾亟归;车驾临问,赐白金五千两。戊申,卒。皇太后临奠出涕,赠太师,中书令,谥文穆,遣官护葬事,录亲事及所亲信二十馀人。建隆以来,宰相恤恩,未有此比。

钦若状貌短小,项有附疣,时人目为“瘿相”。智数过人,每朝廷有所兴造,委典迁就以中上意。性倾巧,敢为矫诞。太后以先朝所宠异,故复用之。及吴植事败,太后滋不悦,同列稍侵之,钦若悒悒以殁。后有诏塑像茅山,列于仙官。

辽北院枢密使萧哈绰有疾,辽主欲临视之,哈绰谢曰:“臣无状,猥蒙重任;今形容毁瘁,恐陛下见而动心。”辽主乃止。会北府宰相萧朴问疾,哈绰握其手曰:“吾死,君必为枢密使,慎勿举胜己者。”朴闻而鄙之。乙丑,卒。

十二月,戊辰,辽以萧朴为北院枢密使,封兰陵郡王。

先是朝班以宰相为首,亲王次之,使相又次之,枢密使虽检校三师兼侍中、尚书、中书令,犹班宰相下。咸平初,曹彬以枢密副使兼侍中,位户部侍郎、平章事李沆下,循旧制也。乾兴中,王曾由次相为会灵观使,曹利用由枢密使领景灵宫使,时以宫观使为重,诏利用班曾之上,议者深以为非。至是曾进昭文馆大学士、玉清昭应宫使,同集殿庐,将告谢,而利用犹欲班曾上,合门不敢裁。曾抗声目吏曰:“但奏宰相王曾等告谢。”班既定,利用郁郁不平,张士逊慰晓之。庚申,诏宰臣、枢密使序班如故事。而利用志矫,尚居次相张知白上。及闻召于河阳为枢密使,利用疑代己,始悔惧焉。

殿前副指挥使杨崇勋,尝诣中书白事,属微雨新霁,崇勋穿泥靴登阶,王曾颔之,不以常礼延坐。崇勋退,劾奏其失,送宣徽院问状。翼日,曾入对,请传诏释罪,太后问其故,曰:“崇勋武夫,不知朝廷之仪。举劾者,柄臣所以振纪纲;宽释者,人君所以示恩德。如此,则仁爱归于上而威令肃于下矣。”

癸亥,徙崖州司户参军丁谓雷州司户参军。

谓以家寓洛阳,常为书自责,叙国厚恩,戒家人毋辄怨望,遣人致于西京留守刘煜,祈付其家,戒使伺煜会众寮时达之。煜得书,不敢私,即以闻;帝见之感恻,故有是命。宰相言:“谓,天下不容其罪而窜之,今不缘赦宥,未可内徙。”帝曰:“谓斥海上已数年,欲令生还岭表耳。”

乙丑,淮南节度使、检校太师、同平章事依前充枢密使。太后微时,尝寓家,事之甚谨,后深德之,故复掌枢府。寻改名耆。

是岁,燕民以年谷丰熟,辽主车驾临幸,争以土物来献。辽主礼高年,惠鳏寡,赐饮。至夕,六街灯火如昼,士庶嬉游,辽主亦微行观之。

丁丑,辽禁工匠不得销毁金银器。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