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23年

1023年

1023年,癸亥年(猪年);契丹太平三年;北宋天圣元年;大理明通元年;越南顺天十四年;日本治安三年。

1、1023年,北宋政府发行世界上第一种由政府发行的纸币交子

2、通州改称崇州,又名崇川。

3、天圣元宝:北宋仁宗天圣元年(公元1023年)铸,对钱,有楷书,篆书二体。铜钱小平版式,另有铁钱有小平,折二版式。

4、1023年夏汛来临之际,由于常丰堰(唐李承修建,后于玖佑增修一次)年久失修,被海潮和暴雨冲刷得破败不堪,多处溃决,海潮倒灌,内涝难排,卤水所到之处庄稼枯萎,庐舍漂浮,亭灶被毁,民不聊生。范仲淹体察民情,具情呈摺给江淮制置发运副使张纶,请求修筑捍海堰工程。张纶虽是范仲淹在南都学舍时的同窗好友,但他更看重范仲淹以民之疾苦为重的精神,于是迅速报请朝廷批准修堤,推荐范仲淹为治海能人。天圣三年,经宋仁宗批准,范仲淹被委任为兴化县令,主持筑堰。范仲淹一上任,即遇到修堰选址难题。常丰堰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海岸线几经变迁,修筑海堤亟需重新勘测选址。在科学技术尚不发达的宋代,要在沿海准确勘测,确定堤址,实是不易。范仲淹立即召集当地治水能人,共商对策。可这些人多年从事内河治水,对治海筑坝却是“门外汉”。皇命威严,责任重大,在规定时间内完不成任务,渎职之罪谁也承担不起。这时,县里的一名幕僚建议,不如在旧堤原址修筑一番,上可以交付皇命,下可以安稳百姓,即使效果不理想,也可找出很多理由搪塞。可范仲淹深深地知道,修堤工程一旦启动,必然会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草草了事,劳民伤财不说,还会给盐场一带百姓的生产生活留下难以估量的后遗症。为此,范仲淹亲临海边实地考察,苦苦寻找治海良策,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研究,他始终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

5、公元1023年,仁宗皇帝赵桢登位,即制定了严密的防火措施,降旨在京厢军中,挑选精干军士,组成队伍,建制为专事消防机构军巡铺。 据《东京梦华录》记载:汴京城中,“每坊巷三百步许,有军巡铺房一所,铺兵五人”。这些军士都经过严格训练,技精、艺高、胆大、责任心强。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夜间巡警”,督促居民按时息灯,消除火灾隐患。为及时发现火警,军巡铺还在“高处砖砌望火楼,楼上有人卓望”。铺兵轮流更替,昼夜值班,风雨寒暑不避。发现火警,及时报告。楼下“有官房数间,屯驻军兵百余人”,并备有多种灭火器械;“诸如大小桶、麻搭、斧锯、梯子、火叉、大索、铁猫儿之类”,一应俱全。一旦发生火灾,这些军士便立即携带消防器械,奔赴失火地点进行扑救。同时,铺兵还飞马报告失火地段的军政长官厢主,开封府尹及负责京都卫戍的马步军殿前三衙,“各领军级扑灭”。在扑救中,各支部队配合密切,有的警戒弹压,维持秩序;有的救护,安置受伤居民;有的抢救财产;有的运水灭火,纹丝不乱。故而“每遇火发扑救,须臾便灭”,“不劳百姓”。

6、农安辽塔位为辽圣宗耶律隆绪时期太平三年(公元1023年)所建,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古塔为八角十三层,实心密檐式结构,分塔基、身、刹三部分,通高44米。塔身由不同形状的青青砖、平瓦、筒瓦、猫头瓦和水文瓦等砌成。它是长城以北少有的辽金时期文物之一,也是我国最北的古塔。在修缮过程中,曾出土释迦牟尼和观音的塑像、瓷香炉等珍贵文物。辽塔成为黄龙府和农安的象征。被列为吉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7、天圣元年(1023年),宋仁宗命高克明图绘便殿,画成,深为仁宗所赏爱,即刻晋升为画院侍诏,守少府监主簿,赐紫。

8、阿育王塔:兴建于宋代天圣元年(1023年)。塔高40余米,九级八面,是苏北地区现存最高和最古老的一座宝塔。据建塔时嵌在塔内壁上的碑文记载,此地原先曾建过一座塔,在唐代时号称全国第二,可见此塔在我国的建塔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

妙通塔位于淮安市涟水县城西门,东临绿水环绕的五岛公园。据清代雍正《安东县志》记载,该塔始建于北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为能仁寺(旧名“承天寺”)的主要建筑之一。塔身实体,皆为砖砌,七级八面,高30余米

刘祁:写下《归潜志》

1023年10月24日寇准,中国北宋政治家(961年出生),寇准死于雷州,有《寇忠愍公诗集》传世。

颁布贴射法

天圣元年(1023)正月,宋朝河东、河北、陕西三路军粮不足,而三路的军粮储备主要依靠茶盐之利,因而宋仁宗命令中书枢密院二府大臣共同商讨解决军粮不足问题的措施。为此还设置了一个专门的机构计置司,由枢密副使张士逊、参知政事吕夷简鲁宗道负责。计置司成立后,首先讨论了茶法的利弊并上书皇帝,建议废除原来实行的三税法,实施贴射法,就是总计东南十三茶场茶叶买卖本息,废除政府预支茶户本钱的制度,允许商人与种茶户之间自由买卖茶叶,茶叶价格一律按中等茶计算,官府征收其差格,比如舒州(今安徽潜山)罗源场茶叶本来五十六文钱一斤,但原来政府预支种茶户本钱二十五文,贴射法颁布后,官府不再预支茶户本钱,只收其中的差额三十一文而已。但茶户必须将茶叶送到官府指定的地方出卖,随商人所需而取,由官府发给商人凭证,以防私下买卖茶叶。因而被称之为贴射法。

置益州交子务

宋初,四川地区老百姓因铁钱沉重,不使携带,因而成都附近的人民就私下造券,称为交于。交于较轻,便于贸易,由成都的十六家富户主持交子的发行。后来,由于这些富户家道逐渐衰落,偿还不了所欠民户钱款,因而屡屡出现打官司的事件。大中祥符末年,薛田成都府路转运使,建议朝廷由官府设置交于务以控制交于的出纳,但这一建议很长时间都未申报到朝廷。其后知成都府(今四川成都),向朝廷建议废除交于。恰恰在此时,离任而由薛向代替其职务。宋仁宗下令薛田成都府路转运使张若谷讨论交于的利弊.薛田、张若谷看法一致,认为若废除交于。对成都地区的商业贸易极为不利,因而他们建议由政府设置交于务,禁止老百姓私遣交于.宋仁宗接到报告后,仍然不太放心,又命令梓州路提点刑狱同薛田、张若谷等人共同商定设置交子务事宜,但他们依然坚持原来的看法。天圣元年(1023)十一月,宋朝政府设置了益州(今四川成都)交子务,每年发行一百二十五万交子。这样,交子就完全控制在政府手里了。

宋任李德明为尚书令

天圣元年(1023)正月,宋仁宗继位以后,立即派遣使者带着朝廷的圣旨到西夏,诏书内容为,自己刚刚继承皇帝之位,任重而道远,因而对各级官僚都进行了赏赐,但赏赐应该公平,因此特别授予李德明为检校太师、守太傅、尚书令兼中书令,使持节都督夏州诸军事、行夏州刺史、充定难军节度使、夏银绥宥等州管内观察、处置、押蕃落等使、西平王,增加食邑一千户,实封四百户,其它散官、勋阶不变。

天台埽工程建成

天圣元年(1023)四月,宋仁宗任命祠部郎中孙冲为都大巡河,张君平为签书滑州(今河南滑县)事,负责堵塞滑州决堤的黄河河道。其后宋仁宗派参知政事鲁宗道监督这一工程的进展情况,张君平又推荐太常博士李谓为修河都监,管理堵塞河道事务,鲁宗道采纳了李谓的建议,准备夏天动工,但孙冲认为夏天堵塞河道只能是浪费人力、物力,即使堵住了,必然还会决口。但鲁宗道一意孤行,上书宋仁宗,将孙冲调离其任。工程开工后,负责堵塞河道的士兵许多干渴而死,这次堵塞黄河决口失败了。天圣五年(1027)七月,宋仁宗又任命彭睿为修河都部署,宦官岑保正为钤辖,宦官阎文应、水利专家张君平为修河都监,率领三万八千余名丁夫、二万一千余名士兵,堵塞滑州黄河决口。同年八月,宋仁宗又委派知制诰程琳到滑州检查工程质量,并由政府出资五十万贯购买所需物资。同年九月,修筑滑州黄河决口的工程顺利完成,宋仁宗将堵塞滑州黄河决口的堤坝命名为天台埽(今河南滑县西),负责这次工程的官员均得到不同程度的升迁。

仁宗体天法道极功全德神文圣武睿哲明孝皇帝天圣元年(辽太平三年)

春,正月,丙寅朔,诏改元。帝读诏,号泣者久之,谓左右曰:“朕不忍遽更先帝之号也。”

辽主如纳水。

以耶律藏引为平章事

庚午,辽初使来贺长宁节。

自建隆以来,吴、蜀、江南、荆湖、南粤、皆号富强,相继降附,太祖、太宗因其蓄藏,守以恭俭简易,方是时,天下生齿尚寡,而养兵未甚蕃,任官未甚冗,佛、老之徒未甚炽,百姓亦各安其生,不为巧伪放侈,故上下给足,府库羡溢。承平既久,户口岁增,兵籍益广,吏员亦众,佛、老、塞外,耗蠹中国,县官之费,数倍昔日,百姓亦稍纵侈,而上下始困于财矣。权三司使李谘尝言:“天下赋调有常,今西北寝兵二十年,而边馈如故,它用浸广,戍兵虽未可减,其末作浮费非本务者,宜一切裁损,以宽敛厚下。”盐铁判官歙人俞献卿亦言:“天下谷帛日益耗,物价日益高,人皆谓稻苗未立而和籴,桑叶未吐而和买,自荆湖、江、淮间,民愁无聊。转运使务刻剥以增其数,岁益一岁,又非时调率、营造,一切费用,皆出于民,是以物价益高,民力积困也。自天禧以来,日侈一日,又甚于前。卮不盈者漏在下,木不茂者蠹在内,陛下宜与公卿大臣朝夕图议而救正之。”帝纳其言。癸未,命御史中丞刘筠、提举诸司库务薛贻廓与三司同议裁减冗费。

诏中书、枢密院同议塞滑州决河。

先是茶制,惟川、峡、广南听民自买卖,禁其出境,馀悉榷,犯者有刑。在淮南则蕲、黄、庐、舒、寿、光六州,官自为场,置使总之,谓之山场者十三,六州采茶之民皆隶焉,谓之园户。岁课作茶,输其租,馀则官悉市之。其售于官者,皆先受钱而后入茶,谓之本钱。又,百姓岁输税愿折茶者,谓之折税茶。总为岁课八百六十五万馀斤,其出鬻皆就本场。在江南则宣、歙、江、池、饶、信、洪、抚、筠、袁十州,广德、兴国、临江、建昌、南康、五军,两浙则杭、苏、明、越、婺、处、温、台、湖、常、衢、睦十二州,荆湖则江陵府,潭、鼎、澧、鄂、岳、归、峡七州,荆门军,福建则建、剑二州,岁如山场输租折税,馀则官悉市而敛之。总为岁课,江南千二十七万馀斤,两浙百二十七万九千馀斤,荆湖二百四十七万馀斤,福建三十九万三千馀斤,皆转输要会之地,曰江陵府,曰真州,曰海州,曰汉阳军,曰无为军,曰蕲州之蕲口,为六榷货务。凡民欲茶者,皆售于官,其以给日用者,谓之食茶,出境则给券。商贾之欲贸易者,入钱若金帛京师榷货务,以射六务、十三场茶,给券,随所射与之,谓之交引。愿就东南入钱若金皇者,听计直予茶如京师。凡茶入官以轻估,其出以重估,县官之利甚博,而商贾输于西北以及散于塞外,其利又特厚焉。县官鬻茶,岁课缗钱,虽赢缩不常,景德中至三百六十馀万,此其最厚者也。

然自西北宿兵既多,馈饷不足,因募商人入中刍粟,度地里远近,增其虚估,给券,以茶偿之。后又益以东南缗钱、香药、象齿,谓之三说。而塞下急于兵食,欲广储,不受虚估,入中者,以虚钱得实利,人竞趋焉。及南北和好罢兵,边储稍缓,物价差减,而交引虚钱未改,则其法既弊,虚估日益高,茶日益贱,入实钱金帛日益寡,而入中者非尽行商,多其土人,既不知茶利厚薄,且急于售钱,得券则转鬻于茶商或京师坐贾号交引铺者,获利无几。茶商及交引铺,或以券取茶,或收畜贸易以射厚利,由是虚估之利皆入豪商巨贾,券之滞积,虽二三年茶不足以偿,而入中者以利薄不趋,边备日蹙,茶法大坏。景德中,丁谓三司使,尝计其得失,以为边籴才及五十万,而东南三百六十馀万茶引尽归商贾,当时以为至论。厥后虽屡变以救之,然不能无弊。丁亥,诏置计置司,以枢密副使张士逊、参知政事吕夷简、鲁宗道总之。

庚寅,计置司考茶法利害,奏言:“十三场茶,岁课缗钱五十万。天禧五年,才及缗钱二十三万。每券直钱十万,鬻之,售钱五万五千,总为缗钱实十三万,除九万馀缗为本钱,岁才得息钱三万馀缗,而官吏廪给不与焉。是则虚数虽多,实利殊寡。”因请罢三说,行贴射之法。其法,以十三场茶买卖本息,并计其数,罢官给本钱,使商人与园户自相交易,一切定为中估,而官收其息。如鬻舒州罗源场茶,斤售钱五十有六,其本二十有五,官不复给,但使商人输息钱三十有一而已。然必辇茶入官,随商人所指而与之,给券为验,以防私售,故有贴射之名。若岁课贴射不尽,则官市之如旧。园户过期而输不足者,计所负数,如商人入息。旧输茶百斤,益以二十斤至三十五斤,谓之耗茶,亦皆罢之。其入钱以射六务茶者,如旧制。大率使茶与边籴各以实钱出纳,不得相为轻重,以绝虚估之弊,从之。

庚子,发卒增筑京城。

二月,丙申,铸“天圣元宝”钱。

初,祥符天书既降,建天庆、天祺、天贶、先天降圣节,及真宗诞节,本命三元,用道家法,内外为斋醮,京城之内外,一夕数处。帝即位,并太后诞节亦如之,糜费甚众。至是或以为言,而宰相冯拯,因奏海内久安,用度宜有节,帝及太后曰:“此先帝意也。”即诏礼仪院裁定。礼仪院请帝及太后诞节、本命宜如旧,它节命八宫观迭醮。旧一岁醮四十九,请损为二十;大醮二千四百分,请损为五百,斋官第给汤茗。诏增醮分为千二百,馀悉可。

辽以丁振为武信军节度使,进封兰陵郡王。

辽萧巴雅尔之败于高丽也,辽主使人责之曰:“汝轻敌深入,以至败绩,何面目来见乎!朕当皮面然后戮之。”及归,止坐免官。至是念其南伐之功,复以为西南面都招讨,进封豳王。

三月,己巳,礼仪院又请罢天庆等五节天下赐宴。诏新定设醮州府,赐宴如旧,馀悉罢。

减玉清昭应宫、景灵宫、会灵观、祥源观清卫卒以分配诸军,其工役送八作司;衮州景灵宫、太极观清卫准此。

辛卯,始行淮南十三山场贴射茶法。

司天监上新历,赐名《崇天》,保章正张奎、灵台郎楚衍等所造也。

夏,四月,己亥,以吏部郎中、龙图阁待制薛奎权知开封府。奎为政严敏,击断无所贷,人畏惮之,目为“薛出油”。其语上达,帝因问奎,谢曰:“臣知击奸,安避此!”帝益加重焉。

辛丑,中书言:“诸道转运使、副,河北、河东、陕西部署、钤辖、都监并奉使契丹臣寮辞见,请并许上殿奏事。”从之。

初,但令两府大臣附奏,太常丞祥符丁度言:“臣下出外,必有所陈,今一切令附奏,非所以防壅蔽也。”故中书为言,卒得请。帝初即位,度上书论六事,又尝献《王凤论》于皇太后,以戒外戚云。

罢礼仪院,从枢密副使张士逊等请也。太常礼院,典礼所出,大中祥符中,又增置礼仪院,以辅臣领其事,于是始罢。

丁巳,诏:“翰林学士至三司副使、知杂御史,各举堪充谏官、御史者,以名闻。”先是上封者请复置谏官、御史三五员,盖宋初左右谏议大夫、司谏、正言多不专言责,而御史或领它局,天禧初,诏两省置谏官,御史台置侍御史以下各六员,不兼职务,每月须一员奏事;其后员缺不补,故言者及之。

钦州深在山谷间,人苦瘴毒,推官建安徐的请徙州濒水。转运使以闻,且留的再任办役;辛酉,诏从其请。的短衣持梃,与役夫同劳苦,筑城郭,立楼橹,画地居军民,治府舍、仓库、沟渠、廛肆,民皆便之。

五月,甲子,行陕西、河北入中刍粮见钱法。

庚寅,议皇太后仪卫,制同乘舆。

是月,辽主清暑缅山;未几,赐缅山名曰永安。

六月,戊申,河南府言永定陵占民田十八顷,凡估钱七十万。帝曰:“营奉先帝陵寝而偿民田直,可拘以常制邪?”特给百万。

乙卯,禁毁钱铸钟。

秋,七月,戊寅,辽以南府宰相耶律哈噶为上京留守,封漆水郡王。

壬午,蠲天下逋欠,以即位赦恩也。自是因赦除欠负,遂为例。

丙戌,辽以皇后生辰为顺天节。

初,后见爱于睿智太后,太后殁後,辽主恩礼有加,为置宫闱司,补官属,得出教令。元妃妒之弥甚。先是辽主南伐,掠深州小儿赵安仁,俘为阉,渐为内侍省押班,元妃密令伺后短长,后宫中动静,元妃无弗知者。久之,无所得。后善琵琶,乃诬后与琵琶工燕文颇、李文福私,辽主不之信。又为国书投辽主帐中,辽主得之,曰:“此必元妃所作也。”命焚之。安仁见谗间不行,而后权方盛,惧祸,谋亡归宋。事泄,后欲诛之,元妃营救于辽主曰:“安仁父母兄弟俱在南朝,每一念及,神魂陨越。今为思亲而亡,亦孝子用心,实可怜悯。”辽主赦之。

八月,乙巳,以太常博士建安曹修古为监察御史,孔延鲁、刘随并为左正言。延鲁常为宁州军事推官,数与州将争事。有蛇出天庆观真武殿中,州将率官属往奠拜之,欲上其事。延鲁径前以笏击蛇,碎其首,观者大惊,已而莫不叹服。迁大理寺丞,知仙源县,主孔氏祠事。孔氏故多放纵者,延鲁一绳以法。上言庙制卑陋,请加崇饰,从之。延鲁后更名道辅。

甲寅,有芝生天安殿柱,召辅臣观之,退,奉表称贺。乙卯,诏群臣就观,监察御史开封鞠讠永言:“陛下新即位,河决未塞,霖雨害稼,宜思所以应灾变。臣愿陛下以援进忠良、退斥邪佞为国宝,以训劝兵农、丰积仓廪为天瑞,草木之怪,何足尚哉!”

先是钱惟演自河阳赴亳州,因朝京师,图入相。讠永奏:“惟演险,尝与丁谓为婚姻,缘此大用;后揣知谓奸状已,惧牵连得祸,因出力攻谓。今若遂以为相,必大失天下望。”太后遣内侍持奏示之,惟演犹顾望不行。讠永语右正言刘随曰:“若相惟演,当取白麻廷毁之。”惟演闻,乃亟去。

冯拯病,太后有复相王钦若意,钦若时以刑部尚书知江宁府,帝为飞白书王钦若字。适钦若有奏至,太后因取字缄置汤药合,遣中人赉以赐,且口宣召之,辅臣皆不与闻。己未,钦若至国门,庚申,入见。九月,丙寅,冯拯罢为武胜节度使兼侍中,判河南府;钦若守司徒兼门下侍郎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

初,拯五上表乞罢相,于是遣使抚问。还,奏其家俭陋,被服甚质,太后赐以衾、锦绮屏。然拯平居自奉侈靡,顾禁中不知也。为相气貌严重,宦者传诏至中书,不延坐。林特常诣拯第,累日不得通;白以咨事,使诣中书,既至,又遣堂吏谓之曰:“公事,何不自达朝廷?”卒不见。

钦若再入中书,谓平时百官叙进,皆有常法,为《迁叙图》以献,冀便省览,然亦不能大用事如真宗时矣。同列往往驳议,钦若不堪,曰:“王子明在政府日,不尔也。”鲁宗道曰:“王文正先朝重德,固非它人可企。公若执政平允,宗道安敢不服!”

闰月,戊戌,寇准卒于雷州

冯拯病,不能赴河南,己亥,卒。赠太师、中书令,谥文懿。

癸卯,始命寇准为衡州司马,准已卒,弗及知也。其妻宋氏乞归葬西京,许之。道出荆南公安县,人皆设祭于路,折竹植地,挂纸钱焚之。逾月,枯竹尽出笋,众因为立庙,号竹林寇公祠。

淮南、江、浙、荆湖制置发运使封丘赵贺,言苏州太湖塘岸坏及并海支渠堙废,水侵民田。即诏贺与两浙转运使领其事,伐石增堤,浚积潦,自吴江东赴海;流民归占者二万六千户,岁出苗租三十万。

先是贺通判汉州,蜀吏喜弄法,而贺精明,吏不敢欺,人称为“赵家关”,言如关梁不可越也。后为江淮制置发运使,所部漕船,旧皆由主吏自遣,受赇不平,或数得诣富饶郡,因以商贩,贫者至不堪其役。贺乃籍诸州物产厚薄,分剧易为三等,视其功过自裁定,由是吏巧不得施。

癸丑,诏审官院:自今知州军、同判、知县人并引对于便殿。

冬,十月,辛酉朔,徙陕西缘边军马屯内地。

监察御史鞠讠永嫉王钦若阿倚,数睥睨其短,钦若心忌之。会讠永兼左巡,率府率安崇俊入朝失仪,讠永言崇俊少在边有劳,此不足罪。钦若奏讠永废朝廷仪,责授太常博士、同判信州。

辽主自秋猎于赤山,是月,驻辽河。

十一月,辛卯朔,辽以皇侄宗范为归德军节度使,北府宰相萧孝穆为南京留守,封燕王,南京留守耶律制心南院大王,兵马都总管仇正为燕京转运使。

戊戌,诏禁江南诸路师巫邪术。先是知洪州夏竦,索部中师巫得一千九百馀户,勒令归农,毁其淫祠,因奏请朝廷严赐条约,故降是诏。

初,蜀民以铁钱重,私为券,谓之交子,以便贸易,富民十六户主之。其后富者稍衰,不能偿所负,争讼数起。大中祥符末,薛田为转运使,请官置交子务以榷其出入,久不报。寇?咸守蜀,遂乞废交子不复用。会?咸去而田代之,诏田与转运使张若谷度其利害。田、若谷议:“废交子不复用,则留易非便,但请官为置务,禁民私造。”戊午,诏从其请,始置益州交子务,以百二十五万六千三百四十为额。?咸,临汝人;若谷,南剑人也。

大理寺丞、知彭山县卢察乞官襄州以扫洒坟墓,帝许之。

十二月,壬戌,辽以皇侄宗范为平章事,封三韩郡王。

江州陈蕴,聚居二百年,食口二千,而蕴年八十,且有行义,州以闻。帝曰:“良民一乡之表,旌之则为善者劝矣。”甲子,授蕴本州助教。

丁卯,辽以萧永为太子太师

辛未,诏吏部流内铨选幕职官知大县,阙京朝官故也。

己卯,辽皇子重元为秦国王。重元,元妃之少子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