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08年

1008年

公元纪年法,农历戊申年。本词条收录了1008年世界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出生以及逝世的名人。

1008年,戊申年(年);契丹统和二十六年;北宋大中祥符元年,宋真宗赵恒进行泰山封禅越南景瑞元年;日本宽弘五年。

1008年农历六月初六,宋真宗赵恒举行泰山封禅大典,加封孔子为“玄圣文宣王”。

1008年中国最早的纸币“交子”出现在成都民间,后宋政府设立交子务统一管理交子发行流通。

1008年宋、辽在澶渊(今河南濮阳)交战,宋真宗虽大胜但无心再战,却签订了屈辱的条约,历史上称“澶渊之盟

1008年上海最早的寺院之一沪渎重元寺正式更名为“静安寺”至2008年整整1000年

1008年宋朝陈彭年丘雍等重修《广韵》,正名《大宋重修广韵》,韵分206部,是音韵学史上的重要著作

1008年9月东南诸郡多逢地震,黄河几处决堤,死者不下万人,污吏贪赈灾款目粮草,诸郡起义,言宋不义

1008年宋真宗赵恒为浙江乐清县“真如寺”赐匾额

1008年福建莆田人冯元中考中进士,后官至部待郎

1008年北宋相州人韩琦出生,韩琦字稚圭,后与范仲淹同列朝班,成为历真宗、英宗、神宗的三朝老相,被称为宋室柱石、社稷之臣。

1008年北宋衢州西安人赵出生,字阅道,号知非,元年(1034年),赵登进士第,历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元丰七年(1084年)逝世,年七十七,追赠太子少师,谥号“清献”。

当时正处于欧洲中世纪,即将发生著名的“十字军东征”事件。

澶渊之盟后,宋朝国势趁于平稳,王钦若为了排挤宰相寇准,亟言澶渊之盟为莫大耻辱。冠准遂被罢相,而宋真宗也常为难以洗刷城下之辱而怏怏不乐。王钦若等迎合真宗想建大功业的心理,力作圣人的神道设教的舆论鼓动。景德末年,宋廷始言封禅事,既而真宗诈称天书降,改元大中祥符大中祥符元年(1008)四月,正式议定行封禅,宋真宗命枢密院王钦若参知政事赵安仁同为封禅经度制置使,权三司丁谓掌度封禅所需粮草,王旦等主持有关的礼仪,大兴土木,修筑道路,建立行宫,东行泰山封禅的各类准备活动由此全面展开,大中祥符元年十月,真宗一行自澶州(今河南濮阳)至泰山,举行了庄严隆重的封禅,之后,又进行祭孔活动,真宗亲谒孔子庙,加谥孔子为玄圣文宣王。十一月回京,前后47天。自封禅还后,满朝文武官员争相献贺功德,真宗则大行赏赐,举国若狂。此次封禅共耗费830余万贯,成为民众的沉重负担。

宋廷议封禅未决时,真宗询问权三司使丁谓有关的费用,答曰算来大致有余,于是最后议定封禅。大中祥符元年(1008)五月,河北转运使李士衡载运本路金帛刍粟四十九万赴京东以助祀事。车驾东巡沿途亦备供大量粮草。为行封禅,三司借支内藏库银十万两,各地均投入大量人力、财力。

大中祥符元年(1008)十月,真宗一行从京师出发,经长垣县(今河北长垣)、卫南县(今河北长垣北)、澶州(今河南濮阳附近)、濮州(今山东鄄城),郓州(今山东东平)等地,来到泰山。王钦若等献上泰山芝草三万八千二百本。接着举行庄严隆重的封禅,先享吴天上帝于圜台,再禅祭皇地祗于社首山。之后又进行祭孔活动。十一月回京,前后四十七天。又诏自今祭告天地、社稷、宗庙,岳渎,其后土亦致祭。十二月,命丁谓李宗谔等编修《封禅记》。次年正月,真宗召辅臣至内殿朝拜天书,后每年若此。自封禅还,群臣争相献贺功德,真宗则大行赏赐,举国若狂。

座位榜又称混榜、座图、座次榜,为宋贡举考试前公布的座次示意图。大中祥符元年(1008)四月,真宗在崇政殿亲试进士科举人,殿廊设帷慢,列置座位,逐一标出举人姓名,并揭榜图表其座次,命举人对号依次入座应试。四年,又采纳翰林学士晁迥等人的建议,要求举人预先向贡院交纳书桌,由贡院排定座次,使同科目的应试者间隔而坐。省试前一天揭榜,考试时依榜就座,不得调换。

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二月,李德明邀留回鹘贡物,又侵扰回鹘。三月,遣万子等四军主领族兵攻西凉府(今甘肃武威)。既至,见六谷蕃部强盛,往攻回鹘,为回鹘所败。次年十二月,又侵回鹘

在泰山祭祀天地后,真宗车驾至兖州(今山东兖州),又进行了系列祭孔尊儒活动。十一月一日,拜孔庙,命刑部尚书温仲舒等分奠七十二于。又至孔陵,再拜,诏加谥曰玄圣文宜王。次日,派吏部尚书张齐贤等以太牢致祭,并以孔于四十六世孙同学究出身圣佑为奉礼郎,赐孔庙《九经》、《三史》,令选儒生讲说。次年(1009)五月,追封孔子弟子兖公颜回为国公,费侯闵损等九人为郡公,成伯曾参等六十二人为列侯。七月,诏封孔庙配享鲁史左邱明等十九人为伯爵。

北宋朝廷发布中国古代第一部由官方主修的韵书广韵》。

1、狄青北宋军事家(1057年去世) 生于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卒于嘉佑二年(1057年),字汉臣,身长7尺,浓眉大眼,姿态雄伟,胸襟广阔。汾州西河(山西汾阳)人,北宋大将。16岁时,因其兄与乡人斗殴,狄青代兄受过,被“逮罪人京,窜名赤籍”,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年),党项族首领李元昊在西北称帝,建立夏国。宋廷择京师卫士从边,狄青入其选,任延州指挥使,当了一名低级军官。在战争中,他骁勇善战,多次充当先锋,率领土兵夺关斩将,先后攻克金汤城,宥州等地,烧毁西夏粮草数万,“收其帐二千三百,牲口五千七百”,并指挥士兵在战略要地桥子谷修城,筑招安、丰林、新寨、大郎诸堡,“皆扼贼要害”。他每战披头散发,戴铜面具,一马当先,所向披靡,在4年时间里,参加了大小25次战役,身中8箭,但从不畏怯。在一次攻打安远的战斗中,狄青身负重伤,但“闻寇至,即挺起驰赴”,冲锋陷阵,在宋夏战争中,立下了累累战功,声名也随之大振。

2、苏舜钦北宋诗人(10081048)字子美,开封(今属河南)人,当过县令、大理评事、集贤殿校理,据说因接近主张改革的政治家,被人借故诬陷,罢职闲居苏州。后来复起为湖州长史,但不久就病故了。他与梅尧臣齐名,人称“梅苏”。有《苏学士文集》。

1、昭庆公主魏国大长公主(?1008)宋太祖赵匡胤女,母不详。开宝三年(971年),封昭庆公主,下嫁左卫将军王承衍,赐第景龙门外。宋太宗即位,进封郑国公主淳化元年(990年),改封秦国公主。真宗至道三年(997年),进秦国长公主。逝世于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赐谥贤肃。元符1098年1100年)改封魏国大长公主。政和(1111年1118年)改贤肃大长帝姬。

2、花山天皇:日本天皇,生于968年

真宗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大中祥符元年(辽统和二十六年)

春,正月,乙丑,帝召宰臣王旦、知枢密院王钦若等对于崇政殿之西序。帝曰:“朕寝殿中,幕皆青为之,旦暮间非张烛莫能辨色。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夜将半,朕方就寝,忽一室明朗,惊视之,俄见神人星寇绛袍,告朕曰:‘来月三日,宜于正殿建黄道场一月,当降天书《大中祥符》三篇,勿泄天机!’朕悚然起对,忽已不见,命笔讠志之。十二月,朔,即蔬食斋戒,于朝元殿建道场,结采坛九级,又雕木为舆,饰以金宝,恭伫神贶,虽越月,未敢罢去。适睹皇城司奏,左承天门屋之南角,有黄帛曳于鸱吻之上,朕潜令中使往视,回奏云:‘其帛长二丈许,缄一物如书卷,缠以青缕三周,封处隐隐有字。’朕细思之,盖神人所谓天降之书也。”旦等曰:“陛下以至诚事天地,仁孝奉祖宗,恭已爱人,夙夜求治,以至珠邻修睦,犷俗请吏,于戈偃戢,年谷屡丰,皆陛下兢兢业业、日谨一日所致也。臣等尝谓天道不远,必有昭报;今者神告先期,灵文果降,实彰上穹佑德之应。”皆再拜称万岁。又言:“启封之际,宜屏左右。”帝曰:“天若谪示阙政,固宜与卿等祗畏改悔;若诫告朕躬,朕亦当侧身自修,岂宜隐之而使众不知也?”

帝即步至承天门,焚香望拜,命内侍周怀政、皇甫继明升屋对捧以降。王旦跪奉进,帝再拜受书,置舆上,复与日等步导,却伞盖,撤警跸,至道场,授知枢密院陈尧叟启封,上有文曰:“赵受命,兴于宋,付于冲。居其器,守于正。世七百,九九定。”既去帛启缄,命尧叟读之。其书黄字三幅,词类《尚书洪范》、《老子道德经》,始言帝能以至孝至道绍世,次谕以清净简俭,终述世祚延永之意。读讫,藏以金匮。旦等称贺于殿之北庑。是夕,命旦宿斋中书,晚诣道场,旦趋往而帝已先至。

丙寅,群臣入贺于崇政殿,赐宴,帝与辅臣皆蔬食。遣吏部尚书张齐贤等奏告天地、宗庙、社稷及京城祠庙。

丁卯,设黄麾仗于殿前,陈宫悬、登歌,文武官、辽使陪列,酌献三清天书。礼毕,帝步导入内,行避黄道。司天监奏:“三日五日有紫云护宫殿,乞付史馆。”从之。

戊辰,大赦,改元,文武官并加恩,改左承天门为左承天祥符门。诏东京赐五日,以二月一日为始。

壬申,边臣言:“赵德明邀留回鹘贡物,又令张浦率骑数千侵扰回鹘。今岁夏州讥馑,此衰败之势也。”帝曰:“朕知其旱歉,已令榷场勿禁西蕃市粒食者。盖抚御夷狄,当务含容;不然,须至杀伐,害及生灵矣。”

赵德明尝以民饥,上表乞粮数百万。帝出其奏示辅臣,众皆怒曰:“德明方纳款而敢渝誓约,妄有乞请,乞降诏责之。”王旦请敕三司,在京积粟百万,令德明自来取之;帝从其言。既而德明受诏,望阙再拜,曰:“朝廷有人!”乃止。

太仆少卿钱惟演献《祥符颂》,甲申,擢司封郎中,知制诰

天书降之翼日,翰林学士李宗谔上皇帝奉迎酌献乐章,优诏答之。时学士晁迥知贡举杨亿被病,参知政事赵安仁实草诏云。

辽主如长泺。

二月,壬辰朔,帝御乾元门观。

丁酉,分遣中使六人锡边臣宴。

戊戌,帝语辅臣曰:“京师士庶渐事奢侈,衣服器玩多金为饰,工人炼金为箔,其徒日繁,计所费岁不下十万两,浸以成风,良可戒也。”丙午,诏:“三司使丁谓申明旧制,募告者赏之。自今乘舆服御涂金、绣金之类亦不须用。”

三月,甲戌,兖州父老吕良等千二百八十七人诣阙请封禅,对于崇道殿。帝令引进使曹利用宣劳而谕之曰:“封禅历代罕行,难徇所请。”良等进而言曰:“国家受命五十年,已致太平,今天降祥符,宜告成岱岳,以报天地。”帝复曰:“此大事,不可轻议。”良等又曰:“岁时丰稔,华夏安泰,愿上答灵贶,早行盛礼。”诏赐缗帛遣之。知州邵华又率官属抗表以请,亦不允。

己卯,兖州并诸路进士孔谓等八百四十人诣阙请封禅。

壬午,宰相王旦等率文武百官、诸军将校、州县官吏、蕃夷、僧道、耆寿二万四千三百七十人诣东上合门,凡五上表,请封禅。

夏,四月,辛卯朔,天书又降于大内之功德阁。

甲午,诏以今年十月有事于泰山,遂遣官告天地、宗庙、岳渎诸祠。乙未,以知枢密院事王钦若、参知政事赵安仁并为封禅经度制置使。初,议封禅未决,帝以经费问权三司使丁谓,谓曰:“大计固有馀矣。”议乃决。即诏谓计度泰山路粮草,引进使曹利用宣政使李神福相度行营道路,翰林学士晁迥李宗谔杨亿、龙图直学士杜镐、待制陈彭年与太常礼院祥定仪注。王旦请依郊故事面命五使,帝曰:“升中大礼五使之职,当于中书、枢密院以班次领之。”丙申,命王旦为大礼使,王钦若为礼仪使,冯拯为仪仗使,陈尧叟为卤簿使,赵安仁为桥道顿递使,其礼仪、桥道顿递使事,令拯、尧叟分掌之。饮若、安仁并判兖州,仍更迭往乾封县,禁于泰山樵采者,山下工役无得调发丁夫,止用兖、郓州兵。行宫除前后殿外,馀悉张幄幕。金帛、刍粮委三司规度,收市或转输供用它所须物,悉自京辇致,无得辄有科率。发陕西上供木,由黄河浮筏郓州,给置顿之费。

诏东封缘路禁采捕。修建行宫,无得侵占民田,扈驾步骑辄蹂践苗稼者,御史纠之。

壬寅,帝御崇政殿,亲试进士,仍录题解,摹印以示之。初于殿廊设幔,列坐席,标其姓名,又揭榜表其次序,令视讫就坐。命翰林学士李宗谔等八人为考官。帝遍至幄次,谕宗谔等务极精详,勿遗贤俊。翼日,宗谔等上所定进士文卷,诏宰相覆考讫,乃临轩赐进士郑人姚晔等及第、出身有差。先是谢恩始令释褐,是日特赐绿袍、靴、笏,即命以职。

丙午,诏作昭应宫以奉天书。

时上封事者言:“两汉举贤良,多因兵荒灾变,所以询访阙政。今国家受瑞建封,不当复设此例。”于是悉罢吏部科目。

丙辰,诏:“太祖、太宗朝诸路所献祥禽、异兽皆在苑囿,可上其数,俟封禅礼毕纵之。”

遣使驰诣岳州采三脊茅三十束,备藉神缩酒之用。有老人董皓识之,授皓州助教,赐束帛。

戊午,诏东巡,取郓州临阝路赴泰山;礼毕,幸兖州,取中都路还京。

先是监察御史阴城张士逊为贡院监门官,时贡举初用糊名之法,士逊白主司,有亲戚在进士中,明日当引试,愿出以避嫌,主司不听,乃自言引去。帝是之,记名于御屏,遂诏:“自今举人与试官有亲嫌者,皆移试别头。”是月,江南转运使阙,中书进拟人,数见却,帝乃自除士逊为之。士逊谒宰相王旦于政事堂,自言“骤领使职,愿闻善教。”旦从容曰:“朝廷榷利至矣。”士逊起谢。士逊后徒广西、河北,每思旦言,不敢妄有兴建云。

五月,庚申朔,辽主还上京。

壬戌,王钦若言泰山下醴泉出,锡山苍龙见。

河北转运使李士衡奏罢内帑所助钱八万缗,于是又请辇本路金帛刍粟四十九万赴京东以助祀事。帝曰:“士衡临事有心力。”遂赐褒诏,因留士衡于澶州,管句东封事。

有司详定仪注,请于泰山上置圜坛,径五丈,高九尺。圜坛东南置燎坛,高一丈二尺,方一丈。山下封祀坛如圜丘制,社首坛如方丘制。又为瘗于壬地,及天地玉牒、玉册、石?感、金玉匮、受命宝之制甚备。诏悉从之。

丙寅,命王旦冯拯、赵安仁等分撰玉牒、玉册文。

初,有司请依唐故事,皇帝告庙出京,至泰山、社首山,并用法驾。帝以前诏惟祀事丰洁,馀从简约,于是改用小驾仪仗;寻改小驾名曰鸾驾。

辛未,赵安仁奏:“得太仆寺状,金玉辂合先赴泰山,辂高二丈三尺,阔一丈三尺,所经州县城门桥道有狭隘,请令修拆。”帝曰:“若此,则劳人矣。可于城外过,于坟墓处避之。”

三司假内藏库银十万两,从之。

辽主驻怀州。

甲申,放后宫一百二十人,厚资遣之。

六月,壬辰,详定所上封禅仪注,帝览之,曰:“此仪久废,非典礼具备,岂为尽美?”即手札疑互凡十九事,令五使参议厘正而行之。

命都官员外郎至辽境上,告以将有事于泰山。

先是五月丙子,帝复言梦见向者神人,言来月上旬复当赐天书于泰山,密告王钦若。于是钦若奏:“是月甲午,木工董祚于醴泉亭北见黄素书曳林木之上,有字不能识,言于皇城使王居正,居正见其上有御名,驰告钦若,钦若等就取得之。遂建道场,明日,跪授中使捧诣阙。”奏至,帝亟召王旦等谕其事,欲自出奉迎,即命旦为导卫使,具仪仗,奉迎天书,安于含芳园之正殿。帝再拜受,授陈尧叟启封,其文曰:“汝崇孝奉,育民广福。锡尔嘉瑞,黎庶咸知。秘守斯言,善解吾意。国祚廷永,寿历遐岁。”读讫,召百官示之。左右奏苑中有云五色,读天书次,黄云如风驻殿上。

赐文武百官泰山醴泉。

庚戌,曲赦兖州系囚流罪以下。

辛亥,群臣上尊号曰崇文广武仪天尊道宝应章感圣明仁孝皇帝。

秋,七月,辽加太祖谥曰大圣大明神烈天皇帝,太宗谥曰孝武皇帝,让国皇帝更谥曰文献皇帝,世宗加谥曰孝和庄宪皇帝,仍谥皇太弟鲁呼曰钦顺皇帝。

八月,己丑朔,上太祖尊谥曰启运立极英武圣文神德元功大孝皇帝,太宗曰至仁应道神功圣德文武大明广孝皇帝。

命详定仪注官晁迥以下习泰山圜台封祀仪于都亭驿。

乙已,令天下禁屠宰一月,自十月始。

己酉,王钦若来朝,献芝草八千本。

九月,戊午朔,令有司勿奏大辟案。

己未,诏告太庙,以芝草、嘉禾、瑞木列于天书辇前,及陈于六室。

庚申,命兵部侍郎向敏中权东京留守。

皇城使刘承圭诣崇政殿上新制天书法物,言有鹤十四来翔,天书扶持使丁谓奏双鹤度天书辇,飞舞良久。翼日,帝顾谓曰:“昨所睹鹤,但于辇上飞度,若云飞舞良久,恐不为实,卿当易此奏也。”谓再拜曰:“陛下以至诚奏天,以不欺临物,正此数字,所系尤深。望付中书载于《时政记》。”帝俯首许之。

癸亥,奉天书于朝元殿。甲子,扶持使等奉天书升玉辂,赴太庙南城门内幄殿。有顷,车驾至,诣幄殿酌献讫,奠告六室,至太祖、太宗室,告以严配之意,帝涕泗交下。群臣言:祀次,白云如龙凤仙人,正在庙室上,有鹤十四来翔。

庚辰,赵安仁献五色金玉丹,紫芝八千七百馀本。

乙酉,帝亲习封禅仪于崇德殿。初,礼官言帝王无亲习之文,帝曰:“朕以达寅恭之意,岂惮劳乎!”

是月,京东、西、河北、河东、江、淮两浙、荆湖、福建、广南路皆大稔,米斗钱七文。

冬,十月,戊子朔,辽主如中京。

庚寅,诏:“所经州县,采访民间不便事并市物之价,车服、权衡、度量不如法者,举仪制禁之。有奇才异行隐沦不仕者,与所属长吏论荐。鳏寡茕独不能自存者,量加赈恤。官吏政迹尤异,民受其惠,及不守廉隅,昧于政理者,孝子顺孙、义夫节妇为乡里所称者,并条析以闻。官吏知民间利病者,亦为录奏。”

司天言五星顺行同色。

辛卯,驾发京师,奏侍使奉天书先导。辛丑,次郓州;壬辰,驻跸。知制诰朱巽言奉玉册、玉牒至翔銮驿,有神光起昊天玉册上;亟遣翰林学士李宗谔驻往致谢。

丙午,次翔銮驿。丁未,法驾入乾封县奉高宫,帝即诣昊天玉册前,焚香再拜,以谢神光之贶。

占城、大食诸蕃国使以方物迎献道左。大食蕃客李麻勿献玉圭,长尺二寸,自言五代祖得自西天屈长者,云:“谨守此,俟中国圣君行封禅礼,即驰贡之。”

戊申,帝斋于穆清殿。王钦若等献紫芝草三万八千馀本。

己酉,群臣奏五色云起岳顶。帝与近臣登后亭望之,名亭曰瑞云。知制造朱巽奉玉册牒,及圜台行事官并先升山上,以回马岭至天门,路险绝,人给横板各二,两首施采帛,巽亲从卒推引而上。

庚戌,昼漏未上五刻,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金辂,备法驾,至山门,改服靴袍,乘步辇以登,卤簿仗卫列于山下,黄麾仗卫士、亲从卒自山址盘道至太平顶,凡两步一人,采绣相间,供奉马止于中路御帐。亚献宁王无,终献舒王元。卤簿使陈尧叟从登,言有黄云覆辇上,道经险峻,必降辇步进,有司议益扶卫,皆却之。导从者或至疲顿,而帝辞气益壮。至御幄,召近臣观玉女泉及唐高宗、明皇二碑。前一夕,山上大风,裂幕,迟明未已。及帝至,天气温和,奉祀官点检习仪于圜台。是夕,山下罢警场。

辛亥,享昊天上帝于圜台,以太祖,太宗配;命群官享五方帝诸神于封祀坛。仪卫使奉天书于上帝之左,帝衮冕奠献,侍从导卫悉减去翟,止于?遗门,笼烛前导亦撤之。摄中书侍郎周起读玉册、玉牒文。帝饮福,摄中书令王旦跪称曰:“天赐皇帝太一神册,周而复始,永绥兆人。”三献毕,封金玉匮。摄太尉王旦奉玉匮置于石?感,摄太慰冯拯奉金匮以降,将作监领徒封?感。帝登台阅视讫,还御幄。司天监奏庆云绕坛,月有黄氛。宰臣率从官称贺,山下传呼万岁,振动山谷。帝即日还奉高宫,百官奉迎于谷口。

壬子,禅祭皇地祗于社首山,如封祀之仪。前夕阴而风,及行事,风顿止。悉纵四方所献珍禽奇兽于山下。法驾还奉高宫,左右言日重轮,五色云见。诏以奉高宫为会真宫。

癸亥,有司设仗卫、宫县于朝觐坛下,坛在奉高宫之南。帝服衮冕,御坛上之寿昌殿,受朝贺,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原者咸除之。文武官并进秩加恩。赐天下三日。改乾封县奉符县。泰山下七里内禁樵采。大宴穆清殿,又宴近臣及泰山父老于殿门,赐父老时服、茶帛。

甲寅,车驾发奉符县,次太平驿。是日,始复常膳。帝劳王旦等以久食蔬,旦等皆再拜。马知节独言:“蔬食唯陛下一人,臣等在道,未尝不私食肉。”帝顾旦等曰:“知节言是否?”旦再拜曰:“诚如知节言。”

丙辰,次兖州,以州为大都督府。

十一月,戊午朔,帝服靴袍诣文宣王庙,酌献,孔氏家属陪列。有司定议止肃揖,帝特再拜。又幸叔梁纥堂。命刑部尚书温仲舒等分奠七十二子、先儒暨叔梁纥、颜氏,帝制赞刻石庙中。复幸孔陵,以树木拥道,降舆乘马,至文宣王墓,再拜,诏加谥曰玄圣文宣王,仍修葺祠宇,给近便十户奉茔庙。翌日,又遣吏部尚书张齐贤等以太牢致祭,赐其家钱三十万,帛三百匹。以四十六世孙同学究出身圣佑为奉礼郎,近属授官及赐出身者六人。又追封叔梁纥为鲁国公,颜氏为鲁国太夫人,伯鱼母并官氏为浑国太夫人。又追封齐太公曰昭烈武成王,令青州立庙;周文公曰文宪王,曲阜县立庙。

己未,帝御回銮,覃庆楼观,凡三日。

壬戌,发兖州。丁卯,次范县。赐曲阜县玄圣文宣王庙《九经》、《三史》,令兖州选儒生讲说。又赐太宗御制、御书,又以经史赐兖州。

丙子,发陈桥,次含芳园。时近辅、淮甸、京东、河朔之民自泰山迎候车驾者道路不绝。丁丑,车驾至自泰山。扶持使丁谓奉天书归大内。赐百官休假三日,中书枢密院一日。

诏以正月三日天书降日为天庆节。丁谓请以祥瑞编次撰赞,绘画于昭应宫,从之。

甲申,命王旦摄太尉,奉上太祖、太宗谥册。礼毕,亲享六室。

乙酉,大宴含光殿,劳旋也。

十二月,辛卯,御朝元殿,受册尊号

丁谓、李宗谔等编修《封禅记》,从陈彭年之请也。

丁酉,内出泰山封祀上尊酒及玉女白龙王母池水新醴泉赐辅臣。诏东京留守司及在京掌事内臣不该赐物者,特给之。

诏:“江淮发运司部内,各留三年之储以备水旱。”先是江、淮米运送京师,至是司天监言扬、楚之分当为水旱,防患故也。

庚戌,置京新城外八厢。帝以都门之外,民居颇多,旧例惟赤县尉主其事,至是特置厢吏,命京府统之。

辛亥,命户部尚书寇准知天雄军兼驻泊都部署。辽使尝过大名,谓准曰:“相公望重,何故不在中书?”准曰:“主上以朝廷无事,北门锁钥,非准不可耳。”

甲寅,以南衙为锡庆院。

先是宴则集于尚书省或都亭驿,诞节斋会则就相国寺。帝以佛舍中烹饪优笑,有亏恭洁,乃令内臣度馆于显敞者易之。南衙即太宗尹京时底邸,秦王、许王继居焉,厥后虚其位,故以为院。

诏:“进奏院不得非时供报朝廷事,宜令进奏官五人为保,犯者科违制之罪。”

辽招讨使萧托云奏讨甘州回鹘,降其王伊勒,抚慰而还。

是岁,辽放进士史克忠等十三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