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07年

1007年

1007年是农历丁未年,是羊年。年号是北宋景德四年,越南应天十四年,日本宽弘四年,契丹统和二十五年。

1、辽建中京

辽圣宗统和二十五年(1007)正月,在原奚王牙帐地初步建城为都,号曰中京,府名大定(今内蒙古宁城)。营建中京时,择良工于燕蓟,城之郛郭、宫掖、楼阁、府库、市肆、廊庑等格局,既仿照宋都汴京城的建制,又保留了本土特色,历时两年完成,并迁进汉人。城中有皇室祖庙,景宗和承天后御容殿。设大同驿接待宋朝使臣,朝天馆接待高丽使臣,来宾馆接待西夏使臣。中京建成后,皇室及辽朝中枢机构多驻于此,成为辽朝的重要陪都。

2、宋酒课定额

咸平(9981003)末,江、淮地区增益酒税额,颇为繁苛。景德二年,宋禁各地增收酒税,且各地统兵官员亦不得兼领酒榷事务。但事实上,滥增酒税的现象仍未得到制止。景德四年(1007)四月,真宗诏令三司取中等之数立为酒课定额,京师及各地严格按照执行,不得再行增课。

3、宋改立登闻鼓(检)院

宋初,设有鼓司、登闻院,掌受四方投书。景德四年(1007)五月,改鼓司为登闻鼓院,以谏院谏官主判,改登闻院为登闻检院,以朝臣主管,检院亦置鼓。凡官民有关朝政得失、公私利害、军期机密、陈乞恩赏、理雪冤滥以及奇方异术的上书,都先向登闻鼓院投进,如不被受理,再投进登闻检院。检院收到上书后,如事关紧急,即日上达皇帝,其余则五日一次通进。天圣七年(1029),又另置匦函,专命御使中丞为理检使,处理累经申诉而未得到辨明和事关机密的上书;元丰改制后,登闻鼓院隶司谏、正言。

4、宋置杂卖场

景德四年(1007)五月,宋置建杂卖场,隶属太府寺。掌收受京城及地方官府多余物资,计值以待出卖,或准折支用。设监官二人,以内侍及三班使臣充任,后亦差文武朝官,南宋置提辖一人。

5、宋设封印卷首官

唐时始命应试举人自己将试卷上的姓名糊盖,称“糊名”,又称“封弥”,但未定制。宋淳化三年(992年)殿试时行“糊名考校法”,即由贡院糊封举人试卷卷头姓名、乡贯等,以防止考试作弊。咸平二年(999年)礼部试,设“同考试及封印卷首”官,由考官兼封印卷首。景德四年(1007)礼部试,专设“封印卷首官”,派知制诰周起、祠部员外郎滕元晏封印举人卷首,用奉使印,殿中丞李道监封印院门.天禧三年(1019年)后,又兼用“封弥官”,“封弥卷首官”名。治平四年(1067年)起,废“封印卷首官”名,只称“封弥卷首官”。

6、宋定枷制

淳化二年(991年),宋规定施刑时用枷,徒、流罪重二十斤,死罪重二十五斤。景德四年 (1007),规定杖刑以下罪犯如抗拒不招,则戴上十五斤重的枷;继续受审。枷用干木制成,长五至六尺,颊长二点五至二点六尺,阔一点四至一点六尺,经三至四寸。上刻有阔狭、轻重数字。长一点六至二尺,宽三寸,厚一寸;钳重O点八至一斤,长一至一点五尺,锁长八至十二尺。

1、1007年8月1日欧阳修,北宋文学家、史学家(1072年去世)

2、范镇(1007年-1088年),北宋文学家。《宋史》卷337有《范镇传》。

宋文学家、地理学家乐史930年1007年)。史字子正,抚州宜黄(今属江西)人。著有小说《杨太真外传》、地理书《太平寰宇记》等。

丁谓上《景德会计录》

景德四年(1007)七月,权三司丁谓上《景德会计录》,据统计,景德三年新收户332998,流移人户四千一百五十,全国总共实管七百四十一万七千五百七十户,计一千六百二十八万仁)二百五十四口,户税收入共六干三百七十三万余贯、石、匹、斤。同咸平六年(1003年)相比较,增加五十五万三千四百一十户,二百万O二千二百一十四口,三百四十六万余贯、石、匹、斤。此后,每年统计户、口、赋额,并与咸平六年数字比较,上报史馆。

宋绘诸路山川形势图

宋翰林院下设有翰林图画院,专事绘画及塑造。景德四年(1007)七月,命翰林院分派画工到诸路,描绘出当地山脉河流、地形地貌及地理位置的图形,交付枢密院,以备派兵屯戍、议定租赋时参阅。

真宗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景德四年(辽统和二十五年)

春,正月,遣工部尚书王化基乘驿诣河中祭后土庙,用大祀礼,告将朝陵也。

甲辰,以知枢密院事陈尧叟为东京留守。

乙巳,以权三司使丁谓为随驾三司使,盐铁副使林特副之。谓机敏有智谋,善附会而有心计,在三司,案牍填委,吏久难解者,谓一言判之,众皆释然。

己未,车驾发京师。庚申,次中牟县,除逋负,释囚系,赐父老衣币,所过如之。甲子,次巩县,罢鸣鞭及太常奏严、金吾传呼。或献洛鲤,帝曰:“吾不忍食也!”命放之。丙寅,斋于永安镇行宫,太官进蔬膳。

丁卯,夜漏未尽三鼓,帝乘马,却舆辇伞扇,至安陵外次,易素服,步入司马门,行奠献之礼。次诣永昌、永熙陵,又各诣下宫。凡上宫用牲牢祝册,有司奉事;下宫备膳羞,内臣执事百官皆陪位。又诣元德皇太后陵奠献,又于陵南设幄奠祭,如下宫礼。帝每至陵寝,望门而哭。初,有司具仪,止常服,帝特制素服。礼毕,遍诣孝明、考惠、考章、懿德淑德明德皇后陵,又至庄怀皇后陵。遂单骑巡视陵阙,以内臣从,及亲奠夔王、魏王岐王、恭孝太子、郓王、周王、安王诸坟。辰后,暂至幄次更衣,复诣陵奉辞。有司以朝拜无辞礼;帝感慕哀切,未忍去,故复往焉。及午而还,左右进伞,帝却之,渡昭应水,乃许进,至行宫,始御常膳。又遣官祭一品坟、皇诸亲墓。德音降西京及诸路,赦流罪以下囚;释逋欠,赐畿县民租税有差。建永安镇为县。

是月,辽建中京,即七金山土河地也。先是辽主过七金山土河,南望云气,有郛郭楼阙之状,因建都,至是始城之。

二月,戊辰朔,车驾遂如西京,夕次偃师县,始复奏严;帝犹服靴袍,不举乐。己巳,至西京,始奏乐。道经汉将军纪信冢、司徒鲁恭庙,诏赠信为太尉,恭为太师。

辛未,命吏部尚书张齐贤祭周六庙。诏从官先茔在洛者赐告祭拜。

壬申,谓辅臣曰:“前代内臣,恃恩恣横,蠹政害物,朕常深以为戒,至于班秩赐与,不使过分,有罪未尝矜贷,此辈常亦畏惧。”王旦等曰:“前代事迹昭然,足为龟鉴。陛下言及此,社稷之福也。”内侍史崇贵尝使嘉州还,上言:“知县某贪浊;有佐官某廉干,乞擢为知县。”帝曰:“内臣将命,能采善恶,固亦可奖;然便尔赏罚,外人必未厌伏。当须转运使深察之。”

甲戌,幸上清宫,诏赐三日。

乙亥,诏罢西京榷酤,官卖如东京之制。

丙子,加号列子为冲虚至德真人。

帝之次巩县也,太子太师吕蒙正舆疾来见,不能拜,命中使掖之以进,赐坐劳问;壬午,幸其第,赐赍甚厚。

甲申,御五凤楼观,召父老五百人,赐饮楼下。

丁亥,幸元宫。

戊子,葺周六庙。增封唐孝子潘良瑗及其子季通墓。

庚寅,诏河南府置五代汉高祖庙。

辛卯,车驾发西京,谓辅臣曰:“归途陵阙在望,虽已遣官祭告,朕岂安然而过乎!”壬辰,帝乘马至孝义,镇吏訾复设次,与亲王望陵祭奠,近臣于幄殿东望拜。每进饮食,帝执爵举匕箸,涕泗哀感。

甲午,次郑州,遣使祀中岳及周嵩、懿二陵。

丁酉,赐隐士杨璞缯帛。

辽主如鸳鸯泺。

三月,己亥,帝至自西京。

乙丑,以曹玮为西上合门使,赏其边功也。玮在镇戎,尝出战少捷,侦虏去已远,乃驱所掠牛羊辎重而还,颇失部伍。其下忧之,言于玮曰:“牛羊无用,不若弃之,整众而归。”玮不答。西蕃兵去数十里,闻玮利牛羊而师不整,遽还袭之。玮行愈缓,得地利处,乃止以待之。西蕃军将至,逆使人谓之曰:“蕃军远来,必甚疲,我不欲乘人之怠,请憩士马,少选决战。”蕃人方苦疲,皆欣然,严军而歇。良久,玮又使人谕之曰:“歇定可相驰矣。”于是各鼓军而进,一战,大破蕃师,遂弃牛羊而还,徐谓其下曰:“吾知蕃已疲,故为贪利以诱之。比其复来,几行百里矣。若乘锐便战,犹有胜负;远行之人,若少憩,则足痹不能立,人气亦阑,吾以此取之。”

夏,四月,辛巳,皇后郭氏崩。周悼献王,后所生也,王薨,后悲感生疾,遂不起。后性谦约,宽仁惠下。尤恶奢靡,族属入谒禁中,或服饰华侈,必加戒勖。有以家事求言于帝者,后终不许。兄子出嫁,以贫,欲祈恩赍,但出装具给之。帝尝使观宜圣殿诸库,后辞曰:“国之宝库,非妇人所当入。陛下欲惠赐六宫,愿量颁之,妾不敢奉诏。”帝尤加礼重焉。

宰相王旦言:“诸路各置转运使,复遣官检举酒税,竞以增益课利为功,烦扰特甚。”帝曰:“官吏务贪劳绩,不恤民困,朕甚悯之。”乃诏三司:“取一年中等之数,立为定额,自今中外勿得更议增课。”

五月,丙申朔,日有食之。

帝与辅臣言及朝士有交相奏荐者,王旦曰:“人之情伪,固亦难知,或言其短而意在荐扬,或称其能而情实排抑。唐刘仁轨尝忿李敬玄异己,将以计去之,乃称其有将师材,而敬玄卒败军事,此皆不以国家为虑者也。”帝曰:“若然,则险伪之辈,世所不能绝也。”

戊申,诏以鼓司为登闻鼓院,登闻院为登闻检院。命右正言邹平周起、太常丞祁阳路振同判鼓院,吏部侍郎张咏判检院,检院亦置鼓。先有内臣句当鼓司,自此悉罢。诸人诉事,先诣鼓院;如不受,诣检院;又不受,即判状付之,许邀车驾;如不给判状,听诣御史台自陈。

先是帝谓王旦曰:“开广言路,治国所先,而近日尤多烦紊。车驾每出,词状纷纭,洎至披详,无可行者。”故有此更置焉。

汀州黥卒王捷,自言于南康遇道人,姓赵氏,授以小神剑,盖司命真君也。宦者刘承以其事闻,帝赐捷名中正。是月,戊申,真君降中正家之新堂,是为圣祖,而祥瑞之事起矣。

戊午,增孔子守茔二十户。

初置杂卖场。

闰月,戊辰,减剑、陇等三十九州军岁贡物,夔、驾等二十七州军悉罢之。

壬申,御崇政殿,试贤良方正着作佐郎陈绛、溧水县令史良丹阳县主簿夏竦。先是帝谓宰臣曰:“比设此科,欲求才识,若但考文义,则济时之用,安得而知!今策问宜用经义,参之时务。”因命两制各上策问,择而用焉。绛、竦所对入第四次等,擢绛为右正言,竦为光禄寺丞。

是月,立中书、枢密院互报法,事关军机、民政者,必互相关报。时中书命杨士元通判凤翔府,枢密院又令监香药库,两府不相知,故有是命。

六月,壬子,司天言:“五星当聚鹑火,而近太阳,同时皆伏。案占云:‘五星不敢与日争光者,犹臣避君之明也’。历千百载所未曾有,望付史官以彰殊事。”从之。

乙卯,葬庄穆皇后于永熙陵之西北。初定谥,命宗正卿告庙,王钦若疑其事,因对,具言。王旦曰:“国朝故事,昭宪之谥,太尉率百官告庙;孝明之谥,止宗正卿告庙。今当以孝明为比。”帝顾钦若曰:“皆有故事,不足疑也。”

庚申,知枢密院王钦若以五星聚东井,庆云见,奉表称贺,诏付史馆。

吏部侍郎张咏,以病疡乞郡;辛酉,诏咏知升州。

徙向敏中知河南府兼西京留守司事。先是旧相出镇者,多不出吏事为意,寇准虽有重名,所至终日宴游。张齐贤倜傥任情,获劫盗,或时纵遣之,所至尤不治。帝闻之,皆不喜。惟敏中勤于政事,所至着称。帝曰:“大臣出临方面,不当如向敏中邪!”

辽赐皇太妃死于幽所。

秋,七月,丁卯,庄穆皇后神主于别庙,殿室在庄怀皇后之上。

高班内品裴愈,出隶唐州。

愈前监广州纲,遇交州使,因言:“龙花蕊难得之物,宜以充贡。”至是,州采之为献,且言愈尝道诏旨。帝曰:“朕怀抚远俗,何尝有所宣索!”即下愈御史台劾问,故有是责,仍以龙花蕊还交州。

帝谓辅臣曰:“近见词人献文,多故违经旨以立说,此所谓非圣人者无法也。有太甚者,当黜以为戒。”

辽以西平王李德明母薨,遣使吊祭,旋命起复。

知宜州刘永规,驭下严酷,六月,乙卯,军校陈进因众怨鼓噪,杀永规,拥判官卢成均为师,僭号南平王,据城反。甲戌,奏至,诏忠州剌史曹利用等领兵进讨,仍谕贼党有来归者,并释罪。

权三司使丁谓言:“景德三年新收户,比咸平六年计增五十五万有奇,赋入增三百四十六万有奇,望特降诏旨,自今以咸平六年户口赋入为额,岁较其数,具上史馆。”从之。

黎龙延自称权安南静海军留后,遣其弟明昶等来贡,帝赐以《九经》及佛氏书。辛巳,授龙延静海节度使、交趾郡王,赐名至忠,给以旌节。

戊子,帝谓辅臣曰:“近日以来,殊无献言者。卿等宜勤接士大夫,察问四方事以闻。”

诏翰林遣画工分诣诸路,图上山川形势、地理远近,付枢密院,每发兵屯戍,移徙租赋,以备检阅。

癸巳,复置诸路提点刑狱官。先是帝出笔记六事,指其一谓王旦曰:“勤恤民隐,遴柬庶官,朕无日不念也。所虑四方刑狱,官吏未尽得人,一夫受冤,即召灾。先帝尝选朝臣为诸路提点刑狱,今可复置,仍以使臣副之。所至心察视囚禁,审详案牒,其官吏贪浊弛慢者,具名以闻。”

八月,乙巳,置群牧制置使,命知枢密院事陈尧叟兼之。寻又增置判官一员。

丁未,中书门下言:“庄穆皇后祥除已久,秋宴请举乐。”不允。

以右监门卫上将军钱惟治为右武卫上将军,月给俸钱百万,仍许在家养疾。时惟治弟太仆少卿惟演上《圣德论》,帝览之,谓宰臣曰:“惟演文学可称,且公王贵族,而能留意翰墨,有足嘉者,可记其名,并以论付史馆。”因曰:“钱氏继世忠顺,子孙可念,比闻惟治颇贫乏。”遂有是命。

己酉,益州地震。

出府库钱五十万贯付三司市菽麦。时宰相言今岁丰稔,菽麦甚贱,为富民所蓄,请官为敛籴以惠农民。

辛亥,赐孔子四十六世孙圣佑同学究出身。圣佑,延世子,宜孙也。

翰林侍讲学士兼国子祭酒,以羸老,自陈曹州故乡,愿给假归视田里;帝命坐,慰劳之,壬子,拜工部尚书,知曹州。是日,特开龙图阁,召近臣宴崇和殿,帝作诗赐之。视壁间《礼记图》,因陈《中庸》九经大义,帝嘉纳焉。及行,又命近臣祖送。侍讲学士外使自始。

癸丑,帝谓王旦等曰:“前诏群臣言事,除机密外,不得用无名答刂子,非合面奏公事,不得上殿,盖防人之多言,浸成萋斐也。且必有显状,封章弹奏,有何不可!近日戚纶面陈诏旨不便。”因出纶奏示旦等曰:“纶意以疏远之人,难得面奏,然自下诏以来,升殿奏事者未尝有阻。”旦曰:“飞语谮言,圣虑固不为惑。但近日论利害者差少,亦宜留意省察。”王饮若曰:“臣下升殿一二次,即希恩泽。比来中外章疏,若以前诏条约,皆当付所司鞫问。”帝曰:“纶性纯谨有学问,此奏乃未谕诏旨耳。”

丁巳,诏修太祖、太宗正史,命王旦监修,王钦若、陈尧叟、赵安仁晁迥杨亿同修。

置龙图阁直学士,以杜镐为右谏议大夫,充其职,班在枢密直学士之下。

权三司使丁谓上《景德会计录》六卷,诏奖之。

是月,诸路皆言大稔。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