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005年

1005年

1005年,乙巳年(蛇年),这一年宋、辽澶渊之盟宋真宗选择“有武干善镇静”的官吏戍守河北边防;《后汉书》的版本流传;仲敦巴嘉瓦郡乃意为“胜生”,宋代西藏佛学家,噶当派创始人等等,可谓一个不平凡之年,详情如下。

1、1005年,宋、辽澶渊之盟: 宋辽“澶渊之盟”(1005年1月28日签):内容“宋每年给辽绢20万匹,银十万两。以白沟河为界分治。”澶州亦名澶渊郡,因而称“澶洲之盟。” 澶渊之盟后,宋辽开始了和平相处的局面,长达100多年没有战争,宋辽都在边境地区设置了互相交易的市场,贸易、文化往来十分频繁,丰富了汉族契丹族人民的文化生活和经济生活。

2、景德二年(1005年),宋真宗选择“有武干善镇静”的官吏戍守河北边防,校自指定李允则雄州兼河北安抚使。在河北边境20年,李允则为了既加强边防设施,又不造成宋辽之间的边境冲突,呕心沥血,锐意经营,卓有成效,显示出他具有非常的谋略。李允则身为雄州军政的最高长官,在十分注重边防的同时,也着意于当地兵、民的生活与生产环境,他规划并建设了许多一举多得的防御设施。休战以前,雄州北部设有许多陷马坑和一些可瞻望10里的哨所。李允则命拆楼平坑,建设成为当地驻军的菜园。浚井疏渠,列畦陇,筑短垣纵横其中,再种上荆棘。这样一来,不仅解决了士兵的吃菜问题,而且使这块地比以前更是障碍重重。又修筑坊巷,徙佛教寺院于北原上,州民旦夕登楼,可隙望30里。他还下令安抚司在各自的辖区内广种榆树,久而久之,雄州郁郁苍苍,榆满塞下,形成一道道绿色植物城墙。他使雄州城墙上全部覆盖上了瓦片,下环以沟堑,莳麻植榆柳,并扩大屯田,架石桥,构亭榭,列堤道通安肃广顺、倍安军,此外,还“教民陶瓦甓,标里,置廊市、邸舍、水垲”。总之,李允则一系列战略性的改革,不仅巩固了河北的边防,而且使雄州的政治,经济、民情都有了进一步的改观。

3、《后汉书》的版本流传,经历了复杂的过程。在唐代,刘昭所注《后汉志》三十卷与李贤所注《范书》是单独别行的,直到宋太宗淳化五年(公元994年)《后汉书》初刻本及宋真宗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的校定本,都还没有收入《续志》。

4、圣格里高丽教堂,圣女像修建于1005年。

仲敦巴嘉瓦郡乃意为“胜生”,宋代西藏佛学家,噶当派创始人。于木蛇年(1005年,宋景德二年)生在前藏堆隆普(今堆隆德庆县)一个富豪人家。父亲达松格显,有的史籍称达松须协;母亲库俄萨季玛,有的史籍称库堆萨季玛。

1、安倍晴明生于平安朝中期的延喜21年(公元921年),卒于宽弘2年(公元1005年),安倍晴明是著名的遣唐使安倍仲麻吕的第八世孙,据《尊卑分脉》、《安培系图》等史书记载,他是右大臣安培家第九代大膳大夫益材的子嗣。师从贺茂忠行,是平安时代极富盛名的阴阳师

2、加西亚桑切斯二世(卒于1005年),绰号“抖颤者”,是纳瓦拉国王桑乔二世之子。他于994年至1000年为纳瓦拉国王和阿拉贡伯爵,在位期间政绩不多,对外军事亦无多大贡献。他最著名的一次军事行动是出兵帮助被穆斯林将军阿布埃米尔曼苏尔围困的卡斯蒂利亚的城市,加西亚为此与曼苏尔激战,以因此令曼苏尔以后与纳瓦拉为敌。

3、崔冲,朝鲜,高丽时期学者、诗人。字浩然,号惺斋。1005年擢甲科第一。时称“海东孔子”。

4、伊斯梅尔旋逃奔花拉子模,起兵图恢复,曾一度夺回布哈拉与撒马尔罕,但终被击溃,逃往谋夫,于1005年被当地阿拉伯部落酋长所杀。萨曼王朝遂告灭亡。

5、赵自化(949-1005年)宋医官。德州平原(今山东平原)人。避乱寓居洛阳。父知,通医术,尤精方药。承家学,亦以医为业,医术精湛,后因治愈长公主疾,擢为医学,加尚药奉御。淳化五年(994年)授医官副使,善切脉,咸平三年(1000年)为医官正使。撰《四时养颐录》,宋真宗更名《调膳摄生图》,并为之作序。另撰《名医显秩传》三卷,今佚。

契丹统和二十三年;北宋景德二年;越南应天十二年;日本宽弘二年。

放河北诸州丁壮归农

宋辽澶渊结盟后,边界军事冲突趋于平息。景德二年(1005)正月,宋遣散前召集戍边的丁壮回乡务农;鉴于战乱造成河北地区耕具短缺,牛多瘠死,又组织购耕牛发送河北,并推行淮、楚地区民间习用的踏犁((犁系人力犁,凡四点五人力可比一头牛力)。类似政策的实施,使得宋北方沿边地区的农业生产有所恢复和发展,人民生活逐渐安定。

宋行人粟实边授官法

咸平末即有官员建议仿西汉文帝入粟授爵之故事,以缓河北地区常年陈兵造成的军粮不济。景德二年(1005)初,在河北及陕西诸州实行入粟实边授官法。根据交纳粟米的多少,授以不同等级的官位,无职掌,享有相应的待遇。如在河北定州(今河北定县)、广信军(今河北徐水以西)、安肃军(今河北徐水)等地,交纳谷子一千石者授以本州助教、文学;纳二千石者赐出身,纳三千石者授簿尉、借职;纳四千石者授奉职;以此类推。

宋辽置榷场

榷场是宋与辽、西夏等边境地区的互市市场。专设有官员监督贸易和收税,商人入场贸易,须交纳商税、牙钱。榷场贸易的违禁物品有多种,设场的地点也时常变更,宋辽边境冲突激烈期间,榷场贸易多停废。澧渊结盟后,双方相继恢复了置场互市的局面。景德二年(1005)、辽统和二十三年二月,辽再置榷场于振武军(今内蒙和林格尔北),以羊及皮毛换取宋地绢绸,彼此互利。同时,宋在雄州 (今河北雄县)、霸州(今河北霸县)、安肃军(今河北徐水)开放榷场。双方都采取了一些管理榷场的措施,互致友好表示。

宋辽交聘

景德二年(1005)二月,宋命开封府推官、太子中允、直集贤院孙仅担任辽国母生辰使,出使辽,受到极好的礼遇。十月,又派度支判官、太常博士周渐为辽国主生辰使,职方郎中、直昭文馆韩国华为辽国母正旦使,盐铁判官、秘书丞张若谷为辽国主正旦使,并对使节携带礼品名目等作了具体规定。此后,宋辽使节往来年以为常,持续百余年。

宋置资政殿大学士

宋置诸殿学士,侍从皇帝左右,以备顾问,无官守、典掌,而资望极高。景德二年(1005)四月,参知政事王钦若以素与宰相寇准不和而罢政,真宗置资政殿学士任命王钦若。中书定其班在翰林学士之下,侍读学士之上。十二月,以资政殿学士班秩稍低,又特置资政殿大学士加封王钦若,其班秩在文明殿学士之下,翰林学士承旨之上。此后,常由罢职辅臣充任资政殿学士、大学士,以示尊崇。南宋则常以从臣充任。

真宋阅国子监书库

景德二年(1005)五月一日,真宗视察国子监书库,询问书板数量,国子监祭酒,回答,国初不及四千,目前已十余万,经史正义全都具备了。时组织馆阁广搜群书,严加校订,对没有印板的经史书籍重新刊刻,以致经史典籍的流布相当普及,一般的读书人乃至百姓家都藏有。

真宗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景德二年(辽统和二十三年)

春,正月,庚戌朔,以辽人讲和,大赦天下

壬子,放河北诸州强壮归农,令有司市耕牛给之。

癸丑,罢诸路行营,合镇、定两路都部署为一。

甲寅王钦若天雄军来朝。

帝以河北守臣宜得有武干善镇静者,乙卯,以马知节定州孙全照镇州赵昌言大名府,冯起知澶州,上官正知贝州,扬延朗知保州,张禹知石州张利涉知沧州,赵继升知邢州李允则雄州赵彬知霸州。帝亲录其姓名付中书,且曰:“朕裁处当否,卿等共详之。”毕士安曰:“陛下所择,皆才适于用,望付外施行。”从之。

知节先在镇州,方辽师入塞,民相携入城,知节与之约,有盗一钱者斩。俄有窃童儿钱二百者,即戮之,自是无敢犯者。每中使赍诏谕边郡,知节虑为敌所掠,因留之,募捷足者间道达诏旨。会发澶、魏、邢、等六州军储赴定州,水陆并进,时兵交境上,知节曰:“是资敌也。”因告谕郡县,凡公家输辇之物,所在纳之;敌欲剽劫,皆无所得。车驾幸澶州,大将王超拥兵数十万屯定州,逗遛不进,知节屡讽之,超不为动。复移书诮让,超始出兵,犹辞以中渡无桥,徒涉为患;知节先已命工度材,一夕而具。上闻,手诏褒美。

罢北面部署、钤辖、都监、使臣二百九十馀员。

召辅臣观瀛州所获辽人攻城战具,皆制度精好,锋锷利,梯冲、竿牌,悉被以铁。城上悬版才数寸,集矢二百馀,其后李继宣浚高阳壕,得遗矢凡四十万,辽人攻城不遣馀力如此。

戊午,辽主还,次南京。庚申,以萧巴雅尔为北府宰相,萧观音努同知南院事。大享士卒,爵赏有差。

癸亥,命翰林学士赵安仁等五人权同知贡举

王超上章待罪,帝悯其劳旧,弗责。戊辰,以超为崇信节度使,罢军职。

省河东部署、钤辖司使臣百馀人,又省河北诸州戍兵十之五,缘边三之一。

己巳,参知政事王钦若加阶邑、实封,又赐袭衣、锦带、鞍马。故事,辅臣加恩无所赐;帝以钦若守有劳,特宠异之,自是遂为故事。

以辽人通和,置国信司,领以宦者。

二月,癸未山南东道节度使、同平章事李继隆卒,赠中书令,谥忠武。继隆出于贵胄,感慨自立,在太宗朝,特被亲信,每征行,必总戎政。帝以元舅之故,不欲烦之军旅,优游近,恩礼甚笃,继隆亦多智,用能谦谨保身。明德寝疾,欲面见之,帝促其往,继隆但诣万安宫门拜笺,终不入宫。又尝命诸王诣第候谒,继隆不设汤茗,第假王府从行茶炉烹饮焉。

咸平末,河北转运使刘综上言:“西汉晁错言使民入粟授以爵,塞下之粟必多,文帝从之。今河北诸州聚兵,粮馈劳费,望行汉制以济军储。”既而水部郎中许元豹复言:“缘河州县和市边谷数少,望许进献粮粟,授以官秩。”事下三司议奏,于是定入粟实边授官等级以闻。帝虑爵赏之滥,重惜其事,宰相言:“故事具存,行之无损,请陕西诸州亦如此制。”从之。

丙戌,辽复置榷场于振武军。时辽俸羊多阙,门下平章事耶律实噜请以赢老之羊及皮毛易南中绢,彼此利之。

癸丑,命开封府推官孙仅为辽太后生辰使,合门祗候康宗元副之。仅等入辽境,其刺史皆迎谒,又令幕职、县令、父老捧卮献酒于马前,民以斗焚香前迎,接伴者察使人中途所须,即供应之。辽主每岁避暑于含凉淀,闻使至,即来幽州,屡召仅等宴会,礼遇甚优。仅等辞还,赆以器服及马五百馀匹。自郊劳至于饯饮,极其恭恪。然礼或过当,仅必抑而罢之。自后奉使者率循其制,时称得体。

太子太师吕蒙正请归西京养疾,诏许之。丁未,召见,听肩舆至殿门外,命二子光禄寺丞从简、校书郎知简掖以升殿,劳问累刻。因言:“北戎请和,从古以为上策。今先启诚意,继好息民,天下无事,惟愿以百姓为念!”帝嘉赏之,其二子皆迁官。蒙正至雒,有园亭花木,日与亲旧宴会,子孙环列,迭奉寿觞,怡然自得。

诏:“缘边诸州军如擒获北界奸人,可诘其事状,部送阙下。”帝以辽虽通好,而彼中动静亦不可不知,间谋侦候,宜循旧制。又虑为彼所获,归曲于我,自今获彼间谍,当赦勿诛,但羁留内地,待有词,则以此报之,故有是诏。

三月,甲寅,帝御崇政殿,亲试礼部奏名举人,得进士濮人李迪以下二百四十六人,又得特奏名五举以上一百一十人。翼日,试诸科,得《九经》以下五百七十人,又得特奏名诸科《三礼》以下七十五人。帝谓宰相曰:“糊名校覆,务于精当;而考官不谕朕意,过抑等第,欲自明绝私,甚无谓也。迪所试最优;李谘亦有可观,闻其幼年母为父所弃,归旧族,谘日夕号泣,求还其母,乃至绝荤茹以祷祈,又能刻苦为学,自取名级,亦可嘉也。”以迪为将作监丞,谘及夏侯麟为大理评事,通判诸州。谘,新喻人也。

先是迪与贾边皆有声场屋,及礼部奏名,两人皆不与。考官取其文观之,迪赋落韵,边论“当仁不让于师”,以师为众,与注疏异,特奏,令就御试。参知政事王旦议:“落韵者,失于不详审耳。舍注疏而立异论,辄不可许,恐士子从今放荡,无所准的。”遂取迪而黜边。

初,安阳陈贯,喜言兵,咸平中,大将杨琼、王荣丧师,贯上书言:“前日不斩傅潜张昭远,使琼辈畏死不畏法令。不严其制,后当益弛。请立法,凡合战而奔者,主校皆斩。大将战死,裨校无伤而还,与奔军同。军衄城围,别部力足救而不至者,以逗遛论。如此,则诛罚明而士卒厉矣。”帝嘉纳之。将召试学士院,执政谓琼等已即罪,议遂格。

又尝上《形势》、《选将》、《练兵论》三篇,大略言:“地有要害。今北边既失古北之险,然自威虏城东距海三百里,其地沮泽,所谓天隙天陷,非敌所能轻入。由威虏西极狼山不百里,地广平,利驰突,此必争之地,先居则佚,后趋则劳,宜有以待之。昔李汉超守瀛州,敌不敢视关南尺寸地。今将帅大概用恩泽进,虽谨重可信,然卒与敌遇,不知所以为方略,故敌势益张,兵折于外者二十年,此选将得失之效也。国家收天下材勇以备禁旅,赖赐予廪给而已,恬于休息,久不识战,当以卫京师,不当以戍边。戍边莫若募土人隶本军,又籍丁民为府兵,使北面辽,西面戎;不独审练敌情,熟习地形,且皆乐战斗,无骄心。”

辽人既和,复上言:“敌数人塞,驱掠良民数十万,今乘其初通,宜出内府金帛以赎之,敌嗜利,必归吾民,自河之北,戴德泽无穷矣。”于是贯举进士,试殿庭,得同出身,帝识其姓名,曰:“是数言边事者。”擢置第二等,赐及第。

乙丑,辽赈党项部饥。

丙寅,以知雄州机宜司赵延祚为雄州北关城巡检,赐白金三百两。延祚,州之大姓,自太宗朝,尝出家财交给敌中豪杰,得其动静,即具白州将,因授官任。至是年七十馀,召赴阙,询以边事,具言:“今之修和,辽人先启诚意,国家动守恩信,理必长久。”又言:“国母之妹曰齐妃,与其姊不协,国所遗金帛,皆归于国家主及母,其下悉无所及,望自今榷场贸易,稍优假之,则其下获利,必倍欣慰。”又历陈辽风俗、山川曲折、地理远近,及晋、汉时事,历历有据。帝诘其所欲,云有家属寓居青州,愿便道得往省之;帝许焉。且以与辽通好,不可复置机宜司,故命为巡检。

帝虑河北诸州,缘兵罢遂弛武备,诏敌楼战栅有堕坏者即葺之。

以将作监丞王曾为着作郎、直史馆,赐绯。旧制,试文当属学士、舍人院,宰相寇准雅知曾,特召试政事堂。

丁丑,辽改易州飞狐路招安使为安抚使,以与南朝和好也。

夏,四月,丙戌,女真、回鹘俱遣使贡于辽。

丁酉,枢密直学士刘师道责授忠武行军司马,知制诰陈尧咨单州团练副使。

先是师道弟几道举进士,礼部奏名,将延试,近制悉糊名校等,尧咨为考官,教几道于卷中密为识号。几道既擢第,或告其事,诏落籍,永不得预举。帝初欲含容,不复穷究其事,而师道固求辨理。诏东上合门使曹利用、兵部郎中边肃、内侍副都知阎承翰诣御史府杂治之;坐论奏诬妄,与尧咨并责。

戊戌,幸龙图阁,阅太宗御书,观诸阁图画,近臣毕从。

己亥,党项侵辽。

诏河北诸州葺城池。

工部侍郎、参知政事王钦若,素与寇准不协,还自天雄,再表求罢。癸卯,置资政殿学士,以钦若为之,仍迁刑部侍郎,班在翰林学士之下,侍读学士之上。

以佥署枢密院事冯拯参知政事。

五月,戊申朔,幸国子监阅书库,问祭酒:“书版几何?”曰:“国初不及四千,今十馀万,经史正义皆具。臣少时业儒,每见学徒不能具经疏,盖传写不给。今版本大备,士庶家皆有之,斯乃儒者逢时之幸也。”

先是印书裁截馀纸,皆鬻之以供监中杂用,请归此钱于三司,裨国计。自是学者公费不给,讲官亦厌其寥落云。

宣徽北院使雷有终卒。有终倜傥自任,能抚士卒,多倾私帑给公家宴犒。在蜀时,尝借用库钱数百万,奏纳第以偿,优诏蠲免;身后宿负犹不啻百万,官为偿之。

高阳关副都部署张凝卒。凝忠勇,好功名,善训士卒,赏赐多以犒师,家无馀资。帝尝谓近臣曰:“选用武臣实难,倘未尝更历,则不能周知其才。太宗所擢甚众,而优待者唯凝与王斌王宪等数人,乃知先帝知人之明也。”至是卒,帝甚惜之。

知镇戌军曹玮言:“军境川原夷旷,便于骑战,非中国之利。请自陇山以东,循古长城,堑以为限。”从之。又言:“边民应募为弓箭手者,皆习障塞蹊隧,解羌、胡语,耐寒苦,有警可参正兵为前锋;而官未尝与器械资粮,难责其死力。请给以境内闲田,永蠲其租,春秋耕敛,州为出兵而护作之。”诏:“人给田二顷,出甲士一人,及三顷者出战马一匹。设堡戍,列部伍,补指挥使以下校长,有功劳者亦补军都指挥使,置巡检以统之。”其后延、环庆、泾原并河东州军,亦各募置。

起复谏议大夫知制诰晁迥起居舍人、知制诰李宗谔并为翰林学士。

宗谔在舍人院,尝牒御史台,不平空,中丞吕文仲移文诘之,宗谔答以两省与台司非统摄。文仲不平,闻于帝,有诏辨析。宗谔引八事证其不相统摄,且言:“御史台每牒本省并不平空,所以本省移报亦如其议。而文仲止凭吏人之言,遽有闻奏,无典章之可据。况台宪之职,所宜纠参奸邪,辨明冤枉,廷臣有不法之事,得以奏弹,下民有无告之人,得以申理。而于文牒之内,争平空与不平空,其事琐细,乌足助其风裁哉!”卒如宗谔所言。守职者韪之。

起居舍人、直昭文馆种放为右谏议大夫。放谢病,乞游嵩山;诏许之,仍命河南守臣常加存抚。召对,赐宴,赋诗饯行,恩礼甚厚。

乙卯,辽以金帛赐阵亡将士家。时高丽、准布以辽和议成,先后遣使贺辽。

先是诏礼部贡院别试河北贡举人,以用兵不及试期故也。庚申,帝御崇政殿亲试,赐进士诸科及第、出身有差。

抚州进士晏殊,年十四,大名府进士姜盖,年十二,皆以俊秀闻,特召试,殊试诗赋各一首,盖试诗六篇。殊属词敏赡,帝深叹赏。宰相寇准以殊江左人,欲抑之而进盖,帝曰:“朝廷取士,惟才是求,四海一家,岂限遐迩!如前代张九龄辈,何尝以僻陋而弃置邪!”乃赐殊进士出身。盖同学究出身,后二日,复召殊试诗、赋、论,殊具言赋题尝所私习,帝益爱其淳直。改试它题,既成,数称善,擢秘书省正字,秘阁读书,仍命直史馆陈彭年视其所学及检察其所与游者。

己已,诏:“自今官吏雪活人命者,并理为劳绩。”

癸酉,诏:“天下榷利者,弗许增羡为额。”

乙亥,知雄州何承矩,言将来辽使人界,欲令暂驻新城,俟接伴使至,迎于界首;从之。承矩又言使命始通,待遇之礼,宜得折中,庶可久行,乃悉条上。手诏嘉纳,仍听事有未尽者,便宜裁处。

六月,己丑,曹州民赵谏与其弟谔,以奸慝不法,并斩西市。帝初欲穷治其狱,内出与谏交游者姓名七十馀人付鞫。中丞吕文仲请对,言逮捕者众,或在外郡,苟悉索之,虑动人听。帝曰:“卿执宪,当嫉恶如仇,岂公行党庇邪!”文仲顿首曰:“中丞之职,非徒绳愆纠违,亦当顾国家大体。今纵七十馀人悉得奸状,以陛下之慈仁,必不尽戮,不过废弃而已。但籍其名,遇事治之,未为晚也。”帝从其言。

帝谓辅臣曰:“殿前、侍卫司禁兵老疾者众,宜精加选择。”枢密使王继英曰:“禁旅比昔时数,今逾倍,若乘此息兵,简退疲冗,实甚便。”帝曰:“然。第以北敌请盟,西戎纳款,若即行此,则军旅之情,必谓国家便谋去兵惜费。不若先从下军选择勇力者,次补上军,亦可镇压浮言,使众不惑也。其老疾者,俟秋冬遴简将臣,令悉去之。”

己亥,达旦国九部遣使聘辽。

秋,七月,戊午,党项贡于辽。

甲子,诏:“复置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博通?贲典达于教化、才识兼茂明于体用、武足安边洞明韬略、运筹决胜军谋弘远、才任边寄堪为将帅等科,令尚书吏部传告诸路,许文武群臣、草泽隐逸之士来应。委中书门下先加考试,如器业可观,具名闻奏。”

丁卯,女真遣使贡辽。回鹘使人请先留使者,皆遣之。

丙戊,西川转运使黄观,言益州将吏民庶举留知州张讠永,诏褒之。寻因遣使巡抚西川,令谕旨曰:“得卿在彼,朕无西顾忧也。”

八月,戍寅,雍王元份薨。

癸已,有星孛于紫微。

九月,癸丑,赵德明始遣其都知兵马使白文寿来贡。

癸亥,群臣三表上尊号,不允。

丁卯,令资政殿学士王钦若知制诰杨亿修历代君臣事迹。钦若请以直秘阁钱惟演等十人同编修,从之。

冬,十月,庚辰,丁谓等上《景德农四敕》五卷,令雕印颁行,民间咸以为便。

乙酉,吏部侍郎、平章事毕士安早朝,至崇政殿庐,疾暴作。帝闻之,亟遣使抚问,还奏疾甚,帝即步出临视,已不能言,诏内侍窦神宝以肩舆送归第而卒。车驾临哭,谓寇准等曰:“士安,善人也,事朕于南府、东宫,以至辅相,饬躬畏谨,有古人之风。遽此沦没,深可悼惜!”诏赠太傅、中书令,谥文简;录其子孙,中使护丧事,给卤簿葬。士安端方沉雅,有清识,所至以严正称;年耆目,读书缮写不辍,尤精意词翰。虽贵,奉养无异平素,未尝植产为子孙计,故天下称其清。

丙戌,遣度支判官周渐为辽主生辰使,职方郎中韩国华为辽太后正旦使,盐铁判官张若谷为辽主正旦使。

癸卯,岁币赍至辽界。自是岁以为常。

十一月,丙辰,享太庙。丁已,合祭天地于圜丘,大赦。

辽命大丞相耶律德昌出宫籍,属于横帐。

癸酉,辽主及太后遣使左金吾卫上将军耶律留宁、左武卫上将军耶律委演等来贺承天节,对于崇德殿。留宁等将见,馆伴使李宗谔,引令式不许佩刀,至上合门,留宁等欣然解之。帝闻之,曰:“戎人佩刀,是其常礼,不须禁以令式。”即传诏听自便。留宁等感悦,谓宗谔曰:“圣上推心置人腹中,足以示信遐迩也。”

十二月,己卯,召辅臣于龙图阁观契丹礼物及祖宗朝所献者。自后使至,必以绮帛分赐中书、枢密院,果实、脯腊赐近臣、三馆。

辛巳,以王钦若兵部侍郎资政殿大学士,班在文明殿学士之下,翰林学士承旨之上。帝初见钦若班在翰林学士李宗谔下,怪之,以问左右,左右以故事对。钦若因诉于帝曰:“臣前自翰林学士为参知政事,无罪而罢,其班乃下故官一等,是贬也。”帝悟,即日改焉。资政殿置大学士自此始。钦若善迎人主意,帝望见辄喜,每拜一官,中谢日,辄问曰:“除此官,且可意否?”其宠遇如此。

甲午,右谏议大夫种放自嵩山来朝,对于龙图阁。

初诏致仕官给半俸。唐制,致仕者非特敕则不给俸,国初循之,至是有此诏。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