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藏用

李藏用

李藏用(1201年1272年),高丽王朝后期大臣、诗人,朝鲜半岛历史上的外交家。显甫乐轩,初名仁祺,本贯仁州。早年通过科举入仕,官至门下侍中,高丽元宗时期四次出使蒙古,折冲樽俎,广泛交游,为两国宗藩关系的平稳过渡发挥了重要作用。1271年因曾支持林衍废黜元宗而被罢官,翌年去世,谥号文真

李藏用出身高丽的名门望族仁州李氏(庆源李氏),是高丽文宗时期的名臣李子渊的六世孙,虽然在高丽仁宗朝爆发过李资谦之乱,但这一家族的显赫并未受太大影响。其父李儆官至枢密院使,李藏用则在高丽高宗贞八年(1220年)科举及第,初任西京司录,后入补校书郎兼直史馆。 [1-2] 第三次高丽蒙古战争结束后,也就是庚子年(1240年)左右,李藏用曾代表高丽朝廷撰写给蒙古将领吴悦官人(那颜)的书信,就蒙古使臣的接待问题和蒙古罪犯逃入高丽的问题提出了高丽的主张 [3] ,可见李藏用由于出色的文翰能力,已经开始担当外交文书的撰写工作。到癸丑年(1253年)时,李藏用已官至国子监大司成,后历任枢密院承旨、副使。当时他与崔氏政权的关系非同寻常,甚至他的一个女儿还嫁给 [4] 但在戊午年(1258年)三月崔被杀、崔氏政权崩溃时,李藏用似未受牵连,反而在当年十二月被拜为政堂文学。 [5] 高丽元宗继位后,李藏用升任参知政事,加守太尉、监修国史、判户部事。 [2]

中统二年(1261年),李藏用作为太子(世子)王谌(后来的忠烈王)的随行人员出使蒙古开平府,他与蒙古大臣史天泽张文统姚枢等人进行笔谈,“燕语甚欢”,不仅消解了他们对高丽与宋朝往来的疑虑,还展示了高丽作为文明之邦的“小中华”形象,加深了大蒙古国尤其是汉官对高丽的了解与好感。他们的对话被汉官王恽详细记录下来,王恽在记载中特地描述李藏用“满月白皙,须发皓然”,他本人也有与李藏用唱和的诗篇传世。 [6-7]

回国后,李藏用被擢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又加守太傅、判兵部事、太子太傅。中统四年(1264年,至元元年),蒙古大汗忽必烈以平定阿里不哥为名要求高丽国王亲朝祝贺,包括国王元宗和武臣政权首脑金俊在内的高丽君臣都为之头疼,不愿入朝。李藏用以妻孥性命为担保,力请元宗亲朝,获得元宗及金俊的同意,他本人也随元宗入朝。 [2] 在这次入朝的过程中,李藏用通过其机智果敢的言辞,成功驳斥了在蒙古为质的永宁公关于高丽军队数量的言论及蒙古丞相史天泽对高丽户口数量的质问,从而维护了高丽的国家利益。忽必烈听说后,称赞李藏用为“阿蛮灭儿里干李宰相”(Aman mergen蒙古语意为“口齿伶俐”)。 [2] 此外,李藏用和蒙古的翰林学士王鹗颇有交情,他投给王鹗的诗篇流传至今。 [2] [8] 据说李藏用还和忽必烈所崇奉的“于阗法师”(可能是八思巴)辩论佛学,令这位法师大为折服。 [9] 李藏用与蒙古人士的广泛交流令他声名鹊起,许多蒙古人士尊称他为海东贤人,甚至还有人画了他的画像来顶礼膜拜的,这样一来也无形中提升了高丽在蒙古的地位。 [2]

元宗入朝果然如李藏用所料,在至元元年(1264年)十二月毫发无损地回到高丽江都,一道回国的李藏用也因扈从之功被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庆源郡开国伯,食邑一千户、食实封一百户,又加太子太师。至元四年(1267年),蒙古使臣黑的带着忽必烈要求高丽协助其招谕日本的使命来到高丽,李藏用连忙写信给黑的,请求蒙古停止此事。元宗听说李藏用在未告知他的情况下擅自交通蒙古使臣,龙颜大怒,怀疑他有贰心,下令逮捕李藏用并流放灵兴岛,李藏用在与黑的交谈时被闯入的武士抓走,黑的将李藏用写给他的书信上交元宗,并指责元宗行为失当,元宗只好释放李藏用。 [10]

至元五年(1268年)正月,李藏用成为门下侍中,虽然他贵为首相,但朝廷的真正权力掌握在教定别监金俊的手中,因此李藏用的一些主张难以得到贯彻,比如他建议出陆还都(离开江华岛、回到开京)就因金俊的不愿而一筹莫展,最后只采纳了李藏用提出的折中办法,即夏居开京、冬居江都,为此设立了古京出排都监,不过实际上并未得到落实。 [10] 不久,忽必烈为征兵高丽以征伐南宋日本之事,传高丽文武领袖李藏用和金俊入朝。金俊借故不去,李藏用于当年四月五日来到蒙古的上都开平府,五月二十九日获忽必烈召见,在对答时不卑不亢,一面表达了对蒙古的顺从,一面又尽可能地减轻高丽的负担。 [11]

李藏用回国数月后,就发生了林衍杀死金俊的事件,半年后的至元六年(1269年)六月,林衍又废黜了元宗、另立王弟安庆公王(高丽英宗)。此前在林衍询问群臣时,李藏用觉得事情已无回旋余地,便首先提出了元宗逊位的意见。元宗的退位引起蒙古的干涉,林衍以李藏用为节日使,这是李藏用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去蒙古。他本来的使命除了给忽必烈祝寿外还有说服在蒙古的世子王谌归国,但他到了蒙古后却反而揭发林衍废立的事实,次年李藏用回国途中遇到了入朝的元宗,元宗受林衍胁迫而为其推脱,蒙古的东京行省方面便要求李藏用返回燕京,与元宗一起入朝,元宗不让。李藏用追至燕京,在忽必烈面前与林衍之子林惟干对质,使忽必烈了解真相,决定铲除林衍,这是至元七年(1270年)二月的事。 [12-13] 林衍政权的垮台标志着武人时代的结束,高丽朝廷也还都开京。至元八年(1271年)正月,蒙古遣使追究林衍废立之事,李藏用因首发退位之议而被罢官,一年后的至元九年(1272年)正月二十八日病卒,享年七十二岁,死后火葬。世子王谌继位后,赐谥号为“文真”。 [12]

李藏用擅长诗文,但没有文集传世,仅存《东文选》等文献所收录的诗十一首、制诰五道、册文一篇、书信二篇、上梁文一篇、跋文一篇。他的诗文表现出他儒释兼修、出儒入禅的特点,独具风格。

父亲:李儆

妻子:崔氏(门下侍中崔宗峻之女)

儿子:无

女儿:李氏(嫁,下落不明),李氏(嫁朴晖,生名臣朴全之及奇皇后外祖母朴氏)

李谷:文真德业文章,闻于中国……凡所对扬休命与本国兴利除害者,民到于今赖之。 [14]

高丽史》:美风仪,性聪明,恭俭沈重,博览经史,阴阳、医、乐、律、历靡所不通,为文章清警优赡,又喜浮屠书,尝著禅家宗派图,润色华严锥洞记。 [12]

东国通鉴》:大臣正色立朝,屹然维国家柱石,则足以折奸轨之心,虽有大奸,不敢动其恶。是以刘安欲叛汉,而惮汲黯曹操欲受禅,而忌孔融。今林衍有不轨之心,公然会议,藏用为时首相,不能明陈顺逆,以折凶谋,先唱逊位之语,废置君主,若弁髦然,是则首恶者衍也,而助恶者藏用也。昔赵盾为正卿而亡不越境,返不讨贼,《春秋》尚坐以弑逆之罪;如藏用者,又安可逃逐君之罪乎? [15]

卢启铉:当时,在东方儒教圈搞外交,以实理为基础,很重视名分。为了正名,在逻辑上必须于理不悖。为了阐明事理,旁征博引是必不可少的。由于交通不发达,文明设施又奇缺,当时在国与国之间,信息是十分不通畅的。唯其如此,在外交上便往往由合理的逻辑左右胜负与成败。从这个角度着眼,李藏用为了维护祖国的利益,娴熟于名分外交,无愧为出色的外交家。 [16]

武神》(2012年MBC大河剧),李锡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