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树旺(中国内地作家)

李树旺(中国内地作家)

李树旺,1991年生于甘肃环县,现居北京。作家,诗人,书画家、艺术评论人。2015年6月毕业于德州学院 [1]

李树旺,字仲林,号梧竹雅士,1991年生于甘肃环县;祖籍山东菏泽,作品发表于《散文诗》《创新作文视界》《人才周刊》《中国文学》《在线教育》《德州晚报》《生活日报》《陇东报》等。评论文章散见于德州新闻、中国山东网、中国人物网、中国访谈网、大学生新闻网、大学生校内网、陇东阳光网、北京青年网、齐鲁社区等。 [2]

著有诗集《沁园寻梦》,散文集《遇见》(主编)、教育随笔集《笃爱教育》。自幼喜爱书画,初学颜真卿,后学王、赵、已瑛碑;大学学习国画,得到山东著名画家田瑞吴山石、马健等老师的指导。书法受教于书法家杜卫东老师,作品在校内外入展多次。 [3]

李树旺,90后新锐作家,诗人,书画家,创业者。2015年6月毕业于德州学院。 [4]

李树旺,字仲林,号梧竹雅士,1991年生于甘肃环县;祖籍山东菏泽,作品发表于《散文诗》《创新作文视界》《人才周刊》《中国文学》《在线教育》《德州晚报》《生活日报》《陇东报》等。评论文章散见于德州新闻、中国山东网、中国人物网、中国访谈网、大学生新闻网、大学生校内网、陇东阳光网、北京青年网、齐鲁社区等。 [5]

著有诗集《沁园寻梦》,散文集《遇见》(主编)、教育随笔集《笃爱教育》。 [6] 自幼喜爱书画,初学颜真卿,后学王、赵、已瑛碑;大学学习国画,得到山东著名画家田瑞吴山石、马健等老师的指导。书法受教于书法家杜卫东老师,作品在校内外入展多次。 [7]

现为南方文化专聘作家,香江出版社签约作家、《名家书画》编辑、中国青年文艺学会山东省委员会理事、甘肃文学社团联谊会常务理事、山东省楹联艺术家协会会员、树人教育副校长,梧桐工作室创始人。 [2]

2014年签约合肥莫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2年被评为德州学院“校园十大诗人”;

2013年获得第三届中华校园诗歌优秀奖;

2013年获得第三届关爱杯全国青少年文学大赛一等奖;

2014年获得第一届“新轩辕杯”华语诗歌大赛优秀奖;

2013年《今天的男生是明天幼儿教育的雄鹰》获得《在线教育》2012年37期论文一等奖;

2013年9月被评为“德州学院寻梦榜样暨年度十大人物”;

2013年12月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新锐诗歌》(90后精选集);

2013年3月获得第八届“挑战杯”创业计划竞赛山东省二等奖;

2013年10月应邀中国人物网、中国访谈网专访;

2014年书画作品入展《八达岭新长城:汇中国书画之精品&展艺术大家之风采》;

2014年6月获得第二届山东省学前教育技能大赛(绘画)优秀奖;

2014年4月获得第九届作家报“百草园杯”文学作品大赛银奖;

2014年获得第九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诗歌二等奖、散文三等奖;;

2014年10月获得第二届“新一代”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

2014年10月获得第三届全国人文地理散文大赛三等奖;

2015年1月于德州学院举办个人交流会;

2015年1月参加首届安徽省青年作家(交流)联谊会;

2015年2月参加德州市陵城区东方朔故里书画交流笔会;

2015年举办个人诗书画展览;

《父亲》

多少年来,在我的日子里种满了遐想和希冀。

我端坐在牧羊人的歌声里,远远看见父亲背着夕阳归来,上一道坡,下一道梁,演奏出美妙的旋律。

沧桑的面孔是父亲最美的写照,我用诗句填充着他的孤独。

高原的风吹醒了千年的梦,对面山上,桃花笑红了春天。父亲挥动着膀子,将岁月播种在黄土地,大地便受 孕了,产下一行行汗水。

日子在麦田里疯长,犁铧和父亲结拜,随着黄牛的尾梢渐行渐远,多少年来,他们互帮互助,喂养着我的诗歌。

如今,我以故乡的名义走出了大山,多少次在梦里听见父亲的鼾声和思考。

大山呵!这把枷锁,画地为牢,让父亲在里面周转。

父亲用锄头打发了我在大槐树下的笑声,将月亮锄进了窑洞。

月明星稀,我用童年的小手拨开电话,父亲在我的跨下笑弯了腰。

哦,父亲老了!

他用毕生的心血挖着诚信、忠厚,也挖出了我的幸福。我提起笔,把父亲两个大字写在心尖尖,心哭了!

二十年来,父亲用镰刀,头哺育了我,在我的花园里开满了一束束山丹丹,蝴蝶飞来,点缀在甜蜜的花蕊。

父亲把犁把握成了手把,一辆三轮车驶向村外,车上载满了麦子,玉米,大豆,却载不完他的欢喜。

我深深扎根在父亲经营的一片苜蓿地,秋天到了,父亲收获了淘气,泪水和孝心。

父亲的篓筐里从来装不完负担,他踏上北去的汽车,一头扎进内蒙古大草原!

父亲如饥似渴,吮吸着钢铁给予的诱惑,一张大铁锹伴过他的不惑之年。

一把辛酸泪,二两干面片,父亲换来了我的江山,我心疼地趴在笔尖,祭拜着旧日子。

如今,父亲真的老了!

他骑上三轮摩托车,带上沉甸甸的货物,带上未来,在我的心海遨游,

他把理想慎重地托付于我,在思念里化为一滴滴泪水。

父亲,把传奇写成了感情,我的手指在键盘上哽咽了。父亲一声不吭,在我的文字里时隐时现。他那深邃的瞳孔像他亲手挖的窑洞,黑暗里照出光明。

父亲是个苦命人!

小学刚毕业就把书本挥成了牧羊鞭,在山沟里编织着梦。

后来,岁月这把无情的杀猪刀,捅破了父亲的日子,母亲离开了人间。父亲挺起脊梁,将我和哥哥打包,带着艰难上路了!

走过了二十个春秋,麦子开花,荞麦发芽,父亲翻过了人生一座座大山。

父亲在皱纹里默默耕耘,在老茧里收获。硬汉般的父亲,在我的泪光中送来春风。

啊!父亲,您是西北的雄鹰,您是我一辈子的赞歌!

《让我回去吧,故乡》

让我回去吧,故乡

带上我的疼痛,思念

沿着父亲的血汗,从麦子的腰身

回到久违的故乡

我看到了贫困的黄土地,饥饿的黄土地

她那干瘪的乳房。在祖父的烟锅里沉默

烟袋,秦腔,扑克

是祖父的高级玩具

大槐树下,祖母的牙床咀嚼着六十年代的故事

那时,麦子是命,胜过她心疼的五个儿女

祖传的窑洞是她的盼头,是高原最美的图腾

年轻的麦子抚养着父亲的希望

一家七口,在他的肩头一一举过

父亲用汗水淘洗着日子,用年轮丈量着幸福

捧出大把的泪

我在父亲的心口疼痛

在珍藏的家训里疼痛

在麦子的爱情里疼痛

继母的针线活伴我走了十多年

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枯了又绿。她用双手

将贫困缝了又缝,日子走向前头

一字不识的继母从来没有走出巴掌大的县城

她怕失去命运里的痛,骨子里的爱

黄昏,继母拿出我的左腿,又密密麻麻地缝了一遭

让我回去吧,故乡

那里有我的童谣,呐喊,泪水

牧羊人干吼着掉牙的秦腔

赶出雪白的云朵,放牧高原

蓬乱的蒿草,油滑的莎草,轻佻的芦草

在深秋。是金黄的,天空是金黄的,大地也是金黄的

成群结队的高粱举起火把

黄土地上红旗飘飘

大批的玉米地倒戈了

等待出售丰收

让我回去吧,故乡

树头的麻雀,东山的沙棘,山沟的泉水

在呼唤我的乳名

忠实的大白狗在夜晚“汪汪汪”叫了几声

老母鸡竖起了思考的头颅
  槽头上,一对老牛反刍着朦胧的夜色

此时,月上柳梢,秋叶萧瑟

让我回去吧,故乡

爬过母亲的子宫,在麦田尽头

捡几块我的骨头

葬于南山一丘。刻上乡愁,刻上诗歌

那样,我离母亲更近,和土地更亲

我再也不会流浪远方

在高原

风干雨季

等待春天

《麦子熟了》

麦子熟了,丈夫却走了。

金色的六月,酷热的照射着这片黄土地,长溜溜的麦穗闪闪发光,麦穗上一粒粒饱满的颗粒像一个个膨胀的奶子。女人坐在田间,顺手掐下一棵麦穗,用手轻轻捻开,“嘣”一声,女人咬开了麦粒,面水四溢,渗进女人的咽喉。女人起身,脸上布满了沧桑,安静地望着这一片麦海。

她眼里浮现出丈夫的面容,一张黑黝黝的脸,浓眉大眼,结实的膀子扛着一捆麦子,一步一步走着,麦茬“咔咔”的在地上倒下,留下一串脚印;男人挥动着胳膊,汗珠滴答滴答,整个人像刚出锅的白面馍馍,热乎乎地冒着白气。还没到半晌,女人就提着一筐饭去丈夫收麦的田里了,筐里盛着几个馍馍,几根大葱,还有一杯砖茶,丈夫最爱吃大葱了,想到这里,女人别提有多高兴。

春分刚过,杏树已经冒出了花,女人拿着头去下滩挖葱,这里的葱刚露出嫩芽,女人小心地刨开冻土,扒开葱皮,白嫩嫩的葱像刚出浴的美人,水亮亮的,女人用鼻孔轻轻地闻着,吸着那诱人的味道。女人回来时,胳膊下夹着一捆葱,剥了皮,取了“胡须”,放在案板上慢慢地切着,葱在刀子的挤压下成了一团葱末,葱泥,女人又在葱泥里滴了几滴胡麻油,掺上一点调料,放到锅里,加上几把火,“嘶嘶”地焖着,香气扑鼻,整个窑洞都像在一个神奇的世外桃源,令人忘怀。

男人最喜欢在馍里加一点用油焖的葱泥,拿一个馍,夹上葱泥,蹲在门槛,哼一首道情,神似一个耍社火的老生。女人轻飘飘地从他身边走过,扭着屁股,男人咧嘴笑道说:“这个婆娘,”又乐呵呵地陶醉在这种祥和的气息中。可如今,男人已经不在女人的身边,只剩下一片麦子。

太阳已经有丈把高了,一只喜鹊“喳喳”的叫着,女人从窑洞探出头,怀疑地看了看崖背(窑洞的最高处),又瞅了瞅喜鹊,“这个小家伙”,女人笑道。她迈出门槛,腰上系着一张布满垢甲的围裙,在阳光的照耀下,油光可鉴;红扑扑的脸蛋,蓬乱的头发用一根红头绳紧紧扎着,一张水汪汪的大眼眸像是秋天熟透了的黑豆,丰满的胸脯,圆溜溜的胴体,现如今女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妇女了。她迈开了流星步,走出了院子,抬起头,用手略微遮住阳光,屏住呼吸,望着崖背。“呼”的一声,女人回过神,不觉打了个寒战,一只野猫跑过院墙,惊起了一群觅食的麻雀,野猫跳过了墙,“喵喵”地叫着,眼里放出绿光,院子里空荡荡的,像三九天冰封的河面。

此时太阳已经上了半空,女人坐在门前的树桩上,“丈夫应该快回来了,可怎么没有一点影子呢?”女人自言自语,抠着手指缝里的小面团,掐着指头,“丈夫就是今天回来,没错的!”,女人呼了一口气,稳稳地坐着。男人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那年,她刚过门,还是一个水灵灵的妹子,可馋坏了村里的男子,但她可是一个守节操的女人,不掺和八婆七公的谗言私语,牢牢地陪在丈夫身边。她仍然记得结婚那个晚上,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洞房之夜,女人羞答答地坐在炕沿上,披着一顶红盖头,双手捏着衣襟,嘴唇咬的紧紧地,她不敢呼吸,只觉得气堵胸憋,一股热火直烧到耳根,浑身燥热。男人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窑洞里空气紧梆梆的,红烛燃烧,整个炕都成了红得了,丈夫终于吱声了,“玉娥,我给你打一杯盆热水”,女人心抽了一下,双腿抖个不停。玉娥是女人的小名,丈夫第一次这样叫,她心里蹦蹦直跳,像揣了个小兔子。男人出去了,半根烟工夫就回来了,一双粗造的大手端着一盆热水,热气腾腾,雾气笼罩着整个窑,男人弓着腰将水盆放到地上。“咚”一声,女人像抽了筋似的,滑下了炕沿,头上的红盖头不偏不斜刚好掉进了水中,打起一片水花。女人着了慌,既害怕又腼腆,脸红得像个刚下完蛋的母鸡,手瑟瑟地抖着,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女人低着头,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老鼠窟窿钻进去,腿肚像有几个小木棍在敲打,心蹦到眼上了。丈夫挪了几步,走到女人前面,轻轻说:“咋了,没事的。”一把搂过女人的腰,纤细的腰一下子着了魔,火辣辣的烫,女人已经浑身痉挛了,借势扒住男人的脖子,心跳到了喉咙上了。男人紧紧地抱着女人,她的胸脯紧紧贴着他的胸腔,男人一把就把女人抱到了炕上,浑身像一袋麦子坠下去,两人的胳膊交缠在一起,迷迷糊糊的进入自由世界。

以后男人就在地里干活,女人一直操劳家里的事情,忙前忙后。眼看着麦子要抽出了穗,颗颗饱满,能挤出奶。男人站在田头,一浪一浪的麦子,像一片汪洋,微风过处,浪花滚滚,男人惬意地望着,脑中浮现出一囤囤麦子,一盆盆白面馍馍。庄稼人就这样,一辈子守着几亩地,在这里默默耕耘,只为了过上好日子。在60年,不知道饿死了多少人,饿殍遍地,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状,那些经历过的人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一粒米的珍贵!庄稼人真不容易啊,面朝黄土背朝天,将东山的日头背到西山,从黄土里刨着命根子。

六月的天,一阵热风,麦子就烘干了,金灿灿的麦田像撒欢的野马,在风中狂奔,腾起一个个漩涡。男人从村长那里得知一个好消息,县城一家建筑公司招收工人,待遇不错,一天还管两顿饭,这可是块肥肉啊,男人心里思量着,欲望直勾勾盯着他。

晚上,男人给女人说了这件事,妻子同意了,只要丈夫能挣下钱,再苦再累她也愿意,她心里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再说她能嫁给这样的好男人是这辈子修来的福。月色朦胧,窑洞外面冷森森的,传来几声乌鸦啼叫声,接着又传来狗吠声,此时男人的脑子清醒的像喝了一杯砖茶,翻来覆去,眼前浮现出一张张皱巴巴的钱......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女人已经为男人打好了包袱,男人揣了两个馍,就上路了。北风呼呼,伴着白茫茫的尘土,男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女人眼巴巴地望着丈夫远去的背影,不觉掉下了泪,她强压住泪水,径直地走向麦田。

以后的日子里,女人一个在田里劳作,披星戴月。麦子收了一茬又一茬,她也从一个大闺女变成了一个持家的主妇,走路轻飘飘的,黑油油的头发从肩头拢到胸前,眼睛像泉水一样明澈。女人可是个强人,洗衣做饭,劈柴担水,割草耕地样样都做的娴熟,井井有条,村里人都夸她是个好媳妇。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女人却不知道丈夫已经去世了。女人坐在门前的树桩上,静静地回忆着过去,日头已经过了中天,烟囱白烟越来越清,女人还是傻傻地等着。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忽然下了一场大雨,县城里积了一大潭水,建筑公司也停工了。男人为了多赚点钱,日夜加班,天刚放晴,他就急着爬上楼梯,不料踩空了,从楼上掉了下来......

黄土地开着朵朵白色的荞麦花,男人永远离开了。纸钱纷纷,散落在坟头,女人端着一碗羊肉荞面,趴在坟前,泪水在她的脸上纵横交错地流着,就象雨水打在窗玻璃上,“孩子他爹!”一声撕肝裂胆的呼喊,女人捧着一黄土,一撮一撮撒在坟头。

男人去县城不久,女人就感到肚子“嘟嘟”直响,像蛔虫在里面游动,女人很害怕,不知所措,傻傻地去了娘家。娘骂她是个“瓜娃娃”,说她肚子里有娃了,这可乐坏了女人。她从娘家拿了一罐酸白菜,翻过几座山,边走边打开罐子,闻一闻,用手抚摸着肚脐眼,也不觉得累。突然,女人只觉的心里一股潮水袭来,五脏翻滚,“嗷”一声吐出一口酸水,女人擦了擦眼角的泪,喃喃自语,“这个小家伙,快踢坏了娘,”女人拿起酸菜罐继续赶路,她心里明白,麦子马上要熟了。

女人心里一直盼着男人回来,她想着丈夫站在村口,露着一张白牙朝她笑。盼星星盼月亮,丈夫回来了,远远的,女人看见一辆三轮车驶向家门口,女人喜出望外,奔跑着......近了,渐渐近了。三轮车在泥土里蜗行,一副棕黑色的棺材上挂满了白纸,女人走近了,狐疑地看着,几个男子面色憔悴,一脸无奈的表情,好像一群逃荒的乞丐,蹲在车上。她从这些人中看见村长了,急切地问:

“村长,我家男人呢,回来了么?”

村长低头不语,空气凝结成一滩泥,北风呼呼地刮着,刺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棺材盖上的白布花花在风中飘动。

“他回来了,可是......”村长一哽咽,说不出了话,一道鼻涕从鼻孔流出来。

“他死了,棺材里面就是他......”,村长用龟裂的手掩着眼睛,无法自已。

女人明白了,全明白了。好像有一把尖锐的刀直刺进她的心里,五脏六腑都破裂了!她什么话也没说,甚至都来不及呻吟一声,两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

秋天的淫雨弥漫在整个山村,女人将收回的麦子摞起来,坐在炕上,又摸了摸肚皮,孤零零地望着远方,一滴泪掉了下来。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