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刘学询

刘学询

刘学询(18551935),广东省中山市人,24岁中举,7年后又考中进士。但是,候补的官道上,并不太如人意。于是下海经营,选择了包办闱姓彩票,很快就成为广东巨富。”刘学询允文允武,有财有势,有商业头脑,有政治野心,更有胆识、有作为。他的前半生,致力于政治斗争,意图反清复明自己当皇帝;他和孙中山合作举义,孙中山甘愿推他为首;下半生退隐西湖,也称得上是个奇人奇才。 [1-4]

刘学询,孙中山的同乡,水竹居(俗称刘庄)的主人。刘学询允文允武,有财有势,有商业头脑,有政治野心,更有胆识、有作为。他的前半生,致力于政治斗争,意图反清复明自己当皇帝;他和孙中山合作举义,孙甘愿推他为首;下半生退隐西湖,全力建造和维持自己的刘庄。也真是个奇人奇才。传说刘学询12岁的时候,就在家中挂出条幅:“不扫一室”,意思是要“扫天下”。

从待业进士到广东名绅 [5]

古老的牌楼夹杂在现代化的房屋中,房屋中间间或有石板路。祖上的刘家祠已经消失,变成了一片空地,遗物只留下一座石柱,孤独地守望在那里。这里是中山三乡镇古鹤村,刘学询的老屋。

1855年,他出生在这里。24岁那年,中了举人,又13年,考中进士。在留下的数张照片中,他不苟言笑。

“我父亲中了进士后‘下海’搞‘闱姓’,就发达了。”刘启言说,“闱姓”是一种赌博游戏,发端于清道光年间的广东。在科举考试前,将每个应试者的姓印在彩票上,定价出售,由购买者填选中榜者的姓。刘学询在广州开办“闱厂”,大发其财,从待业进士一跃成广东名绅。国民党元老冯自由在书中这样描述他当时的影响力:“其金钱势力以左右士子之成败,及官吏之进退,典试者莫不仰其鼻息”。

“闱姓”之外,刘学询还在广州有产业“刘园”,并在上海办有信大钱庄、自来水厂、沧州饭店。

刘学询也经历了“树大招风”的风险。1895年6月,粤督谭钟麟、粤抚马丕瑶禁赌。当时,有人奏刘学询“自接充闱姓厂商,交通官府,倚势凌人”。刘学询被查办,但不久就恢复了功名。

“革命家”刘学询

刘学询的回忆录《总理史实访问记》记载,他与孙中山最早在澳门见面:“总理(指孙中山)与刘相见,连谈数夕,彼此非常惬洽”。这远不是一次普通的老乡会,二人的合作由此开始。

“我父亲经济上对孙中山资助很多。他资助了共计三十几个电汇款项,数目从五千到五万不等。每笔款子他都保留了存根。”刘启言说,刘学询与孙中山相识,应与到澳门治病有关,那时,孙在澳门行医。

1893年,孙中山在广州开医馆,据刘启言回忆,刘学询曾带孙拜会两广总督李翰章(李鸿章哥哥),并联合广州名流联名登报赞扬孙。

1895年,孙中山在广州创办农学会,刘学询和他组织的师生很快加入。农学会名为研讨农桑之事,实为革命策划机构。

刘孙逐渐形成了一对隐秘的政治搭档。刘出点子、出钱,孙组织行动。刘启言记得,他在父亲的遗物中看到过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孙中山签名馈赠给我父亲的版印半身肖像照片,上面题写着:‘问刍大哥惠存’,下面签署着‘孙文’。”“问刍”是刘学询的字。

经清廷同意,刘学询还尝试招抚流亡的孙中山。1899年,刘在奉命出使日本前,曾上密折荐孙,“加保荐总理才堪大用,万不宜任其浪迹海外”。访日期间,刘孙多次秘密会谈,还将谈话整理成《与孙文问答》,呈报慈禧。慈禧看后表态:“今联日已妥,新政待举,正需孙文回国效用。”此后,刘学询又上折荐孙。

据刘学询的回忆,1895年广州起义前,孙中山曾与他密谈。刘认为时机已过,且不主张暗杀。但他仍建议孙中山劫取官府刚收取的“闱姓”税款,作为军费。后来起义失败,谭钟麟给皇帝的奏折中说有个香山人出过劫“闱姓”税款的计划,但未查出是谁。

康刘交恶

1896年,康有为考中进士,代拟弹章控告其他大臣,牵连到刘学询,两人因此结下梁子。康刘恩怨是刘学询生涯最戏剧性的一幕。

1899年,刘学询出使日本名义是考察商务,实际上是引渡康梁。在刘学询孙中山的日本密谈中,意图要孙中刺杀梁启超,他则保荐招抚孙和他手下人马。是年11月,李鸿章受命镇压康梁。他特地奏明,将“设法捕逆”的事情交给了刘学询“妥办”。岁末,刘学询成了李鸿章的幕僚。1900年3月,李鸿章奉命铲平康梁祖坟,监督人就是刘学询。

当时康梁也展开了刺杀、绑架刘学询的计划。1900年,康梁计划在国内发动勤王起义,策源地选在两广,刘学询无疑是一个危险的障碍。

梁启超构思了两种针对刘学询的计划。一是派刺客扮成记者刺杀。一种是绑架刘学询,索要10万元存款,将刘学询争取过来。最终,刺杀方案被采纳。“(1900年4月24日)我父亲从澳门返回广州时中枪,枪打在扣子上了,皮肤受伤。”刘启言说。

康刘交恶在刘学询归隐杭州后还在延续,他在西湖边建造的园林刘庄,因故一度被充公,在刘庄被充公期间,康有为在那里避暑,大宴宾客。康在刘庄北边的丁家山上和山下,买了一大块地,建造了一座别墅,被杭州人叫做“康庄”。现在,康庄和刘庄被西湖国宾馆吸收,融为了一座园林。

未遂的“两广独立”

“两广独立”构想最初是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时的老师何启提出。但具体运作中的活跃者却是刘学询,虽然没有确切的史料证明他的直接动机。

1900年5月24日,李鸿章被实际任命为两广总督。6月21日,清廷发布招抚义和团和向八国联军宣战的上谕。何启建议利用港督卜力,劝李鸿章独立,孙中山同意了这个设想。于是,何草拟了一个新闻稿,由全体兴中会会员署名,由卜力转李鸿章宣告独立,卜又给李写了一信。刘学询获悉后,一跃成了“两广独立”操盘手。他一边劝李鸿章参与“两广独立”,一边给孙中山写信,让孙到广东来协商。李也向孙转达了共商大计的愿望,还派了特使前往孙处。后来,孙派人与刘在广州会谈。此后,李答复要保证孙生命安全,还奏请慈禧予以特赦。值得注意的是,经过会谈,刘学询请示李鸿章后,交给孙中山的代表3万元。

但是,李还是迟疑观望。冯自由写道:“总理得香港同志报告,知李督(指李鸿章)尚无决心。”7月8日,清廷任命李鸿章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催促他北上。权衡后,李鸿章同意担任议和全权大臣。

卜力闻讯,决定在香港和李鸿章举行会谈。7月18日,李鸿章到港。如李决意北上,卜力图谋扣留李。刘学询也很着急,在抵港前就转告卜力,说李鸿章有意留下来,但不敢抗旨。

但是,一封发自英伦的电报打乱了卜力的棋局。17日,卜力收到了英国殖民大臣张伯伦从伦敦发来的电报,要求不准扣留李鸿章。会谈中,李鸿章对孙中山态度大变,劝告卜力禁止颠覆分子利用香港作为基地,之后,李安然回到他的轮船上,“两广独立”计划告吹。

皇帝梦

1896年,孙中山曾在谈话中描述了刘学询的帝王思想:“他之为己,欲得天下自专其事”。孙还谈到,刘学询曾密告他自己的登龙之梦:“我身穿龙袍,位登九五,我弟叩头贺喜。”《革命逸史》中也说,“然刘夙抱帝王思想,绝不了解欧美民权学说,故总理与协议多次,刘均以朱元璋、洪秀全自命,而以总理为徐达、杨秀清。”

1895年广州起义前,孙中山与刘学询密谈时,曾想让他出任起义领袖,但被刘拒绝了。

1900年策划“两广独立”同时,孙中山还酝酿着一场武装革命,计划在惠州发动起义,吸引广州清兵外调,里应外合,拿下广州,作为根据地。

“两广独立”未遂后,郑士良领导的惠州三洲田起义爆发。起义初期连连告捷,俘虏了数百清军,还在短期内聚集了两万人马。孙中山抵达台湾,筹集军资和人力支援惠州。

一月前,孙中山写了一封信,委托日本人平山周送给在上海的刘学询。但平山周没有将信送到,而是回到日本,试图说服日本当局援助惠州起义,但未成功。这样,孙刘最关键的一次联络,贻误了时机。

这封信的直接动机,是要求刘学询提供惠州起义急需的巨额资助。信中写道:“故求足下及杨、李同志等,即速代筹资百万交周君汇带弟处,以便设法挽回大局,而再造中华也。”在这封信中,孙中山除了陈列具体的起义计划外,还作出了许诺,让刘学询在起义成功后当总统或者皇帝,“今特遣深信人周君平山来见足下,面托足下主持内局,先立一暂时政府,以权理政务。政府之格式,先以五人足矣:主政一人,或称总统,或称帝王,弟决奉足下当之,故称谓由足下裁决。”满怀帝王梦想的刘学询,没有看到这封承载着帝王梦的“鸡毛信”。

1900年10月下旬,惠州起义失败。信中的设想成了空谈。

退隐

45岁那年,刘学询带着他破碎的政治野心,在杭州西湖隐居。保皇、君主立宪、共和,这些字眼,对他陌生而遥远。他凄然写道:“自惭转蓬身世,盖自卅年养晦,早已万念皆空。”

在西湖边建造住宅曾是刘学询早年的梦想。他圈用了西湖边的民地数百亩,自己担纲设计师,花了五年时间,建成刘庄的园林格局。

“后来起刘庄的时候,在广州的刘园有的东西变卖,有的东西拆下来,运到了杭州。刘庄的建筑,建了又拆,拆了又建,反反复复。我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住在刘庄。那时候,家人出入刘庄,都是用船艇代步。刘庄居住区内有两个私用泊船码头,迎宾馆有一个专用码头。那时候的刘庄也对游人免费开放。”当年与家庭划清界限的刘启言,晚年不断陷入对刘庄的追忆当中。刘庄承载了他父亲的归隐生活,也承载了他的青春岁月。他撰写了多篇有关刘庄的文章,还隔年去刘庄小住。

即使刘学询在世时,刘庄的命运也是跌宕起伏,因与当时的大清银行、交通银行的债务纠纷,被官府查封拍卖,后又流拍。民国后,浙江军政府根据乡民举发,再次将刘庄封禁充公。后来,通过孙中山的交涉,刘庄回到刘学询手中。

1953年,刘启言的母亲将刘庄无偿赠给政府,今天的刘庄已成了戒备森严的西湖国宾馆。刘启言参军后与母亲再无联系,刘母晚景凄凉,最后在贫寒中故去。

刘学询身后,刘庄发生过两件大事: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草案在这里诞生,《中美联合公报》在这里草签。

如今,老刘庄的布局还在,建筑却是后来新建。有一处假山,有吴昌硕题写的“叶”二字,是当年刘庄的原物。

“实际上,辛亥革命后,我父亲还帮助孙中山。关于借款办银行的问题,他给孙中山写信提了建议。现在中山市的中山纪念馆还保留着这封信。”刘启言说。

据刘学询回忆,辛亥革命后,他和孙中山曾有过多次会谈。孙就任临时大总统后,把刘召去,咨询了许多建议。在1920年一次会谈中,刘向孙中山建言“于黄埔等地练兵三万乃以作基本军队便可进取”。他也谈到了共和:“试问九年之间,帝制复辟迭起,共和精神已无复存。今以非常政府名义,起而挽救之,实共和一线生机所在。”

但刘学询在新时代的参政议政,仅限于这样的程序和范围。

1935年1月3日,刘学询在刘庄去世,终年80岁。数十年前,在这位奇人的庄园内有一副楹联,虽有溢美之意,却概括了他烟雨人生后的复杂心境:“先生何许人,天半朱霞,云中白鹤;君言不得意,风情张日,霜气横秋。”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