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黄星垣

黄星垣

黄星垣,中西医结合临床学家。多年从事中医治疗热性病和急症的研究,在发掘整理中医治疗急症的丰富经验和更新其应急手段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的探索,并取得可喜进展。培训了一批从事中医急症研究的科技人才。

黄星垣,中医内科专家。四川峨眉人。1949年毕业于国防医学院大学部医科系。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重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重庆市第一中医院副主任工程师,重庆市中医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所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中西医结合研究会常务理事。长于中西医结合诊治肾盂肾炎,内科急症。主编有《实用中医内科学》、《中医内科急症证治》。

黄星垣又名茂和,字亚申。家境清贫,早年丧父,赖母为生,其母积劳成疾,苦无医治,故在幼年即怀习医济世之愿。1943年考入全公费的军医学校大学部,使习医之志,如愿以偿。这所学校在抗日战争期间曾内迁贵州安顺,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迁上海江湾复课,更名为国防医学院。入学之后,连续以学习成绩优异而名列前茅。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年10月随第二野战军卫生部进军西南,此后一直在重庆从事临床医疗保健工作。1958年经选送离职学习中医两年半,由于学习成绩优秀,获中央卫生部颁发的一等奖。

学习中医之初,他对中医药这个伟大宝库尚无深入了解,只抱着多学点本领,对解除患者疾苦总是有好处的想法,坚持了学习和研究中医药。30年来,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他深刻地体会到,中医药学不仅是一门古老的传统医学,而且也是一门融医理、哲理、心理为一体,具有高深科学内容的人体生命科学。尽管在学习和工作上历尽困难和曲折,但他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中央开辟的这条航道,是条正道,从而较为珍惜所学的内容,热爱自己的岗位。同时还体会到,西医学习中医的关键是学以致用,学用结合,而且这种学和用,应该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和“推陈出新”。

所谓“古为今用”,就是将古代医学的学术理论和医疗经验,用于今天防治疾病和保障人民的健康;所谓“洋为中用”,就是运用现代医学的研究手段和方法,进一步挖掘和阐发中医的特色,充分展示其专长;所谓“推陈出新”,就是把西医和中医知识结合起来,互相取长补短,为总结探索出新的学术理论和临床规律,有所作为,有所贡献。这些年来,他的这种探索,主要是围绕提高中医临床疗效、研究整理中医理论资料和更新中医急症治疗思路方法等3个方面进行。

1961年10月,正值农村因工作失误,出现“肿病”的困难时期。当时他脱产学习中医正进入结业阶段,被重庆市选派担任中西医结合防治肿病低血糖昏迷研究组副组长,通过调研和尸检发现,这类病人的内脏器官及全身肌肉,都极为衰竭和萎缩,代谢功能低下,无法对抢救治疗注入的大量葡萄糖液利用转化和贮存;从中医辨证分析,其病情属阴阳两竭的脱证,采用大剂量葡萄糖液冲击注射疗法,疗效极差,病死率高达80-以上。经过分析比较研究,改进为如下中西医结合的综合疗法,即:①加强保暖以散寒固脱;②改大剂量葡萄糖液冲击注射为小剂量分次注射,以维持有效的血糖量;③加用自制的人参注射液、附片注射液注射,以助糖液在体内利用转化和贮存;④增加摄入食物热量,少食多餐;⑤加用益气健脾的中药丸剂,以助食物的消化吸收;⑥加强夹杂感染的防治。经过这样的治疗改进,临床疗效有了明显的提高,病死率由85-下降到5-,重庆市及时召开了经验交流会议,从而将这一重危急症的病死率,很快在全市范围内控制了下来,这是他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研究的首传捷报。

1963年5月,全国中医学院第二版教材审订会议在江西庐山举行,出席会议的百余名代表,全系中医界知名专家,他和另外3名西医学习中医代表,受邀参加会议,并分派到相应的教材组编写和修订。总评时8门审订教材中的《内科》和《金匮要略》未达标,全部重写。由于会期已近尾声,会议决定留下20多名代表,延期3周,突击完成重写任务。他接受的任务是重新撰写内科总论,在黄文东、曹鸣皋两名老中医的协助下,由他执笔突击加班,昼夜奋战,最后提前两天完成6万字的内科总论。此稿以《脏腑、气血、痰湿病证概述》为题,对其辨证论治要点,作了全面而系统的论述。由于文稿能反映中医内科理论的特色,切合实用,受到教材学术评审专家一致好评。会后卫生部领导又决定由金寿山、曹鸣皋两名老中医、西学中的张大钊和黄星垣4人组成统稿组,并指派黄星垣为小组负责人,在沪历时两个半月,完成了统稿任务。同年11月,又受邀去合肥参加第二批教材的审订。这次被分配到中医各家学说教材组,在任应秋老师的指导下,执笔完成中医各家学说总论,首次较深入地论述了中医理论体系的形成和发展,反映出历代各家学说的学术发展和成就。此稿由于撰写内容和体例新颖,系统性和逻辑性强,也受到教材学术评审专家的较高评价。

1963年9月,重庆市开始筹建中医研究基地,抽调一批中医和中西医结合专家,充实到重庆市第一中医院,黄星垣被抽调到内科担任主任,并负责肾盂肾炎的中医治疗研究。当时此病的临床治愈率一般为40-~60-,远期疗效巩固率只有20-~40-,他们专用中药治疗观察141例的研究结果,把临床治愈率提高到79.7-,远期治愈巩固率为75.8-,经逐级评议,最后于1965年在北京正式通过国家科委组织的鉴定,评为重大中医药科研成果,他本人还被国家科委正式聘为中医中药组成员。1965年7月,经过会诊和批准,专用中药三黄五味消毒饮治疗2例肾盂肾炎并发大肠杆菌败血症成功,收到体温在2天内开始下降,4天内降至正常,相继血培养转阴的优良效果,此后运用此方治疗各型败血症18例,除2例因胆石梗阻改用手术治疗外,其余16例均获痊愈,这为他在以后研究中医治疗急症,开拓了思路。

1979年11月,受卫生部中医司的委托,由他主持在重庆召开了一次专门会议,草拟编撰《实用中医内科学》的编写大纲,商定由他担任常务主编,经过6年的协作努力,这本包括120个常见中医内科病证,共11章,近200万字的中医内科专著,终于在1985年出版问世。这部专著由于广征博采,芟除芜杂,体例新颖,论述精要,内容丰富,受到好评和赞誉,1989年获全国优秀科学技术出版图书一等奖。

1980年以来,由他负责的中医治疗内科急症研究,由于把继承传统经验和更新中医的急救手段结合起来,把临床治疗验证、改进剂型和实验研究结合起来,且重点抓了①深入开题调查;②提出合理设计;③组织技术协作;④进行药物剂改;⑤开展治疗验证;⑥采用中医综合急救;⑦制订中医急救常规;⑧及时总结经验教训;⑨培训技术队伍;⑩邀请专家评议等10项改革措施,因而工作进展较快,为深化中医内科急症治疗研究,提供了经验。1983年11月,卫生部中医司以重庆市中医研究所为现场,召开了全国中医急症工作会议,交流推广了他们的经验。同年在重庆建立了全国中医急症培训中心,由他担任主任,先后开办培训班15期,为全国各地培训了一批中医急症科技人才。

黄星垣自60年代初期,刚踏上中医和中西医结合临床研究岗位之际,通过中医对肿病低血糖昏迷和败血症治疗效果的观察分析,使他深深地体会到,中医不仅能治好慢性病,而且对急症治疗也具有一定的潜力。不过这种潜力,尚待现代科学技术的发掘和开发。因为中医治疗急症的剂型比较单调,应急手段比较落后,处理急症多系临证之时,评脉处方,诊后才煎煮汤药服用的程序,因而不能适应今日城市医院成批日夜收治急症群体病例的需要。况且急救处理,全凭医生各自的经验,缺乏统一的诊治常规和急救规范,急救病种范围受限,疗效不稳,尤其对汤水难进的重危急症,更感棘手。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他们从1965年起曾立题上报,筹措开展此项研究,后因“文化大革命”一度中断,1978年才重新开始这项研究。

为了使中医急症治疗研究能更有效地深入开展起来,他们深入总结了过去研究工作中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分析过去有效的病种和具体方药,邀请院外专家评议咨询,最后吸取了过去治疗病种选得过多过难的教训,缩短战线,集中精力,主攻中医温病的高热、厥脱、救阴保津“三关”。由于温病急症的病情危急,变化迅速,若无统一的辨证治疗规范,没有可靠而及时的急救处理手段和有效制剂,要使研究取得进展,是很难设想的。

他们设计的研究方案认为,更新中医的急救手段,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与急救有效方药的剂型改进和投药途径改进密切相关,但这两种改进,必须以中医的理法方药为依据,以现代先进科技为手段,以现代医学的检查诊断作参考。在具体步骤上,首先通过临床治疗筛选有效方剂,再按照现代工艺技术程序试制新制剂,取得安全有效的实验结果后,在临床上进行验证治疗观察,同时进行相应的药效学和药理学探讨。这种改进研究主要是围绕温病“三关”的急救,因此投药途径则以静脉给药为主,将抗高热的“清气解毒针”,抗休克的“参麦针”,救阴保津的中药大输液“增液针”的研制为重点。治疗验证结果提示,“清气解毒针”抗感染性高热的疗效,据191例治疗对照统计,3天内体温降至正常者为67.8-,对照组为62.0-;“参麦针”抗休克的疗效,据131 例统计,48小时内休克完全纠正率为91.6-,明显优于对照组;中药大输液“增液针”对纠正阴液失调的疗效,据324例对照比较,较生理盐水和葡萄糖液有更明显的抗炎和解热作用。这表明对中药急救方药进行以上“双改”,是更新中医急救手段的有效途径,确能明显提高中医急症治疗的临床效果,而且便于推广。与此同进,他们从1981年起还制订出“高热”、“休克”、“昏迷”、“抽搐”、“喘促”、“出血”、“心痛”、“中毒”等8种常见急症中医诊治常规,在临床试用,有的还被收入《实用中医内科学》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发的中医急症试用证治常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国内对中医理论的研究始于50年代后期,集中于编撰出水平较高的高等中医院校教材。第一版中医学院教材问世,未能达到这一要求,于是1963年第二版审定会就明确提出,每门修订的教材均要重新撰写一篇具有系统学术理论性论述的总论,各论的体例内容,也应创新和改进。黄星垣分担执笔撰写的内科总论,改变过去习惯于将中医的阴阳五行学说和四诊八纲等基础概论,作为内科总论的主体框架,更新成题为《常见脏腑、气血、痰湿病证概述》的内科总论,由于这篇总论既能体现内科常见病证辨证论治的规律,又能反映中医内科学的学术特点和研究进展,因此这本内科教材至今虽已修订5版,但其总论的主体框架和学术内容,基本上保留了下来。在那次教材审订会上,他执笔撰写的另一篇中医各家学说总论,首次从祖国医学理论体系的形成,各家学说的概述,各家学说的演变和发展,以及各家学说对祖国医学的影响等4个方面,作了较为系统的阐述和深入的分析,精要地归纳反映了历代各医药学家的学术成就,对继承发扬祖国医学遗产,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1980年1月,中华全国中医学会(1991年改称中国中医药学会)在昆明召开了第一届中医理论研究会,会上他宣读了题为《扬长补短,推陈出新》的论文,对当前中医理论研究工作进行了具有新见的评论,论文指出,“扬长”,重点是发扬中医独特理论体系之长,办法则是借鉴历史成功的经验,大力改进研究工作;“补短”,迫切需要改变中医诊治手段落后现状之短,办法是运用现代科学方法和知识,将中医的诊断治疗技术,迅速革新和改进;“推陈”,就是从实际出发,打破思想上的老框框,办法是实事求是,探索能大力促进中医理论发展的科研方法;“出新”,就是在中医学术理论的发展上,鼓励标新立异,办法是突出重点,有的放矢,集中力量,深入研究。他理论联系实际,一方面从事中医急症临床治疗研究的改进和提高;一方面着手《实用中医内科学》和《中医内科急症证治》两本著作的编撰。由于急症治疗研究任务繁重,风险较大,为了保证研究工作的安全和顺利完成,他坚持深入临床和一般医生一样,参加值24小时负责制的急症班,住在医院内,坚持对重危急症日夜查房和巡诊,且挤出几乎是全部假日及大部晚上时间,整理和撰写研究资料,这样持续6年,终于在1985年由他主编的《实用中医内科学》和《中医内科急症证治》两书均正式出版发行。此后1987年、1988年和1990年还相继主编出版了《中医急症大成》、《温热求新》和《中医药临床科研指南》。在80年代的10年间,他还先后在中医和中西医结合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了《如何实现中医现代化》、《温病卫气营血研究概况》、《内科急症中西医结合成就》和《多学科、多途径开展中医科学研究》等70 篇论文,对中医的理论研究,进行了有益的探讨。

他在开展中医急症治疗研究的实践中,深刻地体会到,人才、科技和基地是保证研究顺利进行的三大要素,其中人才培育尤为重要。所以从80年代初期他就着手科技人员的培育。他们培训的原则是“联合”和“配套”,培训的办法则是从实践中学习与办班相结合。所谓“联合”,即培训的急症技术队伍,包括临床医生、中药制剂、基础实验各方面的人才;“配套”,即临床、药物和基础配套的梯队。培训内容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组织有实际经验的专家编写出《中医内科急症》和《中医内科急症剂型改进》等著作,把传统的理论经验与近代研究进展结合起来,把概念的原则与具体有效经验结合起来,收效较好。从1982年起,受卫生部中医司委托,开办全国中医急症和药物剂改班共15期,培训中高级科技骨干近千名,来自21个省市的学员,结业返回单位后,相继开展了中医急症的临床和药物研究。

1.黄星垣.中医内科.总论.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64:1-26.

2.黄星垣.中医各家学说.总论.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64:1-29.

3.黄星垣主编.中医内科急症证治.总论.中毒、痧症.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5.

4.黄星垣.实用中医内科学.辨证、急症.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85.

5.黄星垣.中医急症大成.总论.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87.14-45.

6.黄星垣.温热求新.温热急症心法.重庆:重庆出版社,1989;54-83.

7.黄星垣.中医药临床科研指南.概论.成都:四川科技出版社,1990:1-34.

8.黄星垣.如何实现中医现代化.上海中医药杂志,1980,(5):1.

9.黄星垣.扬长补短,推陈出新.中医杂志,1980,(1):8.

10.黄星垣.中西医处理急症的现状及改进中医急救治疗方法的探讨.中西医结合杂志,1985,(9):571.

11.黄星垣.辨证论治形式和应用探讨,中医杂志,1985,(4):62.

12.黄星垣.多学科多途径开展中医科学研究.中医年鉴.1984,1985,22.

13.黄星垣.卫气营血的证候及治法研究进展.中医杂志,1987,28 (1):63-66.

14.黄星垣.古为今用和用以扬古的探索,中西医结合特集中西医结合之路,1986,43.

15.黄星垣.中医病证规范的层次和框架.中国中医药学报,1990,(4):3.

16.黄星垣.中医药治疗肾盂肾炎141例研究探讨.中华内科杂志,1966,(5):10.

17.黄星垣.温病学的学术成就及其继承发扬.陕西中医,1981,(4):1.

18.黄星垣.中药大输液的临床及实验初步观察,中西医结合杂志,1982,(3):153.

19.黄星垣.急性感染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探讨.中西医结合杂志,1985,(9):520.

20.黄星垣.几种内科急症的中医证治和疗效比较.中国中医药学报,1987,(3):22.

21.黄星垣.如何掌握热病昏迷的证治要点.中医杂志,1990,31(5):56.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