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鸦片(提取物)

鸦片(提取物)

鸦片(英语 opium 阿拉伯语 Afyūm),又叫阿片,俗称大烟,源于罂粟植物蒴果,含有20多种生物碱,可分为菲类和异喹啉类。前者如吗啡(含量约10-)和可待因,后者如罂粟碱。鸦片因产地不同,呈黑色或褐色;有氨味或陈旧尿味,味苦,气味强烈。生鸦片经烧煮和发酵,可制成精制鸦片,呈棕色或金黄色。吸食时散发香甜气味。

鸦片属初级毒品,因产地不同,或呈黑色,或呈褐色。其气味强烈,有氨味或陈旧尿味。一般经烧煮和发酵,便成了可供人吸食的熟鸦片,并被制成了条块状或饼状,此时它呈棕色或金黄色,吸时会有香甜气味。

而罂粟作为一种被考古学家认为是超然的权力象征性植物,是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在地中海东岸的群山中游历时偶然发现的;罂粟的种植则是从小亚细亚开始,经过漫长的岁月才在这个古老的世界传播开来。从罂粟植物中获得鸦片也有6000多年的历史。

主要用途是在医疗上,目前在药物中仍有应用,如阿片粉、阿片片、复方桔梗散、托氏散、阿桔片等,主要用于镇咳、止泻等。每年进口数依各国所需要的数量于海关填写并缴纳药品进口税之后,海关才会同意输入。一般而言,输入的都是半熟鸦片。主要的医疗用途是麻醉及染色。

瑞士发掘的公元前4000年新石器时代屋村遗址中,考古学家便发现了“鸦片罂粟”的种子和果实的遗迹,并且属于人工杂交种植的品种。到公元前3400年,如今伊拉克地盘的两河流域,人们已经大面积地种植这种作物了,而且给它以“快乐植物”的美名。至少在公元前2160年,鸦片已经成为兽医和妇科药品。

已经发掘的公元前1500年古埃及墓葬中,“底比斯鸦片”已经属于高级品牌。延续到公元前300年,古希腊已经把鸦片作为普遍的饮料。在《圣经》与荷马的《奥德赛》里,鸦片被描述成为“忘忧药”,上帝也使用它。至少在公元前两世纪的古希腊名医加仑,就记录了鸦片可以治疗的疾病:头痛、目眩、耳聋、癫痫、中风、弱视、支气管炎气喘、咳嗽、咯血、腹痛、黄疸、脾硬化、肾结石、泌尿疾病、发烧、浮肿麻风病月经不调忧郁症、抗毒以及毒虫叮咬等等疾病。

在公元前139年张骞出使西域时,鸦片就传到了中国。三国时名医华佗就使用大麻和鸦片作为麻醉剂;在唐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就有鸦片进口的记录,唐代阿拉伯鸦片被称为”阿芙蓉“;公元973年北宋印行的《开宝本草》中,鸦片定名为罂粟粟,这后一个“粟”当蒴果解。

大约1600年代,荷兰人通过台湾把北美印第安人的烟斗连同烟叶传入中国,中国开始有吸烟者。其广泛程度令中国的统治者恐慌,崇祯皇帝下令禁烟。因为曾经有人把鸦片混入烟草吸食,始料不及的是,烟草被禁却导致了吸食纯鸦片的泛滥。直至18世纪中叶的清朝官员黄喻普才首次记录了台湾人吸食鸦片的具体过程。他断言:除了杀掉吸食鸦片者,否则无法令其戒除恶习。

《大明会典》 记载了当初亚洲藩属国给明皇室进贡鸦片的事。据称暹罗、爪哇、孟加拉国王定期向中国派出朝贡使团,贡品中就有鸦片,不过《大明会典》把它叫做 “乌香”。暹罗每次给皇帝进贡200斤,皇后100斤,其他两个国家进贡的数量史无明文。但是这个数量并不能满足皇室的需要,皇帝还要派出太监到处寻觅采购鸦片,而当时的鸦片价格与同等重量的黄金同价。

据称万历皇帝30年不上朝,在宫中试验、服食丹药,他的丹药中就有鸦片,他给鸦片起名叫“福寿膏”。他不上朝借口是头晕、眼花,其实主要原因是纵欲过度,再加上鸦片的毒瘾所致。1958年,定陵被挖掘后,科学家对万历皇帝的尸体进行化验,发现他的骨头中含有吗啡成分。

17世纪的英国医生、临床医学的奠基人托马斯.悉登汉姆(Thomas.Sydenham)歌颂道:"我忍不住要大声歌颂伟大的上帝,这个万物的制造者,它给人类的苦恼带来了舒适的鸦片,无论是从它能控制的疾病数量,还是从它能消除疾病的效率来看,没有一种药物有鸦片那样的价值。""没有鸦片,医学将不过是个跛子"。这位医学大师因此也获得"鸦片哲人"的雅号。

一百至二百年前的中国清政府无法禁止鸦片、亦无法限制鸦片使用,而西方国家大力倾销鸦片到中国,逆转西方世界对中贸易逆差(而后中国自行生产鸦片),这些鸦片让许多中国人成为“东亚病夫”。

19世纪的清朝书籍这样记录鸦片吸食的痛苦:

瘾至,其人涕泪交横,手足委顿不能举,即白刃加于前,豹虎逼于后,亦唯俯首受死,不能稍为运动也。故久食鸦片者,肩耸项缩,颜色枯羸(lei,二声)奄奄若病夫初起。俞蛟:《梦厂杂著》

在日治时期后期,由于台湾人民族自觉的觉醒,抵制“阿片”(即鸦片)逐渐有成,吸食者显著减少,因此阿片的专卖的收入也就跟着减少。当时台湾阿片的进口是由三井物产独占。由于阿片吸食者减少,台湾总督府于是在1929年1月颁布《改正鸦片令》,重新发给吸食者许可证(陈明道2003)。这项法令颁布之后,引起全台有识之士的愤怒。然而,连横却于1930年3月2日,在日本人御用报纸《台湾日日新报》上发表《新阿片政策讴歌论》(坊间多称《鸦片有益论》)辩称鸦片有益,其中最令人不齿的言论有:“台湾人之吸食阿片,为勤劳也,非懒散也。……我先民之得尽力开垦,前茅后劲,再接再厉,以造成今日之基础者,非受阿片之效乎?” 当成吉思汗的铁骑踏遍欧亚大陆以后,鸦片也成为社会商品的一个重要种类,但那都只是入药佳品。

鸦片母体罂粟原先产于南欧及小亚细亚,在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希腊人把罂粟的花或果榨汁入药(最初的目的可能是解毒药,鸦片是其主要成分,具体成分据说不下数十种)。发现它有安神、安眠、镇痛、止泻、止咳、忘忧的功效,希腊人称其音为“阿扁”。

公元六世纪初,阿拉伯人把罂粟传到了波斯,波斯人变“扁”音为“片”,称其为“阿片”。

公元七八世纪的时候,罂粟作为药材从印度等地传入中国,中国人把“阿”音又发成了“鸦”音。不过当时更多称其为“底野迩(Ther iaca,也有叫底也伽)”。据称对其评价是““神方千卷,药名八百中,黄丸能差千阿,善除万病”。”从此,在中国就有了“鸦片(或雅片) ”一词。

鸦片原体产自罂粟,为一种1年或2年生罂粟科植物草木。高达1-1.5米,有28属,250多种,主要生长在北半球几乎整个温带和亚热带地区。夏季开花,红、紫或白色。蒴果球形或椭圆形。种子小而多。罂粟的未成熟果实用利刀割破果皮,待流出的浆液稍凝固后,将其刮下,阴干,即成为生鸦片。“

鸦片有两个品种:一种是PAPAVER SOMNIFERUM ALBUM,PAPAVER是希腊语,意思是罂粟属植物,而Somniferum是一个拉丁词,意思是做梦或是催眠,传统种植在中东或亚洲,用以生产鸦片。

另一种是NIDRUM,即提取罂粟油的罂粟,种植在欧洲,近几年也用来生产鸦片的某些生物碱

鸦片含两类主要生物碱:苄基异喹啉类和菲类。前者主要为罂粟碱;后者包括吗啡可待因和蒂巴因,共计超过25种,占不纯鸦片含量的10-。鸦片的药理作用大部分是由其主要成分吗啡所致。

生鸦片中除了15--30-的矿物质、树脂和份外,还含有10--20-的特殊生物碱。生物碱可分为三类即,一类是吗啡类生物碱,其中又包括三种成份,吗啡含量4--20-,可待因含量1--3-,蒂巴因含量约为0.2-1-;第二类为罂粟碱类生物碱,含量为0.5--1.5-;三类是盐酸那可汀类生物碱,含量为2--8-。

罂粟果的外形为壶状,割开未成熟的罂粟果就有白色的果浆流出,收集这些果浆,空气中晾干后得到鸦片膏,这种鸦片叫做生鸦片。生鸦片不能吸食,需要进一步加工和熬制,才能成为熟鸦片,又叫精制鸦片,熟鸦片可用于吸食。

熟鸦片就是生鸦片经过烧煮和发酵后,制成条状、板片状或块状;其表面光滑柔软,有油腻感,呈棕色或金黄色,通常包装在薄布或塑料纸中。吸毒者吸食时,熟鸦片可发出强烈的香甜气味。生鸦片呈褐色,有些品种则呈黑色;可制成圆块状、饼状或砖状;一般表面干燥而脆,里面则保持柔软和有粘性,有刺激性气味陈旧的尿味,味很苦。

鸦片中生物碱提取主要依靠萃取法,早年多使用液液萃取法,但该法需耗去大量溶剂,操作繁琐,时间长。有人曾利用固相萃取法提取鸦片中的主要成分,操作过程简单迅速,但在定量分析方面存在困难。

鸦片分析方法主要有薄层色谱法、高效液相色谱法和毛细管电泳法。

道光皇帝宁,在他做亲王的时候就是一个鸦片鬼,和他一样喜欢鸦片的还有一些贝勒之类高级贵族。宁写了一篇歌颂鸦片的文章,洋洋得意地炫耀吸食鸦片后耳目聪明、心神清爽的感觉,说鸦片是真正的快乐源泉,甚至还赋诗一首来形容他的体验。

但意想不到的事情是,上流社会的雅事,逐渐就被附庸风雅追逐时尚的中下阶层的人所模仿复制,扩散到了整个社会。一般来说,历史上皇帝用的东西别人不能僭越,上流社会的用品下层社会也无权享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国家通过法律禁止以下越上;国家也通过垄断奢侈品的生产而排除下层社会的僭越。但是,这些措施在清朝已难奏效。国内虽然专制主义达到顶点,但是国际上资本主义蓬勃发展,国内追逐鸦片时尚的信息被追逐利润的国际鸦片贩子捕捉,他们大量走私鸦片,因而价格不断降低,致使底层贩夫走卒都可以吸两口,体验一下上流社会趋之若鹜的富贵口味

需要指出的是,随着近代中国鸦片的大面积流行,吸食鸦片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脱离了“上瘾”一说,很多时候是一种待客的礼俗,尤其是高级烟馆,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一种社交场所,这些烟馆多设于商业中心区。如当时上海最著名烟馆当属法租界的“南诚信”,此外还有以陈设华丽而著称的“阆苑第一楼”、“更上一层楼”、“眠云阁”等。据称器具相当考究,“有红木梨花的炕,云铜黄竹的枪,广州的灯,云南的斗”。当时也有人指出,“颇觉一等二等者不必尽为吸烟之人,其或有事叙谈,知己相约,展烟对憩,吞吐烟霞洵可药也”。

一般将生鸦片加工成熟鸦片,然后搓成小丸或小条,在火上烤炊软后,塞进烟枪的烟锅里,翻转烟锅对准火苗,吸食燃烧产生的烟;吸毒人员中烟瘾不大者每天吸食10~20次,重者每天百余次;吸毒者常直接吞服鸦片小丸,或把鸦片溶于水中直接用针进行静脉注射,而静脉注射成为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之一。

吸食鸦片的基本工具有烟签、烟灯和烟枪等,一般是将生鸦片用锅在文火上熬成可以用烟签挑起来的膏状物,即熟鸦片,再通过烟枪吸进呼吸道。

鸦片烟枪与一般的烟具不同,如旱烟锅、烟斗、水烟袋等,它主要是由烟嘴、烟杆、烟头、烟葫芦组成。烟嘴一般为圆柱形,中心钻一孔道与烟杆相接,是吸食烟接嘴口。烟杆是吸食大烟的主通道,材质有玉、金属、木质、竹杆、象牙、骨质等等。形状随各人的喜好而有所不同。烟头是烟杆与烟葫芦相接重要一环,有包金、包银、包铜,还有紫砂、瓷器、木料,甚至是动物的骨物制作而成,同时,还在金银铜等器物上镶嵌翡翠、蓝宝石红宝石、玛瑙、景泰蓝等名贵物件以装饰。烟葫芦,俗称烟斗,形状各异,常见的以紫砂或瓷器制作而成,或扁圆球形,或扁圆八角形六角形,或爪棱形花式形,等等,上下通口,主要安装在烟头上,与烟杆相通。鸦片烟膏就是放置在葫芦口上,以烟火化烟膏为烟,经烟斗烟杆至烟嘴吸食。

由于社会各个阶层都有鸦片吸食者,伴随着个人身份不同及各自的经济水平、喜好和欣赏水平,鸦片烟枪材质品种也不相同,所制作的鸦片烟枪的工艺和手段也不尽相同。一般来说,官吏、缙绅等有钱人家所用的烟具(烟枪, 烟灯)较为名贵,有犀牛角,有象牙制的,有宝石或玉镶嵌的,等等,一般贩夫走卒老百姓用的只能是竹制而简陋的烟枪。很多高档烟枪造型精美,堪称艺术品。

鸦片也可以直接吞服,但吞服起效时间较迟,其效应不那么强烈,但维持时间较长。当吸毒者经济拮据无法购买其它较贵的毒品时,罂粟能自己种植,自己加工鸦片时经常使用直接吞服,用他们的话讲“自种鸦片吸比吸纸烟红塔山还便宜”。 另外,有些吸食鸦片已成瘾癖的中老年人,他们不会再吸食其它毒品。

人脑中有一种与吗啡相似的物质叫内肽啡,它不仅具有比吗啡强10倍的镇静作用,而且还有助于分泌出二羟基苯基丙氨酸。二羟基苯基丙氨酸和内肽啡是直接、间接地给人带来快感的脑内物质,而毒品进入人体后,能复制这两种物质,并带来快感,这就是毒品之所以能诱惑人类的关键所在。但这种人工快乐的取得,是以人体正常功能受到巨大破坏为代价的。人体内的血液循环,需要不断地补充氧气,而毒品能在短时间内进入血液,大幅度增强供氧,极大地提高身体的力量与兴奋度,并产生快感。但是,当这种作用消失后,体内的氧气突然供应不足导致血液缺氧,体内的铁质紊乱,反过来削弱了正常的供氧机能,这时必须重复使用毒品,才能刺激体内氧气的再生。久而久之,如不靠毒品刺激,血液循环就处于凝滞状态,因而产生了各种极为痛苦的症状,成瘾者将会感受到临近死亡的体验,不得不再次使用。

鸦片为什么会在人体内产生毒害,其原因何在?原来,在正常情况下,人体内有恒量的产生于人体内部的阿(鸦)片样物质作用于人体内的一种被称为受体的东西。在医学上称为“内源性阿片样物质”和“阿片受体”。与前者对应,从外部摄入的阿片类物质被称为“外源性阿片样物质”。常量内源性阿片样物质通过阿片受体及其阿片肽系统调节体内诸多神经体液免疫系统,保持正常的体内功能平衡,当阿片类瘾君子长期大量吸入外源性阿片类化合物时,体内内源性阿片样物质因受到抑制而减少。若此时瘾君子继续用药,足量外源性阿片样物质代替了内源性阿片样物质,阿片受体及其阿片肽系统调节体内各系统,使人体内的功能暂时得以维持正常。当瘾君子一旦停药,外源性阿片样物质骤然减少或被阻断,就会造成体内内源性和外源性阿片样物质同时缺乏的局面,随即发生阿片受体及其阿片肽系统的调节紊乱,出现各种俗称“犯毒瘾”的症状。

不过,初次吸食鸦片,并不都是有快乐感,相反还有难受的感觉,例如恶心呕吐、头昏、乏力、嗜睡、注意力不集中、视物模糊,甚至有焦虑等,但此种难受感经几次吸食后逐渐出现了欣快感,或者两者并存,如此反复后,鸦片的依赖性已经产生了。一旦不再服用,便出现了使人更加难受的戒断症状。

罂粟粥治反胃吐食:白罂粟米三合,人参末三钱,生山药五寸细切研末,三物以水二升三合,煮至六合,用生姜汁及盐花少许匀分服。

治久痢不止:罂粟壳醋灸为末,制成蜜丸弹子大。每次服一丸,用水一盏,姜三片,煎至八分,温服。又方:粟壳十两去膜,分作三分,一分醋炒,一分蜜炒,一分生用,一并研成末,制成蜜丸芡子大。每服三十丸,米汤下。

治久嗽不止:粟壳去筋,蜜灸为末。每次服五分,蜜汤送服。

治久痢:阿芙蓉小豆大小,空腹温水服下。若渴,饮蜜水解。

鸦片对经济方面有一定推动作用,仅以19世纪上海为例,自晚清鸦片贸易合法化后,到19世纪70年代,上海烟馆据统计不下1700家”,“几同茶、酒、饮食之店”。仅英、法、美三国租界内就有104家。“每家于一日夜之中极少开灯一百五十盏,每盏烟茶小账极少一百余文。则所入已有数千,其他小烟馆棋市星罗宝不可以偻指,计合而算之则一日之内所费当不下万余金”。而上海租界当局均向经营烟馆的中国业主颁发许可证,并从中收取税款,这成了租界当局的主要财源之一。据统计,仅1865年,法租界财政预算总收入的103000两中,48000两为烟馆及娼赌的营业收入。同年英美租界的鸦片烟馆营业收入为白银5000两,1870年超过了10000两,到1880年达到了18000两,1890年为32000两。到1898年,超过了50000两。

鸦片作为药物使用,长期或过量使用,则造成药物依赖性;作为毒品吸食,对人体产生难以挽回损害甚至造成 死亡。吸食鸦片后,可以初致欣快感、无法集中精神、产生梦幻现象,导致高度心理及生理依赖性,长期使用后停止则会发生渴求药物、不安、流泪、流汗、流鼻水、易怒、发抖、寒战、打冷颤、厌食、便秘、腹泻、身体卷曲、抽筋等戒断症。云南的一项调查表明,吸毒者走出戒毒所以后,复吸率在80-以上。过量使用造成急性中毒,症状包括昏迷、呼吸抑制、低血压、瞳孔变小,严重的引起呼吸抑止致人死亡。长期使用还能破坏内分泌和免疫系统功能,使吸毒者的抵抗力大大降低。由于不洁注射,引起局部和全身感染如脓肿、肝炎和艾滋病等。

随着毒瘾的不断发展,毒品的用量会越来越大,从米粒大小,到绿豆、黄豆乃至蚕豆大小,而且吸毒途径也越来越直接,从吸含毒品的香烟,到用锡箔纸烫吸,最后是静脉注射。

一百至二百年前的中国清政府无法禁止鸦片、亦无法限制 鸦片使用,而西方国家大力倾销到中国鸦片,逆转西方世界对中贸易逆差(而后中国自行生产鸦片),这些 鸦片让许多中国人成为“东亚病夫”。对中国经济和人口体质都造成严重威胁,但吸食者具体数量难以估算,统计数字从几百万到上千万都有。曾有学者根据国外输入中国的鸦片数量加上本土自产推算吸食者人数可能在250万到1500万之间。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也非常惊人,鸦片战争前流入印度的白银高达每年500-600万两。

鸦片作为最传统毒品的一种,随着阿片类后续毒品和新型毒品的出现,其使用范围和用量已经大大下降,在中国,20世纪50年代基本被禁绝。但随着80年代国际毒潮的泛滥,这种传统毒品仍不断从境外渗透入境,比如某些边疆地区,主要来源自越南和老挝一带,比如与老挝相对较近的绿春、红河、元阳、金平查获的鸦片数陆续增多。据1996年至2000年5年的数字统计显示,上述四个县的缴获数占到了红河州查获数的87-,其中绿春占到了64.5-。特别是2000年,绿春查获数占到了全州总数的92.2-。而对毒贩审理的情况表明,这些鸦片基本上都是从老挝贩入的。

中国对鸦片危害的认知和和禁止不算很晚,至少在雍正七年(1729年)雍正皇帝颁布《惩办兴贩鸦片烟及开设烟馆条例》和《申禁售卖鸦片及开设烟寮上谕》,这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份对鸦片的禁令,此后多位皇帝一直强调禁烟。十九世纪,英国商人为弥补中英贸易逆差,从印度向中国走私鸦片,最终导致鸦片战争。但是鸦片战争的失败导致鸦片和其它毒品的全面泛滥,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鸦片才基本上被消除。

日本政府殖民台湾时,采取鸦片渐禁的手段:也就是允许已成瘾者登记并购买鸦片,但不允许日本人及未成瘾者使用鸦片;除了将鸦片做为政府收入来源外,这种作法是很适当的。但日本政府在辅导成瘾者戒除鸦片的努力不足,引起台湾人民不满,一般推测日本政府难以放弃鸦片公卖的庞大收入。

先将盐卤灌入池中,然后将烟土切成块,投入盐卤中浸泡、搅拌、溶解,再投入烧透的石灰,顷刻间池中沸腾,烟土随之焚化。退潮时打开池子涵洞,池中物便全部倾入大海,然后冲洗池底,再投一批。1839年6月3日,林则徐指挥了著名的“虎门销烟”。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