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鲁广达

鲁广达

鲁广达(公元531年~589年),字遍览,扶风人,鲁悉达弟,南朝陈猛将。至德二年(584) ,隋将贺若弼卒师渡江,攻拔南徐,直逼金陵。金陵守将鲁广达率众死战,杀敌甚多。金陵失陷后,他犹督残兵苦战 不息,兵败被俘。陈朝覆灭,广达愤慨而卒。

鲁广达忠义待人,朋友众多。侯景之乱时,他与兄长鲁悉达聚众保护新蔡。承圣元年(公元552年),他任晋州刺史,参与平定侯景叛乱,立下大功。后来,他率部投靠大将王僧辩。当时江南将帅,各领所部,人以千数,而以鲁氏最多。侯景之乱平定后,他升至员外散骑常侍

陈永定元年(公元557年),陈霸先代梁称帝,任鲁广达为征远将军、东海太守。他固辞不就,只任员外散骑常侍。天嘉二年(公元561年),其兄悉达卒后,他任假节、信武将军、北新蔡太守,并代兄为吴州刺史,封中宿县侯。光大元年(公元567年),鲁广达任通直散骑常侍、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适湘州刺史华皎举兵造反,朝廷派兵镇压。两军在夏口(今湖北武昌市)相遇。华皎水军强盛,无人敢挡。鲁广达身先士卒,勇猛冲锋。战舰相撞时,鲁广达失足落水,溺水良久,才被救起。

太建初年(公元569年),鲁广达主动提议配合征南大将军章昭达出兵三峡地区,通过文武并举的办法,招抚定、安、蜀诸州镇,巩固了陈朝西南边防。当他发觉北周在蜀水边上大规模进行造船活动,并运贮粮草,有占领江北的企图时,就与郢州刺史钱道戢一起,秘密发兵偷袭,纵火焚烧了北周的造船基地,然后带领部下悄然返回巴州驻地。

鲁广达为政清廉,待人推心置腹,深受群众拥护。鲁广达在巴州任期届满,百姓纷纷上书挽留,于是又被延期二年。

太建五年(公元573年),鲁广达率军北伐,收复淮南旧地,又与齐军战于大岘,大破齐军,斩守城主将张元范,11月光复北徐州(今徐州市),就任都督北徐州诸军事、北徐州刺史。不久,又增任散骑常侍,回朝任右卫将军。太建八年任北兖州刺史,调晋州刺史。太建十年,任使持节、都督合、霍二州诸军事、仁威将军、合州刺史。太建十一年,北周将领梁士彦挥师南征,围寿春。鲁广达等率军迎战。周军攻势凌厉,节节胜利,陈国尽失淮南之地。鲁广达被免职。太建十二年,与豫州刺史樊毅率军北伐,连克郭默等数城。遂任使持节、西平将军,都督郢州以上七州诸军事,率水军四万,镇守江夏(今属武昌市),击退北周安州总管元景山之犯。

至德元年(公元583年),陈叔宝即位,鲁广达回朝任安左将军。后为平南将军、侍中,改封绥越郡公。回朝晋升为中领军(三品)。

至德三年,杨坚代北周称帝,国号隋。杨坚相继破突厥,灭后梁,统一北方,准备挥师渡江,统一全国。当时,鲁广达的两个儿子鲁世真和鲁世雄在家乡新蔡率兵投奔隋将韩擒虎,然后又派专人给鲁广达送信,规劝父亲来归。鲁广达正驻军建康,保卫京师,接信后异常气愤,亲自送往朝廷请罪。后主陈叔宝安慰他说:“世真他们虽然投了隋,但你是国家的重臣,我完全信赖你,何必把自己置于嫌疑之中呢?”并赏赐他黄金,让他当日返回军营。

祯明三年(公元589年)正月,隋将贺若弼挥师渡江攻占钟山,鲁广达率军在白土岗布阵,与隋军针锋相对。鲁广达手执兵器向前,往来拼杀,杀伤甚众,隋军后退。当隋军击败其他诸将,乘胜进入宫城时,鲁广达仍率余兵,顽强抵抗。但毕竟寡不敌众,建康终于陷落。当日暮时,鲁广达眼看大势已去,于是丢兵解甲,面向宫城跪拜痛哭,对部下说:“我身不能救国,负罪深矣!”士卒们也都感动得涕泪俱下。

鲁广达依例入隋不久,思国成疾,拒绝医治,忧愤而死。原陈尚书令江总伏柩恸哭,题其棺曰:“黄泉虽抱恨,白日自流名;悲君感义死,不作负恩生。”

据《陈书孝行传》载,鲁广达痛悼故国,愤慨而卒,“尚书令江总抚柩恸哭,乃命笔题其棺头为诗曰”,即是此诗。诗的开头二句颂扬鲁广达为国捐躯,虽死犹生。他虽未酬身先死,抱恨九泉之下,但他的壮烈行为和高尚。

情操却如日月长存,青史留名。诗歌的后二句是对鲁广达气节操守的评价,充分肯定他为“义”捐躯、不肯负恩苟活。这首诗感情沉痛,语言平实,不加经营,有如脱口吟出,声调悲壮,正应一个“哭”字。言词之间对鲁广达的死既深表痛惜之情,又深致钦慕之意。

史臣曰:萧摩诃气冠三军,当时良将,虽无智略,亦一代匹夫之勇矣;然口讷心劲,恂恂李广之徒欤!任忠虽勇决强断,而心怀反覆,诬绐君上,自踬其恶,鄙矣!至于鲁广达全忠守道,殉义忘身,盖亦陈代之良臣也。

《陈书 卷三十一列传第二十五 鲁广达》: 鲁广达,字遍览,吴州刺史悉达之弟也。少慷慨,志立功名,虚心爱士,宾客或自远而至。时江表将帅,各领部曲,动以千数,而鲁氏尤多。释褐梁邵陵王国右常侍,迁平南当阳公府中兵参军。侯景之乱,与兄悉达聚众保新蔡。梁元帝承制,授假节、壮武将军、晋州刺史。王僧辩之讨侯景也,广达出境候接,资奉军储,僧辩谓沈炯曰:“鲁晋州亦是王师东道主人。”仍率众随僧辩。景平,加员外散骑常侍,馀如故。
  高祖受禅,授征远将军、东海太守。寻徙为桂阳太守,固辞不拜,入为员外散骑常侍。除假节、信武将军、北新蔡太守。随吴明彻讨周迪于临川,每战功居最。仍代兄悉达为吴州刺史,封中宿县侯,邑五百户。
  光大元年,授通直散骑常侍、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华皎称兵上流,诏司空淳于量率众军进讨。军至夏口,皎舟师强盛,莫敢进者,广达首率骁勇,直冲贼军。战舰既交,广达愤怒大呼,登舰楼,奖励士卒,风急舰转,楼摇动,广达足跌堕水,沈溺久之,因救获免。皎平,授持节、智武将军、都督巴州诸军事、巴州刺史。
  太建初,与仪同章昭达入峡口,拓定安蜀等诸州镇。时周氏将图江左,大造舟舰于蜀,并运粮青泥,广达与钱道戢等将兵掩袭,纵火焚之。以功增封并前二千户,仍还本镇。广达为政简要,推诚任下,吏民便之。及秩满。皆诣阙表请,于是诏留二年。五年,众军北伐,略淮南旧地,广达与齐军会于大岘,大破之,斩其敷城王张元范,虏获不可胜数。进克北徐州,乃授都督北徐州诸军事、北徐州刺史。寻加散骑常侍,入为右卫将军。八年,出为北兖州刺史,迁晋州刺史。十年,授使持节、都督合霍二州诸军事,进号仁威将军、合州刺史。十一年,周将梁士彦将兵围寿春,诏遣中领军樊毅、左卫将军任忠等分部趣阳平、秦郡,广达率众入淮,为掎角以击之。周军攻陷豫、霍二州,南、北兖、晋等各自拔,诸将并无功,尽失淮南之地,广达因免官,以侯还第。十二年,与豫州刺史樊毅率众北讨,克郭默城。寻授使持节、平西将军、都督郢州以上十州诸军事,率舟师四万,治江夏。周安州总管元景将兵寇江外,广达命偏师击走之。
  后主即位,入为安左将军。寻受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至德二年,授安南将军,征拜侍中,又为安左将军,改封绥越郡公,封邑如前。寻为中领军。及贺若弼进军钟山,广达率众于白土岗南置阵,与弼旗鼓相对。广达躬擐甲胄,手执桴鼓,率励敢死,冒刃而前,隋军退走,广达逐北至营,杀伤甚众,如是者数四焉。及弼攻败诸将,乘胜至宫城,烧北掖门,广达犹督馀兵,苦战不息,斩获数十百人。会日暮,乃解甲,面台再拜恸哭,谓众曰:“我身不能救国,负罪深矣。”士卒皆涕泣欷,于是乃就执。祯明三年,依例入隋。
  广达怆本朝沦覆,遘疾不治,寻以愤慨卒,时年五十九。尚书令江总抚柩恸哭,乃命笔题其棺头,为诗曰:“黄泉虽抱恨,白日自流名。悲君感义死,不作负恩生。”总又制广达墓铭,其略曰:“灾流淮海,险失金汤,时屯运极,代革天亡。爪牙背义,介胄无良,独忠勇,率御有方。诚贯皎日,气励严霜,怀恩感报,抚事何忘。”
  初,隋将韩擒虎之济江也,广达长子世真在新蔡,乃与其弟世雄及所部奔擒虎,擒虎遣使致书,以招广达。广达时屯兵京师,乃自劾廷尉请罪。后主谓之曰:“世真虽异路中大夫,公国之重臣,吾所恃赖,岂得自同嫌疑之间乎?”加赐黄金,即日还营。
  广达有队主杨孝辩,时从广达在军中,力战陷阵,其子亦随孝辩,挥刃杀隋兵十馀人,力穷,父子俱死。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