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高丽(朝鲜半岛历史政权)

高丽(朝鲜半岛历史政权)

高丽(918年-1392年),又称高丽王朝、王氏高丽,是朝鲜半岛古代国家之一。公元918年泰封君主弓裔部下起事,拥立王建为王,935年合并新罗,936年灭后百济,实现了“三韩一统”。高丽都城为开京(今朝鲜开城)。国土大体上相当于今天朝鲜半岛中南部,11世纪中叶后以千里长城与辽、金为界。西北在12世纪的高丽睿宗时期达到鸭绿江沿岸,东北在高丽末年的恭愍王时期抵达甲州(今甲山郡)、吉州(今吉州郡)一线。

高丽历经34代君主,共475年,对外先后向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北宋契丹辽朝)、金朝蒙古元朝)、明朝等大陆国家称臣,并曾与契丹、女真、蒙古等北方民族爆发战争。1392年,李成桂废黜恭让王自立,建立了朝鲜王朝

佛教是王氏高丽的国教,高丽大藏经是世界瑰宝之一。阿拉伯商人将高丽的名称传播到欧洲世界,是今天Korea(Corea)单词的原型。高丽是继统一新罗之后成为朝鲜半岛历史上又一统一的国家,“高丽人”也成为全球朝鲜民族的别称。

高丽太祖王建为何定国号为高丽,在史书中没有明确记载。一般认为,高丽国号取自东北亚古国高句丽的简称,高丽成宗时期的大臣徐熙曾明确表示:“我国即高勾丽之旧也,故号高丽”。 这可能跟王建曾经服事的弓裔打出的“高丽”(史称后高句丽)旗号有关。不过除了袭用名字与一部分疆土重叠外,高丽王朝(王氏高丽)本身与高句丽(高氏高丽)几乎没有直接关系。 高丽时代的阿拉伯商人将此名称传播到欧洲世界,韩国的英文名“Korea”就是高丽英文名“Goryeo”的变形。

高丽时代的一些场合下,人们会冠以上国名号作为全称,见于史料的有“有唐高丽国”、“有晋高丽国”、“有(大)宋高丽国”、“有(大)元高丽国”等称谓,但臣事时则无此习惯,单称“高丽国”。

有观点认为高丽国号取自“山高水丽”一语的缩写,但可能只是后人附会而已。

新罗在公元七世纪后半叶借助唐朝的力量完成了朝鲜半岛中南部的统一,8世纪后期以后,新罗同其宗主国唐朝一样,陷入内乱与衰落的窘境。9世纪末,真圣女王统治下的新罗爆发了人民起义,导致新罗在朝鲜半岛的统治土崩瓦解,进入所谓“三韩大乱”的时期。在各处的起义势力中,弓裔甄萱两个乱世枭雄脱颖而出,分别打出了高句丽百济的旗号(史称后高句丽后百济),与在金城(今韩国庆州)一隅之地苟延残喘的新罗形成鼎立之势,史称“后三国”。

新罗的碎片化造成了各处豪族割据自立的局面,后三国只是当时朝鲜半岛中南部较大的三个势力,半独立的中小豪族更是不计其数,高丽王朝的开国之君王建就出身松岳(今开城)地方的豪族。根据高丽王朝后来的说法,王氏家族的父系祖先(曾祖父)是微服东游的唐朝某帝王或皇族(有唐肃宗唐顺宗十三子、唐宣宗等说法) ,该李唐皇族与出自白头山的圣骨将军虎景的曾孙女辰义(追封贞和王后)结合,生下了王建的祖父作帝建(追封高丽懿祖),作帝建又与西海龙王之女(追封元昌王后)结合,生下了王建的父亲龙建,后经求法唐朝而归国的道诜和尚指点,改姓为王,名隆(追封高丽世祖),并在第二年生下了王建。当然此等传说荒诞不经,但王氏为华人后裔确有可能性存在。

896年,王隆以松岳郡归顺割据铁圆(今韩国铁原郡)的军阀弓裔,被弓裔封为金城太守,时年20岁的王建则被弓裔命令在松岳筑城,并受封为城主,开始崭露头角。897年王隆去世,901年弓裔称王,自居高句丽报德王后裔,定国号为高丽,史称后高丽或后高句丽(904年改国号为摩震,911年改国号为泰封)。王建是这个政权最重要的将领之一,他通过四处征战,特别是与后百济的作战屡次胜利,获得了弓裔的重用,并积累了深厚的政治资本,在913年被弓裔任命为百官之首侍中。由于弓裔猜忌好杀,导致众叛亲离,918年六月十五日,泰封骑将弘述(后被王建赐姓名为洪儒,以下三人同)、白玉(裴玄庆)、三能山(申崇谦)、卜沙贵(卜智谦)发动兵变,拥立王建为君主,国号高丽(即恢复901年弓裔所定之国号),年号天授,大多数官民当即表示归附。弓裔闻讯逃走,途中被民众所杀。 翌年正月,王建将都城从铁圆迁到自己的“龙兴之地”松岳,改称开州(后称开京),从而巩固了高丽的政治基础。

王建缔造高丽国之际,新罗已经彻底没落,而王建采取扶持新罗的对外政策,后百济甄萱则是王建的主要劲敌。对于其他割据一城、尚未服从的豪族,王建“分遣单使,重币卑辞,以示惠和之意” ,并通过联姻等手段逐渐将诸多豪族笼络到自己的麾下。在高丽与后百济长期的拉锯之中,高丽逐渐占据上风,以930年古昌(今韩国安东)的瓶山之战为分水岭,高丽开始对后百济转入攻势。933年王建接受了后唐的册封,开始使用后唐年号,获得了来自中国的支持。935年后百济内乱,甄萱被儿子甄神剑废黜,不久后投奔宿敌王建,可以说敲响了后百济灭亡的丧钟。同年新罗国王金傅归顺高丽,新罗都城金城被王建赐名为庆州。936年九月,王建亲征后百济,在一利川(今韩国龟尾市)大破神剑,取得决定性胜利,神剑也在不久后投降。于是王建终于完成了三韩一统的大业。

高丽开国后,王建对内着手恢复秩序,他遵用新罗的典章制度,确立了佛教的国教地位,通过与功臣豪族的政治妥协而维持着豪族联合政权的形态,当时具有代表性的豪族有黄州皇甫氏、忠州刘氏、贞州柳氏、平州朴氏、平州庾氏、广州王氏以及来自前朝新罗的庆州金氏、庆州崔氏等,因此高丽初期无论是专制王权还是中央集权都相当脆弱,可以说是无为而治;对外则积极北拓,定平壤为西京,将北部疆域从大同江流域逐渐延伸至清川江流域,还试图联合中原对抗契丹,并在934年接纳被契丹灭亡之渤海国世子大光显。943年,王建去世,庙号太祖,储君王武继位,是为高丽惠宗。如果说王建在世时尚能以其恩威驾驭功臣豪族,那么等到他体弱多病的儿子惠宗王武继位时,这种政治平衡就动摇了,终于引发各方势力的火并,即945年的“王规之乱”。通过平定王规之乱而上台的定宗王尧也是太祖王建的儿子,他倚重从叔王式廉,试图迁都西京,自然触动了功臣豪族的既得利益,到949年又被弟弟光宗王昭取代。光宗是高丽王朝地位最重要的君主之一,他即位八年之后,开始将高丽政治的“无为”全面转化为“有为”,颁布“奴婢按检法”,实行科举制度,制定百官公服,伴随这些王权强化政策的则是对功臣豪族势力的大清洗。通过光宗的铁腕手段与政策,高丽的王权得以大为稳固,为将来进一步的社会整合和秩序构建铺平了道路。

975年,光宗死去,儿子继位,是为高丽景宗。景宗在位时中止了光宗的大清洗,安抚豪族势力,同时确立田柴科制,奠定了中央集权体制的经济基础。981年,景宗临终传位于堂弟王治,是为高丽成宗。成宗亦是一位地位不亚于光宗的有为之君,他导入了中国唐朝和宋朝的典章制度,正式建构起中央集权体制,同时设十二牧,开始向地方派遣流官,另外在经济上规定租税法,文化上设立国子监,实行“以儒治国”的方针。可以说,高丽的国家体制到成宗时才正式成形,开国之初割据各地、半独立的豪族演转变为拥有高贵稳定地位、同中央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贵族,并与王权构成平衡,当然这是建立在之前数代君主努力的基础上才得以实现的。

高丽刚开始沿着成宗所制定的轨道走下去的时候,就进入了内忧外患的动荡时期。这个时期始于993年冬天的契丹入侵,高丽通过徐熙出色的外交谈判使契丹撤军,还获得契丹所赐的鸭绿江以东之地,但所服事的对象由宋朝转变为契丹。997年,成宗死去,又传位给景宗的儿子王诵,是为高丽穆宗。穆宗在位时,母后千秋太后皇甫氏摄政,其姘夫金致阳专权,造成朝政紊乱,金致阳甚至企图将他与千秋太后所生的私生子奉为新君。1009年,穆宗欲立太祖王建的孙子王询为储君,以抵制金致阳的阴谋,为此召镇守西京的康兆入卫,不料康兆不仅杀了金致阳,还连着穆宗一起废黜杀害,拥立王询为王,是为高丽显宗。消息传到契丹,刚亲政的契丹圣宗耶律隆绪便决定兴师问罪,东征高丽,康兆死于战乱中,开京被契丹占领并付之一炬,显宗王询南逃罗州。契丹虽然占领开京,但不断遭到高丽军的骚扰,在高丽立足不稳,所以在得到显宗亲朝的承诺后撤军。显宗回到开京后即以有病为由食言,拒绝入朝契丹,同时恢复和宋朝的宗藩关系,重新使用宋朝年号。契丹则要求高丽在国王亲朝和归还江东六州中二选一,又修浮桥于鸭绿江上,在东岸建保州等城(今朝鲜义州),引起高丽强烈不满。双方冲突越闹越大,到1018年爆发了第三次高丽契丹战争,高丽军在姜邯赞的指挥下取得龟州大捷,重创契丹军,契丹只好放弃对江东六州和国王亲朝的要求,高丽也暂时不过问保州问题,在1022年恢复了和契丹的宗藩关系。

结束了与契丹的战争后,高丽进入了长期和平稳定的时期,因此显宗被视为高丽的“中兴之主”。德、靖二宗时,围绕保州问题,高丽与契丹关系再次紧张,为此高丽修筑了千里长城,由于高丽的让步而很快恢复了和平状态。1046年,高丽文宗王徽继位,标志着高丽进入了全盛。不仅高丽内部安定繁荣,而且对外与契丹(辽朝)和睦相处,与宋朝恢复邦交,与日本实现往来,被誉为高丽的黄金期。文宗在位37年之久,随后的顺、宣、献三朝大体维持守成局面。

文宗在位时,与出身庆源李氏(仁州李氏)的贵族李子渊联姻,娶了他的三个女儿为后妃,其中两女(仁睿太后和仁敬贤妃)生育许多王子,这些王子又大多同庆源李氏下一代联姻,庆源李氏的势力因而迅速膨胀,成为盛世隐忧。1095年,高丽发生政变,文宗之子鸡林公王熙先联合宰相邵台辅、将军王国髦等诛杀庆源李氏外戚李资义,随后年轻的顺宗让位于叔父王熙,王熙即高丽肃宗。肃宗年间,正逢女真兴起,高丽与女真发生冲突,高丽惨败,被迫求和,肃宗接受朝臣尹之建议,设立“别武班”,大修武备,欲雪败于女真之耻。1105年,肃宗去世,儿子高丽睿宗王俣继位,在1107年冬派吴延宠越过千里长城,征讨女真,占领曷懒甸之地(今朝鲜咸镜南道一带),修筑东北九城,但不堪女真的反扑与骚扰,于1109年将九城归还女真。1115年,女真酋长完颜阿骨打建立金朝,与高丽建立兄弟之邦的关系(1126年改为宗藩关系),高丽则利用辽金战争的机会夺回了保州,改名义州,解决了多年来的肘腋之患,使高丽疆域抵达鸭绿江

1122年,睿宗去世,儿子王楷继位,是为高丽仁宗,由于仁宗年幼,外祖父李资谦辅政,庆源李氏的势力再次膨胀。李资谦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仁宗,实现了庆源李氏和王室的第四代联姻,他本人则被封为朝鲜国公,位极人臣,严重威胁到高丽的王权。这种矛盾终于在1126年爆发,先是仁宗近臣欲铲除李资谦及其亲家拓俊京却失败,导致宫阙被焚,仁宗差点要禅位给李资谦,李资谦不接受,但仁宗遭到软禁。而后仁宗成功离间了李资谦和拓俊京的关系,通过拓俊京扳倒李资谦,翌年又除掉拓俊京,恢复了王权。 然而,仁宗接下来所重用的是出身西京的和尚妙清与朝臣郑知常等人,他们极力鼓动仁宗迁都西京,甚至称帝建元、北伐金朝,引起了以金富轼为首的旧贵族的不满。仁宗最终没有接受妙清的建议,妙清遂于1135年在西京起兵,国号大为,年号天开,仁宗派金富轼讨伐,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西京方面时降时叛,最终还是被金富轼武力镇压,高丽的社会秩序又重新稳定下来。

妙清之乱平定以后,高丽的文官贵族势力继续发展,可以说到了畸形化的地步,继仁宗而立的高丽毅宗被称为“太平好文之主”,但他和文臣们却鲜少顾及武臣的感受与利益。事实上,武臣对重文轻武、文武差待的不满已达到极致。1170年,文武矛盾终于总爆发,以郑仲夫李义方李高为首的武臣在毅宗所巡幸的普贤院发动政变,大杀文臣,挟持毅宗回开京,旋即废黜,另立毅宗之弟高丽明宗,建立起武臣政权。

武臣政权前期(高丽明宗在位时期)是高丽内部最混乱的时期。首先,被武臣剥夺既得利益的文臣自然对武臣政权不抱好感,除了被杀的大批文臣外,还有不少弃官归隐的和仰武臣政权的鼻息而苟且偷生的文臣。一部分文臣举兵反抗武臣政权,如1173年的金甫当之乱和1174年到1176年的赵位宠之乱,此外还有开京僧侣起兵,这些叛乱都遭到武臣政权的血腥镇压。地方民众的反抗也此起彼伏,这些人民起义主要集中于南方,故被称为“南贼”,一些“南贼”还打出了复兴新罗的旗号。开京在1197年还发生了私奴万积发动奴隶起义的图谋,喊出了“将相宁有种乎”使三韩无贱人”的口号,当时的秩序混乱可见一斑。

武臣政权本身也不稳定,掌权者如走马灯似的轮番上台,其更迭往往要经历流血事件。从1170年到1196年,武臣李义方郑仲夫庆大升李义先后执政,最后是崔忠献上台,他通过铁腕手段稳定政局,又对文臣加以怀柔,重建了秩序,结束了混乱,从而实现了四代世袭的崔氏政权。崔忠献先后废黜了两位君主(高丽明宗高丽熙宗),并设置了教定都监,其子设置政房,使王权被彻底架空。尽管如此,崔氏始终没有取王氏而代之。

随着蒙古的兴起,高丽再次面临严峻考验。1216年,契丹(东辽国)的反蒙势力数万人转进高丽,高丽却对此无可奈何。原来精兵骁将都成为崔忠献的私兵,而官军大多是老弱病残,崔忠献又不愿出私兵保卫国家,导致东辽国的契丹兵骚扰高丽三年之久。 直到1219年蒙古东真联军不请自来,高丽在与之联合的情况下才平定了契丹之乱。在此过程中,高丽和蒙古结为兄弟之国,并被迫向蒙古缴纳“国赆”。1225年,来高丽取“国赆”的蒙古使者著古与一行在高丽边境被杀,丽蒙两国遂断交。1231年,蒙古借口著古与被杀事件大举入侵高丽,直逼开京,高丽被迫求和并向蒙古称臣。但武臣政权领袖在蒙古人撤走后决定迁都江华岛以躲避蒙古,于是挟高丽高宗迁都江华岛,称为江都,并杀死了蒙古派驻高丽的达鲁花赤,时为1232年夏。蒙古再次入侵高丽,但主帅撒礼塔却被高丽僧人金允侯射死。在之后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蒙古陆续5次入侵高丽,目的不在于占领高丽,而是尽可能地消耗高丽的有生力量,比如在1254年的入侵中,蒙古一次性俘虏了206800余高丽人,被屠杀者更是不计其数,对高丽来说是惨重的损失。 武臣政权并未组织有效抵抗,而是敦促民众在蒙古入侵时逃到山城或海岛,偶尔展开一些骚扰,同时通过外交手段,不断派使臣表达对蒙古的臣服及自身的“苦衷”,但就是不履行蒙古的出水就陆和国王入朝要求,一拖再拖。1258年,崔氏政权垮台,同年高丽东北面并入蒙古,高丽才不得已作出部分屈服,由太子代父王入朝,时为1259年。王入朝时正逢蒙古大汗蒙哥死去,兄弟争位,王选择了忽必烈一方,赢得了忽必烈的好感。所以忽必烈即位后开恩于高丽,撤走了在高丽的蒙古军队,结束了高丽蒙古战争

王回国时,父王高宗已经去世,他即位为王,是为高丽元宗。尽管崔氏政权垮台,武臣当权的局面并未终结,掌握实权的是武臣金仁俊金俊),他仍然采取抵抗蒙古、拖延不出的政策。1268年林衍杀金俊,成为新任武臣政权领袖,翌年又废黜元宗,另立元宗之弟安庆公王(高丽英宗),此事引发了蒙古的干涉,林衍被迫让元宗复位,同时元宗入朝蒙古进行解释。1270年,林衍忧惧而死,其子林惟茂袭位,欲抵抗元宗及蒙古人。元宗在从蒙古回国的途中授意宋松礼、洪文系(洪奎)等诛杀林惟茂,接着宣布还都开京。随着林惟茂的死去,百年武人时代也落下了帷幕。武臣政权的残余势力三别抄先后在珍岛济州岛耽罗)抵抗蒙古,在蒙古高丽联军的打击下于1273年覆灭。

1270年是武臣政权结束的时间,也是高丽全面降服于蒙古的起点。蒙古要求高丽进行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络日本,其后又要求高丽配合元军(1271年蒙古定国号为大元)进攻日本,负责造船及助军,于是便有了1274年和1281年两次东征之役,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高丽由此向元朝表现了忠诚,从而获取了元朝的信任。

在这一过程中,高丽向蒙元请婚,元世祖忽必烈在1274年正式将自己的女儿忽都鲁揭里迷失下嫁给高丽世子王谌,实现了“元丽联姻”。同年高丽元宗去世,王谌即位,是为高丽忠烈王。此后的七代高丽国王中,除了忠穆王和忠定王两位幼主外,其余皆娶元朝皇族女子(娶帝女的只有忠烈王一位),元朝公主在高丽享受很高的地位和权力。由此高丽沦为了元朝的驸马国,同时元朝还在高丽设置了征东行省,以高丽国王兼任征东行省丞相,此后的六代高丽国王都不得享有庙号,而是从元朝得谥,谥号都带“忠”字(忠烈王、忠宣王、忠肃王忠惠王、忠穆王、忠定王),忠宣王和忠惠王还遭到元朝的逮捕与流放。高丽的主权受到极大的破坏,1270年到1356年的期间就被为“元干涉期”。

由于受到元朝的控制和影响,高丽上层流行辫发胡服,忠烈王更是一度下达剃发易服的命令,高丽在一定程度上蒙古化,此外还伴随着大量蒙古人、回回人、吐蕃人(一般为喇嘛)等民族的流动,给高丽带来了许多异域文化。另一方面,高丽也通过与元代中国的交流,进一步导入中华文化,影响最深远的就是程朱理学的引进。

元干涉期时,高丽虽然在“百年锋镝之余,复见太平之期”,但固有的社会秩序经过武臣政权和高丽蒙古战争已被摧毁殆尽,世家大族倚仗元朝,进行着疯狂的兼并和掠夺,私有农庄遍布高丽全境。最高统治集团内部也争权夺利,王位更迭频繁,以致出现了忠烈王与忠宣王父子、忠肃王与忠惠王父子之间的重祚风波。1350年后,高丽又出现了新的外患倭寇,直到高丽灭亡,亦未能解决这个头痛的问题。

1352年,王祺在元朝的扶植下继承高丽王位,是为高丽恭愍王。1356年,高丽恭愍王利用元末农民起义爆发之机,铲除国内以奇辙为首的亲元派,废征东行省理问所,攻陷了元朝的双城总管府合兰府,这标志着高丽摆脱了元朝的干涉,重新成为自主的国家,仅在形式上保留同元朝的宗藩关系

与此同时,恭愍王着手解决高丽的积弊,他设立“田民辨正都监”,欲整饬当时非常严重的土地兼并和奴婢掠夺的问题。可是接二连三的外敌入侵使恭愍王的改革受挫。1359年,红巾军开始入侵高丽,1361年攻陷开京,恭愍王南逃福州(今韩国安东)。1362年收复开京,1363年恭愍王才还都开京。此时又传来元朝将入侵高丽的消息,恭愍王严阵以待,在1364年打败了元军。1365年,恭愍王失去了爱妻鲁国公主宝塔失里,将政治交给一名还俗和尚。辛重启田民推整事业,雷厉风行地加以整饬,得罪了权门势族的利益,他与恭愍王之间也渐行渐远,到1371年恭愍王杀辛,改革遂陷于停滞。此时明朝已经取代元朝统治中国,恭愍王在1369年即弃元归明,1370年接受明朝册封,行洪武年号,正式成为明朝的属国

1374年,恭愍王遇弑,明朝派到高丽索取马匹的使者蔡斌和林密也在不久后分别被杀害和绑架,明朝和高丽的关系恶化,新王李仁任的辅佐下,恢复了对元朝(北元)的宗藩关系,同时也继续向明朝进贡,展开了两端外交。然而,受到程朱理学影响的新兴士大夫反对两端外交,主张一心事明,对内则批判世家大族的土地兼并,主张实行田制改革,废除私田、农庄。新兴士大夫与在同北元和倭寇的战争中脱颖而出的将领李成桂相结合,逐渐形成动摇高丽根基的政治力量。1388年,明朝与高丽发生铁岭卫争端,及其重臣崔莹决定出兵北伐明朝辽东,李成桂作为主帅,行军至鸭绿江威化岛时抗命回师,攻入开京,流放崔莹,逼退王,史称威化岛回军。威化岛回军敲响了高丽王朝的丧钟,李成桂掌握了实权,但由于王氏支持势力不容小觑而没有立刻王袍加身。1389年,李成桂废掉了王的儿子王昌,称其父子为子孙,借机铲除了曹敏修李穑、边安烈等一批反对者。李成桂拥立高丽神宗七世孙王瑶继位,是为恭让王,1392年四月高丽忠臣郑梦周被杀,同年七月十二日恭让王被废,七月十七日李成桂被推戴即位,但高丽国号尚未立刻停用,直到1393年二月十五日才奉明太祖圣旨“除高丽国名,遵用朝鲜之号”。

高丽从建国到统一后三国,再到北拓及与契丹的战争,疆域于11世纪初基本定型。1034年到1044年,高丽从鸭绿江口东朝鲜湾修筑了一条千里长城,作为国界线。1105年,高丽正式在耽罗设置郡县,纳入其版图。=1117年,高丽利用辽金战争之机夺取保州,改称义州,取得鸭绿江下游东岸的土地。1258年,高丽东北面的居民叛变蒙古,东北疆域退缩到铁岭。1269年,西北面又叛变蒙古,高丽的西北疆域又退缩到慈悲岭。1273年元丽联军攻陷济州(耽罗)后,元朝又攫取了济州的主权,为高丽统一后疆域最小的时期。1290年和1294年,元朝应高丽要求,分别归还了西北面(东宁府)和济州。1356年恭愍王摆脱元朝控制,同年发兵北拓,不仅占领了过去失陷于蒙古的东北面(双城总管府),还占领了千里长城之外的合兰府及江界、泥城,高丽疆域大幅扩展,为朝鲜王朝时期进一步将疆域开拓至图们江沿岸奠定基础。

高丽草创之际,虽定州县名号,但徒有虚名,国家并未派官治理,而是处于豪族自治的状态。高丽成宗时的983年,正式设立十二牧,995年又在十二牧上设10道。高丽显宗时,又将行政区划整编为“五道两界”体制,即西海、杨广、全罗、庆尚、交州五道与东界、北界,同时陆续在开京之外设置西京(平壤)、东京(庆州)、南京(汉阳),号为四京,下设牧、府、郡、县、镇。由于高丽时代频繁升降郡县等级,如某地出了一个贵人或功臣便升级,某地由于叛逆便降级,所以郡县数目并不稳定,规模也未必相称。

汉州

京畿

京畿

京畿

开城

扬州牧

关内道

西海道

黄海道

黄州牧

黄海北道

海州牧

黄海南道

广州牧

杨广道

京畿道

忠州牧

中原道

忠清北道

熊州

清州牧

公州牧

河南道

忠清南道

全州

全州牧

江南道

全罗道

全罗北道

武州

罗州牧

海阳道

全罗南道

升州牧

尚州

尚州牧

岭南道

庆尚道

庆尚北道

康州

晋州牧

山南道

庆尚南道西部

良州

岭东道

庆尚南道东部

朔州

朔方道

交州道

江原道

溟州

东界双城总管府

西道

北界东宁府

平安道

高丽国王虽接受中原王朝的册封,却长期采用类似中原王朝的皇室制度,颇有“外王内帝”的色彩。高丽国王自称”“,国王的命令称为“”、“”、“圣旨”(高丽成宗曾一度改诏为教);国王的继承人被称为“太子”; 国王的母亲被称为“太后”,首都被称为“皇城”、“皇都”,高丽国王被尊称为“陛下”、“皇上”、“海东天子”等 ,配偶有时亦尊称“皇后” ,高丽光宗还有被直接称为“皇帝”的记录,甚至太祖和光宗曾自建年号。在仪制方面,高丽国王穿皇帝专用的柘黄袍 ,并筑圜丘坛以祭祀昊天上帝。 同时君主生日称“节”、墓地称“陵”、在宫殿上安放鸱吻、设立跟中原皇朝一模一样的官制等都是“僭越”的表现。从显陵出土的高丽太祖王建铜像来看,其头戴二十四梁通天冠,用的是唐代皇帝之制。高丽王朝中期的1140年高丽仁宗祭服为九旒七章,高丽毅宗时定冕服为九旒十二玉。 不过,高丽国王虽然私下僭用大量帝制,但始终不敢公开使用帝号,妙清曾请求高丽仁宗公开称帝建元,但没被接受。

高丽太祖在开国之初,参用新罗泰封的官制,通过广评省、内奉省、徇军部等机构来处理政事,官阶则是大匡、正匡、大丞、大相、元甫、元尹、佐尹、佐丞等称号。高丽成宗年间,正式效仿唐制,在中央设立三省六部),同时吸收宋制,设立枢密院(初称中枢院),将中书省门下省合并为中书门下省(初称内史门下省),对持文武二柄,号称“宰枢两府”,以其中内史门下省的副官(长官中书令为虚位官职)门下侍中作为首相。台谏制度亦模仿唐朝,由中书门下省三品以下官员(通称“省郎”或“郎舍”)充当谏官,掌握谏诤、封驳、署经(在官员任命告身上署名)等权力,御史台则掌握纠察百官、风闻奏事等权力。和宋朝一样,高丽也有专门掌握财政的三司。此外还设立了翰林院、清阁、宝文阁等文翰机构,并确立了九品十八级和中国式的文武散阶制度。高丽正式向地方派遣流官也是从高丽成宗开始的,各道长官起初称节度使,显宗后称按察使,两界由兵马使实行军事管制,各京长官称留守,并有州牧、府使、知州郡事、县令、镇将等官职。此外还有300多个属郡、属县,这些郡县没有朝廷命官,由邻郡、邻县兼领,实质上为自治。

高丽成为元朝驸马国以后,各种“僭越”均被废止,官制也在同元制接轨的基础上降格,如中书省称佥议府、枢密院称密直司、御史台称监察司,六部改为四司(典理、典法、军簿、版图),按察使改为按廉使。元朝时期的高丽大臣崔瀣反映了这一情况:“陪臣私谓王曰圣上、曰皇上,上引尧舜,下譬汉唐,而王或自称朕、予一人,命令曰诏、制,肆宥境内曰大赦天下,署置官属皆仿天朝,若此等类,大涉僭逾,实骇观听。其在中国,固待以度外,何嫌之有也?逮附皇元,视同一家,如省、院、台、部等号早去,而俗安旧习,兹病尚在。大德间,朝廷遣平章阔里吉思公正,然后涣然一革,无敢有蹈袭之者。”

1356年,高丽恭愍王恢复“祖宗之法”,随后又屡次改官制,使政治体制出现紊乱局面。到高丽亡国之时,中央官制由门下府、密直司、司宪府六曹组成,成为后世朝鲜王朝官制的雏形。

高丽初期的政治运行形态是豪族联合政权,高丽太祖恩威并施,与各地豪族进行广泛联姻,实施了“其人制度”和“事审官制度”,即一方面任命功臣豪族为其家乡的事审官,另一方面他们向中央上送子弟作为“其人”(人质),并且颁布《政诫》一卷和《诫百寮书》八篇,通过这些手段来支撑着政治运行。 高丽光宗时期,由于光宗的大清洗,豪族联合政权的形态逐渐被打破,通过科举制度公服位阶田柴科制的制定,专制王权和中央集权的运行模式逐渐被确立起来。

高丽成宗以后,高丽的政治运行形态转入中央集权的门阀贵族政治。高丽的君主虽然在表面上模仿中国建立起一套中央集权体制,但在实际运营的过程中必须同贵族妥协,与中国式中央集权有一定差距,所以宋朝使节徐兢对高丽政治留下了“职治事,尚沿夷风,往往文具而实不应”的印象。高丽并非完全按照官制来运行,而是将政事交付式目都监(负责内政法制)和都兵马使(负责国防军事)两个会议机关(与会人员多为宰枢官员)来讨论决定,再交给国王裁可。徐兢这样记载高丽中央朝廷的政治运行:“(国王)日视事于便座,唯施茵褥于榻上,国官亲侍跪列其侧,听受王旨,次第传出,大臣五日一见,别有议政之堂。余官则朔望之外,四见于王。听旨受事,则立于门外,惟执奏官当门授之,升阶复位,皆脱屦膝行,而进退往来廷趋,必面王磬折”;对于其地方政治运行,则有如下记录:“惟牧、守、都护公廨数楹,令、长则随所在,舍于居民……丽政尚简,讼牒略而不文,官府治事,坐不据案,但登榻指呼而已。吏捧案牍,跪陈于前,上手听奉,即时批决,了无稽留,已事则弃之,不设架阁”。

1170年武臣政变以后,高丽的政治运行形态又变成了武臣政权。在崔忠献之前,权力中心处于重房(二军六卫的会议机关),崔忠献设立教定都监后,教定都监成为事实上的权力核心机构。1225年“置政房于私第”,垄断了人事权,而无论国王还是原有的官僚体制都变得有名无实。

百年武人时代结束后,高丽又恢复过去的贵族政治,但有所不同。此时的会议机关逐渐变成都评议使司(之前的都兵马使)一方独大,同时武臣政权的人事机构政房依旧保留,元朝通过公主和征东行省的干涉也削弱了高丽的王权。恭愍王以后,政局混乱,王权不振,李仁任、林坚味、李成桂等权臣陆续登场,最终高丽王朝被权臣李成桂所篡夺。

高丽初期军事制度混乱,地方私兵盛行,高丽定宗曾设置光军司,以防备契丹入侵为借口对全国武装力量进行整编,据说人数达到了三十万之多。到高丽穆宗时,才确立了二军六卫的中央军体制。所谓二军六卫指的是鹰扬(控鹤)、龙虎二军与左右、神虎、兴威卫、金吾、千牛、监门六卫。各军设置上将军、大将军、将军、中郎将、郎将、散员、尉、队正,各卫的官属比军多了长史和录事,其中的高级武官构成被称为“重房”的会议机关来管理军队。二军六卫下设45领,每领1000人,也就是说高丽的中央常备军在理论上为45000人。此外还有被称为“牵龙”的国王亲兵(宿卫部队)。地方军则分为五道的州县军和两界的州镇军,其中州县军作为民兵预备役部队的性质而存在,其数量为48237人(保胜军8601人、精勇军19754人、一品军19882人),如果加上各村的二品军、三品军的话,可能达到60万之众。州镇军则是常备军,人数推测达14万人。在某些时期还设置了“别武班”和“三别抄”这样的特殊部队。

武臣政权尤其是崔氏政权时期,私兵再次盛行,官军力量被削弱,大多为老弱病残,真正的精兵都集中于崔氏政权的麾下,号称“都房”。1270年武臣政权覆灭之际,都房被三别抄消灭,而后三别抄又反抗蒙古,被丽蒙联军消灭,高丽的原有的军事制度因而遭到严重破坏,新的制度又一时未能建立起来。恭愍王时重新整合军事制度,模仿元朝实行翼军制度,在西北面设置西京、安州、义州、江界、泥城五个万户府,下设数个军翼,确立的万户、千户、百户、统主的指挥系统,并实行兵农合一。高丽王时期,这种翼军体制扩散到全国。

关于高丽的军事实力,中国使者的观察一般是“兵极弱” 、“兵器甚简而疏”。 然而高丽也曾取得过一些对外战役的重要胜利,如1018年的龟州大捷、1107年大破女真高丽蒙古战争期间在龟州、慈州、处仁城、竹州、忠州等地击退蒙军、恭愍王时击退红巾军和元军、王时对倭寇的鸿山大捷、荒山大捷等。

高丽是一个农业国家,其经济构造主要是依托土地财政,但境内多山而贫瘠,如李齐贤所言:“三韩之地,非四方舟车之会,无物产之饶、货殖之利,民生所仰,只在地力。而鸭绿以南,大抵皆山,肥膏不易之田,绝无而仅有也。” 高丽景宗年间开始实施田柴科制,即对出产农作物的田地和出产木柴的山泽的分配制度,其分配对象为两班、军人,他们在为国任职时享有这些土地的收租权,一旦去职就得归还国家。此外还有赐给功臣的功荫田柴,可以世代传承。对于民田,国家则每年收取十分之一的租税。除此之外,高丽朝廷还要求各地缴纳贡物(土特产),分为常贡和别贡两种。16岁到60岁的男丁负担徭役。贡物和徭役都是按照户分九等来进行征收和征发的。

高丽从建国开始就有商业活动,高丽太祖定都开京时便设立市廛,但其商品经济落后,长期以物物交换为主。高丽成宗一度下令行铁钱,到高丽穆宗时废除。高丽肃宗时开始使用金属货币,以银瓶为主币,海东通宝海东重宝三韩重宝等铜钱为辅币,但因与其落后的生产力不相称,以致高丽朝廷强制要求州县开店铺让民众贸易来推广货币的使用。 宋朝使节徐兢观察其商业状况是:“其俗无居肆,惟以日中为虚,男女老幼,官吏工技,各以其所有,用以交易,无泉货之法,惟布银,以准其直。至日用微物,不及匹两者,则以米计锱铢而偿之。” 高丽亦展开海外贸易,开京礼成江口的碧澜渡成为繁荣的国际贸易港口。高丽同宋朝的民间贸易是重头戏,高丽向宋朝输出人参、墨、纸、瓷器等物品,输入书籍、药材、香料、染料等物品,甚至还有阿拉伯(大食)商人前来贸易,以至于高丽有“商舶络绎,珍宝日至,其于中国(指宋朝官方)实无所资”的说法。

高丽王朝统治下的人口总数据记载为210万,推测为11世纪末或12世纪初的数字,实际人口可能更多。 构成其人口的主体民族是新罗及其治下的高句丽百济遗民,他们在高丽时代逐渐形成一个整体高丽人。但是到武臣政权的混乱期,潜在的高句丽、新罗、百济意识又浮上水面,陆续出现了以庆州为中心的新罗复兴运动、1217年崔光秀自称“高勾丽兴复兵马使”、1237年李延年自称“百贼(百济)都元帅”等叛乱事件。经过高丽蒙古战争的洗礼,高丽人的民族意识逐渐清晰,这一时期出现的檀君神话就是其体现。从此以后,朝鲜半岛再未发生新罗、百济、高句丽的复兴运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高丽民族的整合已经完成。

高丽境内还有为数不少的渤海人。从925年开始,“其国人来奔者相继” ,高丽朝廷都予以收留,史书记载中规模最大的两次渤海人流入高丽是934年和979年,规模都在数万以上。其中高丽太祖还赐来投高丽的渤海国世子大光显姓名为“王继”,赐白州为食邑以奉其祀。活跃于高丽政界的渤海人有高丽契丹战争时期的将领大道秀、大怀德,高丽穆宗的男宠刘忠正、崔氏政权时期的重臣大集成等。

“投化汉人”亦是高丽国民的一个组成部分。当时有不少中国人去高丽经商,开京城中有数百名中国人,多为福建籍。 高丽急需引进人才,便聘请许多华人来高丽做官(主要担任文翰官职),其中著名人物有光宗朝的双冀、穆宗朝的周伫、文宗朝的储元宾、宣宗朝的刘载、睿宗朝的胡宗旦、仁宗朝的林完等。也有华人是被强迫留在高丽的,在宋朝使节到来时恳求回国 ,但大部分还是在高丽生根发芽。白川赵氏、林川赵氏、骊兴闵氏、忠州池氏、海州吴氏、居昌慎氏、咸从鱼氏等不少朝鲜半岛姓氏族谱显示其祖先是高丽时代归化的华人,虽然不可尽信,但也足以反映当时大量华人归化高丽的事实。

此外还有很多北方民族归化高丽,如契丹人女真人以及元朝时定居高丽的蒙古人回回人、畏兀儿人等。其中以契丹归化人数量最多,其规模据说在数万以上。

后唐同光元年(923年),遣使广评侍郎韩申一、副使春部少卿朴岩来,而其国王姓名,史失不纪。至长兴三年(932年),权知国事王建遣使者来,后唐明宗乃拜建玄菟州都督,充大义军使,封高丽国王。“建,高丽大族也。开运二年(945年),建卒,子武立。乾四年(951年),武卒,子昭立。王氏三世,终五代常来朝贡,其立也必请命中国,中国常优答之。”其地产铜、银,后周世宗时,遣尚书水部员外郎韩彦卿以帛数千匹市铜于高丽以铸铁。显德六年(959年),遣使贡紫白水晶二千颗、黄铜五万斤。

契丹与高丽相邻,对高丽而言是潜在的威胁。尽管如此,建国不久的高丽还是于922年与契丹开始了正式接触。此年2月,契丹遣使高丽并赠送骆驼和马等。 此后,高丽亦遣使报聘,丽辽两国开始建立起平等的睦邻关系。然而,926年,契丹灭渤海国,“得地五千里,有兵数十万,尽抚其众,契丹益大”, 并将其地改名为东丹(东契丹之意)。由于渤海、高丽世称同种,且渤海为高丽之屏障,契丹领土的扩张与高丽推行的北进政策相冲突,严重威胁了建国不久的高丽。高丽由此与契丹结怨,为抵制契丹势力的扩张,高丽主动联合后唐、后晋牵制契丹,并不断接纳渤海遗民, 加强国防,并采取远交近攻的外交方针确保自身安全和北进政策的推行,这些都是高丽这一时期对外政策的基本内容。

为了防止高丽与宋联合对付契丹,契丹先后于983年,985年,989年小规模偷袭高丽。993年,80万契丹大军从辽国出发,越过鸭绿江大举入侵高丽西北部。高丽军队与契丹在凤山郡展开激烈的斗争。 见识高丽反侵略的迅速和坚决,契丹意识到以武力征服朝鲜半岛的代价将是巨大的。于是契丹开始与高丽进行谈判。在高丽同意断绝与宋的联盟后,契丹撤退,并将鸭绿江以东土地还给高丽。 双方建立了友好的睦邻关系。1009年高丽发生军变。抗辽大将康肇杀死高丽穆宗,拥立高丽显宗为王。 契丹趁机以为高丽穆宗报仇为由,发动40万大军再次入侵高丽。康肇率军奋力抵抗,但最终不敌契丹而战死沙场。显宗逃离皇城。契丹占领开城后,由于战线拉的太长担心会受到高丽反击,开始撤退。高丽趁势反攻,给予契丹沉重打击。 1018年,契丹派10万大军卷土重来,但被高丽军队打败。双方之后谈和,以后契丹再也没有入侵高丽。尽管如此,契丹仍占据着鸭绿江南岸的保州,为高的心腹之患,为防范契丹卷土重来,高丽在1033年到1044年修筑了千里长城

朝鲜半岛东北部的一些女真部落曾为高丽的臣属,向高丽朝贡,高丽在千里长城外设置了羁縻州。女真氏族首领接受高丽授予的武官官阶有将军、宁塞将军、归德将军、柔远将军、怀化将军等;文官官阶有大相、大匡、元甫、正甫、大丞等。由于这些女真部落位于高丽东北部而称为“东女真”或“东北女真”。

完颜部统一了女真后,女真变得强大,高丽以为女真要入侵,主动出击,反被女真击溃。高丽被女真打败后,高丽大臣感到高丽缺乏一支精实的部队,于是重组高丽军队并培训一支精锐部队,称为“别武班”。1107年,尹率领一支17万人的部队攻打女真并最终取胜。胜利后尹在朝鲜半岛东北部修建了9座城堡(东北九城),但不堪女真的骚扰而在一年后放弃。1115年,女真建立起金朝,不久灭了辽朝。金朝的崛起,割断了高丽与宋朝和其它邻国的联系。由于受到孤立,高丽国力开始削弱。

1231年蒙古军进攻高丽,高丽王室从开京迁往江华岛,其后蒙军数征高丽,进行掳掠,但仍对江华岛没有办法。1270年高丽还都开京后,高丽三别抄义军抵抗蒙古和元军至1273年。蒙古入侵高丽期间,高丽大藏经被蒙军破坏。高丽高宗下令重新修复大藏经,以期待佛祖能够保佑高丽的平安。

高丽内部对蒙古的入侵存在两派。文派反对与蒙古交战,而以崔氏家族为首的武派则坚持继续抗蒙。后来,蒙古与高丽达成和平协议,同意保留高丽的国家主权和传统文化,高丽首都则迁回开城,高丽从此被成为元朝藩属国。

忠烈王之后,高丽国王世代相袭娶元朝公主为妻。自忠烈王恭愍王为止,高丽七位国王中除忠穆王和忠定王在位时还未成年、因此这两位年幼的国王未娶元朝公主外,其他五位国王均与元朝公主通婚。随着高丽王室与元朝的政治联姻,元朝公主及随从人员长期定居在高丽,蒙古文化逐渐传播到高丽,从忠宣王到恭愍王的每任高丽王都有蒙古名字。同时,元朝要求高丽世子入质元朝,高丽国王亲朝大都。在高丽世子及世家子弟入质元朝,高丽国王与元朝公主多次入朝的背景下,高丽与元朝的人员往来更加密切。尤其是忠烈王、忠宣王父子多次以世子身份和国王身份到元朝,常年留居元朝,对两国文化交流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高丽青瓷是朝鲜半岛历史上,制作最为精美的瓷器之一。高丽青瓷香炉、酒器、花瓶等做工精致、典雅,为青瓷中的精品。高丽青瓷来源于中国,在器物造型、釉色、装烧方法等很多方面都保留了它接受中国宋金元时期南北方青瓷影响的痕迹;但在装饰艺术方面,高丽青瓷却不仅学习了中国青瓷的传统装饰技法,同时也把景德镇窑系青白瓷、定窑系白瓷和磁州窑等北方综合性民窑系的装饰技法应用于青瓷,特别是“象嵌”和铜、铁彩绘以及化妆土装饰技法在高丽青瓷中得到了独到的发展,形成了高丽青瓷独特的装饰风格。

和宋金元青瓷特别是当时中国南方系统的青瓷相比,高丽青瓷最突出的特色在于它除了追求釉色之精美以外,还特别注重纹样装饰,而高丽青瓷的最突出成就也正是表现在装饰技法方面。从公元12世纪中叶到13世纪末这段时间是高丽青瓷最辉煌、也是它自身特色最明显的时代。这一时期高丽青瓷最突出的成就,就是烧成了特征鲜明的象嵌青瓷,同时,褐彩青瓷、铜红彩青瓷等品种也是盛极一时;而前期已经成熟的刻花、划花装饰技法这时并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仍然在单独或配合象嵌等其他装饰技法使用。

韩国宣称世界上最早的金属活字印刷术是1230年由高丽人崔允仪创造的。朝鲜官方宣称有关金属活字使用的最早记录,是《东国李相国集》所记录的12341241年间用金属活字印发的11231146年间所著的《详定古今礼文》28部。1377年在今韩国清州印制的高丽佛经《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是比德国的谷登堡42行圣经(The 42line Bible,14521455)提前78年发行的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活字本。

高丽光宗在高丽建立科举制度高丽成宗建立了高丽最高教育机关韩国国子监。1398年成立成均馆,教授儒家思想,高丽法律,数学及书法等科目。到末期在元代接受朱子学。高丽前、中期,朝鲜半岛都是汉唐儒学,以词章之学为主。高丽前期(即儒学的兴盛期),后周人双冀居留高丽,他向高丽光宗建议引入科举。958 年,高丽正式实行科举制度,将儒学经典列为考试科目,考试倾向于词章之学。高丽成宗是高丽君王中最重视儒学的君王。987年,成宗曾下诏:“自昔结绳既往画卦以来,北辰御极之君,南面经邦之主,莫不习五常而设教,资六籍以取规。” 其后又诞生了崔冲等一批儒学家。

高丽中期(即武臣执政时期)是高丽儒学的衰微期。由于高丽朝重文轻武,文臣日益骄横,肆意侮辱戏弄武臣,终于导致了1170年的庚癸之乱,从此开始了长达百年的武臣执政时期。武臣肆意杀戮文臣,文臣几乎损失殆尽,余者也都窜入山林、寺庙,销声匿迹。由于武臣政权时代采取高压政策,导致儒风不振,人人自危,士大夫及百姓多崇佛道,寄情虚幻,以求精神安慰。由于儒士大多逃入山林,削发为僧,致使武人执政时期结束后,高丽欲大兴文治,但有学问的人大多在寺院,故当时有心向学的士人只能向僧徒学习。这也是高丽后期儒者多出入佛教的一个主要原因。

高丽后期(即蒙元统治时期),朱子学由中国南方北传并开始在元朝广泛传播。在许衡等人的大力推荐下,忽必烈也意识到朱子学对于统治的益处,开始注重提高朱子学的地位,使之成为元朝的官方哲学。而此时的高丽#在意识形态领域内,原先的儒教死气沉沉,毫无生气;佛教日益腐败堕落,再也起不到,挽救-国运和,收拾-人心的作用;道教也世俗化,致使高丽社会祈福信仰和宗教迷信十分盛行。为了挽救国家和民族危机,安定人民之生活,迫切需要有新的统治思想。朱子学正是适应这种需要而引进并普及的。 朱子学与汉唐儒学的空洞"浮华截然不同,朱子学具有明显的契合社会性和可操作性,它通过一系列的思想教化,构建了集实践性和现实性为一体的哲学体系,在这一体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和所对应的权力和义务。一旦该体系构建成现实社会,则以宗族为中心的社会和以礼法为中心的价值体系的确立,必然会促使社会稳定,从而实现王权的巩固和统治阶级的顺利统治。因此,这使得高丽引入朱子学成为历史的必然。1290 年,高丽儒臣率先将朱子学引入高丽并开始传播开来。

高丽开国的历史始于佛教,太祖王建赖佛教以创建国基。据说,早在王建出生前,有一个名叫道跣的游僧对王建的父亲说“此地当出圣人”,并流一封密信而去。等到王建长大后道跣再次来到王建家,并向其传授“出师置阵,地理天时之法,望秩山川,感通保佑之理”。尽管此传说并不一定为真,但足以说明高丽王朝与佛教间的密切联系。在王建临终之际曾立十条要训,其中第一条为“我国家大业,必资诸佛护卫之力,是故创立禅教寺院,差遣住持焚修,使之各治其业。”此后,高丽历代国王无一不尊奉佛教,大力加以扶持。

高丽显宗时,开始雕印《高丽大藏经》,至宋仁宗赵祯天圣七年(1029年)完成,其内容主要根据宋朝《开宝藏》复刻。1232年,大藏经被蒙古人烧毁。于是高丽高宗用16年时间重雕大藏经,终于雕刻成的世界上最重要和最全面的大藏经之一。 高丽大藏经内容全面、准确,做工精美,为韩国第32号国宝。其保存地韩国海印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世界遗产

下表年号部分中粗体为高丽自建年号(峻丰存疑)、“”为使用干支纪年

从元年开始使用的年号不标起止年,非元年开始使用的年号标注起止年。

高丽对中国年号的使用方式跟中国略有出入,依高丽的使用方式为准。

庙号

谥号

姓名

别名

在位年代

国祖

元德大王

追封

懿祖

景康大王

作帝建

追封

世祖

威武大王

王隆

追封

太祖

应运光烈大定睿德章孝威穆仁勇神圣大王

王建

918─943

天授(16)

长兴(4-5)

清泰(4)

天福(2-8)

文元大王

王贞

追封

惠宗(太宗)

仁德明孝宣显高平景宪义恭大王

王武

943─945

天福(8-9)

开运(2)

定宗

至德章敬正肃令仁简敬庄元文明大王

王尧

945─949

开运(2-5)

乾(2)

光宗

弘道宣烈平世肃宪懿孝康惠大成大王

王昭

949─975

光德(2)

广顺(4)

显德(7)

峻丰(4)

乾德(10)

开宝(5-8)

景宗

至仁成穆明惠顺熙靖孝恭懿献和大王

975─981

开宝(9-10)

太平兴国(2-6)

戴宗

睿圣和简恭慎显献宣庆大王

王旭

追封

成宗

康威章宪光孝献明襄定文懿大王

王治

981─997

太平兴国(6-10)

雍熙(2-5)

端拱(3)

淳化(5)

统和(12-15)

穆宗(愍宗)

孝思威惠克英靖恭宣让大王(宣灵大王)

王诵

997─1009

安宗

宪景圣德孝懿大王

王郁

追封

显宗(世宗)

大孝德威达思元文大王

王询

1010─1031

统和(27-31)

开泰(2-5)

大中祥符(9-11)

天禧(2-6)

太平(2-11)

德宗

宣孝刚明光庄敬康大王

王钦

1031─1034

靖宗

弘孝安懿康献英烈文敬容惠大王

王亨

1035─1046

太平(14-18)

重熙(7-15)

文宗

章圣刚正明戴仁孝大王

王徽

1046─1083

重熙(15-24)

清宁(11)

咸雍(11)

大康(9)

靖简大王

王基

追封

顺宗

英明靖宪宣惠大王

王勋

1083

大康(9-9)

宣宗

安成宽仁显顺思孝大王

王运

1083─1094

大康(9-11)

大安(10)

献宗

恭殇定比大王

王昱

1094─1095

大安(10-11)

寿昌(1)

肃宗

文惠康正明孝大王

王熙

1095─1105

寿昌(7)

乾统(5)

睿宗

明烈齐顺文孝大王

王俣

1105─1122

乾统(5-11)

天庆(6)

仁宗

克安恭孝大王

王楷

1123─1146

皇统(2-6)

毅宗

刚果庄孝大王

1146─1170

皇统(6-10)

天德(2-5)

贞元(4)

正丰(7)

大定(2-10)

明宗

皇明光孝大王

1170─1197

大定(10-30)

明昌(8)

承安(2-2)

神宗

敬恭靖孝大王

1197─1204

承安(2-6)

泰和(4)

熙宗(贞宗)

仁穆诚孝大王

1204─1211

泰和(4-9)

大安(3)

康宗

浚哲文烈聪明宪贻谋穆清元孝大王

王/王贞

1211─1213

大安(3-4)

崇庆(2)

高宗

忠宪安孝大王

1213─1259

贞(12)

元宗

忠敬顺孝大王

王/王钊

1260─1269

1269─1274

中统(5)

至元(11)

忠烈景孝大王
  忠烈王

王谌/王

1274─1298

1298─1308

至元(11-31)

元贞(3)

大德(12)

至大(1)

忠宣宪孝大王
  忠宣王

王璋

1298

1308─1313

大德(2-2)

至大(4)

皇庆(2)

忠肃懿孝大王
  忠肃王

王焘

1313─1330

1332─1339

皇庆(2-3)

延(7)

至治(3)

泰定(5)

致和(1)

天历(2)

至顺(1,3-4)

元统(3)

至元(5)

忠惠献孝大王
  忠惠王

王祯

1330─1332

1340─1343

至顺(3)

至元(6-7)

至正(3)

忠穆显孝大王
  忠穆王

王昕

1344─1348

忠定王

1349─1351

恭愍仁文义武勇智明烈敬孝大王
  恭愍王

王颛

1351─1374

至正(11-16)

至正(17-29)

洪武(3-7)

辛/牟尼奴

1374─1388

洪武(7-10)

宣光(7-8)

洪武(11-21)

王昌

辛昌

1388─1389

恭让王

王瑶

1389─1392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