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马总

马总

马总(?823年),字会元(《道藏》本作“元会”)。扶风(今属陕西)人。唐朝中期大臣、学者,历任方镇,终于户部尚书,卒赠右仆射,谥曰“懿”。著有《意林》。

马总系出扶风(今陕西扶风),他少时孤苦贫寒,但好学不倦。性格刚直,交友颇为慎重。 [1] 马总在早年曾任大理评事 [2]

唐德宗贞元十五年(799年),陕虢观察使姚南仲升任义成军节度使,征辟马总为从事。义成监军薛盈珍恃宠夺权,多次诬陷谗毁姚南仲,最终使其于贞元十六年(800年)罢职入朝,作为幕僚的马总自然受到了牵连,也被贬为泉州别驾。薛盈珍随后在朝中执掌枢密事务,马总的上司、福建观察使柳冕为迎合薛盈珍,企图杀害马总,刺史(旧唐书》作别驾,考两《唐书》穆赞传,他此时均任刺史 [3-4] 穆赞在审讯后认为他无罪,马总这才免去一死。 [5] 后来,他被酌情移任为恩王傅。 [6]

唐宪宗元和(806年820年)初年,马总改任虔州今江西赣州)刺史。 [7]

元和四年(809年),马总出任安南都护《旧唐书》作岭南都护)、本管经略使御史中丞。马总崇尚儒学,擅长治政。他在南海任职多年,清廉刚正,深得当地少数民族的拥戴。马总在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所立铜柱之处,以一千五百斤铜又特铸了两个柱子,刻书称颂唐朝的恩德,以追袭马援的功绩。他因为安抚少数民族之功,在任上被加授金紫金鱼袋紫衣)。 [8]

元和八年(813年),马总被转为桂管经略观察使、桂州今广西桂林)刺史,又入朝为刑部侍郎 [9]

元和十二年(817年)八月,宰相裴度出任淮西宣慰招讨处置使等职,主持讨伐淮西叛藩吴元济。裴度广召僚佐,马总被委任为宣慰副使。 [10] 十月,唐邓节度使夜袭蔡州今河南汝南),擒获吴元济,裴度得报后,先派马总入城安抚百姓。十一月,宪宗受降,斩吴元济。至此,淮西战事告终,裴度在入朝前,留马总任彰义军留后 [11] 马总因淮西下属的申(今河南信阳)、光(今河南潢川)、蔡等州数十年陷于割据,百姓私斗,不知法律,“犷戾夷貊风”,故而颁发教令,严明赏罚,使百姓得以归化,淮西风俗为之一变。马总又奏请改彰义军为淮西军,并将吴氏割据时期的痕迹,尽皆抹去。不久后,他被正式被任命为淮西节度使检校工部尚书、蔡州刺史兼御史大夫 [12-13]

元和十三年(818年),马总被改授为忠武军节度使许州今河南许昌)刺史及陈、许、等州观察处置等使。后改任镇国军节度使、华州刺史、潼关防御使等职。 [14]

元和十三年(819年),平卢军节度使李师道被诛杀,朝廷将他原管辖的十二州分为三镇。 [15] 其中,郓(今山东东平东北)、曹(今山东曹县)、濮(今山东鄄城)三州获赐号天平军,马总出任检校刑部尚书、天平军节度使、郓州刺史及郓、曹、濮等州观察等使。 [16-17]

长庆元年(821年),卢龙军节度使刘总奏请献上卢龙军所辖土地。朝廷大喜,授刘总为天平军节度使,而召马总入朝,将要“大用之”。此时,刘总弃官为僧,暴卒于定州(今河北定县)。 [18] 唐穆宗因马总为政有方,深得天平军军民之心,于是命他回任天平军节度使。 [19]

长庆二年(822年),马总被就地加授为检校尚书左仆射。后入朝任户部尚书 [20-21]

长庆三年(823年)八月,马总去世。 [22] 穆宗追赠他为右仆射谥号“懿”。 [23-24]

马总性笃学,虽吏事倥偬,书不去前。 [25] 论著颇多,摘录诸子要语,为《意林》。按马总所编《意林》,系据南梁庾仲容所编《子钞》加以增损而成。庾仲容、取周秦以后诸子杂记凡一百一十七家,摘录其要语,辑为三十卷,名《子钞》。宋高似孙子略》称;仲容《子钞》,每家或取数句,或一、二百句。马总认为《子钞》摘录繁简失当,仍遵《子钞》原目,复加增删,比《子钞》选录较为精严。

据唐德宗贞元二年(786年)抚州刺史戴叔伦撰《意林序》谓:“有梁颖川庾仲容,略其要,会为《子书抄》三十卷,将以广搜采异;而立言之本,或不求全。大理评事扶风马总元会,家有子史,幼而集录,探其旨趣,意必有归,遂增损庾书,详择前体裁成三轴,目曰:《意林》。上以防守教之失,中以补比事之阙,下以佐属文之绪。有疏通广博、洁净符信之要,无僻放拘刻激蔽邪荡之患。君子曰;以少为贵者,其是之谓乎!”又贞元三年(787年)河东柳伯存《意林序》谓:“(子书)部帙繁广,寻览颇难。梁朝庾仲容,抄成三帙,汰其沙石,簸其糠,而犹竺荪杂于萧艾,隐于{王业}石。扶风马总,精好前志,务于简要;又因庾仲容之抄,略存为六卷,题曰《意林》。圣贤则糟粕靡遗,流略则精华尽在,可谓妙矣。”又谓:“隋代博陵李文博,掇诸子,编成《理道集》十卷;唐永兴公虞世南,亦采前史著《帝王略论》五卷;天后朝宰臣朱翼祖国统一,则又述十代兴亡论一帙。洎扶风《意林》,究子史大略者,盖四人意矣。予扁舟涂水,留滞庐陵,扶风为余语其本尚且日,编录所取,先务于经济,次存作者之意,罔失篇目,如面古人。予懿马氏之作,文约趣深,诚可谓怀袖百家,掌握千卷,之子用心也远乎哉!”

《意林》所选采诸子之言,今多不传者;其传于今者,如老、庄、管、列诸家,亦多与今本不同。原《子钞》取一百一十七家,而《意林》仅存七十一家,馀未选载,或已亡佚。《四库全书总目》说:“合记卷帙,当已失其半,并非总之原本矣,然残璋残璧,益可宝贵也。”

李恒:①昔我宪考,聪明圣武。兵卫四出,扫定郡邑,爱敬忠良,为民父母。实命汝,作藩於东始平淮乱,遂抚郓封庇宇二邦,仍世不虔民痛无告,卒骄而顽,苞奸窥隙,以万以千。汝来尸之,莫不顺然。 [26] ②我无汝私,蔡人不龚,汝则治之。齐人不安,汝则绥之。勤亦至矣,而赏何卑? [26]

李宗闵:齐人之不廷,於今六十年,民穷而无告,兵骄而好乱。公至则布以诚信;示之法式,纤悉而不苟宽柔而有威。居一年,人尽安,田益辟,三军百吏,上下有节。 [26]

:李建侯不屈于贼庭,马会元见伸于贝锦,临危挺操,所谓贞臣,将相之荣,固其宜矣。 [27]

宋祁:(柳)公绰仁而勇,(杨)于陵方重,(马)总沈懿,皆有大臣风,才堪宰相而用不至,果时有不幸邪? [28]

马总任天平节度使时,曾在办公之余时写信给远方的友人。当时有位术士程居在他身边。马总写着写着忽然打起盹来,但脸色却十分惨白,不象平时。程居不敢惊动,慢慢走出去找到马总的左相元封告诉了他。不一会儿,马总把元封叫来,让左右退下,然后说:“怪事怪事!我刚才去了一个地方,府第高大森严,比帝王的宫殿也不差。有人领我走进去,竟看见了已死的司徒杜十丈(杜佑)。杜司徒笑着迎下台阶对我说:‘已经盼望你很久了,见到你真高兴。我在阴间这个官,也相当于阳间的中书令了,而且天地之间的事我都管。然而长久地处理繁忙地公务,心力交瘁有些承受不了,希望找个贤能的人换我的班。你有才有识,定能担此大任,而且我们在阳世时又是好友,所以我特意把你请来,准备把我的官职授给你。’我苦苦推辞,最后都哭了。过了半天杜司徒才说:‘既然你不愿意,那你就先回去吧。不过二十年后,我们还会再见的。’我就回来了。”马总醒后,高兴地对别人说,他还有二十年的阳寿。然而过了两年就死了。并不是马总听错了,而是在阴间杜佑把两年后相见故意说成二十年,好让马总心里高兴罢了。 [29]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一百七》 [27]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八十八》 [28]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