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马富禄

马富禄

马富禄(19001969)京剧演员。北京人。幼年在富连成科班学艺。演丑角,文武兼擅。嗓音清脆,念白流利,身手矫捷。文戏擅演《审头刺汤》中汤勤、《群英会》中蒋干;武戏擅演《偷鸡》中时迁、《盗钩》中朱光祖;尤以《法门寺》中贾桂一脚,更为人所称道。长期为小翠花、马连良配戏,为“三小戏”和做派老生戏中不可多得的丑角人才。

马富禄 (1900年1969年)北京人。幼年人鸣盛社科班,後转入富连成科班;曾受教于郭春山萧长华,学文武丑、彩旦,兼演老旦。出科後,与马连良、荀慧生、筱翠花长期合作演出。他嗓音宽亮,唱念乾净利落,富有韵味,善于刻画人物性格。常在《法门寺》、《四进士》、《群英会》、《鸿鸾禧》、《十老安刘》、《打渔杀家》,以及武戏《连环套》、《偷鸡》等剧中扮演丑角

七岁入“鸣盛和”习老旦,后因科班报散,十岁经刘喜益介绍转入“富连成”科班习艺。初排名连禄后改富禄,先工老旦,后改丑行。从师萧长华、郭春山。由于他天赋条件好,尊师好学,刻苦勤奋,在科班里就小有名气,常与马连良合作,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出科后,马富禄拜傅小山为师,习武丑,并随杨小楼、梅兰芳、于连泉等赴上海天蟾舞台献艺。载誉归京后,他继续从萧长华、王长林学艺深造。后又与荀慧生、筱翠花、马连良、尚小云、金少山、高庆奎、郝寿臣、王又宸、谭富英、叶盛兰等名家鼎立合作。并曾与老生张春彦、小生金仲仁、旦角赵桐珊被誉为荀慧生剧团的四大金刚。他长期为筱翠花、马连良配戏,是“三小戏”和做派老生戏中不可多得的丑角人才。

马富禄的嗓音响堂,天赋条件奇绝,他口齿清晰爽脆,以唱念的绝对优势胜出,每每一个清脆响亮的闷帘“啊哈”,就能掌声四起,拢住台下所有观众的神。他所演的角色,不论是方巾丑、袍带丑、茶衣丑还是彩旦、丑婆,都非常有光彩。他戏路宽广,念白流利,身手矫捷,文武皆通。

能戏颇多,文戏擅演《审头刺汤》的汤勤、《群英会》的蒋干;武戏擅演《偷鸡》的时迁、《盗钩》的朱光祖;尤以《法门寺》的贾桂更为人所称道。除去文武丑角应工戏外,他还能兼演老旦应工戏及花脸应工戏,如老旦戏《清风亭》的贺氏、《四郎探母》的佘太君、《龙凤呈祥》的吴国太、《得意缘》的狄母、《断臂说书》的乳娘,花脸戏《打龙袍》的包拯、《渭水河》的姜尚、《洪羊洞》的孟良、《空城计》的司马懿等。他在1944年与郝寿臣、张春彦等拍摄了《李七长亭》京剧影片,并录制过《请医》和《打刀》等唱片。他与萧长华合作《十八扯》、《戏迷传》、《绒花计》及《四郎探母》之两位国舅,曾享誉一时;他傍梅兰芳演《贵妃醉酒》的高力士,为戏增光添彩;他与李多奎合作的《钓金龟》、与马连良及筱翠花联袂演出的《乌龙院活捉三郎》珠联璧合,精彩绝伦。

马富禄擅演的戏除上所述,还有《连环套》、《打杠子》、《打刀》、《打灶王》、《打樱桃》、《小放牛》、《荷珠配》、《鸿鸾禧》、《双背凳》、《扫地挂画》、《失印救火》、《一匹布》、《棋盘山》、《淮河营》、《翠屏山》、《问樵》等戏,他的丑婆戏,如《梅玉配》的黄婆、《挑帘裁衣》的王婆、《四进士》的万氏、《拾玉镯》的刘媒婆、《送亲演礼》的陈氏、《探亲家》的乡下妈妈等更是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即便在梨园界也享有极高的盛誉。

马富禄能在戏里起锦上添花的作用,许多挑班的主演争相邀他辅弼。过去的演出团体,人员不大固定,一个配角演员可以同时应几个主演之邀,在同一天晚场赶几处演出。有时甚至不卸妆,脸上带着彩(脂粉),用头巾一蒙,便登车赶到下一个演出点。当年与“净角三大家”之一金少山在上海合演《霸王别姬》,创连演69场满座纪录的京剧名家李砚秀,如今已83岁高龄,提及马富禄先生,还在说:“那时候,我们哪个班都爱邀他。他嗓子好,既亮堂,又有韵味,尤其贯口,连念一大段儿,真像‘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能得几次‘满堂好’,他的婆子戏更好,特别有哏。像《梅玉配》中的黄婆、《挑帘裁衣》中的王婆、《拾玉镯》中的刘媒婆,真给主演提气,给观众提神!”马富禄与马连良二位合作时间也很长,以往的不说,仅从新中国建立直至“文革”中,他受迫害去世之前,都是“马派”名剧中的重要角色。像《十老安刘》的栾布、《胭脂宝褶》的金祥瑞等等,都能产生极为强烈的喜剧效果。他还善演老旦,像《清风亭》中的张氏老太太,描摹老态龙钟又穷途潦倒的神情时,头部点动,脚步踉跄,面现凄苦,声音颤抖,都给人以真实感,却又不失艺术神韵。他在尚小云、荀慧生、叶盛兰三大名家合演的《得意缘》中,扮演的狄母也为绝响。既表现出人物老迈,又表现出仍存的英武之气,以及火气,也还得夹杂着对孙女的疼爱之情。从人物形象到内在感情,都让观众信服,看不出一点儿装腔作势的造作。马富禄的精湛技艺即使不能说“空前”,也可以说是“绝后”。前些时候有关方面想为马富禄表演过的京剧经典剧目录制“音配像”,在当今丑行中竟难于物色到从体态到表演方面都符合要求的恰当人选。

京剧界有句谚语,说:“衣抬人,鸟抬林”,意思是不要认为只有挑班儿(带领剧团并当主演)的是好样儿的、是艺术家;没挑过班儿只不过为主演做配角儿的演员,艺术上达到了一定境界,同样是好样儿的、是艺术家,能把主演捧出来。这样的演员,可以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因此又有“台上只有活头儿(角色)大小,没有演员大小”之说。出身于北京名科班“富连成”第三科(届)、“富”字辈的马富禄,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位。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