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韩弘

韩弘

韩弘(765年-823年1月18日 ),滑州匡城人。唐朝中期藩镇、将领,曹魏司徒韩暨之后 。

韩弘早年举明经科不中,遂弃文从武。后受舅父、宣武节度使刘玄佐提拔,历任大理评事、都知兵马使等职。贞元十五年(799年)被拥立为节度留后,并获朝廷承认。他为人精明,勤于政事。任内诛杀骄兵三百人,又忠于朝廷。累授检校司徒、同平章事等职。淮西之乱时,韩弘为淮西诸军行营都统,担任主帅。他企图阻挠对淮西的讨伐,养寇自重。淮西平定后,加授侍中,封许国公。平卢节度使李师道伏诛后,韩弘大为惊恐,遂奉表入朝。受唐宪宗、穆宗宠遇,官终司徒、中书令

长庆二年十二月(823年1月),韩弘去世,年五十八。获赠太尉谥号“隐”。撰有《圣朝万岁乐谱》,今已佚 。

韩弘儿时即成孤儿,依靠舅舅刘玄佐生活,后举明经科不中,弃文从武,学习骑射,在刘玄佐成为宣武节度使后,韩弘官运亨通,由州中的掾吏升为大理评事。 唐德宗贞元八年(792年)刘玄佐死后,其子刘士宁继任节度使,旋即便被驱逐。韩弘也在此时离开汴州,任宋州南城守将。贞元十五年(799年)二月,宋州刺史刘全谅被推举为宣武节度使,他任命韩弘为都知兵马使。

贞元十五年(799年)九月,刘全谅病死。军中将吏思念刘玄佐,因韩弘文武全才,又是刘玄佐的亲属,因此拥立其为留后,得到朝廷批准,被加授为检校工部尚书、知节度事。 此前,陈许节度使曲环病死,割据淮西的淮西节度使吴少诚与曾刘全谅合谋袭取陈、许二州。韩弘继位时,淮西使者仍在驿馆中。韩弘为表示忠于朝廷,命人将他们斩首。他又挑选精兵三千人,与朝廷讨伐军会合,攻击吴少诚,屡次获胜。史称“少诚由是失势” 。

宣武一镇自从刘士宁割据以来,军士骄惰,动辄诛杀长官。韩弘上任数月后,把其中最爱闹事的牙将刘锷等三百人召来,说:“你们多次参与兵乱,还自以为功。”于是将其全部处死,鲜血染红了道路,韩弘却仍言笑自如。从此以后的二十多年内,宣武士卒再不敢作乱。

贞元二十一年(805年)正月,德宗驾崩。平卢节度使李师古屯兵曹州(今山东菏泽),企图乘国丧之机借道宣武,占领义成军辖下的郑、滑等州。他先派人告知韩弘,韩弘让人告诉李师古说:“你能越过我的疆界去作盗贼吗!我专门在这里等着你,你不要说大话!”义成节度使李元素向韩弘告急,韩弘安慰道:“有我在这里,你尽管放心,不必恐慌。”有人宣言:“李师古在铲除草棘,平整道路,他的兵马快要打过来了,请对他多加防备。”韩弘说:“如果真有军队来,就不去清除道路了。”并不对此作出反应,李师古无可奈何,再加上听说唐顺宗已经即位,便停止用兵。

吴少诚将制作牛皮鞋的材料赠给李师古,李师古用食盐资助吴少诚,在偷运至宣武境内时,被韩弘发现。韩弘将他们所运的物品全部扣进仓库,还说:“根据法令,这些东西是不允许私自互相赠送的。”李师古等都心怀忌惮。

此后,韩弘不断升迁,累授检校左、右仆射司空等职。 元和三年(808年)九月,唐宪宗加韩弘使相同平章事)衔。

元和七年(812年),魏博节度使田兴(后改名田弘正)奉表归顺朝廷,河北及淮西诸藩镇劝说无效。平卢节度使李师道(李师古之弟)告诉韩弘:“我家世代与田氏约定相保,彼此援助。现在,田兴并不出自田氏家族,又带头改变了河南、河北的先例,这也是您所憎恶的啊!我准备与成德军会合,讨伐田兴。”韩弘说:“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些利弊得失,只知道遵照诏书办事而已。假如你的军队向北渡过黄河,我便领兵东进,攻打曹州!”李师道受到震慑,因此不敢用兵。

韩弘执掌宣武十余年,自恃军力强盛,朝廷也不认为他是忠纯之臣。元和九年(814年)九月,朝廷加河东节度使王锷使相衔,韩弘耻于班列王锷之下,在与宰相武元衡的信中表露不满情绪。宪宗正倚仗他制衡淮西叛藩吴元济,因此特意优容,加授守(代理)司徒,仍兼平章事等职,使其位居王锷之上。

参见:淮西之乱

元和九年(814年),淮西行营招抚使严绶讨伐吴元济近一年,仍无尺寸之功。九月,朝廷以韩弘接替严绶,为淮西诸军行营都统 ,率忠武节度使李光颜河阳节度使乌重胤等攻击叛军。韩弘听命,表面上以其子韩公武领兵三千(段文昌《平淮西碑》作“精卒一万二千” )协助李光颜,其实却企图阻挠对淮西的讨伐,养寇自重,不愿淮西速平 。

元和十二年(817年)七月,宰相裴度出任淮西宣慰处置使,并于次月抵达平叛前线。韩弘因而加紧督战,迫使淮西军将主力屯驻于洄曲,以抵御李光颜等人的攻势。 十月,唐随邓节度使乘虚于雪夜袭取蔡州(今河南汝南),削平淮西。 十一月,韩弘因功被加授侍中之衔,封许国公,解去都统之职。

参见:唐平李师道之战

元和十三年(818年)七月,宪宗命宣武、魏博、义成、武宁、横海五镇讨伐叛乱的李师道。九月,韩弘带病领军 ,包围平卢军辖下的曹州。

元和十四年(819年)正月,韩弘攻陷考城,杀平卢军二千余人。 二月,李师道伏诛。韩弘慑于朝廷威势,于是上表请求入朝,被册拜为司徒、中书令。七月,韩弘率宣武军的大小将领一千余人入朝,宪宗予以优待。 在偏殿见驾时,因其患有足疾,宪宗特命宦官搀扶他参拜。其后,韩弘多次表示愿意留在长安奉朝请, 朝廷遂于八月命吏部尚书张弘靖接替他出镇宣武。

元和十五年(820年),宪宗驾崩,韩弘摄任冢宰。六月,又被任命为河中节度使长庆二年(822年),他称病请还长安,再被任命为司徒、中书令。他入朝后,唐穆宗令百官前往探望 。

当时,韩弘的次子韩公武任左骁卫上将军,住在长安宣阳里的北门,韩弘则住在永崇里。长庆二年闰十月初五(822年11月22日),韩公武前往永崇里看望韩弘,却突然发病去世(一作无疾暴卒)。韩弘哀伤过度,病情加重。

同年十二月三日(823年1月18日)夜间 ,韩弘于永崇里的家中病逝 ,享年五十八岁。穆宗为其辍朝三日,追赠太尉谥号“隐”(按《谥法》:隐拂不成曰隐;不显尸国曰隐。郑樵在《通志谥略》将之归为中谥 ) 。又赐助丧的绢二千匹、布七百端及米粟一千硕。

长庆三年(823年)七月,韩弘与夫人翟氏合葬于京兆万年县的少陵原。

治理宣武:韩弘善于任用士卒,能够识别其才能,凡是有所委派,一定能让其胜任。 上任数月后,他处死喜欢闹事的士卒三百人,使宣武士卒在二十多年内再不敢作乱。 韩弘为人精明,勤于政事,自宣武来朝时,曾一次献马三千匹、绢五十万、锦彩三万,而宣武的府库仍有厩钱百余万缗、绢百余万匹、马七千匹及粮食三百万斛,兵械铠甲不可胜数,足见其能力。

讨伐叛镇:韩弘继任宣武节度使时,便斩杀淮西使者。挑选精兵三千,与朝廷联合讨伐淮西节度使吴少诚,多次获胜。 元和九年(814年),韩弘出任淮西诸军行营都统 ,率大将李光颜乌重胤等讨平淮西之乱元和十三年(818年),韩弘带病讨伐叛乱的平卢节度使李师道 ,包围曹州。 次年正月,攻陷考城,杀平卢军二千余人。 二月,李师道伏诛,叛乱平息。

疏通运河:唐宪宗元和八年(813年)三月,盐铁使王播进献《供陈许琵琶沟年三运图》。而此前宦官李重秀也建议:(蔡河)可以通漕至堰城下北颖口,水运千里而近。宪宗看过王播所献地图后,下诏命韩弘征集士卒疏浚河道,使汴河通畅,运河船载货超过三百石。

韩弘任宣武节度使时,曾编纂有《圣朝万岁乐谱》,共三百首。唐宪宗元和八年(813年)十月,他将此书进献朝廷, 今已佚。

李纯:降神挺材,积厚成器;中蕴深闳之量,外标严重之姿。有匡国济时之心,推诚不耀;有夷凶禁暴之略,仗义益彰。自镇浚郊,二十余载,师徒禀训而咸肃,吏士奉法而愈明。俗臻和平,人用庶富,威声之重,隐若山崇。属者,淮濯征,命统群帅,克殄残孽,惟乃有指踪之功。及齐境兴妖,分师进讨,遂枭元恶,惟乃有略地之效。既闻旋旆,俄请执,深陈魏阙之诚,远继韩侯之志。朝天有庆,就日方伸。 (《加韩弘中书令制》

李绅:受天地凝粹之气,得山川崇深之灵,厚其体而庄其容,虚其心而宏其量。早洞戎韬之略,久膺节制之权,隐然大梁,克有成绩。及功宣荡寇,志展勤王,恳申恋阙之诚,竟遂来朝之礼,位高百辟,荣冠一时,恩极而愈恭,名光而益励。朕方欲树以垣翰,仗乎贤,乃眷关河之首,实惟股肱之郡,自昔重寄,无非元勋,是用命以上公,复兹雄镇。 (《授韩弘河中节度使制》

韩愈:①司徒东镇驰书谒,丞相(裴度)西来走马迎。两府元臣今转密,一方逋寇不难平。 (送张侍郎)②暂辞堂印执兵权,尽管诸军破贼年。冠盖相望催入相,待将功德格皇天。 (次潼关上都统相公

:①韩、王(王智兴)二帅,乘险蹈利,犯上无君,豺狼噬人,鸺幸夜,爵禄过当,其可已乎?谓之功臣,恐多惭色。 (旧唐书)②于子()清狂,轻犯彝章。韩虐王剽,专恣一方。元和赫斯,挥剑披攘。择肉之伦,爪距摧藏。 (《旧唐书》

宋祁:皋(韦皋)、建封(张建封)、弘本诸生,震(严震)兴田亩间,未有以异人,及投隙龙骧,皆为国梁楹,光奋一时。使不遭遇,与庸夫汩汩并而腐可也。皋、弘虽阴慝,卒能以诚言自解,长没天年,宜哉! (新唐书

司马光:按弘承宣武积乱之后,镇定一方,居强寇之间,威望甚着。若有异志,与诸镇连衡跋扈,如反掌耳。然观其始末,未尝失臣节。 (资治通鉴考异

王夫之:①外则韩弘之阻李光颜,内则韦贯之钱徽李逢吉等之阻裴度,皆醉饱于三寇之苞苴,而为之唇舌者也。 (读通鉴论)②然则宪、敬二君之弑,唐之大臣所可逭不赦之诛者谁也?韩弘、张弘靖、李逢吉、王播皇甫韦处厚贤不肖无得而免为。 (《读通鉴论》

李慈铭:①使当日者,南康(韦皋)无楚琳(李楚琳)之难,徐州(张建封)无希烈(李希烈)之衅,许国(韩弘)无其舅刘玄佐之凭藉,即得一官,亦浮湛僚裨间耳。……故国家屯蹇之际,诚志士屈抑自信之时也,要不能不阶尺寸,白为风云。如韦以陇州,张以马燧之荐,严以韦稹之治状,韩以外家,否则山泽终槁,若数公者,正未可凄指矣。呜呼,可感也夫! (越缦堂读书记)②彼韩隐公者,其所表表,惟斩吴少诚之使,及诛宣武骄兵三百入耳。都统淮西,逗挠危国,至于闻捷不怡,拜诏骛侮,齐楚尽灭,势屈入朝,跋扈彰明,卒得恶谥。幸有肃公(韩充)为弟,恭忪(韩公武)为子,或忠勤以继节,或谦逊以干蛊,阀阅显荣,得全身名,而竟媲肩南康,同科阴慝,不几老韩(老子韩非子)合传,胡黄(胡广黄琼)并颂与! (《越缦堂读书记》

韩弘以司徒、中书令之衔出任河中节度使时,其弟韩充任义成节度使,其子韩公武亦曾任坊节度使。韩氏父子兄弟,都掌有节帅之权,作为人臣的荣耀,在当时无人能比。

据《因话录》记载:刘全谅任宣武节度使时,韩弘为右厢虞候(实任都知兵马使 ),一位姓王的将军任左厢虞候,与韩弘交好。有人诬陷二人偷取军情,将对刘全谅不利。刘全谅大怒,召见二人,予以责备。韩弘不停叩头,辩解许久,才使其怒意稍解。王将军年迈且双腿颤抖,无法为自己辩明。刘全谅于是下令施以杖刑三十,当时新造的赤棒极为粗壮,只要五、六下便能将人打死。施刑后,韩弘认为王将军必死无疑,于是偷偷前往探望,却奇怪听不到哭声。他还以为是王家害怕刘全谅而不敢哭,询问守门的士兵,才知道王将军仍安然无恙。韩弘素来与王将军熟识,于是直接进入卧室询问。王将军说这是长年诵读《金刚经》的效用,于是露出自己的臀背给韩弘看,并未有伤痕。韩弘本不喜佛教,至此后开始与僧人往来,每天抄写十张纸的佛经。韩弘晚年任中书令时,曾有谏官在盛署至政事堂谒见 ,见他全身汗透却仍在抄经。

韩弘晚年住在长安永崇里的私宅时,见有牡丹,他命人将其除去,说:“我岂能效仿儿女辈人!” 晚唐诗人罗隐在诗作《牡丹花》中便有“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华过此身”之感叹。

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韩弘的先祖为战国时期韩国王室的后代,至三国时期的司徒韩暨之后,他的子孙徙居阳夏(隋朝时改称太康)。

韩氏部分世系表参考资料

母亲:刘氏,宣武节度使刘玄佐之妹,封齐国太夫人。

妻子:翟氏,宋州刺史翟良佐之女,封楚国夫人。

韩愈集司徒兼待中中书令许国公赠太尉韩公神道碑铭》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一百六》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八十三》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五唐纪五十一》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六唐纪五十二》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七唐纪五十三》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九唐纪五十五》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唐纪五十六》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一唐纪五十七》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