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隆兴北伐

隆兴北伐

隆兴北伐,指的是南宋孝宗隆兴年间的以北上中原,收复北宋故地为目的的军事行动。始于隆兴元年(1163年)四月,南宋方面不宣而战,至隆兴二年十一月,以隆兴和议的签订为结束标志。

隆兴北伐又称隆兴恢复,所谓“恢复”,是指南宋孝宗即位以后,为恢复北方失地和提高南宋在宋金关系中的地位而进行的军事的、外交的努力。

金主完颜亮败死之后,宋高宗于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五月下诏宣布禅位,皇太子赵玮改名,六月赵正式登基,是为孝宗。孝宗是南宋最想有所作为的君主,也是南宋唯一志在恢复的君主。即位第二个月就为岳飞案平反,并对秦桧构陷的其他冤案进一步做出处理。

海陵南侵之后,高宗重新启用了废黜近二十年的主战派代表张浚。孝宗即位后,任命其为江淮宣抚使,入京共商恢复大计。隆兴元年正月,同时任命张浚为枢密使,都督江淮军马;史浩右相陈康伯左相

金朝方面,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岁末,金世宗完颜雍(乌禄)已经掌握了政权并成功扫清了反动势力。他试图与宋讲和,但遭到了南宋方面的拒绝,便派仆散忠义为都元帅坐镇开封,统一指挥黄河以南各路金军,对南宋采取以战压和的政策。绍兴三十三年(1163年)春,用大将纥石烈志宁进兵灵璧(今属安徽),同时致书张浚,以战争相威胁。

隆兴元年四月,孝宗为防止反对派干预,径自绕过三省与枢密院,直接向张浚和诸将下达了北伐的诏令。隆兴北伐正式开始。

张浚在接到北伐诏令之后,调兵八万,号称二十万,一路由李显忠率领取灵璧,一路由邵宏渊指挥攻取虹县(今安徽泗县)。

五月,李显忠顺利攻克灵璧,而邵宏渊却久攻虹县不下,李显忠遂派灵璧降卒前去劝降,虹县守将才放弃抵抗。而邵宏渊则以虹县战功不出于己为耻,对李显忠心怀怨望。李显忠建议乘胜进攻宿州(今安徽宿县),邵宏渊却按兵不动。李显忠只能率部独自攻克宿州,城破,邵宏渊部才投入战斗。

攻克宿州令孝宗大受鼓舞,但前线两将矛盾却趋于激化。孝宗升李显忠为淮南、京东、河北招抚使,邵宏渊为副使,但他耻居李下,向张俊表示拒绝接受李显忠的节制。而张浚则迁就了邵宏渊的要求。之后李显忠与邵宏渊在宿州府库赏赐的问题上产生纠纷,当时南宋军队都是吃饱拿足的骄兵悍将,一经挑唆,人心立刻浮动。

与此同时,金将纥石烈志宁率先头部队万余人来攻宿州,被李显忠击败。但金军十万主力随即赶到,李显忠奋力苦战,邵宏渊却不仅按兵不动,还大说 风凉话:“这大热的天,摇着扇子还嫌不凉快,何况在大日头下披甲苦战!”于是,军心立时涣散,无复斗志。

入夜,邵宏渊部中军统制周宏自为鼓噪,扬言金军来攻,宋军遂不战自溃。金军乘虚攻城,李显忠杀敌两千余,终于难阻溃败,叹道:“老天未欲平中原耶?何苦阻挠如此!”于是率部撤退。但行未多远,宋军就全线崩溃,军资器械丧失殆尽。所幸金军不知底细,没有贸然追击,宋军才在淮河一线站住了脚跟。宿州旧郡名符离,故史称这场溃败为“符离之溃”。

“符离之溃”对孝宗的雄心给予了重大了打击,他开始在战和之间摇摆不定。“符离之溃”后即降张浚江淮宣抚使,都督两淮防线,抵挡金军南下。六月,孝宗让主和派代表汤思退复出,七月使其担任右相。同时,主战派大臣张焘辛次膺王十朋等相继出朝。八月恢复张俊都督江淮军马的职务,并采纳汤思退的建议,派淮西安抚使干办公事卢仲贤前往金军大营议和。

十一月,卢仲贤带来了议和条件:宋帝与金帝改为叔侄关系,宋朝归还备战的海、泗、唐、邓四州,归还降宋的金人,补纳绍兴末年以来的岁币(因海陵南侵,南宋停止了对金的岁币)。

南宋方面对战和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最终孝宗决定继续议和。十二月,陈伯康因病辞相,汤思退升为左相张俊右相

隆兴二年正月,金朝方面再次来函,但要价太高,口气太大。孝宗在主战派的鼓动下,将卢仲贤以擅许四州的罪名除名,编管郴州,改派胡出使金营,表示宋朝拒绝归还四州。和议陷入僵局。

孝宗令张浚巡视两淮,全力备战,准备与金军决一雌雄。汤思退及其同党却攻击张浚“名曰守备,守未必备,名曰治兵,兵未必精”。孝宗最终于四月召张浚入朝罢相。四个月后,张浚死在离京途中。至此孝宗完全倒向了主和派一方。

六月,孝宗命令湖北京西制置使虞允文放弃唐、邓两州,虞允文拒绝执行,于是被撤职降知平江府。七月,海、泗两州宋军撤退。九月,孝宗命汤思退都督江淮军马,杨存中(即杨沂中,被宋高宗赐名“存中”)以副都督协助对军事一窍不通的汤思退。

汤思退与金人暗通,要求金军重兵迫和。十月,仆散忠义挥师南下,轻而易举地突破宋军两淮防线。十一月,楚州濠州和滁州相继失守,长江防线再度告急。汤思退主张放弃两淮,退守长江,尽快与金议和。

参见:隆兴和议

而孝宗此时听说金人议和的要价贪得无厌,便激愤的表示:“有以国毙,也不屈从。”抗金呼声再次高涨。十一月,孝宗罢免汤思退,贬至永州居住。太学生张观等七十二人上疏请斩汤思退及其同党王之望等,汤思退在流贬途中闻讯,惊悸而死。

汤思退罢相同时,陈伯康再次被任命为左相,主持大局。但宋军一再处于劣势,孝宗不得不再派为使者与仆散忠义议和。金朝见以战迫和的目的基本达到,便停止进攻,重开议和。

隆兴二年岁末,宋金达成和议,史称“隆兴和议”。其主要条款有:宋金世为叔侄之国;“岁贡”改为“岁币”,银绢各为二十万两匹;南宋放弃所占海、泗、唐、邓、商、秦六州,双方疆界恢复绍兴和议时原状;双方交换战俘,叛逃者不在其内。

与绍兴和议相比,南宋在隆兴和议中的地位有所改善。皇帝不再称臣,岁贡改为岁币,数量也有所减少,这是金朝最大的让步,而南宋在采石矶会战以后收复的海、泗等六州悉数还金,则是宋朝最大的让步。

宋孝宗不顾太上皇赵构和部分大臣的反对,发动了隆兴北伐,宋军在取得了几次小规模胜利之后,大败于宿州。

在对金朝的两场重要的战役中,宋孝宗措置失当,两战皆败。在陕西之战中,听从史浩主张,拒绝虞允文的谏言,主动放弃陕西,导致吴磷大败,丧失了局部战略优势。在符离之战中,宋孝宗既不能御驾亲征,亦不肯赴建康督战,仓促北伐,未做好打恶仗的准备,造成李显忠失利,宋军先胜后败;在追究符离战败责任的过程中,不杀导致宋军失败的罪魁邵宏渊,军威不立。 在对金世宗的两场重要外交博弈中,宋孝宗任人不明、意志脆弱,两场外交都以失败而告终。

“符离之败”后,孝宗把与金国议和提上了议事日程。在金军的强大压力面前,南宋与金签订了“隆兴和议”。南宋虽然摆脱了称臣的不利地位,但在外交礼仪上仍然处于下风,宋孝宗仍然要起立接受金国国书,这令孝宗无法接受。

在隆兴北伐中,台谏、皇权、相权交相影响,台谏群体成为皇权之下最强大的势力。但台谏所被赋予的权力只是皇权的衍生物,最终决定权还是皇权,在岳飞平反过程中,孝宗以一己之力为平反岳飞,可以看到孝宗强势皇权独断的作风。在隆兴北伐这一事件不断推进的各个阶段中,可以很清楚地认识到台谏群体所展示出的政治力量和孝宗本人的政治作风,也能更清晰地看到孝宗朝政治的特点,最终了解台谏群体在孝宗皇权独断下所扮演的角色及其重要性。

隆兴北伐后的隆兴议和是基于一种新的政治地缘的实力平衡,金朝的让步在于内部的不稳定,而宋朝的妥协则在于战场上的不争气。离开这点,空谈议和是否平等或者屈辱与否,都是意义不大的。

隆兴和议后,宋金关系再度恢复正常,直到开禧北伐才试图再次打破这种地缘政治的均衡状态。

宋孝宗反对宋金和议,锐意恢复,以此为标准选择翰林学士。绍兴、隆兴年间,翰林学士对于宋金和战的态度分化剧烈,从而深刻影响了隆兴北伐、和议的进程。 孝宗为数不少的潜邸出身官员有着一定的恢复意识,直接或间接参与隆兴北伐。

隆兴北伐失败后,投降派又重新掌权,支持过张浚北伐的大臣接连被贬,陆游也因此由镇江调往隆兴府(今江西南昌)任通判。 伺候南宋又经历了宁宗朝“开禧北伐”失败,朝廷更是苟安成性。一旦妥协和屈侮换得了苟安,达官贵人便沉溺于“一勺西湖水,渡江来,百年歌舞,百年酣醉”之中。朝野上下文嬉武恬,爱国志士报国无门,反备受谗谪,只能归隐田园。

史浩参与了南宋孝宗初期对金和战的决策。在德顺之战中,他主张南宋主动撤军,导致宋军被金军追击,损失惨重,但他的主张撤军并不是苟且偷安,不思进取,而是要另走北伐路线,扩大北伐战果,是不懂军事而犯下错误;他反对隆兴北伐,也不代表他是阻挠恢复的投降派,而是经过仔细分析宋金形势后做出的务实选择,其意图是使南宋在实力暂时不济的情况下,乘和平之机发展壮大自己,为以后北伐做准备,他的这种先为自治、而后远图的思想是值得肯定的。

张孝祥的《六州歌头》写于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年),当时南宋北伐军在符离溃败,朝廷中主和派重又得势。于是,与金国便者往来,恢复之计又成为泡影。此时张孝祥正在建康任留守,所见所闻,便他颇感愤感,于是,在当时主战派的领袖人物张浚举行的一次宴会上,便情不自禁,写下了这首词。

陆游书愤》、《关山月》。

刘过《沁园春寄稼轩承旨》。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