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陵祈

陵祈

陵祈(いのり,Misasagi Inori),是《秋之回忆4》中的女主角之一。其学习成绩优秀,特技是音乐全能,尤其擅长钢琴及料理,在故事的最后曾被冠以“钢琴界的新星”之名。

特技:音乐全能,尤其擅长钢琴及料理,在故事的最后曾被冠以“钢琴界的新星”之名

喜欢的:下雨,猜谜(因为喜欢猜谜而喜欢收看谜语类电视节目),音乐欣赏(极度优秀),烹饪(且技术超好,从秋四“回忆的料理”可看出),特别是谜语,倾注了非比寻常的热情。

讨厌的:虫子,玻璃的声音(听这个的话 身体就僵直了)

最喜欢的书:《即使如此还是想起你》(简称:从今以后,是本作副标题的来源)

最喜欢的钢琴曲:少女的祈祷

MO史上头发最长的角色,目测大概有150cm

是一蹴的女朋友,但在情人节因不明原因向一蹴提出分手

此时出现一句经典台词“一开始我就不喜欢你……”

相信向扫晴娘布偶祈愿的话愿望就会实现

一直保存着初次见到一蹴时得到的扫晴娘。

遇到事总说“向扫晴娘人偶祈愿吧!”

与一蹴在小时候就已经认识。

浜学园入学时与一蹴再会,之后交往……

离毕业前一个月一次练习钢琴结束后向一蹴要上衣的有点破损的那颗纽扣.

名台词:

“雨は、いつかあがるのかな……?”(“雨,什么时候才会停呢?”)

“いのりちゃんの……なぞなぞタイ~”(“小祈的猜谜时~”)(ps.由于害羞小祈总是说不出“间”呢> <)

[Again日记翻译]

雨,总会停的吧……。

今天,我也向扫晴娘娃娃请愿了。

扫晴娘呀,扫晴娘

无论如何求求你,

若是这场雨继续下去,该怎么办,怎么办……

明天,是情人节。

去年在学校把巧克力送给你,你露出了害羞的神情,

还说了“太大了吃不完”的话呢

所以今年,我做了个小的。

你会喜欢吗?你会喜欢就好了啊。

这2年半以来,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一起去芦鹿岛看了的焰火,

圣诞节时,一起吃过了蛋糕。

我的谜语,你肯认真地为我思考。

钢琴,你也是几乎每天聆听我的弹奏。

那个时候也……

那个时候也……

在我心中,曾与你一起度过的岁月,闪耀着光芒。

但是……

我对你说了谎,对不起。

对不起……

明天,

我对你,

有非说不可的话。

我已想去忘记你。

希望你,也能将我忘记。

所以……明天。

要对你,说再见……。

[Again结局动画翻译]

满是春意的清澈蓝天里。

大大的七色彩虹。

慢慢地浮现。

它是……。

连接过去与现在的桥梁。

「雨停了,彩虹就会出现哦。」

所以,现在……

「谢谢。」

蕴涵了许多意义的

这句感谢的话。

在此刻……

尽管饶了一大圈,

对「祈」说出,表明我的心情。

「喜欢。」

「……咦?」

「我将背负着,没能守护里奈,还将往事遗忘的罪过,」

「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喜欢祈。」

「我喜欢的不是「小翼」,是现在的祈。」

「但是……但是我……」

「我对你说了过分的话伤了你的心。」

「所以你讨厌我也是应该的。」

「但是从现在开始,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

「我没有……我没有讨厌过你。」

「我根本……就没办法讨厌你……!」

「从那次在病房,知道雨停的时候起……」

「从抬头看见晴朗的天空的时候起……」

「就一直……一直……!」

「喜欢着你……!」

「喜欢你……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啊……!」

我把一边哭泣, 一边扑进我怀里的祈……

紧紧搂住。

用手指为她拭去温热的泪。

吻了祈颤抖的嘴唇。

她的柔软、

她的体温、

她的香味、

她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怀念、新鲜与珍爱。

我感受到祈的心跳。

我也想让她感受到我的心跳。

我想要我们俩的心跳声重合在一起。

紧紧地……紧紧地……

一直紧紧抱著祈的身体。

「绝对,再也不放开你……!」

祈紧抱我不放,轻轻点了点头。

我心中确实地感受到了祈的存在。

虽然只是如此,我的心也感到无比充实。

雨,已经停了。

雨若是停了,那里就会有彩虹出现。

那道彩虹的美丽,我再也,无法忘记。

绝对无法忘记。

[Again广播剧翻译]

今年的夏天也到来了呢。喂?一蹴。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和你一起度过夏天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管到什么时候也能和一蹴一起度过夏天,我想永远都不会改变。不过我发觉到,一蹴能陪伴在我身边,其实是不可替代的一件事。今年夏天仍然能有一蹴相伴,我觉得就像是奇迹一般。所以,我想珍惜和一蹴度过的每一秒钟,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为了能终身不忘,我想把现在的这种幸福深烙在心里。一蹴,如果你也是这么想的就好了。

【缘】“祈学姐,谢谢你今天陪我买东西”

【祈】“没事,我也觉得很开心。小缘,下次再去好吗?”

【缘】“呜哇,真的?说定了哟”

【祈】“嗯,说定了”

【缘】“那么下一次把哥哥也叫上吧”

【祈】“呵呵,嗯,说得对”

【缘】“嘿嘿,好期待呀”

【缘】“啊,祈学姐,我看见海了”

【祈】“真的呢,有好多人呢”

【缘】“已经到夏天了啊……”

【祈】“小缘计划去海边玩吗?”

【缘】“嗯……和朋友们一起去,像纱代玲她们啦”

【祈】“这样啊”

【缘】“不过不过,说到夏天的海边,果然还是想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呀~啊,祈学姐,我在说什么哪,真是的……好害羞啊”

【祈】“呵呵。可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去洗海水浴”

【缘】“祈学姐会和哥哥一起去对吧?”

【祈】“我……”

喂?一蹴。说起来,我们俩交往到现在有三年了,海边啦、游泳池啦之类的地方就只去过一次呢。我们俩去过各种各样的地方约会对吧?许许多多的回忆都在我心中闪耀着。比如,音乐会。一蹴,虽然你并不太感兴趣,但因为我说我喜欢,所以你还是陪我去了对吧?比如,游乐场。夏天我们去那里玩,我被太阳晒得路都走不稳了对吧?那个时候,你把我拉到阴凉处的长椅那里,就这么拉着我的手,整整一天什么游乐项目也没参加。比如,焰火大会。我们约定,每年都要在那所回忆的教堂里两个人一起看焰火。这个约定,一蹴总是清楚地记得。就连工作很忙的时候,也一定会遵守这个约定。一段又一段的回忆,伴随着喜悦的心情洋溢在我心中。可是,为什么呢?一蹴你几乎从不邀请我去海边啦、游泳池啦之类的地方玩呢。一蹴,你讨厌海吗?要不然,就是讨厌那种地方拥挤的人群?如果一蹴讨厌的话,我是不会说任性的话的。不过啊,我还是很希望能和一蹴两个人去那样的地方啊。我想留下更多一蹴陪伴着我的、充满了夏天气息的回忆。

【缘】“祈学姐?难道说,今年不去海边吗?”

【祈】“咦?啊,嗯。不是今年不去,而是今年又不去吧……因为我和一蹴只去过一次海边和游泳池这样的地方”

【缘】“咦--?真的吗?”

【祈】“嗯,真的”

【缘】“为什么?一说到夏天,就会想到海边的嘛……”

【祈】“为什么呢?……不为什么吧?”

【缘】“祈学姐,这实在是太可惜了。穿上可爱的泳装去海边的话,哥哥一定会更加喜欢祈学姐的”

【祈】“可爱的泳装……比基尼吗?”

【缘】“呜哇!祈学姐呀,真大胆哟!”

【祈】“呵呵,会吗?”

【缘】“嘿嘿,缘是幼儿身材,所以没有穿过比基尼。好向往呀~”

【祈】“我也没有穿过哦,比基尼”

【缘】“比基尼,非常可爱呢”

【祈】“嗯。我也一直想要穿穿看呢”

【缘】“那么,今年就应该试着穿一次啊”

【祈】“咦?是这样吗?”

【缘】“是啊是啊,再说又是难得的夏天”

【祈】“可是,一蹴他会怎么说呢?”

【缘】“不会有意见的啦!哥哥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祈】“是吗?”

【缘】“是的!”

【缘】“妹妹缘给你保证!”

【祈】“呵呵,这我就放心啦”

【缘】“所以下定决心,去约一次试试看?”

【祈】“嗯……不过”

【缘】“祈学姐,今年的夏天,可是只有一次的哦。既不是去年的夏天,也不是明年的夏天。是只属于今年的夏天哦?”

【祈】“啊”

【缘】“咦?缘说了奇怪的话吗?”

【祈】“不会,我在想,小缘说得真好呢”

【缘】“嘿嘿,对吧?对吧?因为我是哥哥的妹妹嘛,啊嘿!”

【祈】“呵呵,不过……只属于今年的夏天,是不是应该冒险试试看呢?”

【缘】“嘿嘿,加油哦,祈学姐”

【祈】“嗯,谢谢你,小缘”

只属于今年夏天的回忆。一蹴,今年我想和你一起去海边,还想和你一起去游泳池。我想留下许多和你在一起的,开心快乐、幸福的回忆。所以啊一蹴,如果可以的话,今年夏天我们俩一起去玩吧,好吗?一蹴,如果我穿上了比基尼的泳装,你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会吓一跳吗?还是会说我很可爱呢?如果我最喜欢的一蹴能这样对我说的话,我该有多高兴哪。

[1、儿时的羁绊,以及长达10年的思念] 众所周知,“从今以后”的男主角鹭泽一蹴,与头号女主角陵祈是在医院里认识的。自懂事起就生活在育幼院的一蹴,在他的一次“冒险”中跑进了医院,因而认识了那两个对他日后命运产生了重大影响的女孩--祈,以及“小翼”里奈。正如祈在AGAIN开头中的独白“和我住在同一间病房的里奈和一蹴加上我,我们三人经常在医院里一起玩”。他们三人成为了感情很好的玩伴。但是当时一蹴似乎只和那个被他叫做“小翼”的里奈在一起,而没有太在意那个在一边看着他们的祈。以至于在一蹴的记忆中几乎找不到关于当年那个“小祈”的片段。

或许正如祈篇小说(详细内容见本吧精品区)所说的那样,祈害怕那个闯进了本来只属于她和里奈的这个“白色的世界”的一蹴,怕一蹴这个“又精神又活泼……是个稍微有些粗鲁的男孩子”会破坏她与里奈之间的“平衡”。因此祈在当时很可能是在刻意躲着一蹴,因为她怕自己与一蹴做了朋友,那样的话就是对那个貌似已经喜欢一蹴的好朋友里奈的“背叛”。就这样,一蹴、里奈、祈三人保持着这么一个新的“平衡”。

可是“扫晴娘的奇迹”却让祈无法遏止的喜欢上了一蹴。“那一个雨停的奇迹”虽说是巧合到了极点但是对于身患重病长期住院的祈--还有里奈而言,却是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由于重病,祈和里奈都无法如正常孩子那样自由自在地玩耍,因此她们都特别向往着那些好像一蹴那样健康的可以“自由”地玩耍在“白色空间”以外的世界的孩子。由此可见这个由一蹴带给她们的“扫晴娘的奇迹”并不光是一个有趣的传说,而更是康复的希望之光。这么看来,这时候喜欢上一蹴的,又何止祈一人?

于祈而言,或者她心里很想和一蹴亲近,可是由于二人之间有里奈的存在,祈的心无法越过“朋友”里奈这一关。但是终于三人的“平衡”被打破了。一蹴因为爱护里奈心切,加上他年龄与知识的局限,他私自地将那快要接受手术的里奈带出了医院。游戏中一蹴说他与里奈的逃跑是“漫无目的”的,我认为当时一蹴最想带里奈去的地方,莫过于那海滨的教堂。作为一蹴心底最秘密、最重要的地方,他只会带自己最珍视的人去;而当时,一蹴的眼中就只有“小翼”。但是在逃跑中,一蹴发生了交通事故--同样是在雨天。

一蹴在发生事故,失去意识之前所看见的是自己想守护的“小翼”倒在了他的面前。因此在他苏醒过来后,他认为自己一直所想守护的那个女孩已经死了,并且是因为自己的错而死的。其实实际情况与一蹴想的一样--由于一蹴发生了意外,里奈的心理大受打击,虽然接受了手术但是情况并未好转,最终还是去世了。里奈临死之前,她把那个曾经带给了她以及祈康复的希望之光的由一蹴亲手做的扫晴娘人偶交给了祈,让祈转交给一蹴。

但是接受了好友的遗言的祈,在看见那个“空壳”般的一蹴之后,她犹豫了。从一蹴不顾一切带走里奈这件事中,祈已经深刻了解到一蹴的为人一旦让一蹴知道里奈真的已经死了,那么她眼前的这个“空壳”将永远成为“空壳”,甚至有可能追随里奈而去。这是天性善良而且已经对一蹴怀有情愫的祈所最不愿意看见的,那个带着“小翼”去世的噩耗的扫晴娘人偶,叫祈如何能交给一蹴?于是祈做了一件可以说是超出了她的年龄的事情--由自己假扮成“小翼”安慰一蹴。试想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居然能做到这个思想成熟的大人才能做到的事情,实在是难能可贵。

在祈的努力下,一蹴恢复过来了。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小翼”还活得好好的。可是正因为如此,一蹴那本来已经很淡的关于“小祈”的记忆,现在又被他埋藏得更深;而真正的“小翼”里奈的死讯,则被祈掩盖起来。巧合的是,一蹴还没有来得及确认这一切,他就被鹭泽家收养,离开了育幼院,离开了那个医院,离开了假“小翼”--祈。一蹴是带着“小翼并未去世”的欣慰心情而离开医院的,祈的“谎言”的目的达到了,但是另外一个以上事情的目击者--飞田扉的怨念亦由此而生。关于这个我在后文再进行论述。

一蹴离开医院后,一直到10年后在浜学园他才和祈再度相遇。在这10年里,祈没有忘记一蹴,甚至于在回忆与思念中,她对一蹴的感情在不断的升级,并且还曾试图去找一蹴。10年时间祈或者比小时候改变了很多,但是她对一蹴的感情却未曾退色。直到那10年后的重逢,祈以往对一蹴的好感,终于变成了对一蹴的无法遏止的爱。

[2、由暗恋到“笨蛋情侣”] 祈的性格比较偏于内向,所以在“从今以后”的OVA里说祈是得到萤的鼓励而鼓起勇气向一蹴告白的,其实也有道理(不过萤与健在烟花大会中出现是绝没有道理的)。在祈与一蹴在高中时的第一次对话中,祈那羞涩可爱却又有点“笨”的言行,就连一蹴这个开始时被吵醒而很不高兴的人都变得“似乎有点喜欢这个女孩了”。这时候,祈激动紧张而又害羞的心理,恐怕是只有她才能了解的了。

自从那次对话以后,在一蹴的心目中祈的分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在日渐加重。或者正如一蹴回忆中那样,那时候两人话并不多,但是在有需要的时候,祈总会在自己身边。这段时间,两人的关系是朋友,只是告白的日子在日渐逼近,朋友快要成为情侣而已。

这时我不由得庆幸了一下:想当初MO2里的萤和健也曾有过像现在祈和一蹴的这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时候,但是萤的告白显得有些早,健似乎未曾完全了解萤和喜欢萤;祈的告白则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恐怕在那绚丽的烟花下,在那寂静的教堂中,即使祈没能鼓起勇气告白,一蹴恐怕也是会告白的--尽管他也是说自己没有勇气。不过关于这个“时机”问题,几乎是无迹可寻。

经过教堂的告白以后,祈如愿以偿牵上了一蹴的手。在一蹴眼中,祈是他最重要的“眼前人”,祈也知道一蹴绝对不会把自己与小时候的“小翼”或者“小祈”扯上任何关系。或者这是件好事,往事就没必要再提起了。成为了情侣的二人,或许会聊起小时候的事情--真午育幼院、医院里的冒险、“小翼”……但是早已经知道这些事情的祈,一定会是笑着把这些事情当作一蹴说的有趣的故事。因为祈早已下了决心不在让那些“有毒”的回忆再伤害一蹴。当年一蹴私自带里奈出医院这事以及事故后一蹴的状况,则已经深深烙印在祈的脑海里。与其说祈担心一蹴知道往事真相后会认为自己骗了他,不如说祈是担心一蹴知道真相后变成当年那般的“空壳”--以一蹴这种重视感情的人来说,这绝对是有可能的。

于是祈决定“一错再错”。当年自己已经“欺骗”过一蹴一次--隐瞒“小翼”的死讯,现在就让这个“骗局”继续下去。

有“从今以后”祈篇、真实篇中一蹴回忆里的种种,我们可以看到祈和一蹴是怎么样的一对“笨蛋情侣”。或许看上去祈和一蹴没有萤和健甜蜜,但是绝没有“粘人”的感觉;或者祈和一蹴没有智也和唯笑那样心心相印,但是也绝对不会有“比起情侣更像朋友”的感觉;或者祈也如音绪那样,把情侣的主动权交给男朋友,但是祈并没有音绪那种懦弱的感觉,相反,祈的坚强自主会在她认为有必要的时候展现出来。

浜学园的音乐室,它见证过萤与健的爱情。如今,它又见证了祈和一蹴的爱情。祈与萤相似的地方,就在于她们都把自己的爱融入琴声当中;一蹴与健相似的地方,就在于他们都是很好的“听众”--尽管一蹴一听琴声就睡觉。

两年半的时间就在两人过着“笨蛋情侣”的生活中过去了。一蹴在祈的“谎言”保护下过着快乐的生活。然而这时候,一蹴和祈当年所做的事情的另一个目击者--飞田扉,犹如审判者一样出现在祈的面前。而在不久以后的情人节里,在那个见证了两人爱情开始的教堂前,祈向一蹴提出了分手……

[3、假如不能再爱你--分手后的祈] “一开始我就不是那么的喜欢你。”

MO2里的伊波健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健所说的或许正是事实,但祈在说这话的时候,内心是被撕裂一般的痛苦。尽管下这个分手的决心并非出于自己本愿,并且明知这将会重伤自己伸爱着的那个人的心。但是即便如此,祈在这时候也只能选择分手。而她最后能做的,就是索要一蹴的“第二颗纽扣”,和给他做情人节巧克力。

祈宁愿自己独自承受那令人窒息的来自于过去的“罪孽”,甚至宁愿一蹴恨她,她也不愿意扉--代表着一蹴过去的那些“黑色”的记忆再度让一蹴受到伤害。

有人说这个时候身为恋人的祈和一蹴本应该共同承担这些“罪孽”,但祈却单方面提出分手,这种做法不仅伤害了一蹴,还伤害了自己,因此祈的做法该否定。这里我谈谈我自己的想法。

首先,从小时候一蹴发生交通意外苏醒后那段“空壳”般的日子,以及两年半的交往中,祈已经深刻了解了一蹴的为人--正直、善良、冲动,最主要的是极重视情义,对自己珍视的人会不顾一切地去保护。虽然这种人很可靠很有安全感,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可是像一蹴这种人却很容易钻牛角尖,而且极可能产生一发不可收拾的结果。对于深爱着一蹴的祈而言,她不敢“赌”一蹴在得知当年事情的真相以后会处之泰然,继续和自己在一起。祈害怕一旦让一蹴知道真相,他又会回归到当年的那个“空壳”状态。换句话说,也正是祈对一蹴了解得深而且爱得更深,她才宁愿牺牲掉自己的爱情,来换取一蹴不受更重的伤害。而飞田扉也是抓住了祈这个心理而跟她“谈判”的。

其次,由于一蹴当年是被假“小翼”,也就是祈“拯救”出来的,所以祈自己认为她的这个“假冒”,把本应该属于里奈的、来自于一蹴的感情抢了过来。所以对于已故的好朋友里奈以及已经身为自己男朋友的一蹴,祈一直深怀歉疚。这虽然是祈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亦足以证明祈本性的善良。当飞田扉出现,以往事作“要挟”,祈比任何人心里的歉意都强。

另外前面提到过一蹴对自己珍视的人会不顾一切地去保护,对小时候的事情记忆犹新的祈,在与一蹴的交往中,她越发感觉到自己取代了里奈。

[4.小翼对祈的影响] 在“从今以后”的OVA里,一蹴和祈在修复教堂的时候有这么一段对话:

【祈】

这里(指教堂)是对一蹴很重要的地方。

【一蹴】

是的,而且……

【祈】

而且?

【一蹴】

……

这时候一蹴有一短暂的失神,连话都停住了。那是因为一蹴小时候曾经许诺过要带“小翼”来教堂的。但是一蹴带来的不是“小翼”而是祈,因此一蹴无形中产生了一种对“小翼”的歉疚感。祈则认为,这时候做在一蹴身边,和他一起修复教堂的人本不是自己,而是里奈。祈一直感觉自己是在冒充里奈。因此,祈对里奈的歉意逐渐演化为一种负罪感。

正由于祈很了解并且很喜欢一蹴,加之祈内心的那个强大的负罪感,还有祈的善良本性,因此飞田扉那看似“无理”的“批判”能够对祈产生如此大的震动。

对祈而言,痛苦的分手并不代表自己和一蹴就此结束,而是她新一轮的对一蹴进行保护的“作战”的开始。以飞田扉的本意,他是想祈不仅要和一蹴分手,而且还要祈亲口告诉一蹴当年的真相,以此达到他对一蹴“罪孽”的批判这个目的。祈只答应跟一蹴分手,但拒绝告诉一蹴真相。她可以放弃自己喜欢的钢琴,放弃上音大的机会,甚至要越过太平洋与一蹴永别,但是她就是不能告诉一蹴那些痛苦的真相,原因我前面说过了,在此不再重复。

不仅自己不能说,而且祈还想要封住扉的口。在祈篇的小说里,祈之所以放弃钢琴,正式她与扉在交换条件,要扉不去告诉一蹴真相,甚至是“离一蹴远一点”。在扉想要破坏这个“协定”的时候,祈一反过去温婉的性情,爆发出惊人的精神力量,连一蹴和扉都为之震慑住了。

也正是出于“保护一蹴”的心理,祈面对那个还对自己存有“回心转意”的希望的一蹴,她不允许自己的心志有一丝动摇。此外,祈所敬爱的前辈白河姐妹以及小学时的朋友彼方,都在为她和一蹴的事情奔走着。这时候祈要顶着的不只有一蹴“情”的压力,还要顶着前辈们、朋友们的“义”的压力,可想而知祈此时的内心是受着怎么样的煎熬。

不过一蹴不是个笨蛋,也不是块石头。自失恋后他从祈的言行以及现实中的一些蛛丝马迹,他逐渐发现了祈并非真心分手的想法。一蹴与“想君”的加贺正午不同,一蹴只要祈回到自己身边,其他一切都不在乎,他不要求祈真的把分手的真实理由告诉他。因此有人说祈在缘、雅篇中与一蹴复合很牵强,那是不对的,至少那是没有了解到一蹴的性格特点。

此外,一蹴那些关于“小翼”的记忆也在逐步觉醒,但是一蹴还是误中副车,把当年自己想要守护的女孩“小翼”误以为是祈。在因为认为自己记起了“重要的往事”,而欢天喜地地要想跟自己复合的一蹴面前,不知道祈是什么样的感受。不过也正是一蹴的误中副车,更坚定了祈出国留学离开一蹴以求对一蹴的“彻底保护”的这个想法。因为祈从一蹴的话中,看到了现在的一蹴还是那么的珍视当年的里奈,他只是把自己当作里奈而已。在这种情况下,祈认为更不能让一蹴知道真相。

但是“谎言”还是被“拆穿”了。在海滩上,祈、一蹴、扉终于“摊牌”。一蹴一时无法接受这些突如其来的事实,祈则怀着与一蹴当年相似的“想守护而守护不了”的遗憾,离开了日本。

这里有必要提及一个“配角中的配角”--教堂的老神父。对一蹴而言,这位老神父或者正是他的“第三父亲”也说不定,可是在“从今以后”里,这老神父话不多而且又没有脸,属于典型的跑龙套。但是在祈篇的小说里,老神父成为了一蹴与已经离开日本的祈再度相见的关键人物。这个安排我认为是很合理的。因为这位隐士一般的老神父,其旁观者的地位更容易看透这些少年男女的恩恩怨怨;并且作为导人向善的神职人员,他帮助祈和一蹴也是在情理之中。游戏中把这位地位很可能很重要的老神父如此淡化实在有点遗憾,不过鉴于祈篇小说是以祈为第一视角,而游戏则是以一蹴为第一视角,因此游戏中这位老神父显得不那么重要还是情有可原的。

总之,祈出国后不久又回来了,回到了那个象征着自己跟一蹴的回忆的教堂。这时在她面前的不再是那破旧的教堂,而是在一蹴的努力下焕然一新的教堂,还有那一直等着她回来的一蹴--当然还有那象征着儿时的羁绊的扫晴娘人偶。这个时候,谎言和负罪、感恩与憧憬,统统包含到了一种名为“爱情”的感情当中。

雨,停了,天上出现了漂亮的彩虹。

回忆是重要的,罪过是要承担的,但是,从今以后这些就让两个人一起承担吧!

[5、真正的“一蹴立志传”--AGAIN里的祈篇]看过以前我在吧里发的文章,可以知道我在MO众男主角中评价最高的正是年纪最小,身世最离奇+牵强的鹭泽一蹴。但是在正传型的“从今以后”里,除了叶夜的GE隐含了一蹴日后的去向外,其他几个GE俱未透露一蹴的未来去向。这个依循着祈、雅、果凛各自GE的后传AGAIN的出现,正是对这个遗憾的弥补。

AGAIN祈篇里的祈,沿袭了“从今以后”里分手前那个温柔可人的祈,唯一不同的是这时候的祈已经没有了心理阴影,显得更阳光活泼。AGAIN祈篇里一蹴是个重考生,与中国的“高四”有点相似,只是不用上学而已。而祈则充当了一蹴的“家庭教师”。AGAIN祈篇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了。

一开始一蹴与“从今以后”里的一蹴没多少改变,也是那样不爱学习。这时候一蹴学习的动力,或许就只有不辜负祈的一片辛劳而已。这时候的一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为爱情而活的男人”。一蹴和祈经历了之前的感情风波,他们之间可说是坚如磐石,他们的爱情也已经修成正果。可是在现实中,只有爱情显然是不现实的。祈已经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当一蹴说他对“为什么上大学”而感到迷惘时,祈劝慰他说:“抱着既定目标上大学的人,并没有那么多的。”对于教育相对发达的日本而言,上大学或者已经算不上什么,但却是走向社会的重要一步。祈认为将来的事业目标对于现在的一蹴而言,或者还遥远了点,重要的是她和一蹴能够共同承担将来,一起迎接将来的难题。

一蹴从家里获得的那笔巨款如何使用成为了一蹴和祈的难题。作为一个有良心、对未来负责任的人,一蹴对这笔有着自己两个父亲的心血的巨款,他的思虑是很成熟的。如果作为大学的学费,这也是祈的想法,但是自己如果仍然和高中时一样的懒散,那么就真的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把钱投入无底洞”。这也是一蹴对自己是否上大学的疑虑,或者说一蹴是深刻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如果没有目标,就根本没有学习动力的“特性”,所以才产生出这些的疑虑。但是,当一蹴知道那个曾经养育过他的真午育幼院即将拆迁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地要把钱捐献出来,以保住育幼院。这不是一蹴一时心血来潮的决定--不然祈也是不会答应的。因为真午育幼院在一蹴心目中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其地位不会低于那座海滨的教堂,能够保住这个地方,是一蹴和祈共同的心愿--只是拆迁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无法改变。

上大学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是AGAIN祈篇中后段一蹴思索的最重要的问题。最后给了一蹴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人就是祈。一蹴一直为祈为了自己放弃上音大的机会感到惋惜,再他眼中祈的音乐造诣不下于萤。而祈,则有着一个和谐闲逸的理想--开个小小的钢琴教室,教孩子们弹钢琴--这是除了想让一蹴听自己的琴声外,祈学习钢琴的又一个原因。一蹴非常欣赏祈的这个理想,“真像是祈的风格,没有一丝不和谐的地方”。从那时开始,一蹴可说是已经把自己的理想与祈的理想挂上钩。直到他多次与祈造访那个真午育幼院,与那些小孩子们玩耍,一蹴终于确立了自己的理想--当保育员,为了保护那些与自己、与市子还有扉有着相同遭遇的不幸的孩子。这个虽然是看上去有点微不足道的理想,但是作为心志已经成熟而且有爱心有责任感的一蹴而言,这是他最好的归宿。与此同时,他也帮祈完成了她的理想。在AGAIN祈篇的结局里,祈和一蹴一起守护着那些孩子们,祈用她的琴声,抚慰着那些有着不幸遭遇的孩子们--如同天使一般。

就整体剧情布局而言,AGAIN祈篇略逊于雅篇,而优于果凛篇。但就爱情与理想相得益彰而言,祈篇则为AGAIN里三篇剧情路线之冠。

[安徒生<天使>全文] [中文翻译]

在地上,每当有一个好孩子死掉的时候,神就一定会派遣一个天使,从天上下来迎接他。天使会拥抱着死去的孩子,展开大大的白色翅膀,带领孩子在他生前喜欢的城镇上空盘绕飞翔着,双手捧满着摘来的花朵。当这些花朵被带到神明的住处时,花朵就会更加盛开,开放得比在地上的时候更加美丽。神明会将一朵一朵的花儿抱在胸前,并亲吻其中最美丽的一朵花。这时候花儿就会发出声音,那是她们一起高兴地唱出歌声。

就在那里,天使引领着死去的孩子前往天国的路上,将一切毫不保留告诉孩子,孩子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着天使的诉说。不久,他们轻飘飘地飞到孩子生前最常游玩的城镇,飞越开满美丽花朵的花园。天使问孩子,你想摘下哪朵花到天国去种呢?孩子看看,正好有一条细嫩优美的玫瑰花枝。但似乎有人在这里大肆破坏,把刚要绽放的花蕾折毁,带来枯萎。

孩子看着花朵说。好可怜哦,把这样的花放在天神的身边,还能绽放吗?天使取下花后,亲吻孩子。孩子似懂非懂地半瞌起眼。两个人一起摘下美丽的花朵,连被当成野草轻视的金盏花、三色也一并摘下。这样花就准备好。孩子高兴地说着话,天使也点点头。但两个人还没到天神那里去。

这两个人,在偌大的城镇里,穿过堆满杂草、灰尘,和各种破旧杂物的小巷。那天刚好有人搬家。那里弃置着残钵、石膏艺品的碎片、残骸和旧帽子等,没人要的废物。在这堆垃圾之中,天使指着盆栽碎片和泥土所混凝的东西。泥土从栽中掉出来,根部完全被土包覆,花草也已经干枯,因而被丢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天使说,把这株花也带走吧,飞行的途中,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天使和孩子一边飞翔,一边说这样的话给孩子听。在巷子里的地下室,曾经有个孩子睡在那。那个孩子从出生开始,就一直体弱多病躺在床上。身体好一点的时候,他会椅着松枝拐杖,努力地在屋里走来走去。有时夏天的时候,阳光也会照进地下室半个小时。这时候,孩子就会起来,一面在阳光下享受温暖,一面看着自己枯瘦的手指。透过阳光,他看得到手指头里微微泛红的血丝,然后他细声说着。‘啊!今天颇有血色呢。’

由于邻居的小孩,拿山毛榉的树枝给他,他才开始明白何谓初春的森林。他把它放在头上,在山毛榉的树枝下做梦。然后灿烂的阳光和吱啾的鸟鸣,全都浮现在眼前。某个春日,邻居的小孩又再度拿一株小草过来。小孩把里头那株连根的小草种在盆栽里面,放在床边的窗户上。小草自在地生长着,朝气逢勃地吐出新芽,每年都开出花朵。对小孩来说,这是唯一的花园,也是他最珍贵的宝物。小孩帮它浇水,悉心照顾,让它沐浴在窗下仅有的阳光中,不时为它牵挂。花儿只为小孩一人绽放,散发香气,供他欣赏,连夜晚也要进入他的梦乡。因此,当天使要来带走孩子的灵魂时,孩子的脸仍然是面向着那朵花。

这个孩子启程飞往天国之后,约莫过一年。而花朵在这一年间,被闲置在窗边以至枯萎,最终遭人丢弃在路边。就是刚才这株草。之所以要把它带走,就是因为,它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比起女王花园里美丽的花朵,它从那个孩子的身上,受到更多的喜悦。被天使带领着到天国的孩子,在天使的怀中惊讶地问。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的事呢?

天使知道,他这么回答。因为那个倚着山毛榉,体弱多病的孩子就是我。为什么把它忘了呢?此时,孩子完全睁开双眼,看见天使美丽优雅的脸庞。同时两人也终于来到充满欢乐与恩惠的天国。天神抱着死去的孩子,像其他天使一样,在背后放上翅膀。然后抱着天使所带来的花朵。尤其亲吻那株可怜的花。结果花朵发出声音,和大家一起跟着幸福的天使,同声合唱。天使们在天神周围的广阔天空飞来飞去。所有大大小小的天使都在唱歌。如今成为天使的孩子也一样,和那些枯萎的花草,一道唱着。

包容,忍受,坚强,处处为爱人着想,为爱而默默忍受 ,就算痛苦也依然不愿爱人悲伤,这就是陵祈值得我们赞美敬佩的一方,也就可以解释大部分秋之回忆壁纸中总或多或少存在陵祈的原因。人美、心美,配音美。

但是陵祈为了所爱之人过于执意(甚至可以说是偏执)的做法还是产生了一定的争议,有的人认为她的做法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觉得为了守护一蹴自己就应该这么做,但是她这么做却否定了自己对一蹴的信任,否定了一蹴的成长。幼年一蹴在车祸后的惨状给她过于深刻的记忆,使得她只是考虑到一蹴知道了真相可能会受到打击所以选择隐瞒理奈的事情,却不知道十年来一蹴的成长是否已经具备了承受事实真相的能力,却不知道两年的交往此刻自己在一蹴心目中的地位究竟如何,却不知道这么做无形之中否定了自己对一蹴的信任。在她眼中,一蹴的成长仿佛已经定格在了十年前的那场车祸……

所以这样的结果就导致对这个角色的评价较为极端,喜欢她的人非常喜欢,讨厌她的人非常讨厌。

即Memories Off~それから~,《秋之回忆4》继“秋之回忆Memories Off 2nd”与“想君~秋之回忆系列”之后,被喻为秋之回忆系列巅峰代表作的最新续集:《秋之回忆4》再度引进。游戏剧情融合一、二代的梦幻与“想君”的现实风格,在谎言与真实之间,追求永恒的恋情。本作的时空背景依然是玩家所熟悉的千羽谷和浜学园,二代的人气女主角白河萤也以学姊的身份在本作再度登场。柔美的画风,忧郁的音乐,交织出一股淡淡的哀愁,一代比一代更具震撼力的感人剧情,将要再一次引动玩家眼眶中的泪水! [1]

时间,不仅是每对恋人都期待的“情人节”,而且是高中毕业前最后一次情人节;地点,不仅是每对恋人都不会忘记的告白的场景,而且提出告白的是女方。浜学园三年级的男主角鹭泽一蹴,在情人节这一天,怀抱着喜滋滋的心情,来到和女朋友陵祈决定交往的海岸边旧教堂,和所有恋爱中的男性一样,他期待着从女朋友手里接过来的巧克力。但是,一切是那么地突然,看似平静无波的海面,忽然掀起了海浪,他的手里,确实收到陵祈给的巧克力,但是他的耳里,却也同时收到陵祈的分手要求,“从一开始我就不喜欢你。” [2]

错愕、茫然的一蹴,在不知所以的情况下,呆楞地看着陵祈离去,分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要厚脸皮地挽回?还是就此作罢?矛盾的思绪在心里纠结,一蹴的未来,就交由玩家决定了...

不同于过去以单纯以 CG 静画引导剧情,这次的作品不仅在剧情中适时穿插动画,使玩家更能融入剧情。秋之回忆系列的名言“雨,何时才会停?”终于在本作呈现最真实的感觉,本作的剧情发生时间设定在寒冷的冬季,剧情中的下雨、下雪再也不是只有静画和音效,雨滴在画面上点点洒落,飞雪片片飘降,似乎就要从屏幕里飞出,在被陵祈抛弃的一蹴眼前,更显出自己心中的孤寂与悲伤。除此之外,耀眼的阳光闪动,美丽的樱花花瓣飞扬,种种特效伴随剧情演出,离开游戏以后,也许玩家的心仍然留在充满恋爱传说的浜学园…… [2]

こばやし さなえ

职业:声优(兼歌舞剧演员)

特技:剑道初段、毛笔五段、硬笔特优生

兴趣:水粉画、洋舞、图形设计、电影鉴赏

喜欢的食物:咖喱、韩国泡菜、纳豆

喜欢的饮料:红茶

喜欢的词:爱与勇气

喜欢的女性声优:户田惠子

喜欢的漫画:《辉夜姬》

喜欢的动画:《美少女战士》

声优以外想从事的职业:插画家

初恋时间:幼稚园

喜欢的场所:家中的床上

亲属:父母,妹妹

约会想去的地方:迪斯尼乐园

口头禅:“什么?”

包里必放的三件东西:钱包、记事本、数码相机

1985年

8月21日

陵祈出生

1994年

3月某日一蹴与叶夜父亲开的车发生事故。徘徊于生死之间。

这期间,一蹴所爱慕的理奈因身体恶化死亡。

那之后,一蹴从孤儿院中被鹭泽家接走领养。

2001年

3月祈从中学毕业

4月一蹴、祈进入浜学园高等学校就读

2004年

2月14日 「Memories Off~从今以后~」开始

祈在雨中与一蹴分手

3月9日 祈在藤川的钢琴比赛中演奏非指定的曲目

3月 10日左右一蹴、祈从浜学园毕业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