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陈敬

陈敬

陈敬(?-893年4月26日),唐朝将领,因是唐僖宗一朝当权宦官田令孜之兄而得以控制西川。唐僖宗之弟继位为唐昭宗后召他,他起兵抗命。最后被王建败杀,王建吞并了他的领地后建立五代十国之一的前蜀。

陈敬生年不详。据《资治通鉴》,他的家族来自许州。他出身贫贱,最初只是饼师。他至少有两个弟弟,一个叫陈敬,另一个很小就做了宦官并被田姓宦官收养,就是后来的田令孜。唐僖宗(873年- 888年在位)初年,田令孜因和僖宗关系亲密而大权在握,甚至被僖宗呼为“阿父”。许州是忠武军首府,田令孜想让陈敬在忠武军节度使崔安潜帐下服役,被崔安潜拒绝。田令孜就让陈敬来长安效力左神策军,几年内升他为左金吾卫将军。

大约880年,唐僖宗治下的帝国受到农民起义军的威胁,尤其是黄巢起义军。田令孜害怕起义军攻打长安,便制定了逃往蜀地的计划。他推荐陈敬和自己信任的三员左神策军将领杨师立、牛勖、罗元杲为蜀地三镇西川、东川山南西道的节度使候选。僖宗为他们四人举办了一场马球赛,约定胜者成为西川节度使。陈敬在比赛中胜出,于是成为西川节度使,取代了当时在任的崔安潜。杨师立成为东川节度使,牛勖成为山南西道节度使。由于陈敬出身卑微,又没有名声,当得知他被任为新节度使时,西川百姓震惊了,他们根本不知道陈敬是谁。青城的一个术士趁机诈称陈敬,到达官署,下达命令。但将领瞿大夫指出术士是假冒的,将其捕杀,这时陈敬尚未就任。陈敬上任后,谨慎小心,善于抚慰下属。

881年新年前后,黄巢攻陷长安,唐僖宗被迫逃往山南西道首府兴元,以求牛勖保护。当陈敬得知僖宗出逃,他召来监军宦官梁处厚,哭着计划迎接僖宗来西川首府成都府,并为僖宗重修行宫。他派3000军队去兴元护驾。兴元粮食短缺,田令孜说服僖宗驾临成都。僖宗派宫仆先行,自己则缓缓前来。宫仆看到陈敬修复的行宫后,出言强横,称成都为蛮荒之地。为了镇住宫仆,陈敬将出言强横的宫仆捕杀。他亲自去鹿头关迎僖宗入成都。僖宗封他为检校左仆射并授予他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荣衔。

僖宗到成都后,首先犒赏西川军,但安定后却频繁犒赏随驾的御林军,不再犒赏西川军了,西川军因此怨恨。在田令孜的一次宴席上,将领郭琪公然提出反对意见,要求公平赏赐;田令孜想毒杀郭琪,郭琪却没死,发动兵变,事败出逃,但陈敬保全了郭琪的家属。

然而,陈敬在西川的统治是严酷的,他派人监视本地官员,此举导致资阳镇将谢弘让惨遭冤杀。前叛将阡能因谢洪让惨死,拒绝重新归附,占据邛州雅州,对抗陈敬。陈敬派军讨伐阡能,最初无功。882年夏,唐僖宗又加陈敬为检校司徒,授予更高级的宰相荣衔侍中,封梁国公,并任其弟陈敬为阆州刺史

但因为陈敬派去平叛的指挥使杨行迁不但不能平叛,还杀良冒功,阡能叛军势头越来越大,当年秋已经超出了陈敬的控制。韩秀升和屈行从也在三峡地区叛变,切断了西川的东线补给。陈敬派将领庄梦蝶平叛,也无功。

同年冬,阡能叛军继续壮大,进入蜀州。陈敬派高仁厚替代杨行迁。高仁厚宣布叛军投降者一概赦免,叛军崩溃。高仁厚俘虏阡能,将其与其余四名叛首及主要智囊张荣一同处决,但没有采取其余的报复行为,陈敬也予以认可,并任高仁厚为眉州防御使。

883年春,庄梦蝶屡败于韩秀升、屈行从叛军,陈敬又派高仁厚去三峡攻击叛军。高仁厚击败叛军,恢复了西川的东线补给。

在成都的僖宗在陈敬建议下,同意和南诏和亲。在南诏皇帝隆舜坚持下,僖宗封宗室女为安化公主,嫁给隆舜。

同时,宰相郑畋指出荣誉宰相不应高于实际宰相,拒绝陈敬享有高于宰相的荣誉,两人因此陷入冲突。883年初唐军收复长安后,僖宗准备回京。在陈敬和田令孜挑唆下,先前反叛郑畋后又重归朝廷的凤翔节度使李昌言坚持不让郑畋经过凤翔。郑畋于是辞职。随后陈敬被授予中书令,封颍川郡王,实封四百户。

这时,先前和田令孜关系亲密的杨师立开始不满田令孜和陈敬对皇帝的控制,听闻陈敬承诺让高仁厚当东川节度使的传言后更为不满。884年春,田令孜知悉杨师立不满,担心他兵变,召他回朝任位置很高却几乎无所任事的右仆射。杨师立抗命,起兵对抗陈敬。僖宗剥夺了杨师立的一切头衔,命高仁厚反击。高仁厚击败杨师立部将郑君雄,兵围东川首府梓州。同年夏,郑君雄反叛杨师立,杨师立自杀,高仁厚占领东川。东川平定后,僖宗于885年春启程离开成都,返回长安。陈敬送驾直至汉州

唐僖宗回京后,田令孜继续控制朝政,让陈敬不仅有权监督西川,还监督东川、山南西道和三峡地区。

885年末,田令孜在河中盐池的控制权问题上和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发生争执,他想调走王重荣,被王拒绝。随后王重荣及其盟友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和田令孜所部及其盟友静难节度使朱玫、凤翔节度使李昌符(李昌言之弟和继任者)交兵,田令孜一方大败,田挟持僖宗弃长安逃奔兴元。随后朱玫和李昌符也反叛僖宗,朱玫甚至另立襄王为帝。由于自己和王重荣的冲突激起了公愤,田令孜自知无法继续擅权,辞去神策军中尉一职,自任西川监军,以求投靠陈敬。接替他的杨复恭则和王重荣、李克用和解,朱玫、李被杀,僖宗也回到长安。

这时,陈敬怀疑高仁厚会反对自己。正逢时任遂州刺史的郑君雄反叛,占领汉州,攻打成都。陈敬命部将李顺之迎战,杀了郑君雄。陈敬又调兵遣将奇袭高仁厚,将他也杀害了。但他已不能控制东川,因为僖宗随后任神策军将领顾彦朗为新任东川节度使,陈敬也未作抗拒。

887年春,已回京的僖宗下诏剥夺田令孜的一切头衔,流放端州。但由于田令孜正在陈敬庇护下,诏令沦为一纸空文。

同年冬,陈敬觉察到顾彦朗和前神策军军官王建可能联手对付他。王建原为田令孜义子,此时却已擅自占据阆州。田令孜建议召王建来成都为陈敬效力,陈敬同意了。田令孜便写信召王建。王建把家属留在梓州顾彦朗身边,前往成都。但当王建到鹿头关时,陈敬的幕僚警告他要小心王建,陈敬后悔了,想阻止王建。王建却不顾阻拦,直奔成都,于路击败陈敬所部。他攻占汉州,将其交给顾彦朗之弟顾彦晖,又和顾彦朗进攻成都,未能攻克。僖宗派宦官调停,但陈敬和王建都不接受。据记载,此次王建讨伐陈敬对西川十二州都造成了大损,西川向朝廷纳贡的道路就此断绝。

888年春,唐僖宗崩,其弟长期讨厌田令孜的唐昭宗继位。王建仍然不能攻克成都,便上表昭宗,请求朝廷新派西川节度使,愿为新节度使效力。顾彦朗也作了类似上表。昭宗任宰相韦昭度为西川节度使,并下诏召陈敬回京任神策军左龙武统军。陈敬不但抗命,还准备向韦昭度开战。昭宗因此剥夺了陈敬的一切头衔。一说当时在西川真正说了算的其实是田令孜,一切重要决策均出自他手。昭宗任韦昭度为西川行营招讨制置使,作为讨伐陈敬的主帅,由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为副帅)、顾彦朗(为行军司马)、王建协助,并从西川划出四州设立永平军,任王建为永平军节度使。

890年春,王建开始包围邛州,想把它作为自己的根据地。陈敬采取的一切试图解邛州之围的措施都被王建挫败。同年秋,邛州被王建攻克。王建让张琳留守,自己仍回成都继续围城。为了筹集军费,陈敬大增税赋,残酷惩罚富人,百姓为之所苦。

891年春,韦昭度未能攻克成都,官军又新败于李克用,昭宗决定停止西川战事。他恢复陈敬的官爵,召回韦昭度,命顾彦朗和王建各归本镇。这时,被围的成都已经闹饥荒到了人相食的地步,王建不愿就此放弃。他试图说服韦昭度不顾昭宗命令继续作战,不果,便杀了韦的同僚骆保,吓得韦把官军指挥权交给了王建,只身回京。王建继续围困成都。

同年秋,成都进一步陷入绝境,来自依附田令孜的威戎节度使杨晟的唯一补给线被王建切断。陈敬出自家钱财救济百姓,招募壮士收割小麦。有百姓去王建的营垒买卖食盐,不能禁止,官员请求杀了他们,陈敬说:“百姓饥饿,我没法照顾,让他们求生吧。”当陈敬鼓励军队继续抵抗时,士兵已经不听从了。田令孜私下谒见王建请降,王建同意了。随后,王建被任为西川节度使,仍然像父亲一样对待田令孜,任陈敬之子陈陶为雅州刺史,将陈敬也安置在雅州。

892年,王建免去陈陶的雅州刺史之职,安置陈敬于新津,由新津的租赋供养陈敬一家。但他又不停上表昭宗,请求处决陈敬和田令孜。昭宗一直没批准,王建便打算自行其是。893年夏,他诬告陈、田谋反,在新津处决陈敬。陈敬早怀疑王建要杀他,预先在腰带里藏了毒药,想在被处决前服毒自杀,但当他被捕时,却发现毒药已经没有了。他最终被斩首。

《新唐书》

陈敬,田令孜兄也。少贱,为饼师,得隶左神策军。令孜为护军中尉,敬缘藉擢左金吾卫将军、检校尚书右仆射、西川节度使。性畏慎,善抚士。

黄巢乱,僖宗幸奉天,敬夜召监军梁处厚,号恸奉表迎帝,缮治行宫。令孜亦倡西幸,敬以兵三千护乘舆。冗从内苑小儿先至,敬知素暴横,遣逻士伺之。诸儿连臂咋行宫中,士捕系之,曰:“我事天子者!”敬杀五十人,尸诸衢,由是道路不哗。帝次绵州,敬谒于道,进酒,帝三举觞,进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时云南叛,请遣使与和亲,乃听命。敬奉行在百官诸吏无敢乏,帝欲命判度支,固让,再加检校司徒兼侍中,封梁国公。以弟敬为阆州刺史。讨定邛州首望阡能、涪州叛校韩秀升,再进兼中书令,封颍川郡王,实封四百户,赐一岁上输钱及上都田宅邸各十区,铁券恕十死。巢平,进颍川王,增实户二百。车驾东,敬供亿丰馀,又进检校太师。

俄而令孜得罪,敬被流端州。会昭宗立,敬拒诏,帝召为左龙武统军,以宰相韦昭度代领节度。使者至,敬使百姓遮道耳诉己功,且言铁券恕死。使者驰还。令孜劝敬募黄头军为自守计。

王建盗据阆、利,故令孜召建。建至绵州,发兵拒之,激建攻诸州,以限朝廷。或言:“建鸱视狼顾,惟利是赖,公何用之?”不听。建诒顾彦朗书曰:“十军阿父召我,欲依太师丐一大州。”即寄孥梓州,身引兵入鹿头关。敬不纳,汉州刺史张顼逆战,败,建入汉州。成都严守,建走城下遥谢令孜曰:“父召我,及门而拒我,尚谁容?”与诸将断发再拜辞曰:“今作贼矣!”因请兵于彦朗,攻成都,残掠州县。彦朗亦畏建,表请大臣代敬。建自请讨敬赎罪,诏立永平军,授建节度使,以昭度为行营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副之,彦朗为行军司马。有诏暴敬杀孟昭图罪,削官爵。昭度使建屯学射山,敬迎战不克,又战蚕,大败。

龙纪元年,昭度至军中,持节谕人,约开门。守陴者诟曰:“铁券在,安得违先帝意!”今孜籍城中户一人乘城,夜循行,昼浚濠伐薪。敬屯弥牟、德阳,树二壁拒建。使富人自占赀多少,布巨梃,不实者,不三日输钱如市。建、昭度傅城而垒,简州刺史张造攻笮桥,大败,死之。

大顺元年,建稍击降诸州。邛州刺史毛湘本令孜孔目官,谓其下曰:“吾不忍负军容,以头见建可也。”乃沐浴以须,吏斩其首降。敬战浣花,不胜,明日复战,将士皆为建俘。城中谋降者,令孜支解之以怖众。会大疫,死人相藉。

明年三月,诏还敬官爵,召昭度还,谕建罢兵,建不奉诏。帝更以建为西川行营招讨制置使。建知敬可禽,欲遂有蜀地,即胁说昭度曰:“公以数万众讨贼,粮数不属,关东诸节度相吞噬,朝廷危若赘,与其劳师远方,不如先中国,公宜还为天子谋之。”昭度未决。会吏盗减诸军禀食,建怒其众曰:“招讨吏之谋也。”纵士执之,醢食于军。昭度大骇,是日授建符节,跳驰出剑门。建绝栈梯,东道不通。因急击敬,分亲骑为十团,所当辄披靡,烽堑相望几百里,纵谍入城,以摇众心。建好谓军中曰:“成都号‘花锦城’,玉帛子女,诸儿可自取。”谓票将韩武等:“城破,吾与公递为节度使一日。”下闻之,战愈力。围凡三岁,城中粮尽,以筒容米,率寸鬻钱二百。敬出家赀给民,募士出剽麦,收其半。民亦夜至建垒市盐,不可禁,吏请杀之。敬曰:“民饥无以恤,使求生可也。”人至相暴以相啖,敬不能止,乃行斩、劈二法,亦不为戢。敬自将出犀浦,列二营邀建。建军伪遁,遇伏,敬败,建破斜桥、昝街二屯。明日战,又破一壁,降其将。建屯七里亭,敬攻之。建将张武驰入城,战子城下,守陴皆噪,不能克。张破浣花营,敬诸将或死或降且尽。凡五十战,敬皆北,乃上表以病丐还京师。令孜素服至建军。建入自西门,以张为斩斫使,建徇于军曰:“与而等累年斗死,今日如志。若横恣有犯者,吾能全之;即为所斩,吾不得救也!”军中肃然。囚敬、令孜,建自称留后,表于朝。诏以建为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

建以敬居新津,食其租赋,累表请诛,不报。景福二年,阴令左右告敬、令孜养死士,约杨晟等反,于是斩敬于家。初,敬知不免,尝置药于带,至就刑,视带,药已亡矣。自是建尽有两川、黔中地。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