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陈子涛

陈子涛

陈子涛,1920-1948,别号家禧。广西玉林人,在《广西日报》任职期间,先后担任记者、采访主任、总编等职。

1944年任四川成都《华西晚报》编辑。1946年赴上海参加《文萃》周刊编辑工作。194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被捕。1948年12月27日与卢志英同时牺牲于雨花台。

陈子涛的父亲略有文化,他很早就教儿子识字。陈子涛酷爱读书,尤其喜欢小说。在小学期间,他就迷上了《西游记》、《三侠五义》、《水浒传》等古典小说。此外,他还接触了许多进步的文艺书籍,如巴金的《灭亡》和高尔基的《我的童年》等。每天晚上,他都蹲在那个低矮闷热的小楼阁里,在一盏小油灯下,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从中吸取了养分和勇气。 [1]

1935年,陈子涛进入广西省立郁林初中就读。在那里,他接触到更多的进步书籍。当时,中共郁林地下党在该校斜对面开了一间书店,大量出售宣传抗日的革命书刊。陈子涛没有钱买,就利用课余时间到那里看,星期天更是整天呆在那里。后来,该校来了一些进步教师,如陈业坤、黄冀贤(中共党员)等,他们在学生中宣传抗日救亡的思想。所有这些,像久旱后的甘露,滋润着陈子涛的心田,使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进步。

1937年7月,侵华日军发动七七事变,中华民族处在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郁林县的进步人士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在陈业坤等老师的指导下,陈子涛积极参加抗日座谈会、抗日歌咏队、抗日剧团等活动,成为郁林初中学生参加抗日救亡工作的骨干分子。在同学中的威信很高,被选为学生会股长和郁林县学生代表,出席广西省学生代表大会。 [1]

1939年,陈子涛初中毕业后考入广西日报社(在桂林),初任外勤记者,后任采访部主任。他既年轻又机灵,工作大胆,热情很高,勤跑、勤问、勤记、勤写,工作十分活跃,多次勇敢地揭露国民党内部的丑恶现象。如当时曾发生桂林食糖专卖局局长贪污舞弊案,陈子涛在采访中异常活跃,掌握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材料,连续发表多篇新闻报道和通讯特写,详细揭露其舞弊行为。当时广西省政府警务团暗设赌场,招引赌博,从中渔利。陈子涛知道后,经过反复调查,写成报道在《广西晚报》发表后,警务团十分狼狈,其腐败行为有所收敛。还有当时的广西省政府民政厅厅长带领武装冲入剧场制止演出进步话剧《再会吧!香港》的暴行,以及原《上海日报》主编沈秋雁和“军统”特务陈福榆诈骗南洋药商胡好两万元的案件。陈子涛也一一披露出去。特务们对他恨之入骨,但由于他巧妙地与敌人展开斗争,敌人阴谋终未得逞。 [1]

1944年冬桂林沦陷后,陈子涛经贵阳达到重庆,不久转到成都任《华西晚报》要闻编辑。当时的国民党新闻检察官经常把文章大段删掉,弄得文不成文。陈子涛等人因此发起了新闻自由运动,还联合成都文化界刊出两期名为《拒检》的小报。这一倡议得到国统区非官方报纸的一致响应,从此结束了钳制舆论的新闻检查制度。陈子涛在《华西晚报》工作很出色,他一直工作到1946年6月《华西晚报》被特务破坏而停刊为止。此后,陈子涛到达上海,参加《文萃》杂志的编辑工作。 [1]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在沦陷区四处劫收,积蓄力量,准备发动内战。在文化上,大肆扼杀革命文化,原来在上海出版的《新华日报》和《群众》杂志被迫停刊。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上海地下党先后创办了《评论报》周刊和《消息》三日刊,都交给陈子涛负责,他还同时协助黎澍编辑《文萃》。陈子涛在险恶的环境中始冷静地坚守岗位,工作更加努力。1947年2月,经党组织批准,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上海的白色恐怖越来越严重,黎澍于1947年3月被迫到香港,陈子涛从他手中接过了象征着《文萃》杂志编辑部的大皮包,承担起主编《文萃》的重任。 [1]

为了《文萃》能安全出版发行,陈子涛常常挟着那只装满文稿的大皮包,出没于上海的大街小巷,辗转于朋友和同志的住所之间,不断变换住址,以免特务发现。朋友的宿舍就是他的编辑室。他还吸收、训练了一批报童,使《文萃》能尽快发行到群众手里。就这样,《文萃》杂志一期又一期地出版,它深刻揭露国民党的种种阴谋、暴行,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正如读者所说:“它叫人在黑夜里看见曙光,在苦难中获取希望,在惊涛骇浪中坚定信心,它告诉人真理不灭,它给人以勇气,使你能够在遍地枪刺中迈步前进!”所以,当特务追查很紧的时候,陈子涛仍坚持认真地修改文稿。朋友们考虑到他的安全问题,劝他停刊,他说:“读者对我们抱着这样高的热望,我们好意思停下去吗?”为了避免敌人的注意,他换掉那个大皮包,打扮成生意人的样子,戴上宽边帽,改拿一个装皮鞋的纸盒,里面放着文稿,继续来往于作者住所与印刷厂之间。环境虽然险恶,但他仍然那样镇静、乐观,对未来充满信心。 [1]

《文萃》杂志成了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统治区内的一个重要思想堡垒。敌人怕得要命,派大批特务四处搜查。陈子涛成了国民党反动派追捕的重要目标。1947年7月23日深夜,新的一期《文萃》刚刚出版而未发行,陈子涛与他的战友骆何民、吴承德同志一起在印刷《文萃》的富通公司被敌人逮捕。当敌人搜到陈子涛身上刻有名字的水笔,知道这人就是陈子涛时,如获至宝地说:“可找到你了!”当晚即把他押送到亚尔培路二号特务机关,进行审讯。陈子涛在特务机关承受了一切法西斯酷刑,敌人反反复复折磨了23天,一无所获。 [1]

同年中秋节后,陈子涛转押至蓬莱监狱,后又被转押到苏州政治犯监狱,最后被押到南京国民党宪兵司令部。

陈子涛被捕后,党组织和文化界人士以及亲朋好友们曾多方设法营救,但终无效。1948年12月27日,国民党反动派以最狠毒的手段把陈子涛活埋于南京雨花台。

陈子涛始终热爱着党,热爱着人民,热爱着新闻出版事业。对党,他是那样的忠诚与执著;对同志,对人民,他是那样的热情与无私;对工作,他是那样的认真与不苟。而他自己的生活却过得十分简朴。他常说:“文化人生活太舒服了,是要影响思想意识的。”他居无定所,食无甘味,衣着破旧,却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人民的解放而出生入死地忘我工作着。这是一种崇高的爱,一种无私的爱,一种超越时空的伟大之爱! [1]

在陈子涛牺牲一周年之际,上海各界人士举行了盛大的《文萃》三烈士追悼会。上海几家大报刊连续发表了追悼陈子涛等三烈士的专刊。在二周年之际,上海文化界新闻界在虹口公园建立《文萃》三烈士衣冠冢。不久,陈子涛的遗骸在南京雨花台被寻获,经重新装殓安葬。坟墓恢宏,气势磅礴。陈子涛烈士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1]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