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阳石公主

阳石公主

阳石公主(?前91年)汉武帝女,食邑阳石。《史记》和《汉书》皆记载她为帝女,未云生母。

唐初颜师古汉书注》云阳石公主、诸邑公主为皇后卫子夫另外两女,唐中期司马贞史记索隐》称石邑公主、诸邑公主为卫后另外两女。二人记载相互矛盾,皆为孤证,乃一家之言。《史记》《汉书》中可确定的卫皇后女儿只有卫长公主一人。

阳石又称德邑,阳石公主又称德邑公主,但非石邑公主,也非夷安公主,更非卫长公主

汉武帝晚年,征和二年(前91年)正月,朱安世从狱中上书,告发太仆公孙敬声和阳石公主私通,指使巫师在祭祀时诅咒皇上,在驰道上埋偶人且用很恶毒的语言诅咒这三条罪状。武帝下令有关的主管部门审讯查验丞相公孙贺,彻底追查他所犯的罪行,竟致公孙父子二人死在狱中,全家被族灭。 自此,太子刘据在朝堂之上再无外家相护。征和二年七月,江充查蛊,矛头直指太子宫 。

征和二年(公元前92年)闰四月,阳石公主与诸邑公主皆坐巫蛊之罪而死去。

征和三年起,汉武帝拜车千秋为大鸿胪,开始清算巫蛊一案,因太子刘据含冤而死,汉武帝相继诛杀了一系列陷害卫太子的臣子。车千秋刚开始主持丞相工作,看到武帝连年追究太子冤死一案,被杀和受罚的人非常多,群臣百姓都提心吊胆,车千秋想宽解皇上的思想,安慰广大吏民。于是就和御史、中二千石一起给武帝祝寿,赞颂皇上的美德,劝皇上广施恩惠,减缓刑罚,欣赏音乐,怡养精神,为了天下人民而自寻娱乐欢快。武帝答复说:“我不施恩德,开始于左丞相刘屈和贰师将军李广利暗中谋逆作乱,巫蛊之祸殃及士大夫,我一天只吃一顿饭已经好几个月了,还听什么音乐?经常在心里哀痛和太子战死的士大夫,已经过去的事情,也不便再追究了。虽然如此,巫蛊之祸刚发生时,诏令丞相、御史督责二千石官员寻找收捕、廷尉审理,但也没听到九卿、廷尉查问出来什么。从前,江充审讯甘泉宫的人,又转到未央宫卫皇后住的椒房殿,以及后来公孙敬声之辈、李禹之流阴谋勾引匈奴,有关官员也没有发现什么罪证,现在丞相亲自挖掘兰台查验巫蛊,清楚地知道有巫蛊存在。直到现在还有巫师施行巫蛊妖术不止,邪贼侵身,远近都有巫师暗施巫蛊,我感到惭愧得很,还有什么值得祝寿的呢?敬谢你们的好意,我不端你们献的祝寿酒!请告知丞相、二千石官各回各的官舍。《尚书。周书。洪范》上说:‘不要偏执,不要袒护,圣王的道坦荡无阻。不要因为这件事再上奏了。”

由汉武帝对车千秋的答复可知,江充查蛊,事后复查才发现并无罪证。车千秋在隶属于御史府的兰台查出巫蛊,而巫蛊祝诅的御史大夫商丘成正是当年因力战太子刘据的宾客张光而受到封赏。被江充查处巫蛊的阳石公主及与公孙敬声奸一事,却没有实证。

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记载:

(公孙贺)坐子敬声与阳石公主奸。

徐广曰:阳石,一云‘德邑’。为巫蛊,族灭,无后。

《史记外戚世家第十九》

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日隆。召其兄卫长君弟青为侍中。而子夫後大幸,有宠,凡生三女。

○索隐按:谓诸邑、石邑及卫长公主後封当利公主是。一男。男名据。○索隐即戾太子也。 

汉书卷六武帝纪第六》记载:

二年春正月,丞相贺下狱死去。

闰月,诸邑公主、阳石公主皆坐巫蛊死。

◇师古曰:“诸邑,琅邪县也,以封公主故谓之邑。阳石,北海县也。二公主皆卫皇后之女也。阳字或作羊。”

汉书武五子传》记载:

“武帝末,卫后宠衰,江充用事,充与太子及卫氏有隙,恐上晏驾后为太子所诛,会巫蛊事起,充因此为奸。是时,上春秋高,意多所恶,以为左右皆为蛊道祝诅,穷治其事。丞相公孙贺父子,阳石、诸邑公主,及皇后弟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


  

汉书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记载:

贺子敬声,代贺为太仆,父子并居公卿位。敬声以皇后姊子,骄奢不奉法,征和中擅用北军钱千九百万,发觉,下狱。是时,诏捕阳陵朱安世不能得,上求之急,贺自请逐捕安世以赎敬声罪。上许之。后果得安世。安世者,京师大侠也,闻贺欲以赎子,笑曰:“丞相祸及宗矣。南山之行不足受我辞,斜谷之木不足为我械。”安世遂从狱中上书,告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及使人巫祭祠诅上,且上甘泉当驰道埋偶人,祝诅有恶言。下有司案验贺,穷治所犯,遂父子死狱中,家族。

阳石在东莱郡,齐国旧地。

《汉书 地理志上》东莱郡,高帝置。属青州。户十万三千二百九十二,口五十万二千六百九十三。

齐国的富庶,主父偃说得最明白“齐临淄十万户,租千金,人众殷富,钜于长安,非天子亲弟爱子不得王此”。

可见公主一度颇受疼爱。

公主丈夫不详。

有人误以为阳石公主就是石邑公主,阳石为其汤沐邑,石邑是其丈夫封地,其实不然。

首先,石邑与阳石是两个地名,石邑在常山郡,阳石在东莱郡。

其次,列侯方能尚主,而《史记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史记 惠景间侯者年表》与《史记 建元以来侯者年表》中皆无石邑侯和阳石侯,故可知石邑与阳石非丈夫封地,皆为公主的食邑,石邑公主与阳石公主也并非一人。

史记》和《汉书》都没有记载阳石公主与诸邑公主的生母。《史记集解》引用徐广的说法,阳石公主又称德邑公主。

《史记》和《汉书》记载皇后卫子夫生有三女一子,但没有说明三个女儿的封号,可确定的皇后女只有卫长公主一人。唐初颜师古为《汉书》注释,称诸邑和阳石公主都是卫子夫的女儿。唐玄宗时代的司马贞则在《史记索隐》中称,诸邑、石邑公主是卫后另外两女。这种两种说法必有一种是错误的,或者两者都是错误的。阳石公主虽与诸邑公主同时死于巫蛊,但不能由此证明她也是卫子夫的女儿。

诸邑公主并未出现在《史记》中。而在《汉书》中,阳石公主与诸邑公主同陷于巫蛊。《史记》《汉书》并无记载两位公主为卫后之女,阳石公主的称呼在《史记》《汉书》中都是“帝女”。

柏杨在《中国帝王皇后亲王公主世系录》一书中认为阳石公主是皇后卫子夫的女儿,其来源不详。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有人举报丞相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又派人用巫术诅咒汉武帝,并且在汉武帝经常经过的甘泉宫驰道埋偶人(颜师古注:"甘泉宫在北山,故欲王皆言上也。刻木为人,像人之形,谓之'偶人'。"),祝诅之言十分恶毒。于是公孙贺父子死于狱中,整个家族都被处死。帝女诸邑公主和阳石公主都因为巫蛊罪行处死。

汉武帝病重时,江充奏言皇帝的疾祟在于"巫蛊",于是汉武帝以江充为使者治"巫蛊"。江充率领胡巫掘地寻求偶人,逮捕施行巫术的嫌疑人严加拷问。有人说,他们挖出来的偶人常常就是他们故意预先埋设的。他们逮捕所谓"夜祭祠祝诅者",也往往是由胡巫以酒洒地,伪造现场。按照颜师古的分析,是"(江)充遣巫污染地上,为祠祭之处,以诬其人也"。所以少傅石德在劝太子刘据起兵诛江充时说:前丞相公孙贺父子、两公主及卫氏亲族都因此致罪,现又有胡巫和使者掘地得征验,不知是胡巫事先放置的,还是真的就有,根本无以自明,前朝扶苏的例子就在眼前,皇帝在甘泉,皇后太子的家令都见不到,不知道皇帝是不是还活着。可以说石德的话将事态扩展到完全无法收拾的地步,也可见当时皇后与太子皆陷入他人算计中。于是,公主也惨遭杀害。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