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钟传(唐末镇南军节度使南平王)

钟传(唐末镇南军节度使南平王)

钟传(?—906年),洪州高安人。唐末江西观察使团练使镇南军节度使,封南平王,官至检校太保中书令,割据江西近三十年。

(?—906年)上高人。以州兵镇压王仙芝起义军,入据抚州,被任为抚州刺史。 钟传年少时英姿倜傥。不事农桑,而以勇毅闻于乡里。一日,与亲属会饮,大醉而归。途经深谷,遇一猛虎。时钟传酒力方盛,胆气弥张,持木棒挺立而拒之。猛虎左右跳跃,钟传来回迎击。猛虎又俯伏,钟传亦蹲踞。反反复复,最后与猛虎缠在一起。猛虎的前足搭住钟传双肩,钟传两手抱住猛虎的颈脖。良久,虎难以用其爪,传亦难以逞其勇,相持不下。家人见钟传日暮未归。仗剑迎之,见钟传与虎仍在相捍,乃挥剑斫虎,钟传方以得免。又据洪州(南昌),为镇南军节度使,封南平王。主政江西二十余年,对文教颇为注意,当时各州县不乡贡,“惟传岁荐士,行乡饮酒礼”,以吸引士人。钟传在江西大力奖拔人才,吸引了许多外地的知识分子来到江西,以求进取。据《唐摭言》载:“时举子有以公卿关节不远千里求首荐者,岁尝不下数十辈”。孤寒之士也前来依投钟传。有个叫刘望的人曾写有《献江西钟令公》诗,诗云:“负笈蓬飞别楚丘,旌旄影里谒文侯。即随社燕来朱户,忽听鸣蝉泣素秋。岁月已嗟迷进取,烟霄只望怨依投。那堪思切溪山路,家苦箪瓢泪欲流。”

《同治瑞州府志》第十三卷十一页【宦绩】条载:“钟传,高安人。”以州兵镇压王仙芝起义军,入据抚州,被任为抚州刺史。 钟传年少时英姿倜傥。不事农桑,而以勇毅闻于乡里。一日,与亲属会饮,大醉而归。途经深谷,遇一猛虎。时钟传酒力方盛,胆气弥张,持木棒挺立而拒之。猛虎左右跳跃,钟传来回迎击。猛虎又俯伏,钟传亦蹲踞。反反复复,最后与猛虎缠在一起。猛虎的前足搭住钟传双肩,钟传两手抱住猛虎的颈脖。良久,虎难以用其爪,传亦难以逞其勇,相持不下。家人见钟传日暮未归。仗剑迎之,见钟传与虎仍在相捍,乃挥剑斫虎,钟传方以得免。又据洪州(南昌),为镇南军节度使,封南平王。主政江西二十余年,对文教颇为注意,当时各州县不乡贡,“惟传岁荐士,行乡饮酒礼”,以吸引士人。钟传在江西大力奖拔人才,吸引了许多外地的知识分子来到江西,以求进取。据《唐摭言》载:“时举子有以公卿关节不远千里求首荐者,岁尝不下数十辈”。孤寒之士也前来依投钟传。有个叫刘望的人曾写有《献江西钟令公》诗,诗云:“负笈蓬飞别楚丘,旌旄影里谒文侯。即随社燕来朱户,忽听鸣蝉泣素秋。岁月已嗟迷进取,烟霄只望怨依投。那堪思切溪山路,家苦箪瓢泪欲流。”

关注《唐才子传》,就会发现,晚唐诗人或出自或来往于江西者居多。 治江西时,乃江西佛教繁盛期。其微贱时,每受高安上蓝山和尚令超禅师的器重与礼遇。中和二年,钟传奏请于洪州建寺,迎令超禅师居住,寺名沿用高安旧名,曰“报国上蓝寺”。并捐上高九峰山之故宅辟为寺院,即现今上高名刹崇福寺。其还在上高武泉山创建普济寺宜春蟠龙山创建蟠龙禅院。 禅宗曹洞宗开山鼻祖良价有本寂、道膺两大弟子,一居宜黄曹山,一居永修云居山。钟传再三降使迎请本寂,又为道膺奏请紫衣、师号。由是“法轩大敞、玄教高敷”。对洞山禅系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崇佛,凡出军攻城,必祷佛而行,不忍妄杀。天复元年(901年),钟传兵围抚州,城内突起大火,诸将请急攻之,钟传曰:“乘人之险,不可!”乃祷告火神弗为民害。抚州守将闻之,谢罪听命。钟传兵不血刃,收复抚州。传为佳话。 在刀光剑影的乱世之秋,一位乱世枭雄独能为文士们提供蟾宫折桂的丹梯,独能为禅师们提供法坛雨花的净土,也难怪会博得“旌旄影里一文侯”的称誉。

钟传,洪州高安人。以负贩自业,或劝其为盗必大显。时王仙芝猖狂,江南大乱,众推传为长,乃鸠夷獠,依山为壁,至万人,自称高安镇抚使。仙芝遣柳彦璋略抚州,不能守,传入据之,言诸朝,诏即拜刺史。中和二年,逐江西观察使高茂卿,遂有洪州。抚民危全讽间传之去,窃州以叛,使弟仔昌据信州。僖宗擢传江西团练使,俄拜镇南节度使、检校太保、中书令,爵颍川郡王,又徙南平。
  传率兵围抚州,天火其城,士民惊,诸将请急攻之,传曰:"乘人之险,不可。"乃祝曰:"全讽罪,无害民者。"火即止。全讽闻,谢罪听命,以女女传子匡时。传以匡时为袁州刺史,击马殷。又以为吉州刺史。,健将也,传倚以为重。
  广明后,州县不乡贡,惟传岁荐士,行乡饮酒礼,率官属临观,资以装赍,故士不远千里走传府。传少射猎,醉遇虎,与斗,虎搏其肩,而传亦持虎不置,会人斩虎,然后免。既贵,悔之,戒诸子曰:"士处世,尚智与谋,勿效吾暴虎也。"乃画搏虎状以示子孙。凡出军攻战,必祷佛祠,积饵饼为犀象,高数寻。晚节重敛,商人至弃其货去。天三年卒。
  钟匡时自立为节度观察留后。次子钟匡范江州刺史,怨兄立,挈州附淮南,因言兄结汴人图扬州。杨渥使秦裴攻匡时,围洪州。匡时城守不出,凡三月,城陷,淮军大掠三日止,执匡时及司马陈象归扬州。渥切责,匡时顿首请死,渥哀赦之,斩象于市。
  既失援,厚结马殷,且观虚实,使者还曰:"殷将校辑睦,未可图也。"遂归款。通《左氏春秋》,尝募求西京《石经》,厚赐以金。扬州人至相语曰:"十金易一笔,百金偿一篇,况得士乎?"故士人多往依之。
  始,危全讽闻匡时立,喜曰:"听钟郎为节度三年,我自取之。"及渥兵盛,不敢救,潜谋攻渥。会淮南亡将王茂章过州,请曰:"闻公欲大举,愿见诸将军才否。"全讽搜众十万,邀茂章观之,对曰:"扬州有士三等,公众正当其下,盍更益之?"全讽不能答。后为杨氏所并。
  虔人卢光稠者,有众数万,据州自为留后,又取韶州。(刘)隐与争之,战不胜,悉师攻虔州。光稠伏军掉战,隐纵驱,伏发,挺身免。天佑初,始诏隐权节度留后,乃遣使者入朝,重赂朱全忠以自固。是岁,光稠死,子延昌自称刺史,为其下所杀,更推李图总州事。图死,钟传尽劫其众,欲遣子匡时守之。不克,州人自立谭全播为刺史,附全忠云。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 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以州兵镇压王仙芝起义军,入据抚州,被任为抚州刺史。又据洪州(南昌),为镇南军节度使,封南平王。主政江西二十余年,对文教颇为注意,当时各州县不乡贡,“惟传岁荐士,行乡饮酒礼”,以吸引士人。钟传在江西大力奖拔人才,吸引了许多外地的知识分子来到江西,以求进取。

国朝自广明庚子之乱,甲辰,天下大荒,车驾再幸岐梁,道馑相望,君国率不以贡士为意。江西钟传令公起于义聚,奄有疆土,充庭述职,为诸侯表式,而乃孜孜以荐贤为急务。虽州里白丁,片文只字求贡于有司者,莫不尽礼接之。至于考试之辰,设会供帐,甲于治平。行乡饮之礼,常率宾佐临视,拳拳然有喜色。复大会以饯之,筐篚之外,率皆资以桂玉。解元三十万,解副二十万,海送皆不减十万。垂三十载,此志未尝稍怠。时举子有以公卿关节,不远千里而求首荐者岁常不下数辈。《唐摭言卷二》

安陆郡有处士姓马忘其名,自云江夏人,少游湖湘,又客于钟陵十数年。尝说江西钟传,本豫章人,少倜傥,以勇毅闻于乡里。不事农业,恒好射猎。熊鹿野兽,遇之者无不获焉。一日,有亲属酒食相会,傅素能一饮。是日大醉。唯一小仆侍行,比暮方归。去家二三里,溪谷深遂,有虎黑文青质,额毛圆白,眈眈然自中林而出。百步之外,顾望前来。仆夫见而股栗,谓傅曰:"速登大树,以逃生命。"傅时酒力方盛,胆气弥粗。即以仆人所持白梃,山立而拒之。虎即直搏傅,傅亦左右跳跃,挥杖击之。虎又俯伏,傅亦蹲踞。须臾,复相拿攫。如此者数四。虎之前足,搭傅之肩,傅即以两手抱虎之项,良久。虎之势无以用其爪牙,傅之勇无以展其心计。两相擎据,而仆夫但号呼与其侧。其家人怪日晏未归,仗剑而迎之。及见相捍,即挥刃前斫。虎腰既折,传乃免焉。数岁后,江南扰乱,群盗四集,传以斗虎之名,为众所服,推为酋长,竟登戎帅之任,节制钟陵。镇抚一方,澄清六郡。唐僖昭之代,名振江西。官至中书令。(出《耳目记》)《太平广记卷第一百九十二 骁勇二》

传少时尝猎,〔少,诗照翻。〕醉遇虎,与斗,虎搏其肩,而传亦持虎腰不置,旁人共杀虎,乃得免。既贵,悔之,常戒诸子曰:「士处世贵智谋,勿效吾暴虎也。」〔诗曰:袒裼暴虎。注云:暴虎,空手以搏之也。虎,昌吕翻。〕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六十二》

上蓝和尚,失其名,居於洪州上蓝院。精究术数,大为钟传所礼。一旦疾笃,往省之,且曰:「老夫於和尚,可谓无间矣,和尚或不讳,得无一言相付耶?」上蓝强起,索笔作偈以授,其末云:「但看来年二三月,柳条堪作打钟槌。」偈终而卒。传得之,不能测。洎明年春,淮帅引兵奄至,洪州陷,江南遂为杨氏有。「打钟」之偈,人始悟焉。《五代史补卷一》

初,王潮尝假道於洪州,时钟传为洪州节度使,以王潮若得福建,境土相接,必为己患,阴欲诛之。有僧上蓝者,通於术数,动皆先知,大为钟所重。因入谒,察传词气,惊曰:「令公何故起恶意,是欲杀王潮否?」传不敢隐,尽以告之。上蓝曰:「老僧观王潮与福建有缘,必变,彼时作一好世界,令公宜加礼厚待。若必杀之,令公之福去矣。」於是传加以援送。
  宋齐丘,豫章人。父尝在钟传幕下,齐丘素落魄,父卒,家计荡尽,已在穷悴,朝夕不能度。《五代史补卷二》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