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金石学家

金石学家

金石学领域的专家。金石学的主要研究对象为前朝的铜器、碑石,特别是其上的文字铭刻及拓片;广义上还包括竹简、甲骨、玉器、砖瓦、封泥兵符、铭器等一般文物。因此,金石学家一般兼通文字学、历史、书法、文学、图书学等多方面。宋朝石鼓文的出土和清末甲骨文的发现是金石学的重要里程碑。古代有很多学者都是金石学家,汉朝开始出现,宋朝和清朝最为杰出,如宋代金石三大家欧阳修、赵明诚、洪适,清代阮元、崇恩、罗振玉、叶昌炽等,也有不少研究中国文化的外国学者是金石学家,如斯坦因、伯希和。

第一,辛勤收录古代文物,使原来的奇器珍玩成为学术研究的对象,为清代的汉学研究开拓了先路。

第二,创造了传拓文字和绘制图形的方法。依据拓本刻本上石,以求长久。用画图描写每一器物的形状体制,并说明尺寸、轻重,以及出土地点、收藏者,款识则摹写文字。

第三,肯定了古代器物的名称。如钟、鼎、鬲、、敦、尊、壶等,都是古器自载其名称,宋人因以定名的。

刘敞 《先秦古器记》宋仁宗时,刘敞和欧阳修大力搜集古代器物,进行著录和考订。一○六一年,刘敞出任永兴军路安抚使,长安的古墓荒基很多,经常出上古物。刘敞搜集到先秦鼎彝十多件,考订文字,请工匠摹勒刻石、绘象,一○六三年,撰成《先秦古器记》一卷。有图录、铭文、说及赞。刘敞书已失传,从欧阳修《集古录》所收先秦古器可见大概。

欧阳修 《集古录》凡一千卷,一○六三年成书。此书收录了上千件金石器物,是学术史上第一部金石考古学专著。所收集器物,上自周穆王,下至隋唐五代,内容极为广泛。随得随录,不依时代编次。一○六九年,欧阳修子“撮其大要,别为录目”,成《集古录跋尾》十卷传世。

李公麟 《考古图》又称《古器图》,一卷。李公麟是北宋后期著名的画家,好古博学,善画工诗,多识古字。收集到夏、商以后钟、鼎、尊、彝,都能考定世次,辨认款识。他的《考古图》对每件器物,都图绘形状,并解释其制作、铸文、款字、义训及用途,再作前序和后赞。有的学者认为,宋代“士大夫知留意三代鼎彝之学,实始于伯时(即李公麟)”(翟耆年《籀史》)。

吕大临 《考古图》共十卷。一○九二年自撰序。本书对所收录的每件器物,绘图摹文,释文列于其下,并将器物的大小、尺寸、容量、重量、出土地点、收藏者一一写明。另有《考古图释文》一卷。

王黼《博古图》又称《宣和博古图录》,共三十卷。宋徽宗时,士大夫以至宫廷贵族竞相访求和收藏古物,每一器物动辄值数十贯甚至上千贯,因此“天下冢墓,破坏殆尽”(蔡条《铁围山丛谈》)。徽宗所得器物,由王黼考订编纂,分成二十类,共八百多件,是北宋金石文物的精品。

赵明诚金石录》 共三十卷。赵明诚,宋徽宗时人,每得书画鼎彝,即与妻李清照研究整理,指摘疵病。他经过二十年努力访求,收辑金石刻词二千卷,包括所见夏、商、周到隋、唐、五代的钟鼎彝器铭文款识,以及碑铭、墓志等石刻文字。又据二千卷刻词逐件鉴别考订,撰成《金石录》三十卷。前十卷共二千条,记述古代金石器物、碑刻、书画近二千件的目录,后二十卷收录这些器物的跋文,叙述器物出土的时间、地点、收藏者以及器物的内容,是当时所见金石文字的总录。

薛尚功 《历代钟鼎彝器款识》共二十卷。薛尚功在南宋高宗时任职。此书收集从夏、商到秦、汉的铜器、石器铭文,近五百件,订讹考异,详加解释。在宋代集录彝器款识的专著中,此书最为丰富,编次也较有条理。

洪适 开金石最善体例主要传世著作有《隶释》、《隶韵》、《砚说》、《壶邮》、《盘州文集》等。其中前四部是研究金石和训诂的作品,对后世影响很大,也是他作为金石大家对后世金石研究的一大贡献。 他与欧阳修、赵明诚并称宋代金石学三大家。在他的金石著作中,《隶释》先依碑释文,著录全文,后附跋尾,具载论证,开了金石学最善之体例,对后世影响甚大。洪适喜爱临摹汉隶,自壮及老收藏汉碑,积三十年所得,约一百数十篇,虽然不及赵明诚收藏得多,但那时新出的三十余碑,赵明诚亦未见过,因而集以成书。内容上起东汉光武帝建武,下至魏明帝黄初、青龙年间,而以晋刻《张平子碑》殿后,前后包括二百余年,书名《隶释》。按洪迈自己的说法是“译其文,又述其所以然,为二十七卷,曰《隶释》。”余嘉锡解释洪迈之言说:“译其文者,谓所隶碑文也;述其所以然者,谓题跋也;译之为言,犹变易之易,录汉碑文而谓之译,则变易其文字,以楷书释汉隶矣。”洪适之书将汉代(兼有少量魏晋)隶书碑碣(兼有少量砖、铜器)文字逐篇以楷书加以著录,并附跋语,对碑文史实给以考证解释,故名为《隶释》。此前欧阳修《集古录》和赵明诚《金石录》仅收有金石文之目录及跋尾,收录金石文字则始于此书。洪适的金石著作还有《隶续》留存至今,但已残缺,唯有此书独为完善。

洪遵《泉志》十五卷、龙大渊等《古玉图谱》一百卷、郑文宝《玉玺记》、王厚之《汉、晋印章图谱》各一卷、岳河《程史古冢桴盂记》等专门研究古代某些器物,这些都是宋以前学者不曾注意的学问。

乾嘉学派影响,金石学进入鼎盛。乾隆年间曾据清宫所藏古物,御纂《西清古鉴》等书,推动了金石研究的复兴。其后有《考工创物小记》、《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捃古录金文》、《斋集古录》、《缀遗斋彝器款识考识》、 《金石玉铭》《寰宇访碑录》、《金石萃编》、《古泉汇》、《金石索》等书,均为有成就的金石学著作。到清代中晚期,这一时期研究范围扩大,对碑刻、砖瓦、封泥、及拓片等开始有专门研究,研究范围又包括新发现的甲骨简牍,并扩及明器和各种杂器。鉴别和考释水平也显著提高。出现了阮元、崇恩及后来的罗振玉、王维国等著名学者。罗振玉 从事甲骨文字的研究与传播、整理敦煌文卷、开展汉晋木简的考究、倡导古明器研究。

崇恩

罗振玉

王维国

王懿荣

叶昌炽(第一位确认出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宝藏价值的人)

近代:马衡(故宫博物馆馆长)《中国金石学概要》,对金石学作了较全面的总结。

孙少斌

外国:斯坦因

伯希和

华尔纳

金石学首先涉及古器物、古文字。在这两者的统领下,所产生的内部结构相当复杂,把许多细小的学科联系在了一起。比如石刻文字一项就包括刻石、碑、造像、画像、经典诸刻、纪事诸刻、建筑附刻等内容。其中涉及典章文献、文字进化、文字规范、书法雕刻、图案艺术、雕凿工艺……等等。在金石学中,对石刻文字的研究并不是孤立的,而又是与其他项目相互联系的。金石学是一门综合学科,把许多学科从中心到边缘联系在了一起。

王兰泉 《金石萃编》 “为金石之学者,非独字画之工,使人临摹把玩而不厌也。迹其囊括包举,糜所不备,凡经史小学、暨于山经地志、丛书别集,皆当参稽荟萃,其异同……”

吕大临 《考古图》“……非敢以器为玩也,观其器、诵其言,形容仿佛以追三代之遗风,如见其人矣。已意逆志,或探其制作之源,以补经传之阙亡,正诸儒之谬误。天下后世之君子有益于古者,亦将有考焉。”

赵明诚 “诗书以后君臣行事之迹,悉载于史,虽是非褒贬,出于秉笔者私意,或失其实……盖史牒出于后人之手,不能无失;而刻辞当时所立,可信无疑。”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