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金溥聪

金溥聪

金溥聪(1956年8月30日-),台湾地区政治人物,台湾省台南市人,政治大学新闻系毕业,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校区新闻学博士。历任《中央日报》记者,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国际关系室编审,“行政院研考会”研究发展处专员,世新大学淡江大学大众传播系、文化大学新闻系兼任讲师,政治大学新闻系专任副教授等。曾任台北市副市长,台北市政府新闻处处长,他被外界认为是马英九的重要幕僚之一,他于2009年2月辞政出任壹传媒集团CEO。2009年12月9日,金溥聪确定出任国民党秘书长马英九办公室2014年2月7日宣布,台当局“驻美代表”金溥聪确定接掌“国安会”秘书长 [1] 。台湾“安全会议”秘书长金溥聪因个人健康因素请辞获准,遗缺由前台湾防务部门负责人高华柱接任 [2] 。马英九日前聘任亲信幕僚金溥聪为马办资政 [3]

金溥聪(1956年8月30日),原名爱新觉罗溥聪,台湾地区政治人物,台湾省台南市人,政治大学新闻系毕业,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校区新闻学博士。其“本名爱新觉罗溥聪,族系隶属满洲镶黄旗,金溥聪家族是努尔哈赤的远亲,也是皇族 [4]

其父金铄是台湾历史学者,曾任国立成功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满族镶黄旗人,其母则为汉人,金溥聪取名时依“”字辈排行。有两段婚姻,前妻目前在加拿大,育有一子(1990)赴加拿大念大学。台北市新闻处长时与现任妻子周慧婷结婚(1999),为中视、超视、三立主播,现任中广主持人、城邦基金会执行长,育有一子(2001)一女(2004)。2009年1月母亲过世 [5]

历任《中央日报》记者,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国际关系室编审,“行政院研考会”研究发展处专员,世新大学淡江大学大众传播系、文化大学新闻系兼任讲师,政治大学新闻系专任副教授等。曾任台北市副市长,台北市政府新闻处处长。他被外界认为是马英九的重要幕僚之一。其父亲为成功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台湾历史学者金铄。妻子为新闻主播周慧婷

2008年7月前往香港中文大学成为访问学者。2009年2月中旬,金溥聪结束在香港中文大学的客座教授工作后返回台湾,将出任壹传媒电视公司的行政总裁。2009年12月9日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闪电宣布:金溥聪任国民党秘书长!“驻美代表”金溥聪2014年3月中返台就任“国安会”秘书长 [6]

金溥聪就反服贸协议群众占据“立法院”一事指出,该说的还是要说出来,绝对不会容许任何人,无论以何种身份,采取暴力强制手段去占领“立法院”议场,执意破坏公物,对公权力施暴,这样的行为不会被容忍 [7] 。金溥聪说,民主法治社会最重要强调的是反对暴力,暴力尤其不能被容忍,民主法治社会不会姑息暴力,不会保护暴力,更不会去鼓励暴力 [7] 。但目前,有些媒体却在刻意去美化或赞扬这样的行为 [7]

马英九办公室发言人陈以信2日表示,前台湾“安全会议秘书长”金溥聪于6月初循例获聘为马英九办公室资政 [3]

其父金铄是台湾历史学者,满族镶黄旗人,曾任中华民国空军军官学校文史系系主任、国立成功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教授明史 [8] 、清史。1985年退休,已逝世。

其母则为汉人 [4] ,祖籍四川 [8] 。2009年1月母亲逝世 [5]

金溥聪取名时依“”字辈排行。有两段婚姻,前妻目前在加拿大,育有一子金毓保(1990出生)赴加拿大念大学。金溥聪担任台北市新闻处长时与现任妻子周慧婷结婚(1999),周慧婷是客家人 [4] [8] ,为中视、超视、三立主播,现任中广主持人、城邦基金会执行长,育有次子金毓轩(2001出生)女儿金灵(2004出生)。金溥聪的血统里既是满人,也有蒙古人、汉人的血统,下一代更多了客家人的血统,金溥聪“还是拿国民党中山奖学金出国念书的” [8]

金溥聪族系隶属满洲镶黄旗,属“溥”字辈。其父为国立成功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 [8] 、台湾历史学者金铄。妻子为新闻主播周慧婷

金溥聪的父亲金铄,号大成,1917年生,又名:金大成、爱新觉罗载枢、金中枢 [9] 。金铄毕业于大陆的东北大学历史研究所,随国民党当局撤退到台湾后,在台南成功大学担任历史系教授。东北大学创始于1923 年,发动西安事变张学良曾任校长。张少帅早年捐了不少银子给该校,可称得上是东北大学之父。广义而言,金铄算是张少帅门生。

金溥聪因为早年父亲在成大教书的关系,金溥聪上大学以前都是在台南生活,上有五个姊姊。 [10]

金溥聪从小就不爱念书、爱晃荡,被打手心、罚举板凳、关厕所,一样没少过;总把课本放在图书馆后,人就进了弹子房;他在初二学会抽烟,经常晚上跟着三两同学蹲在路灯下,漫聊“江湖”琐事,待回家后发现大门被锁上,干脆又翻墙出去到同学家留宿,惹得警察上门向他父亲抱怨“以为是小偷”。

金溥聪高中念了五年(一次降转、一次重考),原本自认行径很帅的他,是在当兵等抽签的那一天才警觉到“江湖现实”,回家后决心浪子回头考大学。看到羔羊迷途知返,他母亲每次上菜市场买菜,还会顺道帮他买包长寿烟放在书桌上,好助他专心念书。当年被姊姊们认定“这家伙长大后一定是太保”,后来竟考上政大、留了洋,当上教授,暂时回归一般人眼中的“正途”。

金溥聪曾任台北市新闻处长、台北市副市长 [12] 。一直被外界认为是现任总统马英九的重要幕僚之一。

1985年27岁的金溥聪认识比他大6岁的马英九,当马英九担任国民党副秘书长时,金溥聪是国民党国际关系室的编审 [12] 。两人相识、相交合作无间。其后随马英九赴考研会任职。1994年8月,金溥聪回到母校政大新闻系任教,在教书期间,把研究重点放在了媒体及选举行为上。1997年,马英九决定投入台北市长选战,时任政大教授金溥聪,归队操盘文宣,为他出谋划策。两年后马英九就任台北市市长,金溥聪则被任命为台北市新闻处处长,2000年升任台北市副市长,被视为马英九的分身。

由于政治判断的精准,深获马英九的信任,两人亦师亦友亦兄弟。因此政坛流传一个说法,形容金溥聪红不让的程度,马英九只有三个幕僚,第一是金溥聪,第二也是金溥聪,第三还是金溥聪。金溥聪任教期间,光在政治大学指导的关于研究政治选举与媒体关系的学位论文就多达13份,他活用新闻传媒理论,非常善于利用传媒打选战。在文宣政策论述等方面,为马英九出点子。去年3月,马英九顺利当选台湾领导人。然而金溥聪却急流勇退,主动宣布不入府、不“入阁”,远离政治圈。反而到香港中文大学当访问学者,2009年2月16日返回台湾,转战电视圈。并出任壹传媒媒体策划行政总裁,但电视台未开播,金溥聪与壹传媒主席,香港媒体大亨黎智英因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金溥聪随后向媒体表示,7月份会带孩子到岛外旅游,在岛外找学术机构任教。

金溥聪绝少和马英九公开“同台演出”,实则心系马英九,他断言2008年“总统”选举“兵之胜败,本在于政”,因为他认为当前社会氛围正是如此;尽管外界批评马英九软弱,金溥聪说:“大家都期待不可一世的全能君主,马英九因为先前戏路拉得很高而被如此寄望,但无论如何马仍算是目前最可期待的政治人物。”他自认打完这场仗,自己的政治任务就差不多了。

金溥聪界定自己只是“75-的政治人物”、“从头到脚自我都蛮强的”,所以从政一开始便自我定位不参与选举,纯做幕僚;马英九当选党主席后,金不但没跟着进党部,也拒绝挂上任何头衔,改以“民间友人”身分襄赞马英九,回避掉直接涉入五十年老国民党盘根错节的政治泥淖,不惹更多“争议上身”。

左撇子基因、处女座性格,金溥聪思考多元、洞察敏锐,具备运筹帷幄的军师性格。他的“爆发力”令人敬畏,他爱讲人生哲理、重视道义,对媒体更是“循循善诱”,没沟通好时也会“不吝指正”,很有他“金教授的原则”。

金溥聪给人心高气傲、龟毛难缠,甚至专权独断的印象。过去市议员称他是“骄傲的公鸡”,现在团队内则有人暗暗帮他取了个绰号叫“佛地魔”。他当年在新闻处长任内,对市议会的不合理要求态度强势,绝不妥协。

金溥聪自认血液里有不太安定的因子,他几度进出马团队,跳脱生涯常轨,期间还辞去政大专任教职,主持过电视节目;只要“化学”够,他广结各种政治颜色、职业、地域、年龄的人士,倾听长谈、汲取多元想法,部分人士也成为他文宣顾问群的“白老鼠”。不当公职后,金溥聪留发、蓄胡,不穿西装、不打领带,据他了解,领带是“罗马时代用来牵囚犯用的”;在他看来,“变化才是人生里面的甘味剂”。

金溥聪从政“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仅是马英九,连金的岳父都吃过闭门羹。金在担任新闻处长时,马英九迫于党内巨大压力,曾苦劝金溥聪无论如何得出面帮连战站台,金“抵死不从”,当时气得马英九还挂了他的电话。

不做一般的政治

金溥聪不做“一般的政治”,他认为“有人想捐钱,自然会有人去处理那一块”,“有人说我是骄傲的公鸡,是不沾锅,可是我们不乔事情。”金溥聪坦承:“我在其它团队都活不下去,也只有马英九才能容忍我这种人。”

杀敌一百,自伤五十

金溥聪的江湖规矩是宁愿“杀敌一百,自伤五十”,也不愿和稀泥;但在传统的政治丛林生存法则里,毫无疑问地让他成为政坛“少数”,甚至是政治“异数”,有人还曾经当着马英九及金溥聪两人的面,直指金是马的“负数”,马英九也曾私下劝说金溥聪不要让自己太受伤。

在金溥聪眼中,一个好的政治幕僚要很客观,贴近事实,让自己变成“中间选民”,而不是被意识形态所主导,才能贴近民意的脉动,“自己要能够跳出政治,才能够看得比较准”。事实上,外界看金溥聪主掌马英九选举文宣,屡有令人惊艳的作品,攻击力又狠又准,擅长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而且一派名仕作风,颇讨中产阶级欢喜。

2009年2月,前台北市副市长金溥聪确定出任壹传媒电视公司的CEO(行政总裁), [13-14] 在媒体、政坛间都投下了震撼弹。传播人出身的金溥聪,在马英九团队胜选后,并非想在政坛“分一杯羹”,反而毅然决然到香港客座半年,就在返台时,宣布将接任壹传媒集团电视公司的CEO,与黎智英合作。

金溥聪表示自己向来没有太大的政治野心,只是在做该做的事,当初在帮马英九竞选,是因为想尽一己之力推动台湾向前走,而非为了某政营或某个人,也没必要因为有人怀疑,就“剖心肝”以示清白,在马英九团队上任后,自认为自己已没有太多的边际效应,才选择先离开。现在选择“媒体”,是觉得能对台湾政治文化有所影响。

金溥聪与黎智英的组合 [13] ,跌破大家眼镜,其实两人透过朋友已经认识一段时间,金溥聪看过黎智英的书,觉得彼此的想法契合,在认识后,更觉得黎智英从基层做起的经历,视野局限较少,有可学习之处。黎智英认为金溥聪懂传媒,工作、管理也都很强,执行力很彻底,加上社会风评好,何况他并不是大蓝大绿的人,他是泛台湾的人,才选择与他合作。

2011年1月18日,金溥聪请辞,转任马英九竞选连任召集人,日前传倦勤的“总统府秘书长”廖了以将接任国民党秘书长,而另外国民党副秘书长分别由“立委”洪秀柱林鸿池接任,另外,“考试院副院长”伍锦霖将接任“总统府秘书长”。

2015年2月6日,台湾“中央社”报道,“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金溥聪心脏动两次刀须静养,无法再承受高压工作,终获“总统”马英九准辞。

“总统府”下午宣布,“总统府秘书长”杨进添与金溥聪请辞获准,遗缺分别由前“立法院副院长”曾永权及前“国防部长”高华柱接任。

相关人令12日交接生效。 [15]

台湾“安全会议”秘书长金溥聪则是以个人健康因素提出辞呈,纵使马英九慰留,仍因健康与家庭考量,多次请辞,最后也是准了辞呈 [2]

金溥聪很无奈外界视他为大内高手或幕后黑手,他说:“大家都把我的权力神秘化,任何事情都觉得里面有我扮演的角色,我是被夸大的。”他认为自己在马团队里某种程度是独来独往的个体户,是“自由的砝码”。

金溥聪说:“我从来没有一定要干什么,人生好像一条高速公路,但我就是不肯下去,还想往前走,到哪里我不知道,就是不想固定下来。”毫无疑问在政治上金溥聪是马英九的“好帮手”,只是对攻顶路途上每天焦头烂额的马英九来说,金溥聪的保持自我、但求自在 [16]

金溥聪作为一个传媒学者,也可以说作为一个媒体人,他最特别的就在于,他能够把理论跟实践结合起来,能够做得到这一点的人,在大中华地区很少,可以说金溥聪是最成功的一个。金溥聪从认识马英九开始,一直追随马英九,深得马英九的信任。然后帮助马英九打选战,充分的发挥了他既了解媒体的特质,同时他又了解民意,善于利用媒体来打选战,他发挥了他的专长,帮马英九赢得了台北市长,又帮马英九打赢了大选。

从金溥聪身上看到比较有限,他的政治方面的言行,一方面看不出他有什么台独的色彩,看不出来,他还是有很重的中国文化的这种影响。另一方面,他也并不寻求通过外在的方式去改变中国大陆。

2012年6月21日,金溥聪抵港访问,先后应邀进行两场公开演讲,内容都是台湾的新闻自由和民主。演讲后,金溥聪与出席的约400名来宾对话,回答他们提出的各种尖锐问题。.金溥聪常遭影射与马英九交情匪浅,两人关系“超乎友谊”,接受提问时,针对他与马英九关系的假想主动响应。他说,台湾有些人质疑他与马英九有“断袖”关系,但“我的太太如花似玉,高中毕业的人都不会相信。”金强调:“我尊重所有人的性取向,但我不是断背(意指断袖)。” [17]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