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重金属(重金属音乐)

重金属(重金属音乐)

重金属音乐最早是被一些民众认为是“硬摇滚”演变过来的,其实硬摇滚与重金属通常不太容易区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区分方法。有人认为70年代以前的叫硬摇滚,70年代以后的叫重金属,又有大多数人通过历史的角度认为他们不属于同一种类。布鲁斯味道很浓,后来传到不同的地方就形成了不同的流派。音乐上十分具有“重量”性,给听者一种歇斯底里狂躁的感觉与别的音乐有着明显的区别所以把这种音乐取名为“重金属”。金属音乐的种类很多,从节奏和旋律方面来分有分"旋律金属"和"节奏金属"无论怎样有旋律的金属音乐要比没有旋律的金属音乐要轻一些,不同流派的金属音乐它所用的音色都不一样,有的失真要重一些有的要轻一些。这种硬派风格的感觉非常起到宣泄的效果,这种重量感似乎把人体身上的压力都用这种宣泄方式发泄出来了,这种有着冷酷和刚硬气息的音乐,总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金属乐的历史包含着人性最重要的一个发展阶段,文明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表面上看,与此同步发展的金属乐反映的是不被父母接受而在青春期找寻一种惊世骇俗的行为方式,实际上,也是最重要的,金属乐反映的是极力要摆脱外界的束缚。回顾"西方历史"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由于基督教在欧洲兴起,对神公正的追求使人们产生了强烈的物质需求,促使了欧洲的中央集权化和工业革命,因而当时就产生了非本土黑格尔主义哲学,在吸取了它的理论之后,文明社会重新认识到了自身的价值,这是人类文明第一阶段之后的第二阶段,第一个阶段的标志是:社会力量开始启动,迫使人们有组织的集体工作,从而获得大规模的生产效益,这个阶段给人们灌输了一个概念:强制。迄今为止,西方传统一直缺乏这种有组织的集体行为,这是因为人们对强制的厌恶,所以通过金属乐或在青春期与父母对抗人们可以找到某种寄托,对已知的过去产生怀疑,对未知的将来产生希望,同时产生一种能够探索并确定自己存在价值的愿望。所有过去的文明不复存在,在晚期现代主义中虚无的存在主义思潮的熏陶下,金属乐文化反映了人类和社会从被描绘成唯美主义的青春期到成为构思高尚文化的成人作家的发展过程;而这一趋势还没有被认同,正如那位最伟大的哲学家所说,更高程度上的自我认知--这种潜移默化的转变大大超乎了大多数愚蠢人的想象。

在金属乐之前的音乐最早出现在二战以后的那代年轻人当中,随着全世界新政权的重生,新的政治理论体系应运而起,所有过时的知识理念和社会法则都濒临灭绝。他们是第一批完全生活在科技时代的年轻人,并且能够淡忘普通人对抗社会矛盾的年月。当他们不可避免的生于巨变的年代:二战将早期的外交手段糟蹋到了极至,越南战争刻画了帝国主义的本质,前者揭示了人类道德社会的沦丧,后者使美国陷入智力革命却无法产生英雄。由于那时美国和世界人民能够思考这些问题,通过自我分析,在重新评估各个新晋国家的社会法则以及人类生存价值时产生了极大的困扰,尽管西方2000多年历史有大量的革命事件可以参照,人们仍无法避开他们自己以往帝国模式的干扰,所以他们注定要重新开创。

很大程度上来说这是对面临"深渊"的回归,"深渊"由哲学家尼采第一次提出:对生活的认知是有限的,同时由于虚无主义的出现,使人们抛弃了以前的理念,千方百计去挖掘生活的价值。无视善良社会的反对,尼采说,宗教和社会是通过仇恨来消除死亡的一种祭祀方式,而道德则给人们带来一种病毒介质,通过这个介质人们会变得比这个世界本身更好。实质上,尼采看到,社会行为是作为意向的敌人存在于人类当中的,因而同道德一样,成为促使人民内部争斗和混乱的根源,并最终彻底影响整个社会行为本身。

重金属,作为一种音乐形式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沉迷于死亡和痛苦,表达了西方社会精妙的尼采"深渊"理论,它的根本理念、个人社会观、个人神秘主义价值观是建立在用"善"与"恶"来区分敌我的基础上。以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观念来看,通过祈祷神的恩赐这种善行会消灭死亡和痛苦。看到死亡成为胜利者,人们的良好意愿成为失败者,文明的基础受到攻击,享乐主义和虚无主义成为人们能够舒适生活、躲避死亡阴影的最佳选择。来自佛教或是更高深宗教的唯心主义者委婉的指出,由于妄图从专制、顽固的天堂统治区分离死亡,西方文明已不能成为神秘主义的中心:如果死亡存在并且人的所有意识都消失,那么人怎么才能让生活A)有趣味B)有价值,从而使"存在成为真理"这个观点正确呢?当西方哲学已堕落成为大众文化,金属运用了美学的变化,只是通过他所希望创造的新方式才逐渐发现了自己想要表达的声音。

金属乐通过不满的情绪从而做出了让人感同身受的作品,在音乐界占有独特的地位。金属乐的异议在产生直接效应前需要受到肯定,因而同其他类型的音乐相比明显的缺少政治倾向,但是他自身的魅力展现了另一种确定的类型:制造一种集喧闹、暴躁和美丽、合理于一体的卓尔不群的音乐,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说,结构是干净整齐的。给金属简单的下个定义,他是一种通过充满跳跃性的、跌踏起伏的美妙节奏所产生的共鸣来获取和谐的音乐。金属乐无拘无束,不循规蹈矩,尽管被正统音乐(巴洛克/浪漫主义)理论所不齿,但在歌词编排上将一些非常统一、强劲、具有战斗力的词句碎片有机的组合在一起,反映了如建筑体系般严谨的语言构建理念。金属的最高境界是,提出了一种象征主义手法,能够科学的传递信息,为了达到强力,无私,虚无主义般绝对自由的氛围,放弃以个人、社会为中心的事实;从最低限度上说,金属乐游弋于个人意识观与世界观之间,以个体为主宰。

歌曲深受结构的影响因而风格很统一,主要体现在主题的构架上,将乐句、和声部分的措词和排列分割成一个个的主旋律单元,将中心思想通过每一个单元来诠释,提出一种把艺术和手法结合在一起的后现代主义,然后再融入到包含着能够影响人的潜意识心理和情绪的寓意当中去。摇滚乐里,有一种形式,一些歌曲从此产生;在信息乐中,结构组成歌曲,这就成为自己的一种形式,通过将噪音转化成和谐音的叙述,表现出诗的意境。因此,第四代此风格的音乐被专家称之为上面提到"信息乐",已被公认,用这个术语来描述一种风格:措词和音调被模式化的处理以获得主题的完整并解决"古典"碎片的问题。换句话说,摇滚乐中有一种形式,歌曲创作源于此;在金属乐中,主旋律确定了每首歌的结构。

随着象征主义的结束和开始在科技占主导的虚无主义中探索自身价值,金属乐重塑了音乐的语言来反映不同的价值观。正如美学极其适合第一世界的生活习惯一样,社会变革中的安逸、悠闲在摇滚乐里是看不到的。从混乱的噪音中体现出来的紧凑的结构和逻辑,暗示着一股比艺术家社会化这种自然趋势强大得多的力量,出现在黑金中的无政府主义言论证明着一个焦点:自我替代民主和人性对于整个社会的利害关系。这些观点完全秉承自欧洲浪漫主义艺术,暗示着曾被产业主义颠覆的老价值观,将使人们不受商业和道德的社会影响。

当时的世界形式是:战后的超级强权统治随着越南战争的失败渐渐减弱,冷战使人们对以前的意识形态完全丧失信任。渴望和平稳定的战后一代发现,国内的纷争程度同外面的国际形式一样剧烈,因此希望通过宽容和仁慈的行为(以及人口的快速增长)来平息纷争。为"和平"和"希望"而制作的人口统计曲线,马上就成为了仿制品,并且由于60、70岁人群的警告:反抗的情形由于商业使人们追求享乐主义和相对主义而愈演愈烈,使人口统计曲线变成一张废纸。这种变化从一种趋势可见一斑,这种趋势是,这个年代的年轻人对于象征的或偶像的价值注入了极大的热情,以追逐理想和个人的我行我素作为成长的方式。

嬉皮士,作为对美国自独立宣言以来,即被美国政治法规制定的与生俱来的价值的一种呼吁,是国内民主,专制,利己主义的政治气候对人们内心压抑达到顶点的产物。恶意的诽谤者宣称,尽管嬉皮士自诩为解放者,却对第三世界的黑暗熟视无睹,并用社会制度压抑自己,以金钱/政治的价值衡量生活习惯,性,愿望。美国--二战期间欧洲最大的帮助者和贸易权威的世界警察--面临在面对越南的农业区和由美洲少数民族聚集区引发的大规模种族暴动的问题上充分暴露了自身的伪善。

在追求和平,幸福,爱与宁静的运动中,60、70年代的"反主流文化年轻人"将被压迫的一代人紧密的团结在一起,不久使和平的符号成为了另一种商业文化的象征。在嬉皮士运动渐渐烟消云散之后,由于缺乏意识形态,科技未来主义结合了60年代的肉欲生活方式和40年代的商业价值观,主导了一种索然无味的文化,迅速吸收了任何不管有多反叛的文化,将他们融合到社会娱乐的潮流当中。永不停息的基础商业机制在嬉皮士运动时期是无法触及的,这时开始证明它的道德价值,尽管它提高了第一世界人民的生活水平。自由的性关系开始泛滥,滥用药物的情况已很普遍,意识形态成为咖啡屋的谈资。这种文化淹没了60-70年代的运动,并使下一个十年成为拘泥文字者的十年。

80年代,有关的象征仅仅是金钱和社会上成功,意味着现代人对下述事物的适应:郊区的白色尖桩房,迷你汽车,地方教堂、学生和幸福的孩子对世界漠不关心。这个十年是极度扩张、大量的资金投入到冷战当中的十年,将原有的文化模式打碎,取而代之以实用的文字现实主义,并慢慢将权力的天平导向完全的急进主义。未来主义在80年左右的时候趋于消亡,很明显这种改变并不令人苦恼而是社会体制使然,接着更极端的思潮产生了。老派保守体系和嬉皮士运动由于自身的局限都以失败告终。在主流,我们先前文化中的"新急进派"被以获得金钱和权力为目标的实用主义击败;在地下,一种新的不同的流派发现他们正逐渐陷入不顾一切的对抗工业社会的偏执狂当中。渐渐的,倡导"食人间烟火"的实用保守主义与RONALD REAGAN主义相结合,并蓬勃发展;地下新晋急进派向媒体靠拢,驱使主流与老派所倡导的金钱和权利对抗。

金属乐最初的原型由BLACK SABBATH开创的,他们从一只蓝调乐队转变成为沉重、野蛮的工业摇滚乐队,通过详细叙述大量隐喻来表达对现代生活的巨大恐惧。他们标志性的神秘主义以永恒和狂想来作为生活的象征,而他们坚韧、感性、自由的吉他给人以极其直接和真实的感觉。随后他们将吉普赛人的气质与虚无主义、黑暗和病态的倾向融合在一起,就此建立了早期的金属乐。那些拒绝嬉皮士文化,并且在当时的社会体制下得不到安慰的人群很快投入到这种音乐的怀抱,而各地迷惘的吉普赛人也在这种音乐中找到了新的归宿。

金属乐的影响是广泛的:原始、粗糙、具有沙砾感嚎叫的蓝调音乐,如同古典音乐般的宏伟、庄重的音乐,以及冉冉生起的反摇滚/硬摇滚音乐都深受其影响。紧张、激烈的摇滚乐需要更有组织而且更抽象的声音,诸如King Crimson/Robert Fripp,Blue Cheer,Iggy Pop,the Stooges,Link Wray,MC5,Dick Dale,Cream,The Who和Jimi Hendrix这些乐队都对此作出了贡献。当BLACK SABBATH经过紧张有效的排练终于创造出第一首备受争议的金属歌曲,由于这种歌曲与其他类型的流行音乐有着明显的不同,所以他们开创的是一个全新流派,尽管这种流派在随后的三十年中逐渐失去对其他流派在技术上的影响,但是却一直在不断的进化和转变并产生了众多林林总总的分支。(罗马吉他手Django Reinhardt同样对金属乐产生了巨大影响,同BLACK SABBATH吉他手TONY IOMMIY一样,他只用两根手指在琴板上弹弦。(TONY曾经在做工时失去了右手两个指尖,用指套代替)

由于早期的金属乐秉承自蓝调,因此保留了大量此种音乐的特色,如双重奏的规范就存在于BLACK SABBATH的音乐中,而亚金属建筑师们、LED ZEPPELIN和极端蓝调摇滚乐队都属于摇滚/蓝调的范畴。随着英国金属乐队在整个70年代持续占据着统治地位,以及美国速度金属乐队的崛起,金属在保留凶猛的基础上加入了更低沉、狂乱、猛烈、连续的演奏--本质上是更极端的一种新型创作理念,就象一个四处漂泊的浪子抑郁、悲伤的叙述着他痛苦的流浪生涯,并结合工业硬核摇滚那无政府主义般的速度形成了一种新的金属乐。

尽管70年代的乐队不断加剧变革着1965-1969年间的摇滚乐,但那个年代对金属乐的影响最大的还是一些最激进的乐队:具有宗教气息但更激进的前卫摇滚在欧洲诞生了。这些音乐家吸取了美国乐队的风格,运用古典音乐理念诠释他们的主旋律--流行音乐中也有此风格,在CHORUS或BRIDGE前使用循环的短小补充段或RIFFS段来重复演绎。他们的技术吸取了JAZZ和古典风格的精华,但却没有完全的运用吉他声学技术,与LED ZEPPELIN松散、雍懒的乐风正好相反,L.Z成功的将结构与即兴表演嫁接在一起,所以在专集里经常会出现相近的节奏。

尽管金属乐一直举步维艰,但到了70年代中期,具有杀伤力的风格最终给他带来了商业成功和蓬勃发展。蓝调金属乐融合了晚期前卫摇滚风格而成为大型运动场金属乐,这使他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但同时由于金属乐将重心更多的转向享乐主义、专业性和绚技而使原先纯正的本质受到玷污。当以Judas Priest,Iron Maiden和Motorhead为首的乐队对金属乐进行着令人瞩目的改革之际,更晦涩,更恐怖的NWOBHM乐队与这些70年代的亚金属乐队一道应运而起,他们用直接、原始的音乐坚决抵制商业化的投机取巧。Angel Witch和 Diamond Head以及伟大的VENOM完全将绚技抛诸脑后,他们的音乐在叛逆、强大的同时将民谣风格与火暴的冲击力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当硬核、朋克音乐遍地开花,从而成为主流文化中最具颠覆性的一股力量时,金属乐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因为他没能带来象硬核、朋克那样具有冲击力和破坏力的极端音乐,硬核、朋克那种不同以往的意识形态比无病呻吟或放任自由更加实用、有效。无政府主义,反独裁主义,虚无主义和冷漠无情被肆意的灌输到音乐之中,随之产生了离经叛道、无拘无束的意识形态。The Exploited,Discharge和the Misfits令展示着他们那令世人震惊的丑陋、邪恶艺术和反社会思潮。金属乐成了众矢之的。(硬核是朋克的一个分支,大约在65-74年间,一些车库乐队在还没形成反主流的美学音乐风格前,仅仅在演奏一些50年代的摇滚乐。硬核是一种善于创作超短型VERSION的地下音乐,且属于那种比较美妙的虚无主义音乐,这使他们从朋克当中分离出来。想彻底追踪这种音乐是困难的,因为他们的音乐风格从强劲、暴烈到简单、直白,十分多样,但Motorhead,The Ramones和The Stooges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关注。)

THRASH和SPEED--几乎是同时产生的,并与金属/硬核相互杂交的音乐类型--产生以来,金属的前缀被冠以各种称谓,如"重金属",说明那个年代的青少年虽然唐突、生硬,但还是相当忠诚的。一些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对于二元社会的无法忍受,以及对真理的追求使这场运动的冲击波甚至闯入了商业领域,直到1992年METALLICA的"METALLICA"专集才使这种最让人恐惧的音乐步入主流。开始的时候,这种音乐的特点是:整齐、低沉、如摩尔斯电码式的RIFF和史诗般的歌曲构架,80年代的速度金属一直坚持这种风格,直到90年代遭受一批崇尚时髦的PANTERA或PRONG式克隆乐队的冲击,以至于那种开放式、悦耳动听、具有跳跃感的硬摇滚风格--如同METALLICA,或如同70年代金属乐队的自我放纵、华而不实、骄傲自满一样--将金属乐的大好形式丧失殆尽,金属乐又一次作茧自缚。

速度金属倾向于将前卫的风格和结构蕴涵在野性和一定的规范当中,通过挖掘生活中比抵制(今天许多金属大碗将朋克视为宿命主义和无用的废物,而朋克则称呼他们为人杰)和血腥,比政治讽刺--用THRASH急速、有力的RIFF来体现--更强大的东西,使这种音乐达到了更高的境界。1984年,金属乐经历了又一个分化过程:快速型如SLAYER,敲击型如EXODUS,碾核型如POSSESSED,以及各种怪异、希奇的风格从不同乐队--如Sodom,Nuclear Assault,Bathory和Celtic Frost--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到。80年代中期这种演化达到了高潮,当death/speed乐队如Destruction,Kreator和Rigor Mortis为DEATH METAL的复兴铺平了道路,地上乐队如Megadeth或Testament则获得了更多的听众,这些乐队交替的充实和改善着THRASH,并且将金属乐从主流分离出来去追求更为自由广袤的发展。

"我的目标就是永远表达自己的想法,"他回答道。"人们总认为音乐将改变这个世界或18岁的年轻人,其实他们是在自欺欺人,这简直就是放屁!"

--PAUL STANLEY,KISS

60年代的年轻人看到他们那个先前被世界所塑造的感知力,在LSD、迥异的意识形态和现行体制广泛失败的冲击下开始明显破碎。随着这种意识上的变化,他们运用批判价值观创造了一种新型的价值观。这一时期,反主流文化对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种文化主要表现为左翼激进主义(FREE LEONARD PELTIER),但并不持久。新左翼,摩托车党,嬉皮士和行为激进、着装怪异的蛊惑仔都投入到虚无主义思潮中,但仍带有左翼激进主义的味道,他们并不完全接受嬉皮士的道德观念,因为对其信仰感到厌恶。

由于这场运动深深打上了社会的烙印,并且由于信徒们随着年龄的增大渐渐对这场运动失去兴趣,因此以革新为己任的60年代年轻人对当时索然无味的未来主义中的革新论产生了美好的幻想。当这种改变由于所投入的巨大激情都付之东流,或是由于这种改变在一开始就被最初的意向所腐蚀,同样的,这场运动也宣告破产。1969年,当音乐结合了新的、黑暗的地下文化后,受到了空前的瞩目并成为了一种文化/象征,并在极端守旧的文化和摩登的吉普赛文化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这时的音乐风格是荒谬、躁动、病态的,对道德和所谓的和平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随着金属乐的成长,原先的嬉皮士们也都长大了,并投入到商品社会的大潮当中,随后由于失去了基本生活目标而变得自我仇恨。在十年当中失去了两种意识形态--传统+嬉皮士"革命"和新左翼文化,尽管大多人对这两种意识形态仍旧知之甚少--使60、70年代的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比他们的前辈更加愤世嫉俗、唯物主义。进入80年代,好比一只被唤醒了正在靠近死尸的食腐动物,他们重又积极的投入到死灰复燃、如50年代光辉灿烂的商业改革的热忱当中,导致了否定一切的浪潮和对药物、科技战争、疾病的新的、更严重的恐慌。

一种不顾一切的偏执狂在怨恨和否定商品社会信条的情绪下产生,这种意识形态很快成为一种道德革命,他是如此猛烈、恐怖以至于在整个人类历史中都无出其右者,仿佛又让人看到了WW1时期令人战栗的意识形态。这些深深的感染了SPEED和THRASH乐队,他们处在意识形态的交替口并对这两种意识形态都有所经历和了解。他们以反社会、反政治为题材的硬核式圣歌属于左翼激进甚至更激进的"抵制主义"。世界倒退了,他的机制明显不健全。由于随着历史发展而形成的宗教信仰机制或是无法尽情释放他们的激情,许多人逐渐迂回的变成宿命论者,慢慢陷入自我毁灭的享乐主义当中。

在金属乐早期,感官上的均衡并没有被激烈的忧虑和怨恨完全打破。来自重金属乐队的猛烈的吉普赛交响曲和坚定的NWOBHM乐队的富有幻想的"HOBBIT ROCK"成为了70年代末期的不朽传奇,从那时开始,金属乐的重要标志是,将神秘主义、死亡困扰、反社会主题与无政府个人主义和比本质上是左翼自由政治主义还要躁动的心理相结合--这种心理受到新兴硬核文化和许多乐队所具有的古典价值观的影响。SPEED和"社会觉悟"打碎了许多人的幻想,正如一位朋友所说,"如果我在手淫的时候想着小J而没想着避孕套,为什么我要感到罪恶?"

金属乐里一个冉冉升起的分支--很明显是由SLAYER发起的,他们将JUDAS PRIEST恢弘、具有严密结构和细腻旋律的创作手法与岩石般坚硬、粗糙的DISCHARGE风格相结合,完全屏弃了传统观念,只注重死亡、折磨和万能的诅咒、残暴的征服。象THRASH和硬核一样,这些乐队的目标就是通过简捷、暴烈的节奏制造一种大祸临头的恐怖气氛,撕碎本质上是人吃人的商品社会的伪善面具。撒旦再次驾临人间,道德被其强大、神秘的形象和影响力--丑陋、邪恶和关于痛苦、折磨、死亡的斯多葛哲学--所沦丧。主流再一次被分割,一个是被前人所熟知的,带有享乐倾向的虚无主义;而另一个新兴的流派则倾向于健康、乐观、合理的虚无主义,它不受道德问题的困扰。

重金属历史之第二阶段[1983-1988]

"某些人我喜欢,但大多数都是SB!他们除了胡扯淡什么都不干。"KAM LEE,MASSACRE

存在意识形态的年代消亡了,迄今为止,什么值得回忆的历史都没留下,除了人性所蕴涵的某种信仰之外:这种信仰通过文明、劳动和个人的成功得到了升华。我们赖以生存的工业时代和一种新的信仰--我们将通过不懈努力来挫败低劣的共产主义,从而想方设法证明其优越性--会在美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势力影响下统治这个国家。新的一代人什么都不相信,除了社会准则所残留的一种机制:使人们获得所谓的"个人成功"或是过上舒适的生活--通过赚取足够的金钱来尽情享受以避免生活的压力。因而我们的意识形态变得更加实用、简便,在渴望自由的呼声中,奄奄一息的冷战陷入极其尴尬的局面当中,象征主义年代已成为明日黄花。

当麻木茫然的一代生长在80年代、可塑的消费年代、科技困惑年代、高压社会年代,善/资本主义/民主主义与恶/共产主义/极权主义的斗争达到了白日化。恼人的电视新闻继续在播放,当这个正在慢慢腐烂的世界中的对抗愈演愈烈时,这种烦扰不可避免的变得更糟。两种意识形态--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持续、心照不宣的核竞争,加上由药物泛滥和社会动荡产生的不安心理使许多家庭极度恐慌甚至发疯。麦卡锡主义--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于1951-1954年间发动的反共以及迫害民主进步力量的法西斯行径--成为了剥夺公民权的洪水猛兽,干预个人隐私的丑行日益滋生。

随着对中美洲、东欧、中东表面是"友好、善意",实质是野蛮、残暴的外交政策被揭露后,美国人民开始对他们自己的政府产生怀疑,许多欧洲国家和其他新势力国家--U.N.LITTLE--也产生了类似情况,这就产生了更加有影响力的舆论,使大多数选举人更倾向于以最冷静、客观的心理来看待日益复杂的各项政策和决议。甚至连保守派也成为了自由和道德主义者,并且捍卫着与之息息相关的商业利益--这是自由派容易忽视的地方,自由党看起来苍白无力,缺乏共和党强有力的宏观经济调控能力。当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代替罗纳德威尔逊里根成为更合时宜的极端保守派总统,他开始大刀阔斧的为国家利益服务,世界退缩了,并且回到了过去以警惕、恐惧的心理屈从于美国的年代。

终于,冷战在短暂的回光返照后,虎头蛇尾般的开始土崩瓦解,导致了世界格局的根本变化和大幅转移,世界很快就将不存在敌对和两极化。政府存在不同意识形态的的年代结束了,来自所有党派的政客都开始承认只有依靠经济和国家实力才能生存。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时代自然而然的不可撼动:尽管个人会有怨言,但绝大多人还是会继续购买并寻求更舒适的第一世界生活习惯。社会机制占据了各个领域,从健康保健到日常生活到教育培训。新的一代带着挫折感进入了90年代,他们不得不倒退回20年前去找寻消逝的灵感。

现代主义机能心理学,率直论,构造主义目的论

金属乐中的现代主义由构造主义及其内在的矛盾、抽象思维和准官能主义的兴起而产生。速度金属的节奏构架打破了传统的虚无主义模式,死亡金属所具有的丰富多彩的形式在一定程度借鉴于硬核(死亡金属本质上是JUDAS PRIEST/ANGEL WITCH式的NWOBHM风格融合了粗糙、暴戾的硬核朋克)。原始死亡金属将硬核的惊骇、恐怖和老式金属的抽象虚无主义两者所表现出的紧张不安,融合成为一种极端深恶痛绝的风格,死亡金属在十年里作为一种武器,扰乱了令中产阶级感觉舒适的现代主义。金属乐第一次感到需要发展一种意识形态,并开始形成一种看似自相矛盾的意识形态。

SLAYER的强大使现代金属初具规模,不久许多乐队将这种风格--丰富的进行曲式的节奏,飞快、狂乱的弹奏,极具感染力、攻击性的旋律--进化成为一种新的、不同的流派,死亡金属。比SLAYER更原始、粗糙的气质刺激了1983-1985年的一些乐队如Sodom,Sepultura,Possessed,Death和Morbid Angel的诞生和兴旺,他们同样杂交了金属/硬核如宏伟的建筑物般的RIFF。金属乐队和文化找到了一个新的极端的表现手法--屏弃了令人厌恶的政治题材和隐藏在速度金属粗糙、野蛮的外壳下的仁慈意向。由于反道德意识很难凌驾于社会环境之上,他们不再轻易的附和这种浅薄的意识。

更古老的金属乐队在词曲创作中也注重同时采用主流-道德意识/地下-虚无主义二元论,追求这种友善的摇滚音乐风格迎合了听众的口味,使他们很大程度上获得了歌迷的青睐。DISCHARGE式的革新--丰富多变的RIFF,被应用到旋律美妙的歌曲中;SLAYER式的革新--由RIFF营造的恢弘结构,被熔进沉迷于死亡,道德,晦涩、神秘的预言的乐队中。启示论,已在速度金属乐队中成为一种恐怖的警告,在现代乐队中却成为了一种基本的假设。作为叛逆、革新的构造主义的一分子,金属乐极大的拓宽了音乐的范畴--跳跃的节奏,多彩的旋律--这就使音乐的构造就成为一种信息,而不再注重音乐是否与结构协调或是这种结构是否符合一定的准则;随着歌曲主题的发展,VERSION与VERSION之间,VERSION与CHORUS之间的音调被挥洒自如的使用和发挥,抛弃了循规蹈矩的摇滚模式。

死亡金属不是这一阶段的全部。Bathory (1984)和Hellhammer (1984)将他们自身源于VENOM的音乐理念同快速、狂乱、直白但绝对是独树一帜的创作风格融合在一起。加上迥异于普通音乐模式的叙事化编排,这些乐队创造了一种非凡的音乐氛围,你可以明显感受到情绪的激烈波动。这种畸形、扭曲的理念和原始、野蛮的噪音通常是不被理解的,但他们极大的刺激了还没步入主流、,仍在地下蛰伏的年轻一代乐手。他们随意、病态、混乱的嚎叫表面上是与构造主义背道而驰的,但仍需要一定程度的结构来表现叙事化的编排,从而创造了一种抽象的构造主义,在即兴和有机的表现手法间找到了一种平衡。

与主流音乐一样,死亡乐队有希望获得更高的销量,他们把表面的杂音去除,将硬核原始粗糙的嘶吼和民谣歌手那饱经沧桑和具有沙砾感的声音融合在一起,从沙哑的深喉发出的尖利嚎叫形成了这样的演唱风格--粗鲁、唐突、野蛮的兽吼,受到了绝大多数歌迷的欢迎。另外,死亡金属乐队的名字往往倾向于从拉丁文衍生而来的关于疾病、死刑的医学、手段术语。歌词使用古代的语言构造使听众陷入潜在的死亡、肢解、传染病、伤害和虚无主义的世界或个人的毁灭的恐惧之中。另一些歌词则迷失在对神秘或玄疑的起源的臆想和超自然的、白日梦般的花花世界中,但是死亡金属乐队的歌词总体上是涉及死亡和死亡对人类万能的主宰。

“当今的西方民主政治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先兆,没有西方民主政治就没有马克思主义。”--阿道夫希特勒

在整个80年代里,消费文化和准则同商场、职业、未来、退休计划和国外战争一起占据了人们的生活。由于新科技使现代生活更加便利,它已无所不在并使人们逐渐远离了机械时代。工作成为了一种必需,因为他意味着成功。人们比以往更加需要金钱来追求各种商品用以获得所谓的"高级享受"。保守派倡导的自由社会经济体制正缔造着一个日益强大的商品帝国,他唤醒了自1945.1972年间以来一直沉睡的某种机制,并使之释放着巨大的金钱资源。

跨国组织和工业自从1929年的自杀性行径结束后重新恢复活力,同处理其他国际事物的政治团体一样强有力。社会的官方意识形态已不复存在,这从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各种各样的运动的蓬勃发展来反对这种真空状态。随后,各种反对学说有机且理性的组织在一起,紧密锣鼓的准备重新制定一项浩大的机制。所有的提议都渗透着激烈的、富有侵略性的主张,仿佛处于改朝换代的临界点,一切都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金属乐没有盲目的卷进这场巨变,而是另辟蹊径,绕开了主战场通过隐喻性和艺术性的陈述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使得政客们对此时的音乐和大多数乐队都惟畏莫深。意识形态的发展渐渐从社会价值观中分离出去,他容纳了死亡,否定了道德上的"善"与"恶"(粗麻布甚至都可以具有古怪的价值),在虚无的伪享乐主义中更注重对智慧,毁灭,病态的追求。由于意识形态的分离,加上地下文化的发展为金属乐创造了一个游离于主流且无法界定的空间,使很多金属乐迷对于主流与地下的界限摸棱两可。此时被称为"18岁或18岁以上"的大无畏和THE PMRC年代,这样的定义是即明智又具有颠覆性的。

早期死亡金属,代表乐队如Slayer,Possessed,Sepultura,Morbid Angel,Massacra,Death,Entombed和 Master,他们音乐的特点是没有一丝社会意识,仅表达独立自主,自我存在,自我表白的生活方式,以及通过赤裸、神秘的文化塑造一种新型的异于基督教的信仰来反对基督教义。尽管道德元素仍存在于上述音乐当中,正如摇滚乐对其所产生的重大影响一样,死亡金属的创作和意识形态中所反应出来的关于虚无主义的阐述,还是对地下极端金属乐野蛮、无情的音乐风格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他们创作的根本理念是,以强有力的主基调编排和不拘泥于音调的手法来表现主题,将自由飘逸的硬核风格跟具有温雅、浪漫气质的巴洛克音乐风格相结合,创造出混乱,黑暗,致命的直白但同时也很美妙效果。

Black Metal

黑色金属 以邪恶、异教崇拜以及撒旦思想为其主要诉求,通常在歌词含有反基督、反宗教的倾向即被归为黑金属,除了传统重金属固定乐器之外,经常会使用其他乐器如钢琴、小提琴,或歌剧的女高音,在歌曲中营造出一股诡异又吓人的恐怖气氛。“黑金属”以来自北欧的重金属团体最具代表性。

代表性乐队:Emperor,Mayhem,Enslaved,Dark Funeral,Burzum

Death

死亡金属乐风以“鞭击金属”或“碾核”为其背景演化而成。电吉他快速的反复,几无旋律的和弦,速击狂踩的双大鼓,主唱咬牙不清的低吟狂吼,歌词以死亡仇恨为主题,充满了尸体、内脏、肢解、分尸奸尸恋尸癖、食尸、虐待等变态字眼。“死亡金属”以来自佛罗里达州的重金属乐队最具代表性。

代表性乐队:Death,Carcass,Cannibal Corpse,Suffocation

Glam Metal,颠覆M(中国)

华丽金属通常指一个重金属乐队的舞台表演方式或外在形象以夸张的浓妆艳抹或俊俏的外型来吸引乐迷,这类的乐队大多是偶像团体。“华丽金属”的乐风不会太重,歌词也无太深入之含义,属于较流行的重金属音乐,是主流金属的分支。

代表性乐团:Kiss,Poison,Warrant,Twisted Sister,Motley Crue

Grindcore

碾核类似“朋克”但极具重量的音乐,主唱低鸣深沉的狂吼咆哮、电吉他超麻辣的音色再加上极快速的反复节拍及密集鼓点,构成一种几无旋律的重金属乐风,乐曲的长度都很短,从两分钟到三分钟不等。“碾核”为一种极为冷僻的重金属乐风,大多数“死亡金属”乐队都采用此一乐风。

代表性乐队:Napalm Death

Industrial Metal

工业金属采用大量冰冷的电脑采样音效,穿插以机械或金属器具的撞击声代替传统打击乐器,加上电子式的节拍,是很象科技舞曲的重金属乐,但仍保留重金属的大量失真效果。代表性乐队:

Fear Factory,Ministry,Nine Inch Nails,rammstein(德国战车

Neo-Classical

新古典金属受古典音乐极深,在重金属乐中加入大量古典音乐元素。

代表性乐队:Angra

Pop Metal

流行金属风格在重金属摇滚中加入流行音乐之元素,可说是重金属摇滚和流行音乐妥协结合的折中产品,是极易为主流市场之音乐消费者所接受的重金属摇滚乐

代表性乐队:Def Leppard,Mr Big,White Lion

Power Metal

强力金属风格拥有类似“速度金属”的速度和“鞭击金属”的重量压迫感,但旋律性不及“速度金属”,爆发力也不及“鞭击金属”。

代表性乐队:Pantera,Armored Saint,Wild Dogs

Progressive Metal

前卫金属风格有别于传统重金属,在歌曲中采用大量复杂华丽的编曲,或在歌词中传达出某些前进思想供听者一个想象思考的空间。

代表性乐队:Queensryche,Fate Warning,Dream Theater

Speed Metal

速度金属速度为其标榜的主要特色。经常会和“鞭击金属”产生混淆,通常“速度金属”的音乐较具旋律性,主唱歌词咬字较清楚,吉他间奏富旋律性且快速而流畅;而“鞭击金属”则较缺乏旋律性,完全一速度、重量、压迫感和破坏力并重。通常“鞭击金属”乐队和“速度金属”乐队的乐手们都拥有纯熟高超的乐器演奏技巧。

代表性乐队:Helloween,Gamma Ray,Riot,Rage

Thrash Metal

鞭击金属速度也极快,具有相当快速的反复节拍(riff),电吉他粗麻的音色刷出剽悍的和弦,极具破坏力及压迫感的速踩双大鼓,主唱粗暴狂吼式的唱腔配合电吉他快速的节奏急速地唱出几无旋律的曲调。“鞭击金属”以来自旧金山湾区的重金属乐队最具代表性。

代表性乐队:Metallica,Megadeth,Slayer,Anthrax,Death Angel,Testament,Exodus,Destruction,Kreator,Coroner,Overkill

SKID ROW~《SKID ROW》

AC/DC~《Highway to Hell》

Megadeth~《Countdown to Extinction》

Iron Maiden~《the number of the beast》

Cinderella~精选

Marilyn Manson~《Lest We Forget- The Best Of》

Dimmu Borgir~《Enthrone Darkness Triumphant》

Cannibal Corpse~《Butchered at Birth》

Immortal~《Sons of Northern Darkness》

Obituary~《Anthology》

Pantera~《Cowboys From Hell》(潘朵拉的首张专辑)

Metallica~《Ride the Lightning》

Guns n' roses~《sweet child o' mine》

Motorhead(速度金属)

Black sabbath(重金属祖先)

Ozzy(同上)

Slayer~ 《Reign In Blood》

Judas Priest - 《Painkiller》

Metallica - 《Metallica》(传说中的的Black Album)

颠覆M《蒙古精神》(国内新激流金属的领军人物)

In flames(哥德堡之声主力之一,旋律死亡金属奠基者之一)

Dark tranquility (哥德堡之声主力之一,旋律死亡金属奠基者之一)

Slipknot 《Slipknot-Surfacing》 (美国重金属新浪潮代表之一)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