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重信房子

重信房子

重信房子,日本赤军领袖之一,红色革命者。在日本,从20世纪70年代过来的人,大都知道这个传奇般的名字。

重信房子生于日本东京。父亲重信末夫是日本战前有名的右翼暗杀团体“血盟团”的成员,参加过暗杀犬养毅首相的“五一五事件”。

重信房子从小就长得讨人喜欢,“血盟团”头目井上日昭非常喜欢她(2000年6月6日被东京地方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的奥姆真理教头目之一井上嘉浩即井上日昭之孙)。

在战后的困难时期,重信末夫开了一家小烟酒铺谋生。可他基本上是一位政治煽动家,不太会做买卖,所以重信房子小时候很穷。她家离朝鲜人住宅区很近,从小就耳闻日本人对朝鲜人的歧视。重信末夫却不歧视朝鲜人,因为一次在被街头小痞子敲诈时,是朝鲜人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从此,小小年纪的重信房子就成了大亚细亚主义者。

重信房子很尊敬她的父亲,而她的父亲也从小就培养她做革命家。重信房子曾在自传《我的爱,我的革命》(又名《吾爱吾的革命》)中说父亲是她革命的精神支柱。

由于家庭不宽裕,高中毕业后,重信房子进入一家食品公司工作。但她同时考入有名的明治大学文学部史学地理学科(日本史学),白天工作,晚上学习。

二十岁时,开始参加学生运动,一开始只是采用和平手段的抗议。但父亲对她说:“不流血的革命是不会成功的。”并教育她“跳出民族主义的圈子,成为国际主义者。”从此重信房子才走上暴力革命的道路,坚信“武装斗争是最大的宣传”,并义无反顾离开日本,去当时反美斗争的最前线中东。罗德机场袭击事件后,重信末夫还写过一首诗送给女儿,内有“大义不孝,大义灭亲,尽天命”等字。

重信房子是个天才的领导者。参加学生运动后,很快就成了学生领袖。甚至在二年被捕入狱后,她还在被关押的警视厅女犯关押所里组织了“犯人联合会”和警察对着干。

重信房子和“赤军派”的思想受日本历史上的“亚细亚主义”思潮影响很深。他们认为应该通过日本的革命,形成一个作为世界革命司令部的党和军队,最后与美帝国主义进行“环太平洋革命战争”。这种思想的狂热信奉者,在一个最适合其孵化的年代终于制造了惊人的影响力。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是一个激动的年代。欧洲国家在亚非拉的殖民地纷纷独立,国际共运的发展,原来大多是落后国家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上的成就,使得一代人的思想变得左倾激进,而美国在一个落后小国越南进行的那场不得人心的战争,使得“反美反帝”成为全世界青年人的口号。重信房子在二二年二月出版的《决定将你生在苹果树下》中这样概括当年的日本青年:“他们有共同的回忆与怀念,共同的愤慨与激情,反对越南战争,反对王子野战医院为美帝服务,突入防卫厅,反对学费上涨。”

日本赤军就是这种从“反美反帝”的学生运动走向恐怖主义的典型。一九七年在日本反对“日美安保条约”运动中站在前面的“共产主义者同盟”,其最激进的武斗派中一部分人从一九六九年起就主张要建立自己的武装,这就是“赤军”。但他们在大菩萨山口设立用来训练袭击首相官邸的秘密基地被警察破获,武装力量被一网打尽。残余人员纷纷逃往海外,建立“国际根据地”。这部分人主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以田宫高磨为首的劫持了日航飞机投奔朝鲜;另一部分则是重信房子等前往中东,投奔巴勒斯坦人民阵线,组成“赤军派阿拉伯委员会”,又称“阿拉伯赤军”,后改名“日本赤军”。

继续留在日本活动的一部分赤军派则于一九七一年和“日本共产党神奈川县党任委员会革命左派”的小组织合并成立了“联合赤军”。所以在谈到赤军时经常要注意,共有三个“赤军”:“赤军派”、“联合赤军”、“日本赤军”。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九日,联合赤军在“浅间山庄”进行“肃反整风”时被警察包围,未能参加的漏网者后来也有不少出国参加“日本赤军”。

一九七二年在日本发生的“浅间山庄”事件,五名联合赤军成员(坂田弘、吉野雅邦、坂东国男、加藤伦教、加藤元久)胁持山庄管理人的妻子作人质共十天。

2月28日,警察攻入浅间山庄内拯救人质,两名机动队员殉职,一名队员受伤。电视直播警察攻入山庄时的情况,当天是有视听率调查以来,录得家庭收看率最高的一天,在人质被救出的一刻,民间放送及NHK两个电视台合共的视听率接近90-。

在此之前的“榛名山据点事件”(又称“山岳据点事件”)是一出革命者内部残酷斗争的日本浓缩版,十四名联合赤军(含一位怀孕八个月的女成员)被自己的同志残酷杀死。一开始重信房子们还在为日本国内终于开始了“武装斗争”而欢欣鼓舞,而几小时后越洋电话里的哭泣则把她们带入了绝望的深渊:“那不是斗争,那是肃反整风,不止一个,死了十几个,惠美子也死了。”自己人为什么要杀自己人?当时的重信和奥平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事实上,赤军的成员大部分是死于战友们的猜疑之手。

“浅间山庄”事件对日本赤军的打击不亚于尼克松访华消息的打击。当时,阻止成田机场建设的居民与左翼青年联合起来同日本警察进行了一场规模巨大的对峙,近两万五千名反对者在机场附近挖掘地道,修建简易碉堡。突然晴天霹雳,世界革命的领袖毛主席将与西方帝国主义头子尼克松握手,当年的参加者现在回忆时,仍无法忘记收音机中传来这一消息的巨大震惊。而这一消息传来时,正是“浅间山庄”抵抗最激烈之时,日本警方充分利用这一消息,把一位叫吉野雅邦的赤军成员的母亲找来现场喊话:“时代已经变了,美国总统同毛主席握手了,毛主席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孩子,回家吧。”绝望的儿子遂向母亲开炮。

以“浅间山庄”事件分野,轰轰烈烈的日本左翼运动自此进入低潮,当年最激进热烈的日本左翼青年不少在这一时期相继自杀。

对赤军以及全球左翼革命风潮最彻底的打击,也许来自中国的改革开放。这些人是为了梦想而放弃世俗生活的理想主义小集团,他们的支持者是普通日本人。

当中国社会他们奋斗的目标大白于日本社会,下层日本国民放弃了对赤军的支持,他们也同时失去了外部的精神激励源泉。

1972年5月30日,奥平刚士、冈本公三、安田安之等人用捷克制Vz58突击步枪和手榴弹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的罗德机场(现称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向旅客发动突然袭击,伤亡100人,其中24人死亡。

日本京都大学西部讲堂的屋顶上至今还有当时纪念那次恐怖袭击而画上去的日本赤军标志:猎户座的三颗星。因为参加袭击的奥平刚士、安田安之是京都大学学生。当年日本众多大学中,京都大学始终是反对日本政府、追求个性自由与独立的旗帜。而保留那个特殊的纪念符号,则是京大后辈们用这种方法表示对学长的敬意,那个西部讲堂后被称为日本赤军的“靖国神社”。

特拉维夫袭击事件的领导者奥平就是重信房子的丈夫,他和安田当场自杀,冈本被捕。当时日本人参加巴勒斯坦斗争是非常秘密的活动,为了不让以色列人拿到自己的指纹,奥平和安田都用手捏住了手榴弹而把手指炸得粉碎。冈本自杀未遂,被以色列人抓住时高呼“我们是日本赤军”。从此他们被称为JRA。

这几位日本赤军分子,在西方世界,是恐怖分子;在阿拉伯世界,则是英雄。据说那年出生的阿拉伯男孩有相当多人的名字叫“OKUDAIRA”,就为了纪念奥平刚士,为阿拉伯人而牺牲的日本人。

阿拉伯人也没有忘记被捕的冈本公三。巴以谈判,无论是秘密的还是公开的,巴勒斯坦人要求以色列人释放的名单中,第一名始终是“冈本公三”。直到一九八五年,冈本公三才根据《日内瓦条约》作为交换战俘而被以色列释放。但他同时还是日本警察当局和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犯,所以在一九九七年黎巴嫩当局逮捕冈本公三等三名日本赤军成员时,当时仅有人口四百万的小国黎巴嫩,竟有二百五十名律师自愿免费为之辩护。所以黎巴嫩政府只好将其余四名赤军成员驱逐出境,而同意冈本公三的政治避难。现在是一群阿拉伯和日本的青年志愿者在贝鲁特照顾着他的生活。

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这次对特拉维夫机场的袭击,使阿拉伯世界对日本人的印象变好。一九七三年第一次石油危机时,日本虽属于西方阵营,但因日本国民对阿拉伯世界的支持和友好而被撤下敌对国名单,据说赤军的这次行动有很大功劳。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他们所憎恶的“日本资本主义”延命,这倒是那些人始料未及的。

同样以给初生婴儿取名方式纪念这次恐怖袭击的,还有重信房子。重信房子在丈夫奥平刚士死后,继续投身阿拉伯民族解放斗争事业,并与一位阿拉伯人结婚,诞有二女。为纪念献身阿拉伯解放事业的奥平,她为其中一个女儿起名重信五月(袭击事件发生于五月)。重信房子被捕后,重信五月也开始在公共场合频频露面,容貌、气质酷肖其母的重信五月是同志社大学的博士。

当年赤军在特拉维夫的袭击事件,还为二十年后成功拯救日本人质埋下了伏笔。一九九一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时,萨达姆使用“人质盾牌”战术,将西方国家侨民拘禁于重要战略据点周围以对抗多国联军的轰炸。当时在阿拉伯世界颇有口碑的西德前总理勃兰特,访问伊拉克后带走了德国人质。日本政府亦欲效仿,但苦于和萨达姆接不上头,后来还是辗转通过重信房子从中斡旋,由前首相中曾根访问伊拉克才带回被拘的日本人质。

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到二年,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日本赤军成员纷纷被捕,组织处于毁灭状态。特别进入九十年代,苏联崩溃使阿拉伯人没有了后盾。在有关中东问题的交涉中,美国时任国务卿贝克指名要求阿拉伯国家“不要保护日本赤军”。因此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重信房子只好潜回日本,直到二年十一月被捕,二一年四月,狱中的重信房子宣布日本赤军解散。

重信房子被捕时持有的是两本别人名字的护照,根据护照中的全部出入境记录,从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到被捕为止的三年中,有八次出国,其中7次是前往北京和上海等地,在中国的滞留时间长达20多个月。中国以外,只有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去往越南胡志明市一次,那次也是经中国回国,但未发现有从中国再转其他国家。重信房子的被捕,据说就是从香港飞北京时,在北京被CIA人员认出,通知了日本警察当局。

这次日本法庭对重信房子的指控主要是使用伪造护照和在“海牙事件”中所起的作用。重信房子违反《护照法》毋庸置疑,但对“海牙事件”有关的审判就不那么容易。最后法庭判决:“虽然共谋的详细内容,时期和场所无法断定,但是可以认定被告通过阿拉伯国家的协作组织和实行者进行了共谋”。

这是一个宣告了一个时代结束的判决,一个宣告了用冲锋枪和手榴弹来实行恐怖以实现理想的方法失败的判决。

《吾爱吾的革命》讲谈社,1974年;
  《巴勒斯坦解放斗争史》;
  《十年的眼差》话录,1983年;
  《大地耳朵注意的话,日本的声音日本共产主义运动的教训》ウニタ书铺,1984年;
  《贝鲁特1982年夏天》话录,1984年;
  《苹果树下,决定生下你》幻冬舍,2001年;
  《枪口上的茉莉花重信房子歌集》幻冬舍,2005年;
  《日本赤军私史我与巴勒斯坦在一起》河出书房新社,2009年;
  《革命的季节来自巴勒斯坦的战场》幻冬舍,2012年。

《赤军-PFLP·世界争宣言》 

参加戛纳国际电影节参展。足立正生和若松孝二的两位导演监制,滞留在黎巴嫩贝鲁特的重信房子和PFLP协助拍摄,若松制片厂制作的1971年实录作品。有2007年上映的新冲洗。

《橄榄树下》
  摇滚歌手パンタ2007年8月发表的专辑。专辑中的歌词是房子和パンタ往返的书信词。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