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郑注

郑注

郑注(?835年),绛州翼城(今山西省翼城县,位于绛县东北)人,唐代大臣。本姓鱼,冒姓郑氏,时称“鱼郑”。为人诡谲狡险,处世微贱,以医术游江湖,得宠于襄阳节度使,又转识王守澄

太和八年(834年)九月,唐文宗身患风疾,不能讲话,王守澄推荐给唐文宗,病情好转,颇有成效。郑注得到了唐文宗的宠爱,十二月任太仆卿,兼御史大夫,历任昭义节度副使等职。受宠于唐文宗后,郑注如鱼得水,利用许多欺诈手段,取得唐文宗对他的信赖。

太和九年(835年)迁工部尚书,充翰林侍讲学士。后助唐文宗杀王守澄,出为凤翔节度使,郑注劝唐文宗仇士良为左神策中尉,以分散王守澄权力,并与李训秘商,以图一举消灭宦官势力。甘露之变时,郑注率亲兵500人赶赴京城,不久传出李训败死的消息,郑注仓皇逃返凤翔,随即被监军张仲清和押牙李叔和设宴所杀,尸体送往京师,枭首兴安门。

郑注本姓鱼,冒为郑,时号“鱼郑”,人称“水族”。郑注出身贫寒,相貌丑陋,不能远视,任官以前,靠医术维生,飘荡于江湖。

元和十三年(818年) ,郑注到了襄阳。当时襄阳节度使李患有痿病,郑注使用偏方,为李“煮黄金,服一刀圭” ,李服用后,十分见效,因而厚遇之,署其为节度衙推。后李 移镇徐州,郑注也随同前往,又任以职事,凡军政之事,李都与他参决。他也很有才干, “与筹谋,未尝不中其意” 。郑注因医术受到李的重用,故招致了一些人的非议,有人说他“专作威福” 。

当时宦官王守澄为徐州监军,闻知此事后也怨恨郑注,便告诉李,欲除掉他。李极言郑注是奇才,天下难得。李即令郑注拜见监军。起初,王守澄还有些勉强,可是一与郑注交谈后,见他“机辩纵衡” ,所说的符合自己的心意,于是马上把他请入内室,促膝交谈、相见恨晚。第二天,王守澄即对李说: “确实如您所的那样言,真是奇才啊。 ”从此,郑注经常出入王守澄门下,关系很融洽。李又署他为巡 官,得以列于宾席之中。

元和十五年(820),王守澄调任内职,郑注也随之到了京师。不久,王守澄与陈弘志等宦官弑宪宗,擅立李恒为帝,即穆宗。王守澄专枢密使之职,并将郑注引入朝中,“穆宗待之亦厚”。王守澄非常器重郑注,两人常常是“言必通夕”。郑注依靠王守澄的权势,交结朝臣,“数年之后,达僚权臣,争凑其门”。后来,他又在山东、京西诸军做幕僚,历任卫佐、评事、御史,又检校库部郎中,为昭义节度副使。

唐文宗即位后,王守澄有翊戴之功,升为骠骑大将军,充右军中尉。太和五年(831),唐文宗与宰相宋申锡谋剪宦官京兆尹将密谋泄露给郑注,守澄也因获悉此谋,即令军吏豆卢著诬告申锡与漳王谋反,因此,宋申锡被贬,致使文宗谋除宦官的计划也破产了。

太和七年(833)九月,侍御史李款见郑注依倚王守澄,“权势熏灼”,遂于阁内弹奏郑注罪行。守澄将郑注匿于右军,保护起来。左军中尉韦元素,枢密使杨承和、王践言与守澄不和,厌恶郑注,左军将李弘楚与韦元素定计:诈称中尉有病,召郑注前来治病,乘机擒而杖杀。可是郑注来后,口若悬河,侃侃而谈,韦元素“不觉执手款曲,谛听忘倦”。李弘楚再三示意,韦元素皆不理睬,最后“以金帛厚遗注而遣之”。宰相王涯也扣压了李款的奏疏,任命郑注为侍御史,充右神策判官。同年十二月,唐文宗患了风疾,口不能言。经王守澄引荐,郑注得以给文宗治病。唐文宗服了郑注调制的药剂,很见效,于是,郑注得到了唐文宗的宠幸。

太和八年(834)九月,郑注总结了自己治病的经验,奏上《药方》一卷。唐文宗于浴堂门召见郑注,还咨询富国之术,郑注建议恢复榷茶政策。榷茶是一种征收茶税、管制茶叶生产、取得专利的措施,其方法是“以江湖百姓茶园,官自造作,量给直分,命使者主之”。当时饮茶盛行,茶叶生产有很大的发展,郑注建议通过榷茶以增加朝廷的财政收入。文宗采纳了他的建议,以宰相王涯兼榷茶使,并赐给郑注锦彩若干。

唐文宗喜欢诗文,曾读杜甫诗《曲江辞》,其中有“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的诗句,知道天宝以前曲江沿岸有楼台行宫府署等,心里很羡慕。郑注猜知文宗想在曲江建造亭榭宫室,于太和九年(835)正月,郑注上言秦中有灾,应兴工役以禳灾。经郑注上言,文宗以此为由,即命左、右神策军差人疏浚曲江、昆明池,并修造了紫云楼、彩霞亭等。郑注又让公卿在堤上列舍,使唐文宗大为欢喜。

四月,唐文宗任命郑注为太仆卿,兼御史大夫。郑注受任以后,遂举荐仓部员外郎李款代替自己原来的职务。虽然李款以前曾弹劾过郑注的罪过,但他不计较个人恩怨,认为“加臣之罪,虽于理而无辜;在款之诚,乃事君而尽节”。

九月,郑注擢为工部尚书,充翰林学士。唐文宗亲自于九仙门召见,并当面赐以告身。从此,郑注得以充任近侍,深受唐文宗倚重。

取得了唐文宗的宠爱信赖后,郑注便为所欲为,卖官射利,贪赃违法,贿赂公行,不避人耳目。他死后,度支籍其家产,得绢百余万匹,他物称是。他在善和里修建的府第,飞庑复壁,莫有人能相比。同时,郑注又勾结京师轻薄亡命之徒和各地方镇将吏,常在家中聚会,以张声势。在朝内,郑注出入神策军中,无人敢问。与宦官王守澄昼夜密语,人莫能知。

后来,郑注和其党李训把持了朝政,一唱一合,日夜在文帝面前议论治国方针。声称:“先除宦官,次复河、湟,次清河北,开陈方略,如指诸掌。”唐文宗受其迷惑,弥加信任。因而,郑注与李训“二人相挟,朝夕计议,所言于上无不从,声势赫。注多在禁中,或时休沐,宾客填门,赂遗山积。”而且,以亲疏聘退大臣朝士,随爱好破坏朝政法规,“权震大下”。

为壮大势力,郑注又拉帮结派。其中,王涯、李训等人都是他安插在左右的主要成员。与此同时,郑注排除异己,公报私仇,凡对自己有一点不满者,必致于死地而后快。

郑注把李训提为要职后,宰相李德裕反对,极言李训邪,不宜为侍臣,与郑注、王守澄相对抗。李德裕遭到郑注等人的仇视后,经常受排挤。郑注得知山南西道节度使李宗闵与李德裕不和后,便推举李宗闽为宰相,迫使李德裕大权失落,出任山南西道节度使。

宰相路隋上言,为李德裕说情,由此,郑注对路隋怀恨在心,上奏唐文宗,将路隋排挤出朝,充镇海节度使。郑注求任两省官,宰相李宗闵认为不可,郑注就在唐文宗面前倍加诋毁李宗闵。李宗闵因此被贬为明州刺史,再贬为处州长史。

郑注不仅利用权势连逐三相,即使平日与自已有毫发之怨的人也不放过。如郑注诬陷左神策中尉韦元素,枢密使杨承和、王践言是李宗闵私党,分别贬为淮南监军、西川监军和河东监军。侍御史李甘反对郑注为相,被贬为封州司马;户部侍郎李钰因曾经说过郑注*邪,被贬为江州刺史;中书舍人因说过郑注以医药奉君、被贬为阆州刺史;史言“贬逐无虚日,班列殆空。”

唐文宗时,尚书右丞、同平章事宋申锡与御史中承宇文鼎受密诏诛杀郑注,派京兆尹王掩捕其党。王泄密,被郑注和王守澄获悉。郑注令神策都虞侯豆卢著诬告宋申锡阴谋拥立漳王李凑为皇帝,唐文宗情以为真,立刻命王守澄捕捉豆卢著。结果,宋申锡贬为开州司马,不久怀冤而死,参预者晏敬则等人有的被诛,有的流放,百余人皆遭迫害。自宋申锡获罪后,宦官势力更加猖獗,唐文宗悔恨不已。

当时唐文宗嫉恶宦官专权,欲尽诛宦官,但此事又难与将相明言。郑注深知文宗的心意,并“屡见密计”,还引荐李训相助。文宗以为郑注、李训皆经王守澄所引荐,与他俩如果会谋事不至于引起宦官的怀疑,遂推心置腹,担心事密告于郑注。于是他俩“遂以诛宦官为己任,两人相挟,朝夕计议,所言于上无不从,声势赫”,外人也只知郑注与李训“倚宦官擅作威福,不知其与上有密谋也”。

郑注与李训密谋剪灭宦官,先是利用了宦官内部的派别及其矛盾,右神策中尉王守澄和左领军将军仇士良不和,郑注劝唐文宗命仇士良为左神策中尉,以分王守澄权力,又出谋以王守澄为左右神策观军容使,以虚名夺其实权,进行分化瓦解,然后分而治之,诛杀了大宦官韦元素、杨承和等,又设计杀了宦官头子王守澄。

为了将宦官一网打尽,郑注出任凤翔节度使。凤翔地近京师,京兆三辅之一,是一个军事要镇。

郑注赴镇前,曾与李训约定:到镇后即选拔数百名勇士,人人手持白梃,怀揣利斧,作为亲兵。李训与郑注约定,将于十一月二十七日,王守澄附近下葬时,由李训奏令宦官中尉以下都去水送葬,郑注即奏请以亲兵护丧,届时命亲兵以斧砍杀宦官,“使无遗类”。

李训虽凭借郑注得幸,但忌妒郑注权势大过自己,决定自己铲除宦官,不让郑注抢功,然后再杀掉郑注。李训便于私党另定计谋,大和九年(835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派亲信王行余、王各处其镇,募壮士为部曲,并去用金吾、台府吏卒提前动手,演出了唐代历史上有名的“甘露之变”。李训失败后,仇士良命左右神策军洗除李训私党,控制了唐文宗和京城。在凤翔镇的郑注闻知李训已开始了行动,随即率五百名亲兵火速赶往京师援助。当郑注一行人马行至扶风县境时,听说李训已经失败,即返回凤翔。

仇士良等人派人携带文宗的密敕授予凤翔监军张仲清,命令他诛除郑注。张仲清疑惧不知所措。押牙李叔和劝张仲清说:“我以您的名义用好言好语召来郑注,然后设计退下他的亲兵,在坐席把他杀死,叛乱即刻就可平定!”张仲清同意,于是,设下伏兵等待郑注。郑注依恃他的亲兵,因而也不怀疑,径直进入凤翔城来见张仲清。李叔和把郑注的亲兵引到门外予以款待,只有郑注和几个随从进入监军使院。郑注刚刚喝完茶,被李叔和抽刀斩首。随即关闭外门,全部诛杀郑注的亲兵。于是,张仲清出示唐文宗的密敕,向将士宣布。接着,杀死郑注的家眷,以及节度副使钱可复、节度判官卢简能、观察判官萧杰、掌书记卢弘茂等人和他们的同党,总共一千多人。这时,朝廷还不知道郑注已经被杀,丁卯(二十六日),唐文宗被迫下诏,免去郑注的职务和爵位,命令与凤翔邻近的藩镇按兵不动,观察凤翔城中的动静。同时,任命左神策大将军陈君奕为凤翔节度使。戊辰(二十七日)夜晚,张仲清派李叔和等人前往京城献上郑注的首级,朝廷命挂在兴安门上示众。 事后,朝廷查抄郑注的家产,得绢一百万匹。

李:实奇才也。

王守澄:诚如公言,实奇士也。

:①训、注天资狂妄,偷合苟容,至于经略谋猷,无可称者。②训、注奸伪,血颓象魏。非时乏贤,君迷倒置。

宋祁、欧阳修:李训浮躁寡谋,郑注斩斩小人,王涯暗沓,舒元舆险而轻,邀幸天功,宁不殆哉!……《传》曰:“国将亡,天与之乱人。”若训等持腐株支大厦之颠,天下为寒心竖毛,文宗偃然倚之成功,卒为阉谒所乘,天果厌唐德哉!

司马光:训、注小人,穷奸究险,为取将相。

尚宛甫:“训、注虽谲进,然乱贼人人得诛;举世畏宦官,训、注独舍生诛之,使其谋成,则武、宣、懿三宗必无复废立之事。”

王夫之:“文宗耻为弑君之宦竖所立,恶其专横而畏其害己也,旦夕思讨之,四顾而求托其腹心,乃擢宋申锡为相,谋之不克,申锡以死,祸及懿亲,而更倚李训、郑注、王涯、舒元舆以致廿露之变。申锡之浅躁,物望不归;训、注则无赖小人,繇宦竖以进,倾危显著,可畏而不可狎;涯、元舆又贪浊之鄙夫也。”

王鸣盛:“李目郑注为奇士,其实训、注皆奇士,特奇功不成耳。……训本挟奇进,及权在己,锐意去恶,欲先诛宦竖,乃复河湟,攘却回鹘吐蕃,归河朔诸镇,志大如此,非奇士乎?……即使本欲揽权,假公济私,脱令具功得成,乱本拔矣。天不祚唐,俾王叔文一不成,训、注再不成,以至于不可救,而训、注固未可深责。传中讥其诡谲贪沓,皆空底无指实处。……诋讥之词,安知非沿当日史官曲笔。千载而下,于训、注但当惜之,不当复恶之。”

俾王叔文一不成,训、注再不成,以至不可救,而训、注固未可深责。”

蔡东藩:李训、郑注,皆小人耳,小人安能成大事。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