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邹作华

邹作华

邹作华(1894-1973),字岳楼,吉林永吉人,东北军出身,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保定军校第五期炮兵科,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十二期炮兵科毕业。国民党炮兵权威,擅长炮兵部队训练,编装与作战指挥。

1920年投奔奉军,任炮兵营长。1922年2月,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因功升任炮兵团长。1925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升任炮兵旅长,1926年因平定郭松龄叛变有功,升任奉军炮兵司令,1927年5月,任奉军炮兵军长。1928年12月,东北易帜后与张学良军队一起成为国民革命军高级将领。1930年,身为上将的他,因与苏俄中东路事件中立下战功,与张学良同受中华民国青天白日勋章,为该勋章的首批受奖者。

“九一八”事变后,邹作华任东北边防军炮兵训练监,1933年5月,出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分委会委员。1934年5月,邹作华任陆军炮兵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炮兵学院前身)校长,教育长,同时兼任炮兵总监。1937年8月,参加两次淞沪战役,任全国炮兵总指挥,负责指挥全部参战炮兵部队。1939年7月,奉命任军事委员会炮兵总指挥,1940年3月,兼任吉林省主席

抗战胜利后,代表中华民国政府先后担任东北行营政治委员会主任,东北行辕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国民党第六届候补中央执行委员,1947年11月晋二级上将,并当选第一届国大代表。1948年受命担任总统府战略顾问。1949年年初赴台,1953年退出军界,担任总统府国策顾问,兼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委员等闲职,1973年11月7日,病逝台北,享年80岁。

邹作华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历任炮兵营长、团长、旅长、司令军长兴安区屯垦督办,军事委员会北平分委会委员,陆军炮兵学校校长教育长,军训部炮兵总监,军事委员会炮兵总指挥,吉林省主席,东北行营政治委员会委员,东北行辕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总统府战略顾问等职务。

邹作华(1894-1973),字岳楼,吉林永吉人,1894年5月11日生于一商人家庭。初入吉林陆军小学学习,毕业后到吉林孟恩远的陆军做见习军官。1917年入日本士官学校学习炮兵科。回国后,被分派到段祺瑞所属的

边防军教导团任队副。后代理教导团团长、重炮营营长。直皖战争中,皖系战败,皖系边防军被直军收编。邹作华不愿依附吴佩孚,遂决定以队副的身份率领炮兵队的学兵以及火炮、马匹、装备等,投入张作霖的奉军,从此开始了他在奉军中的军事生涯。

邹作华开始在奉军任东三省巡阅使署卫队混成团参谋。不久任炮兵营营长。他编入东北军后,深受张学良的信任与擢拔。因为张邹两人都是学炮兵的,都是炮科专家。邹的炮科学识,受到张的赏识,认为把创建和发展炮兵的重任,交付予邹,是最适当的人选。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邹作华在廊坊战役中,指挥炮兵以强大火力压制直军,被困的奉军得以突围,战后升任炮兵团团长。在张学良、郭松龄两将军的关怀下,他深入队列与土兵共同操练。当时沈阳北大营张、郭统带的第二、六两旅,炮装备、训练、战斗力都冠于东北全军,被称为新军,而新军中尤以邹作华的炮兵第四团为最标准。邹在生活上非常讲究,极力西化,爱好打网球,跳交际舞。他走路气势昂扬,保持正规军人姿态,影响所及北大营许多青年军官,都模拟他的走路样式。邹作华精通炮兵作战、训练及指挥,治军严明,在奉军崭露头角。

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炮兵发挥很大作用,他又升为炮兵第1旅旅长,晋升陆军少将。1925年11月22日,郭松龄兵变反奉,任命邹作华为总部参谋长。邹作华虽身在郭松龄军营中,却怀着投张作霖之心,对郭松龄军队的战败起到极大的作用。邹作华暗中通奉,“将榴霰弹引线芯抽出而放之,帮其虽命中而不炸,奉军未致大伤亡”。郭松龄军队在最后一战,参谋长邹作华“突然间将所部炮兵旅撤回,并停止前线子弹供应,郭军遂大溃”。随后,邹作华以东北国民军总司令部名义下令各军停止攻击,协助张作霖收拾残局,安抚军队。进一步受到张作霖的宠信。1926年被任命为奉军炮兵司令,下辖八个炮兵团

一九二七年张学良、韩麟春指挥的第三、四方面军团进抵河南,邹作华被特任为炮兵军长,下辖三个炮兵旅。官大了,钱多了,他的西化生活,也就相应地提上一个阶梯,志气消沉,事业心减退,所指挥的炮兵在中原战场上,没有建立什么战绩。一九二八年东北军退回关外,张学良特派他为兴安屯垦区督办,这位邹督办长时间游乐在沈阳,而兴安屯垦事务,他责成总办高仁绂处理。邹作华个人生活醉心西化,迷恋于酒吧、舞场中,政治生活迂腐短见,极力依附蒋家王朝。当一九三六年“西安事变”时,他任陆军炮兵学校教育长,竟亲自率领该校东北籍的教职员,去见何应钦,自动请罪,自动愿去坐班房,表示无限忠于南京国府。

一九二四年发生第二次直奉战争,邹作华的野炮营已扩编为炮兵第四团(二十七师炮兵团为第一炮兵团,吉林部队所属为第二炮兵团,黑龙江部队为第三炮兵团)。邹作华的炮四团配属在张学良、郭松龄指挥的一、三联军,担任山海关的正面作战。炮兵指挥所设在绥中姜女庙附近。在邹作华亲自指挥下,炮兵的攻击准备炮击,效果非常显著。直军带掩盖的野战工事,很多被摧毁。直军的炮兵阵地受到压制,只是一、三联军的步兵未能很好地利用攻击准备炮击成果,突破直军阵地。这是邹作华指挥的东北炮兵,第一次大显身手。

一九二六年东北军对据守南口一带的冯玉祥国民军作战,炮兵部队实施的战斗方式,采用当时最先进的“炮兵群”战术,编组成左右中央各炮兵群,每一群不单纯是山野炮,依情况并配有榴弹炮,也不是一个连一个营的使用,炮兵群是集结许多各类炮兵营成为火力集团而运用的。东北军的炮兵群对国民军在南口一带构筑的最坚固阵地锁要部,称为“红工事”的主阵地,予以致灭性的炮击。东北军挫败国民军主要是炮兵的成群使用所致,这是东北炮兵第二次的大显身手。1928年5月“济南惨案”发生后,邹作华的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请求自愿率领军队去东北边疆垦荒。张作霖任命他兼任兴安屯垦督办,兴安屯垦区的面貌发由此生了很大的变化。

“九一八”事变后,邹作华任东北边防军炮训练总监,仍统帅东北军全部炮兵。1933年出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分委会委员。

1934年5月,邹作华被国民政府任命为陆军炮兵学校校长并兼任炮兵总监(后蒋介石亲任全国各军事院校校长,邹作华改任教育长,仍然负责军校的全盘运作)。陆军炮兵学校为民国时期全国唯一的炮兵学校,史称汤山炮校,民国时期,汤山境内驻军单位甚多,其中,汤山炮校是当之无愧的“大巫”。地位仅次于陆军大学黄埔军校蒋介石兼任校长后,曾多次亲临炮校:1935年12月21日,炮校第三期学员和第二期校官召集班学员毕业,蒋介石亲临训话,授与证书。1936年6月4日,蒋介石亲临重炮团,检阅重炮射击。1936年7月16日,炮校第三期校官召集班学员、第三期上尉训练班学员、第二期中少尉班学员、第二期空中侦测班训练员举行毕业典礼,蒋介石亲临训话,并视察各种新设备。陆军炮兵学校并不是普通的初级指挥学校,它招收的学员既有社会上的青年学生,也有任职至少一年以上的军官。前者称为一般学员,后者称为进修学员,他们的数量大大超过了一般学员。炮校对一般学员进行炮兵初级军官的养成教育,对进修军官则进行深造教育。这些军官除进修射击战术、观测通信术和驭法外,还从事炮兵的战术学术研究和炮兵兵器及器材的试验研究。炮校对外开放的程度相当高,校园里常常能见到尖鼻子的洋人。为了加强教育力量,蒋介石从来华的德国顾问团中抽调了毕里次、哈赛、舒尔次等人到炮校担任教学,指导训练,所派顾问数量在南京的军事学校中是较多的。1934年1月,军械顾问郎格尔担任锻工研究班教授,火工顾问郝次指导练习移动目标牵引车驾驶法。同年2月,学校还聘请了一批英文德文日文教授,组织教职学员分班学习外文。1936年,学校洋文组又增加了一名法文教师和一名俄文教师,俄文教师为多马舍夫斯基夫人。汤山炮校设有侦测队,下设测量连、气象台、声测连和飞机队,拥有相当先进的侦测手段。学员除进行地面侦测训练外,还进行空中侦测训练。1935年3月,在教育长邹作华的呼吁下,蒋介石专门给炮校拨了两架蓉克飞机(707号、708号)。刚开始,飞机未到,飞机队队长聂恒裕借用别人的一架自备飞机,率先进行训练。1937年5月13日,由炮校主办,在句容一带进行了全国第一次步炮空联合演习,为期3天。可见,当时的汤山炮校不但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教学训练的层次也相当高。

邹作华在炮校任职六年期间,由建校到抗战期间迁校,成绩斐然,共培育炮兵中下层干部达数千人,上至旅长,下至排长。同时策划炮兵部队之编装,整训,期间成功编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支机械化炮兵部队独立炮兵第十团(彭孟缉为团长,炮十团隶属于炮校),并在日后的各次大型会战中屡立战功。他的门生说,邹作华“魁梧奇伟休休有容,如鹤立鸡群,有大将风。”邹作华对炮兵战术技术十分精通,尤其是炮兵“小动作”精确熟练,常常在学生炮操教练时亲自示范瞄准镜方向分划及距离表尺装定、水准气泡居中、方向及高低手轮转动、调动尾架等手法,动作极为标准。实弹射击时对射弹的观测修正更精确迅速,官生既惊讶又佩服。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官至立法院院长的黄国书,参谋总长彭孟缉都曾在炮兵学校任职,并得到邹的提拔与重用。1936年4月21日,南京国民政府授予邹作华陆军中将军衔。

1937年8月,淞沪战役期间,以陆军炮兵学校教育长兼全国炮兵总指挥身份参加战役,并指挥炮兵给日军旗舰出云号以重创。1938年,为适应长期抗战需要奉命代训中央军校十四,十五,十六各期学生共计一千六百余人。1939年邹作华不再担任炮校教育长和炮兵总监(炮兵总监职位由副总监刘翰东接任,炮校教育长职位由金镜清接任),改任军事委员会炮兵总指挥,在重庆设立炮兵总指挥部,负责指挥整训全国各战区野战炮兵部队,各战区同时设立炮兵分指挥部,其东北军旧部黄永安任第一战区炮兵指挥官兼炮六旅旅长刘翰东任第三战区炮兵指挥官。1940年3月,兼任吉林省政府主席。1943年12月,任军事参军处参军。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当选中国国民党第六届候补中央执行委员,1945年9月担任东北行营政治委员会委员,1947年10月,任国民政府东北行辕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同年11月,南京国民政府晋升邹作华为陆军二级上将

大陆解放前夕,邹作华随国民政府逃往台湾,担任总统府国策顾问,兼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委员等闲职。1954年2月国民大会第二次会议与1960年2月第三次会议,邹作华均为会议主席团主席。1973年11月7日病逝于台北,享年80岁。

一九二七年邹作华擢任为东北军的炮兵军长,所有东北炮兵归其指挥或节制。当时国内各军事集团(广东、四川、阎、冯等)都没有炮兵成军的事例。邹作华堪称是东北炮兵创始和扩展的主要人物,尤其他对炮兵的战术、射击两门教育,抓的非常实在。他主办一所东北炮兵军官教育班,施以炮兵军官养成教育,另一所炮兵研究班,是炮兵专门学校性质,聘任日本炮兵军官仓岗繁太郎教授射击教范。在该班组任教官的,大都是出身于日本炮兵专门学校的人员。研究班共开办三期。每期学员是从炮兵部队现役军官限由讲武堂毕业的选送入班学习。九一八事变前已毕业两期,第三期大部分是由东北海军舰上军官派来的,未毕业就爆发了事变。

由于炮兵军官教育班和炮兵研究班的倡导,东北炮兵的素质大大提高。以前炮兵部队的观测器材,主要只有炮队镜,后来精微仪测远机,就普及了。东北炮兵掌握了图上作业的无观测无试射开始效力射的射击技术,以及占领遮蔽阵地的最新炮兵战术。这在当时国内炮兵是很先进的。九一八事变后,邹作华被任为陆军炮兵学校教育长,许多东北炮兵军官去炮校教学。

邹作华是张氏父子手下的得力干部,留学日本后深得张氏父子的重用。1925年郭松龄倒戈反奉,当时东北军的全部炮兵都控制在郭方的邹作华手中。邹暗中命令炮兵卸去全部炮弹引信,并命部下王和华密报张作霖。所以在张作霖部队反攻郭松龄时,无所顾虑,一举将郭击溃。后来张作霖对邹给以特殊升迁,33岁就担任军长

晚年的张学良曾回忆说:“东北军最厉害的就是炮兵。那时,中国的炮兵可以说没有正式训练过,从东北军开始,才有正式训练。这个炮兵那是邹作华的功劳。

蒋张合作后,蒋通过张学良邀请邹作华主持炮兵学校教务并兼任炮兵总监,成为国民党炮兵的开拓者和奠基人。邹在军事上接受新事物较快,善于钻研,办事有方。但在政治上头脑简单,他不了解社会发展规律和国家民族命运之所系,个人前途悉听别人摆布。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