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政信

政信

政信(1902.10.01~1968.07.20),陆士36期,陆大43期。 历任步兵第7联队中队长,参谋本部编制班部员,陆士本科生中队长,华北方面军参谋,关东军作战参谋,第11军司令部部员,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部员,台湾军研究部员,参谋本部兵站班长,第25军参谋,参谋本部作战班长,陆大教官,支那派遣军第3课长,第33军作战主任参谋,第33军高级参谋,第39军参谋,第18方面军参谋,众议院议员,参议院议员。

政信与石原莞尔濑岛龙三并称为“昭和三参谋”。且政信一直视石原莞尔为自己的“精神导师”。因传闻其曾生食战俘人肉,故又被人称为“豺狼参谋”。 [1]

注: 音:shí

1924年,政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十六期毕业。1931年陆军大学毕业。1932年,政信在步兵第7联队任中队长,联队长为林大八大佐。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后,步兵第7联队被派往中国上海参与作战,政信在战斗中被中国军队击伤。1932年9月政信奉调到参谋本部总务部第一课(动员编制课),课长是东条英机大佐。次年又晋升大尉,被调到作战部第三课(要塞课)。1933年8月参谋本部进行“苏联对新疆的渗透情况之调查”项目,政信在甘肃的兰州、肃州等地活动了一个多月。 1935年因士官学校阴谋事件发配到驻水户的步兵第2联队。1937年任北支那方面军参谋,主张扩大“卢沟桥事变”。1939年任关东军少佐作战参谋,曾以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的名义起草下达一份《满苏国境处理纲要》,公开鼓励前线部队向苏军挑衅,结果引发“诺门坎事件”,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因日军遭遇重大失败而被撤职,而政信则以台湾军研究部部员的身份被调往台湾,但是他始终认为再打下去的话,一定能胜利。中国过去书藉常称诺门坎事件结束了日本北进南进之争,但事实上日本的北进论抬头反而是二战爆发后受德国鼓舞而出现的。具体标志是田中新一、土居明夫1940年完成的拿下东南亚后向北用兵的纲要。

政信抵达台湾后,敏锐地预计到日本将在东南亚动武,遂与人合著了一本名叫《只要读了就能赢》的关于南方作战的手册,从民情、地形、气象、卫生、防疫、战法、兵器方面都讲述的十分详细。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政信一路参与了对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缅甸、泰国等地的入侵作战。1943年3月,政信在菲律宾下达了对菲律宾最高法官桑托斯一家老小的灭门令,并假借大本营命令将美菲军投降者一律射杀;攻占新加坡以后,下令严厉镇压当地华侨的反抗运动,制造“新加坡大屠杀”,屠杀在新华侨十余万人。

1943年,日本瓜达尔卡纳尔岛作战失败,作为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指挥官之一的政信将战役失败的一切责任都归结为日本海军的无能与不作为,并为此多次当众对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进行诘责与攻击。如此这般,政信引起了日本海军各界普遍的深恶痛绝,山本五十六在与部属们的闲谈中曾蔑称政信“这种上窜下跳的小丑,什么东西……”在日后解密的山本五十六的日记书信中更是充满了对政信的挖苦嘲笑。

1944年,政信出任第33军作战参谋, 参加缅甸战役。在缅甸,政信又故技重施,对缅甸的抗日力量下达了与新加坡同样的命令,结果又是一场血洗。日军占领泰国后,政信又涉嫌参与了暗杀泰国国王拉玛八世的一系列阴谋活动。

战后英美等国大索天下寻找政信,但苦于找不到此人。然而却是中国国民政府包庇掩护了政信。原来,当时担任北支方面军参谋的政信曾经在溪口操办过公祭蒋老夫人的仪式,并给前来吊孝的国府要人提供了一切方便。

日本投降时,正在曼谷的政信自知难逃法网,化名“青木宪信”冒死前往了国民党当局设在当地的军统机关。结果军统局第二天就派出包括两名少将军衔特派员在内的15人护送队伍,一路护送政信由河内转重庆,最后抵达南京。政信抵达南京后被安排在在中华民国国防部二厅办公,成为日本战犯进入国民政府任职第一人,不久又归拨国防部严格保密的第三研究组,先后编撰过《西伯利亚作战纲要》、《对三次大战的预想》、《共军与国军军事形势评判》、《冬季作战的参考》、《东北国军与共军作战设想》。

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国共争夺东北。由于国民党手中没有东北作战地图,而日本人也没有因为关东军从没有想过要在东北作战,所以政信和另一位日本陆军中将又被派去编制东北军用地图。

1948年,东北军用地图和用兵概要编制完成,政信被国民党当局悄悄放回日本。1950年1月占领军总部宣布对日本战犯搜索结束的第二天,政信就在日本公开露面了。

回国后的政信又撰写了一本描写自己潜逃生涯的书叫做《潜行三千里》(“里”是日本旧计量单位,大约相当于4公里),成为1950年日本的最畅销书。1952年11月政信当选为众议院议员,1959年6月又当选为参议院议员。不过,1960年印度支那地区在一连串的政变后陷入大乱的局势,又让这位生来不甘寂寞的狂徒嗅到了干一番事业的机会。

于是政信变卖家产筹集旅费,以“对东南亚进行实态调查”的名义,于1961年4月飞到了印度支那。不久后又化装成和尚潜入老挝,企图偷掘日本军队撤离老挝前藏匿于此的黄金。但随后就被老挝人民解放军抓获,并最终以“间谍罪”被执行枪决,结束了其罪恶一生。

不过也有许多不同的传闻,有说政信是被CIA所杀,也有说是被英国情报机关所杀,但是大家更愿意相信政信是被中国情报机关所处理掉的。 [2]

1934年8月1日,政信大尉被调去陆军士官学校当学员中队长(相当于连长)。实际上是东条英机作为统制派派政信去陆士压制皇道派。政信在陆士启用间谍学生监视皇道派学生的言论和活动。并派间谍学生打入皇道派学生内部结社研究右翼代表人物北一辉的“国家改造论”,煽动皇道派学生在11月28日临时议会开幕之前谋杀首相冈田启介海军大将,前首相斋藤实海军大将,前首相西园寺公望,树立以荒木贞夫陆军大将,真崎甚三郎陆军大将,林铣十郎陆军大将为中心的军政府的“政变计划”。再于1月20日深夜三点与宪兵司令部冢本诚大尉,参谋本部情报部片仓衷少佐向陆军次官桥本虎之助中将要求镇压这次“政变”。后虽开除所有涉案学生(包括间谍学生)但查明“政变”为政信一手策划。政信虽将皇道派势力清除出陆士,但自己也得到停职一个月的处分,接着在1935年4月被赶出陆军中央,发配到驻水户的步兵第2联队。是为政信第一个事业低谷。

在石原莞尔所谓的“日本帝国国防方针”中,都把俄国或苏联放在威胁的第一位。政信的想法在日本陆军很有代表性:只要狠狠打一下。1939年5月11日,几十名外蒙骑兵渡过了哈拉哈河,和当地的伪满军队发生了武装冲突。小松原道太郎中将带领第23师团作战。1939年5月27日,日军向苏蒙军发起攻击,第23师团骑兵联队和重装甲车部队虽包抄奇袭蒙军指挥部得手,但很快被苏军坦克包围,日军的重装甲车根本不是苏军坦克的对手,苏蒙军1个喷火坦克连和装甲车营轻而易举地全歼了日军这股快速部队。正面进攻的日军被苏军密集的炮火打得丢盔卸甲、损伤过半,撤回了海拉尔

1939年6月20日,第23师团全体出动,小松原带着2万多人浩浩荡荡地向诺门坎进发了,同时出动的还有作为战略预备队的第7师团主力。从7月1日起,第1坦克师团的多次冲锋都无功而返,苏军顽强地把守着河东岸阵地。只有1939年7月3日晚,第4坦克联队利用大雨掩护和苏军的麻痹,奔袭苏军第36摩步师重炮阵地侥幸得手。

苏军总参谋部决定总攻时间为8月20日(星期天),因为按照惯例,日军前沿部队的军官有半数要轮流到海拉尔去休假。进攻的命令20日凌晨2点45分传达到一线连队,对面日军阵地一片沉寂,苏军反攻做到了最大的突然性。8月24日凌晨,反攻部队纷纷从坍塌的工事中爬了出来,等日军完全脱离了阵地之后,苏军的炮火铺天盖地般打了过去,无处躲藏的日军伤亡惨重。关东军的疯狂反击失败后,防线全线崩溃,苏军追击到将军庙一线停了下来。 [3]

在陆士栽赃陷害事发后,政信被发配到第二联队。此后一年都在联队长横山勇大佐的安排下负责给青年军官进行战术教育。后来去九州的久留米找了第二十四旅团长东条英机,但就东条也帮不上忙,因为东条当时也都要发配到满洲去当宪兵司令了。不到一年,1936年2月26日,陆军皇道派下级军官带领1400多名士兵发动政变,包围了首相官邸,国会议事堂,陆军省,参谋本部和警视厅。杀死了内大臣斋藤实,大藏大臣高桥是清,陆军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大将。是为二二六事件。在昭和天皇的坚持下,政变被迅速镇压了下去,同时统制派开始了对皇道派的大扫荡,叫做“肃军”运动。当时任关东军宪兵司令的东条英机,一得知“二二六”事件的消息,立即出动宪兵抓了一千多人,把在满洲的皇道派人物几乎一扫而空。1936年4月政信被关东军第三课主任参谋花谷正少佐调往关东军兵站课补缺。政信花了一个月才看完“满洲事变”的有关资料,深深被石原莞尔的“下克上”精神所征服,发出了这种感叹:“先觉的导师(指石原莞尔)对物体的观察方法,对中国,满洲,东亚的思维方式,使我从权益思想到道义思想来了个 180度的大转弯,见识的的不同,就有这么可怕的力量”。从此以石原莞尔为偶像,以“大亚细亚主义”为终身信仰。而这个信仰也成为了他日后策划马来战争和战后失踪的重要原因之一。1937年6月3日,在政信的主张下关东军为在1928年6月4日凌晨的皇姑屯事件中被当时的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大佐密谋炸死的张作霖下葬,花费十万大洋。后来做过“满洲国”经济大臣的韩云阶就半分吹捧,半分佩服地对政信说:“参谋真行,用十万大洋就做到了关东军花了上亿大洋的宣传费都没有做到的事,一扫了9.18以后的沉闷空气”。1937年9月在政信的多方奔走下,占地20万平方米的“满洲建国大学”在“新京”(今长春)南郊的欢喜岭成立。同时政信在满洲的"剿匪"工作也十分出色,成功地招降了有5千多人的吕绍抗日武装。

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件爆发。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分裂为以作战部长石原莞尔少将为首的不扩大派和作战课长武藤章大佐为首的扩大派。关东军和朝鲜军主张扩大事态,并派政信和田中隆吉去天津军游说。此时的政信背弃了他的偶像石原莞尔(也可以看作是对石原“下克上”的模仿)极力主张关东军从山海关机场出动轰炸机对卢沟桥附近进行轰炸。当时天津军的作战主任参谋池田纯久中佐是反对扩大派,说:“好,你关东军敢出动轰炸机,我就敢出动战斗机把它打下来!”由于和天津军的矛盾,不到一个月政信就被北支那方面军高级参谋下山琢磨大佐派往山西的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负责联络,到了山西以后突然接到北支那方面军参谋长园田直三郎中将的联络,让政信留在山西。在下山和园田的争执下,政信最终被板垣征四郎送回关东军任梦寐以求的作战课参谋。

此时的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是原来政信呆过的金泽第九师团师团长,参谋长东条英机中将,也是政信呆过的参谋本部编制动员课课长,东条英机卸任以后接任的矶谷廉介中将,更是当过政信的步兵第七联队的联队长。参谋副长矢野音三郎少将是政信从陆军中央幼年学校毕业时的第七联队长。所有的上级全是老上司。作战课内部也一样。高级参谋寺田雅雄大佐和政信一样是从参谋本部编制课出来的,而且也是第九师团出身,只不过联队不一样;作战主任参谋是刚从参谋本部编制课来的服部卓四郎中佐;还有个岛贯武治少佐是从参谋本部作战课转过来的,但他和政信是陆士,陆大的同期。政信如鱼得水,左右逢源。

政信集大胆,狂妄,残暴于一身,所有日军参谋军官中无人能出其右。除了石原莞尔发动9.18事变的大胆,牟田口廉也发动英帕尔战役时“要准备什么弹药,遇上英军,枪口朝天开三枪,英国佬肯定吓得屁滚尿流”的狂妄之外。

他大胆。在诺门坎,他抹去飞机标志飞入苏联领空侦察,天寒地冻,飞机出故障迫降在茫茫雪原,飞行员吓得直哆嗦。政信少佐呢:“别怕,我会俄语。有苏联兵来了,就骗他们说我们是来投诚的,正好还可以绑架个俘虏回去。”

马来战役之前,为了验证他制定的作战计划,政信还是故伎重演。在飞机上涂上泰国的记号,深入泰国马来,一处一处确认英军的布防兵力和炮火配置。

他狂妄,“皇军以一当十”的计算方程式就是他的发明。在战后的1952年8月16日,政信还是那么的狂妄,在出马竞选众议员的演说中,他是这样说的:“我和俄国人,支那人,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印度人,澳大利亚人,爪哇人,菲律宾人,缅甸人都打过,负过七次伤,身上有30多处伤疤,身上还有20几颗子弹。如果大家武器一样,最强的是日本兵,其次是支那兵,再其次是诺门坎的俄国兵,接下来是印度的廓尔卡兵,第五才是美国兵,英国兵大概第七第八”,其狂妄之气焰一点不减。

他残暴,政信在日军中的残暴是出了名的。十五年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中,所有大屠杀的现场肯定有政信的身影。或者不如说,政信所到之处,肯定有大屠杀!他杀平民,杀战俘,甚至杀皇军。

他的残暴还不仅仅是屠杀,政信的残暴还不仅仅体现在所到之处必有屠杀,更在其残忍的兽性,在中国东北,他强迫士兵吃人胆,在马来群岛,他下达命令要日军吃英军人肉。

他是一个瘟神,所到之处,其残暴给中国、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缅甸、泰国人民都带来无穷的灾难。就是他的上官,也都一个个丢官卸袍,甚至被押上绞架!

就连他的长官们,也都因为受他牵连而一个个丢官卸袍(比如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被押上了绞架:战后马尼拉和新加坡的远东军事法庭判处了第十四方面军司令官山下奉文大将、第十四军司令官本间雅晴中将、近卫师团长西村琢磨中将、第224师团长河村参郎中将死刑。这几位无一例外都曾是政信的老上级。除本间雅晴由于他老婆亲自向麦克阿瑟元帅求情而被枪决之外,其余都是被绞死这是在日本军人看来是最耻辱的方式。

不托政信的福,虽然麦克阿瑟恨透了山下奉文和本间雅晴们,他也不一定绞得了他们。但政信帮麦克阿瑟把山下奉文和本间雅晴送上了绞刑架。

菲岛战役时,菲律宾最高法官桑托斯一家老小落到了川口清介少将手里,政信通过第14军参谋长林义秀少将下达了灭门命令。但川口少将还是违抗命令,留下了桑托斯的长子没杀,这总算从绞刑架下逃了一条命,从而只被盟军判处六年有期徒刑,而林义秀少将被判处无期徒刑。

还是这个川口少将,在瓜达卡纳尔岛上和政信再度相逢,争吵的结果,堂堂少将居然被大本营中佐参谋解除了指挥权。两人的争吵一直持续到战后,川口从菲律宾坐完了牢,回到日本首先就是找政信算账。看过政信的《瓜达卡纳尔》的人都会记得那个“K少将”,指的就是川口。

他的同僚上司没有不讨厌他的,喜欢他的就只有和他一起搞诺门坎事件,最后官至参谋本部作战课长的服部卓四郎大佐。不过政信在中下级军官和士兵中倒是很有威望,这主要是由于政信很能收买人心。政信不贪财,不嫖娼,可以说很清廉。在上海,哈尔滨,武汉,政信都曾亲自带宪兵去砸饮酒嫖娼的高级军官的汽车。最后在泰国曼谷,政信到任后的第一个命令就是禁止军官坐汽车兜风。

一次行军训练,官兵们的水都喝完了。而政信由于他那疯狂的性格,带了两个水壶。发现大家都断水了,政信把大家叫到一起,当着大家的面,把他留的一壶水倒掉,然后继续行军。

但是那些就中下级军官和士兵当时没有想到,正是这样“勇敢”,“正直”,“清廉”的政信参谋,把他们一群一群地带上死路。

战争结束了,政信是参议院议员,而且这次是被自民党除名以后以无所属的身份参选,以全国第三位的高得票率当选的。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