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辛酉(八卦名)

辛酉(八卦名)

辛酉为干支之一,顺序为第58个。前一位是庚申,后一位是壬戌。论阴阳五行见(出生时间与命运),天干之辛属阴之金,地支之酉属阴之金,是比例和好。

中国传统纪年农历的干支纪年中一个循环的第58年称“辛酉年”。以下各个公元年份,年份数除以60余1,或年份数减3,除以10的余数是8,除以12的余数是10,自当年正月初一起至次年除夕止的岁次内均为“辛酉年”。

农历就是干支历,节气是用于指导农业生产的,干支不是以节气划分的,无论传统习惯还是官方历书皆如此(详见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编撰的《通用万年历》)。

天干戊年和癸年,白露寒露的时间段,就是辛酉月:……

1978年9月白露到10月寒露

1983年9月白露到10月寒露

1988年9月白露到10月寒露

1993年9月白露到10月寒露

1998年9月白露到10月寒露

2003年9月白露到10月寒露

2008年9月白露到10月寒露

干支纪月多用于命理学,历法不常用。故其以节气月为基础,没有以朔望月为依据,这不同于历法常用的干支纪年以农历年为基础。事实上,流传甚广的干支年起于当年立春,是命理学的观点,不是民间普遍的做法。

辛酉(1981-2011),原名朱礼权,湖北下泉人。诗人、作家,诗歌散见《诗刊》、《天涯》、《中国诗歌》等数十家纯文学刊物,部分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最佳诗歌》《中国新诗年鉴》等多种主流选本。并被《中国当代文学50年》(修订版)引用为评论文本。主要作品有诗集《暮晚及其他》(重庆大学出版社),长篇小说《叙事》,随笔集《花言樵语》(待出版)。

2004年,加入钝一代诗派,参与《钝》诗刊编辑工作,是钝一代代表诗人之一。辛酉也是杭州野外诗群的参与者之一。

2010年8月,筹办辋川书院,并创办《辋川》丛刊,主编《中国80后诗全集》及理论评论集,共收包括台湾在内的178位诗人诗作,所容80后诗人与诗作数量相对同类诗选为最齐全。

2011年2月20-21日,辛酉在浙江温岭与朋友失去联系;3月7日于温岭县城内一条河里发现尸首,确认他溺水而亡。辛酉在世时,常与陈剑冰、藏马、黯黯、胡桑、茱萸、小雅、江离、胡人、任轩、老刀、柯平、李西闽、默默、郁郁、梅花落、方石英等诗歌界朋友往来,他的去世为朋友、也为当代诗歌留下了巨大空白,全国各地诗友纷纷举行了悼念活动 [1]

2011年3月18日晚,上海诗人齐聚辛酉生前常常下榻的撒娇诗院,沉痛地哀悼突然撒手人寰的诗人辛酉(19812011),哀思会由胡桑、黯黯、默默共同主持。参加追思会的诗人由王小龙、祈国、茱萸、伊恩、刘化童、深圳红孩、疏约、蒋鼎元、陈汉青、顾不白、厄土、洛盏、肖水、鱼小玄、杨莉、叶丹等数十名辛酉生前在沪友人。著名诗人郁郁和著名作家李西闽因病不能前来,特地托人捎来了追思辛酉的诗歌。
  默默认为出生于1981年的辛酉,少年时代就历经沧桑,是80后诗人中阅历最丰富的诗人,他少年老成,性格沉稳,交友甚广,诗歌圈里口碑极好,视诗歌为全部的生命,是传承中国游吟诗人传统的典范。他的诗歌也是80后诗人中最具平民意识,每个时代都有其酸楚隐秘的一面,辛酉最擅长揭示这一面,他诗风质朴,语言单纯,却极具震撼力。辛酉离世的方式,让人联想到美国文学之父爱伦坡酒醉溺亡。

与会者纷纷回忆辛酉的生命轨迹和诗歌活动以及与辛酉的交往,朗诵了辛酉悲天悯人的诗歌,来悼念诗人辛酉的突然离世。追思会上,默默提议编辑一本《纪念辛酉图文集》 [1]

现代生活报:《诗人辛酉的正午》

作者:方其军

清晨,冬雨淅沥。我刚进办公楼,门卫说,有个邮包。我一看来信人地址,哦,是辛酉寄来的。在他的博客,得知他主持出版了一部诗集。莫不是此书?我捧着砖头似的邮包到了工作室,用剪刀把封口剪开,抽出来。果然,烫银的字样映入眼帘:中国80后诗全集??《辋川》第1-3期合订本。对这部诗集,有关媒体称:“全书厚达432页,共收入178位80后诗人的1600多首诗歌,其中包括第一次以集体方式参加全国80后诗歌大展的10位台湾80后诗人的作品,是80后诗歌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一次集结。”哈,老辛酉,做了一件功德难量的好事啊。

与辛酉相识,缘于网络。他是湖北省通山县人士,曾在浙江温岭等地工作。即使打算踏实在通山老家过日子,也常出没于江浙一带,出席各类文学活动。2001年,我喜欢无所事事地在网上转悠,时不时停留在野草诗歌论坛,常混迹于此的几个人,如三米深、清水有生、山叶、子溪,还有辛酉。大多是在校大学生,而我已在文化馆干着岗位名称为“文学创作”的活儿,但大家年纪差不多,都在1980年前后一两年范围内出生的。后来出现“80后”诗群这个说法,我们这拨人全算在里面了。

2003年的国庆假期,论坛有人组织去南昌聚会。子溪打电话给我,说如果我去的话,他就帮着把火车票买了,因为客游量大,车票比较难买。我正好因别的事耽搁了,说走不出了。不然,那次几乎都见上面了。至今,见过面的有清水有生、山叶、辛酉。清水有生现是《南方周末》记者,那时刚大学末期,挂靠在杭州《都市快报》,我去西湖畔观烟花,约了他。山叶在宁波,因为宁波作协的笔会,遇到过几次。而与辛酉相见,是较迟了。就在2010年的秋天,我正陪儿子方文翰闲聊,辛酉从台州北上,路经余姚下了火车,给我发了短信。夜幕初临,我去火车站接他,找了个小酒馆喝酒。

之前,我与辛酉多年没联系,2008年,当我在韩作荣编的 《2007年中国诗歌精选》上看到了他的《墓志铭》,忽然觉得辛酉是充满希望的,80后诗群是有明天的。我且摘要:“这是一个不倦的歌者。/他在世的时候,手提心脏,歌唱了一辈子。/如今,他睡着了。枕头底下/压着十卷诗歌。//……各式各样的野花/他将她们中最美的一朵/娶回家去,做新娘子。//剩下的篇幅里,他诅咒,以良知的名义/诅咒黑夜/诅咒黑夜一样的人,和事物。”

此诗写于2003年5月,那时二十出头,意气风发,他写得一手好诗。如今,我们都已而立之年,此次下江南,他是想搞文艺培训之类而来取经的。想想曾经不知愁滋味,要劳心着力养家了。不少当年写诗的80后,已把诗遗忘在如烟的岁月,而他诗兴不减当年。我较熟悉的80后诗人里,辛酉可以说是最活跃的,常有成规模的作品出现在纯文学报刊。他说,重温《墓志铭》仍不觉过时,“这首诗已经成了我的宿命,它将像影子一样跟随我一生……我从前的经历和不可预知的未来都是这首诗的一个又一个注解。”

很值得一提的是,辛酉出版了自选诗集《暮晚及其他》,引起广泛好评,不仅诗坛上传媒赞誉颇多,如《湖北日报》等党政报刊也给予报道。《湖北日报》引用专家观点,说辛酉的诗“让人感到他是一个出色的观察者,通过细腻的视觉来触及他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那部分。”他又主编推出了《中国80后诗全集》,必然会像一颗重磅炸弹在诗坛上炸出一声巨响,且在烟雾弥散处皆枯木逢春。他不是文联干部,不是专职作家,在忙碌于生计的闲余,义无反顾地操劳着诗歌的事务,既销精力又耗财力,这样的文学义士现今是稀缺的。

见面次日,我陪辛酉参观了余姚名人馆、余姚博物馆和王阳明故居。他和我说着他老家那边一位名士与王阳明的渊源,说着他老家那边一位壮士与四明山的故事。他说,世界真小啊。相隔这么远的两个县,说起几个人就联上了。我说是啊是啊。在午饭前,他早先把火车票买好了。我们从王阳明故居出来的时候,距火车离站时间不多了。我们抓紧拦了一辆的士,赶往火车站。这时,是正午时分,走在火车站广场,阳光照着我们。我想,正午的阳光就这么照耀着,这是我们的正午,这是诗人辛酉的正午 [2]

曹谁:

在这个时代诗人何为:80后诗人辛酉溺水身亡!

晚上在微博上看到一条消息,诗人辛酉在浙江温岭跟诗友会面后溺水身亡。我感觉几乎不可能,在我印象中他满脸虬髯,应当是很刚强的人,可是消息说遗体已经找到。消息是从肖水的微博发出的,“接到胡桑的电话,我们的朋友诗人辛酉不幸溺水去世”,假如小招的死我怀疑是行为艺术,这里的消息我则完全相信是真的。
  一时感觉揪心的痛,80后的人最大的也才三十而立,却已经有崔澍、谌烟、吾同树相继死去!我们的时代究竟出什么问题?诗人在这个时代怎么了?我们的时代容不下诗人还是诗人无法面对时代?前几天小招刚刚自杀,辛酉又离我们而去,还不知道是否自杀,深更半夜不知如何确实,想着跟辛酉的好友茱萸联系,已经给他留言。
  我们在2007年就一起编过《中国八零后诗歌写作报告》,从那是开始认识,不过关系一直很普通,因为我们的诗学追求很不相同,也是那次跟茱萸认识的,那本书是续小絮主编的,编委我记得还有郑小琼。这次辛酉和茱萸主编的《辋川》第3期“中国80后诗选实力派专号”选我的诗,我当时见其他人选好几首我的只选一首,还有点不高兴,他跟我说我的那首《冷弧》长,占两页的版面,过后他给我寄到鲁院刊物。
  所有的文学争论只在文学的范围内,虽然我不同意他的诗学观点,不过一直很敬重他的探索(包括茱萸、肖水等在南方诗歌沙龙的诗人),在死亡面前这些问题全部消失。我一直疑惑灵魂是否存在,假如真的存在,我希望他在另外一个世界幸福 [3]


  长江日报消息(记者胡孙华)“这是一个不倦的歌者。他在世的时候,手提心脏,歌唱了一辈子。如今,他睡着了。枕头底下,压着十卷诗歌。”这是湖北流浪诗人辛酉24岁时为自己写下的《墓志铭》。如今,他真的睡着了,年仅30岁。

备受全国诗友关注的辛酉被警方证实在浙江温岭溺水而亡。日联系上辛酉的妻子桑眉,她目前正在处理辛酉的后事。对于死因,警方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而家属及亲友则不认为是自杀,系意外。

辛酉,原名朱礼权,笔名年庚,诗人,作家,湖北通山人,湖北省作协会员。1981年出生,曾为农民工,无固定职业,1995年开始写诗,是中国80后代表诗人之一,迄今已在《天涯》、《星星》、《诗刊》等30多家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诗歌200余首,部分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精选》、《中国新诗年鉴》等各类权威选本,并被《中国当代文学50年》引用为评论文本。

诗人遗作现代诗节选

《到南方去》
  那年夏天我终于下定决心到南方去
  至于具体到南方的什么地方
  我并不清楚。南方
  对我而言,仅仅是一个词语
  仅仅是一个不确定的方位
  和指向。我只需要
  像一只深秋的候鸟一样
  矢志不移义无反顾地
  朝着南方飞翔
  就行了。我还知道
  像我这样到南方去的人还有
  很多。很多。他们
  像细菌一样的多,像细菌一样
  挤满了火车、汽车和轮船
  等等交通工具的肠胃,到南方
  去找寻一块自我的土壤
  而我混在他们中间,仅仅是
  一颗芝麻粒大的
  一个黑点
  ( 2003/7/19)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双目失明
  总有一天,我会两耳失聪
  总有一天,时间啊
  在我体内慢慢地
  老朽,慢慢地腐烂
  (2004/4/20)
  《罗伯特反对勃莱》
  罗伯特反对勃莱,偏旁反对部首
  一个人的姓氏朝名字举枪
  火车反对司机,这个事件可以
  总结成为两个字:出轨
  色情反对电影院,我们的孩子
  平安度过这个绿色的夏天
  唐伯虎反对点迷香,于是世界上
  至少一百个寡妇守住了贞节
  水箱反对人家,其实无关紧要
  天气预报今晚来潮,而且量还特别大
  坐在墙头反对等红杏,孤独的诗人
  将酒杯中幽冷的月光一饮而尽
  (2005/7/18)
  《遗忘之诗》
  就像四十年后我用死亡遗忘此生
  现在,我用一场婚姻
  遗忘爱情。用一个女人遗忘你
  遗忘你,这多么不容易
  将一段朴素的爱情
  从时光的黑板上擦掉,这多么不容易
  但是,我必须遗忘。漕溪北路
  那天晚上昏黄而破碎的路灯
  以及我熟悉的你电话里的撒娇和哭泣
  我必须遗忘。我必须遗忘你
  美丽的笑容和鼻息,遗忘仅有的一次牵手
  和黑夜里的一段小小的白
  遗忘你,遗忘一个名叫镇平路的地铁站
  遗忘宜山北路的那家小肥羊火锅店
  遗忘与你相关的所有地址
  和一张惹事生非的小照片。遗忘你
  遗忘你脸上蝴蝶般的小雀斑
  遗忘你脖子上比米老鼠还生动的细绒毛
  在这个秋天,我用一场雨遗忘去年的春天
  用持久的黑夜遗忘一个短暂的早晨
  用俗世的生活,遗忘一场内心的隐痛
  (2006/9/10)
  《墓志铭》
  这是一个不倦的歌者
  他在世的时候,手提心脏,歌唱了一辈子
  如今,他睡着了。枕头底下
  压着十卷诗歌
  在这些诗歌里,他不厌其烦地
  歌颂着石头,倔强的石头
  它那粗砺的棱角,抵御过一场大风
  在这些诗歌里,他总是不停地
  写到野草,那些被牲畜践踏过的野草
  那些被禽兽啃咬过的野草
  在雨中,昂起了头颅
  除此之外,他还不止一次地
  写过野花,朴素的野花
  艳丽的野花……各式各样的野花
  他将她们中最美的一朵
  娶回家去,做新娘子
  剩下的篇幅里,他诅咒,以良知的名义
  诅咒黑夜
  诅咒黑夜一样的人,和事物
  他得罪了不少人,没有好名声 [4]
  (2003/5/10)

文言诗歌


  《英雄迟暮》

夫英雄者,上顶天而无惧,下立地而铿锵。摘星宇,揽日月,临茫茫沧海,顾莽莽平原。浊酒烈即尽饮,彘肩腥遂坐啖;集天下之雄胆,渺尘埃之琐微;拯苍生于水火,赴灵台尽慷慨。思国危,抵外患,锄奸恶,扶羸弱。驾长车不吝舍生,拔利剑逍然取义!

然英雄者,前荆棘而忘生,后鞭笞而迟暮。遭奸佞,遇阴滑,迎悠悠信口,堪凄凄离叛。屈辱凌则忍吞,江水寒仍独渡;承万民之重责,伸正义之昭昭;怀山河于暮年,迟己颜任沧桑。忘诽议,铭国哀,挽弓弩,擒贼王。抚悲怆叹逝日早,行英迹殇吾年迟!

荆轲*剑迟

燕之地小,秦若欲灭之,则如囊中探物,伸掌捏蚁。然秦何不先灭而后快?强秦早年,羽翼未丰,兵甲尚弱,飘摇于干戈之战时,遂按兵待强,觅才寻雄,以助大业。倘使强秦未强之时,燕或别国之君以刺客灭之,未为不可。联齐楚之精英,揽燕赵之名士,共击之,明抗而暗击,何惧秦之后强?秦何来后之强?

待秦兵以临易水,太子丹恐其祸至,患之,慌而谋议群臣,以荆卿计之。兵甲之群强且不敌,一人之力何敌?荆视国危而赴秦,其英武果决,可谓前无古人。忘己利而临易水,知无命亦坦然,是为英雄耳!然其剑迟矣。秦欲一统,必御刺客之行,所谓人心难测,秦之谋士未不顾此也。纵荆轲以凛然之气,忠义之名,终不成。观秦宫殿四壁巍然,盾士御座,荆轲若为插翅之雄鹰,亦难飞矣。

殇哉!荆轲之剑迟矣!刺秦之行迟矣!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项羽*宴迟

乌江之亭,杜牧者诗曰:“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吾则曰:鸿门沛公英乃潜,座上项王仁则迟!

是“仁”,一说妇人之仁,一说宽宏之仁。项羽何曾试想,沛公藏野心乃军霸上?然则新丰之地不大而沛公之心甚危,其拥张良之智,樊哙之勇,意欲争王自成章谱,纵项王众兵之堤,必溃于蚁穴矣。

是时设宴于鸿门,项王轻谏而重义,

拒理而施仁。迟于计谋,迟于果决,沽名钓誉,穷寇不追。宴会之上,当杀不杀,坐失良机;宴会之后,宜追不追,纵虎归山。沛公明大行大礼而快,轻细谨小让而快,遂暗渡陈仓,以退为进。项羽之“迟”,如棋局之败招,不慎则全盘毁。倘及时灭刘氏之威,壮己之势,统揽天下未为不可!何来乌江之刎别,何来垓下之泣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岳飞*惩奸迟

战马奔腾,夷狄交侵。岳家军发愤河溯,起自相台,渴饮匈奴血,饥餐胡奴肉,历二百余战,金贼闻风而丧胆,目草木而皆兵。纵胡敌猖獗,岳飞乃横扫以拒侵。其抗金之功绩,爱国之大气,何处不闻乎?然遭奸臣诽谤,负欲加之罪,背无名之词,金牌屡至,凌外辱而不能御之,实为憾哉!

秦侩之徒,奸臣之首耳。倭寇未至时乃欺压百姓,滥捣朝纲,时皇室昏庸,未惩此奸人。岳飞之“迟”,何为?其重抵外辱而轻锄奸邪,未防家贼而驱外盗,是为盗亦有道,秦侩与金人联袂,祸国甚危矣。岳飞之忠,终致其信朝廷之政;其信,终致其轻奸佞之言;其轻,终致其迟锄恶之道;其迟,终致其含冤而受屈。是为“迟”也。

憾乎!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憾,何时灭?

故垒萧萧,吾怅然而泣之;流水淙淙,吾泠然而悲之;秋声切切,吾茫然而叹之!人无十全无过之人,玉无白碧无暇之玉。英雄者,亦有其殇也!若荆轲之“迟”,项羽之“迟”,岳飞之“迟”。岂不闻诸子百家之言尚有纰漏乎?

吾哀英雄之迟暮,吾犹敬英雄 [5]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