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

一般人们把对几乎所有抗生素有抗药性的细菌统称为超级细菌。它能在人身上造成脓疮和毒疱,甚至逐渐让人的肌肉坏死。这种病菌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它对人的杀伤力,而是它对普通杀菌药物抗生素的抵抗能力,对这种病菌,人们几乎无药可用。2010年,英国媒体爆出:南亚发现新型超级病菌NDM-1,抗药性极强可全球蔓延。

2013年以英国为发源地的超级细菌已经开始在多个国家被发现。据美国媒体报道,这种超级细菌被称为LA-MASA超级细菌,主要存在于禽类体内,感染率极高,但是对人体危害很小。

2016年5月26日,美国卫生官员报告,美国发现首例对所有已知抗生素有抵抗力的细菌感染病例,如果这种超级细菌传播,可能造成日常感染的严重危险。

“超级细菌”泛指临床上出现的多种耐药菌,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抗万古霉素肠球菌(VRE)、耐多药肺炎链球菌(MDRSP)、多重抗药性结核杆菌(MDR-TB),以及碳青霉烯酶肺炎克雷伯菌(KPC)等。这种超级病菌能在人身上造成浓疮和毒疱,甚至逐渐让人的肌肉坏死。更可怕的是,抗生素药物对它不起作用,病人会因为感染而引起可怕的炎症,高烧、痉挛、昏迷直到最后死亡。产NDM-1耐药细菌,即携带有NDM-1基因,能够编码Ⅰ型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对绝大多数抗生素(替加环素多粘菌素除外)不再敏感。与传统“超级细菌”相比,其耐药性已经不再是仅仅针对数种抗生素具有“多重耐药性”,而是对绝大多数抗生素均不敏感,这被称为 “泛耐药性”(pan- drug resistance,PDR)。 而2015年11月18日《柳叶刀传染病》杂志发表的发现的多粘菌素MCR-1基因型耐药菌,它仅对多粘菌素这一种抗生素产生一定程度的耐药性,并非这里所描述的超级细菌。

除了呼吁政府全面严格监管抗生素外,对个人来说,真正能做的就一件事:当家人或自己生病时,谨慎严格使用抗生素!医生如果给你开具抗生素,一定要明确是比较严重的细菌感染才需要!

1、多重耐药:对在抗菌谱范围内的三类或三类以上抗菌药物不敏感。在推荐进行药敏测定的每类抗菌药中,至少1种不敏感,即认为此类抗菌药耐药。

2、广泛耐药:除1-2类抗菌药(主要指多粘菌素和替加环素)外,几乎对所有类别抗菌药物不敏感。

3、全耐药:对目前临床应用的所有类别抗菌药物中的所有品种均不敏感

近日,美国发现首例“无敌细菌”病例。一名49岁女性因尿路感染症状就医,而被发现感染上“无敌细菌”,即对王牌抗生素“多粘菌素”有耐药性,并且对现阶段所有抗生素都耐药。这一新闻再次引起全球关注。业内人士警告说,全世界已接近走到抗生素“这条路的尽头”。如果我们不重视抗生素的规范使用,一生病就要求医生给消炎药(抗生素),或者自己随意购买和服用抗生素。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一旦我们感染疾病后,再遭遇无敌细菌,只能自食无药可医的恶果。

其实,这不是医生第一次发现“无敌细菌”。卫生部细菌耐药监测网南中国区负责人、广东省耐药菌监测和质量控制中心负责人,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教授卓超介绍,在去年,中国华南农业大学研究人员在《柳叶刀-感性性疾病》杂志上首次报告,在动物的大肠杆菌中发现,有22-的细菌携带多粘菌素耐药的基因,这件事情引起全球关注。因为多粘菌素是抗生素里的王牌,这是我们对抗细菌感染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这个药都没用了,就真的是无药可治了。

当前全球多粘菌素耐药的情况都比较严峻。卓超说,我们不是唯一发现动物身上携带多粘素耐药基因的国家,欧洲有25个国家,包括荷兰、法国、英国等都发现了在动物、肉食品、人体都携带多粘菌素耐药的基因。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今年2月在欧洲联盟一次耐药性问题会议上说,如果多粘菌素失效,我们就失去了对抗一系列严重感染的最后药品。这是一场全球危机。

其实,近年来,这种危机一次又一次出现,临床医生陆续发现的各种“超级细菌”。从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抗万古霉素肠球菌(VRE)、耐多药肺炎链球菌(MDRSP)、多重抗药性结核杆菌(MDR-TB),以及碳青霉烯酶肺炎克雷伯菌(KPC)等。直到最近出现的对多粘菌素耐药的细菌,因为多粘菌素是王牌,因此对它耐药的细菌则被称之为“无敌细菌”。

世卫组织曾表示,感染“超级细菌”患者的死亡率大约是感染不耐药细菌患者的两倍。卓超认为,目前细菌耐药的形势很严峻,比如我们已经有0.5-的人群对多粘菌耐药,一旦他们患病后,医生没有很多的“武器”可帮助战胜疾病。

近年来,“超级细菌”接二连三出现,如今又出现了“无敌细菌”,对抗抗生素的威力越来越大。这种情况到底是如何逐步形成的呢?广东省医院协会医院感染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感染管理科邓子德认为,这种情况的发生比较复杂,除了耐药菌不断进化和院内感染增加外,滥用抗生素可以说是导致耐药的主要原因,这在我国的情况目前还较为严重。

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课题组,在权威刊物《环境科学与技术(ES&T)》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中国流域抗生素排放和消解的综合评估:来源分析、多介质模型和细菌耐药关联》,在文章中,课题组认为,中国千人每日使用抗生素高达157克,是英美的5倍!

为什么我们的抗生素使用比别人多?卓超分析,一方面是医务人员对于抗生素的使用不规范。在2011年之前,抗生素的使用还未上升到行政管理层面,有一些地区抗生素耐药的情况就比较严重,北方不少城市的碳青霉烯耐药水平超过10-,同样超过全国7.6-的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是家长自己主动滥用抗生素,比如儿科门诊常常遇到一些家长自己主动要求给正在发烧、咳嗽的孩子打吊瓶。其实,小孩子感冒发烧,在初期90-是病毒感染,病毒感染用抗生素是无用的,打了抗生素之后,反而会破坏肠道菌群平衡,胃口更差。很多经常使用抗生素的孩子,脸色发白发青,晚上睡不安稳,爱哭闹,体质越来越差。所以,卓超建议,在孩子感冒初期,使用一些中药或许能取得比较好的疗效。

卓超还说,家长给学龄前儿童使用抗生素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孩子长大后,发生哮喘的几率高。因为正常人体内细菌本来维系着一种平衡,广谱抗生素的使用会使体内菌群失调,孩子对外界的过敏原会变得敏感,因而发生哮喘的几率高。当然,经常使用抗生素的孩子,也有可能感染耐药菌,导致疾病治疗愈加困难。

更大的一个层面就是外周环境。卓超说,在我国畜牧业和水产中大量使用抗生素,我们人类吃了这些动物性食物,就好比我们在服用抗生素一样,自然也很容易产生耐药。事实,动物耐药的菌群数与我们人体耐药已经同步。

另外,我们抗生素排放主要是通过生活污水、医疗废水、养殖业废水等方式,进入了水源系统以及土壤。可以说,我们生活在抗生素的环境中,这样耐药的比例自然而然比较高。

是不是一沾上超级细菌人就无药可医,必死无疑?“肯定不是这样的”,卓超说,“从致病力来讲,超级细菌与普通细菌是一样的,只是抗生素对耐药菌无效,医生在治疗上可选择的药物更少,治疗更为困难。比如常见的广谱抗生素,第一常用的是头孢菌素,如果对此耐药,可以选择用碳青霉烯,如果碳青霉烯也耐药,最后只有用多粘菌素。在我国,有7.6-的病人用碳青霉烯无效,只能用多粘菌素。”

另外,这个超级细菌到人体后能不能致病,还得看情况而定,比如对多粘菌耐药的细菌在大肠杆菌上,致病力并不强,但是多粘菌素耐药的细菌从大肠杆菌转移到致病菌很强的细菌上,比如跑到肺炎杆菌上,那么引起的呼吸道和腹腔感染,治疗起来就比较困难。

所以,令专家们最担心的是,耐药菌一旦与致病菌很强的细菌结合,那就很难治好。因此,保护自己不受超级细菌的感染很重要。

专家们认为,是时候该对抗生素的应用严格管理了。一方面要求医生精准用药、规范使用抗生素,避免院内耐药菌的传染;其次就是我们自己不要随意使用抗生素。

国际上,对抗生素管理是非常严格的,这类药属于处方药,一定要有医生的证明。而我国对抗生素的管理则相对宽松,老百姓感冒、发烧、咳嗽等自己随便到药店买抗生素,因而抗生素的使用很不规范。卓超说,国家卫计委从2011开始从管理层面,对细菌耐药和抗生素使用采取行政管理。降低医生不合理的使用比例,比如要求临床住院部的患者,使用抗生素的比例不能超过60-,门诊病人不能超过20-。在此之前,住院病人抗生素的使用比例高达80--90-。经过5年的治理,目前全国的住院病人使用抗生素的比例平均水平为40-,门诊的比例下降为10-。

其次,抗生素使用强度力争控制在40DDD(成人限定日剂量)以下。卓超说,使用强度DDD来限制抗生素使用强度,这是一个最直接的指标。举例来说,按规定某一种抗生素只能用4支,时间为10天,但如果医生用了6支,时间为20天,那肯定就超标了。欧美的强度控制在 20DDD-30DDD,根据我们的国情,抗生素的使用强度应控制在40DDD以下。

卓超说,我们很难在短期内达到欧美的标准。因为有一些病人在基层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或者自行使用过抗生素,身体已经不是单纯的白纸,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到了大医院里,为了使得治疗有效,只能采取更积极的模式,尽快把病情控制住,所以,使用抗生素的剂量和疗程不得不加大力度。

其次,在规范用药上,我们老百姓自己的意识也很不够,感冒发烧自己嚷嚷着要用消炎药(抗生素),而在国外,抗生素的科普教育进入了中学或大学,学生们知道细菌感染了才会使用抗生素,即便发高烧也不会马上用抗生素,而是采取更多别的措施,比如多喝水、退烧药等,出现了相应的症状,比如验血发现白细胞升高,才使用抗生素。

因此,除了呼吁政府全面严格监管抗生素外,对个人来说,真正能做的就一件事:当家人或自己生病时,谨慎严格使用抗生素!医生如果给你开具抗生素,一定要明确是比较严重的细菌感染才需要!

1920年,医院感染的主要病原菌是链球菌

1960年,产生了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MRSA取代链球菌成为医院感染的主要菌种。耐青霉素的肺炎链球菌同时出现。

1990年,耐万古霉素肠球菌、耐链霉素的“食肉链球菌”被发现。

2000年至今(2016年),出现绿脓杆菌,对氨苄西林阿莫西林西力欣等8种抗生素的耐药性达100-;肺炎克雷伯氏菌,对西力欣、复达欣等16种高档抗生素的耐药性高达52--100-。

是由于环境卫生死角多年长成的

滥用抗生素是超级病菌产生的第二原因

由病菌引发的疾病曾经不再是人类的致命威胁,每一种传染病用抗生素治疗都能取得很好的疗效,但这是抗生素被滥用之前的事情了。每年全世界有50-的抗生素被滥用,而我国这一比例甚至接近80-。正是由于药物的滥用,使病菌迅速适应了抗生素的环境,各种超级病菌相继诞生。过去一个病人用几十单位的青霉素就能活命,而相同病情,现在几百万单位的青霉素也没有效果。

基因突变是超级细菌产生的根本原因

基因突变是产生此类细菌的根本原因。但在自然状况下,变异菌在不同微生物的生存斗争中未必处于优势地位,较易被淘汰。抗生素的滥用则是这类细菌今日如此盛行的导火线,由于人类滥用抗生素,使得原平衡中的优势种被淘汰,而这种“抗抗生素”的细菌则顺利成长的成为了优势种,取得了生存斗争的优势地位,从而得以大量繁衍、传播。综上,基因突变是产生此类细菌的主要原因,抗生素的滥用对微生物进行了定向选择,导致了超级细菌的盛行。所以,一方面,我们在寻找解决途径的同时,必须注意对抗生素等物质的使用。

因为不同的细菌感染有不同的症状,而超级细菌不会产生新的疾病,只是对抗生素没有反应了,所以比如说原来这种细菌感染是什么症状,当它转化成超级细菌时,它仍然是这种症状,只是较难治愈。

(1)经血传播:如输入全血、血浆、血清或其它血制品,通过血源性注射传播;

(2)胎源性传播:如孕妇带毒者通过产道对新生儿垂直传播;

(3)医源性传播:如医疗器械被乙肝病毒污染后消毒不彻底或处理不当,可引起传播;用1个注射器对几个人预防注射时亦是医源性传播的途径之一;血液透析患者常是乙型肝炎传播的对象;

(4)性接触传播:近年国外报道对性滥交、同性恋和异性恋的观察肯定证实;

(5)昆虫叮咬传播:在热带、亚热带的蚊虫以及各种吸血昆虫,可能对病毒传播起一定作用;

(6)生活密切接触传播:与病毒携带者长期密切接触,唾液、尿液、血液、胆汁及乳汁,均可污染器具、物品,经破损皮肤、粘膜而传播。

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简称为NDM-1)

NDM-1是科学家发现的一种新的超级耐药基因,编码一种新的耐药酶,称为NDM-1金属β-内酰胺酶。NDM1是酶菌,肠杆菌的一种,与大肠杆菌(E.coli)、沙门氏菌属同一类(产NDM1型酶的细菌如今发现的是鲍曼不动杆菌,是革兰阴性杆菌,属于非发酵菌,与大肠、沙门、肺炎克雷伯菌等肠杆菌科细)。最近受到媒体广泛关注的所谓"超级细菌"实际上是一种产新发现的碳青霉烯酶--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New Delhi metallo-beta-lactamase-1,NDM-1)的肠杆菌科细菌,产此酶的NDM-1基因(blaNDM-1)常见于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及阴沟肠杆菌等,已在南亚发现高度耐药的感染病例,受到医学界高度重视。这种脱氧核糖核酸结构可以在同种甚至异种细菌之间“轻松”复制。研究人员现阶段多在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等细菌内发现NDM1基因。

(注:更多关于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的危害预防等知识请翻阅参考资料 ,或点击该词条内链)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简称为MRSA)

金黄色葡萄球菌是临床上常见的毒性较强的细菌,自从本世纪40年代青霉素问世后,金黄色葡萄球菌引起的感染性疾病受到较大的控制,但随着青霉素的广泛使用,有些金黄色葡萄球菌产生青霉素酶,能水解β-内酰胺环,表现为对青霉素的耐药。因而人们又研究出一种新的能耐青霉素酶的半合成青霉素,即甲氧西林(methicillin)。1959年应用于临床后曾有效地控制了金黄色葡萄球菌产酶株的感染,可时隔两年,英国的Jevons就首次发现了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从发现至今感染几乎遍及全球,已成为院内感染的重要病原菌之一。因此,开展对MRSA的检测,对于控制医院内感染的流行,指导临床治疗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注:更多关于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耐药特性及检测等请翻阅参考资料,或点击该词条内链)

抗万古霉素肠球菌(简称为VRE)

肠球菌是一种移生在肠道的革兰氏阳性球菌,故名肠球菌。在十九世纪末发现,早期归为链球菌属。1900年代初期,发现肠球菌是引起泌尿道感染及心内膜炎的原因之一。1930年代中期,依Lancefield血清分型,肠球菌被归类为D族链球菌,但是与非肠球菌的D族链球菌,如Streptococcus bovis,在生化特性上有相当的差异性。直到1984年,经由核酸的研究,进一步证实肠球菌和链球菌的不同,而将肠球菌自行独立成为一属。目前肠球菌属有18个种(species), 其中以E. faecalis最为常见,约占分离菌株的85-至90-,其次为E. faecium,约占10-至15-。其他较为罕见的有E. gallinarum、E. casseliflavus以及E. durans等。E.faecium经常对ampicillin及vancomycin具有抗药性,是所有肠球菌中最难治疗的。

(注:更多关于抗万古霉素肠球菌知识请点击该词条内链)

革兰氏阴性菌(用G-表示)

主词条:革兰氏阴性菌

革兰氏染色反应呈红色(复染颜色)的细菌称为革兰氏阴性细菌,用G-表示。革兰氏阴性细菌的细胞壁肽聚糖含量低,而脂类物质含量高,当用乙醇处理时,脂类物质溶解,细胞壁的通透性增加,使结晶紫-碘复合物易被乙醇抽出而脱色,然后又被染上了复染液(番红)的颜色,因此呈现红色。(若结晶紫染色过度即使是阴性菌也会变成紫色,若究竟脱色过度即使是阳性菌业会变成粉红色。)

对于革兰阴性菌,如使用抗生素不当,会加重病情的发展。因为革兰阴性菌的多聚糖外还有一层外膜,外膜由特异多糖,核心多糖和脂类A组成。而脂类A是内毒素的毒性部分和主要成分,若乱用抗生素,会破坏特异多糖和核心多糖,使得脂类A暴露,释放内毒素,加重病情。

社区获得型MRSA(CA-MRSA)

它的来源至今仍是个谜,研究者发现CA-MRSA有与医院里的MRSA不同的遗传背景,它会感染短期与医院没有接触的健康人群。与医院里的MRSA不同,CA-MRSA不具备多重耐药性,通常只对一两种抗生素耐药,并且多数可以用万古霉素杀灭。1997年,在纽约发现了CA-MRSA的另一个变种,这种菌株带有一种被称为PVL基因编码的强烈毒素。这是一种缩氨酸,由氨基酸形成的化合物,这种缩氨酸会造成称为中性粒细胞的免疫细胞爆炸,毁灭对抗感染的主要防御力量,24小时之内迅速破坏肺脏使人死亡。类似的变种出现了17个。它们的出现意味着MRSA家族开始走出医院,大开杀戒。监狱、体育馆等地方成为CA-MRSA感染的新根据地,病菌迅速在英、美两国蔓延,并有向世界性流行发展的趋势。

LA-MASA超级细菌

以英国为发源地的超级细菌已经开始在多个国家被发现。据美国媒体报道,这种超级细菌被称为LA-MASA超级细菌,主要存在于禽类体内,感染率极高,但是对人体危害很小。在澳洲墨尔本,已经有多人受到超级病菌的感染,目前美国检测部门也发表警告称这种病菌已经开始蔓延,在问题农场有三分之二的家禽受到感染,大量受感染的火鸡可能已经流向零售市场,人们需要多加防范。

由细菌引发的疾病曾经不再是人类的致命威胁,每一种传染病用抗生素治疗都能取得很好的疗效,但是抗生素的滥用改变了这一局面。每年在全世界大约有50-的抗生素被滥用,而中国这一比例甚至接近80-。正是由于药物的滥用,使细菌迅速适应了抗生素的环境,各种超级细菌相继诞生。由于耐药菌引起的感染,抗生素无法控制,最终导致病人死亡。在上世纪60年代,全世界每年死于感染性疾病的人数约为700万,而这一数字到了本世纪初上升到2000万。死于败血症的人数上升了89-,大部分人死于超级细菌带来的用药困难。

细菌耐药性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在发达国家,有5-~10-的住院病人发生过一次或更多的感染。美国每年发生医院感染的患者约为200万,死亡90000人,经济损失达45亿~57亿美元。在发展中国家,发生医院感染的危险要高出发达国家2倍~20倍。中国医院感染发生率为6-左右,但漏报率很高,可达50-以上,致死率尚不清楚。主要感染部位依次为下呼吸道、泌尿道及手术切口感染等。

(注:相关的全球死亡病例,请参阅“主要种类”相应类别的主词条,部分内容或参考:

1.合理使用抗生素,防止滥用抗生素,是预防超级病菌流行的最重要的手段。合理使用抗菌药物,控制或减缓细菌耐药性的产生,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公众应慎重使用抗生素,对抗生素的使用要坚持“四不”原则:不随意买药、不自行选药、不任意服药、不随便停药。

2.注意个人卫生,尤其是正确洗手,加强身体锻炼,合理膳食,注意休息,提高机体的抵抗力。

3.如果去医院探视VRE感染的患者,应听从医院有关人员的指导,做好消毒、隔离工作,避免因探视而感染此种疾病。

4.自身免疫力是最好武器:由于“超级细菌”难以治疗,对付它最好办法是防御。

美联社分析,这种超级细菌虽恐怖,但控制它的传播并非没有办法,毕竟迄今感染患者人数较少。英国伯明翰大学分子遗传学教授克里斯托弗托马斯说:“我们可能正处于新一轮抗生素抗药性的初始阶段,我们仍有能力阻止它。”他认为,良好的监控和疾病控制程序可以阻止超级细菌传播。

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微生物学专家约翰皮特奥特这般评论《柳叶刀传染病》那篇关于超级细菌的报告:“应该用极端严密的监控阻止多重抗药性细菌传播。”他建议国际社会加强对超级细菌的监控,尤其是那些推广“医疗旅行”的国家。

中国疾控中心和和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实验室,在对既往收集保存的菌株进行检测时,检出三株NDM1基因阳性细菌,也就是俗称的超级细菌。其中,两株细菌是由宁夏自治区疾控中心送检,菌株分离自该区某医院的两名新生儿粪便标本;另一株由福建省某医院送检,菌株分离自该院一名住院老年患者的标本。

世界卫生组织再次呼吁,为控制抗生素耐药性,全球应作更大努力,通过开发和使用临床诊断手段,并采用日益改进的全球信息技术,追踪和控制耐药性问题的扩散,避免不断出现“超级细菌”。

人们致力寻求一种战胜超级病菌的新药物,但一直没有奏效。不仅如此,随着全世界对抗生素滥用逐渐达成共识,抗生素的地位和作用受到怀疑的同时,也遭到了严格的管理。在病菌蔓延的同时,抗生素的研究和发展却渐渐停滞下来。失去抗生素这个曾经有力的武器,人们开始从过去简陋的治病方式重新寻找对抗疾病灵感。找到一种健康和自然的疗法,用人类自身免疫来抵御超级病菌的进攻,成为许多人对疾病的新共识。

抗生素疗法

对“超级细菌”起作用的抗生素有两种,一种是多黏菌素,另一种是替加环素。但英国卫生防护局抗药性监测实验室负责人利弗莫尔说,多黏菌素具有毒副作用,而替加环素只能用于治疗部分种类的细菌感染,都不适合大规模使用。

轻、中度感染:敏感药物单用即可,如氨基糖苷类、喹诺酮类、磷霉素等,也可以联合用药,如氨基糖苷类联合环丙沙星、环丙沙星联合磷霉素等。无效患者可以选用替加环素、多粘菌素。

重度感染:根据药物敏感性测定结果,选择敏感或相对敏感抗菌药物联合用药,如替加环素联合多粘菌素、替加环素联合磷霉素、替加环素联合氨基糖苷类、碳青霉稀类联合氨基糖苷类、碳青霉稀类联合多粘菌素、喹诺酮类联合碳青霉稀类等。应严密观察患者治疗反应,及时根据药物敏感性测定结果以及临床治疗反应调整治疗方案。

代表性抗菌药物

1. 替加环素(tigecycline):四环素类衍生物,超广谱抗菌药物,对产NDM-1细菌MIC90值为2-8mg/L,敏感率56--67-。临床研究单用或联合用药产碳青霉烯酶细菌感染有一定疗效。

2. 多粘菌素(polymyxins):属多肽类抗菌药物,包括多粘菌B和粘菌素两种。粘菌素对产NDM-1细菌MIC90值2-32mg/L,敏感率89--100-。小样本研究提示单用治疗效果差,需要和其他药物联合用药。口服不吸收,需要静脉注射给药,肾毒性明显。

3. 碳青霉烯类:产NDM-1细菌对碳青霉烯类耐药,但体外MIC值差异较大,个别研究发现,对MIC值低(<4mg/L)的感染有一定疗效,需要和其他药物联合使用。

4. 氨基糖苷类:不同药物间呈部分交叉耐药,中国临床分离的产金属β-内酰胺酶杆科细菌对阿米卡星、异帕米星具有一定敏感性。对轻、中度感染可以单用,重度感染需要与其他药物联合应用。用药期间注意药物耳肾毒性。

5. 氟喹诺酮类:肠杆科细菌对氟喹诺酮类耐药突出,需要根据药物敏感性测定结果选择药物。

6. 磷霉素:体外研究表明对部分耐药菌有效,但缺乏临床研究数据。

不怕所有抗生素

英印研究者发现,这种可能源于印巴地区的“超级病菌”能让病菌变得无比强大,抵御几乎所有抗生素。抗生素是人类抵御细菌感染类疾病的主要武器。但是,这种武器遭到巨大挑战。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2010年8月11日刊登的一篇论文警告说,研究者已经发现一种“超级病菌”,它可以让致病细菌变得无比强大,抵御几乎所有抗生素。这种“超级病菌”已经从南亚传入英国,并很可能向全球蔓延。

并非无药可医

香港病例早已治愈出院。瑞典的两例感染者经过综合治疗,也已经治愈出院,感染“超级细菌”并非无药可医。香港卫生署宣布,英美等国相继发现的新型“超级细菌”NDM-1,早于2009年10月已经被发现存在于香港一名男病人的尿液样本中。

徐小元还认为,“超级细菌”这一名字并不准确,而且容易被人误解,称为“多重耐药菌”或者“多重肠杆菌属的耐药菌”更为准确。对于“超级细菌”的产生,与会专家普遍认为是抗生素的滥用。他提醒公众,抗生素药应该规范使用,而不能滥用。

2015年6月4日,德国教育和科研部发布新闻公报说,德国高校和企业研究人员共同研发出一种新型药物,可抑制被称为“超级细菌”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这种药物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研究人员正准备将这种蛋白制成的药物用于临床试验。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