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赵思(十六国时期后燕官员)

赵思(十六国时期后燕官员)

赵思(?-398年年),东晋十六国时期后燕官员,黄门令,宦官。

赵思(?-398年年),东晋十六国时期后燕官员,黄门令,宦官。

公元396年(后燕建兴十一年),慕容垂去世,同年慕容宝继位,在境内赦免罪犯,改年号为永康。 [1]

在北魏军队的打击下,后燕四分五裂;慕容宝向北回到燕国发祥地龙城(今辽宁朝阳一带)后,于398年大阅兵马,仍欲规复中原。遂留慕容盛居守龙城,命慕舆腾为前军大司马,慕容农为中军,自为后军,统率步骑三万,自龙城依次出发,南屯乙连。

但众情俱不愿征役,各有怨言。卫弁段速骨宋赤眉等,本为高阳王慕容隆旧部,入充宿卫,此次因众心蠢动,遂纠众作乱,逼立慕容隆子慕容崇为主帅,立即发难,杀毙司空乐浪王慕容宙,中牟公段谊诸人。燕主慕容宝突然遇变,急率十余骑奔往慕容农营。慕容农急忙出迎,接入营中。一面遣人追还前军慕舆腾,一面拔营回讨段速骨等。谁知军心都变,俱弃仗散走,就是慕舆腾部下,亦皆溃散。慕容宝与慕容农只好奔还龙城,乱兵尚在后追赶,亏得龙城留守长乐王慕容盛,引兵出接,才得迎入慕容宝与慕容农。

段速骨等引着乱兵,进逼龙城。城中守兵甚少,由慕容盛募民为役,始得万人,登陴奋力拒守。速骨等人数虽多,但同谋不过百人,余皆胁从为乱,并无斗志。惟尚书顿邱王兰汗,本为慕容垂季舅,又是慕容盛妇翁,他偏起了歹心,与速骨等通谋,所以速骨等有恃无恐,日夕鼓噪,威吓城中;且诱慕容农出城招抚,愿与讲和。慕容农恐城不能守,潜自夜出,往抚乱兵。乱兵未曾被衄,怎肯投诚?慕容农潜往招抚,不啻送死。速骨怎肯依慕容农,反把慕容农拘住不放。翌晨,复引众攻城,城上守兵,拒战甚力,伤毙乱卒百余人。守兵正在得势,忽见速骨牵出慕容农,指示城上,呶呶乱语。守兵本恃慕容农为重,忽见慕容农在城下,也不暇问明情由,骤然夺气,一哄而散。速骨等得缘梯登城,纵兵杀掠,死亡相枕。燕主慕容宝与慕舆腾余崇张真李旱等,轻骑南奔。
  速骨尚不敢杀慕容农,但将他幽住殿内。另有同党阿交罗,为速骨谋主,意欲废慕容崇立慕容农,偏被慕容崇左右闻知,就中有让出力两人,为慕容崇效力,骤入杀慕容农,并及阿交罗。慕容农故吏左卫将军宇文拔,亡奔辽西,速骨恐人心忆慕容农,必且生变,因归罪让出大,把他诛死。兰汗阳与勾通,暗中仍然嫉忌,速骨未曾防着,突被汗纠众袭击,见一个,杀一个,才阅半日,已将速骨等亲党百余人,一古脑儿送他归阴。当下废去慕容崇,奉太子慕容策监国,承制大赦,且遣使迎慕容宝北归。
  慕容宝至蓟城,接见兰汗来使,即欲北还。慕容盛等俱进谏道:“兰汗忠诈,尚未可知,今若单骑往赴,倘汗有异志,悔不可追,不如南就范阳王,合众取冀州,就使不捷,亦可收集南方余众,徐归龙城,这却是万全计策呢。”慕容宝乃依议,从间道趋邺。邺人颇愿留慕容宝,慕容宝独不许。南至黎阳,暂驻河西,命中黄门令赵思,召北地王慕容锺,使他迎驾。

慕容锺曾劝慕容德称尊,至是执赵思下狱,并即报慕容德。

慕容德召僚属与语道:“卿等为社稷大计,劝我摄政,我亦因嗣主播越,民神乏主,暂从群议,聊系众心。今天方悔祸,嗣主南来,我将具驾奉迎,谢罪行辕,然后角巾还第,不问国事,卿等以为何如?”黄门侍郎张华应声道:“陛下所言,未免失计,试想天下大乱,断非庸材所能济事,嗣主暗弱,不足绍承先绪,陛下若蹈匹夫小节,舍天授大业,恐威权一去,身首不保,社稷宗庙,岂尚得血食么?”将军慕容护亦接入道:“嗣主不达时宜,委弃国都,自取败亡,尚何足恤?从前蒯出奔,卫辄不纳,《春秋》尚不以为非,孔圣亦未尝赞成。彼为子拒父,尚属可行,况陛下为嗣主叔父,难道不可拒犹子吗?” [2]

慕容德半晌才道:“古人逆取顺守,终欠合理,所以我中道徘徊,怅然未决呢。”慕容护又道:“赵思南来,虚实未明,臣愿为陛下驰往察,再作计较。”慕容德乃遣慕容护前往,佯为流涕。多此做作。慕容护率壮士数百人,偕思北往。适慕容宝得樵夫言,谓慕容德已僭号,料知不为所容,仍转身北去,慕容护追慕容宝不及,复执思南还。
  慕容德闻赵思练习掌故,召他入见,欲为己用。

赵思慨然道:“犬马尚知恋主,思虽刑臣,颇识大义,乞加惠赐归。”慕容德作色道:“汝在此受职,与在彼何异?” [2]

赵思亦发怒道:“周室东迁,晋郑是依,陛下亲为叔父,位居上公,不能倡率群臣,匡扶帝室,乃反幸灾乐祸,欲效晋赵王伦故事!赵思虽不能效申包胥,乞援存楚,尚想如王莽时的龚胜,不屑偷生,归既不得,死亦何妨!”。慕容德被他揶揄,容忍不住,便命将赵思推出斩首。 [2]

蔡东藩:“阉人中有此义士,恰也难得”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