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赫连铎

赫连铎

赫连铎(?-893年),生卒不详,晚唐吐谷浑军阀。原为吐谷浑酋长,封阴山府都督。后参与讨伐庞勋叛军及讨伐李国昌李克用父子。880年,因功被任为云州刺史、大同军防御使。后来李克用为河东节度使,兵力渐强,屡攻云州。890年,在卢龙节度使李匡威的帮助下打败了李克用。891年,李克用攻破云州,赫连铎逃入吐谷浑,893年,被李克用攻杀。

开成年间(836-840)赫连铎之父率三千帐吐谷浑人归附唐朝,被封为吐谷浑都督。其父死后,赫连铎继位为酋长,并被封为阴山都督。后来参与了唐军庞勋叛军的讨伐。

乾符五年(878年),沙陀首领李国昌与儿子李克用分别在振武和大同举事,僖宗命昭义节度使李均、卢龙节度使李可举、吐谷浑酋长赫连铎、白义诚、萨葛酋长米海万讨伐李国昌父子。乾符六年(879年)夏,赫连铎说服朔州守将高文集(李克用部将)归顺新任大同节度使李琢,高文集和沙陀首领李友金(李克用族父)及米海万、安庆都督史敬存绑缚李克用令军使傅文达投降。李克用回师朔州攻打高文集,被李可举所败。李琢和赫连铎又攻李国昌于蔚州,败之。李国昌、李克用被迫逃往阴山附近的达靼部。赫连铎因此功被任为云州刺史、大同军防御使

赫连铎任大同军防御使后不久即贿赂达靼头领,要他们杀掉李国昌李克用李克用有所察觉,趁和达靼豪帅游猎之机以射术打动豪帅,又在和对方喝酒时说自己不会久留,消除了达靼的恐惧。 中和二年(882年),李克用企图收复蔚州,赫连铎、李可举与振武节度使契璋与之交战,不能取胜。

中和元年(881年),黄巢攻陷长安城

中和二年(882年)十一月,陈景思、李克用以步骑兵一万七千前往京师长安。中和三年(883年)正月,李克用出兵河中,屯兵乾坑。黄巢军惊恐的说:“鸦儿军到了 ” 李克用在渭桥与黄巢军大战,黄巢军败退入城,李克用乘胜追击,黄巢军败退,向南逃到蓝田。长安被唐朝收复,李克用军功居首。唐僖宗任命李克用为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河东节度使。。

中和五年(885年),李克用以击败黄巢之功,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李可举和成德节度使害怕李克用及其盟友义武节度使王处存的势力,决定先消灭王处存,并说服赫连铎攻打李克用。但赫连铎的进攻未能阻止李克用发兵相救,成德、卢龙军被击退。

大顺元年(890年),李克用大举进攻赫连铎,攻陷云州东城。赫连铎向卢龙节度使李匡威求援。李匡威发兵三万来救,河东万胜军使申信投降,李克用被迫撤退。

由于李克用攻打赫连铎,赫连铎与李匡威上表昭宗,请求讨伐李克用,并得到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及宰相孔纬的赞同。昭宗宣布讨伐李克用,以为招讨,并以李匡威和赫连铎为正副北面招讨使从北面进攻。李匡威攻陷蔚州,赫连铎联合吐蕃和黠戛斯部落攻打遮虏军,杀军使刘胡子。但随后李克用派出养子李存信李嗣源,将二人击败,俘获李匡威之子武州刺史李仁宗和赫连铎的女婿,俘斩数万人。二人被迫退兵,昭宗只得恢复李克用官爵。

在唐末藩镇争霸,李克用集团鉴于要全力对付中原地区的割据势力,对日益强大的契丹奉行以和为主的政策。《旧五代史武皇纪下》云:“天二年春,契丹阿保机始盛,武皇召之,阿保机领部族三十万至云州,与武皇会于云州之东,握手甚欢,结为兄弟,旬日而去,留马千匹,牛羊万计,期以冬初大举渡河”。

《辽史太祖纪》对会盟之事也作了记载,“明年七月,复讨黑车了室韦,唐河东节度使李克用遣通事康令德乞盟,冬十月,太祖以骑兵七万会克用于云州,宴酣,克用借兵报刘仁恭木瓜涧之役,太祖许之,易袍马,结为兄弟。及进兵击仁恭,拔数州,尽徙其民以归'。《辽史地理志五》也有记载,“李克用既而所向失利,乃卑词厚礼,与(辽国)太祖会于云州之东城,谋大举兵攻梁,不果”。

李克用联合契丹阿保机,实力大增。

大顺二年(891年),李克用再攻云州并围城。赫连铎缺粮,只得弃城逃遁,先投靠吐谷浑部落,再逃奔幽州

景福元年(892年)秋,赫连铎、李匡威率军八万反攻,想复夺云州李克用正在天宁军,派部将李君庆从太原发兵,李克用本人奇袭赫连铎、李匡威,擒获吐谷浑巡逻骑兵三百余人。不久,李君庆兵到,李克用入云州,再败赫连铎、李匡威二人只得逃跑。

景福二年(893年),李克用再攻吐谷浑,杀赫连铎,俘白义诚, 就此终结了吐谷浑人的抵抗。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三

冬,十月,诏昭义节度使李钧幽州节度使李可举与吐谷浑酋长赫连铎、白义诚、沙陀酋长安庆、萨葛酋长米海万,合兵讨李国昌父子于蔚州。……琢时将兵万人屯代州,与卢龙节度使李可举、吐谷浑都督赫连铎共讨沙陀李克用遣大将高文集守朔州,自将其众拒可举于雄武军。铎遣人说文集归国,文集执克用将傅文达,与沙陀酋长李友金、萨葛都督米海万、安庆都督史敬存皆降于琢,开门迎官军。友金,克用之族父也。……李克用雄武军引兵还,击高文集于朔州,李可举遣行军司马韩玄绍邀之于药儿岭,大破之,杀七千馀人,李尽忠、程怀信皆死;又败之于雄武军之境,杀万人。李琢、赫连铎进攻蔚州李国昌战败,部众皆溃,独与克用及宗族北入达靼。诏以铎为云州刺史、大同军防御使,……达靼本羯之别部也,居于阴山。后数月,赫连铎阴赂达靼,使取李国昌父子,李克用知之。时与其豪帅游猎,置马鞭、木叶或悬针,射之无不中,豪帅心服。又置酒与饮,酒酣,克用言曰:‘吾得罪天子,愿效忠而不得。今闻黄巢北来,必为中原患,一旦天子若赦吾罪,得与公辈南向共立大功,不亦快乎!人生几何,谁能老死沙碛邪!’达靼知无留意,乃止。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四

李克用寇蔚州。三月,振武节度使契璋奏与天德、大同共讨克用。……赫连铎、李可举李克用战,不利。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六

卢龙节度使李可举成德节度使李克用之强,而义武节度使王处存与克用亲善,为侄邺娶克用女。又,河北诸镇,惟义武尚属朝廷,可举等恐其窥伺山东,终为己患,乃相与谋曰:‘易、定,燕、赵之馀也。’约共灭处存而分其地。又说云中节度使赫连铎使攻克用之背。可举遣其将李全忠将兵六万攻易州,遣将将兵攻无极。处存告急于克用,克用遣其将康君立等将兵救之。……李全忠既丧师,恐获罪,收馀众还袭幽州。六月,李可举窘急,举族登楼自焚死,全忠自为留后。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八

李克用将兵攻云州防御使赫连铎,克其东城。铎求救于卢龙节度使李匡威,匡威将兵三万赴之。丙子,邢团练使安金俊中流矢死,河东万胜军使申信叛降于铎。会幽州军至,克用引还。……及全忠等请讨克用,……赫连铎、李匡威表请讨李克用朱全忠亦上言:‘克用终为国患,今因其败,臣请帅汴、滑、孟三军,与河北三镇共除之。乞朝廷命大臣为统帅。’……欲倚外势以挤杨复恭,乃曰:‘先帝再幸山南,沙陀所为也。臣常虑其与河朔相表里,致朝廷不能制。今两河镇共请讨之,此千载一时。但乞陛下付臣兵柄,旬月可平。失今不取,后悔无及。’孔纬曰:‘言是也。’复恭曰:‘先朝播迁,虽镇跋扈,亦由居中之臣措置未得其宜。今宗庙甫安,不宜更造兵端。’上曰:‘克用有兴复大功,今乘其危而攻之,天下其谓我何?’纬曰:‘陛下所言,一时之体也;所言,万世之利也。昨计用兵、馈运、犒赏之费,一二年间未至匮乏,在陛下断志行之耳。’上以二相言叶,俯从之,曰:‘兹事今付卿二人,无贻朕羞!’五月,诏削夺克用官爵、属籍,以为河东行营都招讨制置宜慰使,……以朱全忠为南面招讨使,……李匡威为北面招讨使,赫连铎副之。……李匡威蔚州,虏其刺史邢善益,赫连铎引吐蕃、黠戛斯众数万攻遮虏军,杀其军使刘胡子。克用遣其将李存信击之,不胜;更命李嗣源为存信之副,遂破之。克用以大军继其后,匡威、铎皆败走,获匡威之子武州刺史仁宗及铎之婿,俘斩万计。……表至,已败,朝廷震恐。 ……赐克用诏,悉复其官爵,使归晋阳。……李克用大举击赫连铎,败其兵于河上,进围云州。……秋,七月,李克用急攻云州,赫连铎食尽,奔吐谷浑部,既而归于幽州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九

李克用北巡至天宁军,闻李匡威、赫连铎将兵八万寇云州,遣其将李君庆发兵于晋阳。克用潜入新城,伏兵于神堆,擒吐谷浑逻骑三百;匡威等大惊。丙申,君庆以大军至,克用迁入云州。丁酉,出击匡威等,大破之。己亥,匡威等烧营而遁;追至天成军,斩获不可胜计。……李克用大破吐谷浑,杀赫连铎,擒白义诚。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