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贾昌朝

贾昌朝

贾昌朝 (997年1065年),字子明。真定获鹿(今河北获鹿)人。北宋宰相、训诂学家、文学家、书法家。

宋真宗天禧元年(1017年)赐同进士出身,任为国子监说书宋仁宗朝,历任天章阁侍讲、参知政事、枢密使、同平章事、判大名府等职。官至左仆射、观文殿大学士、判尚书都省,封魏国公。治平二年(1065年)去世,年六十八。追赠司空兼侍中,谥号“文元”。宋英宗亲题其墓碑为“大儒元老之碑”。

贾昌朝一生博学善论 。有文集三十卷,今已佚。今存《群经音辨》、《通纪时令》等书。其中《群经音辨》为中国古代第一部多音多义字手册。

天禧初(1017年),宋真宗曾祈谷南郊,贾昌朝于道左献颂辞,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任晋陵主簿。赐对便殿,任国子监说书。孙称其讲说有师法。后又改颖川郡王院伴读,再适殿中丞,历知宜兴东明县。孙侍读禁中,以老辞,举荐贾昌朝代之,诏试中书,不久复国子监说书。

景(1034年)中,置崇政殿说书,以授昌朝。天章阁置侍讲,亦首命昌朝充任。累迁尚书礼部郎中,进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迁右谏议大夫御史中丞,兼羊国子监。上书陈“边防六事”,多施行之。

庆历三年(1043年)拜参知政事,以工部侍朗充枢密使,五年,拜相,拜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担举编修《唐书》。

庆历七年(1047年)春旱,帝避正寝减膳,贾昌朝援引汉朝因灾异册免三公的故事,上表乞罢参知政事,遂任昌朝武胜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大名府、兼北京留守司河北安抚使。帝赐银饰坐轿,随之因征贝州军校王则起义有功,移山南东道节度使,又移判郑州。同年,拜尚书右仆射、观文殿大学士、判尚书都省。年内,仍求外任,复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右仆射检校太师兼侍中,判郑州。昌朝固辞仆射侍中,改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母丧,去位。服除,判许州。召对迩英阁,行前,复判大名府河北安抚使。时河决为患,昌朝请修河故道。

嘉元年(1056年)封许国公,兼侍中,不久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枢密使。嘉三年宰相文彦博请罢,谏官怕昌袁代相,乃言昌朝建大第,勾结宦官等,遂以镇安节度使、右仆射检校太师侍中兼充景灵宫使,出判许州。又以保平军节度陕州大都督府长史大名府兼安抚使。英宗即位,徒凤翔节度使,加左仆射、凤关怀尹,封魏国公。

治平元年(1064年),以侍中许州,力辞不许。次年因病留京师,以左仆射观文殿大学士判尚书都省卒,年六十八岁。追赠司空兼侍中,谥号“文元”。宋英宗亲题其墓碑为“大儒元老之碑”。著有《群经音辨》(中国古代第一部多音多义字手册)、《通纪时令》、《奏议文集》122卷。

《群经音辨》

《群经音辨》七卷。宋贾昌朝撰,是一部专释群经之中同形异音异义词的音义兼注著作,集中而又系统地分类辨析了唐陆德明经典释文》所录存的群经及其传注中的别义异读材料,并对这些材料作了音义上的对比分析,同时还收集、整理了不少古代假借字、古今字、四声别义及其它方面的异读材料,有助于读书人正音辨义,从而读通经文及其注文。

音义之学的发展及其自身所具有的局限性,是《音辨》出现的历史必然。汉魏以来,为通读古籍,音义之学大行于世,音义类著作纷纷出现。至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则总其成,成为该类著作的集大成者。《释文》录存了丰富的异读材料,牵涉多种不同来源,是对经典中的异读词进行研究的资料宝库。贾昌朝已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因而对《释文》特别推重,并将其据为典要。然而,《释文》只是将众多的异读材料都摆了出来,且随文辨音,散见于各经之中,音义关系纷繁交错,陆氏只排列音读异同而未作音义别择的集中说明,虽切于实用,但失于散细,不成系统。因此,贾氏一方面在讲解经典的过程中时时注意从中提取材料,并逐渐积累,而另一方面又针对《释文》的局限性,对所择取的异读材料作了归纳和概括,最后加以整理分类,而成《音辨》一书。也就是说,贾氏编撰《音辨》所运用的材料虽几乎完全来源于《释文》,但他并非生搬硬套,而是经过了一个消化吸收、斟酌取舍的过程,材料虽是前人的,但已将其融入了自己的体系,使之理论化、系统化了。也正是由于此,才使《音辨》成为一部不落案臼的开拓性著作,无论在编排体例上,还是在内容上,都呈现出了崭新的面目。贾氏编撰《音辨》的初衷主要是“欲使学者知训故之言咸有所自,聊资稽古之论,少助同文之化”(((音辨序》),即满足当时文人诵读经典的现实需要,现在看来,《音辨》的价值远不止此,它在学术上所做出的独特贡献以及对后世所产生的重要影响尤值得当今学者重视。

(以上两段内容均引自杜季芳山东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君当以经术进,如二公(路随韦处厚)。

脱脱:此五人(贾昌朝、陈执中刘沆冯拯梁适)者,皆以文吏为宰相。……冯拯议论多迎合王意,昌朝明经术而尚阿私,梁适晓法令而挟智术,斯君子所不与也。

《咏凌霄花》

披云似有凌霄志,向日宁无捧日心。

珍重青松好依托,直从平地起千寻。

《曲水园》

画船载酒及芳辰,丞相园林水滨。

虎节麟符抛不得,却将清景付闲人。

《繁城魏受禅台》

服殷自古称文王,几见符膺把纣亡。

谁谓老奸亟篡事,禅台空立在繁昌。

《木兰花令》

都城水绿嬉游处。仙棹往来人笑语。红随远浪泛桃花,雪散平堤飞柳絮。

东君欲共春归去。一阵狂风和骤雨。碧油红旆锦障泥,斜日画桥芳草路。

《宋史》记载

贾昌朝,字子明,真定获鹿人。晋史官纬(贾纬)之曾孙也。天禧初,真宗尝祈谷南郊,昌朝献颂道左,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主陵簿。赐对便殿,除国子监说书。判监,独称昌朝讲说有师法。他日书路随、韦处厚传示昌朝曰:“君当以经术进,如二公。”为颍川郡王院伴读。再迁殿中丞,历知宜兴、东明县。侍读禁中,以老辞,荐昌朝自代,召试中书,寻复国子监说书。上言:“礼,母之讳不出于宫。今章献太后易月制除,犹讳父名,非尊宗庙也。”诏从之。景中,置崇政殿说书,以授昌朝。诵说明白,帝多所质问,昌朝请记录以进,赐名《迩英延义记注》,加直集贤院

太平兴国寺灾,是夕,大雨震雷。朝廷议修复,昌朝上言:“《震》之象曰:‘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近年寺观屡灾,此殆天示警告,可勿缮治,以示畏天爱人之意。”西域僧献佛骨、铜像,昌朝请加赐遣还,毋以所献示中外。悉行其言。天章阁置侍讲,亦首命昌朝。累迁尚书礼部郎中、史馆修撰。

刘平元昊所执,边吏诬平降贼,议收其家。昌朝曰:“汉族杀李陵,陵不得归,而汉悔之。先帝厚抚王继忠家,终得继忠用。平事未可知,使收其族,虽平在,亦不得还矣。”乃得不收。擢知制诰、权判吏部流内铨兼侍讲。初,铨法,县令奉钱满万二千,乃举令。昌朝曰:“法如此,则小县终不得善令。”请概举令,而与之奉如大县。”

进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迁右谏议大夫、权御史中丞兼判国子监。议者欲以金缯啖契丹使攻元昊,昌朝曰:“契丹许我有功,则责报无穷矣。”力止之。乃上言曰:“太祖初有天下,监唐末五代方镇武臣、土兵牙校之盛,尽收其威权,当时以为万世之利。及太宗时,将帅率多旧人,犹能仗威灵,禀成算,出师御寇,所向有功。近岁恩幸子弟,饰厨传,钓名誉,多非勋劳,坐取武爵,折冲攻守,彼何自而知哉?然边鄙无事,尚得自容。自西羌之叛,士不练习,将不得人,以屡易之将驭不练之士,故战则必败。此削方镇太过之弊也。况亲旧、恩幸,出即为将,素不知兵,一旦付以千万人之命,是驱之死地矣。此用亲旧、恩幸之弊也。今杨崇勋李昭亮尚任边鄙,望速选士代之。方镇守臣无数更易,刺史以上,宜慎所授,以待有功。此救弊之一端也。”又上备边六事:

一曰驭将帅。自古帝王,以恩威驭将帅,赏罚驭士卒,用命则军政行而战功集。太祖脱裘帽赐王全斌曰:“今日居此幄,尚寒不可御,况伐蜀将士乎?”此驭之以恩也。曹彬李汉琼讨江南,太祖召彬至前,立汉琼等于后,授以剑曰:“副将以下,不用命者得专戮之。”汉琼等股栗而退,此驭之以威也。太祖虽削武臣之权,然一时赏罚及用财集事,皆听其专,有功则赏,有败则诛。今每命将帅,必先疑贰,非近幸不信,非姻旧不委。今陕西四路,总管而下,钤辖、都监、巡检之属,悉参军政,谋之未成,事已先漏,甲可乙否,上行下戾,主将不专号令,故动则必败。请自今命将,去疑贰,推恩惠,务责以大效,得一切便宜从事。偏裨有不听令者,以军法论,此驭将之道也。

二曰复土兵。今河北河东强壮、陕西弓箭手之类,土兵遗法也。河北乡兵,其废已久,陕西土兵,数为贼破,存者无几。臣以谓河北、河东强壮,已召近臣详定法制,每乡为军。其材能绝类者,籍其姓名递补之。陕西蕃落弓箭手,贪召募钱物,利月入粮奉,多就黥涅为营兵。宜优复田畴,使力耕死战,世为边用,可以减屯戍、省供馈矣。内地州县,增置弓手,如乡军之法而阅试之。

三曰训营卒。太祖朝,令诸军毋得食肉衣帛,营舍有粥酒肴则逐去,士卒有服缯彩者笞责之。异时被铠甲、冒霜露,战胜攻取,皆此曹也。今营卒骄惰,临敌无勇。旧例三年转员,谓之落权正授,虽未能易此制,即不必一例使为总管、钤辖,择有才勇可任将帅者授之。况今之兵仗制造,殊不适用。宜按八阵、五兵之法,以时教习。使启殿有次序、左右有形势,前却相附,上下相援,令之曰:“失一队长,则斩一队。”何虑众不为用乎?

四曰制远人。今四夷荡然与中国通,在北则臣契丹,其西则臣元昊,二国合从,有掎角中国之势。借使以岁币羁縻之,臣恐不可胜算。古之备边,西有金城上郡,北则云中雁门。今自沧之秦,绵亘数千里,无山河之阻,独恃州县镇戍尔。岁所供赡,又不下数千万,一谷不熟,或至狼狈。契丹近岁兼用燕人治国,建官一同中夏。元昊据河南列郡而行赏罚,此中国患也。宜度西方诸国如沙州、厮、明珠、灭臧之族,近北如黑水女真高丽新罗之属,旧通中国,募人往使,诱之使归我,则势分而衅生,体解而瓦裂矣。

五曰绥蕃部。属户者,边垂之屏翰也。延有金明,府有丰州,皆戎人内附之地。朝廷恩威不立,强敌迫之,塞上诸州,藐焉孤垒,蕃部既坏,土兵亦衰,破敌之日,未可期也。臣请陕西缘边诸路,守臣皆带“安抚蕃部”之名,择其族大有劳者为酋帅,如河东折氏之比,庶可为吾藩篱之固也。

六曰谨觇候。古者守封疆,出师旅,居则有行人之觇国,战则有前茅之虑无,其谨如此。太祖命李汉超关南马仁守瀛州,韩令坤镇常山,贺惟忠守易州,何继筠棣州郭进控山西,武守琪戍晋阳,李谦溥守隰州,董遵诲环州王彦升守原州,冯继业镇灵武。榷之利,悉输之军中,听其贸易,而免其征税。边臣富于财,得以为间谍,羌夷情状,无不预知。二十年间,无外顾之忧。今日西鄙任边事者,敌之情状与山川、道路险易之势,绝不通晓。使蹈不测之渊,入万死之地,肝脑涂地,狼狈相藉,何以破敌制胜耶?愿监艺祖任将帅之制,边城财用悉以委之。募敢勇之士为爪牙,临阵自卫,无杀将之辱;募死力为觇候,而望敌知来,无陷兵之耻。

书奏,多施行之。

昌朝请度经费,罢不急。诏与三司合议,岁所省缗钱百万。又言:“朝臣七十,筋力衰者,宜依典故致仕,有功状可留者勿拘。”因疏耄昏不任事者八人,令致仕。庆历三年,拜参知政事。上言:“用兵以来,天下民力颇困。请诏诸路转运使,毋得承例折变科率,须科折者,悉听奏裁。虽奉旨及三司文移,于民不便者,亦以上闻。”

工部侍郎充枢密使,寻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仍兼枢密使。居两月,拜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元昊归石元孙,议赐死。昌朝独曰:“自古将帅被执,归者多不死。”元孙由是得免。诏有司议升奉慈庙三后,有司论不一。昌朝曰:“章献母仪天下,章懿诞育圣躬,宜如详符升元德皇后故事。章惠于陛下有慈保之恩,当别享奉慈庙如故。”乃奉二后神主,升真宗庙。密诏迁中外官一等,优赐诸军,昌朝与同列力疏,乃止。又诏迁二府官,益固辞。元昊既款附,请宰相罢兼枢密使。

六年,日食。帝谓昌朝等曰:“谪见于天,愿归罪朕躬。卿宜究民疾苦,思所以利安之。”昌朝对曰:“陛下此言,足以弭天变,臣敢不夙夜孜孜以奉陛下。”帝又曰:“人主惧天而修德,犹人臣畏法而自新也。”昌朝因顿首谢。明 年春,旱,帝避正寝,减膳。昌朝引汉灾异册免三公故事,上表乞罢。

参知政事吴育数与昌朝争议上前,论者多不直昌朝。有向绶者知永静军,疑通判谮己,诬以事,迫令自杀。高若讷审刑院,附昌朝议,欲从轻坐。吴育力争,绶卒减死一等。未几,若讷为御史中丞,言大臣廷争不肃,故雨不时若,遂罢育,而除昌朝武胜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大名府兼北京留守司、河北安抚使。帝赐银饰肩舆。寻以讨贝州贼有功,移山南东道节度使。杨偕言贼发昌朝部中,不当赏。弗从。

契丹聚亡卒勇伉者,号“投来南军”。边法,卒亡自归者死。昌朝除其法,归者辄迁补,于是来者稍众,因廉知契丹事。契丹遂拒亡卒,黜南军不用。边人以地外质,契丹故稍侵边界。昌朝为立法,质地而主不时赎,人得赎而有之,岁余,地悉复。

三司使叶清臣移用河北库钱,昌朝格诏不与,清臣论列不已,遂出清臣河阳,徙昌朝判郑州。过阙入觐,留为祥源观使,拜尚书右仆射、观文殿大学士、判尚书都省,朝会班中书门下,视其仪物。岁中求外,复除山南东道节度使、右仆射、检校太师兼侍中、判郑州。固辞仆射、侍中,改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赐中谢,自昌朝始也。

母丧去位,服除,判许州。召对迩英阁,帝问《乾卦》,昌朝上奏曰:“《乾》之上九称:‘亢龙有悔。’悔者,凶灾之萌,爻在亢极,必有凶灾。不言凶而言悔者,以悔有可凶可吉之义,修德则免悔而获吉矣。‘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圣人用刚健之德,乃可决万机。天下久盛,柔不可以济,然亢而过刚又不能久。独圣人外以刚健决事,内以谦恭应物,不敢自矜为天下首,乃吉也。”手诏优答。又言:“汉、唐都雍,置三辅内翼京师,朝廷都汴,而近京诸郡皆属他道,制度不称王畿。请析京东之曹州,京西之陈、许、滑、郑,皆隶开封府,以四十二县为京畿。”帝纳之。将行,命讲读官饯于资善堂。复判大名府兼河北安抚使。时河决商胡,昌朝请复故道,不从。语在《河渠志》。六塔功败,滨、棣、德、博民多水死,昌朝振救之甚力。内侍刘恢往视,还,言河决赵征村,与帝名嫌为不祥,时皆谓昌朝使之以摇当国者。嘉元年,进封许国公,又兼侍中,寻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枢密使。

三年,宰相文彦博请罢,谏官、御史恐昌朝代彦博,乃相与言昌朝建大第,别创客位以待宦官,宦官有矫制者,枢密院释不治。遂以镇安军节度使、右仆射、检校太师侍中兼充景灵宫使,出判许州。又以保平军节度、陕州大都督府长史移大名府兼安抚使。英宗即位,徙凤翔节度使,加左仆射、凤翔尹,进封魏国公。治平元年,以侍中守许州,力辞弗许。明年,以疾留京师,乃以左仆射、观文殿大学士判尚书都省,卒,年六十八,谥曰文元。御书墓碑曰“大儒元老之碑”。所著《群经音辨》、《通纪》、《时令》、《奏议》、《文集》百二十二卷。

昌朝在侍从,多得名誉。及执政,乃不为正人所与,而数有攻其结宦官、宫人者。初,昌朝侍讲时,同王宗道编修资善堂书籍,其实教授内侍,谏官吴育奏罢之。及张方平唐询,而询谮育,世以为昌朝指也。然言者谓昌朝释宦官矫制,后验问无事实云。

子章,馆阁校勘,蚤世。青,朝请大夫。弟昌衡。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